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班由日本飞台湾的日亚航班机刚抵达中正机场,一个年约三十五岁,身穿浅色西装,头发整个往后梳得平整的刚俊男人从机场入境室走出,一见到接机的人,便摘下墨镜,脚步不停地问:“怎么样,找到重日组的那四个人了吗?健司。”

“是的,少主,我们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前来接机的人叫做成田健司,恭敬地跟在他身后报告。

“哦?说来听听。”男人走出大厅,直接坐进车道上一辆等待的黑色凯迪拉克的加长型轿车。

“五年前重日组被咱们剿毁时,他们组长的孙子都透过极私密管道被一个姓轩辕的老头带走了,那个老头听说是孩子们的亲爷爷,先将他们带到美国落籍,再辗转来到台湾。”成田健司边说边跟着坐上车的前座,指示司机开车。

“为了保护他们,还这么大费周章……”男人沉吟着,那老头大概也非省油的灯,被他这么一绕,他们黑木家足足花了五年才找到头绪。

“是的,我们查到那老头叫轩辕广,他有个独子到日本去留学,之后就没再回台湾,那男的正是当年被重日组招赘的女婿宣元义,他将汉字的‘轩辕’改为‘宣元’,根据我们的调查,好像是为了和重日组的大结婚,被逐出家门,只好改姓……”成田健司仔细地将结果说明。

“骸原来如此,难怪我们拼命找也找不到!”男人怒眉一扬,刚棱有力的脸闪过一丝戾气。

“轩辕广的生意做得不小,是个非常有钱又难缠的老头,他在三年前又将那四个孙子送回台湾,让他谬一般人的生活,现在那位长子正好二十六岁,次子二十四岁,三子二十一岁,最小的也已经十八岁了,年纪都和重日组那四个孩子相符……”

“是吗?那几乎可以肯定是他们了?”男人冷峻地笑了。

“是的,我认为他们应该就是我们在找的重日组那四位魔王。”

“很好,把有关他们的资料都给我。”男人点上烟,说道。

“可是轩辕家的四个孩子深居简出,我们目前只掌握到那个最小的,也就是重日组当年的‘海王’,他现在叫轩辕海昕,目前正就读维扬中学高中部三年级,成绩优异,是师长眼中的好学生,在校人缘也很好,身高一八0公分,体重六十五公斤,看来文弱,不如先从他开刀……”成田健司建议道。

“你是说先对付轩辕海昕?”男人眯起眼睛。

“是的,我看过他,他现在就和一般高中生无异,应该最容易狙击。”

“别轻敌,健司,别忘了当年重日组和我们黑木帮的那场火并,四魔王中的‘天王’、‘地王’和‘人王’陪着年仅十二岁的‘海王’第一次下海作战,把我们的一个堂口挑得一个人也不剩……听说那次的行动全是由‘海王’一手策划,他在黑道的名声也因此打响……这样你还能说他文弱好对付?”男人森然地哼道。

“但是根据我多日来的观察,他现在只把全副精神放在功课上,早就不混江湖了……”

“愈是这样的人愈深藏不露,不过既然目前只有他出现频繁,那就先以他为目标,之后再对付其他三人,总之我们不能让重日组有复活的机会,否则我怎么回去向病危的义父交代?”男人面孔依然冷硬。

“是,我知道,我已召集我们在台湾的一些优秀人马来协助您了。”

“嗯,不管如何,先将和重日组有关的人全部消灭才是最重要的,他们的势力再大也需要带头宅到时,这四位重日组的后裔将会被拱出来,因此直接断了他们的希望,比较省事。”男人阴冷地道。

“您说得没错。”

“好不容易黑木帮已掌控了整个关东,我岂能让他们有复活的机会?这次我将亲自将他们斩草除根,一个也不留!这不仅是义父毕生的心愿,也是我的任务。”

男人浓眉一耸,唇抿成一直线。

“是。”

“健司,仔细监视轩辕家,我要知道他们每一个人的情形,即使连一些仆人也要注意。”男人眯起眼,目露冷光。

“是。”

“好了,现在先载我去饭店,我还有私事要处理。”

“遵命。”

车子从中正机场疾驰向台北,这位从日本飞来的黑木帮年轻头目黑木深靠在后座,静静地浏览着车外的风景。

这趟来到台湾,除了公事,他还有属于个人的私事待办,而这个私事已经花掉他十多年的光阴……为了找到那个十多年前给了他爱,又将爱全部带走的女人,他找遍了全世界,不惜任何代价只为得到她的消息,如今,他终于查出她人在台湾,虽然还不确知她落脚何处,不过,他会想办法把她从隐密处挖出来的!因为他想再见她一面,就算一眼也好,他只要亲口问她当年为什么要弃他而去。

是的,那个他昵称为“玲子”的女人,还欠他一个理由……一个抚平他伤口的理由……

在经过了那次“欺负事件”之后,上学对向朝阳而言成了件痛苦的折磨,每天,她都得小嗅防许艾文的偷袭,不是书包被划破,就是桌椅被涂上油漆,再不就是经常被不知名的人骚扰,连上厕所都得小心翼翼的,不然一个不慎就会被反锁在里头……类似这样“暗地”的欺凌不胜枚举,向朝阳不否认自己的精神已受到严重的骚扰,许艾文这次不明着来,反而让她备尝苦头,有好几次她都想对轩辕海昕说明,但又怕他为她和许艾文起冲突,心脏会负荷不了,因此只有继续忍气吞声,以自己的力量与许艾文那票人对抗。

唉!这真是一场灾难!有时想想,这样的压力谁会受得了呢?她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顺利熬到毕业。

原以为这样的情况已算糟了,设想到更严重的事紧接着出现,就在她努力地思考如何找许艾文彻底解决问题时,这天,下课前她突然被叫到训导处,接受了一场石破天惊的大训斥!

“二年C班向朝阳立刻到训导处来。”

播音器中传来的命令听来像是死亡预告,她直觉得不是好事,背脊发麻地走出教室,前去报到。

才刚踏进训导处,训导主任的厉喝声就几乎把她震飞出去。

“你过来!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那是什么?那不是一些照片吗?

但她慢慢走近,看清了照片里的主角后,登时瞠目结舌,脸色惨白。

照片有两张,其中一张是她和轩辕海听正要进饭店的背影;另一张则是她穿着轩辕海昕帮她买的短洋装,与他手牵手走出饭店的情景,但这两张照片里轩辕海听的脸都没秀出,正面那张他碰巧转头看后方,因此看不出他的身份,反而是她的脸清清楚楚地被拍下来。

她心中大惊,没想到事先担心的会成真……是谁?是谁拍的?为什么会那么巧?

又是谁将照片送来学校的?

疑窦在瞬间集结,加重她的失措。

“你说说看,你和谁一起去饭店?去做什么?”训导主任一掌拍在第二张照片上。

“呃……”她嗫嚅地盯着照片,不知从何说起,训导处里四周投射过来的异样眼光更让她喉咙。

“那个男的也是本校的学生,他是谁?”训导主任怒声追问。

“他……他……”她不敢拖累轩辕海昕,他那天好心帮她忙,要是因此被扯出来,她就太对不起他了。

“为什么不说?有胆和男生去做些不三不四的事,为什么没胆说出来?”

训导主任一脸的鄙夷让她脸色发白,单就一张照片,他已先入为主把她定罪了?

“我和他没做什么!那天我衣服被弄脏了,他只是带我去饭店里冲洗一下,并且换个衣裳,就只有这样而已,什么也没做……”她急忙抢白。

“换个衣裳为什么要去大饭店订房?谁相信你们会没做什么?快点招出那个男生的姓名,否则我立刻叫你母亲来!”训导主任气得大吼。

“我们真的没做什么,你叫我母亲来还是只有这个答案,我不会说出那个男生的名字的。”她倔强地瞪着他,心里却气苦不己。

“你才刚转来,就和轩辕海昕粘在一起,这点我看在轩辕家的面子上也就不追究了,谁知我们的容忍却让你变本加厉,行为不知检点,竟背着家长做出这种事还不知侮改,真不知你家教是怎么教的,你还有没有羞耻心?我们维扬中学的校风就是被你这种学生给破坏的,你知道吗?”

这些指责深深刺伤她的自尊,没做错什么,却被一张照片渲染成如此不堪,再坚强的心也抵挡不住人格的受辱。

“信不信由你,主任,反正我再怎么解释也没用,不是吗?你把我叫来不是要询问我事情的真相,而是要我俯首认罪,无论我说什么,都改变不了我在你心中已犯了错的事实!既然如此!那就随便你想吧!”她气得眼眶发热,可是仍努力不让眼泪滴落,只要一哭,就表示她心虚,她绝不能在他面前示弱。

“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太嚣张了一一”训导主任愤怒地大声哮骂,声音连对面的教室都听得见。

“报告!”轩辕海昕来英雄救美了。

盛怒中的训导主任一见是学校的优等生,气骤降三分。

“什么事?轩辕同学。”

“我听说向朝阳出了点状况,所以来看看。”他满脸都守怀,翩然走进训导处,向里头的职员及老师们行个礼,来到向朝阳身边。

“轩辕海昕,我听说向朝阳是你家管家的女儿,她和男同学去大饭店的事你知道吗?”训导主任拐着弯问。

“主任,朝阳不会做这种事的,她是个非常乖巧的女孩,一定是有人故意恶作剧,像现在这种照片用电脑就能做出来,只要把人的脸换一下,衣服再改一下,一张蓄意陷害的作假照片就出来了。”轩辕海昕正色道。

向朝阳正担心他是来但承一切的,那她之前的守口不就白费,但一听他这么说,才恍然他是来替她脱罪,倏地,一种想依赖他的情愫油然而生,水气再度朦胧了双眼。

“这样吗?”训导主任被轩辕海昕的一番话堵住了气,愣了愣。

“现在的学生很擅长这种小把戏的,向朝阳可能得罪了什么人,才会被报复吧!

主任,您实在该相信自己的学生的。”轩辕海昕遗憾他说。

“嗯,那这件事我再查查看,你们先回教室吧!”训导主任顿时脸色僵硬,自知理亏,便挥手叫他们离开。

“是。”轩辕海昕拍拍向朝阳的手臂,与她并肩走出训导处。

来到楼梯转角,向朝阳低声向他道谢:“海昕,谢谢你帮我解围。”

“都是我惹出来的,我不能置身事外。”他温柔地看着她。

“这怎能怪你?你是好心……”话说到一半,忍了大半天的泪还是决堤了,她一手捂住口,已无法在他面前继续逞强。

“想哭就哭吧!朝阳。”他轻轻拢住她,眼中的狡笑乍现。

她止不住奔腾的眼泪,靠在他的肩上,让方才所受的轻辱泄荆轩辕海昕轻拍着她的背,嘴角则不断上扬,同时扮演好人和坏人角色实在太过瘾了,这丫头搞不好真的会爱上他呢……

这时,下课钟响起,她猛地醒悟自己竟然向轩辕海昕寻求安慰,内心一阵惊慌,急忙推开他,低哺道:“对……对不起。”

“何必道歉呢?我的肩膀愿意随时借你哭泣倚靠。”他微笑他说。

为什么他要对她那么好?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深陷情网吗?

她的心……已经快要不是她自己的了……“谢谢你,我……我回教室去了……”

她红着脸冲上二楼,内心对那天在饭店中他对她的行为一直无法释怀,因此这几天只要一看见他,续就失去了应有的正常节奏。

轩辕海昕岂会看不出她的羞涩与紧张,他盯着她纤细的背影,微微地拉开嘴角。

嗯?看来他的预测成真了,瞧她那芳心大动的羞涩样,她果然陷进他的魅力之中了,呵呵呵,他得赶快将这个成果告诉三位哥哥,他的计划已经快要大功告成了。

他笑着踏上三楼,但行经二楼就被许艾文拦截下来,好心情立刻减低。

“我要和你谈谈,轩辕。”她漂亮的脸孔正聚着晦气。

“好吧,三分钟。”他笑容敛去,轻蹙起眉,走向顶楼。

顶楼的风大,但视野很好,能将整个维扬中学尽收眼底,这里向来是学生们最爱逗留的地方,不过校方以危险为由,禁止任何人上来。

“什么事?”他双手环胸,盯着她。

“你究竟在想什么?你真的喜欢上我们班那个向朝阳?”许艾文不能再忍了,她想问清楚轩辕海昕的真心。

“喜欢谁是我的事,与你无关吧?”他冷淡地反问。

“怎么会无关?我是你的女友啊……”许艾文受伤地低喊。

“你?别闹了,我可从来没承认过!”他邪恶一笑,斜靠在栏杆上,头往后仰,风吹乱了他的短发,那凌乱的发丝配上恶魔般的笑脸,完全不像大家印象中那个品行优异的轩辕海昕。

“你……”许艾文瞪着他,心中仿佛被利剑刺中。

“是你主动接近我的,难道两个人在一起就是男女朋友了?你的爱情观还真肤浅幼稚啊!艾文。”他讥讽笑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全校只有我知道你的真面目,只有我了解你,只有我能真正接近你,你不也说过要我当你的乖女孩,守住你的秘密……”她脸色苍白他说着。

自从高一进校门,她在一次偶然事件中发现了轩辕海昕的另一面,品学兼优、彬彬有礼的他竟是个个性乖劣、阴晦狡诈且令人难以捉摸的人!在他迷人的笑容背后经常隐藏着教人惊悚的恶意,如同躲在阴暗处的魔王,把世人当成他游戏的对象,任意弄人心,制造混乱……她发现了真正的轩辕海昕,可是,她没有被吓谆反而更无可救药地迷恋上他!

他的邪恶像毒,让她成了毒瘾的患宅一沾上就再也不能自拔。

这一年来,她为了让自己在学业上配得上他,努力读书,争得第一名,并且丝毫不敢泄漏他的真面目,只为能永远和他在一起。

可是,她和他之间奇特的和谐居然被一个转学生给打破了!向朝阳像个不速之客,插入他们之中,威胁了她的地位,而最令她难以忍受的倒不是向朝阳就住在轩辕海昕家中,而是轩辕海昕对向朝阳惮度……不论他的居心何在,他看向朝阳的眼神都令她心如刀割。

“就算幼稚!我也要弄明白你是不是真的看上向朝阳了!还是你只是在玩玩……”她永远看不透他的心,明知冷血的他不会爱上任何人,可是她还是担心、吃味。

“好了,你这样罗嗦实在让人好烦。”他不耐地立直身体,走向她。

“那你就别让我不安……”她老套地以哭来博得他的同情与注意。

“啧,又来了,你的眼泪真廉价啊!动不动就拿哭来当武器,小心有一天哭不出来时就技穷了。”他讪笑着,语带轻蔑,同时也想起不轻易落泪的向朝阳。

论长相,向朝阳根本不及许艾文,可是不知为何,这时如果让他挑选,他反而喜欢有向朝阳作陪。

“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嘛!”许艾文撒娇地擦掉眼泪,搂住他的手。

“别动不动把爱挂在嘴爆那会令我反胃。”他甩开她。

“海昕……”在他面前,她动辄得咎,完全拿捏不住他的喜怒,老实说,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讨他欢心了。

“你最好别管我的事,艾文,我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如果想继续和我在一起就乖一点,什么也别问,懂吗?”他伸手轻抚着她的脸颊,魅惑一笑。

“懂!”许艾文激荡地捧住他的手掌,主动贴进他冰冷的手心。

“懂就别问那么多,向朝阳住在我家,我不照顾她怎么说得过去,你在这里吃莫名的飞醋,一点都不像你了……”他说着勾起她的下巴,蜻蜓点水似地吻了她的发丝。

“海昕。”她闭起眼,所有的妒意在这一瞬间全化为乌有。只要他对她好一点点,只要一点点,她为他死也无憾。

“我走了,该去上课了。”轩辕海昕冷笑地放开她,双手插在口袋,走下楼去。

女人只要动了情就会变成白痴,一点点甜言蜜语就能骗得她们团团转,许艾文一样,向朝阳也不例外。

所以说,摆平向朝阳己是迟早的问题,他预测,今天放学后即将上演的那场戏将会是个关键,到时,向朝阳的整颗心都会是他的,到了那个时候,要伤她就更易如反掌了。

一路笑着走往教室,他的棋局己布得完美无缺,现在就只需等着向朝阳这颗棋子自己走进来而已。

只是,一想到向朝阳正逐渐喜欢上他,那种感觉竟然出奇地兴奋,至于为何情绪会这么高昂,或许连他自己也无法解释……

第七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七章楔子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楔子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楔子第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楔子第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六章楔子第五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六章楔子楔子第八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
第七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七章楔子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楔子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楔子第四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楔子第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六章楔子第五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六章楔子楔子第八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