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虞浪

当悲愤的李洛来到学府时,发现今日的气氛跟昨日的沸腾兴奋相比就显得要减弱了许多,一些学员的面庞上明显的布满了沮丧之色。

显然,这些大多都是在昨日的比试中不顺的人。

不过这也没办法,有人欢喜自然就会有人悲伤,这种淘汰制,本就会不断的将能力不足者给刷下来。

“洛哥,你总算来了啊。”

而当赵阔见到李洛的时候,连忙迎了上来,道:“你今天的两场,有一场可不轻松啊,是一院的虞浪,你记得吗?”

“虞浪?”李洛想了想,点点头,此人在一院也有些名气,实力一直在一院十几名的样子徘徊,据说他拥有着一道六品风相,以速度奇快而著称。

“那家伙如今已经晋入第七印,比贝锟强多了。”赵阔面色有些凝重的道。

“第七印啊...”李洛咂咂嘴,这的确比昨天的对手难缠,不过应该还在他能够应对的范围内。

于是他拍了拍赵阔的肩膀,笑道:“放心吧,我有把握。”

赵阔见状,也就不再多说,毕竟他清楚李洛的性格,如果他真觉得打不过的话,是不会有半点逞强的。

不过就在两人说话间,有一名二院的学员突然过来,低声道:“洛哥,外面有人找你。”

李洛闻言,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出去,然后在那树荫下,见到一道头发披肩,显得浪荡不羁的少年。

李洛一眼就将其给认了出来,正是他今天将会遇见的那个对手,虞浪。

“你来找我?”李洛笑道。

虞浪拨了一下垂在面前的刘海,目光深沉的看着李洛,道:“李洛,没想到许久不见,你竟然又重新崛起了,不愧是当年那个制霸南风学府的男人。”

李洛吐了一口气,没好气的道:“不要说这些蠢话。”

虞浪有些不满的道:“哪里蠢了?”

不过最终他还是撇撇嘴,道:“今天下午你就会遇见我,然后宋云峰找了我,还给我开了不低的价格,要我今天最好全力要把你打伤。”

李洛一怔,旋即笑道:“你这是来告密?还是打算一鱼两吃?”

“切,我虞浪虽然浪,但还是有底线的,你当年教了我相术,也算是欠你一个人情。”虞浪不屑的道。

“我只是来提醒你,如果下午动手,你真的不是我的对手,那就赶紧跳下台去,当然,也不排除你这变态藏得太深,到时候反而我不是你的对手,那样的话,你就配合一下,让我“重伤”出场,这样子我还能吃一波宋云峰的补助费,毕竟那家伙的确是个冤大头,开的价不低。”

“当然,后面一条只是我为了稳妥起见补上的,但我觉得不可能用得上,李洛,你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会被裤子太长而绊倒的男人了。”

绕是李洛定力还算不错,但也被虞浪这通操作闪瞎了眼,最终他只能无奈的道:“你是真的骚。”

“所以我打算去找老师举报你。”

这下子换作虞浪目瞪口呆了,骂道:“李洛,你是畜生吧?我赚点钱容易吗?你一个大少爷懂我们的艰辛吗?”

“滚滚滚。”

李洛揉了揉眉心,挥手赶人,这家伙好长时间不见,结果还是个奇葩。

虞浪冷哼一声,甩了甩披肩头发,潇洒转身而去。

李洛望着他背影,还是挥了挥手,道:“虽然消息价值不大,不过还是谢了。”

虞浪脚步一顿,冷哼声传来。

“年轻人,好自为之吧。”

随着虞浪离去,李洛方才皱了皱眉头,那宋云峰对他的敌意倒是越来越强烈了,这之间吕清儿应该可能是主因,但也有一部分是宋家与洛岚府间的恩怨。

“明明已经很低调了...”

“为什么还要来惹我?”

...

上午那一场比试太过顺利,自然没什么好说的,所以很快就到了下午,李洛不出意外的就对上了虞浪。

战台上,虞浪披卷头发随风摆动,他神色冷漠的望着前方的李洛,道:“李洛,遇见了我,是你的不幸。”

战台周围,围满了不少的观战者,他们对这场比试倒是显得很有兴趣,毕竟这是李洛遇见的第一个强敌。

对于虞浪这个戏精,李洛显然是有些无奈,他不想让自己入了对方的戏,因为这会显得他很弱智。

所以,他只能沉默的运转相力,异常纯粹的蓝色相力缓缓的从其身躯上升腾起来,引得附近的空气都是变得湿润了许多。

而随着观战员的一声令下,原本还在耍酷的虞浪周身有青色相力猛然爆发,那一瞬,似是有风声呼啸,虞浪的身影直接是化为了一道影子,闪电般的扑向了李洛。

那般速度,引得李洛眼神都是一凝,而战台四周,更是惊呼声不断,显然虞浪的速度,相当的迅猛。

砰!

拳风裹挟着淡淡的青光,宛如迅雷之势,直接在李洛眼瞳中急速的放大。

显然,一旦动手,虞浪并没有任何的留手。

李洛脚步一错,变拳为掌,在面前不急不缓的张开,蓝色相力涌动间,宛如是形成了一层密不透风的水幕。

青色拳风轰在了水幕上,溅起了阵阵涟漪。

“哇呜!”

一声怪叫声响起,只见得虞浪的身影仿佛是形成了一道道残影,那些残影出现在李洛四周,那一瞬,拳影,脚影裹挟着青光,带起破风声,犹如是将李洛的身躯都是遮掩了下去。

攻势异常的凶猛。

而面对着虞浪那狂暴的攻势,李洛却是完全的处于防御姿态中,层层水幕伴随着其拳掌的变化,不断的护着周身要害。

观战台周围,众人一见到这一幕,就明白李洛在打算将战斗拖长时间,不过这并不奇怪,因为李洛是水相,而水相之力,特性就是绵长悠远,战斗的时间越长,对其自身就越有利。

“李洛又在施展他那高阶相术,九重碧浪。”还有眼力毒辣的学员出声说道。

这九重碧浪,之前李洛与贝锟交手时也施展过,极为适合拖延时间的战斗,随着其力量的堆叠起来,到时候的反击将会变得尤为的惊人。

不过,虞浪的实力可比贝锟更强,想要防御住他那暴风雨般的攻势,恐怕没那么容易。

“哇呜!”

果然,伴随着虞浪一声怪叫,他双指并曲,陡然刺出,指尖青光凝聚,仿佛是化为青芒,吞吐不定。

“风指!”

仿佛缠绕着罡风般的指尖直接是生生的洞穿了李洛周身的水幕防御,然后快若闪电般的对其胸前落去。

察觉到对方指尖蕴含的劲力以及速度,李洛明白已是无法躲避,当即深吸一口湿润的空气。

“水柔掌。”

李洛一掌拍出,手掌之上涌动着蓝色相力,而在即将接触的那一霎,他五指陡然张开,指尖弹动,搅动着水相之力,犹如是形成了一重重的水漩。

而虞浪那指尖蕴含的锋锐青光,则是在那水漩一重重的缠绕下,被迅速的侵蚀,剥离。

待得那风指穿过重重水漩,最终与李洛掌力相撞时,已被极为精妙的化解了一些力量。

砰!

拳指硬碰,相力撞击,有气浪滚滚扩散,而李洛与虞浪的身影也是一震,彼此身形滑退而出。

哗!

战台周围,哗然声响起,一道道惊愕的目光投向李洛。

他竟然正面把虞浪的最强攻击给化解了?!

虞浪可是七印实力啊!

而且还是风相之力,这在攻击力上面来说,本就比水相之力要强横一些。

“是李洛的相术运用太精湛了,他恰到好处的使用了水柔拳,化解了虞浪的攻击,厉害啊,水柔掌明明只是一道中阶相术,可却让得虞浪那达到高阶相术的风指无功而返。”有实力出众者解说并且赞叹道。

“李洛的相力,应该是六印境,从各方面来说,他应该都算是弱于虞浪,可却能够将虞浪拖这么久...”

“南风学府相术第一人,名不虚传啊。”

“......”

在那诸多惊叹声中,台上的虞浪也是咧了咧嘴巴,那盯着李洛的眼神,则是变得凝重了许多,先前的交手中,他并没有取得任何的优势,这与他想象的,显然完全不一样。

“这家伙,果然还是个变态。”

虞浪原本还想放点水,可打起来才发现,他根本就没资格放水。

不过也好,这样的李洛,才更有意思!

虞浪眼中有兴奋之色涌现而出,下一刻,青色相力暴涌,他身影如风般的暴射而出,速度直接是在这一刻爆发到了极致。

可就在他速度爆发的那一霎那,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有些失去了平衡感,整个人都莫名的腾空了起来。

虞浪面色大变的低头,然后就见到,在他的双脚处,不知何时,缠绕上了一道淡淡的蓝色相力。

那蓝色相力,宛如是水蛇般,将他的双脚都缠在一起,而正因为如此,他速度爆发时,方才会身躯失去了平衡。

“这是...”

虞浪瞳孔紧缩。

面前的李洛,望着失去平衡飞过来的虞浪,露出了笑容:“低阶相术,水蛇。”

“虞浪,你大意了。”

说话的同时,李洛一步踏出,双掌横推而出,水相之力涌动时,仿佛是带起了波涛之声。

“你虽然不会再被裤子太长而绊倒,但是,你会被我的水蛇所绊倒。”

在李洛的声音中,那双掌直接是落在了虞浪胸膛之上。

“我操,李洛,你耍诈!”虞浪大骂。

轰!

大骂中,他的身躯直接是倒飞了出去,最终重重的砸落在了场外。

而在跌落的那一瞬,一口鲜血从虞浪嘴中喷出了三丈高,大量的鲜血从他的衣服下涌了出来,转瞬就将他化为了血人,引得周围一阵惊慌。

而台上的李洛也是愣了愣,旋即嘴角一抽,这出血量也太过分了吧,这奇葩是想要直接讹宋云峰一笔大的,然后退学吗?

第1章 我有三个相宫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二十一章 预考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三十章 虞浪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四十九章 大考开幕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二十六章 平平无奇的预考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二章 不想退婚的未婚妻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三十八章 秘法源水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三十章 虞浪第二十三章 溪阳屋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三十七章 会长之争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六章 后天之相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二十一章 预考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三十七章 会长之争第七章 抉择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十章 白眼狼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二十三章 溪阳屋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灵水奇光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三十七章 会长之争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二十章 一穿三第三十二章 激将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四十一章 会长之位第三十一章 遭遇强敌第十章 白眼狼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三十二章 激将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价第三十章 虞浪第四十九章 大考开幕第四章 金龙宝行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五十一章 三个零分第六章 后天之相第十六章 相力树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六章 后天之相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五十章 考试要动脑子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五十章 考试要动脑子第二十六章 平平无奇的预考第七章 抉择第十章 白眼狼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十二章 相力修炼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二十一章 预考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四十九章 大考开幕第五十一章 三个零分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五十一章 三个零分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十三章 无底洞的李洛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二十九章 孩子
第1章 我有三个相宫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二十一章 预考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三十章 虞浪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四十九章 大考开幕第四十六章 野路子的少府主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二十九章 孩子第二十六章 平平无奇的预考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二章 不想退婚的未婚妻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三十八章 秘法源水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三十章 虞浪第二十三章 溪阳屋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三十七章 会长之争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六章 后天之相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二十一章 预考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三十七章 会长之争第七章 抉择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第十章 白眼狼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二十三章 溪阳屋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二十八章 李洛的第一瓶灵水奇光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三十七章 会长之争第十五章 再回学府第四十五章 白灵园第二十章 一穿三第三十二章 激将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十九章 李洛的相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四十一章 会长之位第三十一章 遭遇强敌第十章 白眼狼第十一章 能量引导术第三十二章 激将第二十二章 升六品的代价第三十章 虞浪第四十九章 大考开幕第四章 金龙宝行第二十七章 一品炼制室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三十九章 加强版青碧灵水第五十一章 三个零分第六章 后天之相第十六章 相力树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六章 后天之相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五十章 考试要动脑子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五十章 考试要动脑子第二十六章 平平无奇的预考第七章 抉择第十章 白眼狼第八章 新的开始第四十三章 六品水光相第十二章 相力修炼第三十四章 李洛的水镜术第二十一章 预考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四十章 狙击松子屋第四十九章 大考开幕第五十一章 三个零分第三十五章 平局了第二十五章 淬相师第三十六章 一品的市场第五十一章 三个零分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第十三章 无底洞的李洛第四十二章 总督府第四十七章 被罚站的宗赋第二十九章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