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

我醒来之后,毫无意外是再次的回到了那个别墅中,睡得还是那间房。只是令我感到惊奇的是,那间房完全的没有了我昨天离开时打砸混乱的样子,而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收拾的井然有序。

是林展在一夜之间把房子恢复了,还是我看花眼了?我揉了眼睛,确定自己是睡在那间房里,才忍不住惊叹起来。

林展难道还会变戏法吗,这么快就将混乱的房间收拾好了?那蟒蛇的尸体他是怎么处理的,看到又该作何感想?

我醒来了就想起床,可是动了动,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道被哪里伸出来的铁链子锁着,双手更是被手铐铐着。

我震惊了,如五雷轰在了天庭一般,僵硬在了床上,这是林展干的吗?我不敢相信林展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愕然在床上,浑身发抖,听到房门被推开,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林展端着个茶盘上面放着一碗药,他凝了我一眼,漠无表情的朝我走了过来。他搬过梳妆镜前的小凳子坐到床边,将药碗端起来吹了吹:“该吃药了。”

我没有反抗,也丝毫的不想去反抗,默默的将那碗苦的让人想哭的药一口喝了。

“林展哥会锁我一辈子吗?”他好像对我的手铐脚链无动于衷,可是我无法忍受。我看他端起药碗起身,让发麻的舌头缓了缓,冷冷的说了一句。

林展笔直的身体慢慢转了过来,哼了一声:“不会是一辈子,只要那小子绝了对你的念头,我就会解开这手铐脚链。”

林展行起事来,竟然比阿婆还要极端?我低头自嘲的笑了,心中因为震惊而起伏的怨气,竟然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我吐了口气,问道:“林展哥,刚才喝的是蛇妖的胆熬成的药吗?”

“什么?”林展怔楞的回头,这时外面传来了高跟鞋咚咚咚踩在地板上,发出的有规律的声音。那声音来到我的房门口,随之还有一声甜蜜亲切的叫唤:“阿展。”

“你来干什么?”林展的声音冷到了极点。

那伸进头来的漂亮女人,脸上灿烂的笑容瞬间凝滞了,她那突然僵硬的表情不像是因为林展冰冷的声音,而是因为她看见了我。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浑身不由得打了个冷激灵,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这个女人未免也太歹毒了!

“她……她……”柏雪有些结巴,但是她很快的就平静了下来:“我就来看看她,她好些了吗?”

林展狐疑的眯了她一样,揪着她的手带上了我房间的门——

“柏雪小姐,你今天这身打扮,比昨天还要漂亮百倍!”在房门完全关闭前,我赶紧扯着嗓门喊了声。

我在门缝里看见了林展回过头的脸,那颜色真是难看到了极点。

没过多久,房门再次的打开了,林展的手中拿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子。不是很大,样式还挺好看的。

我看那瓶子里还有东西在动,隐约的也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了。

林展拿着那个瓶子直接就坐到了床边,我不想看他,便躺下去用被子盖住了半个头。

“对不起,玖儿。”林展俯身下来将我身上的被子扯开了一些。

如果林展不道歉,可能我默默承受着也就承受下来了,可是当“对不起”三个字冲他嘴里说出来之后,我心里的委屈就像是洪荒一般,倾泻而来。

我闭着眼睛,没有出声。

林展温凉的手指,慢慢掀开散乱在我脸上的头发,突然,他低下头将脸埋在我的脖颈间!

我震惊!同时整个人都绷住了!

虽然我与林展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可是他还从未对我如此亲昵出格过,在我看来这种动作不是只有恋人之间才有的吗?

我僵硬着四肢不敢轻举妄动,林展却蹭着我的耳鬓不停的说着“对不起”这三个字。

我被他弄得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鼓足勇气的将他的脸推开,往边上挪开坐了起来,冷冷道:“林展哥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昨天的事,是我太过冲动了——”林展迫不及待的将手中的玻璃瓶子递到我面前,“这是柏雪,我已经将她收服交给你处置,要打要杀全看你意!”

我转过眼,盯着那瓶子,只看见那蠕动的小小蛇身,花花的皮囊,看得头皮发麻,浑身立即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林展哥知道我最怕的是蛇了,给我干嘛?”我移开了自己的目光,淡淡道:“你拿走吧,我不想看见这东西。”

“不!阿玖,是她挑拨离间你跟我之间的关系,你必须得直视她!”林展的口气很强硬,好像我不收下这个玻璃瓶,他又会想昨晚那样发疯一样。

“林展哥,我一直以为我们兄妹之间的关系,是这世间的任何人都比不了的。可是柏雪才用了一个小小的伎俩,你跟我之间的关系就分崩离析。”我忍了忍,还是狠心说道:“如果昨晚你再心狠一点,此时你也不用拿手铐铁链锁住我,你直接将我订进棺材里就可以了!”

想到昨晚在青山公墓林展发疯的样子,我就心有余悸,仰起头,根本无法正视他。

“对不起玖儿!”林展激动无比的伸手来将我抱住,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大概是见识了他的狠,就很难再接受他的柔软吧,此时面对他我的心变的跟石头一样,对他的歉疚根本就无动于衷。

“我累了林展哥,我想睡会。”我推开他,默然的躺回到了被子里,背朝向了他。这种状态让我自己也很彷徨,可是我对昨晚以及他现在锁住我的事情释然,真的做不到。

我和林展,我们怎么会走到了这一步,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我还会一次一次的对老天许愿,让我们遇见吗?

林展在床边坐了会,将那个玻璃瓶子放在我的床头柜上,便轻手轻脚的将我的脚链和手铐都解开了。

他这番举动,让我吃惊,想想又觉得没什么。

我知道林展一直在床边看着我,可我佯装睡着,不睁眼,也没有动一下。

过了有几分钟,林展开口说:“如果你想去见他,就去见吧,我不拦你。只要你开心,只要你能保护好自己,我再也不会拦你。”

“真……”我从被窝里窜坐起来,这才知道自己失态了,尴尬的摸着自己的头发,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展的双眸中尽是失望,他扯扯嘴角,留下一个酸涩的笑容给我后,便走了。

我坐在床上沉浸在欣喜里还不敢相信,他对我的赦免?

是的,林展他允许我跟吴岩来往了,我真恨不得现在立刻就去青山公墓找吴岩。

可是林展为什么又突然的允许了呢?难道是出于他对我的愧疚,想到他最后留给我的那个酸涩的笑,我不由得心中泛酸。

我刚才是不是对林展太无情了?我是不是伤害到他了?我心里自责,便起床换了一件干净衣裳,小心翼翼的到楼上去找他。楼上进去是会客厅,相对两间房,想必一间是卧室一间是书房。

这上面收拾的也是井井有条,我看卧室的门锁着,书房的门掩着,便朝着书房走了过去。隐隐约约的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其中一个是林展的,另一个是个男人的声音,通过音色判断,大概是三十多岁四十岁不到的样子。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我原本不是个听墙角的人,准备去欣赏欣赏林展会客厅里的摆设品,刚挪了半步,隐约听见他们在说:“荷灯!”

是的,没错,他们说的就是荷灯!

那陌生男声说:“荷灯之力已散,要重启荷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它未必就一定能危害到玖小姐的性命……”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林展语气严肃冰冷。

那人像是他的下属似的立即就噤口不言了,我想要听到更多的事情,却忽然发现自己什么也听不见,也不知道他们是没有讲话还是怎么的。

忽然,我听到脚步声朝门口来,我赶紧轻手轻脚的跑开,拿了个瓷器在手中假装欣赏。

出来的是那个男人,高高大大的,蓄着满脸的胡渣,瞧着血气方刚。他看到我有些微的惊讶,便多看了两眼。

我见他眼中有狐疑,应该是在猜测我刚才是否有偷听,便故作镇定冲他笑了笑。

见我笑了,那男人便朝我走了过来,一身烟味熏人:“玖小姐好。”

“你……认识我?”我吃惊。

男人一笑,露出满嘴的烟牙:“我跟在林先生身边很久,当然认识玖小姐。”

“哦……那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将手中的瓷器放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赵峰。”他又道:“玖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忙,你去忙吧。”看着赵峰那壮实的背影蹬蹬的下楼去了,我这才朝着书房走了进去,然而书房里空空的,林展根本不在里面。

“林展哥?”书房里很大,布置的古色古香的,但是他里面的陈设很有讲究。那些东西的摆放位置,似乎并不是单单的追求气质和好看,而更像是圆着一种阵型。

我才看了个大概,脑子就有些发晕了,赶紧退开跑到了落地窗前,将目光投向了外面的景物,缓了有好几分钟才舒服了一点。

林展在书房里布了阵,是为了防什么?为什么我看到那个阵会那么难受呢,好像它会勾魂摄魄一般,叫我靠近不得。

我缓过气来,蹬蹬的跑下了楼,却见着林展从大门处进来。他看我神色匆匆的从楼上跑下来的,随口问:“怎么了?”

“我上去找你,没找到,便下来了。”我对那阵心有余悸,又不好主动对林展说。

我看着林展觉得很奇怪,刚才我明明听见他跟赵峰在书房里谈事情,为什么赵峰出来之后,他反而是从外面进来的呢?难道刚才在书房里跟赵峰谈事情的人不是林展吗,但是声音是他呀,我不会听错。

“找我有事。”林展语气淡淡。

我这才想到自己上楼的目的,揪着手有些难为情的朝他走了两步:“对不起呀林展哥,我刚才对你有些……”

“没事,”他不在乎的笑,“你开心就好。”

“林展哥!”我有些急。

林展肯定是在生我气,不然不会这样的。

“还有事?”林展的口吻依旧十分的冷淡,虽是在问我却不等我回答,人已经是朝着楼上去了。

“没事了……你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林展的反应让我局促不安。

林展站在楼梯上回头看了看我:“就你拿手的菜吧。”

其实我去楼上不止是想找林展道歉,我还想借机会问问她叶菲菲的事情怎么样了,毕竟前天晚上是他把叶菲菲带走的,又过了昨天的一天,总应该是有个结果了吧。

现在他这幅冷冷淡淡的样子,我想问也问不出口,只好去厨房准备做中午饭。

那阿姨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并没有上班,我洗好菜后,看见另外一个中年女人走进了厨房,手里还提着买回来的新鲜菜。

那阿姨看起来很敦和的样子,一脸平和的笑,不像之前那个阿姨那么的卑微。

我以为这个阿姨是新来的,结果她对这里熟门熟路,而且她手脚利索十分的能干,我在厨房里反而是碍手碍脚。

阿姨笑道:“小姐,你出去看会电视也好呀,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可我好久没有给林展哥做饭了,我想做顿饭我们一起吃,他会开心的。”林展的冷淡态度,让我的心跌入了冰窖。我不想我们二十三年的感情,就这样被柏雪破坏,我想要想办法修复。

“小姐,你不知道林先生吃不得寻常的东西?”那阿姨笑眯眯的在切菜,没注意到我脸上巨变的表情:“他呀,是从不在这个家里吃饭的,所以你也不必费那个心。”

“阿姨,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话呀?”林展怎么会吃不得寻常东西,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他胃口很好的呀,尤其喜欢吃辣的东西。

“我还能骗你不成,”阿姨接着道:“这么多年呀,我还从未见林先生在这个家里吃过一顿饭。”

我困惑:“阿姨,你不是新来的?”

那阿姨摇头:“我在林先生这里帮佣很多年了,前几天是家里有急事,所以回去了一趟,今天才过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看她对这里熟门熟路的,那昨天那个阿姨只是代班的吧?

既然如此我便离开了厨房,想再去楼上找林展,才发现他已经是开着车子出去了。

无声无息的走了?我想找他问叶菲菲的事情,也没有找到机会。

我郁闷的回到房间里,这才看见装着柏雪的玻璃瓶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叶菲菲余愿已了,我已将她送走,至于杀害她的凶手,丽晶酒店的那位宋老板,他最清楚。”

黑白分明的一张纸条,算是林展对我拜托他的事情做了一个交代。

既然叶菲菲她自己都已经走了,想必是回家见过她的父母,那我还有必要调查这件事情吗?

丽晶酒店的那位宋老板虽然没跟他打什么交道,但是他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怎么会牵扯到叶菲菲的死因当中呢?

一直到了天黑了,林展都没有回来,我坐在门口的镂花吊椅上等他,等到了深夜他也没有回来。

可能是不会回来了,我自嘲的笑了声,正准备回屋里去,却见着有车灯照进来,我欣喜的站住,想肯定是林展回来了。

可我盯着那车近来,却认出来那是乔子杰的车,而开车的人居然是吴岩。

吴岩将车停好,从车上下来,静静的看了我几秒。

昨天我一声不响的离开,他是不是很着急?

“你、怎么过来了?”我心里紧张,才想起来林展他已经允许我见吴岩了,又开心起来。

“过来看看你。”吴岩快走了几步过来,凑近,弯腰,看了看我的脸色:“气色好像好点了。”

“昨天我们中那蛇妖的圈套了。”我说。

“那林展没有为难你吧?”吴岩转着眼珠子在我身上四处看。

昨天林展虽然雷霆震怒,对我也是粗暴不已,但是并没有在我身上造成明显的外伤,即便有也在背后,吴岩他看不见。

“他很疼我,怎么会为难我呢。”我没让吴岩看出我的异样,瞧他是开车来的,打趣道:“吴岩,你被封印在芸薹村那么久,居然还会开车呀?有驾照吗?”我到目前为止就还没有驾照。

“学呗,我聪明,三两下就将那四个轮子摆平了。”吴岩说的轻松无比,可我就觉得那东西很难。

我关心着吴岩身上腐烂的伤势,也而没跟他废话,直接拉气他的手到了我房间里。

我将他按在椅子上,小心的解开他身上的扣子——

吴岩他那么聪明,肯定知道我想干什么,却还故意装出一副我要对他怎么样的样子,不停的左右乱动,嘴里还不忘笑我:“阿玖,女孩子要矜持,不能这么主动——”

“闭上你的嘴吧。”我朝他翻眼睛,分开腿坐到了他身上。

“阿玖……你这样,你这样——”吴岩坏笑着将乱动的手按到了我腰上。

我没有理他,继续解着他的衣服扣子。

事已至此,吴岩知道再挣扎废话也都是徒劳,干脆也没有再动了,任由我将它裸露的胸膛曝光在灯光下。

房间里灯光很足,我凑近瞧见那些腐烂的位置比昨天更大了一些,顿时愁上心头。

“腐烂之势在往周围扩散。”我拧紧了眉头,手指轻轻的在他那些伤口上碰了碰,吴岩虽然没什么反应,但是那黑黢黢的伤口看的我眼睛发疼。

我起身背过了过去,心里一片的混乱,想的都是那个神奇的荷灯,我要怎样才能找到它呢?

“阿玖,我想你了。”吴岩赤裸着胸膛,从身后抱住了我。他轻柔的声音仿佛是一片羽毛,轻轻的从耳边掠了过去。我悸动的握住了他放在我腹部的手,撇过脸和他没有温度的脸贴到了一起。

我心底充满了压抑与悲伤,甚至是愤慨,明明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吴岩在一起了,他却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天天见,有什么可想的。”我压住心里的难受,嗔怪了一句。

“就算是分分钟钟的待在一起,也是想念,更何况我们还分开了一天一夜那么久。”

吴岩甜腻的话,让我脸颊发烫,我抿嘴笑:“不如你把我吃了吧,那样我的血肉就和你混合在了一起,我们就永永远也不分彼此了。”

吴岩被我雷到了,他板起了面孔,“是不是跟林展待久了,怎么这种血淋淋的话你信口拈来?”

“这跟林展哥有什么关系?”我转过脸,傻乎乎的看着他。

吴岩一笑:“没关系,跟他当然没关系。不过你的办法还可以,我要不现在就把你洗干净然后生吃掉?”

“啊?”我本来是开玩笑的,可是现在看吴岩的样子,怎么像是来真的呀。

我张大眼睛,赶紧将他使坏的手拿开,朝门外跑去。

我嘻嘻笑,未免被吴岩追上,我小跑到了客厅,却不巧跟回来的林展撞了一个满怀!

【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26】砸碎【077】不能提及的人【060】谢谢你【032】不要散【032】不要散【074】欺骗升级【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12】动不得【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12】只要你嫁给我【044】黑气【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02】盛经纶【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16】来生哪儿等你【060】谢谢你【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12】动不得【004】是做梦了吗【102】不想他变成腐尸【109】赠你一片花海【047】刺光【049】无耻【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94】缠上一辈子【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32】不要散【024】居心叵测【027】你背我【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93】你不是林展哥【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50】爆发【021】立刻出来【100】不会让你为难【101】蛇打七寸【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42】陈玺【067】腐尸【124】我是人是鬼【060】谢谢你【055】二瞎子【080】有我在,放心【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77】不能提及的人【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59】救救他【126】全部都是死人【131】前缘【028】他看不见我【130】家里的我是谁【112】只要你嫁给我【082】这个酒店不干净【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21】立刻出来【074】欺骗升级【054】梦见过【119】他来到现实里【010】那就当练胆【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12】只要你嫁给我【077】不能提及的人【017】信的秘密【046】怪事【003】约定【049】无耻【074】欺骗升级【060】谢谢你【131】前缘【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75】黑洞成谜【116】来生哪儿等你【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20】烧她脚【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75】黑洞成谜【131】前缘【070】信任【055】二瞎子【062】救秦峰【100】不会让你为难【038】都死了【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17】信的秘密【022】他就是盛经纶【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26】砸碎【077】不能提及的人【060】谢谢你【032】不要散【032】不要散【074】欺骗升级【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12】动不得【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12】只要你嫁给我【044】黑气【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02】盛经纶【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16】来生哪儿等你【060】谢谢你【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12】动不得【004】是做梦了吗【102】不想他变成腐尸【109】赠你一片花海【047】刺光【049】无耻【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94】缠上一辈子【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32】不要散【024】居心叵测【027】你背我【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93】你不是林展哥【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50】爆发【021】立刻出来【100】不会让你为难【101】蛇打七寸【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42】陈玺【067】腐尸【124】我是人是鬼【060】谢谢你【055】二瞎子【080】有我在,放心【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77】不能提及的人【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59】救救他【126】全部都是死人【131】前缘【028】他看不见我【130】家里的我是谁【112】只要你嫁给我【082】这个酒店不干净【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21】立刻出来【074】欺骗升级【054】梦见过【119】他来到现实里【010】那就当练胆【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12】只要你嫁给我【077】不能提及的人【017】信的秘密【046】怪事【003】约定【049】无耻【074】欺骗升级【060】谢谢你【131】前缘【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75】黑洞成谜【116】来生哪儿等你【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20】烧她脚【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75】黑洞成谜【131】前缘【070】信任【055】二瞎子【062】救秦峰【100】不会让你为难【038】都死了【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17】信的秘密【022】他就是盛经纶【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