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脱出

一路玩儿命地狂奔,我不敢停歇,事实也不容我停歇,扎纸人已经发现了我,到处在围堵我,终于,在路口处将我团团围住。打火机的火也已经灭掉,连我生存的希望也一起灭掉了,我的体力已消耗殆尽,我再也没有力气了。月光又被乌云遮住,四周又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看来,这一片黑暗就是我生命的尽头。

忽然,我看到我的前方隐隐的有光亮,我求生的欲望在这一刻被再度点燃,我的四肢又有了力量,我开始蓄力,启动,使出最后的力量,向着光亮传来的方向猛冲。在一片漆黑之中,我也不知道我撞飞、撞烂了多少扎纸人,根本顾不得那么多。求生的欲望,迫使我的潜能爆发,我再度狂奔起来,眼看光亮越来越近,我也越跑越快,一直跑到光亮底下,我才停下,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瘫软下来。但我不能就这样放松下来,危险还没有结束,我不停地告诉自己:

“站起来,站起来……”

但身体不听使唤,我只能勉强的抬起头,才发现,我面前的光亮就是街口那家寿衣店挂的灯笼!那个又矮又黑的黑老头正瞪着一双杀人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居然还活着,命可真大,但就你自己?”

我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身体早已不堪重负,但我奇迹般的又站了起来。

“你看什么,信不信我戳烂你,再把你烧成飞灰!”我警告着。

黑老头似乎在笑,但脸上做出的表情却是拧眉瞪眼。

“你试试看。”他冷冷地说道。

恶向胆边生,我劈头盖脸的飞身扑向黑老头,却撞了个结结实实,如同撞墙一般。我忍着剧痛用手一顿猛戳——不是纸糊的?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黑老头,许久,我回过味儿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抓住黑老头的双臂:

“黑大爷,不,范大爷,范八爷,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带我离开这儿,我求求你……”

黑老头只是死死地盯着我,不发一言。扎纸人已经追到,吼叫着想要过来抓我,但一看见黑老头,全都露出了恐惧的表情,黑老头一个瞪眼,扎纸人吓得转身就跑,一哄而散。我看在眼中,确信这个黑老头不是一般人,我开始死命地哀求……

黑老头一把推开我,转身就进到店里,没了动静。只剩我一个人瘫软在地上,一边傻傻地望着眼前,花篮寿衣四个大字,一边听着那不知何时会结束的钟声。

钟声虽然还在响,但我却已经彻底绝望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黑老头从屋里走出,手里还拎着一个白色的灯笼,上面画着奇怪的图案。他一把将我拉起,将灯笼交到我的手中拿好。

“子时将过,钟声停下之时,大门就会关闭,你就只能永远在黑暗中徘徊,小伙子,能不能出去就看你了,拿着引魂灯,向前跑吧。”

我疑惑着看着他,黑老头点了点头。

“快点,没有时间了!”

“啊——?”我愣了一下,不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难道,黑老头是打算救我?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跑!!”

“哦,是……”

我再一次开始了奔跑,我的步伐已经有些不稳,无数次的险些摔倒,钟声还在响,夹杂着钟声,好像还有一个脚步声在跟着我,但我管不了那是什么了。在这无边的黑暗中,我隐约听到了一声叹息。

……

我睁开双眼,坐起身来惊恐的大叫,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双手,将我死死地摁住,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爸!”

我渐渐的平静下来,原来,我已身处医院之中,那么之前我所遭遇的一切都只是梦吗?不,应该不是,因为太真实了。我感到全身酸痛四肢无力,那是过度奔跑,体力严重透支后的后遗症。护士扶我慢慢躺下。医生匆匆赶来为我做检查,确认无大碍,只是单纯的烧伤和过度的疲劳。父亲与医生又说了些什么,医生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房间中只剩下了我们父子俩,我看着父亲,感觉他苍老了许多。

“发生什么事了?”我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你手拿着一个烧坏了的灯笼昏倒在高速路旁,头上有瘀伤,身上有烧伤、血迹,背包里还有一大把的冥币。好心市民路过,报警把你送到医院。”父亲的回答简短冰冷干净利落,让我感到有些失落。

冥币?嗯,是哪个老板找给我的钱吧,当时没仔细看,不过即使看了,也许视线里的也只是普通的钞票而已……

“我昏了多久?”

“一天一夜。”还是一样简短的回答,“这七天来你都去哪儿了?”

“我……”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该怎么说呢,照实说?父亲不会信的,不止父亲不会信,也没人会信,只会说我脑子坏了,精神出了问题。我只能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记得了。

我们二人陷入了沉默。许久,父亲起身戴上帽子,就要离开,在他走到门口时,我叫住了他。

“我妈呢?”

“死了,你出走的第二天,她心脏病发作,送到医院抢救无效……”父亲不带一丝感情地叙述着母亲的离世经过。

听到噩耗,我感到悲痛欲绝,想不到我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看到。我想知道母亲是否有什么遗言留给我,正想开口问,忽然我发现,父亲的脖子上有一处红点,不对,是吻痕!我顿时火起,攥紧了拳头。

“我妈真是病死的?”

“你什么意思?”父亲闻言,把目光冷冷的射向我的眼睛。

“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我翻身下床,冲到父亲面前,与他面对面,“有哪个当爹的,在老婆死了,儿子失踪的情况下还会去和女人风流快活?”

“你说什么?”父亲也被我激怒了,他瞪大了眼睛,喘着粗气——在小时候,不知道多少次他都用这样一个表情责骂他的下属、母亲和我。

“我说什么,我看就是你和那个女人乱搞才把我妈气死的!!!”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我感到左脸火辣辣的疼痛,同时,一股怒火在我的心中熊熊的燃烧,我挥起拳头,狠狠的将父亲打倒在地。我们吵架的声动惊动了几乎整个楼层,引得无数人侧目旁观。

“你敢动手打你老子?”父亲有些不敢相信。

“我不仅打你,我还要打死你给我妈陪葬!!”

我怒火冲天,几乎丧失了理智。如果不是来了十几个人拉住了我,我也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我无法再动分毫,尽管我还想动手,但十几个人将我死死的拉住。我只能愤恨着看着父亲,转身离去的背影,听着他狠狠地骂了一句:

“我倒底造了什么孽了,怎么生了这么一个混帐东西……”

第十一章 脱出第四章 盟誓第七章 买东西第六章 黑老头第二章 艳遇第二章 艳遇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第十三章 原由第四章 盟誓第九章 突围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三章 原由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二章 艳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五章 迷街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第二章 艳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七章 买东西第七章 买东西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十章 犀照第五章 迷街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围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脱出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艳遇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十章 犀照第四章 盟誓第五章 迷街第一章 出走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头第五章 迷街第七章 买东西第一章 出走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五章 迷街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七章 买东西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四章 盟誓第五章 迷街第七章 买东西第三章 迷情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五章 迷街第九章 突围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头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七章 买东西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章 犀照第一章 出走第九章 突围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三章 迷情第九章 突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一章 出走第十三章 原由
第十一章 脱出第四章 盟誓第七章 买东西第六章 黑老头第二章 艳遇第二章 艳遇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第十三章 原由第四章 盟誓第九章 突围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三章 原由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二章 艳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五章 迷街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第二章 艳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七章 买东西第七章 买东西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十章 犀照第五章 迷街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围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脱出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艳遇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十章 犀照第四章 盟誓第五章 迷街第一章 出走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头第五章 迷街第七章 买东西第一章 出走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五章 迷街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七章 买东西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四章 盟誓第五章 迷街第七章 买东西第三章 迷情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五章 迷街第九章 突围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头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七章 买东西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章 犀照第一章 出走第九章 突围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三章 迷情第九章 突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一章 出走第十三章 原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