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辞别归程

不知觉的, 已经飞到了流光泛彩的星星河上空,晚霞,已经浓妆艳抹晕红了整片西天空。河水金红色的波光粼粼。

沿河而下, 又想起了雨时曾经憧憬的笑着说过:“星星河下游的美丽胡蝶谷中聚集了一个深潭, 听说, 真命相属的恋人在那里共同看到彩虹的话, 就会得到幸福。”

也许, 他们会在将来,同来;

也许,他们曾在过去, 来过。

静的山谷,百花绽放的甜蜜, 彩蝶纷飞, 细雨过后, 洗涤的不然尘凡的清灵。

湖面光线斜斜照耀,绚丽的虹色如梦。

风中, 有浓绿或是浅黄和殷红的落叶飘零。

我们相识在风花扬舞的季节,那份朦胧的心动,旖旎梦境般的感情……如今花期已末,才知道,原来落花是一种美丽, 却同时也是一种淡淡哀伤的无奈。

出神的望着河面, 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 踩在草上, 衣料磨娑着很好听。

不用回头也可知是谁。“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自以为是,自作多情, 我以为是好心的帮忙姐妹们,结果闹到现在这样的结局,我以为……原来自己更是像个小丑一样,胡乱闹腾了这么久,到底在干什么……”

微感无力的靠树抱膝坐了,下巴搁在腿上,“我真不知道来这里是对,还是错,如果我从来没来过……”

如果我没有来过,平安,就那么顺其自然的死去,芳儿香巧还在府中做丫鬟,不必想什么爱恨情仇,每天只要做好手上的事,就很开心。

小白小魏在园中学武得成,出来历练,作两个少侠,然后回去继承家业,娶妻生子。

星源……还在药园,纯净的世界,可以继续做他得呆子牛,没有烦心的事,偶尔背着他的老爹偷学些武艺。至少,他也不必要守护他的公主,背负死卫的命运。

而我,也许长眠,也许,会轮回转世,忘了从前的一切,开始新生。

星源也在我身旁蹲下身,我最喜欢见他的黑色衣摆如水一样,落满地,铺得一片温柔。

突然看到他递来的小木人,“可是你已经来了,就别走……我喜欢平安,尤其是开心快乐的平安……不想失去她。”

我惊讶的侧头看去,黑色的眼眸,依旧是夜幕一样的深沉,大海一样的广阔。

微闪的光芒,如繁星那般摄人心魄,也如同海中漩涡,让人深陷。

一瞬间涌上心头的是灭顶的感动与震憾。星源能说出这样的话,需要多大的勇气……伸手触到那精巧可爱的小木人,感到如同那声音一般的些微颤抖。

清雅秀丽的宫装衣饰,笑容却是俏皮淘气的。紧紧攥在手心,捂在怀里,弯了弯嘴角,这是我平日的笑容吗?

仰头看天,只因觉得眼中水气渐重,我怕它凝成珠串掉落。

心里却是一片空白,从没想过的场景,要怎么应对……

远处的水面,传来水妖宝宝们的嬉闹声,看来他们都很有觉悟,没有偷听什么,就是不知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拍水声越渐响彻,潭水本如镜,如今却不时击起了一股股高浪,失力消散时,雾气满空。

夕阳终于在落下前,将最后一缕余晖投射而来,我见到了,满空缤纷错杂的七彩天虹……

侧头看,是星源也同样安静祥和的侧脸,专注的眼神也在看那,光影折射,虹彩变幻。

=====================================

“香巧一早就搭了商队的马车走了,不过倒是可以放心,项公子也同她一路回了东泽,有他照应应该没有问题。”芳儿拉起了正我在被子中,睡到日上三竿的我,淡淡笑道。

“哦。”点头,留在这里,更是痛苦,不如回去,不见了,心也就没那么痛了。“我也决定明天就走了。”

芳儿看我,轻轻一叹:“我要在这里继续训练我们方家的死士。等了很久了,应该快到时候了,温泽给的情报我都看了,汲昌堡,早已经在□□的控制下,灭我方家的,恐怕也就是□□。”

“自己保重,别冲动,不要冒然出手,记得提前联系我,□□的人,有很多秘术,防不胜防。”

“知道了!小平丫头!~”

我也笑着抱了下她,在一起这么久,终要分开。

午饭时,小魏来找,芳儿却已经去了琉璃厂下的基地,她想消失下去,谁又找得到。我看他还是委屈得一脸茫然不知状况,也不多嘴,只是吃饭。小魏急得跺脚就又出去了。

如今只剩我和白枫星源,吃得无味,饭后去看小蝶,她和小白一直闹着矛盾,偏偏她的好友千音还在白枫的剑中潜修,这让她更是郁闷。

雨时没有来,小蝶见我,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雨时是我的好妹妹,知道了她和宇文公子的婚事我也很震惊,而且,没想到她会那么爱她的表哥,我一直以为她只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丫头。”

我也笑着释然:“她能开心就好,我不会和宇文在一起的。”小蝶轻叹:“你们都是我的好姐妹,我哪个也不想见了伤心。她,也大了,如今亲事也定了,我想我也可以放心走了。果断日子,我会同芳儿一起去北方和皇城,帮她报仇,而且……也要见见那个负心的男人。”

在龙宫带了这么久,是真的有感情的。

下午和姑娘们一同又做了几个化妆品礼盒,准备带回东泽给姐姐和其他好姐妹的。又去学堂看了,小溪虽然舍不得我走,却是毕竟百年修行,洒脱的很,只是拍了我的肩膀笑道:“我会选择合适的人,来接任校长的,等到闲了,还是会找你玩的!送你的小蛇剑,可别丢了哦!”

孩子们的读书声,仿佛最干净的洗礼,哀伤,烦恼,统统不见了。

和女孩子们一起打了络子,画了好多的花样送给了大家,看她们都是兴奋欣喜的笑着说要绣了这个当毕业设计的作品!(几:都是平安在学堂中灌输的现代名词。)

回了龙宫,已经是晚上,月色当空。

才翻墙回了后院,就见白枫正坐在房顶喝着酒。他一向是很自制的人,除了谈生意应酬,过节偶尔少喝点娱乐,只有心情很不好时,才会如此这般的海饮。

又是十几坛码在房顶,我笑着落到他身边,也盘腿坐了,抱酒喝起来,今天我也有理由了!失恋啊!多么伟大的事!

白枫自顾悠悠说道:“我知道,你们可能都在怨我。我也不在乎,其实,我也是想了很久才下的这个决定。从前我一直以为,只要好好待她,给她一个名分,永远不离不弃,便不算辜负。

可是她并不快乐,也许因为,我一直都不爱她……如今,听说项公子很倾心她,我查了那个公子的背景和为人,是个很不错的人,至少比我更能给她幸福,不如,还她自由。

王小姐,我已经见过了,是个很聪明精明的人,她要的只是联姻的利益,和少夫人的身份,我们是合作,谁也不亏欠谁……”

我安静的喝着酒,听他自己慢慢说着。

又空了一个酒坛,随手换了一个满的,拍拍他的肩笑道:“至少我不怪你,甚至要感谢你。如果不爱她还娶她,只会误了她一辈子的幸福,长痛不如短痛嘛!而且……从前我自以为聪明,管得太多了,现在……我不再多管闲事了,只是尊重你们的选择。

无论怎样,我们大家都是最好的朋友!”

然后就是安静的猛灌着酒,都没再说话,可是白枫的表情却好看很多,果然理解万岁!有了不快憋在心里总是不行的,说出来,才能畅快。

月夜星空如同昨日,那一次他醉了,这一次,我同醉。

“一路顺风。”脑中晕晕的,分不清是他的话还是风。为了体会眩晕的感觉,我特意没有用灵力护着,只求真实的一醉。

“我会常来玩的。”胡乱应了声,摆摆手就跳下了房顶,好在轻巧的没什么闪失。不过脚下轻飘飘,走起路来,总觉得天晕地转的,真好玩,很刺激啊,不由嘀咕着:“云霄飞车,海盗船?”

白枫落在我身边,扶了我,淡笑道:“真难得你也会醉了。”

“嘲笑我……”愤愤推开他。

却被他紧抓了手腕,我歪头看他,眨眨眼,月下白衣的少年,还是一如初见的儒雅秀逸。模糊的看不清他眼中神色,只觉得似有言语。

半晌,他松了手,叹道:“以后自己小心,还是别喝醉了,一副迷糊相。”

我摸了门进去前,回首,他还站在月下,风中衣发微微拂动,静默的看着我,给人一种很落寞的感觉。

我一边梦游般摸回自己的房间,一边暗自惋惜。

但凡选择了权势与利益,也注定了要与孤独为舞的,小白……

=====================================

总算没事了,清虹带了水妖宝宝们出去四处打探消息,观测局势去了,对于□□,他还是很上心,谨慎应对的,真是个好妖怪。只留了个小水妖给我当水镜,以作联系之用。

我和星源只雇了辆马车上路。省钱没要车夫……其实主要是不喜欢再多个外人。颠簸的行进着,豆豆窝在我腿上睡着,最近它一直是每天起码睡十八个小时以上,醒了又多半时间要用来吃东西……我真的怀疑我在养小猪。

靠了车子侧壁,发呆出神,那天对星源的话,我是装傻充愣的没有回应。

真是孬种,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到底有多深。我只知道,我会心疼他,也会因他而开心,更是本来离开宇文的伤痛,因为有他陪在身边也感觉舒服很多。

从前,对他的感情我从未留心注意过,如今知道了才发现,不知何时起,他看向我的目光中,充满了压抑的深情和无奈的挣扎。

也才明白,他隐忍忧郁的神色,不是按照我说的装出来,而是无法克制的内心呈现。想想我的无心言语行为,岂不是伤了他的心很多回?!

正走神发呆,忽然急行的马车一顿,我可怜的脑袋立马和前面的车壁来了个亲密接触。

“咚”的撞击声,显然让星源很紧张,跳下前面驾车的座,绕道了车后打了帘子歉意的问道“平安,那个,没受伤吧,刚才看到一只小兔子从前面跑过,我……”

摆摆手,扶着脑袋苦笑:“没事,新手驾车能有这个水准,我已经很满意了。”

抬头才看出,他眼中有些恍然和失落的神色,想起我们现在还是有些尴尬微妙的气氛,我干笑了下:“有点口渴啊,附近有没有溪水。”

“我去看看。”人影立即闪开,飞身上树,向远处寻去。

强烈鄙视我自己……这是什么破烂理由,我的储物空间里,各色美酒和饮料,应有尽有。

下了车,看着远山轮廓,碧草连天,只对这远处树影发呆,心里翻转的念头不断。

很快,黑色的身影又从远处回来。欣喜的浅笑,眼眸中明亮的暖色,仿佛永远眼中只你一人的凝视……心口有些微微的疼。

接了他递来的小竹筒。“林尽头就有一条小溪沿石而下,水很清澈。”

就到口边浅浅尝了一口,很甘甜清爽。可是看他……赶了大半天的车,我们两个车里车外的都在发呆,没有吃过东西也没有河水……干涩的唇,突然感到心酸。

没有忍住,低头,一滴泪珠刚好落在了竹筒中那狭小的水面,涟漪一片。

“平安?”星源惊慌不知所措,我抬头间忽觉轻松,原来只有左摇右摆时最绝痛苦,真的下了决定,竟然是如此轻松。

“星源……”我瞧着他,缓缓问道:“要是你老爹不许我们在一起,你愿不愿意跟我私奔?”这一次,我不想留下遗憾,不想辜负不论是我的还是他的真心。更不想,因为自己的犹豫踌躇弄不清自己的感受而再错过。

至少心中明了的是,一直以为我是独自前行,他们只是顺路的伙伴,如今才明白,对于他的陪伴我竟然已经习以为常,有他在身边就像呼吸样自然。捉弄他,聊天谈笑……孤寂时,不自觉的我会转身向他,寻找一丝安慰。

如果,今天没有他人仍自身边支持,我真不知道,我怎么面对现在的这份独自回程,不同来时热闹轻狂的孤独,怎么独自承受这份强烈的反差。

“我是平安的守护之星……永远,也不会离开。”被他紧紧拥在怀里,欣喜的发抖的声音,在耳边清晰而过。

温暖安心,阳光与青草的味道,眯眼靠在他的肩上,今天很放纵自己让泪不止的留,究竟时为了现在的感动还是,强忍的昨日旧帐。

等到泪痕拭干,过去,已经永远成了过去。

我清清嗓子,对天大喊大笑,原来遭遇了感情,连我,也会变得如此混乱迷茫,方寸乱,不比心更乱,这样的软弱……

现在,就让我轻松的作回自己吧。

=====================================

【星源】

老实说了吧,这个故事的男主已经定了是星源了,

因为目前来讲,平安要的是安心踏实,可以完全掌握,不需要耗费心思去彼此猜测,可以永远 陪在身边的人。

谁说男主一定要最为出色呢?难道就不许俺们一个厉害的女猪,圈养个听话的小美男……当然星源还不至于落魄至此,只是,他就像一个影子,陪在女主身边,形影相随,不离不弃。

爱情有很多种,有的不在乎朝朝暮暮,

也有的,恨不得和心爱的人一刻也不分开。

占有欲很强的平宝宝,是希望可以完全拥有对方,这样也许会毁了对方,

却,也是一种爱的方式……

现实中自不会有这样甘心情愿的男人,只要在小说里YY啦~

12.赐幸27.善钢58.魔鬼特训(上)23.踏青19.报复2.醒来9.治病87.错乱90.结束42.养颜秘方81.筹建戏班5.伊豆2.醒来15.改变87.错乱55.潜引出水35.序曲20.牵涉34.决定1.序75.辞别归程54.御座火鸟24.剑魂26.重生89.争战36.寒月山庄34.决定15.改变16.武斗32.水鬼13.出府72.神隐现世27.善钢40.39 下30.开张6.神偷38.鬼屋幽魂82.风起云涌12.赐幸33.朋友58.魔鬼特训(上)56.机缘巧合52.山腹密地82.风起云涌21.可儿30.开张14.星源35.序曲73.水逝花落27.善钢69.灵魔相斗11.革新25.汝瑶22.祈天20.牵涉19.报复22.祈天86.死劫14.星源32.水鬼30.开张54.御座火鸟7.盗药62.狐妖寻子6.神偷13.出府11.革新15.改变37.后勤基地84.暗夜波澜74.卷末语10.姐妹9.治病12.赐幸5.伊豆22.祈天20.牵涉78.皇城旧事31.旧事59.魔鬼训练(下)16.武斗13.出府1.序30.开张10.姐妹64.赛场争锋9.治病76.姐妹归属26.重生17.元宵54.御座火鸟32.水鬼40.39 下28.合作66.险中诉情89.争战2.醒来32.水鬼
12.赐幸27.善钢58.魔鬼特训(上)23.踏青19.报复2.醒来9.治病87.错乱90.结束42.养颜秘方81.筹建戏班5.伊豆2.醒来15.改变87.错乱55.潜引出水35.序曲20.牵涉34.决定1.序75.辞别归程54.御座火鸟24.剑魂26.重生89.争战36.寒月山庄34.决定15.改变16.武斗32.水鬼13.出府72.神隐现世27.善钢40.39 下30.开张6.神偷38.鬼屋幽魂82.风起云涌12.赐幸33.朋友58.魔鬼特训(上)56.机缘巧合52.山腹密地82.风起云涌21.可儿30.开张14.星源35.序曲73.水逝花落27.善钢69.灵魔相斗11.革新25.汝瑶22.祈天20.牵涉19.报复22.祈天86.死劫14.星源32.水鬼30.开张54.御座火鸟7.盗药62.狐妖寻子6.神偷13.出府11.革新15.改变37.后勤基地84.暗夜波澜74.卷末语10.姐妹9.治病12.赐幸5.伊豆22.祈天20.牵涉78.皇城旧事31.旧事59.魔鬼训练(下)16.武斗13.出府1.序30.开张10.姐妹64.赛场争锋9.治病76.姐妹归属26.重生17.元宵54.御座火鸟32.水鬼40.39 下28.合作66.险中诉情89.争战2.醒来32.水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