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三十九

终于面对面站在了一条无法逃避的路上。

长孙突然觉得一切好像都是必然的, 仿佛有谁早就安排好了一条路,每一步每一个脚印都踏的刚刚好。

他的衣兜里蓝色宝石不断散发着光芒,支撑起他弱小的结界。冷焰告诉他, 其他什么都不要管, 只要保护好自己。

他看着林子里黑压压的一片妖魔, 长相可谓是各式各样, 但同样的都有那双狰狞的不怀好意的眼睛。

碧蓝的天空下, 湛蓝的海水。远处天和海的尽头连成一条无法分辨的线。明明应该是美好的一副画面,半空之上,激烈的厮杀带着浓重的血腥气瞬间扭曲了整个画面。

海鸟在云端之下鸣叫, 一道金光和一团火球撞到一起,反弹开的气浪将无辜的海鸟掀翻进了海水里。

几道身影迅速的撞到一起又迅速的分开, 在长孙的视线里只能看到几个快速的移动的光点。

他努力想分辨其中冷焰的身影, 可惜前面不断攻来的妖魔大军将他的注意力不得不拉回到眼前的局势上。

卓阙就在他的旁边, 另一头是戴卡和姻雪。

姻雪被海风拉扯起来的黑发像黑墨云染开一样,在他身后, 柳傅正和柯利洛、亚连颤抖到一起。

死神的镰刀不断反射着刺目的阳光,长孙转头就见戴卡跟他眨了眨眼睛。

“?”

他微微皱眉。

卓阙突然道:“律!小心!”

这么一闪神的功夫,几个妖魔已经将结界撞出了裂痕来。

他们几个对付这么一大群妖魔本身就是很费力的事,虽然有戴卡在,但他们主要的任务是不断累积结界, 将他们和后面的战斗隔离开。

他们是第一防线, 为了不让之后的战斗更加混乱。

“律,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戴卡慢慢移动过来, 他的结界要比长孙的好太多, “这样下去耗费精力的是我们,得想个办法把他们关起来。”

“关起来?”律转头看他, “怎么做?”

“做个大囚笼。”戴卡看了看远处黑压压的一片,“大大大囚笼!”

姻雪淡淡的看过来,虽然妖魔不断朝结界上撞击着,他的面容却丝毫没变。

“那需要很大的力量。”

言下之意是只靠他们是不行的。

戴卡朝一头看去,“如果数量减少,就可以。”

其他人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那黑压压的尽头,突然混乱起来。好像后面出现了什么,惨叫声开始此起彼伏,连最前面在奋战结界的妖魔又停止了动作,朝后看去。

等到后面的影子渐渐近了,律才看清——是多天使大军。

“看来狄冈也知道我们撑不住。”

戴卡道,“堕天使们可以解决一半,我们解决剩下的一半!”

长孙很想说,既然他们那么大一帮人,当然理所当然分担更多点。仿佛看穿长孙的想法,戴卡道,“死神界和地狱本来是互不相干的,路西法大人借了个这个人情日后必定要死神界奉还。”

长孙反应过来,也就是在已经欠了人情的基础上,尽量少欠一些么?

神灵的世界真是搞不懂。

戴卡朝三人道:“我有个阵法,但画起来很费时间。你们支撑到我说好的时候,再将他们引过来……”

说完,戴卡突然看着有些走神的卓阙。

“卓阙?”

长孙也朝他看去,就见卓阙看着远处的堕天使大军的奋战,不知道在想什么。

“哦……好。”卓阙应了一声,但脸上还是心事重重。

长孙道:“把正经事解决了,再想其他事吧。”

卓阙转头看了他一眼,慢慢道,“你有想过入魔吗?”

长孙一楞,他没想到卓阙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问他这个问题。但显然,他在想什么,卓阙也猜到了。虽然一直在犹豫,从知道凌风的事情后,他就一直在犹豫……

想知道,不想知道。

长孙抿了抿唇瓣,内心是天人交战。

卓阙见他没说话,也不再吭声了。戴卡跳到了三人身后,闭上眼展开黑色的翅膀开始默念什么。

随着他身上逐渐扩大的金光,柳傅注意到了他们的动静。

对付两个死神本来不是很难的事,但这两个死神偏偏是三大死神的其中两个,能力不能小觑。柳傅虽然是高级驱魔师,并且能力也已经十分出众。对付柯利洛和亚连也逐渐力不从心。

如果他再年轻十岁。

柳傅脸色很差,只觉得有些东西真是时不与人。在这个人才辈出的年纪,他却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他不甘心!

他还有许多事想完成,还有大业,还有壮志雄心。

他在最好的年华里奋斗驱魔师的能力,不断的提升自己,错过了许多美好的东西。当他发现时,自己虽然已经坐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年华却已不在。

而这些人……

他的目光充满了阴狠和不甘,他的儿子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长孙也拥有不差于胡狐的御兽能力。虽然他自己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但想必胡狐早就发现了,所以才会收他做徒弟。

没有经历过苦痛,没有经历过那些泪和汗混合的绝望日子,却轻松得到了别人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

叫他怎么能不恨!甚至连他自己的儿子,他也是嫉妒的!

那么优秀的基因,明明是从自己身上得到的,为什么他却没有!为什么他却如此平凡,需要那么多的努力才能得到现在的东西。

他越想心里的阴暗越大,攻击也越发凌厉。只要助女神成功,女神就会延长自己的寿命!他能再继续完成大业!

柯利洛被柳傅突然画出的咒圈打中,亚连闪身到他背后顶住了他差点摔落的姿势。

“谢了。”柯利洛揉了揉胸口,“这家伙……执念好强。”

他们能看到那个内心挣扎愤怒的灵魂,甚至已经扭曲。

“人在世,就会有执念。”亚连漠然道,“不过死了,这些东西也就不重要了。”

柯利洛忍不住笑:“你这话该对他说。”

他伸手指,剑光却突然从面前闪过,他赶紧收回手,就见一把冒着烟气的剑握在柳傅手中。

“……噬魂剑?”

柯利洛紧张起来,这是能吞噬灵魂的剑。用法是在普通的剑上画上相应的咒符,即便是死神,如果被噬魂剑碰到,也会被吞噬灵魂,从此不存在于世上。

亚连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他拉着柯利洛往后躲,躲过三四回后,柳傅怒了。

“迎战!”

柯利洛怕怕的拍胸口,“开玩笑,被你碰到我几条命都不够死。”

亚连也点头,“几百年的修为就白费了。”

柯利洛突然转头看他:“不要有执念,等你的灵魂消散于这个世上,你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亚连:“……”

不管是哪一头都在关键时候。

长孙的手臂开始发麻,最后开始没有知觉。他甚至觉得自己感觉不到痛了。

卓阙在他旁边道:“再支撑一下!”

姻雪虽然没说话,但那本来就苍白的脸色现在看来更是可怕,连长孙都为他捏把汗。

堕天使大军虽然分担了大半的任务,但缠斗起来之后,大军的步伐就停留在了中间部分,没有再往前进。而他们前面抵挡的妖魔大军依然执着的想尽办法突破结界。

结界的上方开始慢慢裂出裂缝。

妖魔发出狰狞的笑声,姻雪侧眼看向还在不断释放光芒的戴卡:“还要多久?”

戴卡没有回答他,一脸认真的闭着眼睛不停的默念着什么。

卓阙咬牙道:“天使囚笼,我听说过。这个的施法时间很长,但是制造的结界会是永久的。”

长孙只觉得蓝宝石的光芒开始散去了,而自己也撑不住了。

本来就只是沾染了一部分拉切西斯气息的宝石,总有用完的一刻。

“把拉切西斯交出来!”

一把声音在不远处尖叫,小女孩的音调,带着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寒意。

狄冈的声音也跟着传来:“休想!”

冷焰嚣张道:“你自觉退出,我们就把女神叫出来。”

蝠王突然怒道:“冷焰!你踩到我的披风了!”

冷焰的声音陡然拔高:“你能把这破东西丢了吗!”

长孙额角抽了抽,转眼看卓阙,卓阙额头还在冒冷汗,对着他苦笑了一下。

“我父亲……嗯……比较注重穿着……”

“……”

在这种时候还能开玩笑的众人。长孙真不知道是该说大家都太有本事,还是都少根筋。

姻雪突然道:“结界要裂了。”

长孙和卓阙一下从远处的战况里回神,长孙脸色不好看:“我……我没办法了……”

他本来就是半灌水……

卓阙虽然结界用的好,但毕竟妖力不够。此时也是面如金纸:“我也……”

姻雪叹气,他突然收掌,收掌的同时抬手在半空虚画了一个八卦阵。

八卦阵快速旋转起来,微微透明带着大海般的颜色。

长孙还没反应过来,结界就彻底破裂了,黑压压一片的妖魔铺天盖地压了下来,长孙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

当——

八卦阵在半空放出巨大的气浪,掀翻了一部分妖魔落入海里的同时,其他的妖魔转头朝姻雪冲去。

姻雪一边躲闪一边攻击,一边还道:“结界太耗费体力,与其防守不如攻击。”

卓阙脸色一变:“可是……”

姻雪袖中闪出青光,青光如羽箭准准的定向妖魔的心脏。

“凌风跟你说的话,现在是个好机会。”

姻雪意有所指。

卓阙咬紧牙关,突然就冲进了妖魔群里,很快他就被淹没在里面了。

“卓阙?!”

长孙大惊,他还剩自保的能力,眼看有妖魔过来只得立起结界保护自己。

姻雪远远道,“你就待在里面,别出来。”

长孙突然道:“凌风说的办法是什么?!”

姻雪在战斗的空隙里一顿,白影一晃从几个妖魔的破绽里钻了出来,来到长孙的身边。

“你想知道?”

“……”长孙张了张口,却没发出声音来。

“卓阙本身就是半妖,他做到很容易,你却不见得。”姻雪淡淡道。

身边妖魔的厮杀震耳欲聋,但长孙却觉得姻雪的声音即便不大,也能轻易的传达他的脑子里。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微微颤抖的问:“方法是什么?”

姻雪的目光落到不断溅出血光的妖魔群中:“杀够整整一万只妖魔。”

“什……”

长孙猛的瞪大眼。

“不分好坏,不分对错,不分理由。”姻雪的声音轻飘飘的,不知道是他的体力不够了,还是因为想到了什么勾起了伤心事。

“将自己化身为嗜血的恶魔,杀够一万只妖魔,便会堕入魔道。”

姻雪顿了顿又道,“但不一定会成功,一切只看天意。”

“天意?”长孙发现自己声音都走调了,“做这么残忍的事却说是天意?”

随后他想到什么,转头去看卓阙。卓阙此时浑身都是周围妖魔的血,一半的脸隐藏在阴影里,看起来说不出的可怕狰狞。

周围的景物仿佛都变成了慢镜头,飞散的血珠,妖魔的惨叫,断掉的翅膀或被撕裂的手脚。

长孙突然胃里一阵翻涌,差点干呕起来。

“凌风……是怎么知道这个方法的。”

“我说的。”姻雪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本想让他知难而退,却没想他居然……”

“真的做了。”长孙心里愕然,“如果没有成功呢?”

“没成功,他依然会是一个驱魔师,死后……灵魂也许会接受冥府的审判吧。谁知道呢?”

长孙瞪大眼:“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事却……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只是一个传说。”姻雪摇头,“却没想到居然真有其事。”

“所以你说是不是天意呢?”姻雪嘲道:“如果不是上天有意安排,又怎么可能有这么荒唐的可能性?”

长孙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他愣愣的看着前面,眼神没有焦点。

直到身后突然传来女神的尖叫。

“你们干什么!”

米达伦的怒吼在天际突然响起,一道刺目的银光从天而降砸向了心魔。

一瞬间仿佛所有时间都停止了。

整个世界变得安静无比,那银光渐渐扩大,直到笼罩了整个天地。

长孙闭起眼睛,只觉得所有人都要被银光吞没了。

“律!”

一片苍白里,有熟悉的声音响起。

担忧而焦急的,甚至是惶急的。

长孙不敢睁开眼,只答道:“我在这里!”

很快一股熟悉的感觉回到身边,有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

“你没事吗?!”

“没事。”长孙闭着眼,“发生什么事了?”

“狄冈身上的宝石,拉切西斯女神突然出现了。”冷焰的声音道,“她招来的天劫。”

“天劫?!”

长孙惊讶,“那心魔呢?”

“不知道。”冷焰道,“我找不到其他人了。”

长孙终于慢慢睁开眼,但是眼前一片白。刚才的光实在太亮了,照成视觉的记忆,眼前全是星星点点。

他眯着眼看向眼前的男人,还没说话,突然看到一把银刀从冷焰的肚子上穿透了过来。

刀尖甚至刺破了他的衣服,定在了和肌肤只剩几毫米的距离上。

“冷……”

长孙懵了,手还被冷焰抓着,却看到苍白的世界里突然像被什么打翻一样,染满了赤红。

34.三十三28.二十七21.二十25.二十四38.三十七2.一15.十四9.八5.四5.四5.四30.二十九34.三十三31.三十24.二十三39.三十八27.二十六35.三十四33.三十二1.序2.一32.三十一3.二39.三十八39.三十八9.八31.三十34.三十三31.三十12.十一29.二十八10.九1.序32.三十一27.二十六7.六37.三十六41.四十23.二十二10.九35.三十四18.十七3.二23.二十二2.一7.六34.三十三38.三十七40.三十九5.四31.三十12.十一26.二十五2.一25.二十四33.三十二8.七37.三十六11.十17.十六22.二十一33.三十二38.三十七38.三十七18.十七27.二十六17.十六34.三十三35.三十四29.二十八25.二十四8.七18.十七14.十三18.十七27.二十六5.四19.十八3.二34.三十三34.三十三33.三十二11.十9.八21.二十34.三十三11.十29.二十八1.序13.十二11.十24.二十三37.三十六25.二十四6.五17.十六
34.三十三28.二十七21.二十25.二十四38.三十七2.一15.十四9.八5.四5.四5.四30.二十九34.三十三31.三十24.二十三39.三十八27.二十六35.三十四33.三十二1.序2.一32.三十一3.二39.三十八39.三十八9.八31.三十34.三十三31.三十12.十一29.二十八10.九1.序32.三十一27.二十六7.六37.三十六41.四十23.二十二10.九35.三十四18.十七3.二23.二十二2.一7.六34.三十三38.三十七40.三十九5.四31.三十12.十一26.二十五2.一25.二十四33.三十二8.七37.三十六11.十17.十六22.二十一33.三十二38.三十七38.三十七18.十七27.二十六17.十六34.三十三35.三十四29.二十八25.二十四8.七18.十七14.十三18.十七27.二十六5.四19.十八3.二34.三十三34.三十三33.三十二11.十9.八21.二十34.三十三11.十29.二十八1.序13.十二11.十24.二十三37.三十六25.二十四6.五17.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