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

江夫人道:“屹屿峰位列御灵界六大派,传承千年,脉系众多。派内掌门脉系更替,也不是什么大秘!”

水三娘望了江夫人一眼,说道:“是啊!连江山都是如此,更何况门派呢!我师兄待我极好,总是给我弹琴。他的琴音非常的棒,好似仙乐一般,让人听后忍不住陶醉在他的世界里,我便是因为这琴音迷上了他。我爹说,只要师兄娶了我,他就可以当掌门。于是,在一个百花盛开的季节,我们成了夫妻,我也成了一派夫人。那年我十九岁,我觉得我成了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我的美好生活会让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嫉妒。”

说到这里,水三娘的眼神开始温柔、迷离,好似在回忆那段日子。也是,哪个新娘不是快乐的呢?半响她又接道:“也许,上天也是个女的,所以她也嫉妒了我。就在一个秋风瑟瑟的午后,这一切都变了。屹屿峰对我们梅花派大开杀戒,我的父亲,我的夫君,还有……我那未出事的孩子都在那个时候死了。也就在那场血斗中,我的右腿被人砍了一剑,生活由此开始进入了黑暗。”

一个凄凉的故事总是容易打动人,尤其是一个女人。江夫人望着水三娘,今天她才真正的认识她。怪不得她特别喜欢昱儿,原来,原来是因为她的孩子没有出世便死了。心中有了同情,语气也就温柔了许多。道:“所以,你想得到《踏春图》,去修炼绝世武功,然后杀上屹屿峰,报仇雪恨?”

水三娘收起心中的悲伤,眼角露出一个轻笑,望着江夫人,甜甜地说道:“夫人真是冰雪聪明,想叫人不嫉妒都难。本来我觉得修炼好庄主教授的江家绝世也就行了。可是刚才,偏偏让我听到了山庄秘辛。让我明白,原来,望江山庄藏有更好的武功绝学。这么大的一块宝藏摆在我的面前,你说,我能不心动吗?我要多谢典清嵩,如若不是他今天抖出来,我还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可惜啊,他是没有这个福气来得到这个宝贝了!”

江夫人突然问道:“为什么你没有中‘十香软骨散’。”

水三娘怔了怔,笑道:“因为我和庄主在床上缠绵,实在是没有空去吃早饭呗!”

江振海终于开口喘道:“我本怜你,当年……才救你一命,没想到……竟是一场祸害!早知如此……当日就该让你……被那些人杀死算了。”

水三娘哈哈一笑,正色道:“我很感激庄主的救命之恩,五年来不曾忘怀。可惜,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定要找屹屿峰讨回来。”说完,又用力捏住江昱手腕。江昱虽喊不出声,可是挣扎的表情,着实让江振海夫妇心中一揪。

江夫人心里还道她会真心疼惜江昱,没有想到下手会如此之重。厉声道:“你不要伤害昱儿,想要杀上屹屿峰,没问题。望江山庄绝对会帮你,等老爷修养好了,一定跟你杀上去。”

水三娘又是用力一捏,江昱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睛都要掉出来。她却是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吗?等庄主灵力回复了,第一个不饶的恐怕就是我吧!还是请庄主告知属下,《踏春图》到底藏到了哪里?”

苏向南现在才明白一个女人可以可怕到什么地步。原来为了复仇,她可以抛弃恩情,抛弃友情,抛开这世间的一切情感。他虽然可以动,但他却不敢轻举。一来,他不懂武功;二来,他怕刺激水三娘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

江振海脸上怒容浮现,心中却是知道万不能开口得罪水三娘,只好劝道:“水供奉,还是……放了昱儿吧!江某人……发誓,日后……定帮你……杀上屹屿峰!”

水三娘不答,却是伸手捏住江昱右脚踝,只听的“嘎啦”一声。江昱的小脸已经变成了猪肝,只觉得一种钻心的痛从脚底蔓延到发梢,浑身忍不住的发抖。

江夫人脸上早已淌满泪水,急道:“你别折磨昱儿了,一切好说,一切好说!”

水三娘冷冷地说道:“我不是典清嵩那个懦夫,我数到三,如果你们还不答应,我就捏碎三少爷的一条胳膊!”

江夫人只是不停的流泪,江振海眼睛闪烁,似乎在思量什么。苏向南处在最边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但无论是什么,那都将是一种伤痛。

“一!”

江夫人忽的闭上了眼,哽咽道:“你放过昱儿吧!”江振海没出声。

“二!”

江夫人泪已经哭不出来,喃喃说道:“昱儿,我的昱儿!”江振海依旧没出声。

“三!”水三娘见二人始终不开口,怒道:“你们夫妻还真是铁石心肠,那就休怪我无情!”说完,欲势就要下手。

“住手!”江振海、江夫人、苏向南一同开口道。

水三娘很满意的笑了笑,身上的肥肉也有些飘了起来。问道:“你们终于肯说了?”

江夫人哭道:“你也是女人,为何一定要如此逼我?”

水三娘哼道:“欲成大事,至亲亦可杀!你们既然不开口,那就别怪我!”

眼看江昱的胳膊就要被废,江夫人大声喊道:“我说,我说!”

江振海大惊,喘着气,说道:“你……怎么……可以!”

水三娘哈哈一笑,左手拉着江昱,右手拽起江夫人,媚笑道:“那就请夫人领我去吧!”

“好!”

刚说完这个字,江夫人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然死死抱住水三娘。水三娘大惊,手中慌张间就失了控制,江昱立马跌在地上。水三娘惊道:“你……你……你竟然爆掉了灵体。”

江夫人不理她,冲着苏向南吼道:“快带着庄主和少爷离开,快,快!”

事情来的太突然,最是平静的江振海眼眶猛然泛红,嘴中喃喃道:“夫……人,夫……人”江昱张着大嘴,忍着剧痛爬起,突然大声喊出:“娘!”

原来,典清嵩只是轻轻点了一下他的哑穴,过不了一个时辰就可以自动解开。而江昱心情跌宕起伏,血脉几次强烈冲击穴道,尤其是当江夫人抱住水三娘后,江昱只觉得体内气血乱涌,一下子就冲破了哑穴。

江夫人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爆掉灵体固然可以得到一时的强大力量,可它却是需要生命作为交换。她多么的渴望再见见儿子啊,哪怕是给她几秒钟的时间。但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多停留一秒钟,就有多一分的危险,她决不能让儿子留在这里。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嘶喊“快走,快走!”

江昱被苏向南狠狠地拖向门外,他口中不断的呼喊道:“娘!娘!”

江夫人一直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她努力的睁大眼睛,不让视线被泪水模糊,不让自己的头颅低下。即使,水三娘不断的打她、挠她、扭她、辱骂她,她也不曾挪动半分。因为她知道,这可能是她今生最后一次看见儿子了。她不敢闭眼,不敢哭,甚至连嘶喊她都不敢。她要留着力气死死地抱住怀中的女人,多抱住一刻,儿子就少一分威胁。她不再去想任何事情,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耳朵上,只为了,听到那声“娘!”

苏向南的心中莫名的一阵凉,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他不敢多停留一秒,只能向着大门赶紧跑。江振海大半个身子是靠在他身上,而江昱一个脚废了,主要也是靠他拽着走。他很累很累,但是他知道,他决不能停下来。为了江夫人,为了这个伟大的母亲,他一定要坚持下去。

他现在才发现,从大厅走到大门原来是如此的遥远。

大门依旧是虚掩的,那七具尸体躺在地上未曾有过变化。苏向南顾不得对着他们的遗容说再见,只能用力的把大门打开,想要赶紧逃出这个山庄。

然而,一个人却挡住了他们的道路!

确切的说,是一具尸体!

水三娘的尸体!

她的尸体就这样静静地躺在望江山庄的大门外,脸上还带着惊恐,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三个人顿时怔住,苏向南不跑了,江昱不哭了,甚至连江振海的脸上也布满了诧异!

短暂的宁静后,江昱猛的挣脱开苏向南,忍着剧痛,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就那样赤手空拳,一下又一下击打着那具尸体,伴随着的,只有江昱口中不断发出的吼声。

苏向南没有制止,只是盯着水三娘的尸体。依旧是那张脸,依旧就是那个身体。可是,她为什么会死在这里?肯定不会是江夫人杀的,如果她可以办到,那刚才在大厅就可以了。

她的伤口?对,她的伤口呢?苏向南发现她竟然没有伤口,好像就突然死了一样。

猛然,苏向南想起了一个人,嘴中喃喃的说道:“莫……莫不是……”

江振海接口到:“杀人……无形,掌法……无双。自然是……无形掌……杜天。”

果然是他,果然是那个人。望江山庄四大供奉之一的‘无形掌’杜天。

“庄主就是庄主,一眼就瞧出来是我做的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大门屋檐上喊道。

黑影一闪,那人已经跳了下来,笔直的站在大门前。他没有去抓江昱,因为他知道抓不抓都一样,他们跑不了了。

果然是杜天,苏向南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他!那个最照顾他的杜大哥。他依旧是那样潇洒,这春日、新芽、早莺都好似为他准备的一样,他站在那里,似乎一切是如此的和谐。

苏向南不想去想,为什么他看起来也没中‘十香软骨散’,他也不想去想,他到底因为什么来这里,他只想给自己求一个安慰。口中便有些发颤的说道:“谢谢杜大哥帮望江山庄除去了一大害!”

杜天看着他,只是微微一笑,叹道:“何必自欺欺人呢,我来到这里,目的和他们一样,也是为了《踏春图》!”

苏向南不相信,他难以让自己相信。那个与世无争的杜天怎么会也想得到宝藏呢?

杜天在望江山庄绝对是一个异类,他喜好弹琴,尤其是喜欢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对着黎江弹琴。他的琴声很优美,总是飘着淡淡的忧伤。凡是听过他琴声的人,都会不知不觉的被他吸引。苏向南学过乐器,最喜欢的是吹笛子。每每听到杜天的琴声,就会不自觉的走过去聆听。几番接触下来,两人竟成了莫逆之交,时不时的会讨论一下音律。苏向南总觉得,一个喜欢艺术的人,绝对有着更高的人生追求。世俗只是一种束缚罢了!

这样一个世外之人,为什么也想得到羁绊脚步的宝藏呢?苏向南想不通,他真的想不通。

那边,江昱终于不在折磨水三娘的尸体。盯着杜天大声呵斥道:“你也想背叛望江山庄吗?”

杜天沉默半响,却是向着苏向南说道:“你不是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我的琴声里面总是很忧伤吗?我一直不答,今日我便告诉你。”说完,缓缓的转过身,眼睛望着远处的黎江。

多少年过去了?不记得了。那些事情发生后,时间还有意义吗?时间只不过是记录人生历程的记事本而已,它只是一些事情的标记。当那些事情发生后,生命也就只有这一个标记了!

过了好一会儿,杜天轻叹一声,说道:“黎江从西边的屹屿山流出,绵延万里直到东海,千万年来奔腾,不曾停歇。黎江的源头便在屹屿峰上,而我自小便在那里长大。我是个孤儿,很小很小的时候便被带上了山,师傅传我武功,教我道理。”

“有一天他对我说,你去梅花派吧!我不愿意,因为我不想离开我的小师妹。她是师傅的女儿,从小便和我在一起,没有我,她会很孤单的。师傅说,你去吧!只要你能带回梅花派的秘籍,我就让你们两个在一起。”

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
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