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下课了,轩辕海昕走向校门,司机照例已在门口等着他,每个人都以为他命好,上下课都能有高级进口车专车接送,谁会知道那是他爷爷的盯梢手段,这么跟前跟后,无非就是怕他惹事……哼!还能惹什么事呢?窝在这个小岛上的一个小学校,他连活着都觉得没力,更何况去惹是生非,至于和辛勇树那票人的关系纯属意外,要不是高一那年,辛勇树找麻烦找到他头上来,他也不会轻易泄底。

那混小子自以为力气大,一进学校就到处欺压弱小,可能是看他一派斯文有钱又好欺负的样子吧!总之,那天找来五六个同伙,将他押到校内偏僻的地方,向他索取钱财,而且还将他的书包踩在脚底。

说真的,他对辛勇树的作为感到非常可笑,以他黑道世家的出身,对付他这种小儿科只需用一根手指头,可是,就为了多看点笑话,他让辛勇树过足了当流氓的瘾后才展开反击。

回想那精彩的画面,不到一分钟,他们全被他摆平,一个个因手指骨折而呼天抢地,而块头壮硕的辛勇树则因双手手肘脱日加上惊骇错愕,竟坐倒在地上,像见鬼一样地瞪着他……噗!现在想起辛勇树那张冒满冷汗的惨白大脸,他就忍不住好笑。

也许向朝阳说得没错,他隐藏自己的暴戾性格多少也为了讨好他人,因为真正的他其实和恶魔没什么两样,人见人怕。

五岁开始练拳习武,七岁时外公教他练枪法,十岁就懂得各种游击战术,生在那样的环境,每天见的都是黑帮的斗争,为了地盘,为了生意,身边的人好勇斗狠,视生死为家常便饭,长年的耳濡目染,他也认为以暴力服人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是,开始上学后,他发现并非每个孩子都过这样的生活,许多人都只为平凡快乐而活,那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家庭和一般人不一样。

外公是黑道中赫赫有名的“日鬼”小林重日,一手创立庞大的“重日组”,在日本关东,小林重日的名字等于特权,政商两面通吃,横行无阻。重日组以“太阳”为精神图腾,这也是他和三个哥哥都以日字首命名的由来,外公崇尚天、地、人三合,因此哥哥们分别取为“天旭”、“地旸”、“人曜”,而排行最后的他听说是怀孕末期的母亲与父亲在海上旅游时提前报到,当时风雨交加,他就在波涛汹涌的海洋上出世,所以父亲才会帮他取为“海昕”!

明明是黑道,他们四兄弟的名字却充满光明的气息,感觉起来乱讽刺的。更夸张的是,由于哥哥们在许多行动的表现出色,黑道开始以“天王”、“地王”、“人王”来称呼他们,再加上他十三岁那年崭露头角,“海王”的名号不胫而走,于是四人合称“四魔王”,成了重日组的新生代龙头。

回想那耍酷摆狠的年代,他不得不怀疑他们改邪归正的机率有多大,尽管他们不见得坏到极点,但要他们变成善良的寻常人实在不太可能。

所以啰,表面装装样子,演个好人给爷爷看,免得他动不动就派人监视,让人烦不

胜烦。

三年来,除了等着帮父母和外公报仇,已没有任何事能让他雀跃,他就一直这么混着日子,直到向朝阳出现在他面前。

老实说,捉弄她纯粹是个娱乐,就像之前把每一位管家逼走一样,先玩玩整人游戏,再把她轰走,并不对她特别在意。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的感觉从有趣变成了好奇,然后,又变质为某种他无法形容的心情。

但他并不太想去确认这份情绪,因为他有直觉,再继续探索下去,很可能会改变一些事,或是他自己……就这么沉浸在思绪中,刚要走出大门,一抬头,就看见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辛勇树躲在左方花园的大树后方等他。

经过那次的修理,辛勇树就对他崇拜得不得了,一连缠了他十天,就是要当他的跟班,他哭笑不得之余,终于答应收了他,但他禁止他在学校主动接近他,更不准他把他的事说出去,因此学校对他和辛勇树的关系浑然不知,当然,辛勇树也乖乖地照做,在学校从来不敢随便与他攀谈。

WWW ⊙тт kдn ⊙¢O

他看校内已没剩多少学生,才慢慢地踱往花园,靠在大树干上,背着他沉声问:“有事?”

“轩辕,那个……”辛勇树支吾地搔搔头,脸色尴尬,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他双手插进口袋,不耐地蹙眉。

“那个许艾文说要和我约会……”辛勇树不得不向他报告这件事,许艾文原本是老大的女友,现在反过来把他,这飞来艳遇哪能不把他吓得心惊肉跳?

“哦?那很好啊!”他毫无感觉地回他一句。

哼!这一定又是许艾文的花招!她是聪明漂亮,但心机深、爱吃醋,又喜欢耍手段,和她在一起两年,他已经觉得腻了。

很好?这话听来有玄机!辛勇树更加惴惴不安,忙道:“我是不知道你们之间怎么了,也许她是故意要惹你注意,或开我玩笑,她的话我不会当真的……”

“勇树,我知道你喜欢她,现在梦中情人主动送上门,就放胆去追啊!”他淡漠他说。

这话进了辛勇树的耳里就成了反话,他以为轩辕海昕是在暗示他别打许艾文的主意,因而自作聪明地道:“你别逗我了!我哪能和本校校花走在一起?像我这种人,顶多去找个普通女生配一配就行了,对了,就是上回那个向朝阳嘛!既然你讨厌那个女生,我就去把她,叫我们弟兄轮流玩她……”怒火陡地在轩辕海昕全身窜烧,他脸色一沉,忘了身在校内,忘了他的好学生形象,反手揪过辛勇树的领子,将他扯近,森然道:

“谁说你可以碰向朝阳的?”

他眼底那两簇清清楚楚的妒火把辛勇树搞得一头雾水。

“轩辕……”怎么?是他眼花吗?否则他怎么觉得轩辕海昕好像比较在乎向朝阳?

“许艾文你要就拿去,但给我离向朝阳远一点!”轩辕海昕阴鸷地警告。

“是……”他吓得不敢大声喘气,轩辕海昕的强劲力道从勒紧的脖子上传来,那熊熊的怒气连三岁小孩也看得出来。

轩辕海昕哼了一声,放开他,离去前丢下一句:“顺便告诉许艾文,她若再找向朝阳的麻烦,当心我毁了她!”

辛勇树这下子懂了,现在在轩辕海昕心中,向朝阳比许艾文重要多了……可是想想从前,他却从不会这么保护许艾文啊,难道老大这回对那个泼悍女认了真?

哇!这事要是让许艾文知道了还得了?那个娇娇女怎能忍得下被甩这种事?可是老大偏偏叫他传那种冷血的话给她,他该怎么向她启齿呢?真是伤脑筋!

辛勇树忧喜参半地走向教室,简单的大脑一下子被这个难题给难倒了。

而一步步走向等候在大门前轿车的轩辕海昕则尚未从余怒中平息下来,他还在介意辛勇树说的那些话,更介意自己竟然因为向朝阳而脾气失控,一想到她有本事扰乱他的情绪,他就更火大。

不该是这样的!

她不该在他心中有这么重的分量的!

他拒绝去承认这点,可是又无法解释方才对辛勇树发怒的原因,一想到有别人想碰向朝阳,一道酸箭就直钻进他的胸口,令人发狂……该死的!

既是玩游戏就不能当真,他是犯了什么神经竟会这么在意那个向朝阳?她又不是什么天仙美女,怎么可能会吸引他?难不成他这回脑子坏掉了?

不,他不可能来真的,这一定只是个暂时的混乱,他只是把她当成他消遣的玩具,而他情绪不好的原因正是不想让人抢走他的私有玩具而已。

逞强的自我解释稍微平衡了内心的悸动,他闷着脸来到车旁,打开车门正要坐进车内,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喂?”他顺手拿起接听,口气烦闷。

“海王,我们少主想见你。”对方一开口就以日文说重点。

他微惊,但神色不变,立刻就猜到对方的来历。

黑木帮倒还不弱,连他的手机号码都查得出来。

“黑木深想我的话就自己来找我,凭什么要我去见他?”他以久违但流利的日文回答,口气倨傲。

“你当然可以不来,如果你不想再见那个叫向朝阳的女生……”那人贼贼一笑。

朝阳?

他脸色乍变,心中一凛。

“朝阳在你们手上?”

“没错。”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他小心地问。

“信不信由你,反正多宰一个女生对我们而言没什么。”

“你们想怎样?”愠火瞬间在他的心里闷烧,他拉长俊脸,狭长的眼中利芒如刀。

“如果不想让她受伤,就到新北投的忘忧别墅来吧!虽然她长得不怎么样,但好歹是个十六岁的清纯少女,我们那群弟兄可都等不及想尝尝她的味道……”那人威胁地淫笑着。

轩辕海昕倏地觉得胃一阵纠结,疼得他皱眉。

“谁敢动她一根寒毛,我就砍了谁的脑袋。我向来说一不二!”他阴森森他说着,火气烧得眼睛清亮。

“哦?看来你还真喜欢她嘛!奇怪,长得又不怎么样,要我就换个标致一点的来玩……”

“你就要开不了口了,成田健司,你最好祈祷你不会被我遇上。”他直接指名道姓。

若他没猜错,打电话来的男人正是黑木深的得力助手,有关他这个人,他早就从轩辕天旭得来的情报中知道了。

“你知道我?”成田健司吓了一大跳,他完全没想到轩辕海昕会知道他的名字,一时之间吓傻了。

“向朝阳最好没事,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就像死神的预告,他一字字他说着。

“少……少说大话了,有种就自己来赴约,向朝阳那丫头的生死就看你了。”成田健司急忙说完就挂断电话。

轩辕海昕将手机放回口袋,将车门关上,低头朝司机道:“你出门时,向朝阳在家吗?”

“没有,我们一直以为她在学校。”

“是吗?那现在你先回去,我还有事。”早上离校到现在还没回家,就算散心也该散够了吧?他能确定向朝阳真的出事了。

“四少爷,你要去哪里……”司机紧张地问。

“去活动、活动筋骨。”他冷冷一笑,走向商店街,招来一辆计程车,直奔新北投。

太大意了!没想到黑木帮竟把朝阳带走了!

该死,黑木深和他老头一样阴险,只会使出下三滥的手段,竟拿个高中女生来当人质,可恶!

一路上,他心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紧张情绪,从没为任何人、任何事焦虑过,但这一次向朝阳被掳,他除了生气,还有更多的不安,一想到她可能遭遇什么非人对待,他的心几乎被强烈的着急啃蚀殆经…向朝阳是他的所有物,他绝不允许别人伤她!

绝不允许!

向朝阳惊恐地瞪着她眼前的三个大汉,完全发不出声音,因为她的手脚都被绑着,嘴巴也被胶带蒙着,只能张着害怕的大眼看清自己的处境。

她在哪里?这些人是谁?想要做什么?

她对自己为何会被这些人抓来仍然一无所知,更不明白他们是何方神圣,她从没得罪过这些凶神恶煞般的人哪,怎么莫名其妙地成为他们下手的目标?

一个瘦小的男人开门进来,脸上挂着邪笑,他以生硬的中文对她说:“不用怕,你只是个饵,在我们要钓的大鱼上钩之前,我们是不会对你如何的,当然大前提是你要乖乖听话。”

大鱼?他们要用她来钓哪只鱼?老妈吗?不可能啊!老妈从不和人结怨,何况十多年来她们母女一直清清白白地过日子,又没什么钱财可供觊觎,怎么会被这群人看上呢?

不安在她心中一节节扬升,冷静的心首次失了规律。

“说真的,你长得是清秀白净,可是也称不上漂亮,我不懂那小子是不是眼光有问题,否则怎么会喜欢上你……”成田健司嘲弄道。

小子?哪个小子喜欢她?他在说谁啊?

她的疑惑还未解除,紧接着门又被打开,一个高大俊挺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身穿深色西装,下颚收紧,气势昂然,一看就知这是这群喽啰的头头。

“已经打电话给他了?”黑木深走到向朝阳身边,看她一眼,转头问着成田健司。

日文?这人是日本人?向朝阳一愣,抬头看他,忽然觉得这个男人给她一种奇异的亲切感。

大概有三十四、五岁吧!看来成熟稳重,和电视大哥大广告中那个“陈经理”属于同类型的男人,可是他的脸型更酷些,眉宇间也颇有江湖人的霸气,感觉上,他的气质竟和轩辕海昕有点相似。

对这种像是来自黑道的人有亲切感,她的直觉一定又有问题了。

“是的。”成田健司恭敬地道。

“他会来吧?”

“会的,她虽然只是个管家的女儿,不过听他的口气,他很重视这丫头。”

“很好……”黑木深满意地点点头,继而改以中文对向朝阳说:“落进我手里算你倒霉,小女孩,要怪就怪轩辕海昕吧!谁教他们一家正好和我是死对头呢?”

轩辕海昕?他们真正要钓的“大鱼”是海昕?

她错愕万分,怎么也想不通轩辕海昕和这个日本男人有什么过节,他不过是个高三的“不良”少年,几时会惹上这个日本人?

而她是走了什么超级大霉运,又被他连累地被当成了一只活饵?

“错就错在你是轩辕海昕心爱的女人,懂吗?为了引他上门,你只好认命地等着他来救你了。”成田健司补充说明。

我才不是他心爱的女人!她想大声反驳,但碍于嘴被封住,只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下子误会大了,轩辕海昕怎么可能爱她?他根本只是拿她当玩具,要他来救她简直是天方夜谭,说不定他听见她被抓,还会高兴地向她说:“啊,我正好游戏玩腻了,你自求多福吧!”

是啊,与其指望他,不如自求多福……

她黯然神伤地闭上眼睛,双肩垮下。他不喜欢她,可是她仍然喜欢他啊!虽说知道他不可能会来,但心中仍残存着一丝丝希望,希望他看在他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份上,通知警察来把她救出去吧!

如果他还有点良心……

黑木深看她神情变得悲伤,心中一动,向成田健司道:“撕开她嘴巴的胶带,我有话问她。”

“是。”

一阵麻痛,她的嘴巴自由了,连忙大声解释:“你们抓错人了,我只是轩辕家管家的女儿,不是轩辕海昕的女友,他真正的女友另有其人……”

“别否认了,你每天和他亲热地一起上下学,两人还曾经上过饭店,这种交情还想瞒得了谁?”黑木深冷哼。为了抓住轩辕海昕的弱点,他早已把有关他的事全都调查清楚了。

“那是……”真是百口莫辩,她真会被轩辕海昕害死,想想从认识他以来,他替她惹了多少麻烦。

“放心,他就快来了,当他听说你落进我手里,就毫不迟疑地赶过来了,你的魅力还真不校”他挖苦他说着。

“他肯来吗?”她张大眼睛,一道喜悦的战栗悄然滑过心底。

“是啊!”

“真的?”可能吗?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他一来就别想活着出去,他肯来就表示他死定了!”黑木深深沉一笑,眼中全是冷酷。

“什么?你要杀了他?”她倒抽一口气,惊得呆了。

“当然。”

“为什么?你和他之间有什么过节?”她急道。

“怎么?你还不知道他的出身?这也难怪,当年堂堂日本关东黑道世家‘重日组’的‘海王’,如今沦落为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这种丢脸的事他大概也不想告诉你吧!”

黑木深冷讥。

“黑道?重日组?海王?”他在说什么?她怔怔地盯着他,一时无法串连他的话。

“哼!简单的说,你爱上的大男孩实际上是个黑道流氓,他十三岁就在道上混了,而且还率众挑了我黑木帮的一个堂口,杀了我二十多个弟兄,他啊,是重日组赫赫有名的小魔王,当年还威震整个日本黑道呢……”黑木深对轩辕海昕的印象一直很深,他很好奇,五年前那个老成的孩子,如今是否还精悍依旧?

向朝阳震骇地张大了嘴,轩辕海昕和日本黑道有关系?他十三岁就杀过人了……?

天!这一个月来她是和什么人在打交道啊?母亲千交代万交代别去惹流氓太保,谁知道她们还住进了流氓窝,她甚至还喜欢上一个黑道小魔王……“重日组向来和我黑木帮是死敌,双方的恩怨不是几个字能说完的,五年前的歼灭行动让他们四兄弟逃了,这次好不容易找到他们,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为了不把事情闹大,利用你来杀他们是最好的方法……”

“利用我?”她的心跳骤增,惊慌不安,五年前发生过什么事吗?轩辕家四兄弟到底在日本经历过什么?

“没错,先用你将轩辕海昕引来,然后再用他钓出他那三个鲜少出没的哥哥,我再一举将他们全都宰了!”黑木深握拳冷笑。

她被他的狠话吓得打心底发颤。

“为什么得这么杀来杀去才行?也许他们四兄弟已不想再和黑道有任何关系了,你就不能放过他们吗?”她脱口替轩辕兄弟们说话。

“放过他们?别傻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黑道的纷争你懂什么?我今天放过他们,他日他们说不定就会想办法灭了我黑木帮。”这就是黑木深的义父最大的隐忧,也是他奉命无论如何都要除掉四魔王的原因。

这种斗争她的确不懂,可是她就这么被卷入这场混战中实在太冤了!

“你利用我也没用的,我告诉你,我并不是轩辕海昕的心上人,你的诡计行不通的!”她希望能让他明白她的利用价值很低。

“别担心,如果你没有用处,我会立刻杀了你。”黑木深阴森森地瞪她一眼。

她的心咚咚乱跳,倏地被恐惧灌满全身。

她忘了,眼前这人也不是什么善类啊!干嘛和他多说废话?

“现在就安心地等待答案揭晓,看看你在轩辕海昕的心中是否重要了。”他点燃一根烟,讥讽他说。

“你……你打算怎么对付海昕?”她紧张地问。

“怎么对付?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他卖着关子,邪恶一笑。

“少主,雷射枪已安置完成了,就只等‘海王’莅临,一旦他进入别墅大门,踩到红外线,发射器就会自动扫射。”成田健司与别墅外的手下以手机交谈后向黑木深报告。

“很好,但我要留活口,别把饵打得太重,死了就没戏唱了。”黑木深走向落地窗,看着一楼花园外的那扇大门。

“是。”

“不!你不能那么做!”听了他们的对话,向朝阳胆战心惊地大喊。原来……原来大门到花园之间的那条路径早已设有机关了……“闭嘴!”成田健司向她喝道。

“你不能造孽啊!用这么歹毒的方式伤人,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的亲人难道允许你做出这种可怕的事吗?小心报应落在你和你爱的人身上!”她焦虑地哭叫着。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

“叫她住口!健司。”黑木深心被戳了一下,他还怕什么报应呢?他爱的人早就远离他了。

“是。”成田健司再度撕下一片胶带走向她,打算封住她不敬的嘴。

向朝阳惊怕地往后缩,当他伸手攫住她的肩膀时。

乘机咬住他的手指。

“啊!臭丫头,你敢咬我?”成田健司气得破口大骂,以另一只手掴向她的脸颊。

突然间,黑木深阻止了他的暴力。这女孩长得和他心中的人影有些神似,他竟无法忍受别人打伤她……“别把人质打坏了,健司,到时‘海王’会认不出她的脸。”他不悦地道,并解开向朝阳脚上的绳索,将她一把拎起,拖向阳台。“你过来!”

“少主……?”成田健司不解地睁大眼睛。

“干什么,放手!”她奋力挣扎着。

“你就站在这里,亲眼看着你心爱的男孩前来救你的英勇画面。”黑木深居心叵测地冷笑。

“什么?”她还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轩辕海听从前门一见到你就站在二楼阳台,想必会不顾一切飞奔而来吧?而我正是想利用你来分散他的戒心……”

“不!”向朝阳倒抽一口气。

“呵呵呵,这样的相见不是很凄美吗?”

她光想象轩辕海昕被雷射枪扫射得满身是血的残忍情景就肝胆欲裂,哪能忍受亲眼目睹那场惨状?

“凄美个头!你这个恶棍!放开我!”她尖声喊着,使尽全力想从他铁夹般的手逃脱。

“你给我安分点!”他加重力道想制止她乱动。

这时,成田健司发现轩辕海昕的身影了。

“少主,‘海王’来了!”

“好,真是太好了。”黑木深瞅起眼,看着那抹从阴暗中现身的人影。

向朝阳无法形容她此刻的复杂心情,轩辕海昕来救她了!真的来了!不管他是为了什么理由前来,她都不在意了,因为他究竟还顾念她的死活,那表示他并不是那么讨厌她……可是他一来就等于自投罗网,她又不愿他为了她而身陷险境啊!

“不!别过来!海昕!这里有——”纷乱的思绪中,她急着向轩辕海昕示警。

黑木深迅速捂住她的口,低斥:“别想坏了我的事,小女孩!”

轩辕海昕在别墅大门外抬头看见向朝阳被个男人抓住,怒火陡生,毫不迟疑地就往里头冲。

向朝阳瞪大眼睛,急出一身冷汗,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用力拉开黑木深的大手,扯着喉咙尖喊:“危险!不要过来!”

这回轩辕海昕听得一清二楚了,他急忙煞住步伐,警觉地以目视检查整幢房子四周。

黑木深见他起疑,立刻抓过向朝阳,将枪抵在她的侧脑上,大喝:“‘海王’,现在就走过来,不然我马上杀了这女孩!”

轩辕海昕紧抿着嘴,直瞪着立在二楼阳台的黑木深,手已从后腰握住多年不用的手枪。

“放了她,黑木深,不然你会后悔。”他冷冷地瞪着他。

“我倒要看看是谁会后悔。”黑木深将手枪上膛,用力指着向朝阳的太阳穴,“还不过来?”

轩辕海昕脸色铁青,如果在以前,没有任何人的死活能威胁得了他,可是现在,他居然无法忍受向朝阳受一点点的伤害。

向朝阳看他真的要走进来,再也控制不住心焦,她不顾一切地冲向栏杆,一脚跨出去,并大喊:“快走!别管我!”

“你干什么?”黑木深一愣,连忙伸手抓她。

成田健司和另外三个手下也一起上前,就在这一刹那,轩辕海昕抽出枪往阳台发射,三名手下应声倒地,成田健司吓得往后跃开,黑木深也跟着闪躲,抓住向朝阳衣领的手用力一扯,向朝阳为了脱离他,更往栏杆外挣扎,倏地,她脖子上的链子断裂开来,链子被黑木深抓在手里,而她整个人则往一楼摔落——

“朝阳!”轩辕海昕大惊失色,再也顾不得前方的危险机关,大步冲过去。

飞奔的脚触动了红外线,雷射枪一一朝他的腿扫射,他机伶地横身翻跃,躲过大部分的攻击,然而为了赶一步救向朝阳,仍然避不开最后一发,一阵巨痛贯穿他的右小腿,他闷哼一声,却没停下脚步,直接冲到向朝阳的坠落地点,终于及时在她跌落地面前接住了她,两人就这么相拥地滚向一旁的草丛中。

这短短的几秒钟对向朝阳而言仿佛是一世纪般,她吓白了脸,在轩辕海昕的胸前不住地发抖。

“没事吧?”他紧张地低头看她。

她摇摇头,眼里全是恐惧,根本开不了口。

还来不及喘口气,就听得黑木深大吼着要手下杀了他们,他立刻拉起向朝阳,往别墅后方的山坡林逃窜。

黑木深气得走进房里,正要拿起枪准备下楼时,不经意瞥见手里的链子,蓦地,他浑身一颤,满心的愤怒化为惊愕,呆立当场!

这条链子……心型的订制钻链……不正是他十七年前送给“日向玲子”的定情之物?

为什么会在那女孩身上?难道……她和玲子有关?

“少主,您怎么了?”成田健司发现他脸色不对,担心地问道。

“快!快叫大家不……不准伤害他们!别伤他们!”黑木深回过神,立刻大喊。

“少主?”

“我要活口!而且谁伤了向朝阳一分一毫,我就毙了谁!”他瞪着成田健司怒喝。

“这……”

“快传令下去!”他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冲下楼去。

成田健司惊疑不定地跟了下去,来到别墅后方,只见几名手下已被摆平,全都受伤倒地,其中一名喘着气报告道:“少主,他们逃往林子里去了,那小伙子的腿受伤了,身手还是非常惊人……”

黑木深抬头看着别墅后方黑压压一片的山林,握紧拳头道:“健司,再调一批手下过来,轩辕海昕有没有找到无所谓,但我一定要找到向朝阳,将她毫发无损地带回来见我!听懂了吗?”

“是。”成田健司应了一声,又派了约十名手下追上山,将命令交代下去。然而他终究禁不起好奇,又问:“少主,您到底是怎么了?那向朝阳为什么变得这么重要?”

“健司,你说向朝阳的母亲正在轩辕家当管家?我要她的名字和相关资料!”黑木深没回答他,只是急切地想确定他的怀疑。

“是。她叫向鸿玲,今年四十四岁,是名专业管家,曾在日本与美国留学过,专攻家政方面,一个月前才应聘到轩辕家……”成田健司就记忆中的资料念着。

“有没有照片?”他急道。

“照片?有,在电脑档案里……”

“快秀给我看!”

“是。”成田健司拿出笔记型电脑,找出向鸿玲的相关档案。

黑木深等不及地抢过来,详细地看着上头的报告,以及那张在他脑海里烙印了十六年的脸孔。

她已经四十四岁了,可是照片中依旧有着二十七岁时的明朗笑容,简单俏丽的短发几乎没变,唯一不同的是她已有了个十六岁的女儿……不会错的,向鸿玲,她正是他找了十七年的“日向玲子”!那个当年帮他从冷酷中找到爱,温暖了他冰冷的心的女人!

那么向朝阳呢?这个戴着他送给玲子的项链的女孩,她会是谁呢?

十六岁的她,会不会是十六年前那一夜两人缱绻之后的……结晶?

她……有可能是他的……女儿吗?

他要把一切都弄清楚!

一千握紧那条金链,他头也不回地冲出别墅,在成田健司的惊瞠之中,开车直接奔向轩辕家。

他知道,那里有着他思念了十六年的女人,以及他所要的一切答案。

“少主,您要去哪里?”成田健司瞪着他的背影高喊,可是黑木深根本没空回答他,他转头看了电脑上那张照片,眼神从惊慌逐渐变得阴晦,然后他急忙跟着黑木深身后追出去,边走边打开手机,说了声:“少主有令,把逃走的两人全杀了,别留活口!”

上山搜人的黑木帮成员都收到这项指令,霎时,黑夜的山林中充满了肃杀之气,危险正逐渐朝向朝阳和轩辕海昕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