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怼人

她侧过头,宫俊熙不知道昨晚是不是照看着白小倩所以很晚睡的缘故,此时的他依旧睡得很沉,白小倩忍不住伸出手来,手臂上的针头已经被拔掉了,露出了青紫色的针头的印迹,不过已经被很好地处理好了,她会心地一笑,隔着空气慢慢地抚过他即使在睡梦中依旧有些皱起的眉头,奇迹一般,他竟然舒展开了眉心。

顺着高挺的鼻梁,下来是性感的薄唇,小时候听过长辈说,男人的唇越是薄,那么这个人八九成是个花心的,但是从她了解的宫俊熙对赵蒙蒙的感情看来,他应该就是剩下的那一两成了吧。

白小倩的手心朝着宫俊熙的脸庞,感受到他鼻间喷出来的热气全部洒在了自己的手心里,脸颊上一阵滚烫,缓缓地收回了手。而与此同时,宫俊熙毫无预警地睁开了眼睛,眼里不是迷茫的神色,而是一瞬间就恢复的清醒,白小倩暗暗惊讶,庆幸幸好自己的手已经缩回来了,不然多尴尬啊。

可是她忘记了,虽然自己的手缩回来了,这眼睛可是骨碌碌地盯着人家转呢,这不就被人家当场抓包了。

“呵呵呵,早啊。”白小倩试图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可是对方显然并不领情,他并没有说话,直接起身朝着浴室走去,他有早浴的习惯,这个白小倩也是在最近跟他一同住在卧室的时候才知道的。

等到宫俊熙走出了浴室,神清气爽的样子出现在了白小倩的面前,而此时的白小倩也已经换好了衣服,他几不可见地皱眉,“你要出去?”看样子还是一个挺重大的场合。

白小倩也是刚刚打开了手机才看见父亲昨晚发过来的短信,大致内容说的是王家方面知道了还有她的存在,这若是不出现的话,会引来不少的闲话,这大家族的人没事就喜欢猜测里里外外的关系,所以白小倩无奈,看来不管怎么样都是要露个面的了。

白小倩点点头,“嗯,家里有点事情。”

宫俊熙不是没有查过白小倩的家世背景,自然明白她的家里关系不是那么的和谐,“我让人送你去。”

一听这话,白小倩立马就摆摆手,“不用了不用,我认得路。”自己若是乘着豪车去参加婚礼的话,指不定出什么乱子了,再说自己也还没有跟父亲交代过已经结婚的事实,目前她还不想要太张扬。

Wωω тTk Λn C〇

宫俊熙沉吟片刻,倒是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西装笔挺地走出了房间,白小倩走进了浴室,洗漱过后,坐在化妆台前,自己的这张脸实在是太憔悴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参加葬礼的,若是被李玉凤看见了,免不了排挤两句以为自己给他们找晦气。

简单地化了一个淡妆,涂上了些许的腮红,脸色才稍微能够看一点,白小倩走出了卧室,正好碰见了黄玲玲走出客厅,因为客房和卧室有点距离,在加上房子的隔音效果好,黄玲玲也就根本不知道白小倩昨晚找医生的事情。

这会儿,黄玲玲看着白小倩气色红润,精神不错的样子,有些诧异,“小倩姐,早上好。”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是面对着这张笑脸,白小倩是再也不敢放下心来了,她冷冷地看着黄玲玲,“黄玲玲,你不累吗?你不累,我看着都有点累。”说着毫不客气地转身下楼。

黄玲玲气极,双手叉腰,左右转着头,“哈,你竟敢这么跟我说话?”

宫俊熙早就已经坐在了餐桌上,他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仔细地阅读着,白小倩下楼,坐在了他饿身边,对于宫家在餐桌上的家教,其实白小倩心里还是蛮认可的,至少不用说话,这样也少了点精力去应付了。

而黄玲玲却是不同,她努力想要跟宫俊熙在餐桌上多多沟通,毕竟他平时工作忙,晚饭之后也是直接进了书房办公,根本没有交谈的机会,而宫俊熙也会纵容她,基本上,每次她提出来的话题,都会自然地接过去。

其实这样也就算了,反正白小倩是根本没有要加入的意思,再说他们谈论的现代派画家、抽象派、金融资本流通,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窍不通。可是好死不死的,黄玲玲总是好像觉得这些话题不带上她就显得有些冷落她了一般,总会莫名其妙地抛出话题给她,就比如现在,“蒙蒙姐,今天下午有一个画展,要不你跟我一起去看吧。”

既然都知道她不是真正的赵蒙蒙了,那应该知道自己不懂这些画的吧,而她这么做的目的自然也只有一个,就是让宫俊熙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有多么无知和庸俗,而自己又是多么地高雅。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白小倩淡淡地应道,没有看见宫俊熙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蒙蒙姐,难道你还生我的气吗?”这又是从何说起?面对这样的对手,白小倩总是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白小倩一脸蒙蔽地看向她,“我也是早上听了佣人才知道你昨晚发烧感冒的事情的 ,我想要是我在给你送晚饭的时候就发现的话,就不会害你,害你难受这么久了,可是当时下午我去叫你的时候,你明明,明明……”

白小倩陡然想起初中上语文课的时候,语文老师讲过一个艺术特色,叫做留白艺术,就是说说话啊可是一门艺术,有时候说的太全了,一股脑全部说出来反而不好,要给人一点想象的空间,黄玲玲可是真正地把这门艺术发挥地淋漓尽致。

此时配合上她低头,眼神无助地瞥向白小倩的样子,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宫俊熙淡淡地看了过来,似乎也在追问,你下午做了什么?

冤枉啊,她下午自己还难受得紧的时候,就被人抓住了下巴,还被迫听了一大堆告白加上威胁的话,总而言之,自己才是最无辜的好不好。

白小倩静静地等她说完,毕竟要等演员谢幕发表意见才是观众基本的素养不是吗?

“蒙蒙姐,你不要误会,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你生病了,所以才放下了晚餐就离开了,也不敢打扰你。”黄玲玲委屈地说道。

“嗯,我不怪你。”白小倩面无表情地说道,甚至是手上的叉子都不曾停下来过,“你不就是想要一句我原谅你吗?我原谅你了,所以不要觉得我不去看什么画展是不喜欢你,你也不用给自己加这么多戏,毕竟你不是人民币,也做不到谁都爱你不是吗?”

白小倩现在大病初愈,脑子异常的灵泛,就是忍不住怼回去。宫俊熙皱眉,她这又是从哪里学来的话,“住口。”

不重不轻的一句话,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让餐厅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起来,白小倩自嘲地一笑,这就是你嫁的丈夫,从来不会站在你的一面,不过早就已经清楚了不是吗?

黄玲玲的心里暗喜,俊熙哥是帮着自己的。宫俊熙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过,直到早餐结束,起身离开了座位。

白小倩也不想面对着黄玲玲继续吃下去,同样也起身,看了一眼时间,这个时候去参加婚礼也差不多了。

走出了大门,原以为宫俊熙早就已经离开了,没有想到他的车依旧是停在门口,“上车。”在白小倩经过的时候,冷不丁地出口道。

白小倩停下脚步,“你让我上车?”

“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宫俊熙忍不住讽刺道。

话虽如此,但是你回答个嗯不就得了,至于这么冷冰冰饿吗?

白小倩这才发现他是坐在驾驶座上的,她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上,“你这是要去……”

“系上安全带。”好吧,话又被无视了。

车子一路开出了别墅区,而远处门边的位置,黄玲玲握紧了双手,她看见白小倩上了宫俊熙的车子,他们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脸上因为愤恨的表情破坏了这七分的美丽。

“去哪里?”宫俊熙双手握着方向盘,车速缓缓地减慢,眼睛望向前方淡淡地问道。

这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人,按照他刚才的逻辑,自然是问自己了,可是大哥,不是你让我上车的吗?你现在问我去哪里?

白小倩坐在副驾驶座上,“啊?”

宫俊熙终于是转过头来,“我问你,婚礼的地点在哪里?”

他老人家终于是开金口,把话给说明白了。

“婚礼,你的意思是你要送我去?”白小倩是太惊讶了,所以才会重复问出了在宫俊熙眼里可能又是有点白痴的问题。

“地点。”不过所幸的是,他也无意跟她继续说下去,直接冷冷地抛出两个字。

“君山教堂。”白小倩迫于他的威势,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但是随即想到,他难道也要跟自己一起去参加婚礼吗?他这么有名,应该会被人认出来的吧,那个时候自己怎么解释?丈夫?想想都有点惊悚。

不过眼下,她可没有胆子跟宫俊熙说自己不想要他送,不然的话,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直接被抛弃在大马路上了。

君山教堂位于山清水秀的,人杰地灵的,额不管多少的溢美之词,都掩盖不了它地点的偏远,总而言之,现在他们就开着这样一条看起来荒无人烟的公路,不对,是山间小路上。

白小倩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短信上面的地点了,真的会有人把结婚地点选在这么,额,这么荒芜的地方吗?而且还是豪门王家,白青青难道会同意?她可是记得白青青以前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像个公主一样地出嫁,受到全世界的瞩目,就算不是全世界,以王家和白家的身份,全国瞩目也是没问题,可是如今竟然这么低调。

(本章完)

第三十七章:结婚第九十二章 意外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八十章 夜色朦胧第二十三章:试探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第七十三章 找戒指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三十八章:离开他第五十八章:监工第八十二章 悸动第十六章:白算计第六十二章 婆婆的担忧第七十九章 晚宴第三十一章:婚礼第三十二章:不告而别第九十八章 告白?第四十九章:上班第三十三章:帮助第四十五章:重新决定第七十二章 恨意第七十四章 遭遇劫匪第九十三章 营救第七十七章 离婚第八十四章 震惊第五十六章:锋芒第六十九章 风雨欲来第七十八章 决心离开第六十八章 婚姻第十五章:突破第七十四章 遭遇劫匪第五十一章:已婚妇女第三十章:怼人第七十一章 旁观者第四十六章:重新考虑第十八章:我们结婚了第四十七章:见公婆第五十八章:监工第五十五章:又起矛盾第二十四章:被发现第八十五章 目睹第九十六章 保住了第二十二章:曾经沧海第十八章:我们结婚了第八十一章 解释误会第十一章 :这么像吗第七十六章 收留第八十四章 震惊第六十七章 几分真假第一百章 缴械投降第四十三章 :同意第二十四章:被发现第六十七章 几分真假第五十章:新任务第三十二章:不告而别第八十六章 偶遇第二十七章:心动第一百章 缴械投降第四十章:超市记第八十九章 回忆第六十八章 婚姻第三十四章:应聘第七十七章 离婚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七十六章 收留第六十二章 婆婆的担忧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十五章:突破第十七章:高贵的身份第五十六章:锋芒第八十五章 目睹第六十七章 几分真假第七十章 风雨夜第三十七章:结婚第三章:那你就嫁给我吧第八十二章 悸动第九十四章 反击第五十四章:难得的温情第六十二章 婆婆的担忧第二十七章:心动第五十一章:已婚妇女第三十七章:结婚第五十八章:监工第七十九章 晚宴第三十二章:不告而别第三十章:怼人第七十八章 决心离开第八十一章 解释误会第四十六章:重新考虑第四十二章:一巴掌第二十六章:同意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六章:有仇必报第四十五章:重新决定第八章:等我过阵子胖了再戴吧
第三十七章:结婚第九十二章 意外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八十章 夜色朦胧第二十三章:试探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第七十三章 找戒指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三十八章:离开他第五十八章:监工第八十二章 悸动第十六章:白算计第六十二章 婆婆的担忧第七十九章 晚宴第三十一章:婚礼第三十二章:不告而别第九十八章 告白?第四十九章:上班第三十三章:帮助第四十五章:重新决定第七十二章 恨意第七十四章 遭遇劫匪第九十三章 营救第七十七章 离婚第八十四章 震惊第五十六章:锋芒第六十九章 风雨欲来第七十八章 决心离开第六十八章 婚姻第十五章:突破第七十四章 遭遇劫匪第五十一章:已婚妇女第三十章:怼人第七十一章 旁观者第四十六章:重新考虑第十八章:我们结婚了第四十七章:见公婆第五十八章:监工第五十五章:又起矛盾第二十四章:被发现第八十五章 目睹第九十六章 保住了第二十二章:曾经沧海第十八章:我们结婚了第八十一章 解释误会第十一章 :这么像吗第七十六章 收留第八十四章 震惊第六十七章 几分真假第一百章 缴械投降第四十三章 :同意第二十四章:被发现第六十七章 几分真假第五十章:新任务第三十二章:不告而别第八十六章 偶遇第二十七章:心动第一百章 缴械投降第四十章:超市记第八十九章 回忆第六十八章 婚姻第三十四章:应聘第七十七章 离婚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七十六章 收留第六十二章 婆婆的担忧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十五章:突破第十七章:高贵的身份第五十六章:锋芒第八十五章 目睹第六十七章 几分真假第七十章 风雨夜第三十七章:结婚第三章:那你就嫁给我吧第八十二章 悸动第九十四章 反击第五十四章:难得的温情第六十二章 婆婆的担忧第二十七章:心动第五十一章:已婚妇女第三十七章:结婚第五十八章:监工第七十九章 晚宴第三十二章:不告而别第三十章:怼人第七十八章 决心离开第八十一章 解释误会第四十六章:重新考虑第四十二章:一巴掌第二十六章:同意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六章:有仇必报第四十五章:重新决定第八章:等我过阵子胖了再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