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震古烁今谁可敌

谁都没有感知到,阳间外来了一口棺,它满身铜锈,覆盖着岁月的沧桑,也不到在域外漂泊多少年了。

现在,它像是被接引,又像是被人驾驭,缓缓地接近,看这架势很有可能要坠入阳间大地上!

“我怎么心惊肉跳,今天难道还要出其他什么大事儿?!”狗皇狐疑,抬头望天,然后又望向魂河方向。

“该不会真要扫平魂河,彻底将这里灭掉吧?”腐尸小声道。

这非常有可能,如果真是那位回归,估计非要全面灭掉这里不可。

当年,那位战绩太辉煌,一路走下去,横推一切间敌。

他们忍不住多想,该不会真要一战定乾坤,打爆诡异源头吧?

遥遥望去,魂河上的虚空中,有一行金色的脚印,是如此的醒目,烙印在那里,不可磨灭,神圣光雨成片地洒落,令人心神宁静。

“那位真是太强了,一双脚印都能如此,给人心安的感觉,恨不能与他同生一个时代,仰望其姿!”光头男子慨叹。

“我们接着退走,远离这里!”九道一开口。

狗皇道:“其实意义不大,如果那位成功,那就会灭了终极诡异源头,而若是不成,估计无上会反扑出来,我们眼下躲到哪里都不见得有用。”

此刻,他们心中祈祷,那位一定要镇杀掉几个无上生物。

“终究不是他的真身,不然的话,我们就不用心中没底了。”腐尸道。

他们有些紧张,关注魂河,等待最终结果出现。

有些事,他们是有所耳闻的。

最起码,九道一知道部分真相。

数个纪元前,那位只身一人而已,就敢去掘古轮回路,要将古地府给生挖出来,还曾要填平魂河!

可惜,他终是未能如愿。

那个时期发生惊变,太匆匆,他就离开了,谁都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他便从此世间不见。

连九道一都不了解,每次回思,都很怅然,那位当年离开时神色很不对劲儿。

九道一担心,怕那位会出事儿。

有人说,上苍之上有惊变,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恐怖大事件,那位必须要赶到那里。

也有人说,古地府、魂河其实都有共同的最初源头,有同样的背景,每个纪元末期都需要大祭。

甚至,有人提及,那位要找的最初源头不在万界,不在诸天中,根本就没有具体的时空可抵达。

“老人皮,你肯定听过很多传言,都给我们说一说,看看哪种较为靠谱。”腐尸开口。

九道一目光又幽邃,他真的开口了。

“传言,他为了接近一个……最初源头,要去同时转动上苍与地下的轮回,让天地与他自身都入轮回,这……很不好,很难理解,传出这段话的生物死在乱古纪元。”

这则消息惊人,上苍之上也有轮回?!

“当然,也有人说,他太强了,有不可描述之地的生灵对他忌惮,不得不付出巨大代价,以身为饵,将他引到上苍之上。”

显然,上苍之上有不可揣度的力量,也许能对那人造成威胁!

狗皇、腐尸倒吸冷气,过去都曾经发生过什么,怎么感觉这池子水太深了,简直能将万界海都给装进去。

“遥想当年,我曾与那人应该是兄弟,甚至是他将我葬下的,只是现在什么都忘了。”腐尸叹道。

关于腐尸,的确是一个无比特殊的存在。

一直以来,腐尸的实力浮动很大,他曾经历数个纪元,活的无比久远。

他身上有些问题,主要是有不少时代他都“断层”了。

所谓的断层是指,他是一路“葬”过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或许早已死去。

这是他的特殊处,他的魂光熄灭过,严格来说自然算是死了。

但是,他的肉身长存,自古至今就没变过。

虽然不止一次被葬下,但是他的肉身多次复苏,再养出魂光,构建出新的自我。

所以说他很另类,非常特别,他的肉身铭刻下太多的东西,有些印记若是激活会发生一些奇异的事。

当他说这话时,连狗皇都在盯着他,眼神绿油油。

至于九道一就不用说了,在那最为古老的时代,必然与其有交集。

腐尸瞪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朝气蓬勃,风姿俊朗的美少年吗?”

狗皇听到这种话,咧开大嘴就笑了起来,道:“就你这块老腊肉,都馊了,腐臭不堪,也好意思说这种话?”

它一嘴残缺的大牙,笑时大嘴都咧到耳根那里去了。

腐尸的脸顿时黑了,多少个时代了,这狗总是与他作对。

很快他又皱眉,担心某些事。

“我这肉身多半有什么问题,要知道,我一身的道行都在这里,我跟别人不一样,葬即睡,在身上养出很多印记,不该这样。”

腐尸忧虑,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肉身比魂光更重要,漫长岁月的积淀,早已不可想象,肉身称之为逆天也不为过。

但是,他的肉身却腐烂了,这就严重了。

“即便是不祥物质,也不能这样侵蚀我,这还是我的肉身吗?”腐尸怀疑,有某种不安。

可惜,有人对他过去不了解,始终在怀疑腐尸即便不是自己的儿子,也跟自己的儿子有关!

没错,就是楚风,在这么怀疑。

这要是让腐尸知道,不气死也要呕血。

轰!

深渊下,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若非魂河阻挡,估计会形成毁灭性的冲击波,撼动诸天万界的根基。

还好,那片地带与外界是隔绝的。

即便如此,狗皇、九道一等依旧神色郑重,预感到了事态的严峻性,今天一切都可能要落幕吗?

“再退!”

他们迅速后退。

事实上,现在的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可怕,深渊下是混沌,贯穿过去,是一片模糊之地,超脱世外。

古地府的强者,天帝葬坑的怪物,现在全都在大口咳血,自身都差点炸开。

八首无上更是脸色煞白,这也……太恐怖了!

“都说了,不要多想,不要妄念,会出大事儿!”蚕蛹中传来严厉的声音,在蚕茧上有几道裂痕。

远处,那双脚还在,都没有搭理他们,在虚空中留下的金色脚印越发神圣祥和。

至于这片模糊之地,居然崩碎小半!

一切都是因为,八首无上与天帝葬坑的老怪物没忍住,想要发难,利用这片模糊之地伏杀那人。

因为,他们真的害怕了,那位脚踝以上仿佛也要凝聚,要真实再现出来,而且恍惚间像是发出了叹息声。

最为关键的是,双足最终止步,没有进所谓的祭地,不曾去进行所谓的自杀式闯关。

他们担心,这位停驻于此,会逐渐凝实,真实浮现出来,那就恐怖了。

这片模糊之地无比超凡,有不可想象的力量,镌刻满至强的杀伐场域,号称可以绞杀所有来犯之敌。

但是,他们失败了!

当迅速激活这里的场域后,符文漫天,杀气如海,古往今来各种无上攻击术法齐出,全部呈现,爆发出来。

可是,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双脚如同在岁月中行走,在时光河流上散步,一念成光粒子,一念又化作那位的双足,无法无术无道可侵!

甚至,当那双脚猛然发光,用力踏下去时,号称此地最强大的场域崩开,瓦解了,让无上生物都遭反噬。

这极其慑人,那双脚踏裂此地,自身无恙,甚至他留在虚空中的金色脚印也依旧神圣,光雨绚烂,不可磨灭。

他到底是什么状态?八首无上都有些毛了。

强如他们,联合起来,连一双脚都毁灭不了吗?

唯一庆幸的是,那双脚并未针对他们,短暂停驻后再次开始向前走,难道依旧想去主祭之地吗?

“他没看到我们?”天帝葬坑的怪物露出异色。

“的确有问题,我现在有了某种怀疑!”

古地府的强者双目瘆人,冒出丝丝缕缕的黑色物质,像是浓烟,又像是黑火,盯着那双脚,有了某种猜想。

“这么多年过去,始终都没有他的消息,这有点不正常。我怀疑,他可能死在那超脱诸天之上的恐怖地方了。我认为,他有可能不在人世了,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儿。”

甚至,他认为,之所以只有一双脚,那是因为,那位可能战死了!

最终,只有一双脚未被磨灭,失落在诸天之外。

所以,到头来始终只有一双脚显化,在虚空中凝聚出金色的脚印。

其他人闻言,先是倒吸冷气,然后眼睛都深邃起来!

他们一下子安心不少,如果是那样的话再好不过。

蚕蛹中传来声音:“他死了吗?我一直觉得他的状态很奇怪,怎么会生生从你我的心中淡去,连我等都对他的过往感知模糊,若非有些古物有些痕迹为证,说不定关于他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没有任何记忆。”

这很可怕,他们是何等生灵?全都为无上!

可是,却连一个人的记忆都保留不住,这就显得古怪了,极其异常。

“现在想来,他的功法特殊,他来历古怪,最为重要的是,他……或许已经死了!”八首无上低语道。

说到最后,他目光烁烁,越发的有底气。

“没错,他可能被不可描述的生物击杀,并磨灭关于他的大部分痕迹,强行从诸天万宇中剔除,让他永远不可再现,彻底死去。”

天地寂静,几个无上生物越发相信,那个人出了问题!

那位,多半真的死去了。

天帝葬坑的怪物开口,道:“再伟大的生灵都要死,号称古今无敌的人,想不到可能早就殒落了,上苍之上果然可怕!”

轰!

然而,就在他们低语,暗自兴奋时,远处传来轰鸣声。

在他们惊骇的目光中,这片模糊之地在龟裂,在瓦解,竟要炸开了!

那双脚在做什么,它到底强到了何等地步?

它彻底踏穿这片不真实的时空,竟要横渡远去。

“他还是要去主祭之地?!”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双脚强的离谱,这已经不能以大道验算,实在过于可怕。

最为关键的是,那双脚在不断放大,一刹那,压盖满整片模糊之地,都没给他们时间反应,就将所有人都覆盖在下方。

这是要杀他们全部?!

早先不搭理,现在要一锅端?

“快,激活血液中的祭地符文!”有人喝道。

不然的话,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这双脚太恐怖了,很难精准估算它的能量等级,大道在脚下都暗淡,都被金色脚印烧灭了。

轰隆!

那双脚落下,几人暗淡,消失,在虚空中留下几滩血,都是无上生物所留。

那双脚贯穿模糊之地,就此不见!

这里只留下一行金色的脚印,洒落神圣光雨。

在模糊之地后方,超脱时空的范畴,那片未知处,依旧有淡淡金色脚印,在远去!

这就可怕了,正如无上生物所说,那位杀向了主祭之地,只身前往不可揣度的所在地,这是自杀式的闯关。

天地寂静,这里没有一点声音,模糊之地破碎不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蚕蛹出现,通体都是裂痕,甚至渗出丝丝的无上真血,它从莫名处出来。

随后,八首无上也满身血迹,狼狈的挣脱出来。

不远处,另外的怪物也都回归了,皆负伤带血。

或者说是旧伤负发,当年的大战留下的创伤全面发作。

“他不是为了大杀我等,好像没有那个意识,他只是为了进主祭之地。”

“我们猜想错了吗,一个人如果被杀死了,只剩下一双脚,怎么可能会这么强,而且执意要杀进主祭之地?”

“那他现在是什么状态,真身的一部分?!”

几人无比严肃,事关重大。

若非激活血液中的祭地符文,让他们暂时脱离诸天,超脱在外片刻,那么刚才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此时,几人身上都在冒出不同的物质,

有的人身上是灰色物质,浓郁无比,勾勒出神秘的纹络。

有的无上生物身上是黑血般的物质,在体表蔓延,宛若原始祭文。

纵然是蚕蛹上都有银色纹络,看起来还算灿烂,但是却给人极其不祥的感觉,无比瘆人。

这就是他们各自积淀的诡异物质,对应着各自不同的恐怖背景,代表的也是不同的不祥源头!

“不是那位的真身!”蚕蛹中传来声音。

“可为何这么强?”八首无上质疑,那究竟是什么?

“当年他本来就很强,超出理解,再加上他的功法特殊,实在难以对抗。”蚕蛹说道。

天帝葬坑中的怪物此时亦开口,嘴里的血沫子滴滴答答的落下,它比不可名状还吓人,此时做出猜测。

“他当年离开前,战力无匹,曾去寻找魂河源头,去挖古地府,而后贯穿时空,出现在各时代,这是他那时留下的能量粒子,是他留下的大道痕迹,今天在凝聚。”

这种判断让人倒吸冷气,那位留下的神圣粒子,留在各个时空的物质,就能够如此,这实在骇人。

便是无上都要动容,脸色皆大变。

“那双脚并没有什么意识,一切都是源自昔日的本能,今天我们运气实在够差,遇到它意外被激活!”

在场的几大无上生物莫不脸色阴沉。

那位在找最初源头,想去主祭之地!

所有人都瞳孔收缩,连他们身为无上,都无比的忌惮,不想多提,不愿多想那个地方。

很长时间,古地府的怪物才开口,道:“让他去好了,这注定是自杀。亘古匆匆常如此,就没有什么生灵成功过。”

“不错,我觉得当年就有过那个级数的生灵去探究,结果惨死。”八首无上点头。

“正是如此,昔日世界海外,不是就有这么一位吗?死的很凄惨。”阴风吹来,骨灰飘起,漫天都是,场中竟于无觉间多了一个生物,很可怖,流淌不祥物质,同时被特殊的土质覆盖。

它来自四极浮土下,一般来说,那里的生物极少出世,今天破例了!

然而,等待他是却是呵斥!

“噤声!”

“这一旧事,莫要再提!”

毫无疑问当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有些东西不能开口提,不能乱说,不然的话会牵涉到主祭之地。

这片地带安静了,再无声音。

模糊之地很特殊,在自行愈合,因为它原本就不是真实的时空,属于主祭之地的一小块区域映照下来的!

几个无上生物都在盯着模糊之地的尽头。

在那后方,远去的双脚留下的金色脚印在变淡,甚至要消失了。

“他遭劫了吗?!”有人瞳孔射出犀利的光芒,一下子振奋了起来。

“准备吧,开启新纪元,诸天不存,万界凋零,大祭要开始了!”古地府的无上生物淡漠地说道。

“再等一等,看那位是否彻底消散!”蚕蛹开口。

尽管那双脚是那位昔日留下的神圣粒子,是气息与道痕的凝聚,经过观照古今而显化出的来的。

但是,他们也无比重视!

自时间河流中而现,散落在各个时代,观照古今未来,那位让无上生物都有些难以理解了,心存惧意。

果然,在那模糊之地外,在那通向主祭之地的灰色地带,那一行金色的脚印在淡去,在消失,的确要彻底散落了!

“很好,我们准备一下,一会儿写好祭文,新纪元要拉开大幕了!”

古地府的强者开口,声音冷冽,非常无情。

很快,他们就要出动了!

……

外面,气氛也很紧张。

今天,各天域都觉得有种难言的压抑,尤其是强者感受最深,都有末日来临的感觉。

一些万古长存,一直不灭的家族,现在都在准备,紧锣密鼓,各种行动,要去避难!

比如佛族,当年就是从上一个纪元遗存下来的,佛族有开天宿老,就是源自上个纪元,在此纪元之初,破开那座保留生命火种的古寺,得见天光,让佛族复苏,再次行走于世间。

但这样的族群极少,即便生命火种能够保存下来,可是到了下一纪元也都要重新开始。

并且,即便够避开一个纪元的大劫,可又如何保证可以避过下一个纪元的大劫呢?

遍寻诸天,并没有始终不朽的道统,没有可以在每个纪元都安然无恙的家族,除非……那是诡异源头的仆从族!

不然的话,撑上两三个纪元就是极限了,这还是望遍整片时光长河算上历代最强种族群的结果。

须知,连天庭都坠落了,这世间又有什么道统可与当年的天庭比肩?

此刻,狗皇、九道一也非常紧张,等待最终的结果。

“赢了,万世太平,我等的大仇,以及天庭之殇,也算是得报了!”光头男子沉声道。

腐尸叹道:“输了的话,万法皆空,万道崩灭,诸天不存,你我也自然也都成灰烬,再也无力反击,没有丝毫希望,唯有期待不知多少个纪元后的后来者了。”

只是那个时候,他们在哪里?早已成为宇宙尘埃。

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无人知道他们的过往,万古皆空。

楚风听到这里,感觉空空落落,连都天空都灰暗了。

他还不想死,来到阳间后,有许多人还未找到,都还没有见到。

他不想带着遗憾与此世同寂。

所以,下一刻他就盯上了腐尸,怎么看其魂光都像是他儿子小道士。

然后,楚风的眼神变了,有些热,也有些慈爱。

我……去,你看啥?腐尸毛骨悚然。

他是什么人,感应太敏锐了,第一时间就发现异常,感受到了那异样的目光,他浑身不自在了。

夫子曰,你什么眼神,那么慈祥,有……病吧!腐尸腹诽,被看的有些没底。

大雾中这位很强,今天帮了他们大忙,还没有好好感谢呢,可是,你这么看我作甚?腐尸越发的觉得古怪,到最后有些炸毛了。

“你想干什么,你怎么了?!”他警惕的倒退了几步,很严肃的开口。

“这一纪元可能要沉沦了,在末日来临前,我想弄清楚一些事。”楚风开口,向他走去。

“是啊,应该弄清楚一些事,请问,你到底是谁?”腐尸开口,这主究竟是哪位?

在他看来,天地间这么强大的生物是有数的,无上可不是随意能见到,除却在诡异源头有外,几乎不可遇。

他很郑重,也略带敬意,想来大雾中这位一定是个震古烁今的人杰。

楚风一声叹息,又向前走了几步,盯着他看个没完,道:“没错了,魂光属性一致,波动一致,印记一致,就是你。”

“我?什么情况?你想说什么?”腐尸狐疑。

其他人也都露出异色,有些不解。

“让我说实话吗?”楚风开口。

“当然,有什么情况,你尽管说!”腐尸拍着胸脯,表示无论是什么事,他都能接受。

毕竟,他对大雾中这个男子有好感,敢在这种境地下出手救人,值得尊敬。

楚风道:“好,那我就说了。”

“说吧。”腐尸昂首而立,腰杆挺的笔直。

“我感觉,你像我儿子。”楚风轻语。

夫子曰!老子曰!我曰,我昌,我晶,我旭!腐尸暴跳,脸都黑了,差点就破口大骂。

我敬你是个人物,你却想当我爹?我打死你!

他差点原地爆炸,这么多年来,不止一个纪元了,都没人敢占他便宜。

要知道,他与数位天帝都称兄道弟。

现在,跑出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直接盯着他,指着他鼻子,要认他当儿子,这……是可忍孰不可忍!

腐尸的鼻子都开始喷白烟了,到最后连耳朵也都开始跟着冒浓烟,他要被点着了,真是欺人太甚。

狗皇、九道一、黎龘等人也都目瞪口呆,腐尸兄这是造什么孽了,这样就找来一个……爹?!

腐尸这一刻终于明白,为何大雾中的男子看他时总是一副很慈祥,很慈爱的样子,这不是他的错觉。

你大爷的,是真的,这位真是以看儿子的眼神在看他!

腐尸忍不下去了,跳脚了指着楚风,一副要死磕到底的架势!

他的脸又黑又绿,都快被气死了。

如果不是觉得自己打不过对方,真想直接弄死算了。

“你瞪我干什么,我平生不说谎,你的确像我儿。不过,这里面可能有曲折,另有原因,我们谈一下。”楚风很认真。

当然,他也有些口误,他说的像是指魂光、

而腐尸理所当然的认为,此人在说他肉身长的像其儿子。

这一刻,腐尸忽然想到了过去,想到了太过久远的事,他是被人葬下的,魂光都换了几次了,唯有肉身不灭。

在很久以前,他模糊的记得,有一位如老父般的师傅,推算他肉身不灭,终又一天会成道。

ωwш¸ t t k a n¸ ℃O

会是他回来了吗?不像。

在那么古老的时代,他自然也有父母,有亲人,腐尸心情复杂,眼前大雾中这位像是突然从古史中跳出来的,来头真的有些怪。

这么强的人,不可能没有根脚。

难道说,这是最古年代的老家伙,真有可能与他有什么血缘关系?

短暂的刹那,腐尸在胡思乱想,一边想弄死眼前这男子,一边又怀疑,他该不会真有这样一个老爹吧,在那最古时期蛰眠,现在复苏出世了?

“啊呸!”他很快摇头,感觉有些羞耻,都在想什么呢,一大把年岁了,哪里还有什么爹?当年那么强大的师傅都化成宇宙尘埃了!

腐尸黑着脸,道:“我警告你,别惹我,别占我便宜,当心天打雷轰!”

然后……喀嚓一声,果然遭天打雷轰了!

不过,是他自己!

很多道闪电,噼里啪啦落下来,强如他的肉身,居然都差点崩开,浑身冒青烟。

“夫子曰,老子曰,我他么……真有这么一个爹?!”腐尸抓狂了!

这什么情况,什么事,他才这么一说,他就反被天打雷劈了?

“醒醒,出事儿了!”狗皇一狗爪子拍在他脑袋上。

至于其他人,都如临大敌,盯着魂河方向。

那里电闪雷鸣,异象惊人,有无上生物走出来了,带着恐怖的气息,震慑世间,诸天都开始发抖,都颤栗了。

腐尸如坠冰窖,武皇、泰一等人也都浑身冰寒,到头来是深渊下的无上生灵走出来了,那位呢?!

他们惊悚,感觉末世真的到了!

“怎么可能?!”九道一震撼,浑身都在颤抖,不是惧怕,而是伤感,心中大悲,那位亲自下深渊,都没有平掉最初源头?!

还是说,那位暂时被困住了?!

狗皇难得的没有挤对,而是安慰九道一,道:“不要多想,那位不会有事儿,诡异源头的敌人也奈何不了他,再说,即便出事儿,那也不是他的真身。”

“对,不是他的真身,无妨!”九道一镇静下来。

远处,有无上生物的眸光望来,虚空炸开,当的一声,帝钟轰鸣,直接爆响,若非它守护,估计在场的人要死掉一大半!

楚风一步迈出,挡在了最前方,冷冷的与那几个无上生物对峙,沉默不语。

“可惜了,那位没有将这几怪物给弄死!”光头男子叹气。

狗皇沉声道:“别多想了,那位真身未回来,终究要靠你我自己,不要指望这种天上天馅饼的事,根本不现实。”

这时,八首无上昂着八颗狰狞的头颅,恐怖气息滔天,席卷向域外,震落星辰为尘埃,让诸天都在隆隆摇动,要崩落了。

他开口了,声震诸天,道:“我等提前复苏,这意味着,很多因果都改变了,现在,新纪元到来,大祭要开始了!”

这意味什么?不灭的家族,传承久远的道统,都知道,诸天都要哭泣了,血将染红万界,所有人都要死了!

“师伯,快看!”光头男子捅了捅狗皇,暗中以神念传音。

“看什么?”狗皇没心情理他。

“天上掉东西了,真可能是馅饼!”光头男子亢奋,激动到颤抖了,因为,他认出了那是什么。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有人以盖世法力遮掩一切,蒙蔽了无上的神觉。

在光头男子神念传音时,无声无息,便有一件器物到了地表,然后爆发无量神光。

噗!噗!噗……

恐怖的血光冲起!

一块器物坠落下来,对八首无上实施斩首,同时斩落下他颗八个头颅,真血冲霄汉!

同一时间,剑气亿万缕,在那原地爆发,天帝葬坑的怪物、古地府的无上强者,全都喋血,身体被斩开!

无上真血四溅!

“巨型飞剑,足有棺材板那么宽!”黎龘叫道。

“没错,的确有棺材板那么宽!”腐尸也叫道,这一刻,他忘记了自己被认儿子的事。

狗皇大吼:“那就是青铜棺材板好不好?!”

“真是——青铜棺材板!”腐尸发呆后,直接震惊了!

天上掉下青铜棺材板,他稍微辨认后,怎么可能不认识?腐尸忍不住上下嘴唇打架,激动的全身发抖!

“师傅!”光头男子大吼,热泪盈眶,这一刻,他忍不住跪在了地上,仰头望天,大吼声震动了天上地下,撼动了整片阳间!

第七百二十章 欲抡圣地砸星空第四百九十二章 赴会第六十七章 不死第八百三十五章 回归原宇宙第1055章 龙窝落幕第1196章 大小姐第1282章 二祖出关,紫气南来第1356章 终有一天我会回来第三百五十九章 缺德第八百五十七章 一魔压一教第四百六十一章 装大了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堂深渊第六百三十一章 盗可盗非常盗第1454章 谁敢不俯首第1154章 血脉果实第五百七十九章 映照诸天齐出手第三百二十二章 灯火阑珊处第二百二十三章 神之预言第1092章 我叔是楚风第1394章 打爆盛世第八百二十三章 阳间天尊第一百八十三章 疯狂的美食榜第六百四十五章 信老黑得永生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道宝瓶第九百八十六章 是为上苍仙第1157章 史前底牌四五百第1540章 触道,见帝第1400章 史上最强怪物出闸第1050章 都不是善茬儿第1242章 曹黑心第九百六十三章 天下已无敌第六百六十三章 楚叔灭侄第一百六十八章 全球颤栗第八百零一章 晚年与世界本质第六百八十一章 父子齐突破第1437章 横扫黑暗世界第八百三十六章 整个世界都病了第1623章 红尘斩不断第七百四十五章 这票大的惊宇宙第八百二十六章 无耻第七百七十一章 神性粒子第五百四十六章 全灭第五百六十六章 绝世风采依旧第二十八章 山中磨砺第1398章 一楚对五王第五百六十章 镇压天神第1072章 于往生中回归第1608章 花粉路祖根第1638章 托付后事第六百四十六章 斩尽十方敌第九百三十四章 黑暗时代第1619章 以身填坑第二十四章 大道至简第十四章 牛魔王第1537章 死后的世界第1050章 都不是善茬儿第五十章 天下何人不识君第1235章 祖宗级较量第一百四十八章 昆仑界第十八章 恐慌未来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九百六十二章 真男神岂能说不行第二百四十六章 满足了阳间篇 第1024章 大能衰败第九百五十章 亲身经历轮回大恐怖第十六章 要出大事第1011章 轮回终极地第1484章 千秋后谁伫第九百八十七章 一剑断万古第三百三十章 恢复为王第四百五十章 风云激荡第1631章 道祖之战落幕第1456章 堵门之棺惊慑万界第1255章 凤凰泣血第1015章 就此转世投胎第七百二十章 欲抡圣地砸星空第1591章 天上来敌第二百四十八章 绝世白衣第五百七十五章 天神族来灭族第1124章 抢劫犯-楚第五百六十三章 杀人灭口第四十六章 泻立停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第1106章 楚大魔头不可挡第一百三十二章 出大事第八百零八章 认贼作父第1178章 猛龙入战场第二十六章 女神范第六十六章 绝境第七百六十四章 不败金身第1277章 静静地看你装到崩溃第四百二十一章 去追天女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灭山大战第四百九十七章 倾国倾城第1114章 史前大黑手黎龘回归第1475章 终极行世间第1205章 战地风云第四十九章 绝顶呼吸法第1619章 以身填坑第九十一章 蜀山剑侠
第七百二十章 欲抡圣地砸星空第四百九十二章 赴会第六十七章 不死第八百三十五章 回归原宇宙第1055章 龙窝落幕第1196章 大小姐第1282章 二祖出关,紫气南来第1356章 终有一天我会回来第三百五十九章 缺德第八百五十七章 一魔压一教第四百六十一章 装大了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堂深渊第六百三十一章 盗可盗非常盗第1454章 谁敢不俯首第1154章 血脉果实第五百七十九章 映照诸天齐出手第三百二十二章 灯火阑珊处第二百二十三章 神之预言第1092章 我叔是楚风第1394章 打爆盛世第八百二十三章 阳间天尊第一百八十三章 疯狂的美食榜第六百四十五章 信老黑得永生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道宝瓶第九百八十六章 是为上苍仙第1157章 史前底牌四五百第1540章 触道,见帝第1400章 史上最强怪物出闸第1050章 都不是善茬儿第1242章 曹黑心第九百六十三章 天下已无敌第六百六十三章 楚叔灭侄第一百六十八章 全球颤栗第八百零一章 晚年与世界本质第六百八十一章 父子齐突破第1437章 横扫黑暗世界第八百三十六章 整个世界都病了第1623章 红尘斩不断第七百四十五章 这票大的惊宇宙第八百二十六章 无耻第七百七十一章 神性粒子第五百四十六章 全灭第五百六十六章 绝世风采依旧第二十八章 山中磨砺第1398章 一楚对五王第五百六十章 镇压天神第1072章 于往生中回归第1608章 花粉路祖根第1638章 托付后事第六百四十六章 斩尽十方敌第九百三十四章 黑暗时代第1619章 以身填坑第二十四章 大道至简第十四章 牛魔王第1537章 死后的世界第1050章 都不是善茬儿第五十章 天下何人不识君第1235章 祖宗级较量第一百四十八章 昆仑界第十八章 恐慌未来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九百六十二章 真男神岂能说不行第二百四十六章 满足了阳间篇 第1024章 大能衰败第九百五十章 亲身经历轮回大恐怖第十六章 要出大事第1011章 轮回终极地第1484章 千秋后谁伫第九百八十七章 一剑断万古第三百三十章 恢复为王第四百五十章 风云激荡第1631章 道祖之战落幕第1456章 堵门之棺惊慑万界第1255章 凤凰泣血第1015章 就此转世投胎第七百二十章 欲抡圣地砸星空第1591章 天上来敌第二百四十八章 绝世白衣第五百七十五章 天神族来灭族第1124章 抢劫犯-楚第五百六十三章 杀人灭口第四十六章 泻立停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第1106章 楚大魔头不可挡第一百三十二章 出大事第八百零八章 认贼作父第1178章 猛龙入战场第二十六章 女神范第六十六章 绝境第七百六十四章 不败金身第1277章 静静地看你装到崩溃第四百二十一章 去追天女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灭山大战第四百九十七章 倾国倾城第1114章 史前大黑手黎龘回归第1475章 终极行世间第1205章 战地风云第四十九章 绝顶呼吸法第1619章 以身填坑第九十一章 蜀山剑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