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2章 罐天帝

楚风头皮要炸了,那个生灵终于有声音了,声音很轻,但是听在他耳中,却如同混沌仙雷轰鸣!

他身体一阵摇动,用力甩头,清醒过来。

不管怎样说,终于可以交流了吗?

“你是谁?”楚风迫切想知道,背着这么一个生物,让他如芒在背,如鲠在喉,连灵魂都觉得难受。

然后,他就要炸了,自原地跳了起来,恨不得血战一场,也比现在的感受更好!

因为,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正在摸他的后脖颈,又摸向他的后脑,让他全身寒毛倒竖,这太吓人了。

怎么直接就动手了?!

可是,他能做什么,无法转头,神觉失去感应,无法针对那个生灵,两双臂都不停使唤,耷拉下去。

楚风想蝎子摆尾,向后倒踢,结果脚离开地面的刹那,就被生生压制下去,宛若背着亿万均的神山。

“住手!”他大喝。

既然这个生物不愿意对话,那就不要交流了,这实在让人受不了,令他毛骨悚然。

可是,那只大手没有停下,很大,真正的蒲扇大爪子,摸了摸他的天灵盖,长长的指甲如同弯钩般锋锐,在他头顶轻轻划过。

甚至,楚风可以感受到,只要轻轻用力,就能戳破他的头骨,将他脑盖给洞穿,冷冽刺骨,冰寒瘆人。

“别,有话好说!”

楚风真的毛了,这种体验还真是煎熬,他也算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可现在却心中没底,强烈不安。

后面,粗重的呼吸吹来,时冷时热,气流在楚风的脖子上、在他的头皮间冲过,让他越发的难以忍受。

此外,毛茸茸大手,那上面的毛发宛若钢针般,很刺人,划过脖子,触及头皮时,他怀疑都出血了。

虽然看不到,但是,楚风能够想象,一副邪狞的画面,一个不可名状的怪物,一个让人胆寒的生灵,满身长毛,伏在他的背上,吐着猩红的舌头,血盆大口中的黏液都要流淌下来了,双目正对他露出冷幽幽的光芒……

他一声低吼,恨不得遁离此地,但是情况越发恶劣,他整个身体都不能动了,被禁锢在原地。

不是那位无敌的白衣女帝!

楚风很清楚,绝非那位风华绝代的女帝,与其气质形象都完全不符,再说风格也不同。

他曾听狗皇说过一二,那位女帝一向强势,傲视古今,威凌诸天,真要想做什么,谁能挡住?不会遮掩什么。

这不是她,那位丰姿绝世的女子无需如此!

再说,风格气韵等,天壤地别。

楚风惊悚的同时,还有些失望,还真想遇上那位,想亲眼看一看那位奇女子的绝世风采到底如何。

眼下这个生物是谁?无论怎么看,都有点诡异,都有点妖邪。

“你要知道,我曾打穿魂河!”楚风这是明显的色厉内荏,他真的虚了,他么的背着这样一个大个的,摸你脖子,吹你冷气,还可能要用指甲刺透你头盖骨,谁也受不了。

可是,说完后他就后悔了,严格说来打穿魂河的不正是背着的这位所为吗?

“罐子,复活啊!”

楚风观照体内的石罐,想要它复苏,这时他脚下的金色纹络早已消失,无力可借。

没什么反应,他体内倒是还有些丝丝缕缕的金色纹络,那是罐子最后的余辉,也要全面收敛回去了。

这时,他真切的感受到,这世间一切什么都不可倚仗,连罐子也是如此,到头来终究是要靠自己。

如果无恙,能够活下来,他发誓,要自强,崛起之路需要脚踏实地,需要他一步一步走下去,自己践行。

是魂土吗?

楚风猜测,那物质太特殊,到现在都不了解,那些土质与魂有关,现在是否出现了什么后遗症?

现在,他的魂光内,他的血肉中,遍布着魂土,都融合在一起了,现在终于出现异常反应了吗?

再不就是帝尸的鬼魂?也有可能,战死的天帝,其魂迷失,并且变异了,现在附着在他的身上?

推动地球文明演绎、不断整体轮回的黑手?不太像,那位应该不至于混的这么惨,浑身都长毛了!

嗡!

一声轻颤,楚风体内的石罐暗淡无光,收敛了所有金色纹络,寂静无声了。

“你舍弃了我?”楚风轻叹。

这时,他背后的生物更沉重了,让楚风觉得像是大山,像是星河,背负在身,脊椎骨都要断了。

他身体发出喀嚓声,骨节都在移动,要错位了。

同时,那双毛茸茸的大手,连带着锋利的指甲,锁住了他的脖子,在这夜月下,在这荒郊野外,格外的冰森,让楚风几乎要窒息。

这是要扭断他的脖子,摘下他的头颅吗?

哧!

然而,结局总是那样出人意料,在一阵刺目光芒中,他背后一轻,那个生物消失了,就此不见。

楚风发现,身上出了一层冷汗,在山地中举头仰望明月,他感觉周身冷飕飕,一切结束了吗?

向后看去,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一些荆棘灌木等在山地间随着风摇曳,在夜月下,树影婆娑,并无怪物。

“石罐寂静后,那个东西也消失了,真与第二颗种子无关吗?”他轻语,但很快就回过神。

哧!

楚风从这里消失,再也不想停留。

今天太被动了,尤其是刚才,生死都在别人一念间,这种感觉很不好,他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我要变强!

楚风走了,连渡数十州,彻底离开那片妖诡的山地。

可是,灰色大祭都要开始了,他还有机会崛起吗?

楚风摇头,一阵心灰意冷。

不久后,他来到了一个繁华的大州,这一州整体都很平和,神魔文明与科技文明都有。

远远的,楚风就看到霓虹闪烁,摩天大楼鳞次栉比,一幢幢,一栋栋,美丽的灯光绚烂。

整座城市都灯火通明,现代科技文明感扑面而来。

天空中,不时有飞碟划过,宛若一颗颗灿烂的流星,在夜空中留下优美的轨迹。

楚风有些出神,看着那些摩天大楼,他像是回到了十几年前的地球,回到了并未变异前的大都市。

那才是他曾经熟悉的生活,那才是他原本的归宿地。

现在,他正在经历什么?动辄就与神魔战斗,同与莫名的怪物厮杀,流落在阳间异域,离开地球太久了。

“我所经历的一切是真的吗?”

楚风发怔,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他凝视前方,一座现代气息扑面的城市,他感觉真的像是大梦一场,而现在梦醒了。

我这是从虚无回归,从梦魇中复苏,走回现实世界了吗?他在自问。

他用力摇头,不久前他都做了什么?

我去打魂河?像是摸狗脑袋似的去撸准无上,几乎将准无上生物给拍死,连脑袋都给打烂打没了?

我还曾与无上生灵放对,要与其厮杀,对峙了好长时间?!

之后,他又背负莫名的生灵,站了生与死的分界线上,寂静很久。

如梦似幻,当一切过去,整片世界都安静下来后,楚风有点心慌了,我都做了什么?

他觉得难以置信,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我今天这是才在作死吗?

大祭要开始了,诸天会倾覆?这世界太危险了,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万界说不定哪天就砰的一声像个气球般炸开,楚风失神,回思这些,他有些无力感。

然后,他用力摇了摇头,他又不是天帝,又不是救世主,他纵算是有心,其实也改变不了什么,帮不上什么。

此时,楚风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是无奈,还是彻底放下了一切?

他忽然一阵轻松,管他是否要天塌地陷,还是好好享受最后的生活吧!

诸天不稳,随时都会坠落,不知道哪天,说不定所有人就会稀里糊涂的都死去了。

“人生苦短,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只是一个现代都市的大好青年,原本应该在地球娶妻生子,走完一生,怎么掺和进这些事情中来,莫名走上了这条路?”

楚风安静下来,回首这些年的历程,他自己都有点迷惘,很不解与心惊,远离应有的人生轨迹,彻底脱离原本的正常生活。

尤其是看到现在,这个大都市,恍若昨日,似乎又回到了过去,要过正常人的生活。

他一阵心慌,越发怀疑,是不是真的在梦魇中?要醒过来了!

他快速进城,看着各种现代交通工具,他觉得没有比这压惊的的场面了。

我回来了吗?我醒了?!

高楼大厦,璀璨灯光,即便是在夜晚,也有很多人出行。

远处的大厦天台上,有小型飞艇落下,停在那里。

更远处的广场上,大屏幕正在播放某一大片预告。

各种科文明,还有滚滚红尘气,虽然有些喧嚣,远离了野外的宁静,但是楚风却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可亲,他宁愿长驻于此,也不愿再去面对诡异与不祥,不想再去与神魔生物厮杀。

“很难想象,我都要经历了什么,我身在现代文明都市中,可也在经历神魔时代,而就在不久前,我曾遇到了最大个的几个神魔,几个诡异怪物,几个无上生灵,现在还如同梦幻般,像是还参与当中。”

楚风摇头,总觉得过于不真实。

此时,他眼前浮现出狗皇、腐尸等人的身影。

他再也不想与那些人有联系了,一个个都是危险分子,当然他要是遇上魂河生物,遇上地府的生灵,他也绝对不手软,能打的过的话,都打死!

但他不想主动入局了,他这小胳膊小腿,真的顶不住天,那是大佬才干的事,他还年轻,他还青葱,他原本应该只是一个正常现代都市的大好青年。

而现在,这些都是什么事?

不知道为何,他强烈思乡,迫切想回地球。

此刻,楚风不想面对神魔世界了。

“这是记载中的进化厌倦期吗?”楚风思忖。

按照一些古籍记载,在进化过程中,总会遇到疲惫期,尤其是一些进化迅速的生物,肉身与灵魂不断突破,更容易如此。

因为,正常的生物种族进化,不是一代人可以完成的,动辄需要数十上百万年。

现在,楚风怀疑自己的疲惫期出现了,不是不能进化了,而是需要积淀,需要自我调整,或需要外界的重大刺激,让自己的肉身与精神再次“兴奋”起来,迈过这道坎。

“算了,我是该休息了,所以思乡,所以无战意,想回故里。”

对阳间,他当然还不舍,也不想离开呢,毕竟许多故人都未找到。

“暂时低调生活,不再露面,找到哪些人。”楚风开口,然后又叹道:“就怕实力太强,不允许低调,我这人,始终容易成焦点。”

他这脸皮倒是没有进入疲惫期,依旧厚与坚实。

今后,还会出现什么事端呢?他思虑,要早做准备。

大祭不要说了,现在真要出现的话,他无力争渡,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至于其他,诡异源头、上苍等地,若是有人来作乱呢?他摇头,走一步算一步吧。

此刻,他不想与外界有交集了,只想静默一段时间。

他想到了那条狗,第一次见面还给下咒了呢,要他找药,那狗东西关键时刻不会召唤他过去吧?

“还有这种交集,这个狗东西,滚你大爷的,我绝对不去了,以后不再联系,有石罐在,不怕有什么诅咒发作。”

再说,能有什么诅咒?估计是那狗忽悠人的。

对了,那狗还让他找人呢?

就他这小胳膊小腿,一个青葱小子,让他去寻无敌女帝?

估计,他还没找到呢,就死在路上了!

“滚吧狗,不去了,什么诅咒,我信你个邪,你个糟老狗子坏得很!”

不知不觉,楚风进入一家红尘气浓郁之地,类似地球的酒吧,他开始点酒。

远处,人声鼎沸,灯光闪烁,他坐在一边的暗淡角落里,一杯又一杯的饮酒,有琥铂色的芬芳液体,也有金色的辛辣液体,还有紫红色的甜浆液体,对他来说这些酒液算不得什么,根本不可能醉人。

但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各种情绪都赶到一起,他有些醉了,有些怅然,更有些迷惘,未来何去何从,前路该怎么走?

很快,他想到自身的各种问题,不久前,他还背着一个莫名生物呢,那毛茸茸的大手现在还让他不寒而栗。

仔细想来,他身上的问题还真多。

“我是不是漏算了什么东西?”

楚风忽然露出疑色,他想到了时光炉。

黎龘当年沾染了时光炉,出事儿了,他会否也如此?

虽然,他见到过四极浮土的怪物,而且,还差点看到他们被打死。

但是,时光炉不等同于那里的无上怪物。

时光炉,是用来焚烧那里的怪物的,要将他们灭个干净!

现在,时光炉不在四极浮土内了,说明那里出了大问题,那些怪物获得了自由吗?

时光炉之邪,在于它焚烧的可能都是无上生物,所以沾染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是常年积淀的结果!

楚风叹气,这样一想的话,问题越来越多了。

当然,石罐问题最大!

它居然牵引他去魂河,收魂物质,这就有些可怕了,到底是谁才是主人?

到底是我楚终极,还是它罐天帝?!

我楚终极算什么?

还有那颗种子什么状况,会发芽吗?

楚风心头凌乱,有种想扔掉罐子与种子的冲动。

今天发生很多事,绝对都与罐子有关。

此时,他观照自身,看向罐子内部。

第二颗种子果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早先,它乌黑,暗淡无光泽,最为可怕的是,十分干瘪,像被碾压过,已经变形,严重缺少生机。

而现在,它黑亮而饱满,生机浓郁!

这是要发芽的节奏吗?

楚风倒吸冷气,这颗种子需要是的魂物质,而在魂河那里,它吸收了海量的精粹魂物质,居然只是刚恢复正常?

这是要发芽,要开花结果,是不是还需要海量?

楚风悚然,这第二颗种子未免太恐怖了,若是每次开花结果都如此,谁供应的起?

除非,他再去魂河!

然而,他早有决断,打死他也不去了。

只是,他有些担心,这罐子该不会有一天还绑架似的让他去吧?

“罐天帝,我干脆扔掉你算了!”

恍惚间,楚风感觉到,体内的罐子仿佛轻颤了一下,霎时间的事,这是……错觉吗?!

楚风一声轻叹,不想去魂河了,他对第二颗种子确实有些好奇,有些眼热。

第一颗种子,堪称神迹,给予他的进化路无限可能!

若是让第二颗种子真正的开花结果,会发生什么呢?他是否直接崛起,冲霄而上,达到不可思议的进化境界!?

可是,魂河,真的不能去了。

舍此之外,除非他像诡异源头背后的人那般,举行大祭,这才能供应第二颗种子所需!

而这更不现实,即便有实力,他也不会那样做。

当想到这个问题,他有些迟疑,那所谓的主祭者,其终极目的是什么?

大祭的意义何在?

在祭祀谁?!

这事不能深究,不能细想,不然的话,恐怖到会让人手脚冰凉,在黑暗中看不到任何曙光!

唉!

楚风叹气,许多事,不能较真,一旦深思,让人感觉前路迷惘,无比绝望。

如今,他接触的这些大人物,这些大怪物,都太离谱,实力高的骇人,动辄就能灭界!

而他呢,只是一个青春蓬勃的少年。

他哪里有那么高的念头,有那么大野心与志向,早先或许还想着变强,有朝一日,可以看清这个世界的真相。

可是现在,他意兴阑珊,接触的越多,知道的越多,越是想离开诸天,找个地方归隐。

强如三天帝又如何?至今,不仅自己生死成迷,连带着身边的人,甚至妻子与儿女等都下场可悲,洒血死去。

这种人生轨迹,楚风不愿踏足,即便自身无敌于古今,行走在时光长河外,那又能怎样?

纵然是九道一口中那位,如果有一天,他再次归来,发现亲故不在,所有与他有关的人都逝去了,他能快乐吗?

他能有笑容吗?!

变强可以,但是,楚风不想成为孤家寡人,他希望能有一群可与他共岁月,可与他共光辉的亲故,始终能陪他走下去。

“算了,这世界太危险,我退出吧!”

楚风喝醉了,眼神发散,但还是一杯又一杯的喝下去。

那等动辄灭界的生物,博弈太血腥,世间太残酷,楚风不想掺和进去,总的来说,他只想好好的活着,守住身边的人,守护好自己的亲朋故友。

“我只是一个现代社会的大好青年,虽然也曾有理想,有激情,有志向,但是,跟抬手就打穿诸天的生灵们的性情相比……太慈善,我与志向远大的怪物们相比,与天帝们相比,轨迹不同,不沾边啊。”

他只想活着,什么博弈,什么真相,现在他都不想参与了,敬而远之。

可是,他生在这天地间,能避开吗?有些事不你想逃就能逃的了。

躲回小阴间去,有用吗?根本无用,他亲耳听到了,那些大怪物,要开启灰色纪元,要将一个个大世界当祭品。

那时,连诸天都被祭了!

“这一次,竟是什么所谓的灰色大祭?太让人受不了,全他妈是混蛋!”楚风醉醺,忍不住骂道。

“老天,冥冥中的主导者,你还是让我回到过去吧,让我回到地球没有异变前,不要更改我曾经的人生轨迹,我接着去创业,我接着去追自己喜欢的女孩,我不想这么天天战斗,与人厮杀,跟人血斗。”

可是,似乎前女友也来这个世界了,也在不知处征战。

楚风喃喃,双眼迷离,他都要趴在桌子上了。

现在的他,有点喝多了,重要的是,是人自醉。

在朦胧间,他悠然想起,当初也有这么一个夜晚,他喝多了,竟看到了一个自称十世称冠的俊朗青年,说是出来放风。

现在再回思,真让他毛骨悚然,这很像是九道一口中那个人,曾十世称王,冠绝天下。

不是说,他死了吗?

其实,他还在世间,只是被关押了?!

这等生物,古老而强大的吓人,被人关起来,在哪里,黑暗尽头吗?

“这迷雾无边的世界,流血的大世,还有即将坠落的诸天……”楚风叹气,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今晚,他又像上次那样醉了,是否会遇到类似十世冠绝下的生物出来放风?

夜风吹来,即便是繁华的现代都市,后半夜也很安静了,月色下,城市中有些冰凉,分明是在人烟密集之地,可是,楚风却有些孤独感,想家了,想回故里。

可是,他又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想到那些大人物,怎么能忽略那只幕后的大黑手?

他想到自己的出身,来自地球,为何莫名其妙就走上进化路?主要是地球突然复苏导致的。

按照九道一的说法,有人在让地球轮回,有一只大手在拨弄着这一切,楚风想一想就觉得,太他么的可怕了,瘆人!

这要是回去,出现在地球上,他是否会刹那间吸引到那个黑手的目光?

沿着轮回路,走出小阴间,他是否算暂时脱离那个黑手的视线?

楚风总感觉后背凉飕飕,究竟是什么东西,是是什么人在拨弄这一切,那个生物高高在上,俯视着他,注视着他的轨迹?

“滚你!”

值此之际,他仰天,送出这样两个字。

他在想,在昆仑山意外挖到罐子,是不是那个人故意留给他的。

那个终极黑手,那个主导者,到底是谁?

这时,楚风离开了那座城市,身后灯火通明,而前方,一片荒凉,山地起伏,古坟隐见。

这预示着他的前路吗?身后璀璨,身前,迷雾重重,看不真切,有的只是荒芜,断路。

这时,楚风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动作!

嗖!

他猛然掷出罐子,抛向远处,并指天大骂:“谁在导演这场戏?滚出来!”

楚风醉醺醺,情绪失控,愤怒咆哮,昂首向天。

然后……他就瞳孔收缩!

刹那间而已,他看到了什么?无比恐怖的景象,极速临近,向着他扑来!

第七百二十章 欲抡圣地砸星空第八百九十七章 从此世间无轮回第五百五十章 本土决战域外第三百八十九章 真龙巢穴第六百九十三章 一群餐霞境界的兄弟第1073章 沉沦第1668章 我为后人开生路(免费)第九百零二章 血债血还第九百八十六章 是为上苍仙第五百六十八章 妖妖邀战第1439章 人皇第九百七十七章 一颗古老的种子第1634章 失落的世界第1090章 风流云散第1617章 天帝故乡多神秘第一百一十八章 金刚琢第三百二十三章 另一条辉煌路第四百五十章 风云激荡第五章 花开第1501章 大宇与究极第二百八十二章 千星藤第六百六十章 狼心狗肺第1362章 天帝出击!第1437章 横扫黑暗世界第三百七十五章 衰神一小时打遍全球第八百六十五章 巡视全宇宙第三百八十六章 为楚风生猴子第1035章 天葫第1372章 羞辱第六百七十六章 最年轻的超星强者第六百四十五章 信老黑得永生第1475章 终极行世间第六百三十六章 如此单挑群雄第八百五十五章 寂寞万古第1186章 曹狂徒第1569章 颠倒古今第九百三十三章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第八百四十一章 骚包第1326章 可怕的山河指引向女帝第三百八十一章 你也是我的第三百零八章 为兄弟出头第1513章 强大联盟第二百九十六章 强敌第八百七十六章 大婚花烛夜第二百一十三章 楚狂人第1662章 踽踽前行,以身立道(免费)第六百零一章 彼岸第1588章 天降皇血第1056章 谁主沉浮第六百九十一章 上古阳间人第九百一十七章 没有路第1193章 洗白白第1095章 史前狂人之师第六百五十二章 离别第六百四十九章 神灵化血幡第1295章 当传说中那人已被遗忘时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1199章 终于下黑手了第六百一十章 金刚不坏身第1668章 我为后人开生路(免费)第1312章 三生药第1040章 九幽祇第五百一十五章 风云激荡大时代第1644章 大结局第七百三十八章 白发亿万丈第三百七十五章 衰神一小时打遍全球第一章 沙漠中的彼岸花第二百八十章 战绩全面曝光第1171章 怨气沸腾第1427章 楚黑手名动天下第1334章 大阴间之伟力第九百零五章 心血来潮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阴间与大阳间曾经战过第1650章 祭道(免费)第三十七章 寻觅第1436章 只手遮天第1662章 踽踽前行,以身立道(免费)第六百一十二章 先民恐惧之路第七百八十章 如你们所愿第1465章 背负帝尸再启大决战第七百三十二章 一路爆到底第四百三十九章 多宝道人第1458章 诸天魂落,唯河永存第1160章 狠人与六耳猕猴第一百六十七章 半路摘桃子第二百章 异域初动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雷音古刹第1606章 盗可盗非常盗第八百四十九章 比惨大会第九百零四章 捡漏者的悲愤第1643章 斩不断的情谊第五百九十五章 光明死城第1014章 轮回主,打包!第七百八十章 如你们所愿第1611章 光恒纪第1512章 热泪盈眶第九十九章 头条题材第1139章 追杀第1057章 阳间变天
第七百二十章 欲抡圣地砸星空第八百九十七章 从此世间无轮回第五百五十章 本土决战域外第三百八十九章 真龙巢穴第六百九十三章 一群餐霞境界的兄弟第1073章 沉沦第1668章 我为后人开生路(免费)第九百零二章 血债血还第九百八十六章 是为上苍仙第五百六十八章 妖妖邀战第1439章 人皇第九百七十七章 一颗古老的种子第1634章 失落的世界第1090章 风流云散第1617章 天帝故乡多神秘第一百一十八章 金刚琢第三百二十三章 另一条辉煌路第四百五十章 风云激荡第五章 花开第1501章 大宇与究极第二百八十二章 千星藤第六百六十章 狼心狗肺第1362章 天帝出击!第1437章 横扫黑暗世界第三百七十五章 衰神一小时打遍全球第八百六十五章 巡视全宇宙第三百八十六章 为楚风生猴子第1035章 天葫第1372章 羞辱第六百七十六章 最年轻的超星强者第六百四十五章 信老黑得永生第1475章 终极行世间第六百三十六章 如此单挑群雄第八百五十五章 寂寞万古第1186章 曹狂徒第1569章 颠倒古今第九百三十三章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第八百四十一章 骚包第1326章 可怕的山河指引向女帝第三百八十一章 你也是我的第三百零八章 为兄弟出头第1513章 强大联盟第二百九十六章 强敌第八百七十六章 大婚花烛夜第二百一十三章 楚狂人第1662章 踽踽前行,以身立道(免费)第六百零一章 彼岸第1588章 天降皇血第1056章 谁主沉浮第六百九十一章 上古阳间人第九百一十七章 没有路第1193章 洗白白第1095章 史前狂人之师第六百五十二章 离别第六百四十九章 神灵化血幡第1295章 当传说中那人已被遗忘时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1199章 终于下黑手了第六百一十章 金刚不坏身第1668章 我为后人开生路(免费)第1312章 三生药第1040章 九幽祇第五百一十五章 风云激荡大时代第1644章 大结局第七百三十八章 白发亿万丈第三百七十五章 衰神一小时打遍全球第一章 沙漠中的彼岸花第二百八十章 战绩全面曝光第1171章 怨气沸腾第1427章 楚黑手名动天下第1334章 大阴间之伟力第九百零五章 心血来潮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阴间与大阳间曾经战过第1650章 祭道(免费)第三十七章 寻觅第1436章 只手遮天第1662章 踽踽前行,以身立道(免费)第六百一十二章 先民恐惧之路第七百八十章 如你们所愿第1465章 背负帝尸再启大决战第七百三十二章 一路爆到底第四百三十九章 多宝道人第1458章 诸天魂落,唯河永存第1160章 狠人与六耳猕猴第一百六十七章 半路摘桃子第二百章 异域初动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雷音古刹第1606章 盗可盗非常盗第八百四十九章 比惨大会第九百零四章 捡漏者的悲愤第1643章 斩不断的情谊第五百九十五章 光明死城第1014章 轮回主,打包!第七百八十章 如你们所愿第1611章 光恒纪第1512章 热泪盈眶第九十九章 头条题材第1139章 追杀第1057章 阳间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