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站在通往屋顶的门前,我在一片黑暗中确认手机液晶萤幕,时间是半夜两点半。由於刚刚才被爱丽丝硬挖起床,今天又得在凌晨就开始工作。等到春假结束后,我是否还能回去过每天早上去上学的正常生活?

这裡的屋顶很窄,四周被铁丝网给围住,是个只有大約六米见方的空间,只看得到晒衣架孤独的剪影。在右手边最深处,朦胧的逆光中浮现出一个嬌小的身影。

「藤岛中将动作真慢。」

我走近时少校连头也沒抬一下,他一边啃著手裡的德国香肠,一边盯著瞄準下方的望远镜,並用空间著的左手调整手边的控制盘。加上在腳边摆放成圆弧形的五台小型萤幕,这些机器形成了微弱的光源。

「我先去了爱丽丝那。」

「为什麼不直接过来?」

「因为爱丽丝把草壁昌也的脸以模拟软体立体化,还強迫我记住他从旁边或从上面看起来是什麼模樣。」

至於爱丽丝为什麼会拥有如此高科技的软体,听說是从某家企业的研究室中偷出来的。

「原来如此,那的确可能是个适合藤岛中将的任务。虽說交给你负责我很不放心。」

少校說完终於站了起来,让我坐在被一堆萤幕包围的地方。望远镜的前方,位於十字路口的斜对角有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红色与蓝色的霓虹灯在深夜的城市中闪烁。虽說已经是半夜时分,客人的进出卻从不间断。

「有人在那儿看见草壁昌也吗?」

这一带离车站有点距离,但应该还算是在同一区裡。

「沒错,有两人目擊,所以应该有监视的价值。离家逃亡中又潛伏在这个地区,像这种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店是不可或缺的。」

「但为什麼会这麼快就得到情报?照片不是昨天才拿给第四代的吗?」

「他们会发给全市的尼特族啊,基本上这些人都很閒。」

这座城市裡到底有几百个尼特族啊?我一边透过望远镜注视在深夜裡来来往往的人车,心裡一边这麼想。这些人的极度无所事事,被第四代整合后形成了一个強力的联系网路。

「即使是如此,也沒必要从半夜就开始监视吧?」

「你站在草壁的立场想想看。若是他真的还潛伏在这附近,当想买东西时,应该会选择人煙稀少的凌晨时分。」

我原本想說:如果选择几乎无人的半夜,很容易被店员记住长相,所以应该会尽量避免;但不希望被误以为是想在家睡觉才說这种意见,所以又闭上了嘴。

「那麼现在开始說明。这是一套靠单人就可做到六人份监视工作的系统,由於人类只有两只眼睛,所以得靠意志力让它增加。」办得到才有鬼……

少校得意洋洋地說明装设监视器的位置以及操控镜头焦距的方法,还說什麼:「从今以后,藤岛中将可能也经常要参与监视的工作,你就借这次机会熟习操作吧!」这些高科技仪器据說都是他亲手制作的,对他浪费自己才能这件事,我只能感叹不已。

「这条绳子是什麼?」

所有萤幕及望远镜的腳架上都系有一条毛線绳,尾端则被綑绑在一起並消失在背包中。

「喔,那是怕有人通报屋顶上有可疑人物,当警察出现时能瞬间将器具收纳逃离用的。只要拉这裡,所有东西就会被收进背包內。」

「等,等一下,你是擅自使用这屋顶的吗?」

「废话,不然你想要跟谁申请?」

话是沒错,只是……

「但是出入口只有一个,那该如何逃跑?」

「若是进退两难,那你就跳下去。別担心,只要有爱国心就不会死。」

跳下去一定会死的好吗!

「藤岛中将阵亡是沒关系,但机器务必要保护好。祝你武运昌隆。我现在要去装设窃听器,四小时后再換班。」

說了一堆不负责任的话之后,少校消失在大楼中。总觉得他这次好像很活跃。

为了发生紧急状況时方便联络,我将手机取出並放在望远镜的腳架边,然后把外套的衣领立起开始紧盯萤幕。本想說都已经四月了,结果深夜的屋顶因为风的关系感觉格外寒冷。萤幕的亮光照射在我脸上,当我蹲下时,忽然想起那天清晨的事情。那个时候也是在屋顶。

爱丽丝从坟墓中挖掘出来的——彩夏留下的那句话。

现在依然烙印在我脑海中。

我努力将意识集中在萤幕上的行人樣貌,但卻做不到。

我想起彩夏的脸,那张沒有笑容、沒有哀伤更沒有愤怒表情的脸,只是那樣无力地靠在医院的病床上。

不知彩夏现在在哪裡?

当时睜开的眼睛深处,是否真有彩夏的灵魂?

想再多也无济於事。不管她在哪裡,都已经不可能回来,何況我连去探望她都做不到。

第二节

监视工作比我想像中还辛苦。少校和我加上从平板帮借调的一个人,每人轮流监视四小时;但枯坐四小时卻沒有任何新发现,感觉时间比寒假更为漫长。換班时下一个人带来的罐装咖啡,喝起来的味道就像报纸一樣。

只不过,我想这工作或许真的很适合我。因为不需要思考自己到底能做什麼之类的事。

第三次換班——也就是开始监视整整一天之后的星期二清晨,我已经像个空殼一樣。別說身体了,就连眼睛都无法移动,所以只能不断地吃喝。放在腳边的便利商店塑胶袋裡,塞满了御饭团和三明治的外包装。

在我变得像机械一樣的视网膜上,萤幕和望远镜映出的人影不断流过。或许在这种放空的状态下监视反而奏效——

似乎有动靜了。

我的意识缓缓地被拉回到黎明前的屋顶,感觉就像从深不见底的游泳池一边掙扎一边缓缓地浮出水面。

我不知道自己一开始是如何回过神来的。几个萤幕上都看不到人影,我慌忙湊近望远镜仔细观察。商店內的可视范围中有几个人在走动,两名店员站在蔬菜区将大量的纸箱踩扁,柜台后方有另一名店员。然后就是——

不,不可能。我集中精神注视著目前正在柜台结帐的男子侧脸。我看过的照片上並沒有戴眼镜,而眼前的男子还多戴了一顶棒球帽,这也使他看起来更加年轻。他到底在买什麼?我将望远镜倍率一口气调到最大—〡原来是菜刀,还有……发雕?不,是止汗剂吗?信封,还有放在塑胶盒中的小东西,再加上其他许多杂物。

看到男子结完帐后走出店门,我更加确定了。就算其他人再努力监视大概都不会注意到,但我非常确定。

那就是草壁昌也。

男子走到离超市不远处的垃圾桶旁,从袋中拿出某樣东西,将外包装撕开后丟棄;我这才发现那是手机专用的拋棄式电池。原来如此,记得黑道說过他到处打电话询问事情。

我万万沒想到单靠监视真能找到这个人。最左边的萤幕上映出走上斜坡的草壁昌也背影。虽然我立刻将焦距拉近,但他很快就消失在萤幕之外。我站了起来——不能继续窝在这裡,否则会失去他的蹤影。

飞奔入门內並迅速跑下大楼楼梯,等我到达十字路口时已看不见草壁昌也的人影了。我不理会红灯,斜斜冲向对角的上坡追过去。由於超市的灯光照不到这裡,街道忽然陷入一片漆黑。眼角余光瞄到一个人影,我立刻穿越车道追到了后巷。汽车的排气声越来越微弱,我加快了腳步在冰冷的柏油路上前进。他真的往这方向过来了吗?其实男子的蹤影早已消失,我几乎只能凭感觉追赶。

经过了几个转角向左转,黑暗中出现一片顏色有如骨头的围牆,原来是施工工地的防噪音围牆;折疊式的入口仅仅打开了三十公分左右。

我试著靠近一瞧,应该写著施工单位和工程名称的看板早已生鏽斑驳,上面的字跡几乎难以辨认。

我蹑手蹑腳地将头探入围牆內。太暗了看不大清楚,只看见凹凸不平的地面。工地裡沒有任何大型机具,只在右前方有一间临时搭建的铁皮屋。窗戶的另一侧似乎有什麼动靜。

是那裡吗?虽然满适合当作藏身之处……但如果只是我个人的幻想,那该怎麼办?何況那名男子真的就是草壁昌也吗?我越来越无法确定了。

啊,不对!我把少校的萤幕和望远镜及发电机都忘在屋顶了。得回去才行。

就在此时——一阵微弱的声音传来。

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我停下了腳步。声音是从工地裡传来的,而且好像来自铁皮屋內。

我靜靜地注视著被黑暗笼罩的铁皮屋窗戶。看到有人影在动。

有人在裡面。

我吞了一口口水,踏进了施工工地。泥土黏腻的触感,感觉就像堆积著柔软黑暗的沼泽。我压低身体接近铁皮屋。

这次听到了清楚的声音。

「……拜託您。不,在国內沒有办法……是的。您应该在新加坡也有帐戶吧……我不会要求两亿全部,所以请帮帮忙。」

男子压低声音說道。

两亿。

是草壁昌也。找到了。居然被我找到了!

他果然还沒离开这裡,但是为什麼?我屏息住呼吸,仔细聆听著薄牆內的谈话內容。他应该是在讲电话吧?

「……不,是搭这週末的航班。真的沒有办法吗……是的。不,是我太強人所难了。很抱歉在这种时间打扰您。」

谈话声中断,屋裡的人发出「啧」的一声。倾听著一片寂靜中的细微声音,我的眼前彷彿浮现出不耐烦地按著手机按钮的草壁昌也。在这种时间打电话还有人接才叫做侥倖。只不过,他到底想要做什麼呢?果真打算逃亡国外吗?而且刚刚还提到新加坡……

不知不觉中,保持蹲姿的膝盖开始微微颤抖。怎麼办?我从沒想过自己真的会找到他,更別提找到时该如何处理了。

也不能真的闯进屋內。对方根本不认识我,而且刚才还——买了菜刀。是用来护身的吗?

结果我只想到打手机呼叫少校或其他人而已。我只要监视到救援前来为止,剩下的事就交给那个人吧。但此时我才惊觉自己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我连手机也忘在屋顶上了。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以后,我还是不断地回想起这时所犯下的错误。这真的算是一种失败吗?若是沒忘记带手机,结果会不会比较好一点?我不知道。

总之,我必须回去一趟才行。我以蹲姿慢慢地爬过泥土地,然后便从工地现场离开。

沿著来时的路往回走,当经过大马路时,我的腳卻整个僵硬住了。

下坡处对面的人行道上,有三个人影正朝这裡走上来。街灯稍微照亮了显眼到不行的紫色花衬衫,我立刻退到身后的住家围牆后。

是那个家伙——在「哈啰皇宮」追赶我的两人其中之一。虽然我对另外两人沒有印象,但走在前头的男人肯定就是那个家伙。我感觉自己的心臟好像一下子跳到了下巴下面,而双腳卻无法动弹。

「……的附近,离岸和田老爹家很近。」「那家伙有巴结老爹吗?」「应该沒有吧?」「工地目前还在施工中吗?」「沒有,已经搁置很久……」

寂靜中,可清楚地听到三人的谈话內容。他们是为了追草壁昌也而来的,一定不会错。我得通知他——必须回去告诉他,叫他赶紧逃跑。但是我的双腿有如被水泥封住般一动也不能动。

隔著车道的另一边,三人经过了我的侧面。沒办法了。现在赶回去也已经来不及了,连我都会被他们发现。若是被发现……若是连我都被发现——

我完全沒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蹲了下去,连紧握住大腿的手都一直颤抖个不停。三人份的腳步声渐渐向后方远离。

我像逃命般地站起来拔腿就跑。狂奔下斜坡时还差点因重心不稳而摔跤,但並未因此而停下腳步。要是三人一同接近,草壁昌也一定会发觉到,所以沒问题,他一定可以逃跑的,就算我不回去告诉他也沒关系。在逃亡的过程中,心裡不断地想著种种为自己开脫的理由。每当双腳用力踩踏柏油路面,疼痛就会传到胃部使我感觉想吐。

终於看见二十四小时营业超市的灯光时,我停下腳步抱住行道树干,紧紧摀著嘴将想吐的感觉硬吞回肚裡。虽然知道並沒有人在看我,但实在也不想再回头了。

随著呕吐感渐渐消失,湧现而来的是对自己的厌恶感。

为什麼要逃跑?

为什麼看见那些人还不立刻回头通知?

是我拋棄了草壁昌也。可是这也是沒办法的吧?对方是黑道。若是那穿紫色衬衫的家伙记得我的脸怎麼办?若我赶回去而草壁昌也卻已逃离现场,反而是我自己被逮到,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所以现在这樣就是最好的,这樣就是——

我吞下苦涩的唾液,盯著自己的腳步搖搖晃晃地走过十字路口。沿著车道滑行而来的汽车发出巨大的喇叭声响,擦过我的头发后面蛇行而过。

回到了先前进行监视的屋顶,萤幕、望远镜、收纳用背包以及手机依旧排列整齐地等待著我的归来。萤幕上显示著毫无人影的商店內部,感觉就像是在责怪我似的。

我強忍著快要掉下来的眼淚拿起手机,犹豫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按下了爱丽丝的号码。

第三节

「真沒想到这麼快就遇到了瓶颈。」

爱丽丝冷淡地說道。伴随著冷气吹出的风声,听在我耳裡竟是如此寒冷。

回到neet侦探事务所时,天都已经亮了。爱丽丝正坐在床上打电脑,完全无视於蹲在旁边的我。

「我传了许多东西到草壁昌也的手机裡,加快了电池消耗的速度。这方法是奏效了沒错,只是好运与恶运接踵而来。」

原来她还用了这种伎俩啊?这家伙……真不能与她为敌。

只不过现在爱丽丝的精心策划、少校的高级装备还有第四代的人脈,全都被我给浪费掉了。我抱著膝盖並将脸埋入手臂之间,冷气风吹得我脖子后头好疼。好不容易才找到人的……

「怎麼了?你从刚才就像只被煮过头的寄居蟹般沉默,该不会自以为都是因为你才害草壁昌也被田原帮的人逮到吧?而且你根本不知道他有沒有被抓到。」

「但是,如果我赶回去找他……」

爱丽丝终於转过头来,皱著眉头。是在生气吗?

「你稍微冷靜点想想看。那些人不是很明确地朝他躲藏的工地现场走去吗?所以应该是草壁昌也打电话联络过的人将他的藏身处洩漏给田原帮。即使你赶回去通知他也……」

「你自己被那群人发现的机会反而更高。所以你的判断是正确的,只不过是对方的触角延伸得比较快罢了。是我的反应不夠快,你不要感情用事地随便担负起我对世界应负的责任。」

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是又如何?正不正确根本不重要。

反正我就是逃避了,无论结果如何都无所谓。

「谁說无所谓?」爱丽丝的声音十分严厉:「你怎麼会如此愚蠢?如果连你也被田原帮给逮到,你认为事态会演变成什麼樣子?事到如今,你要是还为了表现那无谓的勇气而不把它当作一回事,那我就马上开除你这个助手,给我滾出去!」

我惊讶地张大嘴巴,呆望著气得满脸通红的爱丽丝。

「……你在干嘛?还不赶快回答?」

「呃……我从来沒想过爱丽丝会如此担心我。」

「谁說我在担心你?」枕头飞了过来。「你还真以为我会担心你的安危吗!」

「不是啦,因为昨晚不是說担心我的安危什麼的?」′

「那是在讽刺你,笨蛋!连这都不懂!」

爱丽丝不知为什麼面红耳赤地拿起空罐子及遙控器丟向我。原来她这麼激动的时候还是不会丟布偶啊……不是啦,为什麼她会这麼生气啊?

「总……总之,对不起,很抱歉。」

我一边护著头部一边退到冰箱附近。

「真是夠了!令人无法原谅的愚昧家伙!」

由於手边已沒有东西可以丟了,爱丽丝只能轻甩著黑发,双手不停拍打毛毯。

「我知道错了啦……」

虽然不大清楚自己是否真的有错,我还是以极微弱的声音向她道歉。而爱丽丝则生气地转头看向萤幕。

我将爱丽丝丟过来的东西收集起来並挑出垃圾,正準备把剩余物品放回床上时,爱丽丝再度开口了:

「万一你被逮到了,像你这樣沒出息的人,大概只要稍稍逼供就会将玫欧的藏身处以及我们正在帮她调查的事全盘供出,你多少应该想想这种最糟的情況。」

啊啊……說得也是。这麼說来自己好像真的很沒用。

草壁昌也是否真的被逮到了呢?后来少校曾前往他藏身的工地察看,铁皮屋裡当然已空无一人。我至少应该回去确认他有沒有成功逃走的,这樣一来就可以更快做出下一步反应了。

「我已经拜託平板帮监视田原帮的事务所,再加上还有少校的监听。要是草壁昌也真的被逮到,我们马上就会知道。」

明明背对著我,可是总觉得爱丽丝都知道我在想些什麼。

而我终於发觉自己如此沮丧的理由,其实並非来自追丟草壁昌也的自责。

而是因为我完全沒在思考。

若是发现他该怎麼办?下定決心介入到什麼樣的程度?

遇见黑道的时候,如果我是判断回草壁身边很危险所以逃跑,可能还不至於像现在这樣自觉沒用。事实上,我只是因害怕而双腳不听使喚罢了。

果真被第四代說中了。沒有下定決心的人在现场,只会徒增大家的困扰。

这点令我觉得自己极为沒用,或许我真的沒资格以助手的身分待在爱丽丝身旁。

忽然发现爱丽丝靜靜地注视著我。

「哼!」这个反应与其說是生气,还不如說是害羞。「你实在是愚昧不明,居然只顾著想这种事情。」

……咦?难不成我又自言自语了?真是丟脸到好想死。

「好吧,我懂了,你这沒用的人。不用脑!胆小鬼!鱼板头!毫无決心就想从事侦探工作,根本就不夠格成为助手——这樣你满意了吗?」

我茫然地挨罵。对爱丽丝而言,这並不是什麼特殊的谩罵方式。

「虽然我不知道第四代和你讲了些什麼,但觉悟这东西把它当作雞饲料就好。你忘了我们应该做的是什麼了吗?」

起初我完全听不懂爱丽丝在說些什麼。

「……逮到草壁昌也。」

「还有保护玫欧。明明是你提出来的居然还忘记,真是令人无言。你听清楚,沒有人在乎你是否真有下定決心,有空胡思乱想,你不如先去帮我确认这个。」

我所有的烦闷一概遭到否定,让我哑口无言。只见一张影印纸飞向我,而我呆呆地望著爱丽丝好一阵子,忘了将纸拿起来。

「你到底在发什麼呆?如果想表演睜开眼睛睡觉,就给我滾出去外头表演!」

「啊……嗯,对不起。」

我捡起纸来,上面密密麻麻列著一大串像是商品名称、时间和价格之类的资料。

「……这是什麼?」

「是你监视那间超市的p0s系统明细表。大规模连锁商店都有连结全国分店的销货资讯网,所以很容易查到。」

說得这麼简单,其实一般人根本办不到吧?从头仔细地閱览明细表,沒错,上面记錄的项目和超市发票上的项目完全相同。

「这圈起来的红色框線是什麼?」

话刚說完,我就发现答案了。草壁昌也购买的物品有:菜刀、清涼喷雾、信封、免洗筷、拋棄式手机电池、缝衣针線、打火机、廚房用剪刀、繃带、封箱胶带。

「因为那个时段只有一个客人,所以应该不会错;那些是草壁昌也所购买的物品对吧?你不是有看到他在结帐吗?」

爱丽丝终於回头看了我。我点头回应,我确实看到菜刀和类似喷雾剂之类的东西。

「问题是,为什麼要调查他买了些什麼东西呢?」

此时我看到了难得一见的光景——爱丽丝将头转向旁边沉默不语。

过了好一阵子都沒有回应,我不禁歪著头探视她的侧脸,然后再度将视線转向手中的商品明细单上。到底怎麼回事?难不成草壁昌也购买的物品让爱丽丝感到十分惊讶?

「喂……鸣海……」

爱丽丝终於以微弱的声音开口了:

「这次的案件,我不想当侦探。」

我还以为我听错了。但爱丽丝望著床边被机械压得已不成形的书柜,眼神中流露出那种我好像曾经看过的脆弱光芒。

「我以前就跟你說过,我所谓的侦探不过是死者的代言人。这种东西,玫欧根本不需要。虽然还沒有任何人死亡,但我的手指已开始在找寻即将失去的言语。我对这樣的自己感到厌恶,也並不想这樣做。其实只要想著还活著的人就好了——不过沒办法,我的灵魂不断被死亡所吸引。保护一个人或是拯救一个人,这种事尼特族侦探根本做不到。」

沒这回事——我原本想要这麼說。但是看著爱丽丝悲伤的神情,又无法轻易地脫口而出。

我自己——又是如何呢?

当时被爱丽丝给揭露,彩夏的言语。

如果什麼事都不知道该有多好?我不是沒有这樣想过。但是也多亏爱丽丝,我现在才能在这裡做这些事。倘若我一直不明白真相又如何?就结论而言,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对於已得知事实的我而言,是不可能再了解的。

即使如此,将我从泥沼中拉出来的人确实是爱丽丝。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是好,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一句话都說不出来。

我持续保持沉默,爱丽丝仍看著旁边继续开口了:

「明明还沒确认是否被田原帮逮到了,我已经开始想像敲打死者骨骸时的声音。那笔现金到底是什麼?草壁昌也为什麼要叫玫欧带著钱逃亡?为什麼他自己要躲藏起来?其实我比较害怕事实被埋沒在土裡渐渐腐烂。」

爱丽丝拿毛毯围住身体,转身面向我。看得出她想勉強挤出自嘲的微笑,结果卻失败了。

「你是不是在想:成功救出草壁昌也后直接问他就好了?我也觉得自己要是能如此思考该有多好,但是尼特族侦探的宿命就是只能透过死亡和世界接触。所以我只能拚命地收集资讯,借此重建他的对话,预测他到底在想什麼。」

我应该插个嘴才行,要不然爱丽丝只会继续这樣钻牛角尖。所以我想办法开口了——

「……那妳知道了吗?」

脫口而出的竟是如此白癡的问题。

「我有假设,但尚未证实。」

「会不会是想逃亡国外?记得他在电话中提到这週末的班机什麼的。」

「我並不这麼认为。」

我根本无法想出其他的可能性。

「想想看,明知道正被田原帮通缉卻依然逗留在这附近,必然是有相当的原因。因此我试著将施工工地附近和田原帮、哈啰企业、甚至和草壁昌也本人有关连的场所资料全都过滤一遍。」

「问题是妳知道那附近有多少间房子和大楼吗?」

「只要地毯式搜寻过相关地址后再加以归档,並以搜寻软体将关连性和距离远近以数值做记錄,结果就浮现出这个地方。」

第二张影印资料从爱丽丝手中飞来,是黑白的简易地图。中央标示的双圈大概就是指草壁藏身的施工工地,从那裡往西——以图上的比例尺算来应该是两百公尺外的地方,有个打著大星号的地点。

咦?这附近不就是……?

「这一带不就是高级住宅区吗?」

「沒错,这个打星号的地方住著一位黑帮老大,掌管一个叫『岸和田会』黑道组织。是一间被监视器所包围的豪华宅邸。」

岸和田?好像在哪裡听过这个名字?

「是田原帮的上游帮派。也就是說,田原帮的老大也是岸和田会的小弟。」

「啊……」那三个来找草壁昌也的男子当时好像提到岸和田的老爹如何如何的,原来就是在說这件事。

「也就是草壁昌也的藏身处和上游帮派的更上游帮派老大住处相去不远。这件事无法单纯以偶然事件处理。」

「等等,我有点迷糊了。妳是說下令寻找玫欧爸爸的是田原帮上游帮派的高层人士?」

「这点我还无法确定。阿哲正在调查岸和田会与案件有何关联,他们到底涉入事件多深还是未知数;但应该不至於完全沒有关系吧。」

特地躲藏在通缉自己的黑道老大家附近?草壁昌也这樣做到底是为了什麼?实在无法理解。

「所以我才会调查他所购买的物品。」

听到爱丽丝的谈话,我再度将视線转向手中的影印纸上。

深夜购买的物品。菜刀、清涼喷雾、信封、免洗筷、拋棄式手机电池、缝衣针線、打火机、廚房用剪刀、繃带、封箱胶带。这是什麼?除了电池以外的东西都莫名其妙。正在逃亡中还购买菜刀和裁缝用具,到底是想拿来做什麼?

嗯?

「购买菜刀……」

潛伏在敌人老大家附近,还準备菜刀跟剪刀。这该不会是……?

「应该不至於如此愚笨,这是你对前黑道的偏见。」

爱丽丝看穿了我的心思。

「单靠一把菜刀就想闯入行刺,大概还沒进门就被制伏了。一点意义也沒有。」

「话是沒错……那这些东西是怎麼?打算用来做什麼的?」

「针对这些其实还有一套假设,但因为实在太过愚蠢先保留不說。虽然是有这种可能性,但那实在愚蠢到还不如拿把菜刀直接杀进去比较好。況且……」

爱丽丝露出无奈的笑容並搖了搖头:

「无论如何,已经沒有意义了。草壁昌也原本想做的事已无法达成,这不过是侦探为了自我满足,而踏著他那蓄积肮脏雨水的足跡前进罢了。」

第四节

带著沉重的心情走出侦探事务所,太阳早已高高悬在天空。

我心裡对爱丽丝說的话还存有疑窦。不管我有沒有下定決心都无所谓?那句话到底是什麼意思?直接责备我所犯下的错误說不定还会让我心情比较好一些。

正要走下紧急逃生梯时,我和手上拿著纸袋的玫欧碰个正著。我吓了一跳,停下腳步並转移视線。发生这种事后——好不容易找到她父亲卻又失去消息,让我实在沒脸和玫欧见面。

「啊,助手先生。今天又早上才从侦探小姐家回来吗?」

拜託妳不要这樣說!会让人误会的。

我为了不谈到草壁昌也而拚命地想其他话题,忽然看见玫欧手上的纸袋中放著換洗衣物和大浴巾。

「又要洗澡了吗?」

「嗯,因为明老板說干脆就顺便训练侦探小姐自己洗澡。她感觉好像妈吗喔。」

嗯,明老板实际上也就跟她的妈妈差不多。

「玫欧如果结婚了,也想要生个像侦探小姐一樣可爱的小孩。」

「什麼……!?」

那樣好吗?就算我自己不大可能结婚生子,即使是阴错阳差结了婚,也不会想要和爱丽丝一樣的小孩。不爱吃饭又啰唆,一定很难养。

「那家伙现在心情很糟,叫她洗澡一定会暴走。最好再等个十分钟吧!那家伙真是个麻烦的小孩……」

最近我学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爱丽丝心情低落的时候比兴奋时更危险。不过似乎打一阵子电脑之后就会好一点。

「助手先生不喜欢小孩吗?」

「也不是說不喜欢……」而且我自己也是小孩。

「我六歲的时候妈妈就过世了……」玫欧坐在楼梯上打开了话匣子。「都是同一栋大楼裡的姊姊们照顾我的,因为爸爸太忙了很少在家。我喜欢热鬧的感觉,所以结婚后要生很多小孩。」

「……和爸爸结婚?」

啊,糟了!明明努力不提这话题的,结果竟然自己破功。

「嗯,和爸爸结婚。」

居然马上这樣回答。妳知道怎樣才会有小孩吗?可不是去高丽菜田裡捡就有的喔?

「我知道啊,大姊们教过我怎麼做。你知道吗?计算排卵日其实不是避孕法,而是受孕法;这是宏哥教我的。」

「哇啊啊啊啊啊!」

我赶忙将玫欧的嘴巴给摀住。那个小白脸到底都教她些什麼东西啊!?小女生大白天在外头不可以說这种话!

「虽然爸爸不太說话,但应该也喜欢热鬧。所以玫欧要当妈妈,然后生很多的小孩。」

「……是喔,那加油养小孩吧。」

我开始呆想,这也是別人的人生。能享受这种幸福也不错,而且这樣的人生好像比较正常。

只不过对象是草壁昌也……这樣好吗?让自己女儿遭受危险而置之不理,自己卻落跑远远的前黑道分子。

「如果让他们喝那种味道很特別的汽水,是不是就会长得跟侦探小姐一樣?」

「会长得一樣才有鬼!」应该說那樣是在虐待婴儿。

「助手先生你是独生子吗?」

「看起来像吗?」

「嗯,感觉沒什麼家人的樣子。」

其实是答对了一半。我在玫欧身旁坐下:

「我和姊姊住一起。」

「那爸爸和妈妈呢?」

经常被许多人问的问题,我也总是回答相同的答案。

「爸爸几乎不在家,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

观察別人听到我的回答时会有什麼反应,其实也是我的小小兴趣。偷瞄了玫欧一眼,她看起来几乎已经要哭出来了。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女孩。

「……因为生病吗?」

「嗯?喔,不是……不知道。」

「怎麼会不知道呢?」

「意思是母亲过世这件事在我脑中还是一团混乱。虽然丧礼也举行了,但卻不大记得当天的事情。所以其实我心裡还不太能理解她过世的原因。」

「……玫欧实在听不太懂助手先生的话。」

真是的。我懒得再继续說明,以微笑带过。

「不会寂寞吗?沒有爸爸和妈妈在身边……」从来沒有人如此直接地问过我,使我整个人呆住无法回答。玫欧干嘛这麼在乎这些枝微末节呢?

「……我也不知道,想都沒想过。基本上,就算有父母在也不见得不会感到寂寞。」

我竟然还說得出这种话。一如预期,玫欧露出不知该不该苦笑的表情低头不语。就是因为这樣,周围的人才会越来越疏离我的。

玫欧将脸埋进大浴巾裡,过了一会儿后发出「嗯——」的声音說道:

「我跟你說过爸爸以前是混黑道的吗?」

「有說过一些。」

「以前爸爸喝醉酒的时候,我常常问他为什麼不做黑道了?结果他告诉我一些事情。他說他小时候是在育幼院长大的,结果上高中时那间育幼院卻倒闭了。后来他变成了无业遊民,在街上閒晃的时候遇到帮派的人,於是拜託他们让他加入。」

原本应该要說为什麼不做黑道了,玫欧卻从草壁昌也的出身背景开始說明。

「你知道吗?听說黑道就像家人。老大就和亲生父母一樣,先加入帮派的人就是大哥。」

「……嗯,这我知道。」

平板帮的人就理所当然地将第四代,甚至阿哲学长、宏哥都当成自己家人一樣对待,看起来有点令人羨慕。

「爸爸說他就是向往这点,以为加入帮派后就会有很多家人。但是当他的地位越升越高时,卻发现这些其实都是骗人的。他說大家心裡面都只想著钱。」

可悲的现代侠义人士,故事的结局就是钱浓於血。

「然后就发生一些爭执,离开帮派出外散心。他走遍了附近的许多国家,最后在泰国遇到了妈妈。」

特地远渡重洋去寻觅家人?怎麼可能……

「然后就和妈妈结婚回到了日本,后来在旅行中认识的大姊们也拜託爸爸陆续来到了日本。出外打拚的人到日本都很辛苦不是吗?为了让这些人能更自在地工作,所以他就和在东京认识的美河先生合开了一间公司。」

他这麼受欢迎喔?都已经是年近四十的前黑道人士了。

草壁昌也的人生是我所无法想像的。推测他的想法不仅无法得到任何線索,反而让我越来越疑惑。

「所以他也带著当时只有五歲的我一起来到日本。我觉得爸爸想要有很多的家人,包括妻子和小孩;只要能和家人在一起就觉得很幸福了。」

真的是这樣吗?

若是真把家人看得如此重要,为什麼要採取让玫欧遍寻不著的逃跑方式?追根究柢,他根本不该让女儿牵扯进如此危险的事件当中。两亿圆真的有这麼重要吗?那不正是他最为厌恶的金钱压力了吗?

而且还有一件事令我不解。

要不要确认呢?

我下定決心问到底。

「……玫欧,妳有签证吗?」

「签证?」玫欧歪著头。「日本的吗?当然有啊。」

「不是这个意思,是出国用的签证。例如去新加坡的。」

「为什麼?沒有出国的计画呀,我也沒去过。」

說得也是。

草壁昌也在电话中曾提到过搭这週末的班机。那不就是——想要丟下玫欧自己一个人逃跑的意思吗?不好的预感湧上心头。让女儿带著大笔现金躲藏,自己卻好像不想知道她的藏身处所。那该不会是想把她当成诱饵吧?为了減少通缉自己的追兵,所以给女儿大笔现金后置之不理。非常不妙的假设,但若真是如此那就太过分了。

「签证怎麼了吗?」

「沒事,对不起。」

「是爸爸怎麼了吗?助手先生从刚刚就怪怪的。」

看来我真的很容易把事情写在脸上。

既然如此——干脆直接說出来吧?即使会让她很难过,但伤害起码比她从父亲口中得知要来得小一些。

「……我找到妳爸爸了。」

「真的吗!?他在哪裡?」

玫欧脸上满是笑容,令我实在不忍再多看她一眼。

「我不知道。因为……发生了一些事……一些失误,所以又失去他的蹤跡了。」

我实在无法提起他可能已被黑道抓走的事情,況且也还沒确定真是如此。玫欧的表情像小貓的眼睛般地不停变化。

玫欧脸上瞬间绽放灿烂的笑容。

眼角甚至带有淚光。那种老爸真有这麼值得担心吗?与玫欧的喜悅成反比,我的心情整个陷入谷底。

「我想妳爸爸大概是想逃亡到国外。」

我向上瞄了一眼,玫欧歪著头。

「他在电话裡說过类似的话,应该是想请认识的人帮忙收拾这件事吧。而且他也一直沒有和妳联络。」

「我猜他想把妳丟在这裡。」

「怎麼可能——他不会的。」

玫欧的脸色有些铁青,卻不像上次那樣立刻反驳我的话。大概是因为这次我真的有找到草壁昌也吧?

所以当时的我大概說了相当残忍的话。

「妳冷靜想想。妳爸爸的确有带手机,所以並不是他接不到妳打的电话,而是他不接。他根本沒有跟妳联络的打算。」

「助手先生,你有和爸爸讲到话吗?是爸爸这樣跟你說的吗?」

玫欧紧握住我的手臂,我搖了搖头。当时我应该直接进去找他的,我应该对草壁昌也抱怨为什麼要丟下女儿不管,但我卻沒有这种勇气。

「爸爸才不会放下玫欧不管!」

「那他为什麼都不接电话呢!?难道妳都不觉得奇怪吗?是他不和妳联络的!」我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

「你又不知道爸爸是怎樣的人!」玫欧同樣以大声量回应我:「为什麼要那樣說呢?是爸爸自己說的吗?不是吧?你並沒有和爸爸谈过,对吧?」

对,沒错。就因为我是个胆小鬼,所以不但沒能和他說话,连脸都沒看到就因害怕追兵而逃跑了。妳懂什麼?妳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老爸涉足的世界有多危险?突然间,我的愤怒之情几乎就快宣洩出来,只好紧咬嘴唇忍住不說出口。

当我回过神时,玫欧早已摀住嘴巴凝视著我。說不定我已经脫口而出了,我真是个大笨蛋。

「对不起,不过,那个……」

玫欧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的。虽然我知道她並不是要责备我,但她的眼神令我感觉好痛。

——不然妳叫我该怎麼办?

答案只有一个,就是找到草壁昌也;即使得将他五花大绑也要把他给带到玫欧面前。我才不管事实是否如同玫欧所相信的那樣,如果他真的想拋下玫欧不管,就算动粗也得阻止他才行。我紧握住放在膝盖上的拳头。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几乎都已经到手了,就因为我……就因为我——

「助手……先生?」

玫欧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害怕。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可怕了吧?

我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下楼梯。其实我並不是因为玫欧而感到不耐,只是直到那时我才终於明白。

第五节

少校正站在廚房后门口。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說:「別太在意,能发现对方行蹤已经算不错了。」连少校都这樣安慰我,令我更觉得无地自容了。

紧接著阿哲学长也出现了,两人分別开始检查窃听錄音的內容。

「呃……我也来帮忙。三人分著做比较快。」

少校将耳机摘下並以难以置信的表情望著我,阿哲学长则翻著白眼似乎是想說些什麼。

「你怎麼了,藤岛中将?真难得你这麼有干劲。是不是感冒了?」

「不是……不行吗?」

即使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无比愤怒,但我所能帮忙的毕竟不多。所以……

「我是沒差,记得不要漏听了。」少校将耳机递给我。

耗费三份人力、以三倍速播放半天的錄音內容,都还得花上两个小时以上才听得完。少校透露,不管怎麼說这项工作都是最累人的。

「藤岛中将听的是最近的时间点,有沒有谈到任何关於草壁昌也的內容?」

从一大早就谈到準备签证的事、商量股东会的举办、下月举行会谈的行程确认等,就內容而言算是相当有深度的对话,但就是沒有提到草壁昌也。实际做了这项工作才晓得原来这麼累人,也开始有点后悔主动說想要帮忙。

「真是奇怪。看来人並沒有被带到事务所去,负责监视的平板帮也沒有消息。」

「也有可能还沒被逮到吧?」

阿哲学长拿下了耳机。

「田原帮的事务所只有一处,总不可能把他带到公司去……不,这也很难說,說不定是关到哪间仓库裡。」

「阿哲哥,岸和田会方面有动作吗?他们那边满大的,应该有很多地方足以囚禁一个人。」

「沒有。虽然他们也知道这件事,但实际採取行动的只有田原帮的人。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和哈啰企业有什麼关连,毕竟很少有人知道其他帮派內部的事情。早知如此,当初应该多认识几个岸和田会的人。」

「不过阿哲哥,你不是很讨厌那种假扮企业型的黑道?」

「笨蛋,只要是黑道都讨厌啦。」

原来黑道还有分类型的……真是无法理解的世界,话题越来越偏向诡異的方面。过去认真上学的日子感觉似乎已离我很远(实际上也是如此,因为我第三学期几乎都沒有出席),不知班上同学们现在好不好?我今天也过得很好,正在监听黑道分子的电话內容。

「好吧,即使黑道方面毫无斩获,或许还可以从公司方面下手。这部分就得等宏仔那边的消息了。」

宏哥大約在下午两点出现。

「抱歉,来晚了。我都听說了,真是辛苦你了。还好鸣海你沒有被抓走。已经找到人在哪儿了吗?」

我将大铁桶座位让给宏哥,自己则坐在阿哲学长旁的楼梯上。

「事务所那边还沒有消息。你那边如何?有见到秘书吗?」

秘书?

「啊、嗯,一直陪到早上。真是有夠累,还得回家去补眠。秘书人长得是很可爱沒错,但是有点对不上话题。」

又是我所无法理解的世界。陪秘书直到早上?

「哈啰企业的社长秘书。虽說是秘书,其实也只是事务员顺便兼差罢了,因为公司很小。」

宏哥坐在大铁桶上,从胸前的口袋拿出银色的细长物交给了少校。原来是ic錄音机。少校将錄音机连结到电脑上。

「有查到什麼吗?」

「嗯,斩获不少。我想在交给爱丽丝之前先编辑过,帮我播放好吗?」

「编辑?」我从旁插嘴。

www• t tkan• ¢ ○

原本宏哥打算回应我,但由於錄音机的內容开始播放而欲言又止。起初听到多人嘈杂的谈话声以及类似爵士乐风的柔和钢琴伴奏,微微的玻璃碰撞声。应该是在酒吧之类的地方吧?

『一个人吗?可以坐妳旁边吗?』是宏哥的声音。

『咦?啊,可、可以。』

年轻女子回答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惊讶。

『坐这位置听到的音乐最优美。刚才不是有人点了「aprilinparisj吗?现在刚好是四月,我本来也想点这首曲子的,沒想到就先演奏了,吓了我一跳。』

『咦——?哈哈。』

喔喔……原来是这樣把妹的呀!我不免有点感动,虽然自己肯定做不到就是了。

「宏哥你好像对爵士乐很了解。」

「完全不懂。我只是先问酒保套好招的。」

无言。

「少校,快转一下好吗?前面和调查內容沒有关系。」

往后快转一些再次播放內容,忽然从电脑喇叭传出甜甜的声音。

『……小宏你的力气还满大的嘛。明明大腿这麼纤细,呵呵。你抱起我去洗澡的时候吓了我一跳呢!』

『沒那回事,是因为妳很轻。』

等等!才经过一会儿而已,发生了什麼事!?这裡是哪裡!?

「一秒钟說出十次甜言蜜语就将她拐入宾馆,真不愧是宏哥。」

「是少校你快转的关系吧。」

「再怎樣也不需要到宾馆吧?」阿哲学长說。

「沒有啦,是顺应情势。」

什麼叫顺应情势?你这人真是……

「再稍微快转一些。啊,嗯,大概就这一段。」

正当我的脑袋拚命地想该如何插入话题时,女子的声音又将我的精神集中到电脑喇叭上。

『……去旅行很棒啊,我也好想去喔——最好去泡溫泉。去富士急遊乐园(fujiqhighland)玩,然后泡溫泉顺便过夜!好不好?』

『那裡的医院鬼屋很恐怖,好想再去一次。我随时都有空,妳呢?黃金週时候去住个四天三夜如何?』

『啊啊——我们公司连黃金週都沒有放假,真差劲!』

阿哲学长和少校靠了过来,开始进入正题了。

『……好像积欠了很多债务,原本以为去年就一定会倒闭。然后啊——本来想說公司倒了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离职,结果听說社长最近满拚的,硬是把它给救了回来。真不知道发生了什麼事,会不会是中彩券了?』

公司的债务——沒有了?

『但若公司倒了,妳不就沒退休金了?』

『啊,說得也是。对了对了——那我是不是现在离职比较好呢?再等下去公司說不定又会积欠一堆债务。』

『有可能。一起来当尼特族吧?然后出去旅行个两週。』

『哈哈,好像不错。啊,你看你看,有义大利之旅耶,上面說玩十二天。』

交谈之间传出翻纸的声音,似乎是在看杂誌吧?

『不过去玩这麼多天,行李一定很多。我很羨慕人家可以带著大包包去旅遊呢,可是每次一到了包包卖场就变得很懒。在想是不是该上电视购物买……啊,这个波士顿包好像不错,应该可以放一个月要穿的衣服。』

『……咦?这包包我看过。』

我惊讶地看著宏哥。到底发生了什麼事?

「除了小玫的包包外,我还去找了一本旅遊杂誌。把它们摆在宾馆的房间,装作是別人忘记的。这种问题又不能直接问,好不容易才套上话题。」

宏哥露出了苦笑。真是令人哑口无言。我每次都会浮现一樣的想法,若他能把勤劳用在別的地方不是更好——

『刚才不是提到我们公司的副社长吗?』

『嗯,有点坏的大叔。』

『对对,他长得还满帅的呢。听說以前好像是混黑道的。发薪水当天,他一定会带著这个包包来到公司,然后会有人打电话来,当天一定会和社长外出后就直接回家。他们两个家伙真是麻烦,从来都不交代要去哪裡。真希望社长能体谅我的立场,我还得接一堆询问电话呢,真是的!副社长也是,这礼拜都跷班不来。该不会是出去旅行了吧?』

不知不觉中,我的手汗流个不停。对话已经进入关键的部分了,这一点从阿哲学长和少校满是兴奋的眼神就能看出。

如同依林姊所說,那个包包会定期被拿到公司去。然后就是电话——从哪裡打来的?我仔细聆听从电脑喇叭传出的对话。內容並未更进一步涉入事件中,接著对话就结束了。然后只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以及女子甜腻的声音。

「啊,抱歉,只錄到这裡。因为第二回合要开始了。」

阿哲学长和少校接连批判宏哥。至於我呢,一半是对於宏哥高竿的作风感到佩服、一半则感到莫名的沮丧。这些人还真是夸张到不行……虽然我心裡明白,但实在是沒有我出场的余地。

我是不是只是假借侦探助手的名义,就和这群人装熟混在一起?

「对了少校,能不能只截取刚才这一部分?」

「果然是不大适合让爱丽丝听到,在操性教育方面会有不良影响。」

「虽然知道了很多事情,但相对地也出现更多不懂的事情。」

第六节

阿哲学长将双手交叉在胸前:

「看来那不大像是公司的钱,果真是黑道託付保管的钱吗?」

「似乎是这樣沒错,但为什麼要负责保管呢?」

「而且为什麼债务会瞬间消失?」

「总之爱丽丝一定会弄清楚这些事的。」

少校以确信的口吻說道。

「每月发薪日固定会打到哈啰企业来的电话是吧?既然已可以将条件缩小到这樣的范围,剩下只要调查通联纪錄就好了。」

「啊……說得也是!」宏哥回答。

这樣一来,事件终於能连接上了。

哈啰企业、田原帮,还有可能是更上游帮派的岸和田会。

「不过这樣並不表示已经找到了草壁昌也。」阿哲学长板著脸:「目前可以透过黑道方面得知消息,但还是得找到他的下落才行。」

說得也是。毕竟我们连他是否已经被逮到都无从得知,也许他成功脫逃躲到別的地方去了。若真是如此,就得重新展开调查了。

「目前能确定的是,那个叫美河的负责人一定也跟这件事有很大的关系,应该去试探他。」

「这件事就交给宏仔和少校。」

「也可以,这樣一来终於能有所动作了——」

就在这时,店裡传来明老板的怒吼声。

「吵死了。就跟你說不知道嘛!不是客人就请你回去!」

我将廚房后门打开大約三公分並战战兢兢地看著店內的情況。店裡来了两个高个子,站在入口处隔著柜台和明老板对瞪。

看到其中一人的脸之后,我差点沒叫了出来。

我不自觉地压低身子,並从廚房后门弹开。

「你怎麼了,鸣海?」

宏哥问我,我以手势告诉他不要出声。

是那个家伙。在「哈啰皇宮」追赶我的两人中穿著皮外套那个。多亏他穿著和那天一模一樣的衣服,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他来。另外一人身上穿著暗灰色的西装套装,表面上看起来还满正经的,但他配戴的深褐色太阳眼镜卻显露出不是普通人的气氛。为什麼?为什麼他们会知道这裡?难道是被跟蹤了?不会吧!

「这裡不就是『花丸拉面店』吗?电话是xxx—xxxx对吧?」

穿著皮外套的男子手肘靠在柜台,带著质疑的眼神由下往上看著明老板。

「沒错。但那又如何?」

「是个皮肤很黑的女生,十四歲,正在找她爸爸。妳知道什麼叫做诱拐未成年少女吗?別想窝藏她了。」

我听到背后有人吞口水的声音。果然,他们知道玫欧在这裡。

「我不认识。中午用餐时间已经结束了,请你们出去。」

明老板毫不畏惧地顶撞回去。从我站著的地方也能清楚地看到穿著皮衣男子的眉间浮现一条条的青筋,戴著太阳眼镜那个则始终保持冷靜、不发一语。

「妳这家伙,少给我装——」

就在此刻,紧急逃生梯上传来下楼的腳步声。

「啊,大家都在这呀!侦探小姐好像吹头发吹到热晕了。」

我的心臟差点沒停止。虽然立刻关上了廚房后门,但为时已晚。玫欧清亮的声音已经让在店裡的两个黑道有了反应,两条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大楼与大楼之间的入口。

「玫欧,快进去!」

宏哥迅速地站起来打开廚房后门,並将玫欧和我一同推进去。

「你们两个快躲起来,千万不要被看见。」

接著听到明老板的声音,強而有力的手臂将我的头压入柜台下方,就在我身后的玫欧紧紧抓著我的手臂。

从门缝中看到穿著皮外套的男子大步大步踏入我们的庭园中,阿哲学长则站在他面前。

「你们这群小鬼到底是什麼人!?」

「你们才到底是什麼人?」

阿哲学长怒视著皮外套男子位置稍高的双眼。至於我呢,则缩在明老板的双手下方,一动也不敢动。

「我们是代理草壁先生来的。」皮外套男后方传来太阳眼镜男的低沉声音:「我们是来拿他的行李和接他女儿的。」

「为什麼草壁先生自己不来?」

「喂喂喂,你应该也知道吧?草壁先生现在可是忙得很。」

和语带嘲讽的太阳眼镜男相比,皮外套男的沸点显然低得许多。

「给我让开!我们可不是来玩的!」

阿哲学长以厚实的胸膛挡住了原本想走进来的皮外套男,皮外套男以相当大的力量将阿哲学长撞开。

「喂,阿哲!不要动手!」

宏哥扑上前将阿哲学长的手抓住。皮外套男也压低身体、紧握拳头。我忍不住闭上双眼转头不敢看,此时耳边传来殴打肉体的声音。

我睜开一只眼睛抬头观望,一时还无法理解发生了什麼事。阿哲学长明明被宏哥给架住,但皮外套男卻不知为什麼捧腹痛苦地跪在泥土地上。原来是太阳眼镜男从后面给了皮外套男一记膝擊,我花了好一阵子才弄懂。

「不准对一般民眾动手。」

太阳眼镜男站在皮外套男后方,接著又毫不留情地向皮外套男的后脑踢去。「啪」的一声,有如骨头断裂的声响传遍了大楼之间,我整个人缩了起来。鲜血和唾液滴落到泥土上。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教育得不夠好。」

踩著臥倒在地的皮外套男背部,太阳眼镜男露出了冷酷刻薄的笑容:

「不过,能不能告诉我草壁先生的女儿为什麼会在这裡受到照顾?」

因为說话的口气客气许多,反而比皮外套男更有压迫感。正当阿哲学长想开口回答时,明老板打开廚房后门走了出去。她一把推开阿哲学长和宏哥,独自站在黑道面前:

「对你们这些人沒什麼好說的,滾回去!」

越过了像乌龟般缩著身体的皮外套男,太阳眼镜男走到明老板的跟前。被人在五公分左右的近距离下瞪著,明老板卻依然不为所动。

「我们是受草壁先生委託前来的,你们这樣可是在诱拐青少年喔。」

「你別痴人說梦了,有本事就带她父亲过来。我看你只是胡說八道的吧?她的父亲目前下落不明。如果不爽你可以叫警察来。」

「喂喂,妳以为我们怎麼会知道这个地方的?」

太阳眼镜男从胸前取出一只黑色雾面手机在明老板面前搖晃,我差点沒叫出声来。

「未接电话纪錄。真是个孝顺的女儿,打了这麼多次。」

玫欧曾說过打了很多次电话给爸爸,但是都沒有人接——她也用店裡的电话打过。为什麼?为什麼我沒发现到呢?为什麼沒注意到这件事?我现在的感觉就像腰部以下被大雪给埋沒般一片昏暗,脑部的血液似乎逐渐流失。

草壁昌也果然是被这群人给逮到了。

「我看你们才应该叫警察吧?要是你们报警,說不定永远都见不到草壁先生了。他可能突然身体不适撒手西归喔。听說是他们是对非常要好的父女,如果能活著再见面那该有多好啊。」

太阳眼镜男丟下这句话,转身往皮外套男的侧腹部踹了下去:

「你要睡到什麼时候?会造成店家主人的困扰!」

离去前太阳眼镜男又补了一句:

「过一阵子会再回来和妳交易的,麻烦妳在那之前好好照顾小女孩和行李。」

第七节

「对不起,对不起……」

玫欧哭得死去活来。明老板家狭窄的客厅裡挤了六个人,明老板坐在玫欧身旁,我则坐在玫欧对面。由於只有三张椅子,阿哲学长和宏哥只好站著,少校则直接坐在地板上。

「妳並沒有错,就算责怪妳也於事无补。」

明老板以冷淡的口吻对玫欧說,我的心就像结了冰一樣。这一切都是我害的吗?和玫欧交谈过那麼多次,我应该早一点发现的。

「连黑道都牵扯在其中,为什麼不早一点說呢?」

明老板训斥著所有人。我掩住面孔,少校则望著地面、身体僵硬无法动弹;宏哥咬住下唇低著头,阿哲学长则面露不悅地看著远处。

「这个爱丽丝也真是……」

玫欧「苏」的一声吸了吸鼻子。

「玫、玫欧还是搬出去好了,不能再给大家添麻烦了。」

「妳搬出去做什麼?难不成要去找那些家伙?还不知道人家会怎樣对待妳呢。」

「但、但是如果我留在这裡……」

「那些家伙不敢做什麼的。刚才不是还殴打了同伙吗?那种就是让对方报警也沒差的恐吓法。因为黑道防治法的关系,黑道不敢明日张胆地嚣张,才会做那种事。」

明老板摸著玫欧的头。玫欧原本想說话,卻被压制而无法开口。

就在这时,客厅入口处的电话响了起来,害我吓了一大跳。在感觉停止的时空裡,明老板缓缓起身,经过了我身边並拿起听筒。

虽然並未听到谈话內容,我似乎感觉得到听筒的另一方是坐在床上、抱著膝盖,面色凝重的爱丽丝。

「……我不要紧。不经大脑就答应帮忙是我自己的错。」

这樣的說法比起直接责备对方还令人觉得痛。

明老板善良到一种残酷的地步。

「妳知道目前的状況吗?」

爱丽丝似乎說了些什麼,以致於明老板瞥了我一眼。爱丽丝只要盯著监视器,应该就能发现是怎麼回事了——草壁昌也已经落入黑道手中了。我因心中充满了絕望感而低下头来,就是我害的。如果我当时——如果我当时能回头警告他,现在就不至於如此了。

「现在还有办法应付吗?对方可是黑道喔。」

『也只能继续做下去。我是侦探,而且接受了委託。这个地球上不存在其他任何比这更強烈的真实了。』

从听筒裡传来的声音,感觉像是爱丽丝硬挤出来的。

明老板再次回头,只是这次並不是在看我。我感觉到背后有一股莫名的热气。当我一回头,看到少校已不在知不觉中站起,宏哥和阿哲学长也看著这头,三人的眼神都恢复了过去的光亮。我将口中的唾液吞进肚裡,这就和那时候一樣。

「要怎麼做?」明老板說道,就好像刻意要让我们听清楚一樣。

爱丽丝也以強而有力的声音回应:

『当然要夺回草壁昌也。』

明老板放下了听筒,只丟下一句狠话:「真是一群笨蛋小鬼。」

「那个……玫欧,还、还是……」

「我们报警的时候才是妳离开这裡的时候。」

明老板明快地回答,並将意图反驳的玫欧衣领拉了起来。

「不要以为出去就沒事了。妳不是不想报警吗?不是想救妳老爸吗?玫欧,是妳自己将赌注往上加的,现在就只能再加码或跟牌而已。要是妳选择不跟,那些家伙一定会很高兴的。」

明老板将双眼通红、无言以对的玫欧压坐在椅子上。

「还有鸣海,这件事你就別再插手了。」

我抬头望著明老板的脸,一时间无法理解她所說的话。

「为……为什麼呢?」

我发出有些呆滞的声音。

「这些家伙就算了,反正他们是沒有未来的尼特族,但你是高中生呀!你有沒有搞清楚?对方可是黑道!」

「这次你就不要插手了。」阿哲学长說:「真的太危险了。如果你的脸被记住怎麼办?该是放手的时候了。」

一股无法言喻的感受卡在喉咙。可是我是侦探助手啊!应该总会有些事情……有些什麼是我可以做的。

但我卻說不出话来。

我也深深地感受到,当皮外套男和太阳眼镜男走进大楼之间时,我的腳在发抖、根本无法动弹。当时我心裡面只想著,希望皮外套男不记得我的长相——真是令人感到惭愧的祈祷。

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第八节

黑道们的动作非常迅速,从当天傍晚起就开始有骚扰的动作。店门口来了四、五名看来不好惹的小弟群聚在外。虽說中午那两人並未现身,但这些人从打扮和发型也看得出是混道上的。

「还真老套,真是的……」

明老板虽唸了几句,但卻不以为意。毕竟他们不会进入店內,也不会大声喧哗。只是坐在店门口的啤酒箱上用手机传传简讯,或是瞪瞪路过的行人而已。还真是经过慎重考量的营业妨碍行动,只不过效果实在不错,连半个客人都不敢接近。

我和阿哲学长留在廚房后门外,也只能无可奈何地从旁看著这些人的行径。学长看来似乎很想马上冲出去将他们一个个撂倒,他只是在忍耐。若真是这麼做,便会落入他们的陷阱裡。

「可恶,这些家伙、这些家伙、这些家伙……」

阿哲学长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拳头不停地敲打自己的大腿。他之所以留下来,就是为了保护明老板和玫欧。宏哥叫我也一起留下,大概是担心要是只留学长一人,时间久了可能会忍不住动手吧?

「鸣海,我可以揍你吗?」竟然连这种话都說出来了。

我随便回答。阿哲学长感觉像被反将了一军,露出无力的表情:

「搞什麼嘛!你就配合一下吐个槽嘛,不然我真的会揍你喔!」

「我是真的有股想被揍的感觉。」

就算是请人揍我,我的懦弱也不会根治。

阿哲学长认真地看了看我的表情后叹了一口气:

「我看你还是回家去吧。」

「如果我回去了,学长翻脸时就沒有人能阻止你了。」

「你也帮帮忙,如果我真的翻脸了,你怎麼可能阻止得了我?」

說得也是。

「不是啦,我是說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主动动手的。现在爱丽丝正在收集这群人的影像,到时会一同交给第四代;当他们回去时也会找人跟蹤。哈啰企业方面由宏仔在调查,无论如何,一定会有一边可以找到線索的。」

真的是这樣吗?黑道的据点多得不得了,想要找出玫欧的父亲在哪裡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尤其在这期间,骚扰动作一定会变本加厉的。

虽然什麼忙都帮不上,但不祥的预感卻在我的脑海裡不停地扩张。

「就叫你回去了。最近都很晚回家,你姊姊应该很担心吧?」

这樣或许比较好。由於感到极度的无地自容,身体就像要缩成一团了。

回家前顺便经过廚房进入屋內看看情況,只见玫欧缩著身子、背对外头坐在书房角落,手上则抱著波士顿包。我看不出她是不是睡著了,但现在实在不是开口說话的好时机。

当我走出拉面店时,明老板也不发一语。为了不让群聚在店门口的黑道小弟看到脸,我选择从大楼的后方走出去。

第一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二章第四章前言人物介绍前言人物介绍第七章第七章第五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三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七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一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七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一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三章第一章前言人物介绍前言人物介绍第七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五章第七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七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五章前言人物介绍前言人物介绍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三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五章前言人物介绍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三章
第一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二章第四章前言人物介绍前言人物介绍第七章第七章第五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三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七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一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七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一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三章第一章前言人物介绍前言人物介绍第七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五章第七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七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五章前言人物介绍前言人物介绍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三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五章前言人物介绍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前言人物介绍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