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风起云涌

礼花鞭炮喜庆的响声传遍整条街巷, 十几个少年少女在刚刚修建完成的戏院大门前含笑引领着不停前来的客人。

的给这些焦急又有些兴奋期待的观众们发放着门票。

第一次营业表演,自然是优惠得不能再优惠了,不但门票只十个铜板一位, 而且今日可是大放血的各种酒饮茶酿, 小吃零食全部免费, 里面有自助食品屋, 摆放罗满了竹筒制的厅装各种饮料今天随大家拿去。

“曲目有什么西游记的大闹天宫, 还有一个短剧牡丹亭,最后是异域舞蹈……真是够新鲜的,从来没听过!这些年什么戏不是看了头就知道尾, 我都能演了,今天倒要去看看这个木子剧院能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正排队的两位客人正低声交谈, 不时拿起手里彩色的宣传单——水妖们特别印制, 有好几种版本的, 有的是说的今日优惠政策,有的是介绍简单的戏剧情节, 有的是些美丽的剧照……等待的额观众们倒也不寂寞,相互传看手中不同的印刷传单,有的感叹好运来白吃白喝,有的期待着里面离奇的剧情,有的则不屑的指点说什么还是传统的戏剧最是精粹, 这在胡乱弄什么, 倒要去看看人们怎么骂场……

=======================================

戏院是最为特别的建筑, 当初兰秀才在祖传院子里改造的这个戏院戏台, 几乎花了他所有的家传积累。三层的正房楼阁, 占地面积很广,一层是满满的精简沙发——没错, 是特别定制的锦缎包裹的沙发!旁边都有一个很精巧的曲木托起的小平台,是供客人们放水饮等物的,也因此整个大厅中,只有齐齐的几十排沙发,省去了桌子倒是多了不少容人的位置。

二层,是些雅阁,环绕一圈,香帘垂珠,里面有小几软塌薰香锦画,这里的位子今天都是发给特邀嘉宾的,主要是城中一些有名的文人或是喜欢点评戏曲的学士。

三层边缘是牢固的两层扶手,是些站票观众的观赏处,最为便宜,只是要看大家谁能挤到前面。

正中,贯穿了整个三层的,便是巨大的戏台,如今布置了山景,居然还有水幕流下,和仿佛就在眼前的云雾缭绕。

所有的观众几乎一见到这个绝非凡俗的剧场就已经先惊喜得不敢置信。满场上千人几乎没有什么嘈杂,人们安静在背后绣着自己票上座位号的座位上坐好,就都欣喜得看着戏台,当然手里都抱了不少方才外面去争抢领到的免费消遣食品。如今正满脸惊叹的品尝。

星源在帘后看了外面的观众几乎已经坐满,笑着拍拍几个围在他身边,正伸了脑袋瞧着外面,微微紧张的小戏子。“还在这里偷瞧,一会就是你们出场了,还不找猴王去?!”

小戏子们都是毛绒绒的小猴子装扮,后面的尾巴随着他们嘻笑转身跑开不停摇摆,外面台上,猛然黑暗起来,那是负责灯光的工作人员落下了黑色的垂布窗帘,挡了光线,人们意外的尖叫声才响起来,上百盏彩灯就从台上一盏盏亮到了台下众人头顶,仿佛火花燃烧般无声的扩散,这可是几十只小火焰虫训练了好几次达到的燃灯效果。

台上,云山雾水,越渐梦幻。突然正中的一块巨石,荧光环绕,彩光冲天……

这边光中惊叫声连连,台上水妖们兴奋的千变万幻,孕育着里面猴王的诞生,后台几个兴奋满眼放光的年长戏子——如今木子剧院的培训老师和现场监督,指挥着工作人员们,各类调皮的小猴子们准备道具,灯光,还有星源也不闲着,指挥募集来帮忙的灵兽小精魄们,该谁谁谁表演……

热闹一片。

――――――――――――――――――――――――――――――――――

后院却是清幽雅静,我丢下笔,伸个懒腰,把新写好的最后一段我记得的红楼梦的内容给了兰秀才,他正看着之前的故事痴痴入迷……

真是,见了才知道,这家伙整个一个工作狂,这一个月来,几乎每天就睡三四的小时,我只能给个简单的故事概要,他却已经看得兴奋异常,唯一遗憾的无法表现的一些现场效果也被我全部承包下来了。而他的事,则是将这些我给的故事概要,改成精致的剧本,给我们的戏子老师们拿去研究着编排新剧,他当然是从来都要亲临看看效果如何,再做改动。

“姑娘!这回,这回,我们木子算是扬名了!!!那些个贵宾们,听递茶水的小二们说,全都看得目瞪口呆,直拍了桌子叫好!刚才大闹天宫落幕时,观众们都激动的大叫太好看了,尤其听说了这是连续的故事,后面还有不同内容,大家疯狂的说什么现在就要买票了……”大领班兴奋的进来报告,居然连平日十分严肃认真的他也会如这般激动得手舞足蹈。

兰秀才却根本不理,只一心沉入剧本,他说他追求得是什么艺术,不是为了那些个满身铜臭味的人的认可,反正我们在正式演出前的彩排,他已经见识过合成效果了,别说观众,就是自己演的人,都已经痴迷沉醉的不敢相信。

我笑笑:“过了这免费的一天,票价你看着涨,也别太过,我要的是名声,不在乎进帐。无论如何,我们定要赢他个皇城第一戏班的称号。”

“姑娘是想要,参加一个月后的皇后寿宴?”领班眼中闪过一阵激动。

我笑着道:“那最好。”

拂袖起身走出房门,兰秀才那块木头估计不到天黑快饿晕是不会从故事里走出来的。

如今的背景音乐是凄怨哀婉,演到牡丹亭了哦,我拢了衣服,跳到梁上查看,古色古香华美的布景,素衣雅致的小姐正邻桌而画……虽然那个真的是男人扮的,不过真的是纤弱水嫩,我见尤怜哪!

一阵揪心的咳嗽,真丝手帕上如同梅花般染上了殷红,最后一滴泪落在了画布上,水色的光华闪过,本来空白的画布上迅速的印染上了小姐的倩影,这才无风自飞起来,飘在观众眼前展开,妖娆美丽的如从真人一般灵动,人们不由发出赞叹声——这可是我家水妖宝宝们新练的招式,人物肖像速写~看大家看了画后那样激动的表情,估计我就是带了宝宝们到街头摆摊画像,也能赚发达了!

等到人们目光转回到小姐身上时,她早已经魂去人亡。然后是悲切的葬礼守灵,台下也是安静一片,直到最后,书生在亭下拾了画,小姐从画中于一片彩光中走出,台下很多本来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姑娘们,如今都是喜极而泣,欣喜的赞叹拍手……

我看着效果还不错,最后嘛……出场的可是我亲自训练的劲歌热舞啊!这是我们戏院最特色的,有女子参演,这里所有的人选都是兰秀才亲自挑来的,这几个小姑娘都是些穷人家卖了去青楼的,他看着辛酸,挑了几个还算灵巧的出来,做我们的舞伎。

台上重又陷入黑暗一片,显然经过前两场戏,大家都已经开始期待这最后一场异域之舞了。

砰砰几声轻响连续,戏台的周围,跳动的火焰一盏盏亮起,大幕飞速拉开时,台上布景是诡异的锦绣,灯盏,垂绸,装饰图案都是些暗色的蛇怪等等,伏在地上的十几个身影,随着雄厚的鼓声有节奏的扭摆着起身,台下一片哗然。她们华丽绚烂的舞衣都是才过膝盖,样式奇特的锦衣和流苏。

上身裸露的雪白手臂,下身细长晶莹的秀腿,那是少女特有的娇羞柔嫩,在焰火下当真是活色生香。随接乐音节奏渐快曲调渐强,少女们的姿态越渐狂野,猛烈,台下观众都是看得震惊异常。

筝声急,笛声越,琵琶铿锵有力……我尽其所能的选取了古代乐器中最为接近现代摇滚感觉的乐器,如今演奏出来效果倒是非常的令人满意。

猛地乐音一停,婉转有着印度感觉的笛声如同触手般一点点搔进众人心中,第一次听的人自然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少女们妖娆的身姿也在烛火忽明忽暗间舞动得如蛇般缓慢却更觉狂野……

我笑着暗赞,这群小姑娘悟性极好,其实我跳得都没她们这般有滋味,真是出乎意料。突然想起星源,我小心顺着房梁在柱后滑下,正提了裙子要跑到后台,突然感到一丝视线打探,惊讶得回头看去。这个时候还能分心来观察到漆黑一片的剧场中我的行踪……很厉害的人啊……而且很熟悉得感觉,打个冷颤,希望不是。溜之大吉。

看着星源正打发着刚刚演出完的小猴子们,大家拉着他要出去,说是什么河边捉水行虫……星源如今整个成了少年组组长了,也亏他有耐心,好心在那解释要控制着这边满屋子乱飞不安份等待出场的灵兽们。

我暗笑,自己也够无聊,正猜测着他有没有看舞蹈,哼哼,看看外面那些个男人流口水的样子,他要敢也那样,我不扒了他的皮~好在他倒是还算自觉,在这边只偶尔看几眼,调控着时间,指挥灵兽。

“平安姐姐!”小孩子们一见我就都扑了上来,我嘻笑的拨开,“一身猴毛,怎么还不脱戏服?!”

大家吵嚷着什么多好玩啊!才不脱呢,要穿到晚上睡觉。

我招招手,取了一袋子彩糖,小孩子最好哄,有吃的,能打滚出二里地!侧头跟看热闹的星源道:“你陪他们出去玩吧,灵兽们交给我好了。”

星源这才点头,笑着招呼着欢呼的孩子们离开……我淡淡笑着,如果不是外面如今乱的很,现在这样的生活其实真的很好的……

所有什么打扫结算之类的活,自然跟我没关系,我向来是用人不疑,完全放权,这样自己轻松。

晚上从厨房出来,把新制的点心拿食盒装好,便又摸到了皇宫。

谨妃最近也知道了我的规律,每天都是打发了老嬷嬷独自在屋中等我,一个月,她的毒倒是去了个七七八八,也不知道神智好了没,记忆怎样了,只是知道现在她比从前安静许多,每次见我都是眼中欣喜的含笑。

“旖儿!”推了窗子翻进去,谨妃笑着和了窗,打量着我,道:“都说了来回跑来跑去的不方便,你却偏偏每晚都要来……”我嘻嘻一笑,拉她坐了,自己在她身边腻着,“娘,您看看这个,是我新作的糕点哦~尝尝怎么样,不过晚上可不能多吃,剩下的留着明天吧。”最近最爱的就是靠着她,有时闲聊,有时什么也不说也觉得温馨,原来妈妈和姐姐的感觉完全不同啊!妈妈就像是海,可以完全包容自己一般的感觉,安心幸福……

我正欣喜喂着她看她吃得津津有味,忽然听到外面有声响,忙让她假装熟睡躺回床上。外面的脚步声渐进,一个是沉稳轻捷另一个是急促紧张。我也闪身进了小衣柜。

“娘娘最近身体怎样了?”

“回皇上,娘娘最近不只精神好了许多,竟然身体也大好,气色极佳!恭喜圣上了!也许不久娘娘的病就可以痊愈呢!只是,娘娘总是惦记着您和小公主……对了,最近奇怪的很,娘娘似乎也很少再同老奴提起小公主,从前她总是到处的寻……”

“前阵子送来的药,难道是那些药有效了?”那声音欣喜起来。

老嬷嬷欣慰的笑道:“恐怕是了!皇上,娘娘都是洪福齐天之一,想来娘娘这病是有救了!”

我听得讶异,竟然是皇上吗?!他不是都把谨妃打入冷宫了,还来看什么?!而且,听他的声音十分清新平和,不似传言中那样的昏庸和纵声酒色的软弱无能啊。

只听的一声叹息,门外脚步声似乎在门前盘桓游移了一会,终于还是止了,似乎只是轻轻将手放在了门上,却没有开门的轻声道:“只要再有一段时间……这些年委屈谨儿了。”便不再迟疑的又离开,我出来,瞧见谨妃已经坐起了身,脸上滑下泪来,拉了我的手轻声哭道: “我知道他这些年也很不容易,可恨我竟然帮不上他……”

我没出声,只是紧紧抱了她安慰,“娘……”不管她已经想起了多少,大好了没有,既然她自己不肯说,我也不会问。晚上别了妈妈,我想想还是探访着找了去,刚才已经派了水妖宝宝跟踪了过去。

虽然知道可能有点风险,可是,他的灵力似乎没有太子那样厉害!

晚上,皇上通常都是在承德殿休息,据说每晚都是召了很多舞伎歌女,却不喜传召妃子们。

奇怪的是,我到了却没听到什么乐音歌舞,正想难道今晚换地方了,却突然听到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陛下,您整日在这承德殿中不肯管理朝政,听说岳阳殿的折子都罗了几桌子……”

“爱妃费心了,朝中军政都有爱卿们辅佐,文有宰相武有将军,朕有何好担心?朕最近可是得了一位高人的指点,还相赠了宝石一块,说是龙神穴中之物,得之者若是能完全吸收好了,也许可以延年益寿……”

“陛下!……好歹,那丞相前几日提议的南方灵宫之事还有新近驸马的调升令……”

“呵呵,这些个小事情急什么,再有一个月可就是爱妃的寿辰了,怎么也要好好举办,普天同庆,你快看看这些个人的歌舞还不错的,这可是朕亲自培训的,爱妃的面子可是大得很呢!”

我边听着他们的说话,便靠近,如今从殿外,融了窗纸瞧去,地上跪了满殿绫罗锦缎彩衣的歌舞宫女,乐师们也都颤抖的在侧面跪了,上殿的皇椅上,一身明黄色龙袍的中年男人,当真是俊逸华贵,只是,脸上的神色有些无所谓的放纵,手中举了杯子,闲散看着下面。

正中的锦毯上站着一个风华绝代的美艳女子,看她头上辉煌的凤冠,该是那个什么稀皇后了,只是神色间极为倨傲,殊无恭敬。

她身边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眉目间两人倒是相似,只是这个人的形体略显丰腴,当真是雪白凝脂,不愧是当年皇城中有名的美女公主,轩辕红脂……也就是小蝶的那个负心的未婚夫迎娶了的公主吧,真是,新仇旧恨一起了啊!

“父皇~您就疼疼儿臣吧,听说前些日,禁卫军统领受了重伤,如今只能离职,驸马一直都是个没实权的文官,不如就把这个空缺赐了他好不好?”我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原来,撒娇竟然是这样的……回头我也跟我娘试试去,呵呵~

皇上似乎毫不在意,一边指挥着:“都起来,继续奏乐,让皇后和公主都听听,评点评点,不满意了,早作修改。”然后才皱眉思索了一会,突然笑道:“朕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前几日护国将军来的时候,确有提起,不过,朕当时似乎答应了他,让他的一个什么弟妹的三叔的二儿子来担任,你看看,这个,领舞的一个,可就是将军那日赠予朕的,说他跑遍了几省才选来的一个要给皇后庆生……”

我好心情的看他们下面虚情假意的继续演戏,没想到皇帝也挺有意思,尤其最后见皇后和公主离开时,那个菜脸色,我心情好的差点吹口哨~看方才皇帝去探望谨妃时的情形,估计他是心中深爱着我老妈啊!你们还是远点站吧!

……虽然我不喜欢这里,可是谨妃是不会离开的了,唯一能帮她的,也许就是希望有天,她能重新回到皇帝身边吧……

看着殿中鼓乐舞起,皇帝品了口酒,微微一笑,我突然心中发毛,想起了曾经莲儿对我整人前笑容的评价……如今见了翻版才知果然贴切!

―――――――――――――――――――――――――――――――――――――

心里想着,看来宫里果然乱七八遭得很哪!脚下却是不闲着往回飞行,忽然在巷子里又感到了熟悉的波动,是这几天常遇到的□□的人,我已经顺手解决过了不少,可是真是杀不胜杀啊!顽强的很,前面死去了,后面补上来,□□到底有多少教众可以如此挥霍呢,我倒要看看!

点脚踏树改了方向赶去,果然,红色锦衣,恩,该是比较高级的教众了,应该有一定的职位,最奇怪的是一队五六人,往日最多两人一队出来猎血,也不知道他们要那么多的人血有什么用,我也逮过几个审问,看来是真的不知道,只说是上面交待的。

今天这几个没准知道,我跟着去,奇怪的是这几人并没有对人下手的样子,只是匆匆赶路,突然在一个府邸停下,翻墙而入。

我看着灯笼上飞舞的大字“驸马府”……冤家路窄。前几天星源可是受了一次上,他说是追查着几个人到了驸马府,被暗器所伤。我当时也来查看过,没什么嫌疑的。

哼了一声,跟着翻身进去,借了黑色的夜行衣,直接运了功力,轻飘飘的纵身到了一颗大树上,放眼往下去,果然几人小心翼翼在院中察看,直到很久过去确认没有外人,也没人跟踪才走到了水塘假山边,触动机关下去。

哦,秘道,正犹豫要不要下去,突然门又开了,几人已经出来,手里是一些木盒。其中一个人似乎很沉不住气,紧张问道:“三哥,你说,这阵子才炼制了十几盒血凝,圣姑,会不会发怒……”

其他几人也犹豫的走着。一个阴厉的嗓音响起:“圣姑她又何尝不知道最近城中来了很多武林同盟的人,我们圣教已经损失了很多人手。我们坛下的几百个小子如今只剩一半了,真他妈的窝囊,等到教主炼制好了赤血丹,给兄弟们都吃了,提升了功力,就不信还会这么任人宰割……”

说话间,已经走到墙边:“快点,今晚要去交血凝给圣姑,错过了时辰,小心你们几个皮!”

看着几人鱼贯而出,我也悠然落下,正琢磨着要去洞中看看还是追着他们,突然觉得不对,身后竟然也落了人下来,居然还有人跟踪!条件反射的回手出招,灵气丝缠绕过去,一股柔和的灵力皆了去轻易化解,我正惊叹,抓了毒粉就打算撒,突然觉得灵力熟悉,瞬间定住,止了手,回身一看,“星源!怎么你也在这?”

他苦笑一下,“我是跟着他们一同来的,还好你认出我了,灵气丝我倒是挡得住,那个毒粉……”看他瞧着我从袖中放下的手,我嘿嘿一笑,幸好……

“他们的血凝,似乎就是用收集的人血制的,而且是要用来炼制提升功力的药,今天还是先阻止他们。”我和星源两个追随着跟去,看他黑夜中安静的轻轻飘飞,安静沉稳的点头应了,我笑了下,看来最近轻功长进挺快,都跟得上我了。

立马又加速,笑道,“看你能跟多久?”便迅疾拉开了距离,还不忘回手耀武扬威,星源后面拼命的跟着,早看到了前面到林中等待的几人,不过,似乎遇到了麻烦,好像是被武林同盟得人给围住了,我也干脆飞过,先不理,继续竞技比赛。

星源看来也知道我的想法,微一停顿看了眼林中众人,便又跟着追过来,我只是绕着那边林地兜圈子,看他是拼命的一点点接近,终于到了第五圈时支持不住,估计是灵气不足了。

我笑着停了,让他在远处运功,玉精塞到他手里,自己则站在他身边,手搭凉棚看远处的热闹,哦呦,打起来了!显然哪几个□□个人对十几个已经不敌。

正想没事收工,突然听到一阵铃声,耳熟,那个小魔女?!

果然不错,灵动的身影飞近,才只穿越而过,就听了几个人的惨叫声,我皱眉,瞧着,身手果然快!

“圣姑!”几人欣喜的叫道。

少女却是清冷的哼道:“没用的废物,这几个人都搞不定,若是血凝有损,你们几个的命也抵不过!”

随手又是召了暗器攻去,看来她的陀螺果然是要一对多时才显出优越,十几个人还真是近身不得。突然一颗橙色的信号弹升空,是武林同盟的人求援了。

少女冷哼一声,逼退了众人,只拿陀螺卷起了地上的木盒,直接飞走,留下几个下属死活不管……果然□□的人都很有个性,尔雅也是一样的,不管底下人怎样……

我想了想,召了两个水妖宝宝护着星源,自己追了去,远远看到她急着赶路,后面飘荡着几个盒子,嘻嘻,活动靶子!当下运了灵气弹去,盒子都悄无声息的碎裂了,总算在我打算了结最后一个的时候她猛地察觉回身,看到几个盒子的血凝都散落了一滴,化成摊摊血水,脸色青得诡异。

我无辜耸肩,免费让她参观得了,摸了个弓出来,一只雀羽箭运了灵气,彩光盈然的射去,她急忙躲开,可是我邪恶的控了箭绕着方向直取盒子,最后一个装了血凝的盒子在她眼前散裂,“欺人太甚!”她不忿叫道。

我收弓微笑:“留了这个东西天晓得你们用来做什么用,还是毁了的放心!”摆手离开,任务完成。不管后面的人怎么咬牙切齿,目射万箭。

回去才觉得不对,星源一直入定未醒,我小心查看,他体内的灵力在疯狂涌动重新排布中,竟然,是要突破到第三层境界了!~一时又是欣喜又是暗叫大意,三只小水妖都给我化了白云,让它们小心的托起了星源,先回家要紧!留着被人打扰了,死个百回都不够!

40.39 下64.赛场争锋77.【番外】星源篇37.后勤基地1.序25.汝瑶70.公子到来65.细思斟酌18.天缎41.缎雀楼行78.皇城旧事35.序曲61.洪家兄弟89.争战25.汝瑶47.中秋月夜(中)42.养颜秘方11.革新66.险中诉情59.魔鬼训练(下)5.伊豆3.平安18.天缎7.盗药28.合作82.风起云涌26.重生34.决定72.神隐现世2.醒来17.元宵8.回门70.公子到来45.再遇蛇妖34.决定12.赐幸3.平安82.风起云涌81.筹建戏班19.报复19.报复36.寒月山庄89.争战28.合作38.鬼屋幽魂82.风起云涌60.英雄会始86.死劫62.狐妖寻子80.母女相见61.洪家兄弟32.水鬼23.踏青75.辞别归程79.【公告】13.出府86.死劫86.死劫31.旧事6.神偷69.灵魔相斗89.争战15.改变73.水逝花落55.潜引出水63.决战前夕35.序曲87.错乱26.重生89.争战67.东南灾患76.姐妹归属66.险中诉情43.龙宫开业35.序曲10.姐妹88.寿典34.决定59.魔鬼训练(下)24.剑魂32.水鬼42.养颜秘方45.再遇蛇妖33.朋友32.水鬼6.神偷66.险中诉情30.开张2.醒来46.中秋月夜(上)17.元宵11.革新69.灵魔相斗43.龙宫开业34.决定65.细思斟酌79.【公告】38.鬼屋幽魂
40.39 下64.赛场争锋77.【番外】星源篇37.后勤基地1.序25.汝瑶70.公子到来65.细思斟酌18.天缎41.缎雀楼行78.皇城旧事35.序曲61.洪家兄弟89.争战25.汝瑶47.中秋月夜(中)42.养颜秘方11.革新66.险中诉情59.魔鬼训练(下)5.伊豆3.平安18.天缎7.盗药28.合作82.风起云涌26.重生34.决定72.神隐现世2.醒来17.元宵8.回门70.公子到来45.再遇蛇妖34.决定12.赐幸3.平安82.风起云涌81.筹建戏班19.报复19.报复36.寒月山庄89.争战28.合作38.鬼屋幽魂82.风起云涌60.英雄会始86.死劫62.狐妖寻子80.母女相见61.洪家兄弟32.水鬼23.踏青75.辞别归程79.【公告】13.出府86.死劫86.死劫31.旧事6.神偷69.灵魔相斗89.争战15.改变73.水逝花落55.潜引出水63.决战前夕35.序曲87.错乱26.重生89.争战67.东南灾患76.姐妹归属66.险中诉情43.龙宫开业35.序曲10.姐妹88.寿典34.决定59.魔鬼训练(下)24.剑魂32.水鬼42.养颜秘方45.再遇蛇妖33.朋友32.水鬼6.神偷66.险中诉情30.开张2.醒来46.中秋月夜(上)17.元宵11.革新69.灵魔相斗43.龙宫开业34.决定65.细思斟酌79.【公告】38.鬼屋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