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不会让你为难

我望着他瘦长的背影心事一直都很复杂,直到看不见他了,我这才收回目光看向了对面那落满杨花的湖面。

夜色很静谧,我依靠在长椅上面,仿佛听见了杨花落在水面,微微荡起的清音,还有风拂过发梢带来的轻叹。

大概是过了有十几分钟吧,我隐隐约约的注意到对面的树木后面好像有人——不,瞧着又不大像人,倒像是棵树。因为一个人站那么久,多少会动一下的,可是他没有。

把一棵树当成了一个人,我觉得这事还好蛮好玩,我就一直盯着它,一直盯着它,直到林展小跑回来。

我见他两手空空的,额头上还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忍不住笑:“林展哥,你的礼物呢?”

林展笑笑,仍旧是一幅神秘的样子:“别急,”他坐回到我身边,指着对面说:“一会就开始。”

我顺着林展所指的方向看去,忽然,无数璀璨的烟火冲上深色的夜空,“砰砰砰”此起彼伏,一簇接着一簇的绽放开来,明艳耀目的色彩瞬间点亮了整片天空。

我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痴痴的收不回目光。

“喜欢吗?”

“喜欢!我很喜欢,非常非常的喜欢。”

借着明灭的烟火,我留意到刚才一直伫立在对面的“树”他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因为有美丽的烟火,所以我并没有将那事放在心上。

“我记得你小时候年三十的晚上,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悄悄的爬到屋顶,去看别人家燃放的烟火。你也曾央求阿婆给你买,可是她不愿意,倒不是舍不得那份钱,而是因为是你开了口,她不愿由着你,说是容易把你宠坏……”

“是啊,阿婆的性格就是那样,除非她主动给,不然你怎么要她都不会给的。”燃放烟花就是最好的例子。

那是很小很小时候的事情了,我记得那时候阿婆不给我买,我就偷偷的求林展给我买。他悄悄的买了,可是我们不敢放,大晚上的趁着阿婆睡着了,我们就进到山里偷偷的放。

那时候还担心烟火冲上天时的声音太大,会吵到阿婆,结果我们大冷天穿过大半个山头去放烟花,当它细碎的绽放在天空的时候,仿佛一切奔波都是值得的。。

那些久远的记忆不去触碰的时候,好像是挺远挺远的,可是如今想起来又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我依偎到林展怀里,望着那五颜六色的烟火,忍不住心叹:五彩斑斓,却是烟火。美则美矣,真的是太短暂了。

我与林展相逢以来,我们之间因为吴岩的缘故,发生了太多不愉快的事情,原本我还担心我们之间会因此产生嫌隙,再回不到从前的那份亲密关系中。

此时他如此煞费苦心的为我准备礼物,还陪着我看烟火,我真的很开心,也很知足,人生能够过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圆满了。

在此起彼伏绚烂的烟火中,我渐渐的睡了过去,应是林展将我抱回房间里的,因为我被窗户外面的怪声音弄醒的时候,是在床上。

吵醒我的奇怪声音,就好像是有人拿了石头在刮我房间的窗户一般,声音不大,因为安静,所以听的十分的清楚。

我睁开眼睛来,小心的侧过身,好奇的望向那里,忽然看见玻璃上贴着一张人脸!那张脸血肉模糊,根本就看不清五官,还有无数的头发耷拉在上面,样子狰狞及了。

啊!我吃了一惊,脑子也有些晕眩了。这里是林展的地方,怎么会有东西在这里作怪呢?

我涨着胆子又朝着窗外了几眼,将那东西看清楚之后,我愈发的吃了一惊!

我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鞋朝她走了过去,因为我认出她来,她是叶菲菲。

我记得叶菲菲的灵魂是不能到处去的,她如今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一定是因为我答应她的事情,一直没有去帮她做,所以她才找了过来吧。

可是她既然有能力找我,怎么不自己去找杀害她的凶手呢?

我带着疑惑走到窗户边,刚准备打开窗户,突然看见她的身后多了一个人——是林展!他双手负在身后,冷峻的盯着她,清寒的脸颊和浑身的戾气看得人发颤。

叶菲菲只顾着对我比手画脚,根本不知道她身后有危险在靠近,我忙对她比手势示意我会出来,可是我看见她身后的林展已经伸出了手!

“不要!林展哥!”我着急的出声拦道,赶紧从另一面跑到了外面,这时的叶菲菲已经是被林展用红绳捆在了柱子上。

我一看叶菲菲的样子,哪里受得了这种折磨,赶紧上前要替她解开。可我刚走近,忽然见着一道白光朝我闪来——叶菲菲她居然斜刺出一把尖刀狠狠地朝我刺了过来!

我一愣,因为我完全没有想到叶菲菲她会偷袭我,想躲闪时已经是来不及了!

“看我不打散你!”还是林展眼疾手快,健步上前扣住了叶菲菲的手腕,拧断她的胳膊将尖刀夺了过来。

“不要伤她!”我急忙制止住了林展。

叶菲菲那点道行根本不是林展的对手,他要打散叶菲菲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我很好奇叶菲菲为什么要偷袭我,仅仅是因为我答应她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吗?那她是否知道,我如今是自身难保,一直在养伤根本没有力气去做别的事情。

“等我问完,你再动手不迟。”我将林展劝到一边,转身问叶菲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耷拉着一双血红的眼珠子瞪着我,那表情就好像杀死她的人是我,她这是要找我寻仇一般。

也正是她满身的怨恨,让我惊讶的发现,叶菲菲现在根本不是什么亡魂,而是有肉身!一具满是污泥,充满了腐臭味的肉体!

“你……你把肉身找回来了?”我吃惊到发抖。

她是怎么做到的,据我之前跟她打交道了解到的,她是有行动限制,并且对自己的死因一直很混沌,如今她怎么找回的肉身?

叶菲菲不睬我,倒是林展往前一步替我解了惑:“玖儿,她被东西控制住了,你问她的问题她未必答的上来。”

叶菲菲十分怕林展,他一近身,她立马缩起了脖子。

她是知道怕的,既然知道怕,那她就不会是完全丧失了心智。

我慢慢的将林展绑缚在她身上的绳索解开,她闪躲到一边托着自己断掉的胳膊,不敢再轻举妄动。

“到底是出什么事了,是谁把你弄成了这个样子,又是谁让你来这里的?”想到这一连贯的事情,我逼问的情绪十分烦躁起来。

但是叶菲菲不为所动,她始终闭口不言。

我反而是因为激动,被她身上的腐臭味熏的头疼的不得了。

林展见状,朝她甩了个定身符将她困在了原地,便扶着我坐到了长椅上:“她是怎么回事,你们什么交情?”

“交情谈不上。”说完我有些后悔。

叶菲菲的事情我现在是没有精神气帮助她的,既然林展问起来了,只要他肯出手那么问题一定是迎刃而解的。

“也不是谈不上——”我连忙想办法解释,干脆是将我遇到叶菲菲的经过全部都告诉了林展。

林展眉头深锁,一言不发,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我忽然想到那时候在出租房里,叶菲菲对我说,她说盛经纶总是趁着我睡着的饿时候,来我的房间看我。我记得盛经纶的模样,他不就是现在林展的样子,难道当时叶菲菲看见的就是林展吗?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楞了半秒,直接开口问道:“当初是不是你引叶菲菲找我,让我帮助她的?”

“我?”林展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在古墓里,你为了二瞎子的事情伤的那么重,我巴不得你趁早抽身不要再管闲事,怎么可能会引这东西找你,给你平添麻烦。”

不是林展,那是谁?

我迫不及待的问:“当时叶菲菲还说,她说盛经纶总是趁我睡着的时候,到我房间里看我,有这事吗?”

“盛经纶?”林展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表情变的十分怪异。他移开一直停住在我脸上的目光,讪讪一笑。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只听他说:“她因为被人剥掉了面皮,经人害死之后怨气太重不肯离开,所以找到了你?”

林展的反应和他突然岔开的话题,让我心里明白,当初在出租房里趁着我睡着,来看我的人根本不是林展,那叶菲菲所说的“盛经纶”是谁呢?

我记得那时候我让叶菲菲帮我将五角星刚到盛经纶的身上,目的是不想那么被动,可是后来五角星引着我去了风眼,之后我发现它在吴岩的身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叶菲菲会把吴岩当成是盛经纶?

那时候在风眼里我看见五角星在吴岩的身上,还猜测是不是林展悄悄的转移到他身上的,现在看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吧?

“恩,林展哥我之前答应过叶菲菲,会帮助她找到那个剥她面皮,害她性命的人,现在我这样……”我说着低下了头,自己的身体状况还真是挺糟糕的。

“这件事交给我,我会调查清楚,你就不要担心。”不出我所料,林展他选择了帮助我,我一面窃喜着,一面对他又更加的愧疚起来——他是林展哥,而我居然在算计他。

“谢谢你,林展哥。”我惭愧的不敢去直视林展的眼睛。

林展宽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把她交给我,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你只管等我的消息便是。”

“嗯,我相信林展哥一定会处理好的。”我想了想还是低声叮嘱道:“叶菲菲的身世挺可怜的,请林展哥不要伤害她。”

“知道。”

林展将我送回房间里,看着我睡下了,才放心的出去了。

我悄悄起身,站到窗帘后面,看见她带着叶菲菲上了车,然后就开车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夜色已深,偌大的房子里,一下子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叶菲菲刺向我的刀子,让我心有余悸,我睡意全无,一直张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床对头像是站着一个人,直直的,像是一棵树一般。

我不由得紧张,转过眼睛看过去,还真是有个人,还是个认识的人。

“你怎么来了?”我慢慢坐起来,不敢相信吴岩他居然来了这里。看见他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丝丝的惊喜,但是我不敢表露出来。

“你对我翻脸无情,我不能不管你呀,过来看看你死了没死。”许是看见我气色不错,吴岩那一直苦着的脸也疏散开了。不过他这诙谐不羁的语气,倒是像极了我初认识他时的样子。

我不由一笑:“还没死呢。你可以走了,一会让林展哥看见了不好。”林展要是看见我们私下见面了,又该千方百计的封印他。

“你怕他?”吴岩抱起胳膊不屑的翘起了嘴,他瞅了瞅我,想了想,还是坐到了床边上的空处,然后一直看着我,突然低声问:“阿玖,你是有苦衷的吧?”

“苦衷?”什么苦衷呀?”我极力掩饰自己的异样,假装不屑的往着另一边挪了一些:“吴岩,好聚好散,希望你能成全我和林展哥。你也看见了,我跟他在一起很开心。”

湖对面我误认的“树”其实是他吧?他一直盯着我们,我的快乐他一定都看去了吧。既然如此,他又闯入我房间做什么,无非就是给人徒添伤感。

“就因为他陪你放了个烟火?”吴岩继续不屑一顾,看来我没有猜错,那“树”还真是他。

我不想跟他多说,毕竟林展他可能随时会回来。

“其实,我也可以陪你——”吴岩铿锵有力的说,见我躲闪他的目光,他还不肯罢休的一直缠着。

我一笑,轻蔑的笑,然后直视着他的眼睛,无比幸福的说:“他还送了我一栋房子,这座别墅他送给我了,你知道吗?”

女孩都是虚荣势利的,吴岩他一定会跟这世间大部分男人一样,厌恶拜金的女孩吧。

果不其然,吴岩他被我哽到了,他气呼呼的看了我半天:“你……你就这点出息!”

我好想笑,可是心里泛酸,索性说:“是啊吴岩,我其实没什么出息的,一个对我好的人,一座房子,就能轻易将我收买,更何况收买我的人还是林展哥,我原本就喜欢他。”

“不许你说——”吴岩气鼓鼓的,一下子逼到了我的面前,他那生气的俊脸都快贴我脸上,他真是气的不轻:“阿玖,你可以接受他给你的东西,但是我不允许你喜欢我以外的其他人,尤其是林展那混球!”

“不许你骂他。”我恼怒的瞪着他,不客气道:“先来后到,你懂吗?林展哥比你先来的,我选择他是理所当然。”

“先来后到?”吴岩忽然翘着嘴,笑的十分轻佻,他瞅着我让我十分的不自在:“秦玖玖,你当真只是因为先来后到吗?那你真是大错特错了。凭着这一点,我可以让林展输的一毛不剩!”

什么意思呀?我狐疑。吴岩他当这是赌博吗,还输的一毛不剩?

不过我还真是跟吴岩杠上了,心想,反正吴岩是不可能比林展早的,因为我认识他的时候就是前不久在芸薹村,以前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他。

吴岩突然露出奸猾的一笑:“阿玖,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比你大好多的话吗?”

我记得呀,当时他总是叫我“小妮子”“小丫头”之类的,这跟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有关系吗?

“我敢打包票,除了你的父母和那产婆,我就是最先见到你的人!”他得意洋洋,倒是让我心里发虚。

“你胡说什么呢?”我正色,不快的将他从我面前推开:“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别啊,”他耍赖:“总不能说不过我,就生气吧?你们女人都是这样子。”

“你有很多女人吗?”我勾勾的瞅着他。

吴岩讪讪一笑:“我……我不告诉你。”

他既然不说,我们谁也没先开口,这样一安静下来,气氛反而是有些奇怪。我想再次催促他走,可是舌头像是被什么按住了似的,硬是说不出口。

缓了缓,吴岩轻轻的在我头发上揉了一把,又趁我不备的时候在我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你干什么……?”我生气的要打他,而他像是早就料到似的跳开了老远,他痞笑道:“阿玖,你当我是无赖流氓都好,反正我认定的女人是不会轻易放手,让我将你拱手让他,天塌下来也别想。”

“神经病!”我脸颊发烧,低下头骂了声。

吴岩回头一笑:“算是吧。阿玖,看到你没事了我很开心,你跟林展之间有什么约定,你不愿意告诉我,我也就不多问了。总之,我不会让你为难就是。”

“你等等!”看他开门要走,我忽然抬起头喊住了他:“你真的不想我为难吗?”

吴岩看看我,点了点头。

我深呼吸了口气,轻声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也不要再见我,你能答应吗?”

“不能。”吴岩回答的斩钉截铁:“唯独这一样,我不能答应你。”

我恼火,如果他执意见我,一旦遇到林展手里,我相信依照他的能力,他随时会做出对吴岩不利的事情,那是我最不想看见的。

“阿玖,你不见我,我不怪你;可是我要见你,你也别阻拦。我跟林展之间的恩怨,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存在,这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你不需要愧疚,也不需要为难。”吴岩抱着胳膊靠在门上,看起来十分的平静。

我张张口到底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只能懊恼的垂下了头。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吴岩!”我下定决心喊住了他,踟蹰了许久,才终于有勇气开口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你能放过林展哥一条性命吗?”

按照目前的牌面,吴岩未必是林展的对手,但是我有预感,吴岩他不会是永远的弱者,他还有潜力没有爆发出来,这股潜力让我忌惮,我相信林展他同样也是,不然他不会一直想要封印吴岩。

“你希望吗?”他问,模样认真的不容有丝毫的质疑。

我定定的点头,有些沮丧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他可能是这世上唯一不图回报,不带目的关心我爱护我的人,我不想他有事。”

吴岩突然仰头笑的十分讽刺,对他的反应,我困惑不解。

“我,答应你。”吴岩深深的看了我一样,收回目光,替我熄灭了房间里的灯。

他走了,而我一直望着窗外月影西斜,望着晨光从地平线回归,听着那位帮佣阿姨在外面忙碌,我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

【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52】伤口【005】情敌【132】你认识阿玖吗【007】救他们【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74】欺骗升级【101】蛇打七寸【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26】全部都是死人【070】信任【064】谢谢【083】你到底是什么人【132】你认识阿玖吗【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33】又要我背啊【010】那就当练胆【068】荷灯【004】是做梦了吗【045】吴岩【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57】鬼经【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40】旧梦【012】动不得【126】全部都是死人【028】他看不见我【068】荷灯【020】烧她脚【044】黑气【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25】女鬼【017】信的秘密【037】他们都在【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46】怪事【021】立刻出来【100】不会让你为难【051】坟墓【117】荒村之行【055】二瞎子【062】救秦峰【062】救秦峰【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16】一封信【061】落水【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12】动不得【050】爆发【020】烧她脚【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94】缠上一辈子【033】又要我背啊【116】来生哪儿等你【008】你不是鬼吧【004】是做梦了吗【117】荒村之行【034】吸血【041】怪胎【131】前缘【016】一封信【032】不要散【130】家里的我是谁【128】我们曾经见过【070】信任【123】奇怪的人【067】腐尸【068】荷灯【048】是人是鬼【020】烧她脚【055】二瞎子【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51】坟墓【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19】绣花鞋【024】居心叵测【013】刘婆婆【048】是人是鬼【094】缠上一辈子【055】二瞎子【023】离开【110】盛太太非你莫属【124】我是人是鬼【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73】交锋【009】施咒找人偿命【058】花朵【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05】情敌【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59】救救他
【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52】伤口【005】情敌【132】你认识阿玖吗【007】救他们【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74】欺骗升级【101】蛇打七寸【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26】全部都是死人【070】信任【064】谢谢【083】你到底是什么人【132】你认识阿玖吗【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33】又要我背啊【010】那就当练胆【068】荷灯【004】是做梦了吗【045】吴岩【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57】鬼经【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40】旧梦【012】动不得【126】全部都是死人【028】他看不见我【068】荷灯【020】烧她脚【044】黑气【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25】女鬼【017】信的秘密【037】他们都在【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46】怪事【021】立刻出来【100】不会让你为难【051】坟墓【117】荒村之行【055】二瞎子【062】救秦峰【062】救秦峰【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16】一封信【061】落水【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12】动不得【050】爆发【020】烧她脚【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94】缠上一辈子【033】又要我背啊【116】来生哪儿等你【008】你不是鬼吧【004】是做梦了吗【117】荒村之行【034】吸血【041】怪胎【131】前缘【016】一封信【032】不要散【130】家里的我是谁【128】我们曾经见过【070】信任【123】奇怪的人【067】腐尸【068】荷灯【048】是人是鬼【020】烧她脚【055】二瞎子【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51】坟墓【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19】绣花鞋【024】居心叵测【013】刘婆婆【048】是人是鬼【094】缠上一辈子【055】二瞎子【023】离开【110】盛太太非你莫属【124】我是人是鬼【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73】交锋【009】施咒找人偿命【058】花朵【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05】情敌【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59】救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