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叶玫兰从不知道原来夜市这么热闹好玩,充斥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和小吃,空气中不时飘来阵阵食物的香气,加上三不五时小贩的吆喝声,混合着顾客的杀价声,对她而言都是很新鲜的感觉。

白天叶玫兰在米琪甜心有程 萦相伴,她很惊讶程 萦有颗聪敏的脑袋和一双灵巧的手,很轻易就能把布料变成美丽的新衣,在在让她想起家里那个成天喜欢埋在服装设计里的老大,或许他们两人碰在一起,会碰撞出更多的不可思议也说不定。

“兰姐,你在想什么?”甄筱琪递了瓶水给她,半晌却不见她接手。

“没事。”叶玫兰像小孩子似地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她,“琪琪,我可不可以去逛一逛,这里看起来好好玩哟!”

“不好吧,这里人多又混乱,万一你被挤散,我可没有把握把你找回来。”

甄筱琪看她失望的样子差点心软,可是想到她的迷糊天性,只好硬起心肠拒绝。

“兰姐,别这样啦!我也是怕你走丢呀!要不等一下我们早点收摊,我再带你去逛好不好?”

她心里暗暗决定明天别再带她出来,虽然有兰姐来帮忙,她的生意奇佳多卖好多东西;但是每每看到那些猪哥男人冲着兰姐的美貌流水口,她就气得想扁人。此刻就算有再多的钱也浇不熄她心里的不痛快。

“你看今天有你帮忙,生意特别好,你真行,经你一指点,那些爱漂亮的女人全都找到合适的衣服,个个兴奋地掏出钱。你真是我的幸运女神耶!”

“这哪是我的功劳,是小萦手巧,也是你会做生意呀!”

叶玫兰很喜欢程 萦专程帮她做的几套衣服,舒服好看全不输给他家老大。“看看我这身衣服,如果不是我亲眼看着她做,我会以为是哪位出名设计师的大作,大家是听说这些衣服都是同一个设计师的作品,才会这么好卖。”

“ 萦确实很棒,不过兰姐的走秀身段真是没话说,如果早些年认识你,我一定推荐你去郭姐的经纪公司,包准马上走红。”

“小丫头,再早几年你怕还是个小婴孩呢!”她好笑说着,当年她走红的时候,她恐怕还没出世呢!

“我哪有那么小,人家二十好几了耶!”她不服气地挺直娇小身子抗议。

叶玫兰笑笑,没多说什么,她对程 萦的天分比较好奇,故作不经心地问着,“小萦的手这么巧,做的衣服只能当地摊货卖,未免太可惜了。”

“没办法,这是过渡时期,她正在努力攒钱。”

甄筱琪早已练就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能耐,人潮多时还得当心小贼肆虐,她边招呼客人,还偷空陪叶玫兰闲聊。

“ 萦算倒霉,是前几年发生了点变故,要不她早就出国深造,说不定现在已经是很有名的设计师,哪会窝在那个小店没没无名。”

她这一番话说得叶玫兰心疼得很。

夜市里人潮向来看的人比买的还多,可是说也奇怪,有叶玫兰助阵真的让她们的摊位生意特别兴隆,平常挑三捡四的顾客也变得很阿莎力,乐得她们眉开眼笑。

才刚过十二点,甄筱琪已经在动手收拾挂杆上的衣服,引起周围摊位老板的好奇,“真小气,才十二点就收摊,实在不像你死要钱的个性。”

“就是说咩,今天你生意特别好,不趁旺市多捞一点就急着走,舍得呀?”

另一个眼红的同行更是夸张地笑道:“不得了,最爱钱的钱鬼居然有钱不赚,天要下红雨了。”

“好了没,真是,看你们一个个眼睛快凸出来的蠢像,我真有那么爱钱吗?”

“有!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兼嗜钱如命的铁算盘。”

众人竟然异口同声回答,让甄筱琪哭笑不得。

“算了,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我要先收了,等会好带我们兰姐逛逛去。”

“琪琪,没关系,既然生意好就晚点再收……”

“不好,再晚夜市散了,你可就没得逛。”她一口打断叶玫兰的话,双手不停地打包着,“而且越晚越危险,万一有人想对你怎样,我可保护不了你。”她抬头看看一百七十几公分的叶玫兰,再看看自己号称一百五十五公分的个头,她就算有心也无力。

叶玫兰突然觉得有些好笑,那不是前两天自己对她的叮咛吗?怎么这么快就被奉送回来。

向来以抠门出名的甄筱琪,今天在夜市又以反常的大方出了名,原因就出在叶玫兰对夜市的小吃样样都好奇,往石家割包店前一站,马上割包和八宝冬粉就打包提在甄筱琪手上;走过卖现切水果的摊子,一大袋各类的水果立刻换来她喜悦的笑容。

就这样一摊走过一摊,一店买过一店,从来钱只进不出的甄筱琪花钱似水,毫不犹豫打开钱包付帐的豪气,换来整个夜市老板个个啧啧称奇,摔碎满地眼镜。

叶玫兰双手只提了轻小的饰物和现切水果,其他冷的热的吃食以及多样血拼的成果全由甄筱琪包办。实在不是叶玫兰故意欺负甄筱琪,而是她担心叶玫兰被烫到,硬是不肯放手。

甄筱琪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反常,可是叶玫兰就是那种浑身散发出让人想疼惜特质的女人,和她相处越久,想保护她的心态就越严重,好像她只要随便说句话,就能让人心甘情愿地帮她完成。

怜惜,不是只有男人对女人才会有的情绪,面对她,甄筱琪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也懂得怜香惜玉这码事。

她们这一路逛下来,招来许多惊艳的目光追随,她很有自自知之明,知道那些色迷迷的眼光全是冲着兰姐来的。其中一道视线最可恶,几乎无时无刻都紧跟着她们,虽然感觉不到视线里有什么猥亵的恶意,但是还是让她充满戒心。

一离开热闹的夜市,她立刻将玩得很高兴的叶玫兰送回车里,还特别站在上车的踏板上伸长脖子,想看清楚那个讨人厌甩不掉的“青仔丛”长得是圆是扁。

不远处一个有点眼熟的面孔让她猛吃一惊,心想干脆来个视若无睹不搭理,不想他却盯着她,对她招手。

几乎是反射动作,她什么也没多想地低头对车里的叶玫兰说:“兰姐,前头有个熟人找我有事,我去去就来。”

叶玫兰正快乐地享用东山鸭头卤味,忙得没空开口应声,只是一个劲地点头表示知道了。

甄筱琪担心她迷糊的性子,临走开前又不放心地频频叮嘱,“兰姐,你尽管把车门关紧吃你的宵夜,不管谁叫门都不要开,更不许自己下车走开哟!”

虽然看到叶玫兰拼命点头,她仍然担心地边走边不时回头。

简槐 把甄筱琪对叶玫兰的保护与照顾看在眼里,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好像很爱钱的小女人,居然如此无私地照顾一个陌生人,让他不由得对她暴增许多好感。

他本来不想这么快就出现在她眼前,没料到她的警觉心和保护欲超级强盛,他一不留神就暴露了行踪。

想想早点说清楚也好,免得以后让她误会,闹得恶脸相向反倒糟糕。

甄筱琪快步走向半个身子隐在柱子后的男人,“喂,大胡子,不是说了后会无期吗?”

既然早已决定和他划清界线,她刻意不说他的名字,没好气地仰头看他,“你没事跟踪我们干什么?”

眼前的简槐 和那夜满面杂乱的模样相差非常多,修剪得清爽整洁的头发、落腮胡和新颖的当季名牌西装,让他整个人改头换面、焕然一新,连气质都斯文不少。

尤其少了凶恶表情,添了一股贵族霸气的他,让她不由得眼睛一亮,心脏像小鹿乱撞似地怦怦乱跳,完全不受控制。只是她怎么想也不明白,这种上流社会的贵公子,为什么会有兴趣劳动尊贵双腿来逛夜市?

难不成他也在窥觑兰姐的美色?!她的脸色陡然一凝,不悦的口气冷得可以刮下霜,“你不要痴心妄想,有我保护兰姐,你别想动她的歪脑筋。”

“你叫她兰姐?”

他好笑又好气地看她摆出护卫的动作,显然她根本没弄清楚她急着保护的女人到底是谁。

“兰姐看起来才四十多岁,这样叫她有什么不对?难不成还称呼她兰姨呀,那不把她叫老了才怪!”

身子半倚着柱子迁就她身高的简槐 ,忍俊不住地摇摇头,如果让他老爸听到恐怕更是哭笑不得。瞧她说的,老爸当年岂不是残害国家幼苗,要不哪来他们这对已届三十的儿子。

“喂,你笑什么?”甄筱琪被笑得满头雾水,悻悻然地瞪他一眼,心里老大不痛快。

“莫名其妙,懒得理你。”她心里直挂着在车里叶玫兰,说完转身就想走。

“别走,我话还没有说。”他赶紧收起笑容,一伸手拉住她想闪的身子。

“要说就说,别拉拉扯扯的,很难看耶!”

她担心被熟人误会,急忙甩开他的手,站远两步。

“我笑你看走眼,你的兰姐已经年过半百了。”

他坏坏地投下一颗小炸弹,等着看她被吓着的模样。

“胡说,怎么可能?”果然不出所料,甄筱琪大吃一惊,呆在当场,“你认识她吗?故意唬我的吧?”

“你和她相处这么多天,难道对她一无所知?”

他有些讶异,是老妈太会隐瞒,还是她太轻易信任人了?

“你怎么知道兰姐和我在一起多久,难道你一直监视我们?”她越想越毛,也越想越生气,“你很无聊耶!有没有病呀?”

“小不点,说话客气点,我不是闲闲没事找事,如果不是看在她跟着你过得很快乐,你对她也满照顾的份上,我才懒得和你啰唆,直接把她带走了事。”

“你凭什么,有钱就了不起呀,那也得看兰姐愿不愿意;何况素昧平生的,她没道理跟你走吧?”

一想到叶玫兰要离开,她心里居然有点酸酸的,留下她虽然吃穿花费样样都叫她心疼,可是让她走,她却好像有些舍不得呢!唉,还真是矛盾哪!

“难道她和你就不是素昧平生?”简槐 有些好笑地看着她不舍的表情,想不到她老妈还超级有人缘的,“再说,我的环境比你优渥得多,她跟我总比跟着你抛头露面要好吧?”

“岂有此理,我是怕兰姐待在家里闷,才带她出来玩玩,又不是非要她来站台卖笑不可。”

甄筱琪的个性冲动,常常一生气就口无遮拦,想法也会变得很直接,不会多加思考;她马上把简槐 对叶玫兰的注意,联想到电视曾经炒作很凶的“莉莉与小郑”忘年之恋,反应不自觉变得很激动。

“你真的很有问题,既然你认为兰姐已年过半百,还对她有非分之想,太变态了吧?”

简槐 发现甄筱琪正用一种诡异又不屑的眼光看他,就知道她必是想歪了,可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很开心,“怎么会,你不是说她才四十出头?”

“我是不清楚兰姐究竟几岁,但是你和她怎么看都不配,拜托别闹了,说清楚你到底认不认识她,别只是煞到她的美色。”

“小不点,你怎能一口咬定我被她迷住,我就不能单纯想找你吗?”

他突然很好奇她的想法,他们之间尚有同车而行之缘,可是她却执意认定他是为美色而来,这是她对男人的惯有偏见,还是独独只针对他呢?

“找我?”她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就掩饰住,“你我没瓜葛,迎面连招呼都可以省去,何况专程找来。”

她显然真的准备和他老死不相往来,所以连应付都懒懒的。

“算了吧,你少说给我烦恼,没事的话我走了,兰姐一个人在车上我不放心。”她频频探看不远处的车子,就怕车里迷糊的女人出事。

她完全不同于自己认知中的女人反应,让简槐 很感兴趣,他周遭的女人向来以吊金龟婿为己任,总是对他露出想占为己有的态度,无论是积极诱惑还是保守暗示,几乎无一能免。

只有她,眼前的小不点完全颠覆他常年的认知,他的身份好像不但没有让他加分,反倒促使她极力想退避三舍。

“我是不是有哪里让你不满?”他有几分玩笑意味,却有更多好奇地问着,“要不你为什么对我这么不耐烦?”

“还说你不是闲得没事找事,会问这种话,就表示你真的太无聊。”

甄筱琪对他摇摇头,终于决定不再理他。

“再见。”她径自转身往车子的方向走去,边走还边嘟嚷着,“不对,应该是再不相见。”

“小不点,这恐怕有些难。”这回他没有阻止她走开,只是在她身后轻松地说着,“我老妈承蒙你爱心照顾,往后我们之间多得是机会常常相见。”

她自顾自走着,像是没听到他的话,好一会才突地爆出一句吼叫,“臭家伙,你说什么?”

她乍然回头,疾步忿忿地走向他,一不留神被路旁堆积的杂物绊到,整个人踉跄一扑,正好对着灯柱撞去。

“小心……”他心口一惊,迅速大步迎上,险险地把她抱住,才免去她一场无妄之灾。

“多谢。”她咬着牙不情不愿地道谢,心里直怪他不该乱说话害她分神,才让她差点出丑。

“看不出你还真莽撞。”

半弯着身躯,他咧嘴笑她,不在乎她眼睛里的熊熊怒火正旺,双臂犹自搂着她没有放。

“放手,当街搂搂抱抱不像话。”

她别扭地挣扎着,娇小的身子几乎整个被他壮硕的身躯包围住,完全动弹不得。

看她仰头和他说话好像非常辛苦似的,简槐 索性将她抱起让她坐在路旁的花台上,轻轻扶着她的腰不放,使两人的视线勉强平行。

“放我下来。”摇摇晃晃的甄筱琪并不领情,一脸气嘟嘟地瞪他。

“不好。”他直接拒绝,“你实在太娇小,我们俩要说话,不是你抬头就是我得低头,我可不希望明天我的腰酸得直不起来,那就糗大了。”

“谁知道你半夜都在干什么坏事,不要赖到我这里来。”她也不示弱马上吐槽回去。

“喂,小不点,你还真不吃亏哪!”

“哼,当然,我要是连亏都吃,岂不弱了我真小气、死要钱的名头?”

“你真的那么爱钱?”

对于她的外号他并不认同,尤其在看到她照顾老妈的阿莎力后,他怎样也不相信她嗜钱如命。

“那我付钱,你不要再带着我老妈在夜市奔波,如何?”

“你真的有病,而且病得很厉害,哪有人半路乱认妈的。”她用观看异类的眼光看他,“我才不信兰姐有你这么大的儿子,除非你长得太‘臭老’,我错估了你的年纪。”

“不信?”他笑着问她。

她很性格地直接点头,连应声都省了。

“她真是我超级迷糊的老妈,你等会可以问问她。”

接着他一副料事如神的样子对她说:“她叫叶玫兰,你在车上发现她的,她弄不清楚家住哪里,也记不得电话号码好和家人联络,迷糊到让你以为她失去记忆对不对?”

他没有硬要她回答,因为她来不及掩饰的表情一一印证了那些问话。

“神经呀,你既然知道她的下落,干么不早点把她接回去,还放任她窝在我的老公寓里,消耗我的钱,难道你想恶意遗弃她?”

冲动的甄筱琪听得很火,没有多想就戳着他的胸膛,劈哩啪啦地臭骂他一顿,末了还很激动地对他吼,“你真是太恶劣了,没关系你不养她,我养她,虽然我不能给她华衣豪宅、山珍海味,但最少我会好好照顾她,让她天天都生活得很开心!”

简槐 虽然被骂得很无辜,却毫不生气,因为发现她的爱心和善良,让他心情很好,根本无心和她计较。

“喂喂,小不点,别太激动。”遭人大骂的他反而心平气和地安抚骂人的她,“我几时说要遗弃我老妈不养她?”

“你不接她回家,不就是想遗弃她?”

“我们一见面时我就说了,如果不是看在她跟着你过得很快乐,你对她也满照顾的份上,我才懒得和你啰唆,直接把她带走了事。”他很有耐心、一字不差地又重复了一遍。

“我以为你是……”她有些尴尬地对他傻笑,完全不讳言自己判断错误,“对不起,那句话我想歪了。”

“想也知道,你八成社会新闻和影视八卦看太多,解读成另外一版老少配。”

“嘿嘿……”

wωω⊙ttКan⊙C○

一下就被他猜中心思,她红着脸别扭地看向他,“那是不是你家有婆媳问题,你的亲亲老婆……”

“拜托,你的小脑袋不要太会编八点档,我家还没人娶媳妇,我老爸疼老婆比儿子还重要,谁敢给我妈气受。”

“那为什么……”这下总算拉住她的注意力,不再天马行空地乱编剧。

“因为我家三个大男人全都忙于工作,没人有空陪她,我父亲又太疼老婆,把她保护得太周全,闷得她受不了,所以这回她才会将错就错,干脆逃家一阵子。”

“所以你那晚匆匆回国,就是因为兰姐失踪的关系?”

“没错,当晚我一听我们家司机说,你的粉红色福斯T4停在我老妈走失的地方,就猜到她被你捡了。”

“难道你不担心我会勒索你们拿钱来赎人吗?”

“如果你不曾在车上对我吼,我或许就会胡思乱想,可是经过你的大声宣告,我倒是很放心。”

“嗤,怪胎。”

她很没力地横他一眼,不知道该气他,还是该谢他对自己的了解与信任。不过总算弄清楚叶玫兰的身份,让她少了件心事。

“说了半天,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我妈有你们陪着过得很愉快,我想就让她再多待些日子。”他用诚恳的目光看她,很信任地想请她帮忙,“等我父亲受到教训,愿意改变他的过度保护心态,或是我老妈想家愿意回去,我再出面接她。”

“你真的放心把她交给我,不怕我万一照顾不周,有个闪失吗?”

“我老实说你别生气,我早已经请了安全人员暗中保护着她。”

“该死,我就知道。”她一听一张脸马上拉得长长的。

“你先请听我说,别急着发火。”他不知怎么着,一瞧见她变脸,心里也跟着有些急躁,“你应该发现我老妈很迷糊,难保几时又会莫名其妙出个状况,所以我只好防患未然,毕竟这个社会并不是人人都像你和程小姐一样热心善良。”

“难怪你放心和我在这里闲扯。”她有些后知后觉地嘀咕着,“算了,懒得跟你计较。”

反正她也是真的满喜欢兰姐的,就算让她多住几天也没什么大不了。她想了想,欣然同意他的请托,“随便啦,全听你的,你几时想接兰姐回去,再告诉我。”

她依旧习惯性地探头看向自己的车,有些不耐地想跳下花台走人,“那我可以走了吧?”

“慢点,往后还得多多麻烦你,所以我的提议你以为如何?”

“提议?”她被问得一脸雾煞煞,茫然地看着他,“什么东西?”

“你不要出来摆地摊,我一天给你一万元赔偿你的损失,外加五千的生活费。”

这回甄筱琪听得一清二楚,她露出凶恶的目光,口气却是反常的轻柔,笑得很虚伪,“臭胡子,你是怕不知道该帮姑娘我买几号鞋吗?我不介意多踹你几脚,让你永生难忘。”

她越说越凶悍,很生气地想推开他,结果反而被他扶在腰上的双手用力地搂进他怀里。

“你真是要不得,这么毛躁,万一摔伤了怎么办?”

“要你多事,你最好别惹我。”

她秀气的双眉挑高着,两眼睁得圆滚滚,怒气清楚写在脸上,“我警告你,少用金钱羞辱我,我虽然爱钱,可一分一毫都是我辛苦赚来的良心钱。”

突然,她好像神力大增,猛地推开他的拥抱,“我本来就不想再带兰姐出来摆地摊,既然你担心我虐待你老妈,那你现在就接她回去。”她忿忿说着,拉住他往车子走去。

“小不点,别这样,我道歉。”

简槐 立定不动,没料到这小女人的脾气这么火爆,“我只是觉得让你不赚钱又得多花钱,实在说不过去……”

“停,少啰唆。”她很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解释,“你想让兰姐留在我这,就闭口少提钱,要不别怪我翻脸赶人。”

“好,不提。”

简槐 也不是说怕她,只是拿她的直脾气有些没辙。

“我叫简槐 ,拜托别再叫我大胡子。”他递了张名片给她,“这是我的专线和手机号码,如果你还是非得出来工作,请务必通知我。”

“你准备像今天一样,偷偷在暗地里保护兰姐?”

他笑笑不置可否,“那我们就此说定,我母亲就麻烦你了。”

“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兰姐的,你要不要顺便护送我们回家呀?”

“可以吗?”这回他可变聪明了,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把问题丢还给她。

“当然可以。”她笑得有些贼地自顾自走开,“不过要看你有没有本事跟得上我的车,又不被兰姐发现喽!”

他目送她远去的背影,对看起来平凡的她又多了几分兴趣。

尾声第十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九章尾声第十章第六章尾声第二章尾声第八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九章尾声第六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一章尾声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尾声第六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八章尾声第十章第五章第一章尾声第七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一章尾声尾声
尾声第十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九章尾声第十章第六章尾声第二章尾声第八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九章尾声第六章第十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一章尾声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尾声第六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八章尾声第十章第五章第一章尾声第七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一章尾声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