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走

我,名为王上,二十为王,至尊无上,名字的含义简单易懂,从小上学时也经常被同学,老师戏称:“皇上”——“皇上”又出恭了;“皇上”又欺负谁了,“皇上”又不交作业了……诸如此类。不过,我更喜欢自己另外一个外号——“才子”,才华横溢,天之骄子。我从小聪明好动,基本只要我想,什么都一学就会,例如音乐、绘画、开锁……但也因此养成骄躁的习惯,最后学业虽不是一塌糊涂,但也只能马马虎虎上个普通的城市,普通的大学,但却认识了几个不普通的好兄弟,也遭遇了不普通的事情……

事情确不普通,无法解释,也无从解释,我们所有人被勒令封口,至今我回忆起来也只能说是变故,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逝者已矣,但我在心中会永远怀念……

还是继续说我自己吧,我家境较为富裕,至少长这么大要什么有什么。父亲是派出所所长,虽然只是个所长,但也受人“敬重”。父亲酷爱犀牛角,家里有好多犀牛角雕琢的工艺品,一到逢年过节,总会有些人来送些新的,父亲则总是一脸严肃的表情,然后就把东西收下,之后,看不上眼的就扔到一边,给我当玩具,我见得多了,也算是个懂行了。母亲为人沉默寡言,印象中以前不是这样的,但近几年,尤其是我上大学后,越发的不爱说话,和我也很少交流,但每次我要离家去上学时母亲总是会为我收拾好行李,然后会塞上好多钱在行李中,我也毫不客气的花个干净。

本来,一家三口关系还算融洽,但自从某一次,我发现父亲有外遇开始,我们父子的关系逐渐降到了冰点,一天也说不上一句话,母亲有心脏病,我不敢告诉她父亲有外遇的事情,我害怕,我害怕她只道后,承受不住,会……唉,但也许她一早就知道了。有一次她在网上问我,为什么放假回家这段时间,一句话都不和你爸说?我只是随便找几个理由搪塞,什么有代沟,无法沟通等等。直到大学毕业,一切问题才都到一个节点上爆发开来。

常言道:大学毕业,失业又失恋。我也不例外,与女友分手什么的,不值一提,反正也只是玩的心态,就算伤心也只有我一个,更何况她完璧无损,我可是血本无归,有时我也只能自嘲,***做成我这样,上对不起国家,下对不起父母,不过对不起国家是假,对不起父母倒是真的。那次变故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无法估量,但无可否认的是我是其中之一,虽然我活着,但每天都过得心惊肉跳,好容易熬到毕业回家。我仍然是会被恶梦惊醒,总觉得下一个就是我。在惊恐的混沌之中,我开始抽烟,从开始的一根到差不多一天一盒,烟草对此时的我来说如同救命稻草,在尼古丁进入气管,伤害肺脏的那一刻,能让我感到些许的安心。母亲劝说,让我尽可能的少抽。我只是点头搪塞着,在母亲走后默默的拿出一根,点燃。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份不安逐渐淡化,但我始终耿耿于怀,身体中流动着警察之子的血液,它无时无刻不在鼓动着我,我要弄清真相,以至于毕业后的这段时间,我拼命的在网上搜集查找灵异怪谈之类的文献材料,希望多少能让我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曾经想去见那位身为幸存者的他——我上铺的好兄弟,可惜无果,院方不承认此人存在,我虽然知道猫腻,但也没什么办法,不了了之。对于父母来说,好不容易孩子大学毕业了,却整天沉迷于网络,不思进取,换谁也高兴不起来。父亲非常恼火,为此我们吵了好多次架,有一次都差点动手,结果母亲心脏病突发住院,那次吵架才算是暂时停火。之后好久,我们父子俩不说一句话,直到某天,我听到父母在争吵:

“孩子不愿意工作,你就不要再逼他了,哪有父子俩天天见面和仇人一样,吹胡子瞪眼……”

“我们才新买的房子,这房子是谁的啊,就我一个人的吗,他都二十好几了,还让他老子我拼死拼活的来赚钱供房款吗?”

我心说:“上个月你才给那个女人买的宝马,这会儿供房款你到没钱了。”

手中握着鼠标,滚动着滑轮,点击着界面,网页的扩展阅读中出现了一个让我耳熟能详的名字——聂小倩,我笑着摇摇头,自语道:“都说是书生遇艳鬼,为什么呐?因为写书的都是书生,我也算是书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遇到我的小倩,我也不会管他什么人鬼殊途。”

“又看这些没用的?”一个既熟悉又厌恶的声音在耳边咆哮。

父亲怒不可遏,我冷哼一声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父亲料到我不会给什么反应,也没继续咆哮,只是压低了声音,但仍然让我觉得刺耳:“我给你找了份工作,明天开始你去上班,听见了没有?”

“要去你自己去!”我身体动也不动,只是懒懒的用手滑动着鼠标。

“你说什么,再说一句试试?”

我猛然起身,与父亲针锋相对道:“要去你自己去!!!”

父亲火起狠狠的打了我一个耳光,打的我左脸火辣辣的疼痛,“明天你要不去上班,我打折你腿!”

我手捂着脸,冷眼相望:“哼,你那么大本事,还用我出去工作赚钱供房?我真不晓得宝马红唇糟老头是个什么样的搭配。”

“小王八蛋,你——?”

“我什么,我说了什么吗?啊——?”我捏紧拳头,“王所长,别人怕你我可不怕!”

父亲被我激怒,抄手去拿扫把,母亲看到赶紧拉住他。

“你们父子来都少说两句!”

“怎么?想打我啊,来啊,你敢动手我就敢还手,有本事你把我抓进去,我看你能不能丢得起这个人!”

父亲气得嘴唇都在发抖,似乎用尽全力,才吼出了一句:“你给我滚——!!!!”

“走就走!省得天天看你这张臭脸心烦!!”

……

虽说是一时火起冲动,但话已出口,让我认错……我宁愿死!父亲缓过劲来,出门上班去了。父亲的身体已是大不如前,但是活该,谁让他一身富贵病还***,不知道节制身体,死了也不多,我在心中诅咒。唉,可怜我妈怎么会找上这么一个。

我随手收拾着简单的行李,几件衣服,各种运动名牌,都是我喜欢的;山寨货的手机,坏了就扔,根本不心疼;还有一张银行卡和一串我家的钥匙?我不记得自己装过,这是……唉,世上只有妈妈好,她怕我钱不够,又怕我后悔进不了家门。

“妈——!”虽然只有一个字,但这其中所蕴含的深情,即便是一万个字也无法全部道出……

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第三章 迷情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第一章 出走第十章 犀照第三章 迷情第九章 突围第三章 迷情第六章 黑老头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四章 盟誓第十一章 脱出第九章 突围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一章 出走第四章 盟誓第一章 出走第九章 突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三章 迷情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五章 迷街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四章 盟誓第十章 犀照第二章 艳遇第十章 犀照第十章 犀照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五章 迷街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脱出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三章 迷情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章 犀照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一章 脱出第四章 盟誓第二章 艳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章 犀照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头第五章 迷街第一章 出走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头第六章 黑老头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十三章 原由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头第三章 迷情第十章 犀照第三章 迷情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围第二章 艳遇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九章 突围第五章 迷街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九章 突围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章 犀照第一章 出走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
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第三章 迷情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第一章 出走第十章 犀照第三章 迷情第九章 突围第三章 迷情第六章 黑老头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四章 盟誓第十一章 脱出第九章 突围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一章 出走第四章 盟誓第一章 出走第九章 突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三章 迷情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五章 迷街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四章 盟誓第十章 犀照第二章 艳遇第十章 犀照第十章 犀照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五章 迷街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脱出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三章 迷情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章 犀照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一章 脱出第四章 盟誓第二章 艳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章 犀照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头第五章 迷街第一章 出走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头第六章 黑老头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十三章 原由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头第三章 迷情第十章 犀照第三章 迷情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围第二章 艳遇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九章 突围第五章 迷街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九章 突围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章 犀照第一章 出走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