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

苏向南心中诧异不已,怎么又是屹屿峰。

汪卿游没有理会众人的脸色,说道:“我成了一位屹屿峰的弟子,我很高兴,因为我不仅可以吃饱饭,还可以修习灵法,我兴奋了好几天都睡不着觉。从那日起,我便每日起早贪黑的练习,争取有一天可以下山报仇。”

“有一天,我在山上练功,突然跑来了一个小女孩。她长的很可爱,有着两颗灵动的大眼睛,那双眼睛纯洁的就像这漫天的白雪,我一眼就被他迷住了。因为,他的纯洁是我没有的,是我及其渴望的。那年我十四岁,她十二岁。”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我一位师伯的女儿。从那日起,我便对她留心起来。有的时候,当我想起曾经的痛苦,我看到她,心就会平静下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笑容开始变少了。我心就仿佛被揪住了一样,我鼓起勇气问她,你怎么了?”

“她告诉我说,她的师兄不在了,从此以后不会有人在陪她玩了。我便跟她讲,那我可以陪着你。她笑了笑,不说话。”

“我嫉妒她的那位师兄,为什么她可以在她的心中有着这么大的地位。于是,我便回去问我师傅,问的急了。师傅就告诉我,她的那位师兄去办一件大事,离得也不远就在对面的山上。”

“我忍着心中的痛,给这位小师妹出主意。我跟她说,你可以对着对面的山峰吹笛子,也许你就可以听到你师兄的回音了。她起初不信,没有想到半月后,她真的听到了回音。那是一阵飘渺儒雅的音律,直到现在,我似乎还能回忆起那日听到的东西。”

苏向南心中一阵恶寒,莫不是汪卿游就是屹屿峰的掌门爱徒?

“从那日开始,我便陪着这位小师妹一起在山峰上吹笛子。她吹着笛子,我练着剑法。虽然,明知道她是吹给别人听的,我却总是想着,她是给我吹的。修炼起来便更起劲了。”

汪卿游的眼神开始痴迷、温柔,宛如刚才的杜天一般。苏向南心中不禁问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让两个七尺男儿都如此上心,几年来未曾忘怀。

汪卿游继续说道:“那段时光恐怕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记忆。听着她的笛声,我感觉自己的修为日益增长,打败了门内诸多高手,终于成了年轻一代的第一人。虽然,也因此遭到了很多同门的记恨。可又怎样呢?我本来也没有想过会和他们来往,孤独便孤独罢!”

“可谁知!”说到这里,汪卿游的表情顿时一冷,道:“那些人竟然见我和小师妹形影不离,便说我是登徒子,下流胚。这些话也间接的影响了小师妹的名声,我岂能善罢甘休。便挑了时机,给他们下了恨手,让他们在床上躺了半月。”

“他们为了报复我,便在我的饭中下了**,我迷迷糊糊的看见小师妹好像朝我走了过来……于是……”

说到这里,汪卿游脸上露出悔恨的神情。苏向南便也猜到了后来的事情,女人的清誉就毁在了这些人渣手中。

汪卿游沉默了好一阵子,放才说道:“师门严惩了那几个人,可是,我却无脸在面对我的小师妹了。”

“从那日起,小师妹便不在去山峰吹笛,每日就只是静坐在屋子里面。不哭不闹,不悲不喜。师门也开始流传一些对小师妹不好的流言。为了小师妹,我便对师傅说,我要对她负责,我要娶她!”

苏向南心中有些鄙夷,他心里肯定早就是这么想的。

汪卿游站起来,踱步走到门前,望着湛蓝的天空。悠悠说道:“小师妹没有反对,也许她也认命了。结婚的那天,她穿着大红的金凤嫁衣,头戴霞冠。她如同天上的繁星一眼耀眼,望着她,我的心都要化了。”

“我们喝着交杯酒,可是她却没有笑容,脸上淡淡的。我就想,假如喝的是毒酒,她不是也是如此?”

“突然,一个男子闯了进来。”汪卿游一顿,接着道:“他拉起小师妹就要走。小师妹的脸上终于起了波澜,她跪着对那个男人哭求,让他快走,快走。那男人不愿,我便知道,这人恐怕就是小师妹朝思暮想的师兄了。”

苏向南心道:杜天与小师妹才是真正的天造地设,若不是你破了人家的贞操,你这辈子都休想娶到她!

春风依旧吹拂着书房前的榆树,点点翠绿却丝毫没有引起屋内人们的观赏欲望。

汪卿游苦笑道:“你知道我是多么嫉妒他吗?就算我得到了小师妹的身子,但她的心永远都不在我这里。不,也许,当我被陷害的那晚,她的心就死了。”

“看见他们生离死别的样子,我心中一团怒火在燃烧。小师妹是我的妻子,我怎么可以容忍其他男子对他有所企图!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只有怒火,没有别的,我发疯似的一剑又一剑的刺出去。当那件大红色的金凤嫁衣掠过我脸时,我才终于清醒了。鲜红色的血液,就好像那满屋的喜字一样,刺的人眼睛生疼。”

“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跌坐在地上,只是不住的摇头。我不相信我竟然把小师妹给杀了,我把她给杀了。”

汪卿游的五官扭曲到一块,眼睛中透露出无比的哀痛,身上的肌肉不停的在颤抖。他努力的压抑住自己的情绪继续道:“我什么也不想去想,脑袋就好像不存在了一样,整个世界都是触目惊心的红。师门中的人相继赶来,师伯看见我,只是给了我一巴掌,便抱着小师妹走了。”

“我就愣坐在那里,待了三天三夜。直到师傅走过来跟我说,小师妹没有死,还有一息尚存。但是,她将永久的冰封在屹屿峰的冰晶里,直到有人能够找到救治她的灵药。”

苏向南一怔,实在没有想到,这位小师妹竟然还活在人间,虽然现在恐怕只是一个假死人。

汪卿游激动的说道:“我急忙请求师傅让我去看看小师妹,他却把我拦了下来。说道,师伯无法原谅我,假如我能替他寻到一件东西,也许会有转圜的余地。”

“我急忙说道,别说是找一件,哪怕是千百件我也愿意。”

“师傅跟我讲,师门内有一本极厉害的灵力心法,可惜只有上半部,没下半部。师伯毕生心愿便是要找到下半部,如果,我替他完成,那我就就有机会见到小师妹。”

苏向南心中骇然,这位师伯不是已经得到心法下半部了吗?为何还有这样一个要求,是对汪卿游的一个借口,还是那半部心法根本就没有得到?

未来得及多想,又听汪卿游说道:“我岂有不允之理,忙问那部心法的下落。师傅便告诉我,那日寻小师妹之人身上便带着,只要找到他,我就可以得到。”

“我立即连夜下山,我要找到他,我一定要找到他。可是人海茫茫,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更何况,我根本就不记得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了。对于那晚的记忆,我的脑海里只有小师妹,没有别人。”

“天下之大,我四处漂泊。杀掉我们全村的人已经被灭门了,小师妹的师兄我又找不到。从此,我便成了一位浪子,直到遇到庄主。”

“想起来,真是一个笑话。我苦苦寻找的两个人,竟然都在望江山庄,而我却一直都不知道。”

江振海一声叹息,说道:“既然你的仇人都有了下落,你寻他们便是。杜天的屋子还没有动过,那部心法尚在也说不定。你何必一定要拿走《踏春图》?”

汪卿游一声冷笑,道:“我那个师伯,无非就是想修得绝世灵法。杜天把那个心法带在身上也说不定,我可不会去那个暗室找死。既然有更好的《踏春图》在,我自然选择这个。而且,既然是宝地,说不得会有灵药相伴。我小师妹,也算有救。”

说完,双手一抖,将画卷轻轻展开,眼睛贪婪的盯着画面。倏然,眉头一皱,问道:“这画卷如何看出宝藏之地?”

这一问,倒也让苏向南心中一动。是啊,这是一副百鸟朝凤图,根本不像什么藏宝图。

江振海嘴角轻轻一扬,却是说道:“屹屿峰应该有天级高手存在,你把《踏春图》带回去,的确可以进入宝地。”说完微微一叹,续道:“咱们相交多年,我有意救你一命。可你不知悔改,依然一意孤行,那也怨不得我了。”

汪卿游心中突突跳个不停,好似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一样。问道:“庄主这是何意?”

江振海淡淡的说道:“既然叫做《踏春图》,难道汪供奉对自己手里的百鸟朝凤图就没有怀疑吗?”双手却是微动,好似再结什么手印。

汪卿游一听,浑身惊出一身冷汗,急忙又把画卷看了一遍。

突然。

画卷从中间烧了起来,汪卿游慌忙把它扔了出去。

那画卷越烧越快,眨眼间就整个烧了起来。更惊奇的是,整个画卷都燃尽了,那火依然还在燃烧。

蓦的,汪卿游想起师傅曾对他提及的一件异宝。脸色顿时大变,慌忙就要跑出书房。

那团火,却好似知晓他的去向一般。一个疾奔,就到了他的身前。从他的脚底开始烧起来。仿佛之间还能听到悦耳的鸟叫声。

汪卿游不断的拍打自己身上的火苗,无果,干脆就在地上不停的翻滚,试图把这些火熄灭。却让更多的东西燃烧起来。嘴中不停的嚷道:“庄主,放了我吧,我错了,放了我吧!……”

那一声声凄惨的喊叫,惊的苏向南喘不过气来。原来这一切又是庄主的算计。自己刚刚还下了很大的决心,要替望江山庄做事,现在想起,真是可笑。

自始至终自己只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刚开始不也是这么想的吗?现在为什么悲伤,是不是也曾经有过幻想。

苏向南靠在墙上,眼睁睁的看着火势变大,却没有扑灭的想法。

“向南?”江振海突然喊道。

苏向南急忙掩去脸上神情,躬身问道:“庄主,有什么吩咐?”

江振海急道:“你一定要守护好三少爷,务必要平安的护送他到安阳城。”

苏向南不解,庄主为何如此般着急。刚要回话,不曾想又有一个声音响起。

“江庄主何必着急?好歹也要留下身上的东西。”

这声音嘶哑难听,苏向南此生绝对不会忘记。

门外施施然走进一个人,眼睛紧盯着地上的火焰,自语道:“《彩凤**图》还真是宝贝,刚才暗室还悬挂一副《千手山水图》,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望江山庄会藏有这么多宝贝。”

苏向南有些惊讶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他脸上的伤疤依旧狰狞。心中疑道: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江振海似乎一点也不意外,眼睛一闭,长长的叹了口气,复有睁开,嘴中淡淡的说道:“是啊!都是宝贝,本来是留给阁下的。不曾想,最后会用到了这些人身上,真是浪费。”

刀疤男子脸上浮现一丝冷笑,道“听起来,似乎江庄主一直都知道在下未死于宋点清之手。”

江振海靠在藤椅上,眼睛始终盯着他,回道:“阁下武力非凡,又怎么可能轻易被人毙于掌下。我和你过了几十招,对阁下的功夫可是钦佩的很。”

刀疤男子一声长笑,脸上的伤疤随之一抖,严重冷光闪烁,狠声道:“废话少说。我可不像他们四个废物,放着正事不干,偏偏回忆过去,死了也是白死。江庄主还是快点交出《踏春图》,不然你们三个都得死。”

江振海脸上闪过一阵厉色,又接着深呼吸几次,平复激荡的气血。心道:望江山庄建立三十年来,什么风浪没有遇到过,每次都可化险为夷。可这次,难道上天真的要亡我山庄吗?

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
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