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

宋点清眼角带着冷笑,疾步走了过来,轻声问道:“严老弟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跑的太快,岔了气?”

两人还没有说话,但见他嘴角翘起,眸中狠光闪烁,心中俱是一震。

宋点清也未等他们回话,猛然伸出右手食指,在严林的鸠尾穴重重一按。叹道:“严老弟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对,宋点清的感觉不对。苏向南心中一动,悄悄拉起江昱,作势就要掉头跑。

“桀桀”宋点清忽的一笑,立马伸出双手扣住两人手腕,摁住‘列缺’与‘偏历’两穴。两人皆是一惊,欲势就要挣脱开。不曾想手腕好似被手铐铐住一般,无论怎么用力,也是挣脱不了。

宋点清忽的手上加了一把劲,两人便觉得手腕处疼痛难忍,差点就跌坐在地上。江昱发现竟连半分灵力也使不出,心中大惧,厉声喊道:“你——!”

“我,我怎么了三少爷?你最好乖乖的跟我上山,否则你父亲……”说完冷冷哼了一声,却依旧保持着他一贯的儒雅。这个男子,哪怕是威胁都要保持一副绅士模样。

宋点清果然有问题,江昱不敢再开口,只是用眼睛狠狠盯着他,那眼神透着愤恨透着疑惑。

苏向南心中盘算着到底山庄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宋点清要抓他们两个。听他的口气,似乎庄主不妙,可是庄主是地级中阶的高手啊!

脑子开始过滤宋点清的资料。

他在望江山庄平常甚是低调,最大的爱好恐怕就是读书做文章,每每见到他都是一副孔夫子模样,不爱说话,仅有的朋友也就是童先生,同其他人关系很一般,倒也不曾发现有什么劣迹。

宋点清提着他们二人快步走向山,避着行人,专门挑小路而走。江昱几次撩他说话,问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山庄发生了什么事情,宋点清始终不答,脸上却带着那副永不更改的笑容。

山庄越来越近,苏向南心中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只觉得前方不知好似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在等待他们。

春风依旧荡苍穹,早莺啼鸣震长空。

风景还是那般风景,却叫人看着不由得心凉。山庄的大门早上还是大开,现在不知缘何变成了虚掩。宋点清好似早知晓如此,脸上依然挂着清雅的笑容,轻轻推开那扇朱漆大门。

“吱呀!”大门缓缓打开,迎面一阵清凉的春风抚过,让人禁不住浑身打了一股冷颤。果真是‘乍暖还寒’。

“啊!”苏向南和江昱突然尖叫一声,吓得两只筑巢燕儿顿时‘扑棱棱’飞走,震下些许的尘土。

两少年瞪着眼珠直愣愣地望着青灰地板,脸色白如纸,没有一丝红润。若不是有宋点清扶着,也许早就跌在地上也说不定。

他们为何如此吃惊?

尸体!过道竟有尸体!

过道内本是两排整齐的板凳现在却东倒西歪摆在地上,七具冰凉的尸体整齐的指向大门。青灰皮肤透着别样臭气,每个人都伸着手臂抓向大门方向。他们脸上早已没了生色,嘴角流出的暗红血渍似乎已经风干,但他们的眼睛却依旧透着凶狠,直愣愣的盯着大门。不,应该说,直愣愣的盯着他们三个,更准确的说更像是盯着宋点清。

宋点清脸上微笑似乎就没有变过,这个恐怖的场景好像在他的心中没有勾起任何的涟漪。

只是轻蔑的哼道:“凭你们也想拦住我?为了给严林争取时间,竟然不惜爆掉灵体,可笑,真是可笑。不自量力!”说完,拉起依旧害怕的二人穿过过道,走去大厅。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一路走来,本是喧嚣的山庄,现在却听不到半丝人语,耳边也只有几声鸟叫呢喃。仿佛半日之间,望江山庄成了一座死庄,处处透着诡异和清凉。

苏向南眉头紧蹙,心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连个人影都没,哪怕……是尸体?

宋点清灵力虽高,但是要想杀掉整个望江山庄之人他未必就能办到。先不说已臻天境的庄主,哪怕同是四大供奉的其余三人,想要杀死也绝非易事。况且除了大门,其他地方倒真没有血腥味。

尚没有想透彻,三人便到了大厅门外。

“我回来了!”轻轻地一声浅吟后,宋点清已经带着二人来到了大厅。

“爹,娘!”

看见大厅相互依靠坐在地上的夫妇,江昱掩去恐惧大声呼喊道。身子也开始疯狂挣脱宋点清的束缚,却怎奈那双手紧紧的抓牢他们,始终挣脱不开。

夫妇二人看见江昱,脸色皆是一变,望着宋点清的目光开始带着愤恨和无奈。

他二人尚未说话,坐在他们夫妇对面的一个男子却先开了口,声音嘶哑却很平淡。“其实,我也不喜欢这种方法。如果可以,我还是更喜欢平和一些。可惜啊,江庄主实在是不配合,在下只好得罪,望请见谅。不知阁下现在想法有没有改变呢?”

苏向南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个声音,怔了怔。心道:这不就是早上上山之人吗!难不成是他把庄主打伤?

抬起头四下环顾狼藉的大厅,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地上还昏死着其余三大供奉,看起来刚刚的争斗很是激烈。这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原来这么厉害,庄主和三大供奉联手也只是和他拼个两败俱伤。想来,他们双方都受了极重的内伤,所以才站不起来。

江夫人柔柔道:“你找的东西,根本不在望江山庄,我们又拿什么给你?我求你们,放了我家昱儿吧!”

宋点清一声长笑,说道:“夫人,我来望江山庄也有十年了吧!十年可以做什么呢?可以结婚生几个孩子,也可以参加三次春闱试着考个状元,或者……”说到这里顿了顿,眼睛望着江夫人,油然道:“或者可以弄明白一些事情,例如望江山庄是不是真的藏有一副《踏春图》”

江夫人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宋供奉原来是朝廷的鹰犬,为何不早说呢!你若早点告诉我们,我望江山庄一定会好好款待大人的!”这几句话说的似乎很吃力,连着深呼吸几次,才好受一些。

宋点清脸上闪出狡黠的笑容,道:“夫人还是少说点话,这样也好受一些,你瞧庄主,就未曾开过几次口。其实他想开口估计也不容易吧?”

目光随着转向江振海说道:“我知道庄主已经达到地级中阶,所以特地给您下的药分量多了些,您可千万别生气。”

“你,你这个混蛋,你到底给我爹下了什么药。”江昱看见父母的样子,早已是眼眶泛红。他心中本就想道:父亲灵力深厚,武功高强,岂是一般人可以制服的,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果不其然,原来是这个混蛋下了药。他竟然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来对付父亲。真是一个人渣!

“三公子!”宋点清依旧儒雅的笑道:“大人们说话,小孩子还是闭嘴比较好!”说完,猛然散开手迅速点主江昱哑穴,复有捏住他的手腕。这几下只是眨眼间的事情,江昱还不曾反应过来,张了张嘴,发现只要一说话嗓子根部就酸痛难忍。心中大惧,又开始挣扎起来,依旧挣脱不了。想明白是被点了哑穴,遂不再言语,只在一旁怒目而视。

宋点清毫不在意,望着江振海夫妇,继续幽幽说道:“唉!我实在没有想到望江山庄会有如此多的高手坐镇。若不是知晓拓跋大人前来,我恐怕还不会出手。不,应该说,如果拓跋大人不带来,会令人四肢麻木并且运用不了灵力的……”

“十香软骨散!”江夫人突然惊叫道。说完这句话,本是蜡白的脸,又填一丝恐慌。

宋点清哈哈一笑,嘴中啧啧赞道:“不亏是江夫人,正是‘十香软骨散’。听说这东西一两就要一千斤黄金,还真是名副其实的价值‘千金’,若不是朝廷赐予,凭宋某人的本事,这辈子还真是买不起。御灵界传言,此药用深海蛟龙血为药引,又辅之九种百年灵药历经七七四十九天方才练成。服用之后……”

“别说这么多废话!江庄主你交还是不交?”刀疤男子嘶哑的声音突然响起,夹在宋点清醇厚的嗓音中,直叫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声音让别人听到本身就是一种折磨。

“闭嘴!”不待江振海回答,宋点清猛然一掌啪在刀疤男子背上。刀疤男子瞪大了双眼,死死盯着他,只是说了声“你——!”便倒在了地上。

这一变化来的实在突然,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实不知道宋点清为何要打死这个伤疤男子。

半响,江夫人强自镇定,问道:“难不成宋供奉幡然醒悟,又决定放过我们?”

宋点清笑了笑,道:“你觉得呢?”

江夫人冷哼一声,却不答话。

宋点清又道:“夫人,是不是很好奇我这么做的原因?不如,咱们做个交易。如果你将《踏春图》交予我,我就告诉你!”

江夫人也笑了笑,道:“你觉得呢?”

宋点清也不生气,只是狠狠的用力捏了苏向南和江昱手腕一下。两人大痛,立即就嚎叫起来。江昱发不出声响,脸上表情疼痛,更显得凄惨。

江夫人见此,心不由得一紧,急道:“你——!”

宋点清笑了笑,拉着江昱和苏向南找了个还算健全的檀木椅坐下。说道:“江夫人不用如此紧张,我手里有分寸。其实你不问我,我还是要说的。憋了十来年,终于可以真正的活了。不说出来,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疯掉。我真名并不是叫宋点清,而是叫典清嵩。家父名典叫子义,曾官拜征西大将军。”

江夫人心中一动,脱口道:“莫不是当年替大武朝打下半壁江山的典威老将军的后人。”

宋点清,不对,应该说是典清嵩脸上闪烁出异样的神采,说道:“不错,先祖正是当年威名赫赫的典威老将军。为了大武朝征战沙场,一生戎马。”

说到这里,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却让人感到一股莫名的悲伤,道:“可惜,他老人家仙去之后,先皇对我们典家终究失了耐心。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先皇对我们典家先后四次贬谪,后来编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说我们典家当年在西部沙漠杀戮不断。于是,便将我们典家满门抄斩,连妇孺都没有放过。”很平淡的语气,却叫听者心不由揪了一下。

江夫人奇道:“那你又是如何逃出来的?”

典清嵩没有回答,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却是很勉强。一时间只听的门外春风拂过,大厅内寂静的可怕。

过了半响,典清嵩才叹道:“其实,家人很早就已察觉到先皇对我们典家的忌惮,我刚出生不久就被送到了师门。在那里我生活了二十年,也因此躲过了一劫。为了报仇,我决定入朝为官,我拼命的读书做学问,却发现,做文官升的实在是太慢,于是我就加入了皇帝的秘密组织。为加入这个组织我还通过了几次艰苦的考验。”

江夫人道:“我猜,这几次考验应该让你九死一生吧!”

典清嵩添了添嘴唇,又恢复了那副儒雅的模样,笑道:“自然,要想加入皇室的秘密组织,并且得到信任,不经历血的洗礼怎么可能会办到呢?”

顿了顿接着说道:“那天,我终于见到了先皇,那是我第一次见他,也是最后一次。我就跪在他面前,对,就像现在,离你这么远是的。我当时多么想跳起来给他一刀。可是我不能,因为我知道,我还没有到他跟前,我就已经被隐藏在暗中的高手给分尸了。”

说完又添了添嘴唇,接道:“那天他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来望江山庄查找一副《踏春图》,找到后立即交给他。后来我辗转多人才探听道,《踏春图》原来是一副藏宝图,里面藏有绝世宝贝。江家的‘一十八路火云掌’,传言就是在这个宝藏之地寻得的。得到《踏春图》就等于进入了这个世界的武学巅峰。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决定我一定要得到它,用它来完成我的夙愿。只可惜,我一直找不到任何有关《踏春图》的线索。”

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
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