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 32 章

又过了半月, 我已经能熟练的掌握文王府中的情报系统。虽然文王从一开始并不要我插手政治方面的事情,但是对于情报隐卫的事情还是很放任我接手的。我问吴先生为什么,他说我戾气太重, 很难玩转政治里需要的中庸之道。我默然, 看自己双手上的伤口, 这是事实。

这些日子, 整个京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世代为官的李家家主, 从一品大员李如虹,被人参奏。那些理由全是我一手编造,不用听也知道是什么。可王府的情报系统那么完美, 呈上来的纸页满满的都是我所捏造出来的罪名。

李如虹被审讯的过程我不知道,那些天我整夜的睡不好, 一睡着就是梦见李家后院的竹林, 还有在那竹林里游荡着的李笙。他的脸很模糊, 总是站在离我很远的位置。我在梦中觉得歉疚,想要走近他, 却怎么都隔了万丈。

我只知道后来的结果。李家的金字塔在这一次随着李如虹而瓦解。势力分崩离析,又不少投靠了文王。我看着那么名单,觉得好笑,也坚定了我的想法,你看这个世界有什么大不了, 这么多的人, 贪生怕死, 贪恋权势。

李家仅存的权势极力保全李如虹, 又因为证据不足, 所以他的性命无虞。只是被贬到了岭南做一个小小的知县。岭南苦寒,李如虹又被削减了爵位, 这一去,倒有些有去无回的味道。整个李府被查封。主仆百人,全部另谋出路。我听说这一切都仰仗于文王在朝堂上的力保。因为我对文王说了,雪地里的小恩小惠最让人铭记,今后要驾驭那些势力,总是要做做样子,何况,这样,也可以洗清我们自己的嫌疑。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只有这些。

事情跟我想象中一样的落幕。说好不滋生愧疚的,可那些丝丝缕缕还是缠绕在心底,不时冒出来掐住我的咽喉,让人觉得呼吸困难,心中沉重。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安慰自己,说还好,还好,至少李笙没有受到影响。他早年就已入宫,作为太子伴读,极受宫中各位贵人宠幸。也早已是太子那边的人了。不管怎样,他都被保护了下来。仍然可以锦衣玉食,前程无忧。

而边疆,我朝大军却不敌历城国的雄兵狂骑,连连败退。我想起魏青问作为监军还在边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死在敌人铁蹄之下。他那样精明的人,跑到边疆去避祸,却没有料到那里并不比京城平静吧。人算总不如天算。又或者他有着他的打算,我一直都看不透他,是因为不了解他的身世背景,还是因为我站得不够高?

日子是流水,尽量让自己忙起来,就不必每日看那落日西沉、月满星空了哦。独自一人是孤单,孤单可以忍受,却经不起拿来咀嚼。

朝中的局势已经明了。以前站在太子那一边的李家瓦解,而同时与太子亲近的老臣梁守会边关失守,权势下跌。以文王为依托的二皇子一边显然增进了实力。文王走路都多了几分腰背的笔直程度,心计再深沉的人都会在这样好的局势面前掩饰不住欣喜。我不知道魏青问在这场争斗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只是觉得文王一切都太顺利了,这样下去,他难免会动不臣的心思。到时候又是怎样的光景。

历城国与我朝的战争算是正式白热化,两兵交接,局势大是不好。一直以为西域的人不过是些蛮人,没想到除了骁勇善战,谋略战术皆属上品。而我朝久享安乐,老将梁守会带去的属兵还停留在以前的功绩上面,根本不敌,反而一再败逃,遭了别人耻笑。圣上龙颜大怒,即日召回监军魏青问,又临阵换将换兵。派去了文王旗下的一只精锐军队,十万人,由着文王亲信,也是他家嫡亲侄子,文尽忠率领。

我是查了一下文尽忠这个人的,他确实是个忠心耿耿的人,只是这对象并不是当今圣上。而是文王。我正觉得上面这步棋走得太鲁莽,完全是看着二皇子的势力大涨,却传来一个相当惊人的消息。毫无作战的经验、年仅弱冠的李笙被派往了前线。太子亲勋翊卫郎将,一个五品下阶的官员。说是官员,却是要上前线作战的。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正在掀茶盖的手疲软无力。就见那画着烟雾山水的名贵茶具“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裂成了几片。我觉得心痛,这个贵啊,而且模样那样精巧,我一直喜欢得紧,如今就这样碎了,堪堪的让人难受。

人一难受就不想干活。我放下那一屋子纷乱的事情,向着吴先生告了假,就巴巴的回了屋子。

我这个屋子的朝向很好,阳光充足,四壁生辉。屋子里的装饰用度全都散发出名贵的气息。条几文案上放着我临摹的字帖,字迹早已刚硬挺拔,却仍是缺少一股子风骨。我大概就是个不成器的了。哪里像李笙,那样小小的年纪,长得似白玉通透,练起字来眼也不抬,架势十足。只是在寂寞无助的时候才会从眼底流露出那一点点的孤单,更让人觉得心疼。我记起陪着他的那些日子。看他沉默着别扭着,一点点被生活暖和。可现在他的幸福好像被我亲手葬送。

我抱住脑袋,让自己不要想,不要想。可心里还惦记着自己摔碎的茶杯盖,那个心痛啊。事情为什么总不能十全十美。

正发呆,有人通报,说外面有人找我。我茫然,实在不记得在这个世界中谁还与我有所牵连。问来人作为打扮。回说是个年纪很青的丫头,只是手中抱着个年幼的孩子。我愈加茫然,还是说见了,让人将她们请到后院去。

我想我前世一定是个猥琐的人,不然为何总喜欢那些边角地方,总觉得更安全,更舒服。远远瞧见一个下人打扮的少女,梳着四喜头,正轻柔的哄着怀中的小孩子。那小孩子看起来就是粉粉的一团,不停的在少女怀中乱拱。我看着少女觉得眼熟,走近了仔细一瞧,才想起这不是蔚芳吗?

蔚芳也瞧见了我,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嘴唇微微颤抖,也不知道想要说什么。我颇尴尬,瞧着她的模样,脸色憔悴,看来这李家一垮掉,她还没找到下家。再看她怀中的婴孩儿,小小年纪倒是生得眉清目秀,此刻正皱着眉,使劲儿揉弄着蔚芳的衣襟,这一大一小在秋风中显得单薄无助,生生让人生出怜惜之感。

“柳姑娘… …”看见我,蔚芳有些语不成调。我此刻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给她个微笑,伸手摸了摸她怀中的孩子。那孩子倒是不怕生,缠住我的手,拿到口中吸允,手指被他软软的口腔包裹,心中仿佛化出一股柔软的水来。“柳姑娘,求求你,收留我和小少爷吧。”蔚芳突的跪下,泪水涟涟。怀中的婴孩也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到,哭了起来,泪水像是珍珠,挂着他粉嫩的脸颊上。

我伸过手从蔚芳手中抱过那孩子,说好,如果你不害怕我薄情寡义的话,以后就跟着我吧。

事后听蔚芳交代,李家被封之后,投奔亲戚的、另谋出路的、偌大的一个府邸,很快就散了。而蔚芳在我走后就被派去服侍大夫人,这个孩子就是大夫人“领养”的那一个。我一边逗弄着眼前的小人儿,一边问蔚芳:“那大夫人呢?”“大夫人入尼姑庵。”蔚芳叹口气:“以前小少爷都是穿金带银,如今事到临头,都当他是包袱。我将他带回自己家里,爹爹嫌他累赘,要卖了他。可我实在离不得,才来求柳姑娘。”

我又问:“他有名字了吗?”蔚芳摇摇头:“在府中下人都称他为小少爷,连大夫人都是,从未称呼过他的名字。”我眯了眯眼,瞧着这个秀致的模样“那以后就唤他柳生玉吧,木生玉,质体光洁,愿他一生如此。”

生玉的名字难免女气,好在一切都随我的心。蔚芳见我喜欢这孩子,立刻喜笑颜开。我去向文王请示,说来了个亲戚投奔,希望可以让她们住进来。文王说这样的小事不必问他,自己做主就好。我倒是颇觉欣慰。

生玉才岁半,呀呀学语的年纪,只能模糊的喊娘亲。喜欢吃软糯香甜的糕点。每日,处理完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后,我总爱弄醒睡得迷糊的生玉,在他发怒或者大哭之前,用香甜的糕点引诱他。他圆溜溜的眼睛就会随着我手中的食物左右移动,一副谗样儿。小孩子就是这样,一点点的东西,就可以满足,哪里像是大人这样贪心。沟壑难平。

蔚芳以我的远房亲戚入住,倒不用做其他的杂事,每日只要打理我的饮食起居即可。她乐得轻松,本身又是个伶俐的人,倒是比我更讨府中的人喜欢。比如那个王府的管事,拨的用度中又许多是主子才能用的东西。果然,讨人喜欢的人走到哪里都一样,像我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是要被嫌弃的。

每日从我手中的过往的消息数不胜数,整理起来也是不厌其烦。好在我天生耐得住这样的枯燥,每条消息都筛选整理,把一些没有用的,重复的信息去掉。剩下的再呈报给文王过目。起初,他都会让吴先生在旁边瞧着,后来也渐渐放心,放手让我去查办。我有时候也会灰心,这个情报系统虽然庞大,却带不来什么实际的权力。不像吴先生,他参与的都是政治那边的,不管是用人,军队,都是可以随意小部分派遣的。我着实羡慕,也明白时候未到。

前线的消息也有传来,都被我一一阅读后放在一旁。说起来奇怪,我回来大半年,到今天都没有见到文瑞。我早知道他已经平安返京,也知道他虽然也被官降两级,罚了半年的俸禄,可是这些对他完全是不痛不痒,也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这样安静起来。

我回屋子去的时候腰背有隐隐的酸意。坐了半天,一直未曾走动。肚子有些饿,想起生玉微憨的睡脸,心中滋生出一股甜蜜感来。又是寒意袭人,我裹紧了衣衫,步子走得密集了些。小六子提着灯笼跟在后面,不停的打着呵欠。我接过他手中的灯笼:“夜也深了,你先下去睡吧,我自己回去。”小六子似乎有些不适应我突然的温柔语气,目瞪口呆的将灯笼递给我:“柳先生… …”我接过灯笼,想着,人生啊,有时候就是不公平,如果我一直是温柔的人,久了,大家就不会感觉到我的温柔。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哪样的结局才完美,我实在不知道。

“姑娘回来了。”看见我,蔚芳高兴的凑过来:“说起来巧,刚刚小少爷突然睁开了眼,四周提溜着瞧,我就估摸着这时候姑娘要回来了。”我被蔚芳的话说得心头一暖,解开披风,上前去抱床上那柔软的小人儿。圆圆的脑袋,圆圆的眼睛,看向我,抓住我耳边的几丝碎发轻轻吐露着言语。模模糊糊好像是娘亲二字,我又将他抱紧了一些。

蔚芳在耳边说:“柳姑娘,谢谢你。”我讪讪一笑:“你不用谢我的,我喜欢生玉,只是因为我喜欢。”再看她一眼,虽然我很不给面子,她的眼睛里还是满有笑意。生玉还在死拽着我的头发。长夜漫漫,倒也不觉得难熬了。

42.第 42 章18.第 18 章37.第 37 章38.第 38 章9.第 9 章34.第 34 章17.第 17 章13.第 13 章11.第 11 章8.第 8 章12.第 12 章38.第 38 章9.第 9 章23.第 23 章32.第 32 章41.第 41 章36.第 36 章12.第 12 章32.第 32 章11.第 11 章25.第 25 章14.第 14 章3.第 3 章37.第 37 章13.第 13 章13.第 13 章2.第 2 章42.第 42 章8.第 8 章40.第 40 章38.第 38 章3.第 3 章37.第 37 章16.第 16 章25.第 25 章45.第 45 章41.第 41 章29.第 29 章32.第 32 章5.第 5 章47.第 47 章16.第 16 章43.第 43 章17.第 17 章39.第 39 章28.第 28 章9.第 9 章9.第 9 章24.第 24 章40.第 40 章37.第 37 章48.魏青问45.第 45 章38.第 38 章32.第 32 章7.第 7 章40.第 40 章14.第 14 章43.第 43 章29.第 29 章48.魏青问25.第 25 章45.第 45 章9.第 9 章25.第 25 章22.第 22 章28.第 28 章41.第 41 章38.第 38 章12.第 12 章1.第 1 章36.第 36 章14.第 14 章15.第 15 章8.第 8 章9.第 9 章45.第 45 章32.第 32 章13.第 13 章2.第 2 章39.第 39 章45.第 45 章15.第 15 章7.第 7 章33.第 33 章31.第 31 章48.魏青问40.第 40 章15.第 15 章7.第 7 章8.第 8 章9.第 9 章21.第 21 章27.第 27 章31.第 31 章25.第 25 章
42.第 42 章18.第 18 章37.第 37 章38.第 38 章9.第 9 章34.第 34 章17.第 17 章13.第 13 章11.第 11 章8.第 8 章12.第 12 章38.第 38 章9.第 9 章23.第 23 章32.第 32 章41.第 41 章36.第 36 章12.第 12 章32.第 32 章11.第 11 章25.第 25 章14.第 14 章3.第 3 章37.第 37 章13.第 13 章13.第 13 章2.第 2 章42.第 42 章8.第 8 章40.第 40 章38.第 38 章3.第 3 章37.第 37 章16.第 16 章25.第 25 章45.第 45 章41.第 41 章29.第 29 章32.第 32 章5.第 5 章47.第 47 章16.第 16 章43.第 43 章17.第 17 章39.第 39 章28.第 28 章9.第 9 章9.第 9 章24.第 24 章40.第 40 章37.第 37 章48.魏青问45.第 45 章38.第 38 章32.第 32 章7.第 7 章40.第 40 章14.第 14 章43.第 43 章29.第 29 章48.魏青问25.第 25 章45.第 45 章9.第 9 章25.第 25 章22.第 22 章28.第 28 章41.第 41 章38.第 38 章12.第 12 章1.第 1 章36.第 36 章14.第 14 章15.第 15 章8.第 8 章9.第 9 章45.第 45 章32.第 32 章13.第 13 章2.第 2 章39.第 39 章45.第 45 章15.第 15 章7.第 7 章33.第 33 章31.第 31 章48.魏青问40.第 40 章15.第 15 章7.第 7 章8.第 8 章9.第 9 章21.第 21 章27.第 27 章31.第 31 章25.第 25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