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风雨夜

而此时白小倩焦急而又不安地站在厂房的外屋檐底下,早在十分钟前她就已经结束了检查,而白小倩想着王苏北说会回来载她回去,所以便等在原地,当时的那个陪同监工也早就离开了。

白小倩打开包包,翻找着手机,手机呢?白小倩因为找不到手机,更加焦急,她把包里的东西一一都拿出来,可是却还是没有手机,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忘记带手机了。

任何时候都可以忘带手机,可是如今在这个荒芜偏远的郊区,又是大雨瓢泼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这里,夜色缓缓地降下,因为下雨的关系,天色比平时这个时候更加阴沉几分。

凤吹得雨直接飘进屋檐下,白小倩的衣服一会儿便被弄湿了,夏季的暑意褪去,只觉得身子渐渐开始冷下来,她蹲下身子环抱住自己的膝盖,雷声在远处的天边响起,却又近得可以随时就到头顶上,白小倩更加用力地抱住了自己的小腿,仔细看,还能够发现她的身子带着微微的颤抖。

一些以为被遗忘的记忆此时在脑海中开始翻腾出来,白小倩抱着自己,眼睛空洞地盯着地面上,嘴角蠕动着,却是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王苏北沿着原路返回,可是因为暴雨的关系,车子在路上几乎是寸步难行,因为城郊的关系,道路不平坑坑洼洼的,王苏北焦急地看着手表上的时间,距离自己离开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雷声突然而至,响彻在天际,从阴沉的乌云中突然劈开,白小倩惊恐地抬起头,看着远处的雷电,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要再去看,“妈,妈。”白小倩无助地犹如五六岁的孩童,低低地呼唤着母亲。

从很小的时候,因为母亲一边带着白小倩,一边还要去工厂打工赚钱,所以经常工作到半夜,所以常常是白小倩一个人在家,若是熟睡着还好,有一天,白小倩被一阵沉闷的雷声吓醒,她张着眼睛,看着整个黑漆漆的房间,透过玻璃窗能够看见外面闪亮的雷电,瞬间把屋子照地半明半暗,但是一切显得又是那么地诡异。

她放声大哭,想要找母亲,可是身边却没有一个人,她哭得声嘶力竭,可是雷电反而引以为趣,更加毫不掩饰地暴露自己的威严,从此白母每次雷电夜都会抱着白小倩,一遍遍安抚着她幼小的心灵。

后来,怎么样了?白小倩有些记不清楚了,她只记得自己到了白家,而母亲却又不在自己的身边,李玉凤不会像母亲一样在雷雨夜抱着安慰自己,又或许她会的,只是她安慰的人永远不可能是自己。

那个雷雨夜,她实在是害怕极了,抱着枕头去找李玉凤,因为白长凤出差的关系,李玉凤更加毫不掩饰对白小倩的厌恶,“张姐,把这野孩子给我带下去,就给我关到楼下的储物间去,好好的不睡觉,让她自己一个人闹腾去。”

她被带下去了,被一个手臂比

她小腿还要粗上两倍的女人带下去了,她挣扎过,她面对着李玉凤哭嚎着,她清楚地看到雷电闪过的那一瞬间,李玉凤脸上带着狰狞又是报复后带着快感的微笑,那么笑容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妈,外面怎么这么吵?”那个时候白青青还带着奶音的语气从房内传出来,“没什么,睡不着吗?妈妈来了。”李玉凤收起了尖酸刻薄的脸,很快就消失在光影里,那个时候她们就注定了不可能成为一对真正意义上的姐妹。此时翻腾上来的不止是那些记忆,还有那个时候无助的感觉。

白小倩痛苦地皱起眉头,靠着仓库的大门上,整个人仿佛是虚脱了一般,冷汗夹杂着雨水从面上缓缓地流下来,衣服早就已经湿透,年腻在身上。

宫俊熙开车上了高速,一场大雨降临,把他堵在了公路上,他焦急地等着,心里怀抱着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许她现在已经回家了呢》

打电话给家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期冀,“喂,夫人在家吗?”

“先生,夫人没有回来过。”佣人说道。

这个时候,楼梯上走下来一个女人,“谁的电话?”

“黄小姐,是先生的。”

“你别挂,我跟他说两句。”

“先生,黄小姐。”佣人面上闪过一丝诧异,随即抬起头对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黄玲玲道,“小姐,先生已经挂下电话了。”

黄玲玲一把拿过电话,“喂,喂,俊熙哥。”

“你是不是没跟他说我要跟他说话的事情?”黄玲玲皱眉埋怨道。

“小姐,不是的,我……”

“好了,你不用说了,你去把我阳台上的几盆盆栽搬进来。”黄玲玲指使道。

谁都知道黄玲玲阳台上的那几盆盆栽都是大物件,看来这位小姐摆明是把这气撒在了佣人身上。

“是。”

黄玲玲走到客厅的巨大落地窗前,看着玻璃窗外雨水不断地倾注下去,迷糊地她的眼,外面只觉得是水光一片,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朝着二楼走去,回到客房,只见那个佣人站在阳台处,吃力地抱着一盆盆栽往屋子里面拿,转身的一瞬间,猛然看见黄玲玲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手中的盆栽差点打翻,“黄小姐。”

“刚才俊熙哥打电话来是为了什么事情?”黄玲玲问道。

“先生问夫人有没有回到别墅了。”佣人低着头哆哆嗦嗦地回答。

这一抬头,却看见黄玲玲早就已经离开了,黄玲玲走过他们的主卧室,倒退了两步,再次走到主卧的门口,打开门,没有上锁,黄玲玲大胆而又直接地走进了他们的卧室。

这个卧室她并不陌生,上次她进来这间卧室的时候,还打开了他们的衣柜,找到曾经和白小倩一起买的衣服,一点点一点点地把那件衣服剪烂,撕碎。

这一回她什么都不想做,她静静地走到化妆台前,缓缓地坐下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侧过头去看那张床,试想着白小倩是不是每天早起就会坐在这里,一偏头的地方就能够看到他。

宫俊熙挂下电话之后,正好公路开始正常通行,灰蒙蒙的天,瓢泼的大雨,都足以让人的心情变得糟糕起来,他烦躁地扒拉一下头发,“白小倩,我这么不远万里来接你,你要是……”

“算了,你还是等着吧。”宫俊熙加快脚下的油门向前开去,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地址,他竟然就这样开上了高速公路,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么执着地开去?

也许是因为一想到她一个人无助地呆在郊区,一个人被大雨淋湿却又找不到躲雨的地方,一个人看着天色渐暗却找不到一个温暖光亮的地方,想到这里心里有钝痛,答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现在正在朝着她的方向赶去。

白小倩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仿佛眼前的草木厂房已经不见了,周围只有一片漆黑,她拉着张姐的手臂,哭嚷着不要,“你给我进去,听到夫人说的没有,让你一个呆着,别缠着我,你给我滚进去!”

她刻薄又尖锐的语气,带着熟悉的嫌恶表情,一用力就把白小倩瘦弱的手臂给拽了下来,直接把她像是扔垃圾一样往里面一扔,她看着渐渐变得细长的缝隙,外面虽然阴云密布,天外昏暗无比,但是还是跟储物室的漆黑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直接站起身子用力跑上前,抓住了张姐还未收回的手,张开嘴巴用尽全身力气咬了一口,张姐吃痛,“小蹄子!”另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脑袋往墙壁上撞去,白小倩松开牙齿,换来了一声沉重的关门声,从此她的世界真正进入了黑暗。

那个时候,任何的声音都会被无限地放大,而时间也会被无限地拉长,她抱着自己的身子,觉得前所未有的冰冷,哆嗦着只会麻木地叫着两个字,“妈妈。”仿佛这两个字便能够给她无穷的力量一般。

“踢踏踢踏。”白小倩躺在冰凉潮湿的水泥地板上,她听见一声声沉重急切的脚步声,入眼的是一双黑色的皮鞋,一双男士的皮鞋,“爸爸来了。”这是她第一个反应,随后就陷入了真正的昏迷,力气从身体中流走。

耳边是急切带着担忧的声音,“小倩!小倩!”而身子也似乎被抱起,靠在火热温暖的胸膛上,猛然凌空抱起,白小倩因为走路上下颠簸的关系,眉心不自觉一皱起,“很快就好了,你忍忍。”

她抱着自己,那个时候也是不停地安慰自己很快就好了,很快就好了,可是这个很快竟然用了一夜的时间,直到第二天父亲因为赶早班机回来发现她不见了才在储物室发现了她,有时候白小倩在想,若是那天父亲没有提早回来,李玉凤会不会就打算让自己这么死去?

(本章完)

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第七十四章 遭遇劫匪第三十章:怼人第四十一章:别拿我当替身第十四章:解救第八十八章 往事哪堪回首第五十二章:请客第八十九章 回忆第七十二章 恨意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九十二章 意外第四十一章:别拿我当替身第二十章:失望第八十二章 悸动第三十四章:应聘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第五十章:新任务第七章:还好婚纱没摔坏第十四章:解救第四十三章 :同意第五十九章:安危第四十五章:重新决定第三十九章:坦白第十三章:算计第十四章:解救第十八章:我们结婚了第十六章:白算计第二十七章:心动第七十章 风雨夜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二十六章:同意第二十四章:被发现第七章:还好婚纱没摔坏第七十四章 遭遇劫匪第五十一章:已婚妇女第七十一章 旁观者第五章:天降馅饼第二十九章:不信任第四十四章:神秘上司第三十四章:应聘第八十八章 往事哪堪回首第五十三章:缓和关系第二十八章:摊牌第三十八章:离开他第七十六章 收留第三十八章:离开他第八十七章 真相第十二章:宴会风波第三章:那你就嫁给我吧第九十章 过去的过去第一章:逃脱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第三十九章:坦白第十四章:解救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三十章:怼人第六十五章 争锋相对第五十五章:又起矛盾第三十八章:离开他第二十五章:真相第二十章:失望第二十三章:试探第一百章 缴械投降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十三章:算计第三十六章:反将一军第四十三章 :同意第五十二章:请客第四十五章:重新决定第六章:有仇必报第九十八章 告白?第六十七章 几分真假第十章 :继续假扮第十章 :继续假扮第六十三章 意外的见面第八十二章 悸动第六十三章 意外的见面第九十四章 反击第一百章 缴械投降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六十二章 婆婆的担忧第九十二章 意外第二十七章:心动第十三章:算计第四十一章:别拿我当替身第三十三章:帮助第二十二章:曾经沧海第八十五章 目睹第四十九章:上班第二十章:失望第七十七章 离婚第七十四章 遭遇劫匪第十四章:解救第二十二章:曾经沧海第八十五章 目睹第八章:等我过阵子胖了再戴吧第九十六章 保住了第三十一章:婚礼第十九章:来客
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第七十四章 遭遇劫匪第三十章:怼人第四十一章:别拿我当替身第十四章:解救第八十八章 往事哪堪回首第五十二章:请客第八十九章 回忆第七十二章 恨意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九十二章 意外第四十一章:别拿我当替身第二十章:失望第八十二章 悸动第三十四章:应聘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第五十章:新任务第七章:还好婚纱没摔坏第十四章:解救第四十三章 :同意第五十九章:安危第四十五章:重新决定第三十九章:坦白第十三章:算计第十四章:解救第十八章:我们结婚了第十六章:白算计第二十七章:心动第七十章 风雨夜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二十六章:同意第二十四章:被发现第七章:还好婚纱没摔坏第七十四章 遭遇劫匪第五十一章:已婚妇女第七十一章 旁观者第五章:天降馅饼第二十九章:不信任第四十四章:神秘上司第三十四章:应聘第八十八章 往事哪堪回首第五十三章:缓和关系第二十八章:摊牌第三十八章:离开他第七十六章 收留第三十八章:离开他第八十七章 真相第十二章:宴会风波第三章:那你就嫁给我吧第九十章 过去的过去第一章:逃脱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第三十九章:坦白第十四章:解救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三十章:怼人第六十五章 争锋相对第五十五章:又起矛盾第三十八章:离开他第二十五章:真相第二十章:失望第二十三章:试探第一百章 缴械投降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十三章:算计第三十六章:反将一军第四十三章 :同意第五十二章:请客第四十五章:重新决定第六章:有仇必报第九十八章 告白?第六十七章 几分真假第十章 :继续假扮第十章 :继续假扮第六十三章 意外的见面第八十二章 悸动第六十三章 意外的见面第九十四章 反击第一百章 缴械投降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六十二章 婆婆的担忧第九十二章 意外第二十七章:心动第十三章:算计第四十一章:别拿我当替身第三十三章:帮助第二十二章:曾经沧海第八十五章 目睹第四十九章:上班第二十章:失望第七十七章 离婚第七十四章 遭遇劫匪第十四章:解救第二十二章:曾经沧海第八十五章 目睹第八章:等我过阵子胖了再戴吧第九十六章 保住了第三十一章:婚礼第十九章: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