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

三月暮,花落更情浓。人去秋千闲挂月,马停杨柳倦嘶风。堤畔画船空。

恹恹醉,尽日小帘栊。宿燕夜归银烛外,流莺声在绿阴中。无处觅残红。

一阵轻柔婉转的歌声,飘在烟水蒙蒙的黎江之上,也不知是谁家女子春心荡。暮春三月,破绿草长,杂树生花,群莺乱飞,正是江南好时节。安徽府天河郡内黎江蜿蜒环绕着紫夷山,此山山峰险峻,怪石嶙峋,松柏青翠,禽兽欢喜。

欲登山望江,仅一条小道可通,所过之处铺有大青石板,上面青苔斑驳,也不知是几百年前修造。顺着石路,待到半山腰开始,出现一些平坦之地,供游人望江休憩。附近有一支小路,随着小路望去,一座建筑雄伟的宅地显于人前。

大宅坐北朝南,红砖绿瓦,高大的院墙围住庄内风景。门两旁蹲坐着两头大石狮子,毛鬓分不清明,想来有一些年岁。朱漆大门,门上碗口大的铜钉熠熠发光,大门之上有一乌匾,匾上大书“望江山庄”四个金漆大字,下面横书“江中天题”四个小字。

山庄大门敞开,进门处放着两排板凳,分坐着八位身着青色劲装的大汉,皆是腰板笔挺之辈,自有一番英悍之气袭来。兀的院中传来一阵嬉戏声,几个大汉听的立即站起。

但见,刻有“鹤鹿同春”的照壁后面跃出两位少年,直奔大门。当先一人身穿锦衣,头戴羽冠,约莫十一二岁,腰中悬一串金铃,走起路来是叮当乱响。其后一人灰衣歪帽,年若十三,手捧文房四宝近身跟随。其中两大汉抢声道:“三少爷这是要外出?”锦衣少年嘿嘿一笑,似乎有意讨好对方,金铃亦跟着一颤一颤。

后面灰衣少年笑道:“各位叔伯好!童先生给三少爷布置了功课,要做一篇紫夷山风景的文章。我陪少爷出去逛逛,兴许一会儿就可做出来,还请诸位叔伯行个方便。”

柳三郎拨开人群,连忙让出道路,憨声道:“想去便去,只需记得要早点回来,莫叫老爷夫人担心。三少爷乃文曲星下凡,童先生都夸少爷高才,以后定能中个状元回来,这小小功课自然不在话下,莫说是紫夷山,就是整个天下的文章那也是可以做得的!”

“这还用说!咱们三少爷的名字天河城谁不知晓,轮武功自然是老爷第一,可要说到天河城谁文章做的好,非三少爷莫属。”严林鼠目一转,紧跟着媚笑道。

其余众人纷纷附和,一时间小小门厅热闹非凡。三少爷江昱被他们一夸,脸颊绯红,手指卷着衣角不知该说些什么。严林眼角一撇,掩去脸上笑容,对后面灰衣少年尖吼道,“向南,你这皮猴,不要跟着少爷出去就知道玩,一定要跟好少爷,千万别去危险的地方。倘若少爷少一根毫毛,我严林第一个不饶你。”

这声音比之鬼嚎还要难听三分,书童苏向南却似乎混不在意。对此人再熟悉不过,知他天生如此,心中怎会计较。办一鬼脸,吐舌嬉笑道:“严伯,瞧您说的。我是不知轻重的人么。有我跟着您就放心吧!真的遇到危险,凭咱们少爷是文曲星下凡的身份,也定然会逢凶化吉。”

几个大汉哈哈一笑,都道他嘴甜,今日又抹了蜂蜜一般。江昱低声打了个招呼,便拉起苏向南跑出大门,不多时就隐没在密林中。

望江山庄由第一代庄主江中天建于三十年前,在天河郡声望极高。凭借刚劲强力的“一十八路火云拳”在乱世中闯出了不错的名声。待到第二代庄主也就是现任庄主江振海掌权后,利用沿江人脉,做起了河运买卖,望江山庄的声望又一次被提高,有着“南望江,北楼庄”的美誉。有诗云道:

半山建山庄,云望又望江。

风雨飘摇过,屹立紫夷膛。

又有诗云:

望日望月望星芒,江涌江浪江运行(hang)。

山拱山腰山前路,庄前庄后庄中王。

又有诗云:

清风绿长野,车马往踏闲。

松柏常笑傲,禽兽相与还。

江庄做半腰,旭日满春山。

已去三十载,历经二代天。

春莺啼叫,似在争夺林间最适合沐浴日光之地;几只燕儿斜飞空中,也不知衔去谁家新泥。点点新翠摇曳出春光,一页黄纸随风飘荡长空。一棵长满嫩芽的柏树下静坐着文房四宝,不远处的少年们则在摆弄干木。

江昱瞧着眼前似鸟非鸟的造型,始终挥不散心中疑虑,不禁问道:“向南,你莫不是诓我?世上怎么会有人不御灵便可翔空。若此物真可办到,那以后出行,岂不是不用乘车,用它就好,又方便又快捷。”

“嘿嘿,三少爷,我骗你做什么。相信我,肯定会让你飞起来,我苏向南可从不说大话。你不是想看看紫夷山整体是什么样子吗?等做好了,你就可以在空中俯视了,那感觉真是爽呆了。”苏向南埋头做着手中事情,耐心同他说道。

两人口中所说便是用木头及一些牛皮纸做出的简易滑翔机。苏向南为讨好江昱,巩固自己在望江山庄的地位,特地想出来的。来异世半年有余,好不容易混到书童这个还算体面的职务,自然要尽心取悦自己的上司。

江昱瞧着苏向南没空理自己,有些意兴阑珊,悻悻说道:“向南,你真的失去了记忆?记不得那些往事?想不起你爹你娘,也想不起你来自什么地方?可为什么你又偏偏懂那么多,明明只比我大一岁,却会诗词歌赋,晓商贾之术,甚至连机关器械你也明白一二。反而那些常识性的东西,你却一概不知。这到底是何原因?我始终搞不明白。”

苏向南抬头瞟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手中狠狠的用草绳把两个木片打了一个死结,笑道:“不懂就不要想,想不起来也不一定就是坏事。我现在生活不好?老爷和夫人都喜欢我,你又待我如亲哥哥一般,我只觉得自己生活在极乐世界,好不快活。”心中却是哀叹,我也不想用这个烂俗的借口搪塞你,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难道告诉你我来自遥远的异世界,我生活的地方叫做地球,你听的懂吗?

“砰”听他如此一说,江昱眼珠子立即瞪的西瓜圆,用力拍了下机翼,斥道:“呸,呸,呸!我江家人明明活的好好的,叫你说的好似都死了一般。极乐世界,我们家又不修佛。”说完叼起一根茅草,撇着嘴盯着远处的黎江,似乎很是介意这句话。

苏向南停下手中事情,站起身马上赔笑道:“三少爷莫生气,我只是想表达下我生活的多么美好,怎会诅咒山庄呢。”心中懊恼不已,自己真是越来越放肆,怎么就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呢!

待了片刻,见江昱只是在那里晒太阳,似乎并未怪罪自己,心遂就放了下来。四下张望一番,只见树木摆姿,春鸟轻啼,却是静寂无人,便鼓起勇气问出心中多日疑惑:“前几日听席先生讲,人到十岁就可御灵。三少爷已然十三岁了,为何还没?”

本享受日光的江昱慢慢的低下了头,手中绞着青草,抻断一根,又抻断一根。苏向南不敢再问,暗骂自己心急了。过了好一会儿,江昱轻叹一声,说道:“你是知道的,我自小体弱多病,身子骨一直不好,所以修习灵法也就晚了,到现在也才黄级初阶。人并非是到十岁就可御灵,而是到黄级中阶即可。席先生那日所说应是我大哥,大哥天资卓越,别人十五六岁才可御灵,而他十岁便办到了。反观我,同是一母所生,差距却这么大,也不知我几时能够突破境界!父亲和大哥每次见我都是面带微笑,从不指责我进步缓慢,其实内心应该都很着急。真希望自己可以早日达到中阶,我讨厌这种感觉!”

苏向南见他心情低落,本不忍再问,可心中实在好奇的很,便又道:“那为何三少爷不勤加练习,反而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做学问?”

江昱抬起头一声长叹,说道:“我身体一直不好,爹娘怕我累着,不允我练功太多。可是没有强健的体魄又如何御灵呢?其实……我每天夜里都有偷偷的修炼江家心法。”苏向南脸色一怔,神情似神往似高兴。

江昱未曾注意,续道:“你万不可告诉别人,不然爹娘肯定不会叫我练的,说不得还会叫人晚上看着我!”苏向南也不答话,又听他幽幽说道:“我江家乃武林世家,不懂武怎么能成,连二姐一个姑娘家都可以习武,为什么偏偏我就不行?我也问过,我也闹过,他们就是不答应,真是的,我又不再是小孩子了!”

苏向南一听到江家心法四个字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神情,只因这四个字太有诱惑力。他怨老天爷,让他好好的人穿越来到异世。他又感激老天爷,因为老天爷让他穿越过来昏倒在望江山庄庄门前。

庄主收留了他,从此他变成了望江山庄的一名杂役。虽是一名杂役,这个身份却不知羡煞了多少旁人,不为别人,只因为这是望江山庄,只因为望江山庄有祖传的江家心法。人都道武功有上下乘之分,这心法也是亦同。江家心法无疑是当今天下难得的绝学,虽不知能不能和御灵界六大派比肩,但是在这天河郡内甚至是整个安徽府那绝对是首屈一指。

这里还是封建社会,没有资本主义,没有社会主义,武力才是决定未来的根源。当苏向南知晓自己“工作”在如此实力雄厚的一家“公司”时,他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的表现一番,希望可以得到“老板”的赏识,从而能够学到江家心法。

这江家心法并非只传江家人,如果表现的好,也是有可能得到庄主允许,予以修炼,庄中很多护卫都有修习。当然他们修习的只是最基本的江家心法,却非最厉害的,但是这些已经让他们欢喜不已。

经过半年的努力,苏向南终于成为了江昱的书童,他心中万分欢喜,说不得陪好了这位公子爷,他的梦想就可实现。然而这位三少爷练武极少,大部分时间只是用来做文章,让他心中即担心又疑惑。

苏向南收回思绪,望着一脸忧郁的江昱,心中一酸,不禁出声安慰道:“庄主和夫人也是为了三少爷好,可能希望你再长大些身体再强些然后再好好练功。其实御灵不御灵的也没事,我看咱们庄上很多不会御灵的护卫也很厉害,像守门的严伯和柳伯,那可是曾经称霸天河城黑道的人物。”

江昱一脸诧异,把苏向南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直把苏向南看的心里发毛,才道:“这怎么能相同,不御灵和御灵差太多了。严伯和柳伯在天河城混个黑道头子当的确挺厉害,但是在御灵界他们可是排不上名号的。”

一拍额头,“哎呀”一声,猛然想起一件事情,说道:“是了,我忘记你失去记忆了,你对御灵不了解才这么说。不御灵者,功力最多达玄级,而御灵者传言可达天级。御灵等级分“天、地、玄、黄”,活跃御灵界的很多高人都听说已是地级高阶,像玄武门的紫虚道长,青松寺的本相大师。爹曾说,这些都是表面,其实那些大门大派都有天级高手坐镇的,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也不可太招摇,免得惹来杀身之祸。天级,也不知我几时才可达到。”

苏向南听着这些信息,手中开始不停摆弄各个部件,心中奇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武侠、仙侠、亦或是玄幻?自己那日穿越而来,便感觉到膻中穴似有什么东西存在。也不知是不是穿越后遗症,对自己的健康有没影响。当然,这些他是不会对外人讲的。

“向南,你快看。”江昱突然指着远处黎江喊道。

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
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