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真真假假(1)

公孙左足连声怒骂,连声冷笑,手中铁拐,更如狂飙般向白袍书生击下,不但招招快如闪电,招招狠辣无情,而且有攻无守,尽是进手招式,果然是一副拼命的样子,已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

刹那之间,林中树时,被他的铁拐掌风,激得有如漫天花雨,飘飘而落。

那自拖书生却仍然满心茫然,他搜遍记忆,也想不起自己以前究竟是做过什么事,是以公孙左足骂他的话,他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逾出"血腥……血腥……"他心中暗地思忖,难道那些尸身是被我杀的?"身形飘飘,带管宁,从容地闪避开这公孙左足的招式,却未还手。公孙左足冷笑一声,"力劈华岳"、"石破天惊"、"五丁开山",一连三招,招风如飙,当真有开山劈石之势。"君山双残"虽以轻功称誉天下,便他此刻使出的,却全是极为霸道的招式,一面连连冷笑,他见这白袍书生只守不攻,心中越发认定他做了亏心之事,是以不敢还手。管宁身不由主,随着这白袍书生的身形转来转去,只觉自己身躯四侧强风如刀,掌风拐影,不断地擦身而过,只要自己身躯稍微偏差一点,立时便有骨碎魂飞之祸。他虽非懦夫,但此刻也不禁吓得遍身冷汗涔涔而落,心中寻思道:"难道这公孙左足竟误认这白袍书生便是四明山庄中惨案凶手?"目光抬处只见公孙左足目毗欲裂,势如疯虎,不由心头一凛,高声喝道:老前辈,请住手,且听小可解释……"公孙左足冷笑一声,刷地一招,竟向管宁当头打来,口中大喝道:你还有什么话说?哼哼,我只当你是个正直的少年,却想不到你竟也是个满口谎言的无耻匹夫。"他悲愤怨毒之下,竟不给一个说话的机会。

管宁只觉耳旁风声如啸,眼看这一招势挟千金的铁拐,已将击在自己头上,心中暗叹一声,还来不及再转第二个念头,只觉自己臂膀一紧,脚下一滑,身躯又不由自主地错开一些,这根眼看已将击在他身上的铁拐,便又堪堪落空。

直到此刻,他还弄不清这公孙左足怎会向自己也施出煞手,微一定神,大喝道:"公孙前辈,此事定必有些误会,待小可——"哪知公孙左足此刻悲愤填膺,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大喝道:"我公孙左足有生以来,还从未被人愚弄,想不到今日阴沟里翻船,竟栽在你这小子手上。"他身为一派宗主,以他的身份,本不应该说出这种江湖市井之徒的话来,但此刻他已认定四明山庄的凶手之事,普天之下,除了这白袍书生的党羽,方才对自己说的话,不过是来愚弄自己,让自己始终无法查出谁是真凶,因此心中不禁将管宁恨之入骨。

这恨痛之心,激发了他少时落身草莽的粗豪之气,此刻大声喝骂,骂的语声,虽快如爆豆,但这几句话间的工夫,却又已排山倒海般攻出七招,只可惜这白袍书生身法奇诡快速,有如鬼魅,招势虽狠虽激,却也无法将之奈何。

白袍书生身形闪动,心里根本毋庸去为自己的安危担心,只是顺理成章地去闪避这些招势,有如水到渠成,丝毫没有勉强之意。

他茫然地望着眼前这有如疯狂一般的跛足丐者,忍不住皱眉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公孙左足牙关紧咬,手中铁扬所施展出的招式,虽仍如狂风骤雨,呼啸不绝,胸膛起伏,却已远较先前急遽。

这以轻功名满天下的丐帮帮主,此刻不但将自己-生武功的精华都弃之不用,而且也摒弃了一切武学的规范,招式大开大阂。

大确大势,非但不留退步,而且不留余力,这数十招一过,他真气受难免生出不续之感。

管宁心中正自寻思,该如何才能阻止他的攻势,哪知这丐帮其人突然大喝一声,后掠五步,漫天拐影风声,亦为之尽消。

白袍书生双眉一展,飘忽闪动的身形,他倏然停顿尸来,静如山岳般挺立着,生像是他站在那里从来没有移动着似的,这一动一静间的变化,当真是武学中的精华,管宁虽不甚了解,心中亦不禁不服企慕地暗叹一声,然后才发觉自己的身影也突然停顿下来,几片枝叶,飘飘从林梢落下,几点砂石,静静落到地上,然后这林间又归于静寂。

却见公孙左足铁拐一顿,在这已归于静寂的树林中,又发出砰地一响,白袍书生又自茫然地望了他一眼,缓缓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公孙左足本来微垂的眼脸,此刻突然一开,数十招一道,他已自知自己纵然拼尽全力,却也无法奈何人家,自己死不足惜,但自己一死,这件秘密岂非永无揭穿的一日。

因之他垂下眼险,一来是强自按捺着心中的悲愤,再者却是调息着体内将要溃散的真气,此刻双目一张,便冷冷说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白袍书生为之一愕,却听公孙左足冷冷接道:你明知我已揭穿你的秘密,还站在那里?哼哼,若我是你的话,便该将我一刀杀死,说什么你武功虽高,难道高过天下武林?"白袍书生仍是满面茫然,管宁却已知道他言下之意,忍不住脱口道:公孙前辈,四明山庄中的凶杀之事,小可虽未亲眼目睹,但却可判定另有他人所为,老前辈如何这般武断,岂非要叫真凶讪笑?"公孙左足双目一凛,突地仰天狂笑起来,笑声之中,尽是凄厉悲愤之意,一面伸出他那一只干枯渤黑的手指,指着白袍书生狂笑道:"普天之下,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将君山双残、罗浮彩衣、终南乌衫一起杀死,普天之下,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让你受伤——"他惨厉地大笑三声,又道:此次四明红袍飞柬面邀我弟兄和乌衫独行,罗浮彩衣这些老不死的出山,说是不但真的如愿青钱已有着落,而且还要商量另一件事情,我就在奇怪,为什么这其中竟少了黄冠老儿,翠袖夫人这些人,尤其是四明红袍夫妇和这两人本最要好,这种要事却为什么偏偏不找他们。"他语声微顿,像是又在强忍着心中的悲愤,瞑目半晌,方自狂笑道:"现在我才想起,这红袍原来还没有忘记五年前泰山绝顶和我们几个结下的一点怨毒,竟是和你勾结好了,想把我们全都诱到这里来,布下陷阱,想将我们一网打尽——哈哈,哪里有什么如意青钱,哪里有什么机密大事,人道四明红袍最最狡诈,先前我看他夫妇两人一副风神俊朗的样子,还不相信,直到此刻——哈哈,只是他两人虽然奸狡,却还比不上你的凶狠,他们也万万不会想到,你竟连他们两人也一起杀死!"他连声狂笑,连声怒骂,只听得管宁心中亦不禁为之所动。

"难道此事果真如此?"

转目望去,只见那白袍书生目光低垂,满面茫然地喃喃自语道:"难道真是我干的?我是谁……难道真是我干的?……"公孙左足双眉一轩,仰天厉啸,道:"公孙老二呀公孙老二,我叫你不要轻信人言,你偏偏不听。"手指一偏,指向地上那串青钱:偏偏要带这串东西赶到这儿来,好好,现在,你总该知道了吧,想那四明红袍如果真的知道了如意青钱的下落,又怎会告诉你?"他低声叹息一下,目光突又转向白袍书生狂笑道:"你武功虽然高绝,心计虽然狠辣,却忘了世上还有比你更强的东西,那就是天理,那就是报应,今日我公孙左足既敢揭穿你的诡计,便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你若是聪明的,乘早将我杀死,否则我就要扬言天下,说出你的恶行,你不但做出这等凶恶之事,还要利用个年轻小子将罪名推到四川豹囊身上。"目光一转,转向管宁,又道:"你若是以为你帮这个恶魔做下移祸之事,这恶魔便会多谢于你,那你就大大地错了,有朝一日,哼哼,你也难免要死在他的掌下。"管宁失神地位立着,这公孙左足所说的话,听来确是合情理,他方才亲眼看到"武当四雁","罗浮彩衣",以及"少林木珠"和这"公孙左足"的身手,知道这些人惧都是当今武林中的顶尖人物,而此刻他再以这白袍书生的武功和他们一比,便觉得他们的武功虽高,但在这白袍书生面前,便有如茧火之与皓月一样,相去实在可以道里计。

是以一时之间,他心中不禁疑云大起,又是许多新的问题在他心中说出:"这自袍书生虽然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但武功仍是如此之高,看来也只有他能将那些人一一击死,而他自身所受的伤,自然是在和别人交手时不慎被击的,这伤势使他丧失了记忆,因此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否被他杀?",一念至此,他不禁暗道:"那么……难道他便是凶手,但是……"他脑海中掠起在六角亭中所见的那怪客,以及那突然而来的暗器。"但是,那两人和那些暗器却又如何解释呢?这公孙左足虽然以为这些事都是我凭空捏造出来的,但我知道那是千真万确的事呀!"目光抬处,只见公孙左足和白袍书生四目相对,公孙左足面上固然是激动难安,目光中是要喷出火来,自抱书生的面上,亦是阴晴不安。

他心里,似乎也在寻思着这公孙左足所说之话的正确性。

"这些话是真的吗?难道我真的做下那种事,无论此事的真假,这跛足乞丐既然说了下来,便…定会扬言天下,找人对付我,那么……我该一掌将他劈死吗?但是……我究竟是谁呢?"管宁呆呆地楞了半晌,突地转身奔上山去,他想将那些落在地上的暗器拾起一些,让公孙左足看看,这些暗器究竟是谁的?

这些暗器如是莫属于峨嵋豹囊,那么此事便要窥出一分端倪。

公孙左足,白袍书生两人,四目相对,目光瞬都未瞬一下,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的离去似的。

他急步而奔,越奔越快,只望自己能在这两人有所将动前赶回来,而他亦得知这两人的心性是不可以常理衡量,因之他没有解释自己突然走开的原因,他轻功虽然不佳,但终究是曾经习武之人,此刻虽然是劳累不堪,但跑得仍然很快。

山路崎岖,他渐渐开始喘息。

但是,前面四明山庄的独木心桥,已隐隐在望,于是他更加快脚步。

到了绝壑上,他定下神来,让自己急速的喘气平息。

然后小心地走过小桥。

林木、石屋,仍然是先前的样子,地面上的砂石上,辽留着他凌乱的脚印。

但是……

除了砂石之外,地上却是一无所存,他俯下身去细细察看着,地上哪里有先前那些暗器的影子。

他失望地仰天长叹一声,最后一点线索,此刻似乎又已断去。

天上阴霾沉重,厚重的乌云将升起的阳光一层层遮盖起来。

他长叹着,踱回桥畔,-滴雨,顺他脸上,他伸手拂去,心中思潮如涌,几乎忘记了,一满面之后,一定还有更多滴雨会随之落下的,他纵然撩干了这滴雨水,却会有更多滴雨水落在他身上。

等到他走到小桥的时候,他身上的雨滴,已多得连他自己都无法数清了,山间的骤雨,随着漫天的乌云,倾盆落了下来。

冰凉的雨珠,沿着他的前额,流满了他的脸,他希冀自己能为之清醒一下,是以他没有放足狂奔。

但是他失望了,他如乱丝,雨滴虽清冷,却不能整理他索乱的思潮呀!

于是,他再狂奔,湿透了的衣衫,紧紧贴在他身上。

他伸手一摸,那锦囊仍在怀中,不禁为之暗叹一声,忖道:这锦囊中的其它东西,是不是也像那串青钱一样,也包含着一些秘密呢?"转过山弯,前面便是那片山林,那条山道,迷蒙的烟雨,给这本已绝佳的山影,更添了几分神秘而妩媚的景色。但他此刻却没有心情来欣赏这些了,他匆忙地奔过去,转目一望——只见山林之中,那白袍书生正失魂落魄地独自伫立着,林梢泄下的雨水,将他白色的长袍也完全打湿了,而他却像是仍然没有感觉似的,一面失神地望着远方,一面喃喃地低语道"难道真的是我?……"管宁叹息一声,目光一转,不禁脱口道:"公孙前辈呢?"大步跑过去,遥远的山路上,烟雨檬漂,那公孙左足已不知何时走了,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雨势越来越大,佃站在骤雨下的管宁和白袍书生,却仍然呆呆地伫立着他们身上,他们生像是谁都没有感觉似的。

尤其是管宁,面对着白袍书生,他可能是曾经杀死许多人的凶手,也可能是全然无辜的,管宁问着自己:"到底他是谁呢?我该对他怎么样?"哪知——

他心中正自思凝难决的时候,这白袍书生峙立如山的身形,突地摇了两摇,接着便"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等到管宁口中谅呼着箭步窜来的时候,满地的泥泞,已将他纯白的衣衫染成污黄了。

这一个突然生出的变化,使得管宁几乎不相信自已的眼睛,这武功莫测的异人,怎地竟会无故地晕厥跌倒?

俯身望处,只见他雪白的面容此刻竞黄如金纸,明亮的双目和坚毅的嘴唇一起闭着,伸手一探,鼻息竟也出奇地微弱。

"难道那公孙左足临去之际,以什么厉害的暗器将之击中?"转目望去,他身上却全然没有。丝伤痕,只有紧闭的嘴唇边,缓缓流下一丝淡黄的唾沫,流到地上和地上的雨水混合。

管宁呆呆地望着他,一时之间,心中又没了主意,他本是锦衣玉食的富家公子,对于江湖上的仇杀之事,本是一窍不通,自然更无法判断出他是为了什么缘故而以致此。

他不禁长叹一中,俯身将白袍书生从地上挟起,哪知目光转处,他竞又发现一代奇事,使得饱不由自主惊呼一声,手中已自扶起一半的白袍书生的身躯,也随之又跌了下去了雨落如注,将这白袍书生嘴边流下的唾沫,极快地冲散开去,混和着唾沫的雨水,流到管宁脚下,而那中"如意青钱"此刻便也在管宁脚边,奇怪的是,这混合着唾沫的雨水一经过,闪着青铜光采的金钱便立刻变得黝黑,就像是银器沾着毒汁一样。

管宁纵然江湖历练再浅,此刻却也不禁为之凛然一惊,暗忖道:"难道他中了毒。"须知晋天之下,能使银器泛黑的毒汁,自然颇多,可是能使青铜都为之变色的毒汁,却是少之又少,何况这白袍书生口中流出的唾沫,再混合了大量的雨水,而依然如此之毒,却端的是骇人听闻的了。

"他是何时中毒的呢?"

管宁心中又不禁疑惑,俯首沉思良久,目光动处,心里不禁抨然一跳——那张自青钱中取出,被山风吹得紧贴在山石上的白色柔绢,此刻被雨水一打,上面出现四行字迹,远远望去,那字迹虽看不清楚,但管宁却可判出必是先前所无,此刻心中一动,忍不住旋身取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的竟是:"如意青钱,九伪一真,伪者非伪,真者非真,真伪难辩,九一倒置,世人多愚,我复愚人。"十六个字迹苍劲,非隶非草,非诗非偈的蝇头小字。

这十六字一入管宁之目,他只觉心中轰然一声,猛地一阵震颤,双手一紧,紧紧地抓任手中的柔绢,像是生怕它从自己手中失落。

因为,他已从这一方沾满了污黄泥水的柔绢上,找出了一件在武林中,已经隐藏了百十年的重大秘密,此刻他虽然远不能十分确切地明了这件秘密的真相,但至少他已把握了开启这件秘密的钥匙。

于是他勉强将自己心中跃激动之情,平复下去,反复将绢上的字迹,又仔细地看了几遍,倾盆的大雨淋在他身上,他也像是根本没有感觉到:"九伪一真……伪者非伪……九一倒置……"他一面反复推敲着这几旬似待非涛,似偈非偈的短句,一面暗自低吟道:"难道这串己被那么多武林高手断定是假的如意青钱竟是真的?难道这串青钱之中所藏的柔绢,上面便记载着百十年前那位名震天下的前辈一生超古迈今的武学秘技?"一念至此,他心胸之间,不觉立刻又升起一阵难以抑制的激动,方才这半日之间,他眼看那么多人为着这"如意青钱"中所载的武学绝技,如痴如狂,就连少林寺长老,丐帮帮主这种地位身份的人物,为着这串青钱,都不借做出许多有失他们身份地位的事宋,武当、少林,这两派素来交好的门派,为此都不借反脸成仇。

从公孙左足口中,他也知道自己眼见之事,不过是百十年来因着"如意青钱"而生的争斗其中之一而已,还有不知多少武林高手,为着这串青钱丧失性命,也还有不知多少至亲好友,为着这串青钱彼此勾心斗角,反目成仇,甚至自相残杀而死,这小小一串青铜制钱在武林中的诱惑,实在比百万家财、如花玉人还来得强烈。

而此刻,这串被千千万万个武林豪杰垂涎不已、梦寐以求的"如意青钱",却正握在他手里,他知道自已有了这串制钱,便可以学得一身足以傲视天下的武功,你若是一个淡泊而镇静的人,而此刻握着这串"如意青钱"的是你,那么只怕你也无法不被这种心情激动,甚至比他此刻的激动还强烈吧?

良久良久,他突然想到自己身后还倒躺着一个中了剧毒的人,这人纵然不是他的朋友,他也不能将之弃而不顾。

于是他便将自己飞扬起的思潮,一下截断,俯身拾起了脚边的这串青钱,谨慎地用手中的这方柔绢包好,谨慎地放人怀中的锦囊里,伸手一拂面上的雨水,转身将地上的白袍书生横身抱起,目光四转,辨了辨方向,移步向山歹走去。

他知道这一段山路是极漫长的,而在这一夜中已经过了惊恐、悲哀、困惑——种种情感的折磨,以埠疲劳、饥饿——种种肉体的困苦之后,管宁面对着这一段漫长的山路,他本该会有些气馁感觉,何况他怀中还抱着一个不知在何时受了剧毒,又不知在何时便会突然死去的人,但奇怪的是,他此刻的没有沉重之态,情感的激动与兴奋,使得他将这一世情感与肉体的折磨,全都不再放在心上,只是飞快地在滂沱大雨下,积水的山道上奔行着,一面却仍在心中暗地思忖着那四句话。

"这四句话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第一句话的意义,是谁都能明了的,也是江湖中已有许多人知道,那么第二句话——"他极快地将"伪者非伪,真者非真",八个字又暗中默念一遍。

于是便又忖道:"这当然是说被江湖中人认为假的如意青钱,其实却是真的,是以他便又说真伪莫辨,九一倒置,因为真的如意青钱其实一共有九串,而假的却只有一串而已。"-念至此,他忍不住长叹-声,低喃道:世上虽然多半是愚人,你又何苦如此来捉弄世人呢?"想到江湖上那为这串青钱丧生,最后却又将自己以生命换来的"如意青钱"抛弃的人,他的心中便不能自禁地泛起一阵怜悯的感觉,"世人多愚,我复愚人。"这是一种多么奇怪而残酷的意念,而又是一种多么高傲而超然的意念呀。他反复吟咏着,这其中不知包涵了多少讥嘲之意的八个宇,他便似乎也能了解到那位武林中的前辈异人,在击败了天下武林的所有高手后,突然觉得十丈红尘,不过是一个非常寂寞的地方,便因之避到深山中,甚至避到穷荒去时的感觉:"芸芸世人,为什么那么愚蠢,我怎能将我一身绝技,传给这些愚蠢的人——"管宁暗叹一声,喃喃自语:"这,大概就是这位前辈那时心中的感觉了,是以他便将自己的一生武学绝技,用明矾一类的药水,写了九份,封在九串特异的制钱里,然而,又做份假的,唉——他那时大概早已知道自己生前所布下的这个圈套,在自已死了之后,一定会有许多愚昧之人中其毁的,因之他纵然不能亲眼看到,却早已开始窃笑世人的贪婪与愚蠢。"他又不能自禁地长叹一声,接着忖道:那些人在得到一串如意青钱之后,为什么不去留意地察看一下其中的秘密,而只是亡命地去争夺着,唉——活着的人却仍不免而受死去人的愚弄,这也难怪他自傲于自己的聪明,而讥笑世人的多愚了,只是——"他思路微顿,仰首望天,雨势已渐渐小了,灰黑的苍穹,像巨人的灰目,无言地俯视着大地,就有如一个睿智的帝王俯视着自己的子民似的,其中哪里有半分轻蔑和讪笑的意味。他又叹息着接着忖道:聪明的人愚昧的人,在永恒的天地之间,又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呢?你纵然是世上最聪明的人,但是,你又能得到什么,你难道能把你的骄傲与光荣带到死中去,你若是常常自傲于自己的聪明,不也是和一身夺财的富翁吝啬地锁着自己的金钱一样吗?"在这瞬间,这本世故不深的青年,像是突然了解了许多他本未了解的事,他也了解到世界最快乐的,便是愚昧的人,因为他毋庸忍受聪明人常会感觉到的寂寞,而他纵然常被人愚弄,但他也不会因之失去什么,这正如愚弄别人的人其实也不曾得到什么一样。于是,他嘴角便不禁泛起一阵淡淡的笑容,又自低语道:"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有许多人会愿意做一个愚人的理由吧!一个人活在世上,若能够糊涂一些,不是最快乐的事吗?"此刻他心中的想法,直到许久以后,终于被一个睿智的才子用四个字说了出来,这四个字又直到许久以后,仍在人们口中流传着。

这四个字,便是"难得糊涂"。

他忽而长叹,忽而微笑,心中也正是百感交集,激动难安,甚至连这滂沱的大雨,是在什么时候停止的,他都不知道。

直到陡斜的山路变为平坦,灰黯的云层被风欧开,他抬起头来,才知自己已经下了山。

山麓的柴靡内推门走出一个满头白发的樵夫,惊异地望着他,心中暗自奇怪,在这下着大雨的日子里,怎会还有从山上走下的游八,等到这瞧夫惊异的目光看到管宁怀中的伤者的时候,管宁已笔直地向他走了过去,而这老于世故的樵子已根本毋庸管宁说话,便已猜出这一身华丽、却狼狈不堪的少年的来意。

于是他干咳-声,迎亡前去,问道:"你的朋友是否受了伤?快到我房里去,还有,把你的湿衣服脱下来烤。"管宁抬头惊异地望了这老年樵子一眼,他所惊异的,是这老人说话用字的直率与简单,对这自幼鼎食锦衣的少年来说,一个贫贱的樵夫直率地用"你"来称呼他,确是件值得惊异的事。

可是,等到他的目光望到这樵夫亦红而强健的筋骨,坦率的面容,他己不再惊异了。

因为他知道多年来的山居生活,已使这老年的樵子自然结合成一体,他既安于自己的贫,便也不羡慕别人的富贵,就像这座苍郁雄壮的四明山仍似的,对于任何一个接触到他的人,他都一视同仁,因之他也根本不问管宁的来历,更不管管宁的善恶,只要是自己力量所能够帮助的人,他便会毫不考虑地帮助。

这份宽宏的胸襟,使得管宁对自己方才的想法生出一些惭愧的感觉。

他便也坦率地说道:多谢老兄。"将一世虚伪的客套与不必要的解释都免去了。柴靡内的房屋自然是简陋的,但是简陋的房屋,常常也有着更多的洁净与清静,许久许久以前,一个充满智慧的哲人,曾经说道:"有四个最坏的父亲,却生出四个最好的儿子,而另四个最好的母亲,却生出了四个坏的女儿。"这个哲人是个很会比喻的人,他这句话的含意,是说由简陋生的洁静,由寂寞生出的理性,由折磨生出的经验,失败生出的成功,这是最坏的父亲与最好的儿子。

而由成功生出的骄傲,由经验生出的奸究,由富贵生出的侈淫,由亲密生出的轻蔑,这却是最好的母亲与最坏的女儿了。

骤雨过后,大地清新而潮湿的,在这间洁净的房间里,管宁换去了身上的湿衣,坐在房间木床的对面,望着晕迷在床上的白袍书生,不禁又为之呆呆地楞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老年的樵夫虽然久居山麓,对山间的毒虫蛇兽,都知之甚详,但是他却无法看出这白袍书生受的是什么毒?何时受的毒来?

因之他也沉默地望着这发愕的少年,并没有说一句无用的话,哪知——柴靡外面,突然响起一个轻脆娇弱的声音,大声叫着说道:"这房子里有人吗?"管宁心中一跳,因为这声音一入他之耳,他便知道说话的是谁了。

老年的樵夫目光一扫,缓缓说:"有人,进来。"语声未了,门外便已闪入-条翠绿色的人影,娇躯一扭,秋波微转,突地"噗哧"一声,伸出纤手指着管宁笑道:"你怎地在这里?"管宁知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娇唤着走进来的,正是自称"神剑",又自称为"夫人"的少女。

因之他便头也不回,只是沉声说道:怎地你也来了?"对于自己心念中时常怀念的人,人们有时却偏偏压抑自己的情感,这岂非是件极为奇怪的事?只听这翠装少女竟又"噗哧"一笑,娇笑着说道:"你来得,难道我就来不得吗?"目光一转,突地瞥见床上的白袍书生,惊唤出声:"怎地他也在这里?"候然掠了过去,喃喃自语:"他武功那么高,怎地也会受了伤。"一阵淡淡的香气,混合在门外吹进来的风里,于是这阵清新而潮湿的微风中也有了些淡淡的香气。

管宁微微偏了偏头,目光便接触到她一身翠绿衣裳中的婀娜躯体,她的衣裳也有些潮湿了,因此她那婀娜的曲线,便显得分外的触目。管宁不敢再望这触目的躯体,将目光收起,于是,他便看到她娇柔的粉脸,也看到了她面上这种惊异的表情。

那老年的樵夫缓缓地站了起来,对于这三个奇怪的客人,他虽然难免好奇,却没有追根问底,探究人家秘密的兴趣。

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一章 惊遇(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六章 赌约(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六章 赌约(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一章 惊遇(2)第六章 赌约(2)第六章 赌约(1)第一章 惊遇(1)第六章 赌约(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六章 赌约(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六章 赌约(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一章 惊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六章 赌约(1)第一章 惊遇(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一章 惊遇(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六章 赌约(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一章 惊遇(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六章 赌约(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六章 赌约(1)第一章 惊遇(2)第一章 惊遇(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一章 惊遇(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
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四章 真真假假(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一章 惊遇(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五章 恩情难了(2)第六章 赌约(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六章 赌约(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2)第一章 惊遇(2)第六章 赌约(2)第六章 赌约(1)第一章 惊遇(1)第六章 赌约(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六章 赌约(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六章 赌约(2)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三章 如意青钱(1)第一章 惊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六章 赌约(1)第一章 惊遇(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一章 惊遇(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六章 赌约(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2)第五章 恩情难了(1)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十一章 高峰访圣手(1)第八章 索命怪客(1)第三章 如意青钱(2)第九章 绝地逢佳人(1)第一章 惊遇(2)第四章 真真假假(2)第八章 索命怪客(2)第六章 赌约(2)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1)第七章 遍地奇人现(2)第六章 赌约(1)第一章 惊遇(2)第一章 惊遇(1)第十章 车座下的秘密(1)第一章 惊遇(1)第二章 翠袖与白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