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 43 章

我以为汹涌的责罚还要继续, 可是第二日,三婆过来,古怪的打量了我一会儿说, 上面吩咐, 让我不必再在外院做那些粗重的活儿, 而是进了内院, 伺候里面住的主子。

三婆一边说一边口气怪怪的:“你这不知道又是哪来的福气, 内院伺候的丫头都是十五六岁的,水灵灵的丫头,主子是看得起你, 你也要有些担当,不要像现在这样闷闷的, 看着就让人生气。”我越发苦笑, 勉强扯出笑容来。三婆喃喃:“哎, 别说,你笑起也算是清秀。去了内院可以注意些, 走动也不要随便,那都是些贵人住的地方,要是冲突了谁,受苦的是你自己。”我心想李笙还真是不放心我啊,把我调去内院, 恐怕是害怕我兴起逃走的念头吧。

内院的丫头房我就熟悉许多了, 只是物是人非, 周围的景象依旧, 却是些陌生的面孔。草草洗漱了一番, 换上统一的棉衫。对着铜镜看了看,我如今这萎靡的神色与渐老的姿容与当初何其相似, 只是当初是因为恨,如今是因为愧疚。

周围照例还有人指指点点,不过应该是都被交代过,并没有搭理我。除了吩咐我打扫庭院之外都离得我远远的。看着那些风华正茂,两三个一群的少女,我只觉自己的已经与她们相去甚远。相比起来,我更喜欢与三婆相处,或者我真的是个贱骨头,贱皮子罢。

我被分配者打扰一个出入于外院的庭院,四周都有衣着挺拔,不苟言笑的侍卫。整个空旷的地方由我一个人打扫整理,从早到晚。我是很满意这样的工作,既不算太累,也算不上闲。我怕我一闲下来就想东想西,想生玉什么的。

每日吃饭和休息的时间都是独自一人,没什么人理我,我也找不到人说话。孤独像是个绵绵的针,刺在我的心口上。钝钝的痛着。

同我一起居住的侍女同我讲了,上面吩咐,除了打扫的院子我是不能去其他地方的,要是被发现了,她们都会连同被责罚。说罢就当我是病毒一样的避开了。我一边叠着被子一边很是知足,每日能填饱肚子,能洗去身上的尘埃再入睡,我已经十分十分的满足,那边的侍女都凑做了一团,说着夜话。

我缩在自己的床上,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既不想要打扰别人,也不想要打扰自己似的。

烛光摇曳着,间或伴着少女的清脆声音和嬉笑声。这面是暗影涌动,那边是亮丽面容,隔了一层光线,却如隔了一个世界。李笙和她们都活在一个完好的,有无限未来的生活当中。

“对啊,我也看见那位夫人了,实在是清秀迷人啊,看起来和将军差不多大。”“对,对,将军每日都会去看她几次,听说她以前对将军家里有恩,将军可看重她了。”“哎,可惜了,我还以为将军… …”“你还以为将军什么?会看上你这个小妮子吗?”“哈哈… …”打闹声和嬉笑声阵阵,我是乏极,自顾自的睡了过去。

这样的日子实在说不上开心,可是被完全孤立的感觉也实在让人难以忍受。若是以前,凭借一股子恨意,我或许还能平复自己的心,可是现在多了对未来的期望,再将我陷入这样一种孤独的境地来,实在是很残忍。

自从那日以后我再也没见到过李笙,从别人的交谈中可以知道他现在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总是忙进忙出,听说现在时局虽稳却面对着新旧政党交替的时刻。忙着是着不了地的。我将院子里的落叶都扫做了一堆,又有宽大的梧桐叶落了下来,弯起腰捡了,起身的时候一阵头晕,头顶上的云天都在摇晃,我站了一会儿才稳住自己的身体,将扫帚搁在一旁,坐在廊檐下休息。

入秋时节,生玉能有三岁了吧。我昨年离开时他还窝在蔚芳的手臂上打着呵欠,小孩子最是喜新厌旧,他大概是忘记我了,忘记我了罢。心中想着添堵,眼泪就滋的一下流了出来,反正院子里只有我,只有老天看着我流泪,也不算太丢脸吧。

“喂,那边那个!”我还没来得及从那个难免太过文艺的情怀中回复过来,就有人叫我,是个同屋子住的丫头,平常有些懒散,也不知道现在叫我做什么。“去,把那边的飞戊小院打扫一下。”她吩咐道。“我…不是说我不能随便走动吗?”我疑惑的问。“叫你去就去拉,你干快点,一会儿再回来。吃晚饭的时候再回去。”她催促道。我明白过来,感情她是自己偷懒,想着我新来的不利用白不利用。我也无话可说,跟着她身后。

这院子比我刚刚打扫的要小上许多,布置雅致,像是个女子居住的。刚刚唤我的侍女催促我手脚快些,她自己则依在门框上打瞌睡。我无奈,埋头干起活来,想起这个院子以前是莫宁住的,她现在落得在淮河边上卖笑,却不愿意让李家的人知道,谁的自尊坚持起来,果真都执着得吓人。

重复机械的打扫动作,我的脑子里也暂时放空开来。只怕一回想往事,就觉得不值,一想起以后就觉得茫然,从前以后,都是我不愿意想起的。

“啊,李小姐,这大太阳天儿,你怎么出来?”靠着门框上的侍女突然高声招呼着,一把拉过我,将我推到身后。“呵,最近秋燥,我想去厨房做些东西给将军。”一个熟悉的声音,温婉的语气,我惊愕的抬起头来,蔚芳穿着一身上好的绫罗衣裳,桃红的织锦流水的云纹,鬓角斜斜的插着一只珠花。以前没有正经看过她,以为她只是个没长大的姑娘,现在突然看见,竟有些不敢认了。

“蔚芳…”我哆嗦着嘴,叫了出来,她转过头看到我,也是一愣。“李小姐的闺名都是你叫的吗?”站在我前面的侍女低呵一声,一把揪住我的手背,大概是害怕我冲突了贵人连累了她。我吃痛,抽回自己的手,上面已经青紫了一大片。大概是真的老了,还真是经不起折腾。

蔚芳大概还没有从见到我的错愕中反应过来,而一旁的侍女已经在催促推攘我离开。我此刻也管不了她暗里下的重手,只是盯着蔚芳问:“生玉呢,生玉呢?”一激动,心中的巨石崩塌,压得完全喘不过气来,眼前的昏花再次开始,再支持不住,问了蔚芳最后一句生玉在哪就不醒人事了。

“就是,就是,她还真是不知好歹,扭住李小姐问,模样凶神恶煞,当她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李小姐可是将军的人,真是皮厚。”“那后来呢?李小姐可有责怪你?”“那倒没有,李小姐一直在发呆,我就将她拖回来了,死沉死沉的,做这么个活儿都会昏倒,还真是不中用。”我醒来的时候半个胳膊还搭在床外,脑袋也斜斜的靠了一半载枕头上,听着这样的对话难免觉得烦恼,既然你都勉为其难将我拖了回来,为什么又不要将我好好安置一下呢,说不定我会更加感谢你。

我挪动一下身体,积压的疲乏又让我痛苦起来,想要压抑,却还是难免的出了声儿。那边的人听见了,窜了过来,看着我道:“哟,我们金贵的小姐总算是醒了,我看你是投错而来胎,今日你要是害我得罪了李小姐,看我怎么收拾你!”她恨声道,随便将手中的水盆弄斜,大部分都泼到了我的床榻之上。我本来就不厚的棉被,立刻被浸湿。

我坐在床榻之上看她,她挑着细细的眉毛,有着我没有的鲜活表情挑衅看我。瞬间的事情,我打落她手中的谁盆,将她的上半个身躯抵在桌边的矮柜上,她的脑袋重重的撞在了窗楞上,一屋子的人都停住而来,怔忪看着我们。

我扣住她的脖子,嘶哑着说:“我是欠李家的,却不欠你,下一次,我定会剁了你的爪子,你大可以试试。”

成功的看着她眼中流露出害怕的情绪来,我松开她,又恢复我平常的样子。我怎样也在文王府中练过骑射,对付几个女人还是可以的。捡起她掉落在地上的盆子放在水架子上。我披了件衣裳就出了门。

坐在门外的阶梯上,不用想也知道房间里面的人都在议论我,一定比刚才那些话更加不堪罢。我紧了紧衣服,今天的星空很迷人,就突然想起了魏青问。那日在绛红镇的民宅里,两人青涩而试探的恩爱。或者说是厮混,厮混了一整个夜晚,感受真切的拥抱和被爱,多么珍贵啊。

虽然我再不执着于他,可是还是无法忘记,在我生命里留下了深刻印记的人,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忘记呢?

“快,快,收拾一下跟我走,主子传你呢。”李管事气喘吁吁的说。我应了一声儿就去换衣服。蔚芳定是去找了李笙的吧,这下也好,即使生玉已经不记得我了,我还是想要见他一面,因为他曾带给我我那么希翼的温暖。

李笙住的还是老地方,绿叶香兰,摆放的位置都和原来相同,一切都熟悉得不得了,唯一不熟悉的是坐在我面前的人。蔚芳站在他旁边,眼睛里包着一泡水,看着我先是流了下来。我很羡慕她,可以在人前表露自己的软弱,我却做不到。原来就说过,我从来是个口是心非的姑娘。

“柳姑娘…”蔚芳先是出了声,音量凄切。我朝她点点头,表示我还好。李笙看了看我们俩,抿了一下唇。他如今变了这么多,唯一这个小动作没有改变。我勾起嘴角,朝他淡淡笑了一下。他偏了偏头,用相对平板的声音问道:“蔚芳说他当初带着小少爷离府,是你帮了她们?”问话很是见外和探寻,我很是讪讪,只好同样平淡的回答:“举手之劳而已。”“哼。”他转过头来看我:“你可是知道你有今天,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我默然,早知道他会这样想,真切听来倒也没有想象中的难受。

“大少爷,不是的,柳姑娘对我和小少爷可好了,她不是… …”“我知道。”李笙打断了蔚芳的话,语气很是温柔:“你先去休息吧,我还有些话要问她。”蔚芳含着泪应了,又看了我一眼才由着侍女搀扶着出去。

我急着问她生玉的情况,连忙出声阻止:“等等。”蔚芳停住脚步。“生玉呢,生玉去了哪?”“这,我… …”蔚芳还没有开口,李笙又说:“我告诉她吧,你下去吧。”

屋子里终于只剩下我与李笙两人,我对于他的羞辱已经习惯,也不会再像着月前那样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现在同我将蔚芳和生玉的事情讲了。原来当日我离开文王府后,蔚芳和生玉就被圈禁在了府中,也不能随意外出。好在我拜托过吴先生,他是很照顾生玉。后来文王倒台,府中的人都被牵连,说是要被派去做官奴,不知道吴先生是怎样说服了文王,竟然让他带着生玉出了府。而蔚芳则同其他的奴才连同文王被拘。在审讯叛国的罪名中,蔚芳身份不明,引起了李笙的注意,后来才知道蔚芳原来是李府的人,为了照顾生玉才委身在文王府中,李笙念她德厚仁义,就将她接回李府中,认做了妹妹。

“也就是说生玉现在跟着吴先生去向不明?”我急着问。李笙点点头:“我已经派人去找了,照蔚芳说那个吴先生也是个能人,应该不会让他受苦。”我一颗心终于松了下来。脚也开始发软,只能靠着门背上说:“这样就好,我再没牵挂,随便你如何折磨我了。”

11.第 11 章28.第 28 章43.第 43 章15.第 15 章16.第 16 章45.第 45 章7.第 7 章3.第 3 章8.第 8 章21.第 21 章36.第 36 章21.第 21 章43.第 43 章9.第 9 章8.第 8 章33.第 33 章24.第 24 章4.第 4 章32.第 32 章12.第 12 章37.第 37 章22.第 22 章27.第 27 章18.第 18 章24.第 24 章3.第 3 章34.第 34 章7.第 7 章17.第 17 章6.第 6 章33.第 33 章18.第 18 章16.第 16 章40.第 40 章38.第 38 章3.第 3 章14.第 14 章2.第 2 章22.第 22 章41.第 41 章22.第 22 章24.第 24 章5.第 5 章19.第 19 章23.第 23 章32.第 32 章3.第 3 章21.第 21 章11.第 11 章27.第 27 章41.第 41 章28.第 28 章47.第 47 章21.第 21 章3.第 3 章28.第 28 章36.第 36 章33.第 33 章31.第 31 章31.第 31 章8.第 8 章35.第 35 章33.第 33 章2.第 2 章39.第 39 章3.第 3 章35.第 35 章3.第 3 章48.魏青问34.第 34 章3.第 3 章35.第 35 章24.第 24 章9.第 9 章31.第 31 章35.第 35 章37.第 37 章37.第 37 章15.第 15 章28.第 28 章28.第 28 章25.第 25 章8.第 8 章43.第 43 章27.第 27 章18.第 18 章10.第 10 章13.第 13 章41.第 41 章7.第 7 章8.第 8 章7.第 7 章38.第 38 章19.第 19 章40.第 40 章40.第 40 章
11.第 11 章28.第 28 章43.第 43 章15.第 15 章16.第 16 章45.第 45 章7.第 7 章3.第 3 章8.第 8 章21.第 21 章36.第 36 章21.第 21 章43.第 43 章9.第 9 章8.第 8 章33.第 33 章24.第 24 章4.第 4 章32.第 32 章12.第 12 章37.第 37 章22.第 22 章27.第 27 章18.第 18 章24.第 24 章3.第 3 章34.第 34 章7.第 7 章17.第 17 章6.第 6 章33.第 33 章18.第 18 章16.第 16 章40.第 40 章38.第 38 章3.第 3 章14.第 14 章2.第 2 章22.第 22 章41.第 41 章22.第 22 章24.第 24 章5.第 5 章19.第 19 章23.第 23 章32.第 32 章3.第 3 章21.第 21 章11.第 11 章27.第 27 章41.第 41 章28.第 28 章47.第 47 章21.第 21 章3.第 3 章28.第 28 章36.第 36 章33.第 33 章31.第 31 章31.第 31 章8.第 8 章35.第 35 章33.第 33 章2.第 2 章39.第 39 章3.第 3 章35.第 35 章3.第 3 章48.魏青问34.第 34 章3.第 3 章35.第 35 章24.第 24 章9.第 9 章31.第 31 章35.第 35 章37.第 37 章37.第 37 章15.第 15 章28.第 28 章28.第 28 章25.第 25 章8.第 8 章43.第 43 章27.第 27 章18.第 18 章10.第 10 章13.第 13 章41.第 41 章7.第 7 章8.第 8 章7.第 7 章38.第 38 章19.第 19 章40.第 40 章40.第 40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