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原由

莉姐的面容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向莉姐许下的誓言,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脑海中回荡:

“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带着你,我去到哪里就带你去哪里,永远都不会抛下你。”

我听到我的口中喃喃不清:“是我对不起你,莉姐,是我抛弃了你,背弃了我们的誓言,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我开始回想起莉姐的音容笑貌,回想起我们在一起时的欢声笑语,打情骂俏。“其实,是不是人又有什么关系,那怕你是一个扎纸人又有什么关系?虽然已晚,但是我确定,确定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真的,这世上在没有什么比那更真!你没有欺骗我的感情,欺骗我自己感情的是我自己……我们一起生活的一切,我都无法忘记,也许,我们真的可以永远在一起的,但我却在不安与恐惧之中迷失了自己,将这一切亲手葬送!其实,哪怕你永远都是一个扎纸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本来是可以再世为人的。”黑老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我陡然惊起,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望着他。

“迷街,入者迷于其中,不得出路。本是与世隔绝的存在,唯有每年中元节之时,才会与外界相连,方能出入。其实更早以前,迷街只是一个不大的村庄,村民误信邪术,妄想以精血喂养扎纸人,来让扎纸人为自己鞍前马后,养老送终。不曾想这是一个恶毒的诅咒,村里所有人全都深陷其中,祸延后世子孙。这就是作茧自缚,所有人都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变成了活生生的扎纸人。不得不在每年中元节,将一名中元节出生的男子于子时钟声响起之时放火烧死,来祭祀诅咒的根源——那个最初食人精血的扎纸人。求得宽恕之后,再食活人血肉,以便重新获得一年的生命,有血有肉的人的生命,否则,将会彻底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扎纸人。”

“所以,他们每年都会到处找一个像我这样的人,抓来烧死,然后再把其他抓到的人杀死,食其血肉……那你说莉姐可以转世重生是怎么一回事?”

黑老头冷冷地笑着:“看来,你冷静下来了。”

我扑通一声,跪在黑老头面前:“八爷,我求求你,你告诉我,你刚才说莉姐可以转世重生是怎么一回事?”

黑老头扶起我:“小伙子,你坐下来,我们慢慢说。”

我点头,坐在床上,静静地盯着黑老头。

“其实,施术者在施术的同时也留下了一个脱离诅咒的方法,那才是寻找中元节生辰之人的真正价值,因为中元节是地官的生辰,这一天出生的人都有地官庇佑,在这七月半当晚钟声响起之时,由中元节生辰之人带领离开,就犹如有地官庇佑,便可以脱离诅咒。”

“就这么简单?”我有些不敢相信。

“就这么简单,不过一回只能带出一个人,而其他人则必须死”

且不说人性到底有多可怕,单说谁会愿意当这个“好人”呢?即使被蒙骗,但是当他明白这一切时,生死攸关啊,他会作何选择,我自己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再说,谁又会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他人离开,从此逍遥快活,而自己却失去生命,变成一个没血没肉的扎纸人?

我不禁感叹:“果然,就像我那好兄弟说的一样——人类是一种欲望没有上限道德没有下限的高级动物。”

啪,啪,啪,黑老头拍起了手:“精辟的见解!”

“等等,既然你知道一切,为什么不一早告诉我。”

“那你告诉我,我该如何告诉你?”

我哑口无言,诚然如黑老头所讲,没办法说明白的,我一定不会信的。

“那,既然需要用我来当祭品,为什么他们不干脆在我一到就把我抓起来?”

“他们不敢妄动,怕伤及你性命,另外你回想一下,你是怎么进去的,都干了些什么?”

怕伤我性命,而影响献祭,而钟声响起之后,则是不得不动手吗?至于我都干了些什么,我记得当时我有在安慰莉姐,抽烟,几乎不停地抽烟……我知道了。

“是明火,我当时抽着烟,他们惧怕着明火。”我又开始傻笑,“难怪,莉姐说,我就是抽上一整天也没关系,还一见到人群就让我点烟,原来烟草上的明火是我的保命符。”

莉姐,真是用心良苦,她果真没有想过要害我,是我错怪了她……

“不仅是明火,在七月半当天,哪怕只有一点火星都可以把他们烧成灰烬。”

扎纸人对火焰是如此的惧怕,即使在拥有血肉之躯时,这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也让他们对火焰畏之三分,但讽刺的是,作为人类生存时却离不开火。我不禁想起,莉姐为我做饭时,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就是因为一个“爱”字。可是,这份多少人追求一生也得不到的爱,却被那个被爱着的我亲手葬送!

长时间的沉默……

“刚才,我问你莉姐怎么样了,你说你不知道。”我找出一根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莉姐,她……果然……是死了吗,永远的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扎纸人。”

黑老头点了点头。又陷入了沉默,良久,我把烟头扔到脚下,踩灭。

“那今年中元节,迷街的大门是不是还会打开?”

黑老头摇了摇头:“也许会吧,但是你也得找得到才行。”

“难道连你也不知道迷街怎么去吗,你不是还在那里开了一家寿衣店吗,你对迷街的一切是那么的了解啊?”我不相信黑老头的话,我不敢相信,也不能够相信,因为那意味着我再也见不到莉姐了,哪怕莉姐已经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扎纸人。

“老夫也只是偶然的机会,才进入迷街。当老夫发觉时,已深陷其中,虽然最后看明白了诅咒的真相,但是诅咒的力量远远的高出了老夫的能力,毕竟时代变了,老夫早已不复当年的神勇,天下太平已成过往。”黑老头的言语中透露出了几许的无奈。

“连无常也没有办法了吗?”

“办法?哼哼,如果不是你意外的幸存下来,恐怕老夫现在也还困在迷街之中。”黑老头他那短粗的手指指向了我。

我,是我将黑老头带出来的?我陷入回忆之中……我想起来了,在最后,我拿着引魂灯在黑暗中奔跑时听到脚步声,原来是黑老头在后面跟着。

“不过,我倒宁愿还困在迷街之中,当看到你孤身逃出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结束了。”

是因为当时逃出来的只有我一个吗。是的,结束了。莉姐的期望,我的爱情,我的誓言,还有迷街的诅咒都结束了。其实,结束的还有我的人生。

“你最后的那声叹息?”

“你应该明白。”黑老头的脸上露出了苦笑,货真价实的苦笑。

是的,我明白。

……

“原来,无常也会有感情。”

“苍天尚且有情,又何况我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老怪物呢?”黑老头起身准备离去,“时代真的变了,谢老七走了,老夫也是时候离开了。”

“八爷,保重。”

黑老头摘下帽子,放在心口,向我道别:“保重。”

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章 犀照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一章 脱出第三章 迷情第十章 犀照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六章 黑老头第五章 迷街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围第十章 犀照第六章 黑老头第三章 迷情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脱出第九章 突围第七章 买东西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章 犀照第七章 买东西第三章 迷情第九章 突围第三章 迷情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七章 买东西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脱出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头第二章 艳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一章 脱出第三章 迷情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三章 迷情第九章 突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十章 犀照第十三章 原由第四章 盟誓第九章 突围第四章 盟誓第十章 犀照第四章 盟誓第二章 艳遇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章 犀照第十章 犀照第四章 盟誓第三章 迷情第五章 迷街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一章 出走第一章 出走第十三章 原由第五章 迷街第九章 突围第一章 出走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四章 盟誓第五章 迷街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章 犀照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
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章 犀照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一章 脱出第三章 迷情第十章 犀照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六章 黑老头第五章 迷街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围第十章 犀照第六章 黑老头第三章 迷情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脱出第九章 突围第七章 买东西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章 犀照第七章 买东西第三章 迷情第九章 突围第三章 迷情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七章 买东西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脱出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头第二章 艳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一章 脱出第三章 迷情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三章 迷情第九章 突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十章 犀照第十三章 原由第四章 盟誓第九章 突围第四章 盟誓第十章 犀照第四章 盟誓第二章 艳遇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章 犀照第十章 犀照第四章 盟誓第三章 迷情第五章 迷街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一章 出走第一章 出走第十三章 原由第五章 迷街第九章 突围第一章 出走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四章 盟誓第五章 迷街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章 犀照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四章 盟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