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一天上学,向朝阳再一次被轩辕家的气派给吓得傻眼。

一早,一辆黑色宾士车就等在前廊外,说是要载轩辕海昕和她一起到学校。

“不……不用了!”一个转学生第一天就用这么嚣张的方式去学校,那她日后在新学校怎么混下去?根据她以往的经验,无论到哪里最好都行事低调,这样才能打进陌生团体,迅速适应环境。

此外,她对轩辕家的过分礼遇多少有点不安。

“别客气了,朝阳,维扬中学离这里很远,而且我们家离公车站有一大段路,很不方便的。”轩辕海昕热情地打开车门,要她上车。

“这不太好吧……”她仍然迟疑着,老实说,以前她住过再富有的家也都和主人划清界线,公私分得比她母亲还清楚。

“没关系啦,我好不容易有个伴,你就当陪陪我吧!”轩辕海昕放下身段央求。

“但是……啊!”她还想拒绝,就发现轩辕海昕脸色发白,然后痛苦地揪住胸口,吓得急忙扶住他。“你怎么了?没事吧?”她惊叫。

“怎么了?”向鸿玲从屋里奔出,关心道。

“海昕,又不舒服了吗?药有没有带在身上?”轩辕天旭冲出来,扶着弟弟的右肩,状似焦虑。

“我没事……”轩辕海昕猛地喘气,强颜欢笑。

“海昕怎么了?”向鸿玲也开始着急。

“我忘了向你们解释,向姨,海昕的心脏不太好,不能受太大的刺激……”轩辕天旭皱着眉头道。

“心脏?”向朝阳吃惊地看着轩辕海昕,难以置信。

这么年轻,心脏却有问题?怎么会有这种事?他看来明明那么健康无忧……“海昕的心脏不好?”向鸿玲同样惊愕,轩辕老爷并没提到这一点啊,这么一来,海昕的饮食就得全部改掉才行了。

“是的,所以要请朝阳在学校多照顾他,可以吗?”

轩辕天旭恳请的目光让人觉得若不答应他就是在造孽。

“当然,没问题,我会照顾他的。”同情的情绪如波涛在心中汹涌,向朝阳马上就觉得自己应负起这项工作。

和轩辕海昕的身体比起来,受人侧目又算得了什么?

“那就麻烦你了。”轩辕海昕虚弱地将全身重量压向她,嘴角扬起一抹谁也没发现的诡笑。

她连忙站稳,扶他坐进车内,自己也坐上车。

“妈,我们上学了。”她对着向鸿玲道。

“好好相处,海昕就靠你了。”向鸿玲挥挥手。

“朝阳,谢谢你。”轩辕天旭温柔地朝向朝阳一笑。

“这没什么。”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没发现兄弟俩迅速地交换了个邪恶的眼神。

车子就这样开往维扬中学,一路上向朝阳都专心地注意轩辕海昕的脸色,坦白说,她的压力不小,若轩辕海昕出了状况,她搞不好会先吓晕。

“别紧张,我的毛病通常都是一下子而已,不会死的。”轩辕海昕在肚里偷笑。

“你没去医院检查吗?”

“有啊,医生说先用药控制就可以了,但不能受太大的刺激。”他从口袋拿出一瓶药,吞下一粒。

看他吃药像家常便饭,她忽然觉得难过。

有什么事会比健康更重要呢?没有好的身体,一切梦想都是空谈,像他这样才十八岁的少年,未来的路想必更艰难了。

啊,他表演得太逼真了,瞧她一脸的担忧,还真让人捧腹。咀嚼着口中的综合维他命,轩辕海昕在心里暗笑。

不久,当他们到达维扬中学时,果然如向朝阳所想的引起不小的骚动,同学们对轩辕海昕和一个陌生女孩一起上学感到惊异,尤其那些女同学,眼中发出的嫉妒利芒简直要将向朝阳射杀。

“轩辕海昕,她是谁啊?”女生好奇。

“轩辕,换马子了吗?”男生也好奇。

从大门到教室大楼不过二十公尺,他们就被不下十个人问了问题,从与他打招呼的人有男有女看来,轩辕海昕在学校的人缘似乎很好。

向朝阳局促地跟在他身后,从来不曾觉得上学是件这么辛苦的事……轩辕海昕微笑地告诉每一个人,说她是新转来的同学,请大家别吓坏了她,那维护的样子更让许多人议论纷纷。

怎么?维扬中学风流惆傥的王子又有新欢了吗?

“你是二年c班,教室在左幢二楼,靠最北方。我在三楼,三年A班,在最南边。”轩辕海昕陪她到教务处报到后,指着左方的大楼说。

“要不要我陪你上三楼?”她不放心他一个人走楼梯。

“不,没关系,我已经好多了,倒是……需不需要我陪你到教室去?”他体贴地反问。

“不必了!又不是小学生。”她立刻否决他滇议。

开什么玩笑?她还看不出轩辕海昕在学校受欢迎的程度吗?从大门一路走进来她就感受到许多不善的视线,再让他陪着到教室;难保她不会成为全校女同学的公敌。

“那你自己上去吧!中午我去找你,我们一起吃你母亲帮我们带的便当。”他扬了扬手中的饭盒,不待她回答就径自走上楼梯。

“不……”

一起吃便当?他难道不知道这会让她的高中生涯引起多大的混乱?

向朝阳瞪着他的背影,无力地垂下肩,拖着铅重般的步伐上到二楼,向新老师报到,她有预感,说不定她现在一进教室,就得开始战斗了!

果然,老师才介绍完毕,她刚在座位坐下,前后左右的同学就靠了过来,抢着要从她口中得知她与轩辕海昕的关系。

“喂,向朝阳,你怎么会和轩辕海昕搭同一辆车上学?”

“呃……因为我住他家……”她也不想隐瞒,反正迟早要曝光。

“什么?你住在轩辕家?怎么可能?轩辕家是出了名的神秘与隐密,轩辕海昕更从来没邀请同学去他家玩过……”有个男同学大惊小怪。

“哎哎,那你不就可以整天看见轩辕海昕还有他的哥哥吗?听说轩辕家的男人都好帅耶!”另一个女同学羡慕得流口水。

“就是啊,平常能和轩辕海昕说上一句话我就高兴得要死了,你竟然还能和他一起上下学……”“我其实只是寄住在他家而已……我母亲在轩辕家当管家。”趁着大家还没误解之前,她把自己身份说清楚。

“管家?原来是这样啊!只不过是一个管家的女儿,就吵着和少爷一起搭车来学校,好替自己打知名度?”一个尖锐的声音穿过七嘴八舌,清晰地传进向朝阳的耳朵。

她抬头一看,就在她座位的左前方,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孩正回头以轻蔑的眼光瞪她。

一脸倨傲,下颚高高扬起,一副目中无人的神情咦?这女生对她的敌意不是普通的强烈哦!

“好了,大家安静点,准备上课了,这星期我们的迸度要加快一点,把英文课本拿出来。”

老师一出声,大家一一回座,向朝阳身旁的胖妹悄声地告诉她:“许艾文是我们班的班长,功课好,人又长得漂亮,又有很多学妹支持她,她一直自认是轩辕海昕的女友,我如果是你啊,我会当心一点。”

向朝阳受教地点点头,再度瞄着那位许艾文的背,忽然觉得前途堪虑。

这情形和她以前所经历的都不一样,以往,她都能让自己很快地和新团体融为一气,懂得放低姿态,与同学和平相处,用简单的交情换来自在的学习与生存空间,因此读书也读得轻松愉快。

但这次才刚到新学校,她不仅太突显自己,也树立了敌人,就为了一个轩辕海昕,她最崇尚的悠闲日子很可能就此破灭。

难怪一见到轩辕海昕她的头皮就发麻,原来他对她而言果真是个麻烦人物!

就这么心事重重地过了一上午,中午的下课铃才响完,轩辕海昕就出现在她教室门外,并且毫不忌讳地喊着她的名字。

“朝阳,一起吃午餐吧!”

向朝阳大惊失色,她看着左右投过来的狐疑与酸不溜丢的眼光,低头拿起饭盒就冲出教室。

“朝阳?怎么了?”轩辕海昕拦住她,关怀地问。

“我看……我们还是各吃各的吧!”她真希望他能离她远一点,免得再让人指指点点。

“为什么?”他故作无知。

“我可不想成为你的拥护者的眼中钉……”她不安地看了看其他人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谁会把你当成眼中钉了?维扬没有这么小心眼的人吧!”他说着朝四周盯着他们猛瞧的同学们微微一笑,那迷人的笑容顿时化去不少敌意。

“不……其实是……”她试着想解释,但他却不容她逃避,拉着她就往外走。

“走啦!我快饿死了,去图书馆旁的树下吃饭盒,那里很凉快哦!”嘴里说得热络,但他心中却在冷笑。

我就是要让你在维扬混不下去,向朝阳!

她就这么被他拖着,穿过众目睽睽的走廊,来到一棵大榕树下,在树下的石椅坐了下来。

怎么回事?她就真的被拉来陪轩辕海昕一起吃午餐了?天!

怔怔地打开饭盒,她食不知味地嚼着老妈替她准备的营养午餐,总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身不由己,被轩辕海昕拉着走,这一点都不像她的个性……“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每天我一定会到这里沉思,那种被风吹拂的感觉真的很好。”轩辕海昕笑得像个孩子,一脸满足。

她侧脸看着他,俊逸的五官清朗泰然,好像一点也不认为和一个女生一起吃饭有什么不对,那毫无心机的快乐模样,让她满心的抱怨与疑虑也无从发作。

“四少爷,我想,你还是少接近我比较妥当……”困难地咽下一口食物,她小心地说道。

шшш▪ тTk an▪ ¢Ο

“别叫我四少爷,多难听,叫我海昕就行了。”他皱了皱眉。“说吧!为什么叫我别接近你?”

“好吧,海昕,你听我说,我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平顺地把书念好,我不想受到注目,也不愿受到干扰,我不期盼交到知心朋友,我只想和每一个同学和平共处,没有争端,开开心心地过完高中生涯……”她试着让他了解她的立常“你的意思是我接近你就会为你带来困扰?”他以受挫的眼神看她。

“不,不是那样的,我的意思是……”她有点心虚地摇摇头,轩辕海昕其实又没做什么,他好心帮她适应新环境,她却还嫌他带来麻烦。

“和我在一起成了你的压力了?”

“不是的……”她更惭愧了。

“学校是有不少人对我很好,但他们全只是冲着我这张脸而来,没一个能真正和我领,好不容易认识了你,你却说不想和我成为朋友……”他哀伤地以手支额,看来沮丧极了。

“不!我不是不想成为你的朋友,我只是……”她有点慌了。他失望的样子让她有强烈的罪恶感。

“只是觉得我弄乱了你的原则与生活,是吗?你是不是接下来要说不要再和我一起上下学?来学校要当作不认识一样各走各的?”他猛抬起头,脸色苍白。

“我……”

“你讨厌我?”他忧伤地追问。

“不是那样的,别激动,海昕,你听我说,我个人一向不喜欢和我妈工作的家庭太接近,因为不会久待,所以再多的熟稔都是枉然,那些不必要的情谊对我而言都是负担,我怕到时候我妈心绪一来,说走就走,我会来不及打包我的感情,到时徒增自己和别人的伤感而已。”她说出一大串话,一出口才倏地愣住,这些心事她从没向任何人说过,没想到情急之下却对他全盘托出。

轩辕海昕文风不动地听着,有那么一刻,他竟能感受到她深埋在心底深处的寂寞,那种心灵上为了自我保护而不得不忍受的孤寂。

这样的心情,他也有过……

“没想到你看起来和气好相处,实际上却是这么冷漠,真是表里不一。”他不经意地挖苦她。

“这……不也是一种生存方式吗?”她黯然地道。

她的表里不一正是被她母亲给训练出来的。

这句话正中轩辕海昕的痛处,仔细想来,他隐藏自己的恶性不正是为了避开爷爷的监控,轻松过日子?

空气中飘来七里香的芬芳,他任思绪飘荡,盯着她,首次仔细打量起她来。

她不算漂亮,充其量只能说长相中等,半长不短的直发很整齐地垂在肩上,前额上的刘海始终用夹子固定住,使得光洁清秀的轮廓一览无遗,看来就和一般的邻家女孩没两样,平凡而普通。

然而她的眉形很有个性,双眼黑沉得仿佛埋了许多秘密,微翘的唇显示着她不轻易服输的坚毅,这样的五官配上略嫌骨感的身材,竟有着属于她自己的独特气质。

他知道她是标准的外柔内刚型人物,也许正是因为看出她倔强的一面,他就更想整她。

只是这一刻,整人的念头暂时在他心中休兵,他的心灵显得意外的平静,那感觉仿佛就像和一个投契的老朋友一起仰望蓝天……短暂的沉默在风的流动中持续着,直到轩辕海昕瞥见在教室走廊偷看他们的许艾文,歹毒的心思再次窜起。

干嘛啊?他是要来对付这个丫头,怎么会发起呆来?

于是,他霍地站起,以微愠的口吻道:“好吧,我知道了,我会离你远一点,好让你继续窝在与世无争的假象中过日子。”

“啊,你生气啦?”向朝阳担心地问。

“我才不会随便生别人的气,我只是觉得自己自作多情,好心被当成驴肝肺……”

他话说到一半,佯装痛苦地揪住胸口倒下,故计重施。

“喂,海昕——”向朝阳惊慌地跳起来,一把将他抱祝老天!他的身子真的这么弱吗?

一八0公分的身高与架式难道全是空壳?这么点芝麻小事就能让他病发?

向朝阳还真是被唬住了。

他顺手将她抱个满怀,低声道:“没什么,只是不太舒服,你就这样让我靠一下,拜托。”

嗯,拥着她的感觉还不坏嘛!头发有洗发精的香味,混着她青涩的少女气息,意外撩动了他的某一部分感官……“好好,你放轻松,别管我刚才说的话了,什么都别想。”此时她只想到老妈及轩辕天旭要她照顾他的托护,全然没注意到自己正和个男生抱在一起,更想不到被乘机占了个便宜。

“嗯。”他眼尾扫到许艾文发青的脸,不禁扬起邪恶的笑容。

过了不久,他轻轻放开她,坐在石椅上,道:“午休快结束了,你先回教室去吧,才刚转来,别让老师有坏印象。”

“那你呢?”她担心地反问。

“我要再吹一下风,这样精神会好一点。”

“那好吧,有什么不对劲要立刻告诉我。”可能是得知他靛弱,她第一次撤除心防去关心一个新认识的人。

“我知道。”他笑了。

她转身走向教室,才跨出两步,他又喊住她,满脸殷盼。

“朝阳,下午……你会和我一起回家吧?”

“会。”她回头送给他一个温馨的微笑,不想再惹他难过了,况且,被人需要的感觉还满窝心的。

钟声响起了,她快步地跑回教室,轩辕海昕冷冷地目送着她的背影,将手上一口都没吃的饭盒丢到垃圾桶里去。

“哼!好戏才要开始呢,向朝阳,你等着接招吧!”

他喃喃自语,爬梳着短发,虚弱的假象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带点期待的兴奋,沉闷许久的学校又要变得热闹有趣了,他已等不及看向朝阳如何应付接踵而来的大麻烦!

呵呵呵……

一连三天,上学的气氛除了比较之外,并没有发生任何事,向朝阳知道仍然有人对她窃窃私语,但她已渐渐能习惯那些奇特的眼光,反正她和轩辕海昕也只不过一起上下学而已,两人之间又没什么,因此心中光明磊落,也就更能坦然去面对别人的忖度了。

但是有人可不这么想,每天中午轩辕海昕固定来找她吃午饭的情形已让许艾文忍无可忍。

自从上学第一天目睹他们相拥在一起,她的妒意就一天天增强,而真正让她动手的导火线则是他们每天上下课时令人作呕的亲昵模样!

于是,第七堂课下课时,她以轩辕海昕的名义,找人把向朝阳叫到操场边的侧门,打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猖狂的转学生。

向朝阳不疑有他,以为轩辕海昕有事找她,便急忙赶来赴约,但她到达目的地时却没见到轩辕海昕的影子,正纳闷间,听见背后有人喊她,一回头,好几颗鸡蛋就这么同时砸向她的脸和身体——“啊!”她惊叫一声,错愕中,全身已沾满粘稠的蛋液。

“哼,向朝阳,你很不上道哦!”许艾文被四、五个神色不善的女孩拱出,双手叉腰,娇艳的脸正燃着火苗,一步步走向她。

“是你!你们要干什么?”她愤怒地喝斥。长得漂亮,功课又好的班长许艾文居然也会干这种事!

“干什么?你还不知道你做错什么事?”许艾文眯起眼睛,下巴抬得好高。

“我做错什么?”她凛然地挺起胸膛反问。

“你竟然不要脸地缠着海昕,天天粘着他不放,你究竟是何居心?”许艾文眼红地大喊。

“我没有缠着轩辕海昕,我和他只是普通的朋友……”她已经解释得有点烦了。

“少来了!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会天天一起上下课又一起吃午餐?我甚至还看见你不要脸地抱住他。”

许艾文一点都不相信。

“海昕的身体不好,我母亲要我在学校多照应他,就这样。”她简扼地回答。

“海昕?叫得那么亲热!”许艾文更火了。

“是他要我这么喊他的。”

“我不准你这样叫他!”说着,许艾文又朝她丢出一颗鸡蛋。

蛋在向朝阳的头发上开花,把她气得浑身发抖。

“天底下还有这么霸道的事?你又是海昕的什么人了,敢在这里咄咄逼人?”遇见这种无理取闹的女人,她骨子里的硬脾气全被激发了。

“我是轩辕海昕的女友,我们已是学校公认的一对,你这个臭三八竟然敢来胡闹,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许艾文同样怒气腾腾。

“那真是抱歉了,他可没对我说过这件事,而且我住他家,从没听他提起过你,你该不会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吧?”她冷讥一笑,存心气死她。

“你……你找死!看我不好好修理你……”许艾文握拳大吼,她的亲卫队便冲向向朝阳,有的用水枪喷她,有的则扯她的头发。

“哎呀!放手!你们这群泼妇……”她边闪躲边骂。

“你这张嘴还有力气讲话?”许艾文趁着混乱,向前伸手往她的脸颊甩了过去。

“啪!”一记火辣辣的巴掌打得向朝阳一愣。

这种屈辱,还是有生以来第一遭……

wωω¸ тт kдn¸ c ○

她的黑瞳在瞬间变暗,再也受不了这种气,手肘用力撞开两旁死缠烂打的人,立刻挥手回敬许艾文一个大掌印!

“啪!”随着清脆而结实的声音出现的是五条逐渐浮起的指痕。

“碍…”许艾文被掴得呆住了,无论在家或是在学校都没人敢动她,这个转学生却打了她……“艾文!你没事吧?”亲卫队吓得围上去安抚她。

“有本事就去把轩辕海昕拴住,别拿我开刀,这种无聊的把戏我没心情陪你玩!

只会仗势欺人,像你这种女人海昕会看得上才怪,哼!我打从心里轻视你!”

向朝阳猛喘着气,不客气地丢下这些话,掉头就走。

“你……你给我记住!向朝阳,我不会放过你的——”许艾文气得脸色发育,对着她的背影尖喊。

向朝阳懒得理她,僵着脸大步走向教室旁的厕所,在洗手台前清理着身上的脏乱,憋在胸口的气在这时才化为泪水,从眼眶溢出来。

可恶!她为什么会受这种罪?这种只有在小说和漫画里才会出现的“欺负”情节居然发生在她身上……过分!

真过分!

边洗边元声地啜泣,一想到许艾文的嚣张,她的怒火就难以平息,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得用这种幼稚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地位,现在的青少年难道都这么无知吗?

以众欺寡,恃强凌弱,以为这就代表自己比别人强吗?

太可笑了!很显然,许艾文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她想要的东西别人碰不得,这样霸道的女孩她才懒得和她一般见识。

不过,若她再对她做这种事,她一定会反击!

头发上和衣服上的蛋汁一时之间洗不掉,她弄得全身是水,依然还留有腥臭,这副糟糕模样要是被老妈看见了,肯定要问东问西。

这时上课钟早已响过,她不想进教室,摸摸口袋里还有几百块钱,索性早退,先离开学校再说。

不过,她该不该先买件衣服换掉再回家?啧,这样就没钱搭计程车了。

才这么犹豫着,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警觉地转过身,赫然看见一脸慌张的轩辕海昕朝着她奔来。

“老天!朝阳,你怎么会弄成这副样子?”他假装呆愕地定住脚,好像真的被她的狼狈吓了一跳。

“海昕,你不上课跑来干什么?”她被他的关怀语气惹得心一阵怦跳。他在担心她吗?

“我听同学说,看见你和许艾文那帮人在侧门……”他走向她,扶住她的肩,急道:“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

“没什么,她们替我办了个迎新会。”忍住胸口上溢的酸楚,她努力镇定,拨开湿粘的头发,她半开着玩笑。

事情虽因他而起,可是她不怪他,而且,她相信就算向他哭诉也没有用,许艾文和她是杠上了,许艾文只认定她是她的敌人,轩辕海昕出面反而更糟,因此即使心酸无助,她也不想依赖他。

“你……”轩辕海昕怔了怔,他有点诧异,但让他意外的不是她的遭遇,而是她惮度。

事实上,当向朝阳受欺负时,他就在不远处观看着,他早就猜到许艾文会找她的碴,与她形影不离正是他的手段,他要让她交不到朋友,定不下心读书,让她在维扬无立足之地,最后再逼得她退学、滚出轩辕家……所以他特地挑这个时候出现,来验收自己诡计的成果,可是,她为什么没像一般女生那样受到欺凌就害怕,或是恐惧得发抖呢?

见了他,没有哭泣撒娇,没有抱怨咒骂,反而还用戏谑的语气自我解嘲,看着她脸上的五指印以及红肿的眼眶,他知道她哭过,她应该有满腹的委屈想说才对,可是面对他,她却将事情独自扛下,不吭一声。

更夸张的是,他还看见她反击许艾文,那个被全校宠坏的骄蛮女难得吃瘪,这回竟被打了一巴掌,锐气尽失!

就这点来看,他倒有些佩服她了。

很有种嘛!就连现在,全身又脏又湿,她也不示弱求救吗?

轩辕海昕觉得扫兴,向朝阳没有他预期的反应让他毫无快感可言,这丫头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强,相对地剥夺了他捉弄她的乐趣。

这次的计划很显然不够过瘾,不过无妨,接下来还有得瞧……“好了,你去上课吧!今天我先回去了。”她吸了一口气,挤个微笑给他。

他跑出来找她,她已经很感动了,其他的,就由她自己去解决,即使她内心对未来的高中生涯已不抱任何希望。

“你这样子怎么回去?”他攒起眉问。

“搭公车,或是计程车……”她耸耸肩,老实说,她也还没决定。

“我叫司机来接你。”

“不!我不能就这样回去,不然我妈又会紧张个半天。”她急道。她从不让母亲操心她在学校的享,一来是不想让她伤神,二来是她觉得自己长大了,任何事都得自己搞定。

“那我陪你一起走。”他拉起她的手,走向侧门。

“不用啦!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已经高三了,怎么可以跷课?”她觉得不妥。

“缺一堂课不会怎样的,况且,我怎么能让你这副样子在街上晃?”他说得好心又有温柔,但内心则正在诡笑。

“可是……”

“没有可是了,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她怔住了。

“是啊,朋友有难,我岂能坐视不顾?这不符合我的作风。”他对自己说得出这么恶心的话感到可笑。

霎时,不知内情的向朝阳被他的话撼动了。

可能由于以前她付出的友谊不深厚,因此交到的朋友都属泛泛之交,大家都只是笑闹在一起,谈不上什么知心死党,而她也习惯这样清淡如水的交情,正好可以用来点缀她驿动过度的生命,又不会造成太多负担。

但轩辕海昕一开始就主动付出的友谊让她备感温暖,他不在乎她的身份,硬是将她视成伙伴,这份率直的感情,谁能拒绝得了呢?

因此,即便她的自卫度很强,此时此刻她也无暇再去细想他对她的亲切是否不太寻常,她只知道,在她最难过时,他就在她身边。

缓缓露出笑靥,她低下头,没说什么地任他牵着手走出校门,少女芳心已不自觉为他绽放。

轩辕海昕同样没回头,他只是扬起诡笑,拦下一辆计程车,带她来到离学校最近的一家有名的大饭店。

“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向朝阳奇道。

“让你梳洗一下啊!你不是说不能这么直接回家吗?”他冲着她一笑。

“拜托!这种地方很贵耶!”订个房间就只为了让她冲洗?太浪费了吧!

“放心,我有带钱。”他拍拍裤子口袋。

“可是我们两个穿着制服哪!”身着维扬高中制服的一对男女一起到大饭店订房,要是被学校知道了还得了?

“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是要干什么……”他说着看她一眼,没来由地想起那天拥着她的感觉,心中一动。

慢着,像她这种女生应该很乏味才对,他干嘛发神经胡思乱想?

他急忙自我提醒,不屑地将胸口奇异的波动压下。

“问题就在这里,没干什么会来饭店?谁相信?”她不安地咬着下唇,脸忽然红了。

不曾谈过恋爱,也鲜少和男生走这么近,虽然自以为有足够的理性去处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但在情爱上她其实仍然相当单纯,所以,一想到两人单独来到饭店,坦荡的心就变得不自在。

“那你就洗快一点,我们马上就走。”他暗地得意,笑着拍拍她的肩,到柜台订房。

向朝阳也难逃他的魅力了!这样更好,游戏或者会有出人意料的发展,变得更加有趣……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十五楼底房内,爽净的空间里放了一张双人床,气氛突然变得非常尴尬。

“哇!好棒的房间!”她清了清喉咙,说些话缓和内心的骚动。

“是啊,视野不错。”他斜睨着她,看穿她的局促,偷偷阴笑着,推她向浴室,“好了,快进去冲洗干净吧!免得着凉了!”

“那你呢?”

“我去帮你买套新衣服替换。”他笑。

她盯着他半晌,率直地问:“你对谁都这么亲切体贴吗?”

“不……这得看对象,喜欢的人我才会对她好。”他一手搁在浴室门边,另一手轻轻帮她拢了拢头发,懒懒他说着。

这太过亲密的举动让她续加速,她羞赧地睁大眼睛,任粉颊染上火红……

轩辕海听见气氛不错,于是突然低下头,飞快又轻柔地在她前额吻了一下。

“碍…”这一超越防线的接触,陡地让向朝阳的芳心乱成一团。

“对不起,朝阳,我不是故意……”他假装要解释。

她没有回答,连忙往后缩,不敢看他的表情,低头躲在浴室中,将门关上,隔开他和自己,瞪着浴室镜中那两片失火的双颊,久久难以平复。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轩辕海昕对她……

她不敢胡思乱想,连忙用水淋身让自己冷静,只是,再多的水也浇息不了内心的慌乱,怔忡间,她的脸更红了。

轩辕海昕在门合上的一瞬,温柔的眼神立刻变得讥诮。

走出房间,他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低沉地道:“拍到了吗?我们大概三十分钟后离开,记住,正面出现时把她拍清楚一点,我会找机会避开我的脸。”

“是,老大。”

交代完毕,他缓缓关上手机,边走向电梯边冷笑。

向朝阳,这次你是栽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