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想在台北热闹非凡的东区找到一个停车位,除了运气要好以外,实在没有其他方法,因为东区有限的停车场大多时候连想付费都一位难求。

简槐钧很幸运在米琪甜心的店面旁找到停车位,对照从弟弟那里讨来的位址确定无误,才提着甄筱琪交代他的大提袋走入店内。

听到门上风铃响,程萦立刻放下做了一半的衣服走出工作室迎上前去,准备接待客人。";欢迎光......临......";

";萦......";简槐钧惊喜万分,抛下提袋快步冲向她。

程萦大吃一惊,轻快的欢迎词在看清来客时慌张得说不清楚,脸色陡然惨白,反身往工作室跑去,把自己锁在里面。

";萦萦开门......";他快步跟到门前,差点被猛地阖上的门板撞伤高挺的鼻梁。

程萦背靠着门滑坐在地,双手紧紧捂住耳朵,想要隔绝门外急切的呼唤和门板的被撞击声。

";萦萦你开门,为什么躲我?";

满心惊喜的简槐钧像突然被整桶冷水迎头浇下,显得莫名其妙的狼狈。

";萦萦快开门好不好?";他执着地对着门内喊着。

";你走,我不要见到你,你快点走。";她隔着门板赶人,声音模糊地传出门外。

";不走,不弄清楚我绝对不走。";

他还是执意敲打着门板,不明白她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奇怪。当年她突然失去踪影,没有交代只字片语,数年来消息全无;如今无意中重逢,她却像见鬼似的避他如毒蛇猛兽,她到底怎么了?

越来越重的敲门声像急促隆隆作响的大鼓,敲击着她痛苦的心弦,";没有什么好说的,你走......";

她屈起双脚,整颗头躲入双腿中,双手紧紧抱着脑袋,试图把门外的一切全当做没听到。

";萦萦,请你开门好不好,你有什么心事告诉我,让我为你分担,这些年我从来没有放弃找你,你可知我找你找得好苦呀!";简槐钧不死心地贴在门上轻声诉说着,希望能打动一向心软的她。

";不要,不要说了,我求求你,你走,快点走......";

程萦执拗地吼着,害怕自己会屈服在他的细语相劝之下,脑海里浮起昔日两人相亲甜蜜的记忆,辛酸无奈霎时将她淹没,忍不住的眼泪凝聚渗出眼眶,无言的哭泣湿了整片脸颊。

";萦,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你不要我?我们曾经那么的契合,那么相知相惜,你怎么能狠心丢下一切......";

";别说了,求求你饶了我吧!";她终于忍不住爆发出哭泣的悲呜,哀凄地痛哭出声。

";萦,别哭了,你开门好不好,让我进去看看你,你知道你的哭声让我的心有多痛哪!";

他着急地拍打着房门,急切地想安慰她,偏偏门板那方只传来阵阵哀伤的哭声,让他的心揪得发疼。

";如果你再不开门,就不要怪我要破门而入了。";他既心疼又生气,气极了她固执不讲理的脑袋,不可理喻。

但她依旧沉默不理,这磨尽了他的好脾气,被漠视的冷落燃起他隐藏的爆烈脾性,他沉声低吼警告,";离开门,我不想误伤你。";

";你不可以!你走,不要理我,就当做从来没有遇到我。";她用沙哑的声音哀哀说着,希冀能说动他放弃。

";不可能,你知道我做不到,除非你开门,否则就离远一点,今夜我一定要见到你,当面说个清楚。";

门里门外,两个固执的人各自坚持着谁也不退一步,压根没有听到大门上的风铃声响。

这时简槐钧等不到程萦的回应,索性举起脚用力踹向门板,薄薄的木板门用力晃了晃,差一点被踹破。

";喂,你搞什么鬼呀?";甄筱琪一进门就被这";砰";一声的重击声吓到,赶忙抢过叶玫兰一步冲向工作室。

";老大?";叶玫兰惊讶地看着向来温和斯文的大儿子,居然做出这么粗暴野蛮的动作。

正好赶上简槐钧要再次踹门的甄筱琪,神勇地拉住他,";你疯了呀,干么踹门,萦人呢?";她四下看看,不见程萦的踪影。

";儿子,有话好说。";叶玫兰拍拍满面铁青的简槐钧,再看看紧闭的门,心里已经有几分的明白。

";妈,你真的在这里?";简槐钧看到叶玫兰总算冷静了一点。

";干么,你难道以为我被萦绑架呀,登门这样欺负人家?";

";妈,是她欺负你儿子,她......";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样跟母亲解释才好。

";她是你无缘的女朋友。";叶玫兰笑着把他拉离开那道岌岌可危的木板门,撇头跟甄筱琪使了个眼色,让她安抚门里的程萦。

";老妈,你?";他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乖乖地被拉到前头店面去。

";萦你开门,是我啦!";

甄筱琪实在好奇,明明程萦早就认识简槐钧,干么还要躲起来不见他,弄得两个人隔门大战,差点演出全武行。

";筱琪,你叫兰姐把他带回家,让他永远都不要来找我。";程萦依然不开门,只是呜咽地说着。

";ㄟ,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被那个可恶的大个子欺负,我去跟兰姐说,要她好好教训教训儿子。";她坏心地故意测试她对简槐钧的关心程度。

";筱琪不要,你只要把他们请回家去,让他离我越远越好。";程萦马上急切地阻止,";是我对不起他,不是他的错。";

";那你还不出来跟他说清楚?";

";说不清楚的。";她为难地道,";反正都是我的错,你只要帮我把他劝回去,要不然我只好......";

";只好怎样,难道你还想继续逃?";她索性也在门外席地而坐,";台湾就这么大,他如果有心,你能躲哪去?何况米琪甜心正上轨道,你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你愿意一直过着躲躲藏藏的生活吗?";

";可是你个大头鬼啦!";甄筱琪个性直爽,说话更是冲动,看不过去,听不顺耳,应话就很呛,";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这家店开在这,又不可能说搬就搬,你还想躲哪里去?今天劝走他,他明天搞不好天没亮就杵在门口等你,你还能怎样。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为什么不乾脆阿莎力点,当面跟他说清楚。";

程萦支支吾吾不知道该应什么好,筱琪说的她都懂,可是说清楚......如果真的能够说清楚,她还用这么难过的躲他吗?

";随便你啦!反正我又不能拿刀押着你非开门见他不可,你自个好好想想吧!";

她倒也性格,劝没两句就丢下她不管,自顾自地走开,留下她在工作室里迳自挣扎。

";筱琪,你别走呀!";程萦急急叫着,门外却已寂静无声,她难过地把头窝在膝盖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样,肯开门了吗?";简槐钧看到甄筱琪马上抓着她追问。

";不肯,她要我请兰姐带你回家,而且离她越远越好。";

";该死,我非去把门给拆了不可。";他听得又生气起来,甩开甄筱琪就往工作室走去。

";拜托,你冷静点。";

甄筱琪辛苦地拉着他,实在弄不懂明明是个一派斯文温和的人,怎么性子这么急躁火爆?

";兰姐,你赶快劝劝他啦!";她几乎被简槐钧拖着跑,赶紧冲着只顾整理大提袋内衣服的叶玫兰求救。

";老大,你这是干什么?";

没人注意到店门上的风铃又响,恰巧出现的简槐快步拉住简槐钧,把甄筱琪娇小的身躯和他分开。

";喂喂,你来得正好,快点把他拉住,他疯了,居然要去拆门,那门若弄坏了要赔一大笔钱耶!";

终归是为了钱,甄筱琪一见简槐高兴得像看到救星,全忘了日前才跟人家说过";老死不相往来";的交恶语。

";拆门?这是怎么回事?";他不解地看看紧张的甄筱琪,又瞧瞧表情紧绷态度异常的大哥,最后才瞥了眼一副置身事外、袖手旁观看戏模样的老妈。

";我的事你别管,你只要管好她就行了。";简槐钧把甄筱琪推入简槐怀里,闷声对他们说:";门拆了我负责赔,没你的事。";

";呵呵......好呀!";甄筱琪故意风凉地大声说,好像刻意要让房间里的程萦听见,";那你乾脆拿个上千万出来,我把这家店和那个别扭女人一起卖给你,看你是要‘煎‘要‘煮‘都随便你啦!";

";儿子呀,老妈支持你,一千万下聘不但有个乖媳妇,还帮萦找了棵摇钱树,很划算哟!";

叶玫兰在一旁笑着附和,完全没有门当户对的狭隘陋观。

";兰姐,万岁!";

甄筱琪听得很兴奋,一把拨开简槐的手跑到她的身边,";你不嫌弃萦是个没家世背景的穷孤儿吗?";

";傻丫头,我们家的钱有他们两兄弟赚就太多了,还要那么多财势做什么?";

";兰姐,你骗我们喔!";

她突然发现叶玫兰虽然看起来一点也不精明能干,却也绝对不是她们想像的那般迷糊。

";小丫头胡说,兰姐哪有骗你。";叶玫兰宠溺地拍拍她,笑得很开心。

";老妈,你别瞎起哄,萦萦连见都不肯见我,还论什么婚嫁。";简槐钧懊恼地抹过额头撩乱头发,";老二,把妈请回去,还有你那个女人也一起带走,不要留在这里搅局。";

说罢,他便不再理人,转身往紧闭门扉的工作室走去。

";喂喂,大个子,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你居然还敢嫌我搅局?";

甄筱琪很不服气,正想冲上去找他理论,却叫简槐长臂一捞搂进怀里。

";别闹他,你没看见他心情很差吗,你就别和他计较。";

他抱着她看向旁边的叶玫兰,";老妈,你也麻烦她俩两个多月,想不想回家了?";

";儿子,我......";她露出失望的表情,还来不及说什么,甄筱琪已经先发制人,用手肘顶顶他的小腹,很不爽地抗议着。

";ㄟ,大胡子你怎么这样说,我们很喜欢兰姐,一点也不觉得她是麻烦,才不舍得让她走呢!";她辛苦地仰起头想瞪他一眼,偏偏自己的身材实在太娇小,三十几公分的差距让她完全没辙。

";你怎么还叫我老妈兰姐,你存心占我便宜?";他似真似假地也抗议起来。

";嗤,各交各的懂不懂,何况兰姐又没说不可以。";

她不以为然地顶顶他,拉开他的一双长臂,跑过去帮叶玫兰整理还没挂起来的衣服,一面还挑衅地横他一眼,";谁让你没遗传到兰姐的花容月貌,而且没事干么留着满脸的大胡子真难看,我看一定没人相信你是兰姐的儿子。";

叶玫兰看着儿子有口难辩的样子,不但在一旁偷笑,还故意落井下石,";老二,我说你不要留胡子比较好看,你就是不听,这下被笑了吧。";

";老妈你别提了,连你也帮着笑我,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他埋怨且无奈地对他老妈摇头,心里真给呕到极点,居然当面被笑丑,他悻悻然看着甄筱琪,";小不点,我要真的长得跟我老妈一个模样,你以为能看吗?";

甄筱琪认真地看看叶玫兰的长相,再比对简槐高挺轩昂的身材,脑海里浮现一个不搭调的画面让她忍不住爆笑出来。

";哈哈哈,你......";她笑着在简家母子的脸上左右逡巡,一发不可收拾。

";笑什么?";他黑着脸拍拍差点笑岔气的她,";有这么好笑吗?";

";呃!我在想像兰姐的脸长在你的身上的样子,越想就越忍不住想笑嘛!";

她老实地对他说,一面说一面还大笑不停,如果不是背上他的手劲越使越大力,她还没发现自已踩到他的痛处。

";喂、喂,大胡子,别谋杀我呀!";

她赶忙身子一低,滑溜地逃出他大掌的势力范围,";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笑你的。";她谄媚地对他笑笑,";其实仔细瞧瞧你的络腮胡也还满性格的。";

";哼,口蜜腹剑。";

他哭笑不得对她摇头,他还从没碰过有女人像她一样率直,先是把人惹火了,才又笑嘻嘻地把人捧笑。";好了,我们要走了吗?";

";等一下,你先坐一下,我们马上就好。";

她赶忙继续把简槐钧送回来的衣服挂好,她发现每一件衣服上都有缌萦的标签挂牌,加上缌萦真品专属的保证卡,连售价都标在挂牌上,她仔细一瞧,上面的数字正是兰姐坚持要卖的价格。

她不由疑惑地看一眼叶玫兰,怀疑他们跟这个品牌也太熟了吧?!熟到短短几天时间事情就能毫无异议地办好。

";琪琪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叶玫兰看她一副探索的眼神,关心地拍拍她问着。

";兰姐,你为什么这么笃定缌萦的老板会肯答应你的要求呢!";

";傻丫头,你还不懂吗?";她笑笑地指向靠在工作室门外和门里固执女人比耐心的简槐钧,";亏你这么聪明,这点小事也想不到呀?";

";碍...";她脑筋一转,突然眼睛放亮,恍然大悟地笑说:";原来他就是缌萦的老板,咦?萦、缌萦,顾名思义就是思念萦嘛!";

接着她斜了叶玫兰一眼,";兰姐,你好坏,为什么不跟我明说,害我担心死了。";

";丫头,是你们自己不信,怎好怪我呢!何况我刚开始时也只是猜测而已,所以才让你交代槐钧自己送回来。";

";喔--兰姐偷偷帮儿子相媳妇喔!";

";小丫头别乱说,老大是个死性子,除非是他认定的,要不然谁说都没有用。";

叶玫兰看一眼在工作室外面痴痴等待的大儿子摇摇头,拉着甄筱琪走向二儿子。

";兰姐,简总裁知不知道你其实是很精明的呢?";

她很好奇地问着,听简槐说过叶玫兰几次轰动的走失史,让她原本觉得她好像真的是个被呵护得太周全的迷糊小女人,可是现在看看好像全然不是这回事哟!

";啥,精明?";她马上又露出那个惹人怜爱的小迷糊招牌表情,";我吗?人家什么也不知道啦!";

";妈呀!";甄筱琪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被耍得团团转犹不自知,还配合得很高兴,不甘心大叫一声,冲到简槐的面前,";喂喂,大胡子你老妈还你,你赶紧把她带回去吧!";

";老妈,你就别再捉弄小不点了。";

他抬头看向一脸茫然的叶玫兰,有些无奈地说:";不是每一个人都像老爸和老大那么粗线条和漫不经心,任由你玩得高兴还不会疑心。";

";儿子ㄟ,人家哪有?";她以一种被欺负的难过眼神看他们,好像被冤枉很深似的。

甄筱琪见她一副委屈莫名的样子,明知不是真的,心里还是很自动泛起不舍得的感觉,随即又冲上前安慰她,";兰姐,没事没事,我不赶你走,你别难过。";

她埋怨地瞥了一眼简槐,很是怪他不该对叶玫兰说重话,却忘了那是因为自己向他抗议的关系。

他无辜又无奈地撇过头,正好迎上叶玫兰得意的眼神,深感无力地笑了。

当他们都劝不动简槐钧离开米琪甜心,甄筱琪只好留下他在店里陪程萦,迳自让店面打烊休息。

本来照旧要把叶玫兰带回老公寓,想不到她突然说愿意回家,而且坚持要搭粉红色福斯T4回去,甄筱琪虽然有点舍不得,还是改变路线先送她。

简槐二话不说,把他的三菱Challenger进口车丢在米琪甜心附近的停车位上,陪着她们搭可笑的卡通车回家。

将叶玫兰平安送到家,甄筱琪原本不想踏入简家的亿万豪宅,但是热情的叶玫兰却拉着她的手不放,非要她上楼和她老公见面。

简铭豪一看到亲亲老婆回来,兴奋地抱着她不放,激动的情绪根本顾不得其他无关紧要的人事物。

夫妻相见的火热场面,让屋子里的温度猛升好几度,简槐自是习以为常不为所动,但是头一回见着的甄筱琪可非常别扭,她呐呐地说了声";再见,有空再来坐......";红着脸转身就往屋外跑。

";嘿,跑这么快做什么?";

在玄关外的电梯门前,简槐赶上她,看着她红通通的脸颊,发现原来她还是个纯纯小女人。

";没事不走干么,难道还留下来看戏呀,我才没那么不识趣。";她瞄他个白眼,好像怪他故意害她出糗。

";其实习惯就好,他们两个真的很恩爱,绝不输给年轻的我们,何况我老爸已经两个月没见到我妈,自然比平常更热情。";

";你明知道会有这种状况,刚刚为什么不阻止兰姐拉我上楼?";她依旧不悦地埋怨着。

";看在我妈愿意回来的份上,我哪敢违背她的意思,万一她又闹脾气要走,你不头疼吗?";

他很聪明的把责任往外推,实际上却是要她感受一下他们简家的爱妻传统。

";算了,都是你的话,不理你了。";

电梯门开启,甄筱琪迳自走入,正要按关门键,简槐竟然跟着踏入。

";你进来干么?不至于还要送我到停车场吧?几时这么多礼了?";

";我是要回去取车。";看她一直闪躲他的视线,他有意无意地越靠越近,说话的气息几乎直扑上她的脸颊。

她不想理他,电梯门一开马上匆匆往外跑,太匆忙的结果反而被停车场地上的减速片绊到,差点迎面和地面Kiss。

";小心......";他眼明手快地伸手一搂将她抱住,免去她一场小祸事。

";有没有怎样?";他关心地把她转个面,上下仔细打量一遍。

";破了一个大洞。";她拧起眉喃喃嘟嚷着。

";在哪!我看看,不是没有摔到吗?";他有些紧张地想拉高她的长裤。

甄筱琪拉住他的手,不好意思地对他道:";面子啦!真是丢脸。";

";没事就好,下回拜托你不要这么毛躁,我会被你吓死。";他松手将她放开,故意数落她,可是冷硬的声音里尽是关心。

";知道啦!";她不服气地瞪着他反驳,";只要你不跟着我,我都没事,你八成是我的灾星。";

";胡说,我绝对是你的福星,你看每次我在你身旁,你不是都化险为夷吗?";

他玩笑地和她唱反调,故意逗得她眉挑鼻翘,满脸气嘟嘟。

";呒人象恁架呢‘大面神‘啦!干(简)先生。";她生气地用台语喊他,偏偏他那个姓用台语念还真是不好听。

他哭笑不得地对她皱眉,走近她的车,帮她打开驾驶座让她上车,才走回客座自己开门上车。

";你跟上来干什么?";

";顺路去取我的车呀!";

他皮皮地弯身趴在她身上帮她扣安全带,回身再扣上自己的安全带,测试她会不会因为这个亲密接触,和他大动干戈。";你总不会要我走路去忠孝东路吧?";

";你可以叫计程车。";她生气地撇撇嘴,闷声说着。

";何必呢?给计程车赚不如给你赚,你开价好了。";

她生气地送他两粒白眼球,默不搭腔地油门一踩,迳自开车走了。

哈哈!简槐心里有种得意的快感,他越来越懂得怎样逗得她冒火,又让她拿他莫可奈何。他坏心地在一旁偷笑,尽情欣赏她变化多端的表情。

第八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四章尾声第五章尾声第十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五章尾声尾声第十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四章尾声第五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一章尾声第四章第五章第九章尾声第四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九章尾声第八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尾声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尾声第一章尾声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尾声尾声第九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九章尾声第四章第一章
第八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四章尾声第五章尾声第十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五章尾声尾声第十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四章尾声第五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一章尾声第四章第五章第九章尾声第四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九章尾声第八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尾声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尾声第一章尾声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九章尾声尾声第九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九章尾声第四章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