第三章 校外风采

在大二上学期,陆川在哈工大的教化广场那边报名了法语学习班,刚开始报名的是德语学习班,但听了两节课,感觉难度系数太大了,便转移到了法语班。法语老师,一中年男人,奔四的年龄,不是外教,只不过去法国留学过几年,法语讲的还可以。陆川参加的是法语基础班,刚开始的十节课还是能跟得上的,但越后面越难,听得大家都懵懵懂懂的,而且没有个好的学习氛围。

陆川考完结业考试,他能记得的也就那么几句法语,什么“bonjour”(你好)“merci beaucoup”(非常感谢)“Je t''aime”(我爱你)“Bonjour, bien mange”(吃饭了吗)。。其他的都还给了老师。

自张丽雅去韩国留学,陆川调整了一段时间,稍微恢复了些生机,生活还得继续。只有回不去的昨天,没有到不了的明天。不过,从此他开始旷课,逃课。经常在校外蹉跎。

陆川有个老乡,也是很好的朋友,谢东周,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上学,跟他一届的。他们以前是一个中学的,以前他们的成绩相差不了多少,都是年段前十名,不过谢东周的更优秀一些,一直几乎稳坐榜首。也算是高考失利吧,本来他的实力是可以考上清华大学的,最终来了东北小清华。两人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

哈工大在哈尔滨的南岗区,而商大则是在江北区,隔着一条松花江,隔着几个区,档次就不一样。但不影响他们的交情。

陆川常到谢东周学校找他玩,晚上住他们寝室,哈工大特别的大,他们那栋男生宿舍据说是亚洲还是世界最大的学生公寓,可以容纳近万人。在他们公寓的对面有一座留学生公寓,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留学生就住那边。来哈尔滨留学的国外留学生大部分都集中在哈工大,当然像黑大,商大等其它大学也是有的,但不多。

那时候,陆川很想结交一些外国朋友,当初他选的专业是国际经济与贸易,就是梦想有朝一日能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所以他渴望能认识一些外国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些国外的趣闻,同时可以提高自己的外语水平。但是他没有信心,迟迟不敢踏出那一步,生怕被别人拒绝了。

张丽雅去留学后,陆川想到了学习韩语,心想学好了就可以去韩国看望她了。不知道她在那边生活的如何。陆川只能自己在国的这边独自回忆和思念。

于是,陆川从书店买了韩语基础语言学习的书,里面有光碟,结合网上的一些教学视频,就可以自学。

自学了一段时间,基础的字母都可以记住了,也能简单的一些问候语,比如什么,“안녕하세요!”安宁哈塞幼。(你好的意思)。“감사합니다 ! 고맙습니다 ”嘎么撒哈么呢达 ! 够吗撕么呢达。(谢谢的意思)。

但是他知道,就这么点水平是不行的,得想办法提高才行。当他看到哈工大的韩国留学生时,他想,恩,可以交一些韩国朋友,这样就可以学好韩语了。

可是,每次,当遇到韩国的留学生时,特别是女生时,陆川心里想:要不要打个招呼呢?怎么打招呼呢,对方拒绝了怎么办啊?..他这些疑惑,考虑还没有想完,对方就跟他擦身而过了,空留背影给他。鼓足了好几次勇气,但每当张口想说话,犹豫是用韩语,还是中国话,或者话到嘴边了就被咽回去了。

直到后来,他能从擦身而过的人群中准确判断出哪个是韩国人,因为他们身上总是喷有浓浓的香水味,或者他能从对面15m的距离中判断出哪个是韩国人,因为他们身上散发着韩味。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没有开过口,哪怕认识半个韩国留学生。

有一天傍晚,陆川坐在留学生公寓楼下广场的一长椅上,在观察机会,看看哪个落单的韩国女生,就过去跟她认识一下要个号码,他坐在长椅上左看右看地观察着,几乎都是成双结对的,人多他又没有那个勇气。这时,从公寓里出来一对韩国男女,手拿着羽毛球拍,看来是出来打羽毛球的,他们来到门口的空地处打起了羽毛球,球在他们中间欢快地飞来飞去,陆川都快看累了,他们也还没打累,陆川打算,等他们打累了,凑过去认识一下,自己羽毛球还是打的不错的,可以以球会友嘛。但是,他们好像不怎么累的样子。再等等吧,陆川告诉自己。

就在陆川的等待中, 有个中年男子走过来,坐在他的旁边,陆川看他也是亚洲人,经判断不像是日本人,以为是韩国的,于是,高兴地用刚学会不久的韩语问好:“안녕하세요!”(你好啊)。。对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用很纯的东北话回答:“你是韩国人?”

我的天呐,对方不是韩国人啊,陆川尴尬道:“不是,不是,我也是中国人,我还以为你是韩国人呢。。”

“哦,我也是中国人,家住这附近的,过来逛逛。”

“哦,这样啊。。” 明显,有点挫败。

“恩,小兄弟你家是南方的吧?”他问陆川。

“是啊,你咋知道的呢?”他忘了他那富有特色的南方普通话了。

“猜的。”他也看着前面的两韩国留学生打羽毛球,一副回忆过往的神情。

“大哥,你是哈工大的老师吗?”陆川认为他是哈工大的教师,因为这边是学生宿舍区。

“不是,我是这个区的警察。”他只是淡淡的语气。

啊,,,警察?? ‘我可没犯法啊,我只不过想认识些韩国留学生,在这里蹲点了几天而已,啥也没做啊,连人都没偷,哦,不是连人都还没认识一个呢。’陆川大汗涔涔内心紧张。。。。

这个警察看陆川一副紧张不安的样子,笑了笑说道:“我今天休息,呆在家里无聊,过来透透气,这里风景不错,空气也好。”说完还伸伸胳膊做了个放松的动作。

唉,原来是来透气的,吓死人了。陆川心跳都加快了,奶奶的,吓死人不偿命啊。

“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这个警察问他。

“哦。不是,我是哈商大的,我朋友在这个学校上学,来玩的。”

“恩,哈商大也不错的,小伙子,哈尔滨怎么样?”

“很好啊,挺不错的,人也很热情。哈哈。。”

“呵呵。。。是啊,有时间多跟哈尔滨人交流交流,可以把普通话练得更标准一点。”他笑笑说道,然后起身离开了。

我靠,太没品了,警察就可以这样吗。。。。陆川望着他的背影鄙视道,当然只能在心里说说而已。

在他们的聊天中,那对男女打累了,头也不回地回宿舍去了,陆川就那样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离开,‘我还没跟你们大招呼呢,怎么就离开呢,唉,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还是回去自学吧’。陆川低着头颓然地回谢东周寝室。

后来,陆川终究还是结交了韩国的留学生,有好几个,但是,他发现,他们跟他交流,用的却是中国话。因为用韩语的话,以陆川的水平却是听不懂的。反而,她们跟陆川学着他那憋足的富有福建特色的普通话,真是害人害己啊。陆川的韩语水平也只是提高了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陆川除了结交这些韩国朋友,他还认识了一位日本女孩,不过这种邂逅,让他着实惊魂一场。

有一次,陆川坐着公交88路车,去工大,他坐的座位靠着下车那个门,而他旁边座位都是坐满了人,公交车上有点挤,陆川座位的旁边放着一些行李。他的身边站着一位穿着旗袍的美女,椭圆的脸蛋,洁白中带些红晕的脸颊,弹指可破的皮肤,黑色头**卷地披在肩上。古典的气质,现代的美,散发着优雅端庄,陆川看到她手上拿着一些好像关于美容的资料,他心想:没准这美女是哪个美容院的美容师吧。。挺漂亮的。看着她都忘了要让座了。

这时,到了一个站点,下车的人挺多的,陆川前边的位置空了出来,这美女跨过行李想坐到这个位置上,然而车突然加速度,她重心一下子没调整好,跌坐下去,陆川刚想伸手扶她,她已经在座位上坐好,只好尴尬地收回手,同时人道主义地问道:“有没有摔痛?”

这美女看着他:“纳尼?”。。好漂亮的眼睛啊,水灵灵的,里面想泡着气泡,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

因为座位下就是车的发动机,轰隆隆的,吵得很,所以没有听明白她说什么,

陆川又问:“有没有摔疼啊?”

对方又回答:“纳尼?”

‘纳尼,纳尼 ’是哪个省的语言哦,我福建普通话不标准,你这来自哪个省的啊,比我还不标准,陆川想到,没准是广东,广西的吧,它们比福建还南方。

于是,陆川想要拉近关系,再次厚着脸皮问她:“哦,没事就好,你是广东,还是广西的啊?“

对方很疑惑地看看他,迷茫地回道:“我是,我是日本的。。”

啥,日本的,我勒个去啊,竟然被我遇到一日本的妞啊,竟然还这么漂亮的。陆川心里一顿狂抓。

“啊,你是日本的啊,我还以为你是南方某个省的呢,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日本姑娘反而不好意思了。

关于日语,陆川倒是会几句,要么看抗日战争片学来的“呦西,呦西”“索迪斯尼”,要么看岛国片知道的“干巴爹”。。没想到竟然碰到日本女孩,恩,看着姑娘的样子就知道,其实日本人里面也有好人的,虽然陆川很仇视日本,但他暂时不仇视日本的女人,女人是无辜的。2012年的抗日游行活动中陆川可是冲在一线的。那只是反对人本的军国主义。

陆川在哈工大东门下车,没想到这美女也是在这边下。下车后,陆川看她在站牌那东看看西看看的,可能看要搭哪路车吧,于是陆川过去问她去哪,她告诉陆川她要去香格里拉,刚才做错车了。确实,方向都不一样。陆川看她要搭的车还没来,于是问她:“你在哈尔滨留学吗?”

“不是的,我来哈尔滨玩,我在大连那边留学。”明显中国话还没学明白,讲普通话跟陆川这个南方人一样有乡音。

陆川家乡那边有地区的方言,高中毕业前几乎很少用普通话交流,谁如果用普通话讲话,就会给人很另类的感觉。在大学,他平时给家里人打电话,旁边站着的是其他人的话,根本听不懂,所以他曾经被人误以为是日本人呢。

“哦,来哈尔滨玩啊,那有啥事可以找我啊,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我可以当个导游的。”虽然陆川自己也没把哈尔滨搞明白,但他却积极地想要帮助别人了。那段时间陆川对外国人都充满了热情,何况对方是个大美女。

“哦,好的,谢谢你!”日本女孩害羞笑着回答。

陆川赶紧拿出他那小小的手机,07年那时候已经有了智能手机,那时流行的也是诺基亚,只不过陆川用的是最原始的诺基亚第二代,就是那款小小的黑色的直板的那款,说是原始第二代,因为屏幕是彩色的,当他把这小小的手机递过去:“那留一个号码吧。”热情地塞到对方的手中。

可惜,不知这个女生是没听明白怎么回事,还是确实不想给他电话号码,还是嫌弃他那小诺基亚,她摇摇头把手机还给了他,海川又递过去,同时怕他听不懂,指了指手机暗示她输电话号码,但对方应该确实不想留电话给他,又还给他,,,,把陆川的中日友好玻璃心伤害了。陆川心里甚至腹黑地想“在中国不好好老实听话,难道要绑架你才听话!”当然表情还是很亲切的。

这日本女孩实在不愿意留电话,陆川也不强求了,于是给了她张名片,还想努力争取一下,跟她说:‘如果在哈尔滨遇到什么事,可以跟我联系。’ 她感觉有些无奈地接下了名片。

陆川转身离开,心想:她不会我一离开就把名片丢了吧。 这名片是他业余时间做安利,定做的名片。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毕竟那日本女孩也没把电话号码留给陆川,而且她当时可是满脸的防备的。

但竟然还有后续,也把陆川惊险了一场。

几个月后的一天夜里,夜黑风高的,陆川走在学校微弱的路灯下,走着走着,突然手机传来了短信的提示音,他拿出手机点开。

“陆川君,您好,您还记得我吗?我是日本的苍优子,就是上次在哈尔滨公交车上我们认识的那位,甚是想念君.。”

陆川君???陆川有种见鬼的感觉,差点把手机给丢出去。怎么个情况,她怎么突然联系我,怎么突然这么的热情。。。。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

他颤抖地给她回个信息:“哦,您好,记得啊,怎么今天突然跟我联系了呢?”

“恩,我回到大连了,今天整理行李的时候,在包里看到了您的名片,想起了您,就给您联系了。

不会吧?就这么简单?还是有什么阴谋,谋财?我没有,谋色?我也没有,谋我器官?这个我有。甚至陆川想这个女的不会是日本间谍吧,但我有啥可以被她谋求的呢,好像也没有。

那段时间可是疯传什么盗取人体器官的新闻。说一男大学生去酒吧喝酒,认识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当天夜里就到酒店深入沟通,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了浴室的浴缸里,身体被冰泡着,同时旁边留了个字条“马上报警,否则你会死掉”。。。他的肾被割除了一个。。。。

太可怕了。。。。陆川瞬间想了无数种可能,不过最后还是说服自己,怕啥呀,又不是约我去开房。保持距离就好。

“哦,最近还好吗?在哈尔滨玩得愉快吧?”陆川客套地问她。

“恩,挺好的,就是感觉你挺有意思的。。。呵呵。。”

呵呵。。。陆川第一次被别人这样评价啊。。。汗奔,,,

“哦,谢谢啊,你能给我联系,挺高兴的啊。。”

后来他们保持了一段时间的联系,苍优子告诉陆川,她来中国留学好几年了,她是中日混育儿,妈妈是中国人,只不过一直生长在日本,回来中国留学是她爸爸的意思。苍优子还让陆川帮她起个中国名字,海川用尽脑细胞给她起了个比较适合她气质的名字,叫“婉婷”,于是她中国名字就叫苍婉婷了。。。。平时偶尔发发信息,打打电话,陆川先前的恐惧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再后来,一天,陆川把手机弄丢了,失去了联系,也就断片了。。。有一次上网,陆川突发奇想地把苍优子名字往百度一搜,竟然很多关于苍优子的资料,而且有很多个苍优子。有些竟然是女忧。又把他小心脏吓得砰砰跳,好在也失去了联系,当作人生的一段插曲吧。。。

在校外,陆川除了参加培训学习,除了去工大外,他还参加了一个叫安利的直销组织,从来没有听说过直销,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安利,刚开始听到“安利”两个字时还以为是“案例“呢。他是被一陌生认识的朋友带去参加什么创业演讲的。因为陆川对于创业和演讲是比较敏感的。

陆川以前没听过正规的创业演讲,大学生,很多时候是被大学的围墙困住了视野,对社会是一知半解的。知识的获取还是有限的。说实在的,安利的创业环境还是很不错的,一群年轻人,有青春,有梦想,充满激情,富有朝气,单纯地认为自己只要努力拼搏就一定会成功。一个学习型的环境,难得的单纯与纯净。

陆川开始没有打算做什么安利,只是觉得这么一群年轻人,跟自己相仿,是可以交朋友的,相互学习的,同时他们也是各大高校的学生,陆川觉得他们身上有些东西是自己所没有的。自己已经不想呆在学校里了,人是环境的产物,好水酿好酒,好土塑好壶,好的环境可以塑造好的人,跟这些梦想者在一起,起码可以让自己忘了忧伤,自己也可以通过这个环境提升自己。

一个人喜欢一个城市也好,或喜欢一个集体也好,往往是因为里面的人而非事。在安利环境里像他的领导,就是他的上线,高传沣给他的印象就特别的好,在为人处事接人待物方面,让陆川觉得自己要向他多学习,虽然高传沣那时也只不过是哈尔滨理工大学大四的一名学生而已,却比大多的大四学生成熟稳重的多了。

陆川是经过了一件事情才信任他的,有一天早上,陆川从高传沣工作室坐公交车回学校,那天天下着大雨,很多道路的积水已经很高了,于是公交车走了条比较偏的泥泞的路,因为路比较窄又比较滑,当对面有另一辆公交车驶来,陆川坐的那辆公交车想给对方让道,没想到却让到了沟里,公交车侧翻了。。。好在不怎么严重,没有人员受伤,陆川坐在后头,还在迷迷糊糊的睡回笼觉,突然的震动让他醒来,还好心理素质还可以,毕竟也是真正经历过生死车祸的人,还是比较淡定的,他配合司机,让乘客慢慢地离开车厢。

当他自己下了车,站在空地上,感受着落下的雨滴,有种梦中的恍惚,竟然发生车祸。。。挺有意思的。

他突然想做个测试,那时时间是早上7点多。他想把自己车祸的消息传出去,看看谁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

他给三个人发了信息,第一个是他的导员,第二个是寝室的玉根,第三个是安利里的高传沣。他想看看谁第一时间关心自己的。几秒中过去,他听到了电话的响声,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刚认识不久的高传沣,“陆川,你没事吧?!怎么了?”明显很担忧很焦虑的情绪,“哦,传沣大哥,没事了,刚刚坐的公交车侧翻了,人没啥事。。。”在微凉的早上,感受别人的关怀还是很温暖的。“人没受伤吧?”高传沣再一次确认,“呵呵,没事没事,传沣大哥,好好的呢,你继续睡觉吧。”陆川知道,他刚才还在睡觉的。

挂掉电话,等了一小会,电话又响起,这次会是谁打来的呢,拿起电话看,是玉根,这哥们被吓坏了,“靠,还活着吧?没事吧?有没伤胳膊断腿,擦破皮之类的啊?”已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陆川知道他在紧张自己,恩,这种感觉真好。“恩,没啥事,车子只是侧翻而且,出来了。。”“没事就好啊,自己注意安全,回来请你吃早餐给你压压惊。。”,这就是玉根了。

挂完电话过了几分钟,听到手机短信声音,滴滴的响声,他打开一看,导员的,“恩,没事吧,没事的话,回来了到办公室来回报情况。”恩,就这样的内容,海川稍微有点心凉,因为他的成绩在系里还是不错的,平时导员对他不错,没想到最后一个的却是导员,竟然只是透过短信的例行公事。

所以后来,陆川几乎没怎么去学校,课也没少旷。而导员几乎是天天几十个电弧地要求他回去上课。因为这是她的工作,否则会被扣工资的。陆川知道。

在安利的环境里陆川还是学习到很多东西的,一些日用常识,一些营养知识,一些健康的理念,培养了更加积极乐观的思维,学会了如何更好地掌控自己的情绪,他的小才能也有了发挥施展的舞台。

在团队里,陆川编导演的话剧在千人晚会中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和肯定,他编导的两部比较有名气的话剧是《现代版的梁山伯和祝英台》《西游记后传》,所谓有些名气,是指有许多大学生把他的话剧搬回到各自学校的晚会中表演。所以,团队里搞晚会,如果有需要话剧表演的,团队老师一定第一时间会说“让陆川负责话剧”, 钦点的。

陆川发现自己的话剧编导才能是在大一下学期,一回他们班级打算搞个文艺晚会,由团支书和班级宣传委员负责筹划这个活动,宣传委员写了个剧本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时男一号,女一号已经定了下来,但还需要一个男书童,于是她们找到陆川,让他演书童,陆川听说让自己演个书童,当时就不乐意了。陆川表态,要演就演男一号或男二号。女一号一听这话,她不乐意了,因为男一号是个帅哥。陆川是个屌丝。于是僵持着,陆川心想,反正我在班级啥也不是,我也懒得参与。他拿着剧本看了看,发现剧本写得很烂,很幼稚,语言表达一塌糟糕。

陆川敢这么认为是因为他还是有些文化底蕴的,高中全国征文比赛,市一等奖,黑龙江高校征文比赛,优秀文采奖。

他找到团支书说,这剧本太烂了,我修改一下,没问题吧。团支书知道海川是有点功底的,便同意了。

说是修改一下,后来全部大动,完全变成了他风格的话剧。团支书看了他改后的剧本非常满意,于是让他负责编导。

陆川大权在握,就让自己演男二号,梁文才,男一号不变,演女一号的那个女生变成演丫鬟,演丫鬟的女生变成演女一号。女一号快被气哭了,但没办法,谁让她自己是宣传部长,谁让陆川把剧本给改成他的风格了呢。自此陆川发觉自己还是有导演天赋的。

陆川的初恋就是在安利环境里找的,他给她定义为初恋,是因为他跟张丽雅的关系不明确,不知属于哪个类型。他的初恋叫杨千淋,牡丹江女孩,很漂亮的女子,陆川跟她是差不多的时间进入安利环境的,她进安利环境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室友让她参加了安利公司举办的纽崔莱健康跑。陆川跟杨千淋都是属于高传沣小组,所以见面的机会也多。刚开始时,杨千淋对陆川的印象不是那么好,感觉这个男生好怪,经常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看书,也不跟别人交流,没事就喜欢沉思,独来独往,一副冷漠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而陆川,他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他来到这个环境就是为了学习提升自己,他并不关注身边的人,在高传沣小组里他能服的就是传沣大哥。刚进入这个环境的他心高气傲的很。

在一次由团队组织的梅花杯篮球赛的赛场上,陆川看到同小组的女子选手杨千淋在球场上练习投球,看到她在勤奋的练球,却跑来跑去的捡球,累得满头大汗,陆川便走过去帮她捡球,杨千淋看陆川突然过来帮自己捡球,还一时无法接受这个沉默的家伙竟然会有如此热心肠,而陆川只是看她跑来跑去的捡球挺麻烦的。观看她的投球,陆川发现这个女孩挺阳光的,在烈日下挥洒汗水投着球,那么的活波,充满活力,自己沉寂的心好像也被悄然激活了。

从那时起,陆川便有意识地接近杨千淋,感受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阳光,倾听她和别人聊天的欢声笑语,她总是可以和别人打成一片,融入在人群中,而陆川还是沉默的他,只是内心不再是一潭死水,湖面出现了涟漪。像杨千淋这样活泼,美丽的女孩子是很受男生欢迎的,陆川知道暗中喜欢她的人可不少,其中就有跟陆川关系较好的林贵平,哈尔滨工业大学的研究生,也是个充满激情,梦想的热血青年,陆川刚进安利环境时,私下两人经常关于一些问题进行探讨,包括哪个女生比较漂亮,比较有气质,有次林贵平告诉陆川,他喜欢杨千淋,偶尔会买些水果送到她的寝室楼下,陆川就知道他成了自己的竞争对手,于是跟他说,我们要以事业为重,不能沉迷于感情,起码先把基础打好。林贵平说,好,我们以事业为重。他就没有那么热情地追求杨千淋了。

过了段时间,有一天,陆川跟林贵平去师大,两个人都是西装革履的,一副职场达人的模样,走在校园里吸引了许多女孩子的目光,他俩人的虚荣心瞬间被满足,在离校门口还有一百米的距离,从校外走进来三个漂亮的女孩,手挽手肩并肩地说笑着,当走近他两人,她们停止了说笑,目光被吸引了过来,陆川和林贵平昂首挺胸地接受这样的仰慕,擦肩而过的时候,她们欲言又止,陆川便跟林贵平说,要不你认识一下?林贵平说,不好吧。陆川说,有啥不好的,你回头看,都三十米了,她们还在回头看我们呢,你去把电话留下。林贵平说,那我去了。话还没说完就呼呼往回跑,那三个女孩看到他跑过来,就停下来高兴地看着他。就这样林贵平留下了她们寝室的电话号码和其中一个叫张妍的女孩的电话号码。

后来在陆川的帮助和配合下,林贵平成功地获得了张妍的芳心,两个人走到了一起。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爱情,最后消无声息地分离。这是后话。

陆川开始在团队里活跃起来,一个月的时间,从默默无闻的一个人到整个团队都知道或者想知道的人,他在行动,他决定尝试做安利,一个月的时间几乎每天分享产品,两个月的时间开起了自己的工作室,而且是在团队市场空白的江北区,行动迅速,雷厉风行。开业那天他们老师带领了几十个领导人为他庆祝。陆川的影响力和名气在团队里一夜间提高。在杨千淋的眼里,这个平时默默无闻沉默的男孩,竟然爆发出这个强大的能量,确实令人意外。这份好奇心让她更加关注他。私下的交流也多了起来。

陆川不仅在事业上进攻而且在感情里也开始了进攻,他套用***的一句话,事业和爱情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经过几次的接触和表白,在一次陆川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中,杨千淋终于决定和陆川在一起。

世界上所有的爱情开始都是简单的,非常美好的,甜言蜜语,烂漫的生活,美好的憧憬,相互欣赏,感觉对方是那么的完美,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爱情是有保质期的,有些人的爱情保质期是三个月,有些人的是半年,有些人的是一年。热恋期过后就是矛盾期,矛盾期没走好就进入死亡期。在一年后,陆川和杨千淋就开始有了矛盾,会因为生活中的小事情而争吵,会因为事业中的观点冲突而矛盾。从开始的相互欣赏到后来的相互挑刺和指责,爱到深处就会用最毒的语言来伤害对方,直到把对方伤得遍体鳞伤。生活中百分之八十五的矛盾都源于经济,剩下的就是思想理念的问题。刚开始创业的人,正值爬坡期,无论是金钱还是精力都是比较匮乏的,用来滋润爱情的自然就不充足。就如杨千淋对陆川说的,贫贱夫妻百事哀,贫穷就是一种罪恶,她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了。爱的时候真的爱了,不爱的时候真的不爱了。好欢好散,他们和平分手。

陆川决定回福州去,安利事业不是在大学生中天真努力就可以成功的,如果这样做下去,一定做不起来,虽然向往的成功很美好,但他看清了现状,即使现在他带领着几十人,每天有人叫“川哥”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但是如果不成功,这些都是虚幻的。爱情已经收场,没有什么好留念的了,回去寻找机会,寻求发展。

就这样陆川离开了生活了四年的城市,回福州。

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章 资本之鹰
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章 资本之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