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钱虽然不是万能,没钱却万万不能哟!";

娇小的甄筱琪被围在高挑的美女群中,连身影都瞧不见,但是谈到钱的嗓门声却响亮地穿过厚厚人墙传遍整个办公室,";所以人生就是以赚钱为目的。";

";真小气,你真是名副其实的死要钱,难道不怕哪天被钱埋了?";

";啧,小秋秋,台湾的景气是越来越冷,往后想过好日子没有钱哪行。";

";我们都年轻,还怕以后赚不到更多的钱吗?";秋秋不认同地争辩着。

";人两脚、钱四脚,人赚钱哪及得上钱赚钱来得容易?";甄筱琪气定神闲地睇她一眼,";正因为大家都年轻,更该懂得理财的重要,趁现在每个月花三、五千元,买张定期储蓄保单,或是选个报酬率百分之十五至二十以上的定期定额基金,长期累积下来就有一笔不小的财富,到时候不论要创业还是想读书充电、旅行环游世界,都不用愁没钱。";

";一个月五千元?";

尖锐的抽气声纷纷从美女口中窜出,好像五千元是要人命的大钱似的。

";大小姐,你们只要少吃顿大餐、少买件名牌就绰绰有余。";

";哎呀,不行啦!人家没有名牌怎么钓白马王子。";

秋秋娇嗲的反驳引来一阵哄堂大笑,顿时众人嘻闹成一团。

";敢情你们全是大和拜金女的拥护者呀?";

";真小气,少花点精神抢钱,不如趁年轻貌美时钓个金龟婿,找张长期饭票比你辛苦攒钱快多了。";秋秋对甄筱琪号称一百五十五公分的身躯瞄瞄,有些风凉地说着。

";谢谢喔!";她闻言依旧满脸灿笑,好像没有听懂人家的嘲讽,";女人依靠美貌太危险,等到人老色衰,晚景怕会很凄惨哟!";

";真小气,你......";秋秋被她说得面上无光,气嘟嘟地差点不顾形象地破口大駡。

";开玩笑,小秋秋别生气,生气老得快,白马王子可不会要满脸皱纹的白雪公主。";

甄筱琪最会看人脸色见风转舵,马上笑嘻嘻跟众家美女打哈哈,";不开玩笑了,咱们来说正事,美女们想不想把多到用不着的名牌清一清,我可以高价收购,绝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看大家都露出感兴趣的眼神,却扭扭捏捏不敢先搭腔,分明怕被别人笑话,她只好先乘机广发名片,大打广告,";没关系,大家可以回去整理好再和我联络啦!";

";真小气,你又想打我们家女孩什么主意?";

温和不失威严的问话出自一位风韵撩人的中年美妇口里,霎时一条条高song的美人柱,宛如退潮般立刻散得不见人影。

甄筱琪赶紧深呼吸几下,活络缺氧的脑袋,";郭姐是我的财神爷,真小气就算跟老天借胆,也不敢打您家宝贝们的主意。";她笑着蹦跳到郭的身旁,谄媚地对她撒娇。

";你哟,就是那张嘴甜,开口就像抹了蜜似。";

";呵呵,那是郭姐不嫌弃,疼惜人家嘛!";

她嘻皮笑脸地陪着郭进办公室,";郭姐这是您这回要的增值年金要保书,我帮您解说一下吧!";

";不必麻烦了,不都和以往一样还解释什么,反正就是分红的日子一到,钱自动进我的帐户就对了。";郭有些嘲讽地说着,";既然男人全都不可靠,不如多买几张保单,等老了还比较有保障。";

";哎哟,郭姐您千万别这么说,虽然我很高兴有机会为您服务,可是我宁愿少卖您几张保单,换个好男人照顾郭姐哪!";

";小不点,你就是这么贴心,难怪我疼你。";郭受用地笑笑,";下回我介绍个朋友给你,她人很好,你可以给她一些节税的建议。";

";谢谢郭姐,您真是我的衣食父母ㄋㄟ!";

";好了,少拍马屁,还不赶快走,不怕耽误你赚钱的时间吗?";

";嘿嘿......";甄筱琪不好意思地笑笑,";还是郭姐了解我,那我就先走了喔!";

";去去去,少在这里扮小丑。";郭熟悉地填好要保书、签名,然后推给她。

www. тт κan. ¢ Ο

";好,马上走。";甄筱琪视线飞快扫过一遍要保书上的资料随手收起,";有事请记得一定要Call我哟!";

";知道。";郭笑着点头,跟她摆摆手。

她脚步轻快地离开郭的办公室,几个妖娆的女模特儿马上尾随她跟进茶水间。

片刻之后,甄筱琪提着各个名牌的提袋,眉开眼笑和美女们告别,开心地离开";花想容";模特儿经纪公司。

";夫人,老李先打个电话请郭小姐下楼来接您吧?";

距离花想容模特儿经纪公司所在的那栋大楼有点远的路旁,有部黑色宾士600努力想找停车位,车里一个满脸愁容的司机,正苦口婆心想说动后座的贵妇人。

";老李,难道连你也认为我很没用,连短短几步路都走不到吗?";

叶玫兰满脸委屈地看着司机老李,她虽然已步入中年,但是浑身上下依然充满惹人怜爱的娇弱气质。

老李看着她颦眉薄愠的表情,劝说的话怎样也说不出口,记着老爷和少爷们的千嘱万咐,绝对不可以被夫人装委屈的模样骗了,但是他就是忍不住不去遵从她的意思。

";夫人,要不然老李陪您上去找郭小姐吧?";

";不用了,花想容就在前面,我会直接进去,绝不会走错地方。";

叶玫兰一副信誓旦旦地对老李说,手指头却在背后打了个叉。

她的眼睛其实正偷瞄着前方那部画着各种Kitty猫造型的粉红色车子。

啊!真可爱。她兴奋地惊叹着。

那是她一直想拥有的车子,偏偏讨厌的老公和儿子,任她撒娇、哀求,用尽各种方法,就是不肯帮她找一部来玩玩。

";哎呀,老李你不要再绕了,时间要来不及了,先开门让我下车。";

她着急地看着Kitty猫车子的娇小车主打开侧门,再不快一点,那部可爱的车子就要开走了。

老李担心却无奈地看了眼生气的夫人,只好很勉强的打开中控锁,";夫人,您千万小心点,一定要直接走进大楼......";

老李还没叮咛完,叶玫兰早已打开车门,兴匆匆地走向那部粉红色的车子。

甄筱琪小心护住所有提袋,有点艰难地打开福斯T4的侧门,把提袋放在座椅上,退出身子正想关门时,却被一个从车头前冲向马路的小女孩吓到,再也顾不得关门的动作,马上飞奔向前把小女孩抱回路边。

小女孩挣扎哭喊着要她的猫咪,她这才发现原来小女孩是为了想捡回她跑到路中央的小宠物。

她赶忙把小女孩放下在大楼的空地上,叮嘱她不许乱跑,随即快步冲入快车道,救回被来往汽车吓得浑身颤抖的小猫咪。

甄筱琪跑来跑去的时间正好让叶玫兰靠近车子,她喜孜孜的绕着它打转,把车身上各个不同造型的Kitty猫看个齐全,更好奇地从没有关紧的侧门溜进车里。

真有趣,原来连车座椅套都是Kitty猫的图样。

甄筱琪把小猫咪放入破涕为笑的小女孩手里,小女孩用软软的童音道谢,迎上着急赶来的菲佣,一场小小虚惊总算平安落幕。

她笑着和小女孩挥手道别,一面顺手把微敞的侧门用力拉上,转身坐上驾驶座,向着下一个赚钱目的地急驶而去。

叶玫兰被突响的关门声吓一跳,脚下一拐,不巧在福斯T4狭小的走道上打滑跌倒,更离谱的是急驶的车身摇晃得厉害,害她不但爬不起来,后脑还莫名其妙撞到硬物,人就昏倒了。

郭一接到老李通知叶玫兰来访,赶忙下楼迎接这个从年轻就很迷糊的好友。

老李的注意力全被眼前救猫的惊险混乱场面给吸引过去,等回过神来,正好曾见甄筱琪空出来的车位,连忙停好车子后,准备上楼确定他迷糊的夫人有没有平安抵达。

在大门口,眼尖的郭立刻迎上他,";老李,你家夫人呢?";

";郭小姐,夫人不是已经先上去您的公司了?";

天呀!郭和老李相对一望,同时暗自惨叫,这迷糊女人该不会又闹走失,他们两人同时往不同方向跑开,郭马上回身往大楼的每一层找去。

而老李则哀号地往大马路的方向寻去,这下他死定了,他如果把夫人搞丢,不但老爷和出国在外的少爷们饶不了他,只怕连他老婆都会和他拼命。

位于忠孝东路闹区的巷子里,有间门面不大,可装潢却相当雅致精巧的精品&二手名牌专卖店";米琪甜心";。温柔的女老板程萦灵巧的双手,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技艺,能修补不慎破损的名牌衣物,更能做出和真品半点无差的成品。

甄筱琪很幸运的在米琪甜心店门旁边抢到停车位,透过玻璃橱窗兴奋地跟程萦招手。

";收到什么好东西,这么兴奋?";程萦好奇地等在侧门旁,等待她献宝。

";刚刚在花想容大丰收,回头够你忙的,咱们又可以捞上一票了。";

";你上班老摸鱼,当心被公司逮到。";

";哪会那么衰,何况我有业绩缴回去就行了。";

";难道郭小姐又失恋,要买保单?";

";没错,这回是趸缴两千万增值分红年金保险,这个月的业绩安了。";

甄筱琪得意说着,打开车门正想臭屁展现那批战利品,结果昏倒在车子地板上的叶玫兰却让她们大吃一惊。

";老天!";甄筱琪两眼圆睁傻住,不懂自己车里几时被偷藏了人。

";筱琪......";程萦颤抖的声音像风中落叶,";这......怎么回事,那女人......是死是活?";

甄筱琪心里也有点毛毛的,但想到这部车可是她的赚钱工具,只好硬着头皮爬上去探看。

怯怯地按向那昏迷的女人脖子上的脉动,阿弥陀佛还有在跳,松了口气,轻轻将她转个面,随即映入眼中的容貌,让她俩大大抽了口气。

美呀!虽然近看她已经不年轻,但是依然绝美的容颜,还是让人瞧了大为惊叹。

";怎么办,可以移动她吗?";

程萦也好奇地上了车凑到女人身旁,细细打量这活像睡美人的中年美妇,";筱琪,要不要直接把她送去医院,以防万一。";

甄筱琪双眼来日逡巡叶玫兰全身上下,她除了一身昂贵的名牌服饰以外,身无他物。

";送医院?那种吃钱的黑心店。";

她的嗓音因为提到钱明显拔尖好几度,";她两手空空,我们又弄不清楚她的身份,怎么跟医院打交道,到时候被狠敲一笔医药费,我找谁讨去?";她估量着她身上的名牌能值多少钱,";你总不会要我剥了她那身名牌服饰抵帐吧?";";可是总不能丢着她不管呀,要不把她送去警察局,让员警帮她好了。";

";用什么理由送去,说她自己莫名其妙出现在我车里,你以为员警会信吗?";

";绝对不信。";程萦很实在地点头附和。

";所以喽,也不能将她丢给警方。";她皱起娃娃脸有些无奈地看向程萦,";何况如果被误会是我撞伤她,我岂不吃不完兜着走?";

";也是,但是这么美的女人可不能随便乱丢,虽然她有点年纪,还是很容易引诱人犯罪耶!";

";就是,你看她的模样,连我们都忍不住想怜惜,真想不通谁会想害她。";

她们不知不觉坐在叶玫兰的身旁讨论起来,两人四眼很自动地黏在她柔美的脸庞,久久忘记移开。

";嗯......";叶玫兰迷迷糊糊醒来,感觉后脑被撞的部位还有点疼。

";这位大姐你要不要紧呀?";

甄筱琪紧张地低下头看她,想确定她是不是真的清醒了。

叶玫兰被突然映入眼帘的巨大娃娃脸吓了一跳,一时反应不过来发生什么事。

";夫人,你还好吧?";

程萦细心地扶她坐起,看她的穿着,和她保养有术的容貌,她相信眼前这位中年美妇,身份绝非平常。

";还好,只是后脑还有点疼。";她皱着眉奇怪地看看甄筱琪和程萦,不明白她怎会躺在陌生的车子里。";请问你们是?";

";我叫甄筱琪,她是程萦,这是我的车,你怎么会昏倒在我车里?";甄筱琪好奇得要命,刚刚差点被她吓死,现在巴不得赶紧弄清楚。

";我不记得了......";叶玫兰有些苦恼地轻拢起秀眉。

她的性情本来就很迷糊,又被突然一问,更不知要怎么回答。想想总不好老实说被她Kitty猫造型的车子吸引,好奇上车参观,却不小心跌昏在她的车上吧?

这真是太丢脸了。尤其眼前两个年轻女孩都用担心又关怀的眼神看她,让她不由得兴起没有生女儿的遗憾,再想想家里那三个大男人,成天只会管着她,一下不准这样,一下不能那样,真是烦都烦死了。

";那夫人记得自己是谁,住在哪里吗,要不要打通电话和家里联络一下?";

甄筱琪小心翼翼问着,有些无力地和程萦两相互看,她该不会要死不死摔得失去记忆吧?

";我叫叶玫兰,好像住在信义路......";

她很努力想说出自己住的地方,但是支吾了半天就是说不出所以然来,想她平日出入都是司机接送,要不也是老公、儿子开车,几时需要她记着住的地方是哪里来着?

";对不起,我不知道住在哪里?";她好像小孩子做错事似的,红着脸低下头。

天才!甄筱琪和程萦同时苦笑。

这下惨了,这么美丽高贵的妇人脑袋居然有点不灵光。但是看她委屈的样子,甄筱琪最不愿意见它出来搅和的天使心,却迳自活跃起来,";没关系,你别难过,慢慢想没关系。";

担心不晓得是不是后脑的伤影响了她的记忆,程萦暗自跟甄筱琪递了个眼色,";筱琪你送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我?";

甄筱琪有些为难地皱起整张脸,根深蒂固的小气因数和强冒出头的天使爱心赛了场拔河,最后败在程萦一句";要不然我帮她付医药费好了";,让爱心胜出,乖乖载叶玫兰去国泰医院检查。

一头杂乱的半长发和络腮胡,几乎把简槐的整张脸掩盖住,只露出一双泛着红丝的眼睛。

一接到家里打来的无线电,他顾不得这个假期是他";乔";了多久,才排开所有公事得以成行,立刻丢下一群从大学时期就和他跋涉各大岳岭的登山队友,以及这回想征服世界第一高峰的梦想,风尘仆仆地从喜玛拉雅山经尼泊尔辗转转机赶回台湾。

一路窝在临时补位的狭小经济舱做长途飞行,对他真是种可怕的虐行。心焦且疲累,让他暴躁得像只受伤的大熊,全身散发着恶劣的气息。

由于不确定能不能补得到机位,所以他没有通知任何人来接机,抵达台湾时,深夜的中正机场入境大厅冷冷清清,他大步走往计程车排班处准备搭车,但是想到还得挤在狭小座位上一个小时才到台北,心里就老大不痛快。

";小姐,要不要回台北市区,福斯T4八人座专车送到家,一个人只要五百元喔!";

甄筱琪在出境大厅送走出国的客人,立刻转到入境大厅想捡几个搭末班机的回国旅客,赚点回台北的油钱,虽然送机费已经入袋,但是空车回去可不符合她真小气、死要钱的赚钱最高法则。

基于安全理由,她只招揽女客人,经过简槐身旁时她还特别绕道远离,看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心想,还是闪远点比较安全吧!

女子轻快的声音,一遍遍吆喝着,可是一直没人理她,而他却被视若无睹地直接跳过,让他有被藐视的不满。

";喂!我回台北。";简槐冲着忙于拉客人的甄筱琪说。

他正需要车,福斯T4比计程车宽敞点,对他的长手长脚应该比较不受罪。

甄筱琪把握最后一个机会,死缠着两个年轻女孩子,想要做成生意,根本不理身后男人的呼叫,犹自降价游说着。

耐心全失的简槐直接往娇小的她面前一站,粗犷的身材就像一座山突然挡住她的去路。

两个女孩乘机脱身,快步走远。

";ㄟ,我算便宜点好了,别走呀!";她急得频频呼唤,偏偏大树杵在眼前追又不能追,只好眼睁睁看着钞票飞走。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做生意又没碍到你,你干啥挡我的财路?";

她猛地后退两步,非常辛苦地仰起头,才看清楚眼前满头满脸胡发乱成一团的男人,迎上他冒火不耐的双眼,她原该盛气淩人的抱怨说得有气无力,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皱得像苦瓜。

";我回台北。";他简洁地说。

";干我啥事......";

她不自觉再退两步,她又不是找死,深更半夜让这凶恶的男人搭车,搞不好明早就变成一具无名女屍,上了社会版头条。

";我要搭你的车回台北。";

";呃,我......不载男客人。";甄筱琪说得战战兢兢,一副害怕被他的怒火波及,随时想落跑的德行。

";为什么?";

咦,这还用问吗?她用";你是白痴";的眼神看他,";男人的兽xìng不好控制吧?";

简槐原来只是有些生气她的忽视,打算破坏她的买卖,叫她两头落空就掉头走人,结果一听她视他如洪水猛兽的轻蔑语句,让他不满的熊熊怒火猛然暴升。

";什么意思?你污蔑男人,明显有性别歧视。";

他大目一瞪,一副泰山压顶的气势吓得甄筱琪猛缩脖子。

";我不做你的生意也犯法呀,你凭什么凶我?";

她越想越火大,眼睛四下乱飘,入境大厅的旅客早就走光了,明明是他无理取闹害她丢了赚钱的机会,这会怎么倒像她理亏似的。

唉,飞走的钱呀!她才想哭呢!

";你本来就违法,用私家车营业,逃漏税而且有违公共交通安全......";

";放你×的狗臭×......";

她气得出口成脏,可是在他怒视下,很没胆地咽回去。";哼,懒得理你。";头一甩,迳自往停车场方向走去。

简槐好像非惹爆她不可,居然紧跟着她不放。

";喂,别跟着我行不行?";

甄筱琪气呼呼睇他一记卫生眼,心里正想偷偷将他祖宗八代都问候一遍。

他无动于衷,依旧亦步亦趋,";不准用脏话骂我。";一看她贼兮兮的嘴脸,不用猜也想得到她铁定正在心里偷骂他。

恐怖!这家伙未免精得吓人,连她心底的打算都看得透。

";你到底想怎样?";她乾脆停步,挺直小小身躯和他对峙,";我油钱没赚到都认了,你这大男人还要计较啥?";

";反正你要回台北,我搭趟顺风车也不为过。";他故意气她。

";你想得美,我干么做白工?";她不满地瞪他一眼,对他怨气颇深。

";我付你一千元,这总成吧?";

简槐一时间也弄不清楚自己的心思,他明明可以不受她的气,却又不由自主想接近她、戏弄她,非要打破她不载男客人的原则。

一千元!

她的决心有点松动,但是又看到他那副可怕的外貌,内心开始拔河。

看出她的犹豫,他索性抽出一张百元美金在她眼前晃晃,坏心地想看她更辛苦挣扎的模样。

钱与命孰重孰轻,甄筱琪看着绿油油的钞票,生命安全就自动闪边站了去。她在心里把妈祖、观音、上帝、阿拉、基督、圣母玛丽亚,全都呼唤一遍,祈祷众神保佑,让她平平安安把这张美丽的钞票赚到手。

";你真的要搭?";她的眼睛死盯着他手上的美金,哈得差点流口水。

";没错,只要你答应,这就是你的了。";

";行,你就别后悔。";

她一用力把钞票抽走,有点幸灾乐祸地领着简槐走向停车场她那部超级耀眼的粉红色福斯T4。

简槐得意地跟到她的车旁,就着昏暗的灯光,依稀看出她那部车子的外观,他不由得大大抽了口气,";老天,这是什么东西?";

";我的宝贝,你的顺风车。";

甄筱琪得意地看着他拧紧眉头,心里畅快地哼着小曲,任凭他不雅的粗话随风吹向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