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职来职往

陆川内心中尽管不愿意给人打工,不愿意被别人管,不愿意被束缚,就如丽雅跟他说的,他的性格造就他不甘心给人打工的,他应该自主创业。但是现实很无奈,撞墙有地方,创业无路。

他得先工作养活自己,然后寻找机会,再创业。创业,即使会创得头破血流也要去创,没有尝试永远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陆川从来没有工作过,也没有找过工作。但他决定了,先找一份工作。找工作需要做简历,但他没做过,也不想做,因为他没有大学的文凭有的只是大学的经历而已。为什么他只有经历没有学历呢?

他在大四那年把学校给炒鱿鱼了,疯狂后的冲动,但不后悔,因为鲁迅先生说过,后悔就是第二次犯错。他也知道,后悔也没有什么用。他没想过要成为比尔盖茨一样的人,所以才学比尔盖茨大学辍学。是当时,几乎没在学校上课了,他那负责任的导员一天几乎24小时给他打电话,害得他自己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就充满恐惧。于是,他回到学校,逼着导员给他办退学,而且不能让自己的家里知道。当然事情没那么简单的。

导员说,那是不可能的,你好好的回来上学,退什么学啊?你以为你是比尔盖茨呢!

陆川说,给我办退学。

导员说,办不了,你成绩又不差,简简单单的就毕业了。

陆川说,我要退学。

导员还是不愿意,说,你学习成绩优秀,还得过黑龙江省三好学生,得过国家励志奖学金的,有啥想不开的,非要退学。

陆川说,我不想读了。

导员说,不行,要不你就让家里人过来。

陆川寝室的室友也反对他退学,他们跟他说,熬一熬就过去了啊,何必要退学呢。玉根问他,你是不是没钱交学费了,所以要退学,我们给你凑钱给你不交学费,你就别退了。真的让陆川很感动,寝室这群好兄弟能够这样关心自己。

陆川要退学,因为他知道他所学的国际经济与贸易的教科书是n年前出版的,内容陈旧不说,也不够精细,真正实用的不多,出了社会,真的需要某些教科知识在百度上搜索就有了。哈佛校训上有句话:大成功,专业知识占20%,正确的思维观念占40%,人际关系占40%。还有,学校已经没有他牵挂的人了。

陆川跟导员僵持着,导员就是不让他退,要退学的话让父母来。陆川知道,要是让父母来哈尔滨不得打断他的腿。

于是,他对导员说,我到楼顶等你。

他导员,黑大毕业一年的女实习生,傻傻地问他,干嘛?

陆川说,你不让我退学,我就从楼顶跳下去。说完,他就往楼上走,他们教师楼共20楼高,顶层都是学校高层的办公室。一般情况下,学生和导员是不能来这一层的。比如院长,永远神龙见首不见尾,永远只出现在迎接新生的欢迎会上,在遥远的高高的主席台上。

导员看他真往上走,也跟着去,担心这位孩子想不开,那她的饭碗也就没了。没准第二天的新闻头条就有:“大学女导员逼死一少男”。恩,怎么感觉这标题有点那个呢。导员赶紧把头脑中的杂念甩掉,陆川才不管她怎么想呢。

陆川走到19楼,站在一个开着的窗口边上,问他身后的导员:“到底给不给我办手续?”

导员紧张说道:“有话好好说,千万别想不开啊,别做傻事!”

陆川说,“我没想不开,是你逼我的。”

导员盯紧他说,“不是我逼你啊,你要退学,按学校的手续,必须征求你父母的意见,以及他们要来学校办理。”

陆川把一只脚伸出去,当然手是紧紧抓着窗户的,其实这个窗台外面是个阳台,很大的阳台,只是导员看不到。“到底办不办?”陆川继续问道。

导员赶紧冲过来,抱着他的腿,说,别冲动,别冲动,一会,系书记跟你商量。

哼,系书记去开会了,开会前还跟陆川说,你好好等着,一会再收拾你。因为陆川回到学校找导员的时候给她带了一束花,白色玫瑰花,还问她,你怕不怕鬼。那时候,大家都爱看《鬼吹灯》。(这边补充下,陆川回老家看望父母,刚好导员把电话打到他爸爸那,说陆川有半年不去学校了,不知道人在哪,陆川父亲暴跳如雷当时就把陆川赶回学校,而那天陆川才刚到家。所以陆川对导员很是愤怒。)导员告诉了书记,所以书记说,要收拾他。

陆川的腿被导员拉回来,同时导员用自己身体堵住了窗户。

陆川尿急了,想去厕所,导员以为他想找其它窗户,看他进厕所,也想跟着进去。陆川在厕所门口止住她,“你别进来啊,我上厕所,你进来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可不好,我可是有贞洁的人。”

导员看着他说,我在门口等着,你可别想不开啊。

陆川在尿尿的时候想到了,退学这事,导员可能真是权利有限,跟她耗下去,也没结果,还不如找到最高领导,院长。

陆川撒完尿,导员还在厕所门口紧张兮兮地往里望,怕陆川真心闹自杀。

陆川出来后,跟她说,唐导,竟然你无法决定,那我去找院长吧!

导员说,别啊,你只要不跳楼,一会书记开完会了给你商量。

陆川也不理她,边走边想,我还能等他来收拾我啊。

陆川来到二十楼,找到了院长办公室,很大的办公室,门开着,院长在会客。陆川在门口探了下头,暗示一下,院长也看到了他。陆川心想,今天一定要把事情解决了,否则导员没完没了地打电话自己还要通知家人。

导员,一副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

过了会儿,会客的人出来了,陆川便敲了下门,院长在遥远的办公桌后发出了“请进”的指示。陆川走进去,还以为导员也会跟着来,没想到,他回头看,导员呢,身后没有,门口也没有,不知去哪了,没准去找书记当救兵了。如果导员连这事都搞不定,闹到院长那,院长怎么看她啊,估计也会混不好吧,所以她去找官大一级的系书记。

院长是位50多岁的教授学者模样,据说,他是曾经黑大的校长,具体真实情况没人考察过。

院长看到陆川走近,便开始噼里啪啦一顿说,都不问陆川找他啥事。

他说,年轻人,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跟我说,我们学校会照顾所有有困难的学生,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还是家里有什么事情,还是在学校遇到困难了,学习上是不是有什么难题。。。。

陆川没机会说话。。。。

这时,陆川的系书记,咚咚咚,敲门进来:“院长您好,我是这位同学的系书记,真是打扰您了,这个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可能院长等的就是他的到来,于是话锋一转,“恩,这位同学,有什么事情跟你系书记说,他会帮你处理好的。”

系书记连忙补充道,是啊,是啊,我们就不打扰院长了,我们回我办公室,我们好好聊聊,就是今天下班加班我也给你好好聊聊,给你把事情办好。系书记擦擦额头的汗水。

陆川见效果达到了,就告辞院长,随系书记回他办公室,这是陆川大学四年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院长这条神龙。

回到系书记的办公室,系书记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让陆川坐前面的沙发,态度好了很多,并不是要收拾他的架势,还给陆川倒了一杯水,问陆川要不要抽烟。陆川说不要了。

系书记开始语重心长,跟他说,不是不给你办理啊,你看你学习成绩也不错,平时表现也很好,怎么想着退学呢。要不,你把学费交了,到时回来做个毕业答辩,就可以毕业拿到大学毕业证书了,怎么样,已经给你开直通车了,把学费交了就可以了。

陆川说,还是退了吧,我也没心思上学了,还有我也没钱交学费了。

系书记说,唉,那真是太可惜了。

不知道他说的可惜是指什么。

他又说道,那好吧,给你办理,其实我知道的,大学成绩并不能代表什么,很多大学成绩很好的出去可能只是找一份工作,也有很多没读大学的或大学没读完就结业的,没准以后是大老板。我相信你没问题的。

陆川把他最后一句话记了下来。

就这样,陆川顺利地把学给退了。当然从此以后,他回到学校,导员见到他,系书记见到他,都是不理不睬的。

如果导员不给陆川办退学,陆川会跳楼吗?不会,只有傻子才会真正的寻死寻活。况且,陆川的人生可是经历过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他很爱惜自己的生命。

陆川很小的时候,应该也就在7,8岁的样子,那时夏天,雨过天晴,阳光明媚的,他和邻居小明,来到河边洗澡,当然他们不是下河里洗,而是在河道旁边的一渠道里洗。一米宽,半米深的水渠,发电的水道。那时的他们并不会游泳,只能是狗刨。

陆川干净利索地就把衣服裤子脱了,等着小明,小明穿的是比较紧身的军衣。很难脱下来,于是陆川过去帮他脱衣服,帮他把衣领往外拉,一使劲,把衣服脱了,力道存在着惯性,陆川一个后退,一失足掉到渠道旁边的大河里。

因为下过雨,所以河水比平时水位高,而且比平时急。

陆川掉入河水中一顿挣扎,但被水卷着往下漂。再往前10m就是一个很大的深潭,淹没陆川这种半米的个头绰绰有余。

陆川在水中挣扎着,希望找到可以抱住的石头,小明在岸上大声喊救命啊救命。

好在离深潭只剩下5m的时候,陆川抱住了一块可以抱住的石头,小明也叫来了一位成年人,把陆川救了回来。

为此,他妈妈痛心地把陆川打一顿,不让他玩水。

陆川不玩水了,他玩火。

童年的时候都喜欢玩鞭炮。有些鞭炮点了,没响,小孩们就会把鞭炮掰成两半,一部分是硫磺,点燃了可以当作烟花,一部分是可以响爆的,绑上小石头,点了扔进河里炸鱼。

一天,陆川把鞭炮掰成两段,左手拿着硫磺部分,右手拿着能爆响部分,他让小伙伴把他左手的硫磺点燃,火星却飞溅到了右手的那部分,轰的一声响,陆川的小手在黑烟中颤抖,满脸的乌黑。小伙伴一脸恐慌地看着变成黑人的陆川,惊呆了。

从此,看到别人放炮,陆川都躲得远远的用手捂住耳朵。

还有一次是车祸。陆川差点去见马克思。

那时是,高考结束,成绩还没出来那段时间。陆川和他的发小几个人,骑着摩托车,去往隔壁村喝酒。

按正常的路线,骑车到隔壁村需要半小时左右,而那时,他们家乡在修建高速公路,有一个长长的隧道,经过隧道到隔壁村,十分钟就到了。那时高速隧道还没有真正的修好,只是隧道通了,地板也是水泥铺好了的,但两边的水道还未铺好,水泥板叠放在边上,并且,里面还没有路灯。

陆川他们想没路灯无所谓的,摩托车上有灯嘛,很多人都是在这隧道走捷径的。

陆川坐在摩托车后座,车是他的,但不是他驾驶,他可以自己骑,却没勇气载人。小学的时候骑着自行车载一同学,下坡的时候,他发现自行车怎么变轻了,回过头一看,后座人不见了,那同学摔摔在泥土中**。

年轻就意味着不畏惧,就意味着勇往直前。

小伙伴们开着车呼啸地进入隧道,想象着今天可以胡吃海喝。陆川的那辆摩托车是最后一个冲进去的,隧道口是有光亮的,里面是黑乎乎的黑洞,骑陆川摩托车的兄弟可能第一次骑他的车,还没有灵活地掌握好开灯的技术。

于是,大家可以想象的,摩托车撞着了叠放有一米高的水泥板上,一声巨响,两声惨叫“啊!”“啊!”。。陆川知道的就是他从后座飞了出去,飞过了驾驶员,飞过了摩托车,飞进了黑暗中,大概有两米,陆川估摸,一个抛物线,那时才知道,学了这么多年的数学,原来弧线就是这样子的。

额头是第一时间接触地面的,在头接触地的第一瞬间,陆川反应了过来,他心里瞬间产生两个念头:第一个,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理想没有实现。第二个,我不能毁容!不然找不到对象,我还没女朋友。恩,就是这两个念头,让他马上用双手撑在地上,甚至疼痛都没有了感觉,滑出去了几米,具体几米他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浑身黏糊糊的液体,他知道自己出血了,浑身是血。

他的兄弟们都倒回来了,后面也来了大人,陆川被一大人送往医院,他记得的就是自己成了血人,血从额头一直往下流淌,流到衣服上流到脚上滴到地上,两只手也在流血。陆川那时觉得,世界都变了颜色,血红血红的,是那么的鲜艳,他在想我不会这样死掉吧。。。驾驶员也被其他伙伴送完医院,据说是骨折了。

具体的陆川就不清楚了,因为他在手术室做着手术。陆川的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同学朋友都来了,陆川的妈妈看到浑身是血的陆川哭得失去了声音,看不下去了到旁边吐了一地,陆川笑着安慰他们,没事,没事,只是几道伤,但他的意识却有些模糊,可能失血过多了。当缝伤口的针穿过肉体,疼痛,他的手紧紧地握着他弟弟的手,在撕心裂肺的叫喊中知道自己还活着。他满脸是血,眼睛都被鲜血覆盖着,所以他看不清楚其他人的表情,一定是很担忧的表情吧。

结果,陆川额头里外两层缝了16针,嘴唇缝了10针,膝盖里外两层缝了20针。所以他的额头总给人感觉有个十字架,因为那是伤疤,他的嘴唇总给人感觉有点点的倾斜,拉开裤腿,膝盖下方就是很大的记忆。在医院躺了两个多月,好在身体强大的自愈能力,伤口只是留下些痕迹。

所以陆川不会想死,反而,他想好好活着,活出个样子来。

陆川找工作那天,他把牙刷干净,把脸洗干净,还用上些护肤品,然后穿好西装打好领带,去东街口的人才市场。两手空空,没有简历,没有文凭,他不知道怎么去写他这个没有大学文凭的简历,总不能在上面写自己大学期间做到安利中国营销助理吧。

后来陆川自己也经常到人才市场给公司招聘员工,其实,现在的很多企业并不在乎你是什么大学,你过去有多牛X,更在意的是你这个人怎么样,人品如何,为人处世如何,表达能力如何,组织能力如何,管理能力如何等等,关键是你的能力能为公司带来多少的利润,这才是最重要的。

来到人才市场会发现,很多的大学生,应届毕业生都在忙着找工作或换工作,然而真正懂得装着正式,打扮干净利索的人却很少,都是青春的稚嫩的迷茫的面孔,手上拿着好多份华丽的简历看到公司就投,有种饥不择食的感觉。

看着这些来求职的人,虽然自己手上没有简历,没有大学的文凭,没有可以炫耀的各种证书,但陆川觉得凭自己今天的形象以及自己的综合实力,一定会找个让自己满意的工作。

来招聘的公司很多,在人才市场永远存在一种现象,总是有人没找到工作,也总是有公司招不着人,纵然人才市场人来人往。大学生毕业找工作,很多人高不成低不就,你看上的名花有主,看上你的,你又觉得对方惨不忍睹。于是中间存在了很大的裂缝。

陆川逛了一圈,很多公司招聘人员看他比较职业化,主动跟他打招呼,让他去了解下他们的公司,陆川看了几家有关金融的公司,填了几份简历就回去等消息了。

人才市场会给每家来招聘的公司准备一本简单的简历表。就是为那些没自制简历的求职者准备的,而这些东东,也只是给公司提供一个简单的求职者的信息,方便于他们面试时候的沟通。这些都是陆川自己后来到人才市场招聘和面试别人总结的。

第二天,陆川就接到了几家公司的面试电话,他先去了一家做黄金外汇的公司面试,不大的办公场所,小小的办公室,员工办公厅正对入口的门,陆川进去就可以看到,几个工作人员正盯着电脑研究,他在前台工作人员的导引下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办公室也不是很大,20多平米,一张办公桌,后面有个简单的书柜没放几本书,办公桌前方有个简易沙发。总经理三十多岁的样子,马脸,头发打过蜡般的油光可鉴,前额有些秃顶,几丝头发趴在上面,马脸上一副着高傲和肃穆的神情,像极了参加追悼会的样子。办公桌上放着几本装饰用的书,因为上面已有薄薄的一层灰。

总经理一脸严肃地问道:“来面试的吧?”

陆川心想,老子不来面试,难道还来陪你喝下午茶吗?嘴上答道:“恩,是的。”

总经理捋捋他那趴在额头的几根头发,说,“恩,那做下自我介绍吧。”

陆川,便按自己想好的说辞做起自我介绍,无非是叫啥名字,来自哪里,有过哪些经历而已。求职面试中,不要去讲自己的理想和梦想,这个面试官并不关注。

那总经理漫不经心地听完陆川的自我介绍,用食指扣扣鼻子,然后大拇指和食指搓一搓,说,恩,我们是一家黄金外汇交易公司,总部在**,在全国有多家的分公司,前景很好,在我们公司你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你可以来尝试下,作为业务员底薪开始2000元。然后,他用那扣过鼻子的手拿出了一份关于公司介绍的资料,说,这个资料你拿回去家里看看,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就可以来上班吧。

陆川用手接过资料的另外一角,内心颤抖地告辞离开。

出了这家公司的大门,刚好有个垃圾桶,他随手把资料丢了进去。

跟着这样的人混,只能比他还差。

陆川后面去面试了几家,都感觉不合自己的胃口。最后去的一家投资公司面试,如果不行,就准备下次招聘会再找找看。

最后一家公司在台江区南站附近,陆川到这家公司的时候,看到这家公司的规模还是很大的,总共面积几千平方米,工作人员很多,统一的正装,显得非常的正规化。看着这些跟他年龄差不多的工作人员,陆川觉得这家公司还是很有朝气的,充满着活力。

陆川被一漂亮的前台引导到了人事部总监的办公室面试,总监是个很祥和的中年男士,脸蛋圆圆的,笑呵呵的,好像,陆川脑海中出现的是,笑呵呵的弥勒佛,恩,很像。

总监非常和气地说,请坐,来面试的吧?那小张,先给这位先生倒一杯水。

经历了抠鼻男的面试,陆川感觉这个总监还是挺不错的。起码,为人谦和,待人礼貌。

陆川回了声,谢谢。

总监从人事助理那边调出了陆川之前在人才市场填的简历。看了会儿,问陆川:“陆先生,你之前还做过安利呀?”

恩,是的,陆川答道。

“哦,我以前也做过,很久以前了,你做到什么级别了?”总监似乎在回忆中很久以前的事情。

“啊,总监您以前也做过安利的啊,那真是幸会 。我刚离开安利一段时间”。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总监说,“你今天来应聘什么岗位的。”

陆川回道“想应聘公司的培训讲师。以前也有做一些培训的。”因为培训师的工资很高,8000元一个月。

“这样啊,”总监稍微停顿了下,“我们公司目前已经有讲师了呢。”

陆川,有些失落,好岗位都被别人下手为强了。

弥勒佛总监笑呵呵地跟他说,我推荐你到我们公司的业务部,虽然底薪低,但是你努力工作下来,收入不会比讲师低的,业务员提成比较高。

陆川犹豫了一下,他应该也犯不着骗自己,既然自己要从头开始,就从基层开始吧,做业务员最能锻炼自己,于是他问总监,那底薪多少啊?

总监说,2000元。但你也知道的,业务员不是靠底薪吃饭的,提成才是王道嘛。我相信你做过安利的人,业绩都会做的很好的。

陆川知道,业务员的底薪在福州也就差不多这个数了。关键还是业绩提成。

陆川说,我回去想下,到时给您答复。 留下了总监的电话号码就回去了。

经过一个晚上的思考,陆川决定去这家投资公司上班,毕竟自己刚入社会,回来福州,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好在住弟弟家,房租不用考虑。那自己就一步步往上爬吧。只要自己够努力,一定做出一番成绩的。

第二天,陆川就给总监打了电话,告诉他决定去他们公司上班。总监让他明天过来参加公司的新人培训。

于是,陆川的职场生涯拉开了序幕,开始了惊心动魄的民间资本路的探索。沉浮,矛盾,挫折,惊险,步步惊心。

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一章 花样校园
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章 资本之鹰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三章 春城昆明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七章 为爱坚强 (萧语柔篇)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十五章 高墙铁网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四章 天堂转角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五章 职来职往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七章 纸醉金迷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九章 紫色风信子 二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六章 职场风云第一章 花样校园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十二章 峨眉求道第十一章 山城重庆第十六章 为爱坚强(陆川篇)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八章 紫色风信子 一第三章 校外风采第十八章 胆战惊心第二章 花样校园 2第四章 创造商机第一章 花样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