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蛇打七寸

“小姐,你醒了?今天起色看着好多了。”那位阿姨进来我房间搞卫生,见我睁着眼睛看着落在地板上面的日光花,喜滋滋的跟我打招呼。

我一顿,微微笑:“是啊阿姨,林展哥还没有回来吗?”

吴岩走后,我一直没有睡,耳朵也一直留意着外面,没听见动静。

“林先生出去了吗?”阿姨一脸的糊涂,“小姐,你肚子饿吗,要不要先去给你做早饭?”

“不用了阿姨,”我起身伸了个懒腰,客气道:“我一会饿了自己去做。”

这原本是寻常话,那阿姨听完后,十分惶恐的摆手:“不成不成,林先生请我过来付给我那么多的钱,就是要让我好好伺候小姐,我怎么能偷懒呢,这要是让林先生知道了,我是会被开除的。”

“……”我差点忘了,阿姨是收钱给林展打工的,只是长这么大我还没有被人伺候过,很有些不习惯。我讪然一笑:“那好吧,我想喝点清粥,什么也不加。”

那阿姨连忙点头,连手上的活也放下不做,去给我准备早餐去了。

我起床到自己包里找衣裳穿,才发现那衣柜里挂了许多漂亮的衣裳,各式各样的连吊牌都没有拆。每一件衣服上面都还写着字:玖儿十六岁生日礼物,玖儿十七岁生日礼物……我翻到了最边上,是几件很漂亮,款式和做工都非常精致的连衣裙上,那是二十三岁的生日礼物,是今年的。

这么多年林展哥一直有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却不曾送到我手里,为什么?

我挑了一件米白色的棉麻裙子换上,又自己搭了一件浅色的针织衫,觉着不会凉这才到梳妆镜前照了照。

我脸色原本是那种偏白的,如今几番折腾,一张脸蜡黄的没有一丝生气,那衣裳穿在身上更是空空的,我将自己草草的打理了下便出了房间。

走到客厅时,看见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长卷发,气质十分妩媚性感的女人,翘着二郎腿在翻看杂志。

她听到响动,抬起眼皮,目光朝我这边飘了过来,虽然是闲闲的一样,可那眼神犀利的更刀子似的,看的人一惊。

更让我惊的是她那明艳照人的模样,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有女人,可以长的这么的漂亮,那精致的五官配着浓淡适宜的妆容,和一身修身的套裙,美的浑然天成不可方物。

她的美让我想到了神仙姐姐,但是她不似神仙姐姐那样的不食人间烟火,更像是范爷那样的妩媚妖冶的令人无法直视。

“你好,”她放下杂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身材修长匀称,胖瘦完美,朱唇一笑:“你就是阿展的妹妹?”

我浑身僵硬在原地,根本忘记了要回答她,听她对林展的称呼,他们应该很熟的吧?

“你病好点了吗?”见我愣着,女人不以为意,关心的问道。

我这才缓过一口气来,忙尴尬的笑了笑。

我微微低头,在明艳动人的她的面前,狼狈的好像是个丑小鸭似的。好在我素质过硬,很快的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抬头道:“谢谢关心,好很多了。我叫秦玖玖,你呢?”

“柏雪。”她勾一勾红唇,便坐回到了沙发上,拿起杂志又看了起来。

我傻站了会,确定她没打算再开口,便去了厨房。

阿姨见我进来有些紧张,随之赔笑:“小姐,很快就好的。”

“阿姨,外面的柏小姐是林先生的朋友吗?”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假装随口问。

阿姨干笑笑:“柏小姐,原是住在这屋里的,先前我就是伺候她的,后来林先生带着小姐回来了,柏小姐就搬出去了。她也是才来,想是找林先生有事。”

这里竟然是柏雪的住处,怪不得她漂亮的丹凤眼里会不经意的流露出对我的敌意,原来是我的到来打扰到了她。

只是她跟林展是什么关系呢?情人?好朋友?其实不管是什么关系,林展他大可对我坦白的,为什么要隐瞒我呢?

我心里有些堵,便从厨房这边的门去了外面。本来是想在湖边散散步,等林展回来,却看见乔子杰在杨树后面探头探脑,不知道想干什么。

我一想到他对吴岩的义气,心是很不错,就是性格太莽撞冲动,便有些担心。

我窥了窥周围,没发现有人注意,便悄悄绕过小湖到了他的身后,使劲的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

“艾玛呀,吓死宝宝了!”乔子杰夸张的跳了起来,还直拍着胸脯,脸色都吓白了,完全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样子。

人道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乔子杰肯定干了不少亏心事,否则不会被吓成这个样子。

我忍不住发笑,打趣道:“乔子杰,你胆小如鼠,又干嘛要做这种鬼鬼祟祟的事情,是吴岩让你来的吧?”

“秦玖玖?”乔子杰使劲的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我没有看错吧,秦玖玖你还活着啊?”

“是啊,我还活着,怎么了?”我不快的翻着眼睛。他虽然不待见我,但也不能盼着我死呀!

乔子杰惊魂未定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将我拉到树后面,小小声的问我:“秦玖玖,你怎么在这儿呢?”

乔子杰他不知道我在这儿?他是故意的,还是什么……?

我看着他有些想不明白,既然他不知道我在这里,那他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住在这儿!”我如实说道。

乔子杰瞬间瞪大了眼睛:“你说你住在这儿?”他惊讶的下巴差点没有掉下来,我点头:“是啊,我这几日都是住在这里的,你老实交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吴岩这几天夜不归宿,是跑你这里来了?”乔子杰眯着眼睛反问我。

我一顿,忙推开他道:“胡说八道什么,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想分,他未必想。”乔子杰笑的滑头,又问我:“你是真的住在这里吗?”

“是的,我就是住在这里,你有何指教啊?”我不耐烦,却也是强调再强调。

看来乔子杰是真的不知道我住在这里,那他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什么,总不会是偷看柏雪的吧?不过依照他这个角度,好像还真的可以看见端坐在客厅,认真翻看着杂志的柏雪。

“你该不会是……”我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因为就在前不久,乔子杰还当着我们的面跟曲小尤求婚了,他总不会是看到了漂亮美眉,然后把持不住就瞬间变成脑残粉跟踪人家吧。

“啧啧啧——秦玖玖,我之前还当你有些能耐的,可是我发现我看走眼了!”乔子杰托着下巴把我往死里嘲讽,可是我不在乎,我冷冷一笑:“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走眼。”

乔子杰气的俊脸一绷,扯着我道:“秦玖玖,你该不会是真的没有看出那女人是什么人吧?”

“她叫柏雪,可能是林展的‘人’,你不会是真的跟踪她到这里的吧?”我蔑视着他。

乔子杰表情讪讪,连连摆手:“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怎么想啊。”我不在乎的折了一根树枝在手里玩,乔子杰小心翼翼的靠到我身边,对我说:“我家里有一样东西跟那女人有关,你想不想看看?”

“什么东西呀?”我不习惯他这突然的示好,距离又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听我兴趣不佳,乔子杰摸着后脑勺干笑:“这个……之前因为吴岩的事情我对你是有些不满,态度也很偏颇,但是我这人实事求是呀,你也别怪我。”

“真好笑,我怪你干什么。”我万万没有想到乔子杰居然会跟我道歉,感觉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

“你不怪就好,”乔子杰就舔着脸过来,小声说:“虽然我不懂你们那一套阴阳法术,但是我眼睛也不瞎,我看那个女人问题大的很,你最好提防她一点。”

“你这话从何说起呀?”我的眼睛不自禁的朝着客厅里的柏雪看了过去,她确实很美,许多大明星都比不上她的万分之一,但不能因为这样就说她有问题吧。更何况我的眼睛一直是异于常人的,我并没有看出她有什么不妥。

“秦玖玖,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你注意点就是。我得先回去了,本来我告诉小尤出来给她买早餐的,结果一早上的时间尽用来跟踪这女人了。现在地我也跟到了,我要按兵不动,等回去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乔子杰说完不知轻重的在我胳膊上拍了几下。

我抖开他的手让到了一遍,盯着他的面部表情道:“乔子杰,你到底在柏雪的身上看见什么了?”

“秦玖玖,我现在真跟你说不清楚,这样吧,我先回去。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原因,晚点你可以来我家里,我直接上证据给你看,不过我们先说好了,你只能一个人来,不能带上那个什么林展,那家伙太阴了。”

我噗嗤一笑,乔子杰抓头不解:“你笑什么啊?”

“我笑你活该被林展哥整,怕他也是应该的。”我说的畅快,乔子杰却冲我直翻白眼,我看了他一眼认真道:“我的病还没有大好,得留在这里养病,你那个跟踪美女的事情我就不跟着你掺和了,你要走就走吧,一会林展哥该回来了。”

一听我提到林展,乔子杰连招呼也懒得打,就溜烟跑了。

“小姐,该吃早饭了。”那阿姨在湖对面一脸赔笑的冲我招手,我看乔子杰早跑的没影了,便回身回了别墅。

进到屋里时柏雪并不在客厅里,而阿姨也只在餐桌上摆了一副碗筷,我不免好奇:“阿姨,柏小姐呢?她不吃早饭吗?”

“去……楼上了,说是上去等林先生。”我听出阿姨好像很怕柏雪,声音都在发抖。

“哦……”我点点头,目光撇向了通往楼上的楼梯,这别墅我住了有几天,却并没有去过楼上,便问阿姨:“她以前是住楼上吗?”

阿姨在择菜,赔笑不语,不知道还是什么意思。从我进屋起她的表情就怪怪的,好像我出去了一小会,这屋里就发生了什么事似的。

等我吃完了早饭,捡碗往厨房送,那阿姨一幅承受不起的从板凳上窜起来,立马接了过去:“小姐,您歇着,这些活我来做就成。”

她嘴上这么说,却对我使眼色去厨房,我便跟了进去,她一幅欲说还休的样子,倒是让我不耐起来,又不好责怪。

“小姐,我看你是个好人,我便悄悄跟你说了——”阿姨神神叨叨的,眼珠子还时不时的往厨房外面飘,提心吊胆的好像是怕外头有人偷听一样。

“什么事呀?”我好奇,也压低了声音。心想,这屋里只有我、她还有柏雪,她这么小心是不想柏雪听见吧,难道阿姨想说的是柏雪的事情?

阿姨抓着我的手,想了想,将声音压的很低很低的说:“那……那柏小姐啊,她、她长了一条尾巴!”

“你说什么?”我微有些惊讶,本来以为她只是说道些是非,没想到一上来这么劲爆。

更何况我才在外面听到乔子杰说柏雪奇怪的话,进屋里来阿姨就对我说这些?是巧合吗?

“尾巴!这么长!”阿姨战战兢兢的拉伸着胳膊比划——很夸张,有一米多长。

阿姨的话可信吗?我在心里问自己。

“她不是人,是妖!”阿姨一口气下了定论。

我瞅着她提醒道:“阿姨,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柏小姐可是林先生的朋友,你小心……”

“没瞎说!没瞎说!我一个打工的可不敢瞎说!”阿姨怕的不得,手舞足蹈的,生怕我不信她。

“那你告诉林先生了吗?”我小声问。

如果柏雪真如阿姨说的那般,林展他知道吗,如果知道他是怎么应对的?

“没有没有,”阿姨惊恐万分,一张中年发福的脸都吓的发白了,跟抹了好多面粉一样,她颤抖着身体说:“我也是……也是才上楼看见的!”

“刚才?”这下我是真的震惊到了。

阿姨肯定的点头,“我刚才上楼请问柏小姐要吃什么早餐,便看见了,就在林先生的卧房里!”

柏雪如果真的是妖怪的话,依照我的能力,我应该是可以觉察到的,可是为什么我一点也没有发现呢?难道是因为我生了重病,有些能力已经随之丧失了吗?

即便是如此,柏雪她是妖怪,来到了人的地盘上难道不应该谨慎又谨慎,为什么先是让乔子杰跟踪而来,后又让阿姨发现端倪,她是故意露出马脚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我一时想不明白,那阿姨眼巴巴的看着我,我想了想赞同乔子杰说的“按兵不动”,于是正色对阿姨说道:“阿姨,我是不相信世上有什么妖怪的,您也不要乱说,去干活吧,要是让林先生知道了可不好。”

我这样说了,阿姨畏畏缩缩也不敢多言,踟蹰道;“小……小姐,我不想干了,我想回去……”

“阿姨,”我握住她因为长期劳作而粗糙的手,轻声道:“我知道你心里害怕,可是林先生还没有回来,这事我做不了主。”

“我……”阿姨惊恐掉下泪来。

我于心不忍,“这样吧阿姨,你今天当是有事请假一天,先回去好好休息,等林先生回来我帮你跟他说。”

“那好,那好!”阿姨用力的点头,对我充满了感激,不停的道谢:“小姐,那我收拾一下走先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便回到了房间里。

我策划着悄悄去楼上看看柏雪,这才想起来刚才忘了问阿姨她看见的尾巴是什么样子,我也好判断她到底是什么妖怪,现在一无所知,我担心自己身体不好会应付不来,反而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就在我思索之际,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响动,不过很快的就消停了。我想可能是阿姨太过紧张,打翻了东西吧,未免她更紧张,我便坐着没动。

“小姐,这是你每日饭后需吃的药,是现在吃吗?”没过几分钟,那阿姨忽然恭恭敬敬的端了个茶盘进来。

我一顿:“你不是请假回去了吗,怎么还没走?”

“伺候小姐把药吃了,我就回去。”那阿姨赔着笑,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惊恐无措。

“麻烦你了。”我起身朝她走去,将她手中的茶盘接了过来。之前我都是昏昏沉沉的,吃药也都是林展喂的我,我自己还没有吃过一次。

这下看见阿姨端进来的药,只瞅了一样不免就皱眉,那瞧着像是一碗中药,散发出来的又不是中药的味道,黑乎乎的还冒着一股子难闻的腥味。

“阿姨,这是什么药啊,我之前吃的是这个吗?”我端起药碗凑近鼻子边上闻了闻,很陌生的味道,不是很想喝,但是一想林展回来了我还是要喝的,何必为难了这个阿姨,便仰头喝了。

阿姨忙接过我的碗,笑:“这不是你平时吃的药,你平时吃的药可珍贵着呢,那都是林先生亲手熬制的,今日他不在家,自然是没有材料熬药,这碗药是柏小姐给你熬的。”

“你说什么?”我突然觉得咽喉往下一路似火在烧,整个身体内部仿佛是燃烧起了一个大火炉,里面的心肝脾胃都被烧的呼呼作响。“你……你设计我?”

“那当然,不然你这贱人怎么会上当!”阿姨将手中的药碗重重的砸碎在地上,一双浑浊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她慢慢的抬起肉嘟嘟的手,在脸上摸了一把,随之一张脸皮自她脸上掉了下来!

她瞪着我恶狠狠道:“看清楚我是什么了吗?”

她不是那受了惊吓的阿姨!我忽然想到了那一声响动,难道阿姨她已经……

此时没有那张脸皮之后,阿姨的人形脑袋慢慢的扭曲变形,竟然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三角形!她的五官轮廓再不像人,而像蛇,毒蛇!

蛇妖?

早知道这世间人鬼妖混杂,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妖怪,竟然还是条蛇妖!

关于蛇,我知道就是“蛇打七寸”,可是我如今受了她的暗算,别说是七寸了,我连抬一下手都困难。再说了,蛇是我在这世上最讨厌的生物,没有之一!我讨厌它软塌塌蠕动的样子,恶心至极!

“你想怎么样?”我推拿着自己入烈火燃烧的胸腔,摇晃的推倒了床头桌便,将整个身体都靠在了上面。

“杀了你!”蛇妖阴狠的声音是从腹部传出来的,“你知道这几天那姓林的为了救你杀了多少我们的族类吗?他无情的破开它们的肚子,取出蛇胆,熬成汁药救你的性命!凭什么,你这贱命,竟要我的族类遭殃?”

原来我这几日吃的药,都是蛇胆熬制成的,是那些蛇胆暂时保住了我的性命。

我伤的那么重,林展要救我取蛇胆,想必取的也不会是普通的蛇胆,一定都是有些修行造化的吧?所以这蛇妖趁着林展不在家,就来找我报仇。

那这个蛇妖说柏雪是林展的朋友,是不是也是在骗我,林展他怎么可能会跟一条蛇做朋友呢?

“秦玖玖,单你苟活的这几日,已经是残害了我十几条族类的性命,你赚着了。”柏雪响亮的声音从蛇妖身后传来,她没有变形,还是那副美艳的不可方物的样子。

对于柏雪的指控,我无言以对。

“太婆!吃了她!”柏雪一声令下,那蛇妖便吐起了蛇信子。

蛇妖变身之后体积变的十分庞大,蛇头与我平视,蛇尾已经在天花板上缠了好几圈。它张着蛇盆大口,恨不得一口吞掉我,蛇尾更是在空中抽打,水晶灯被它抽的摇摇欲坠。

我吃力的躲过了几招,到底是躲不过去,让她给逼到了死角不能动弹。

眼见着她那血红色的大嘴离我越来越近,死亡离我也不过是毫厘之间了——此时此刻,我仿若是被丢进了焚尸炉中,做不得反抗,只能紧紧闭上眼眼睛,等待命运的宣判!

只是时间一秒,两秒,三秒……我竟然没有等到血腥的结果,而是一记熟悉的呵斥声:“林展那混球呢?”

我猛地张开眼,只见吴岩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犹如陆小凤的灵犀一指一般,狠狠地钳住了蛇妖的信子,痛的它直摆尾巴,那肥硕的尾巴将屋里的家具物件抽打的七零八落的,要不是突然有一记灵巧的身形顺势而上,将它的尾巴紧紧的箍在了腋下,还不晓得它会闹出怎样惊天动地的动静来!

“小尤,你小心点!”乔子杰从房门口斜刺啦的冲进来,他那大大咧咧的模样,真让我狠替他捏了一把冷汗!那柏雪就在房门口,他没撞着她吗?

“小……心……”我想提醒他,可是体力实在不支。

“阿玖!”吴岩反手来将我捞在了怀里,另一面也没有耽搁,将那蛇妖的信子生生的连根拔起了!“你这东西,你给她吃什么了?”

那蛇妖痛的奄奄一息,也没有力气折腾了,它因为被吴岩扯掉了蛇信子,已经是无法言语。

忽然,就在那庞大的蛇妖轰然倒在地上的时候,有个声音从窗外而来:“不过是几粒毒药而已,你医治的了!”

是柏雪的声音,怪不得乔子杰从房门进没有遇见她,原来她早闻风逃了。只是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并没有完全的想置我于死地?

“喂!你别走!”曲小尤翻下蛇身,拉开窗户预备翻窗追出去,可是叫细密的窗纱给挡住了去路。她恼的往墙上捶了一拳,“跑了,怎么办?”

“把这巨蟒解决了,先带阿玖去找老魏。”吴岩安排将我拦腰抱了起来,心急如焚道:“林展那个混球死去哪里了?”

我实在是没有力气说话,只能用着微薄的力气碰了碰他的脸,吃力的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太难过。

“应该是死了吧。”乔子杰搭腔道。

曲小尤这女子看不出来,年纪轻轻的竟然还是女中豪杰,她捏紧拳头朝着蛇妖的七寸打了下去,没几秒它就死翘翘了。她对乔子杰比了个手势:“交给你了。”

“凭……凭什么是我呀?”乔子杰不服气。他应该也是怕蛇的,躲的远远的不近身。

吴岩道:“别磨蹭了,就地化了干净。”他想了想又突然摆手:“算了,留着让林展回来看看,叫他看看自己做的孽。”

吴岩抱着我从别墅里出来,坐上了乔子杰的车,曲小尤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最后一个出来的,竟然还把我的包包给带出来了。

“青山公墓,找老魏。”吴岩给乔子杰报了个地址,便不再搭理他们了。

曲小尤和乔子杰相视一眼,跟见鬼似的:“那老魏是什么来路呀,住公墓里?”

【033】又要我背啊【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22】他就是盛经纶【086】他正在归来【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19】绣花鞋【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29】不要再缠着我【038】都死了【029】不要再缠着我【029】不要再缠着我【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100】不会让你为难【021】立刻出来【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12】动不得【021】立刻出来【050】爆发【035】吻【124】我是人是鬼【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109】赠你一片花海【047】刺光【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77】不能提及的人【119】他来到现实里【021】立刻出来【051】坟墓【059】救救他【063】发作【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20】你要去哪儿呀【053】报复【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02】盛经纶【003】约定【037】他们都在【094】缠上一辈子【012】动不得【100】不会让你为难【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01】荒村【066】替身【059】救救他【094】缠上一辈子【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56】磨难【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37】他们都在【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25】女鬼【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01】蛇打七寸【064】谢谢【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30】挑拨【120】你要去哪儿呀【080】有我在,放心【050】爆发【042】陈玺【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0】不会让你为难【073】交锋【063】发作【101】蛇打七寸【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67】腐尸【071】老庙【036】死亡【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59】救救他【055】二瞎子【101】蛇打七寸【030】挑拨【024】居心叵测【083】你到底是什么人【117】荒村之行【040】旧梦【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39】三日约定【011】凶神恶煞的男人【131】前缘【107】密室生死存亡【029】不要再缠着我【062】救秦峰【059】救救他【019】绣花鞋【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66】替身【056】磨难【044】黑气【039】三日约定【080】有我在,放心
【033】又要我背啊【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22】他就是盛经纶【086】他正在归来【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19】绣花鞋【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29】不要再缠着我【038】都死了【029】不要再缠着我【029】不要再缠着我【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100】不会让你为难【021】立刻出来【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12】动不得【021】立刻出来【050】爆发【035】吻【124】我是人是鬼【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109】赠你一片花海【047】刺光【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77】不能提及的人【119】他来到现实里【021】立刻出来【051】坟墓【059】救救他【063】发作【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20】你要去哪儿呀【053】报复【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02】盛经纶【003】约定【037】他们都在【094】缠上一辈子【012】动不得【100】不会让你为难【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01】荒村【066】替身【059】救救他【094】缠上一辈子【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56】磨难【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37】他们都在【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25】女鬼【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01】蛇打七寸【064】谢谢【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30】挑拨【120】你要去哪儿呀【080】有我在,放心【050】爆发【042】陈玺【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0】不会让你为难【073】交锋【063】发作【101】蛇打七寸【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67】腐尸【071】老庙【036】死亡【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59】救救他【055】二瞎子【101】蛇打七寸【030】挑拨【024】居心叵测【083】你到底是什么人【117】荒村之行【040】旧梦【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39】三日约定【011】凶神恶煞的男人【131】前缘【107】密室生死存亡【029】不要再缠着我【062】救秦峰【059】救救他【019】绣花鞋【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66】替身【056】磨难【044】黑气【039】三日约定【080】有我在,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