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盛太太非你莫属

“那当然是林展哥了,我之前就想过了,如果林展哥出道的话,很多当红的靠脸吃饭的男明星,都得靠边站。”本来我说的是心里话,说的也有些忘了情。等我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以为吴岩会生气的时候,紧张的别过头去,却发现他望着我得意的笑着。

我困惑不解:“你笑什么呀?”

“笑你有眼光呀,你林展哥确实长得好看。”

我都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吴岩口中说出来的,他是诚心的吗?还是故意的讽刺呀?可是我看他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讽刺,而是诚意十足。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呀。”吴岩眼眸温柔的凝视着我的眼睛。

我定定的点头:“是啊,我以为你们是死对头,你就算认为他长的好看,也只会放在心里的。就像我对花朵一样,我绝对不会当着你的面说他——”

我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我都在说些什么呀,我怎么自己不识趣的去提花朵啊?我扶着额头恨得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

吴岩笑嘻嘻的拿开我的手,将脸伸了过来,坏笑着问我:“你想说花朵什么?”

“不许提她!”我绷着脸赌气。

吴岩连忙摆手:“不提不提,我保证不提。”他笑笑说:“知道为什么你说林展好看,我不生气吗?”

“为什么?”我激动的问,这个问题我还真是挺想知道。

“因为……”吴岩故意拖长了声音,卖起了关子,我气不过的在他胳膊上拧一把:“你说呀,为什么?”

“因为那是我的身体!”吴岩收起笑容一口说完,他的眼睛始终停留在我的脸上,等待着我的反应。

我震惊无比,努力的在脑海里搜索着,之前我有这样怀疑过吗?想不起来了,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见我不说话,吴岩握了我的手问:“很吃惊对吗?”他深吸了口气说:“所以呀,每回看见他,看着那张脸,那感觉就像是在提醒我自己的无能与挫败一般!他就是对我最好的打击,不用动手已经是内伤。”

吴岩忽然感慨万分:“阿玖啊,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好的人,居然还口口声声的想要保护你,你有没有觉得我很可笑?”

“没有啊。”我十分认真的看着我吴岩,伸手去抱住了他。

听完吴岩说的话,我发现我自己已经不单单是震惊了。心情很复杂,复杂到,它们一瞬之间就将我记忆里的那个“林展哥”给推翻了,吞没了!

这一刻不管我怎么绞尽脑汁的去想念他的好,我都想不起来,脑子里慢慢的都是:阴谋!阴谋!阴谋!他满身都是阴谋!

“一定是你长得太俊了,林展哥才想要取而代之。”我试着找些话安慰吴岩,却发现自己说的完全是无用的混账话。

吴岩冷冷一笑,“你真这样以为呀?”

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岔道:“那吴岩是谁呀,吴岩虽然没有盛经纶好看,但是长得也不差,看着就比盛经纶温暖。”

“哈哈哈,难道这就是你喜欢上我的原因?”吴岩被我逗的大笑。我也跟着笑,但是笑着笑着吴岩他不笑了,他反而十分伤感起来。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忙也收住了笑声,他摸着我的头发,难过的说:“吴岩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死了!其实我没有操控什么灵魂的能力,你之前见到的魂魄就是真正的吴岩,他一直没有离开的陪我待在芸薹村,直到古墓里出了事,他魂飞魄散了。”

“吴岩——”我突然感觉喉咙里发疼,心口滞闷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没有什么朋友,但是也见过死亡,对于吴岩的难过,我能够体谅,可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只能安静的抱着吴岩,收拢自己的手臂,将他紧紧的抱住。

吴岩难过的说:“‘吴岩’他也有他喜欢的姑娘,如果那姑娘还在世,兴许已经是当祖母的人了。”

“吴岩魂飞魄散之前去见过那姑娘吗?”我的心情难免惆怅起来,人鬼殊途,就算见了又如何呢?

吴岩摇头:“上哪里见,他那时跟我一样无法离开芸薹村。”

“对不起呀吴岩。”我难过的说,好好的我们怎么突然聊到这么伤感的话题上了。

我们安静的躺了好一会,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吴岩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像是睡着了一般。我嗅着他头发上的淡淡香味,目光专注的望着他。

他似是知道,嘴唇微微动了动。

我喜欢这样的跟他待在一起,就像是那一片麦田里,我们无忧无虑的,如果一直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啊。

“对了阿玖,你刚才问我认不认识什么——”吴岩突然开口。

我忙接道:“方羽!”

“方羽?”吴岩想了好一会,他不确定的摇了摇头:“我的记忆力没有这么一个人,想必是不认识的。”

“会不会是你忘记了啊?”我又说:“你们俩有一个三日约定的……”

吴岩笑笑:“怎么会,在你之前,我就没有喜欢过别的女人,怎么可能跟她有什么三日约定?会不会是你林展哥做的孽啊,你知道的,他有时候会冒充我做些事情。”

“就比如托付乔子杰保管起来的东西吗?”吴岩点头:“知道的就这一桩,不知道的还不晓得有多少。”

我托着下巴摇了摇头:“不会是林展哥的。”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笃定不是林展,冥冥中总觉得有什么被我忘记了一般:“你不认识就算了,或许那真的只是一个梦而已。”

“对了吴岩,”知道‘吴岩’是他的朋友之后,再叫他吴岩我总觉得有些别扭了,他转眼看来:“怎么了?”

“就是突然觉得喊你名字好别扭,”我牵强一笑,认真道:“林展哥托付给乔子杰保管的东西是什么呀?你知道吗?”

“荷灯!”吴岩说。

“啊?”我惊讶不得了。

吴岩强调:“是真的,荷灯!”

林展哥托付给乔子杰保管荷灯,然后说那事关他以为至亲的性命,如此好像就说的通了。只是林展他为什么不自己保管,而是交给一个陌生的、还十分不靠谱的乔子杰呢?

我忙坐正身体,将我遇到宋先生的事,跟吴岩说了。

吴岩很困惑的坐了起来:“在老宋那里?怎么会呢,乔子杰说白天林展才与他见过面,希望他将那东西交出来。乔子杰不肯,想要把荷灯转交给你,然后晚上乔子杰就遇到了袭击,荷灯失窃,这难道不像是林展做的吗?”

“可是,当时我被姓宋的关起来的时候,他的确用苏旻威胁我,让我告诉他荷灯的使用方法。”我急忙解释,“只是我真的不知道那个荷灯该怎么用。”

吴岩蔑的一笑:“这世上除了我,就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会用荷灯,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用的了,否则林展为什么只是把它藏起来而不是据为己有。老宋他也太单纯了,居然还用纸人对付你,真是死不足惜。”

“那依照你看,荷灯到底是在姓宋的手里,还是在林展哥那里呀?”我小心的问,不敢告诉吴岩,赵峰有可能去过丽晶酒店的事情,也没有告诉吴岩丽晶酒店已经爆炸了。

“都有可能,明天我会去调查。荷灯认主,只要时机成熟,它会回来我身边。”吴岩说完,扳过我的身体来,借着月光查看着我身上的伤口,他指尖无比轻柔的碰着我的肌肤,每一下都好像是触电一般,让我忍不住颤抖。

我紧张的抓了他的手,小小声的说:“我们……我们回去吧。”

“这里不好吗,要回去?”

我摇了摇头:“也不是不好,就是苏旻还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他。”

“他没事,我们走的时候,赵峰已经跟你林展哥汇报过,不会有性命之危。”

说起他们走了,我忽然想起正事来,忙问:“你们今天晚上齐刷刷的来找林展哥是干嘛呀?”

“要荷灯啊,”吴岩说:“乔子杰那个直肠子你知道的,他一缓过气来就往你林展哥家里冲,非要找他把东西要回来。我担心他惹事,又担心你一个人走了出什么事,便跟他们一起过来了。”

“那林展哥是怎么说的?”如果赵峰真的去过丽晶酒店,并且爆炸跟他有关,我相信荷灯被他带走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他说没拿,口口声声让我把你交出来。当时我们也没去多大会,你们就回来了,一看到你伤成那个样子,还什么求婚,我哪里还有心情在那里呆,扯了个理由拽着他们就走了。”

“那花朵呢,你为什么跟花朵在一起?”我专注的看着吴岩的眼睛,很诚恳的提醒他不要撒谎。

他讪讪一笑,摸着头开始不自在起来。

“你刚才又撒谎了?”我有气,揪起了嘴巴。

吴岩看瞒不住了,只好老实交代,他无限委屈的说:“我不想跟你吵架,也知道自己后面那句话说错了,可是话说出去了我有什么办法?每一次有点事,你总是说翻脸就翻脸,然后我就要各种想办法来哄你。今天晚上我是真的被你气到了,我没打算哄你,就找了花朵出来喝酒。结果曲小尤找过来说乔子杰找你林展哥要荷灯去了,我哪里还顾得上喝酒,当然是急匆匆的跟花朵赶了过来。”

“你跟花朵是什么关系呀?”我发现吴岩跟我坦白这些,我一点也不生气。

我承认有时候,我很任性自我,但有时候也是时势所逼,吴岩既然说出来,我会牢牢记住下不为例。但是如果他选择对我撒谎,即便说的是世界上最动听的言语,一旦让我知道了,我也是心痛更多而不会是接受那虚假的好。

我爱他,我与他一起,我可以接受他所有的好,也同样会承受所有的不好,这是最基本原则不是吗?何须撒谎来欺骗呢?我相信别的情侣一定也是这样的。

吴岩在我头上揉了一把:“朋友。”

“那我呢?”我撒娇的偎着他。

“只要你点头,你就是唯一的盛太太,心动吗?”他痞笑着贴过来,“心动不如行动——”

我“噗”的一笑,没好气的把他推开了,恃宠而骄道:“你不该来哄我的,你也应该另外再重新物色一个盛太太,比如花朵什么的。”

“不!若我结婚,盛太太非你莫属!”吴岩无赖的将我按到了花地上。

我紧张的望着他,弱弱的问:“你……你要干什么呀?”

“让你成为盛太太——”吴岩得意的坏笑,我被他说得脸红的跟番茄似的,他只是低头在我脸上啄了啄:“开玩笑的,傻丫头。”

他翻身躺到一边,双手枕在脑后,忽然叹了口气:“这样的时光,一直下去多好。”

是啊,一直下去,该多好。

【070】信任【024】居心叵测【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64】谢谢【004】是做梦了吗【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73】交锋【021】立刻出来【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64】谢谢【013】刘婆婆【126】全部都是死人【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17】信的秘密【117】荒村之行【068】荷灯【006】女鬼【080】有我在,放心【010】那就当练胆【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32】不要散【065】围堵【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01】荒村【077】不能提及的人【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23】奇怪的人【128】我们曾经见过【050】爆发【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42】陈玺【087】忘了我,阿玖【049】无耻【017】信的秘密【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70】信任【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24】我是人是鬼【029】不要再缠着我【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48】是人是鬼【011】凶神恶煞的男人【131】前缘【038】都死了【064】谢谢【008】你不是鬼吧【063】发作【007】救他们【064】谢谢【121】结阴婚【020】烧她脚【067】腐尸【052】伤口【029】不要再缠着我【036】死亡【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17】信的秘密【050】爆发【038】都死了【117】荒村之行【001】荒村【085】你这是在关心我【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49】无耻【047】刺光【020】烧她脚【120】你要去哪儿呀【124】我是人是鬼【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07】救他们【109】赠你一片花海【050】爆发【029】不要再缠着我【073】交锋【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28】他看不见我【019】绣花鞋【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71】老庙【048】是人是鬼【119】他来到现实里【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34】吸血【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29】不要再缠着我【110】盛太太非你莫属【116】来生哪儿等你【002】盛经纶【012】动不得【086】他正在归来【071】老庙【043】反复【073】交锋
【070】信任【024】居心叵测【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64】谢谢【004】是做梦了吗【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73】交锋【021】立刻出来【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64】谢谢【013】刘婆婆【126】全部都是死人【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17】信的秘密【117】荒村之行【068】荷灯【006】女鬼【080】有我在,放心【010】那就当练胆【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32】不要散【065】围堵【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01】荒村【077】不能提及的人【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23】奇怪的人【128】我们曾经见过【050】爆发【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42】陈玺【087】忘了我,阿玖【049】无耻【017】信的秘密【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70】信任【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24】我是人是鬼【029】不要再缠着我【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48】是人是鬼【011】凶神恶煞的男人【131】前缘【038】都死了【064】谢谢【008】你不是鬼吧【063】发作【007】救他们【064】谢谢【121】结阴婚【020】烧她脚【067】腐尸【052】伤口【029】不要再缠着我【036】死亡【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17】信的秘密【050】爆发【038】都死了【117】荒村之行【001】荒村【085】你这是在关心我【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49】无耻【047】刺光【020】烧她脚【120】你要去哪儿呀【124】我是人是鬼【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07】救他们【109】赠你一片花海【050】爆发【029】不要再缠着我【073】交锋【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28】他看不见我【019】绣花鞋【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71】老庙【048】是人是鬼【119】他来到现实里【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34】吸血【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29】不要再缠着我【110】盛太太非你莫属【116】来生哪儿等你【002】盛经纶【012】动不得【086】他正在归来【071】老庙【043】反复【073】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