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白眼狼

裴昊的言语,宛如利刃,刀刀诛心,听得客厅内那几位支持姜青娥的阁主皆是面有怒意。

他们的目光忍不住的投向李洛,不过却是惊异的见到后者面色并没有显露出任何的震怒,这倒是让得他们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感叹,这位少府主虽说天生空相,但最起码这份心性,还是相当不错的。

裴昊同样是发现了李洛对他的言语无动于衷,也不免有些诧异,不过旋即便是了然,想来这几年的变故,早已让得李洛明白了这些残酷的事实。

“说完了吗?”李洛声音平静的问道。

裴昊淡淡的笑了笑。

“其实我倒是挺奇怪,明明我爹娘对你应该算是有大恩,为何你似乎对他们反而怨恨更重一些?”李洛问道。

裴昊闻言,沉默了数息,淡声道:“师父师娘对我的确还不错,只是他们一直都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想成为他们真正的弟子,而不是一个所谓的记名弟子。”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为洛岚府立了多少苦功,但他们却始终不曾开口...你知道我有多少次的期盼,最终化为失望吗?”

李洛笑道:“这就是升米恩斗米仇吧?不过现在来看,我爹娘做得倒是不错,我可不觉得,以你这白眼狼的性格,若是他们真的将你收为了亲传弟子,你就会因此有什么收敛。”

“给了你亲传弟子的身份,只不过会加剧你的野心,让你更轻松的将洛岚府占为己有罢了。”

裴昊摇摇头,并不与李洛在这个话题上面纠缠过多,只是淡淡道:“看来你对我的提议,并不怎么感兴趣。”

李洛点点头,道:“你就别白费心思了,婚约是我与青娥姐间的事,不会因为你的任何威胁就会改变的。”

裴昊闻言,一声轻叹,道:“李洛,贪心是会付出惨重代价的,现在不是从前了,你已经没有任性的资本了。”

李洛目光盯着裴昊,虽说在气势上面他比后者弱了太多,但那目光中所蕴含的东西,却是让得裴昊感觉到了一些不舒服。

“裴昊,这句话,我也送给你。”李洛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格外的认真。

裴昊哑然,笑道:“李洛,你真以为小师妹就能一直护住你吗?你还是太天真了。”

“不过既然你对我的提议并不赞同,那就罢了,正如我之前所说,从今天开始,我所管辖的三阁,将不会再将供金上缴给府库,同样的,府内下发的任何指令...三阁会不会实施,那就看我的心情吧。”

客厅内其他六位阁主的面色渐渐的变得冷肃起来。

虽说六人中有两位阁主是属于中立派,但如果裴昊真是要分裂洛岚府的话,那必然也会影响到他们的利益。

若是如此的话,他们恐怕也只能听从姜青娥的命令,对这三阁以及裴昊进行围剿了。

只是一旦到了那一步,洛岚府的分裂就将会暴露在大夏国各方势力的眼中。

“怎么?想要对我出手?”裴昊似是察觉到了他们眼中的寒意,当即一声轻笑。

望着裴昊面庞上的笑意,那雷彰等六位阁主眼中不由得掠过一抹忌惮,先前裴昊有一句话倒是不假,在洛岚府崛起的这些年,他的确是有着不小的功劳,那些阻拦洛岚府的强敌,有不少都是死在了裴昊的手中。

如今的裴昊,乃是地煞将后期,而他们这些阁主,除了雷彰是地煞将中期外,其余皆是初期。

在场众人中,恐怕也就只有身具九品光明相的姜青娥,能够与其抗衡。

当然最重要的是,裴昊并非独自一人,他也有着忠于他的人马,不止眼前投靠他的三位阁主。

一旦双方在这里撕破了脸皮动手,那无疑是昭告天下,洛岚府内部分裂,而这将会引得洛岚府在大夏国的局势变得更为的雪上加霜。

“各位,我今日来此,并不是为了逞口舌之利,我所为的,也是能够让得洛岚府继续屹立于大夏国中。”

“如果小师妹愿意与少府主解除婚约,你我联手,未来的洛岚府必然会更上一层楼。”裴昊环顾众人,淡笑道。

“眼下走到这一步,也只能怪咱们这位少府主过于贪心了一些...”

“不过我并不会罢手的。”

说到此处,裴昊自怀中掏出了一枚令牌,上面铭刻着一个“墨”字,而当众位阁主见到此物时,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变。

“这是墨长老的令牌?”雷彰失声道。

在这洛岚府中,除了九位阁主外,尚还有着三位供奉长老的存在,他们算是除了李太玄,澹台岚之外,洛岚府中最强的战力。

三位供奉长老,皆是天罡将境。

只不过这三位供奉,往日并不插手洛岚府的事,只是当洛岚府面临外敌时,他们方才会出手,这是当初李太玄与他们的约定。

这位墨长老,就是三位供奉之一。

但谁都没想到,这在洛岚府中最应该保持绝对中立的人,其贴身令牌竟然会出现在裴昊手中,其中之意,已经不言而喻了。

“当年师父请来三位供奉长老时,曾说过,他们拥有着监督之权,所以明年府祭时,如果有人获得两位供奉长老以及四位阁主支持,那么他就有权利竞争洛岚府府主之位。”

裴昊轻轻一笑,道:“所以,你们也不必担心我会分裂洛岚府,因为我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洛岚府。”

客厅内,雷彰等阁主面容惊怒,显然他们都没想到,裴昊竟然是打着这个主意。

而且看眼下的样子,他还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显然,为了今日,恐怕当两位府主失踪之后不久,这裴昊就已经在做着准备了。

裴昊目光看了一眼容颜冰冷的姜青娥,然后转向了一旁的李洛,淡淡的道:“所以,珍惜最后这一年的时间吧,等府祭来临时,洛岚府跟你,恐怕就没多大的关系了。”

“那时候的你,才会是真正的一无所有。”

当这话落下时,裴昊直接是转身大步而去,其后三位阁主紧随而上。

随着裴昊的离去,客厅内紧绷的气氛倒是变得缓和了下来,但众人的面庞上都是有些愁容。

虽然对于这个局面早有些预料,但当这一幕出现时,还是让人感到极为的头疼。

不过此时姜青娥倒是表现出了相当的冷静,她声音放缓的安抚了一下六位阁主,最后再交代了一些事情后,方才让得他们退下。

待得众人皆是退下后,客厅内变得安静下来。

李洛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地板,直到一双笔直纤细的玉腿出现在面前时,他方才回神,抬起头来,便是见到姜青娥正低着头,金色眼瞳静静的看着他。

“看来你表面上虽然平静,但心里还是很生气啊。”姜青娥声音清淡的道。

李洛苦笑一声,道:“怎么可能不生气?”

那裴昊今日,可谓是将他视为无物,那所谓的要求他解除婚约,更是想要将他的脸按在地上践踏。

“不过你表现得还不错,并没有过于的失态。”姜青娥红唇轻轻掀起一抹笑意,声音中带了一丝赞扬。

李洛叹道:“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直接当场把他锤死,帮爹娘清理门户。”

未曾失态,更多还是因为他真的做不了什么。

这个时候,李洛再度清晰的感觉到自身力量的重要性,所谓的少府主,在失去了爹娘之后,其实也什么都不是。

当然,他也明白,更重要的还是因为他那所谓的天生空相,所有人都认定他毫无潜力,自然就会轻视于他。

“没有人会是一帆风顺,适当的隐忍并不丢人。”姜青娥开解道。

李洛点点头,道:“经过今日的事,我算是知道咱们洛岚府如今有多麻烦了,这两年,真是难为青娥姐了。”

洛岚府当初崛起的太快了,但正因为如此,根基方才会这般的浮躁,这就导致一旦作为创始者的李太玄,澹台岚失踪,这座高塔就变得不再稳固。

如果不是姜青娥这两年竭尽全力的稳固人心,恐怕如今生出心思的,就不只是裴昊一人了。

姜青娥在一旁坐下,修长白皙的双腿优雅的叠在一起,道:“裴昊先前说的话,你不用太放在心上,我会收拾他的,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说着话时,那一对纯粹的金色眼瞳中,掠过淡淡的杀意。

“既然你和我有过约定,那我自然会在约定达成时,将这洛岚府完完整整的交给你。”

“所以洛岚府的事,你暂时不必头疼,你现在更应该想的...还是下个月南风学府的大考,若是你进不了圣玄星学府,一切的约定可就失了效力。”姜青娥红唇微启的说道。

旋即她话音顿了顿,微微偏头,冲着李洛淡笑道:“不过如果你觉得可能性不大的话,现在就和我说一声,我可以把那份约定当做是你的一时冲动之言。”

李洛眨了眨眼,然后伸出手掌,道:“把你的手给我。”

姜青娥瞧着伸到面前的手,微微愣了愣,若是旁人这么对她如此的话,或许她大概率会一剑斩过去,不过对李洛么...两人关系毕竟很是特殊。

于是,最终她神色不动的伸出一只小手,放在了李洛的掌心中。

李洛缓缓的握住那只小手,那股娇嫩之感,让得人心中一荡,而且或许是因为姜青娥身具光明相的原因,她的肌肤,显得尤为的晶莹雪白,宛如美玉,让人爱不释手。

不过李洛强行忍住了想要磨挲那小手的冲动,然后驱使着一道极为微弱的相力,自掌心间涌了出来。

姜青娥的神色原本是颇为的平静,可当那道微弱相力涌来时,她的面色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修长五指反扣,直接是抓住了李洛手掌,一道感知涌入到了李洛体内,最后,她就发现了李洛那一道原本空空如也的相宫,如今却是散发着蔚蓝色的光彩。

姜青娥有些震惊的看着李洛带着一丝笑意的面庞,片刻后,方才道:“这是...水相?”

“你有相了?!”

姜青娥好半晌后,方才缓缓的松开手掌,道:“是师父师娘留下的东西为你解决的?”

李洛点点头。

姜青娥轻吐了一口气,轻声道:“这真是今天最好的消息了。”

“你的这道水相,品阶似乎并不高,可却有一种特殊的纯净感,或许是因为师父师娘留给你的某些天材地宝所导致。”

“不过不管怎样,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看得出来,姜青娥此时的心情不错,略显凌冽的纤细双眉,都是微微的展了开来。

最后,还跟李洛开了一个玩笑:“恭喜你,距离想要跟我解除婚约的目标又更近了一小步。”

李洛无奈的一笑,旋即沉默了片刻,道:“你觉得先前他说的那句有关我爹娘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姜青娥修长睫毛轻轻眨了眨,平静的道:“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来了一些消息,不过我只是觉得,他这种短浅之辈,怎么可能会知晓师父师娘的强大。”

“即便他们两位因为某些原因被暂时困住了手脚,但我相信,他们必然会平安无事。”

李洛闻言,也是缓慢而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也这么觉得。”

姜青娥站起身来,来到窗边,此时有阳光倾洒而下,落在她那玲珑有致的娇躯上,光线顺着曼妙曲线而动,让人怦然心动。

“我明天就会回王城了,如果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直接和蔡薇姐说,她会在天蜀郡停留一段时间,帮忙打理洛岚府在此处的各方产业。”

交代了一些之后,姜青娥偏过头,她以侧颜望着李洛,阳光照射着完美的轮廓。

那一对金色眼瞳,在眼光下也是耀耀生辉,令人目光深陷其中,难以忘怀。

“所以...李洛,希望下次见到你,是在圣玄星学府。”

她微微一笑,轻声低语。

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二十六章 平平无奇的预考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十四章 发怒的蔡薇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五章 裴昊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三十章 虞浪第二章 不想退婚的未婚妻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价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价第十章 白眼狼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九章 府内议事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三十章 虞浪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1章 我有三个相宫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三十章 虞浪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灵水奇光第四十一章 会长之位第四十九章 大考开幕第五十章 考试要动脑子第三十八章 秘法源水第三十七章 会长之争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三十七章 会长之争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四十四章 大考将临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三十章 虞浪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四十四章 大考将临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二十一章 预考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1章 我有三个相宫第四十四章 大考将临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二十四章 颜灵卿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二十四章 颜灵卿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灵水奇光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十章 白眼狼第十章 白眼狼第四十九章 大考开幕第四十一章 会长之位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二十六章 平平无奇的预考第七章 抉择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五十章 考试要动脑子第三十一章 遭遇强敌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五十二章 鬼面魔藤树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十三章 无底洞的李洛第二十三章 溪阳屋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三十一章 遭遇强敌第四十四章 大考将临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二十六章 平平无奇的预考第二十三章 溪阳屋
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二十六章 平平无奇的预考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十四章 发怒的蔡薇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五章 裴昊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三十章 虞浪第二章 不想退婚的未婚妻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价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价第十章 白眼狼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九章 府内议事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三十章 虞浪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1章 我有三个相宫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三十章 虞浪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灵水奇光第四十一章 会长之位第四十九章 大考开幕第五十章 考试要动脑子第三十八章 秘法源水第三十七章 会长之争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三十七章 会长之争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四十四章 大考将临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三十章 虞浪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四十四章 大考将临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二十一章 预考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1章 我有三个相宫第四十四章 大考将临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二十四章 颜灵卿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二十四章 颜灵卿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灵水奇光第十七章 竞争金叶第十章 白眼狼第十章 白眼狼第四十九章 大考开幕第四十一章 会长之位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二十六章 平平无奇的预考第七章 抉择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五十章 考试要动脑子第三十一章 遭遇强敌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五十二章 鬼面魔藤树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十三章 无底洞的李洛第二十三章 溪阳屋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三十一章 遭遇强敌第四十四章 大考将临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二十六章 平平无奇的预考第二十三章 溪阳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