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他来到现实里

“小羽,你跟妈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去荒村?”妈妈的语气十分的严肃,让我原本绷住的神经绷的越发紧了。

我紧张的摇了摇头,弱弱道:“没去成,半路上我跟徐以琳就返回来了。”

我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想啊如果徐以琳真的在下午出了车祸,那执意要带我去荒村的那个“徐以琳”是谁呀?她的鬼魂吗?这太可怕了,想想头皮都跟着发麻,房间的温度都跟着下降了好几度。

妈妈满脸不相信的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定已经去过了,对不对?”

这下我是真委屈,问她:“梦里去过算不算?”

“梦里?”妈妈吃了一惊:“你又开始做噩梦了?”

什么叫我又做噩梦了,“我天天做啊,不是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吗?”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呢?”妈妈紧张万分的捏着双手,看的出来不是开玩笑,她是真紧张了。

我经常做噩梦这事,刚开始我很害怕,所以会一五一十的跟我妈讲,可是日久天长她没有心思听,我也没有心思再去回想了,它仿佛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就跟吃饭一般平常。

我妈现在突然这样问,叫我怎么回答她?

“妈!”我郑重的喊道。“你到底要说什么就直说,不说我要下去洗澡了。”

“去吧,你去洗澡吧。”妈妈怔怔的说完,一屁股坐到我床上,一双手捧着脸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等我洗完澡上来,我看见我妈在客厅里浑身不安的打电话,我看她脸色不好,就故意想凑过去听,结果被她给推开了。

不让听?不让听就不让听吧,我揪揪嘴,回了自己的房间。

今天下午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是连玩电脑的心思也没有,躺在床上一心想着徐以琳的事情,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半梦半醒之间,我看见我的房门被人缓缓的推开了,从客厅的窗户里漏进来的白月光,此时正好的从推开的房门口溜了进来,肆意的洒落在了我的床角,将我原本黑暗的房间照的影影绰绰。

我眯了眯眼睛,想看看是不是我妈进来了,因为我家目前只有我和我妈在家。可是我看了看,房门是开了,但是并没有见到有人。

我心里十分的困惑,想起身时,眼皮却分外的沉重,睁了几下干脆还是合上了。

“唉——”隐隐的一声轻叹,让我的心脏猛地咚咚了几下。

我困惑的掀开眼皮,想看看是谁在叹息呀,怎么会跑到我房间里唉声叹气呢?因为那个声音也不是我妈妈的,听着像是一个男人的。

待我掀开眼皮之后,我吃惊的发现自己的床边坐着一个高高瘦瘦,脊背直挺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裤子,背对着我,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你……你是谁呀?”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惊恐莫状的往床边挪去。

我家里怎么会突然的跑进来陌生的男人,还溜进我的房间里唉声叹气,他有病是不是?不然正常人怎么会这样。

我发出惊恐的质问声,并没有给那人造成多大的反应,他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坐在我的床边,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我要疯了,试着将双脚放下了床,有必要时我得夺门而逃。

“你……你说句话呀,你来我家到底是想干什么?”我恐惧的不得了,紧紧的等着他回答我,可是他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仍旧是选择了置若罔闻。

我来气了,低声骂了句。

“女孩子骂脏话不好!”突然,有个冰凉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里。

我的心脏猛的打了突,放声尖叫:“妈妈!妈妈!”救命啊!,那救命三个字我还没有喊出口,我就听见妈妈火急火燎的回应:“怎么了?怎么了?小羽,怎么了?”妈妈急急忙忙的推开我的房门,冲到我的床边,抓住了我的手:“小羽,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茫然的睁开眼睛,发现此时此刻天已经亮了,除了我的妈妈之外,这间房里再没有第三个人了。

“我……我又做噩梦了?”我颤抖的抓紧了妈妈的手:“妈妈,我被鬼缠上了,我真的被鬼缠上了!”

“女孩子骂脏话不好!”那个声音,是那么那么的熟悉,他不就是梦里盛经纶的声音吗?

我又做关于他的梦了……他就坐在我的床边,那么那么的真实!他不是人,他肯定是鬼!我在心里下了决断。

我紧紧抓着妈妈的手,心脏咚咚咚的狂跳。面对妈妈急切的追问,我一时哽住了,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件事情,是真的遇到了鬼,还是因为我心里压力太大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坐到床边,不停的追问,我看到她担心的都要哭了,自己也忍不住想哭。

事已至此,我干脆将自己昨天的经历一股脑的告诉了妈妈。

我看见妈妈听到最后,脸色已经是惨白如纸,没有一丝的人色!

“小琳……小琳她居然带着你去找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她安的什么心啊?”妈妈气急败坏,恨不得直接找上门去理论。

我忙强调道:“昨晚我给她打电话了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可是徐飞说小琳昨天下午出车祸了,所以带着我去荒村的人根本不会是小琳本人!”

“那、那是谁呀?”妈妈都吓傻了,她双眼含泪,悔恨万分的跟我道歉:“对不起小羽,妈妈昨晚不该那样说你们。”

“那些都不重要了。”我难受的抓住妈妈的胳膊,无助道:“妈,我现在该怎么办啊?如果我真的惹上了脏东西该怎么办?”

妈妈想了想说:“不慌不慌,前几天你袁阿姨还说天桥那儿有个先生特别灵,我一会就请他来家里看看。”

妈妈说完安慰了我几句不要担心的话,让我起床吃早饭,她就先下去了。可是我浑身乏力,根本不想起床,于是我倒枕头上又睡了。

就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听到外面客厅里有响动,掀了掀眼皮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可是我房间门是关着的,我根本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到有个沙沙的男人的声音对我妈说着什么,我竖着耳朵听了半天,他好像是说,这种事他处理不了,让我妈找别人看看之类的。

难道我妈已经把袁阿姨说的那位先生给请来了吗?那位先生说他处理不了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回的事情很严重吗?

怪不得我浑身乏力,脑袋如千斤般重,感觉还有些发烧,是不是就跟这事有关系啊?

我躺在床上,意识一直是昏昏沉沉,我感觉这几天我妈又陆陆续续的找了几个人来家中看,但是效果都不大。

也不知道是第几天的时候,我烧的已经是不会说话了,就连在外地工作的爸爸也回来了。爸爸妈妈急成一团,妈妈情急之下说:“难道……难道我的女儿真的就保不住了吗?”

爸爸责怪道:“瞎说什么,我女儿命大福大,那事之后算命的都说她能长命百岁,她怎么会现在就——”爸爸难受的说不下去了。

“要不送医院吧,这种情况只有送医院会——”我听见了哥哥的声音,哥哥在帝都工作,轻易不回家,现在他也跑回来了,是不是就是因为我的事情?

因为受教育不同的缘故,我哥哥他根本不相信世上有鬼神,所以这种时候也只有他会劝爸妈送我去医院。

我好长时间没有见到爸爸和哥哥,就想看看他们,可是眼皮重的跟粘了胶水似的,根本就睁不开。

“下面来了个瞎老爷子,说是想上来看看。”过了有一会,我听见哥哥说。

爸爸和妈妈面面相觑,异口同声的说:“那、那快请上来呀。”

我听见他们急急的跑下楼的声音,没多大会,我闻到了一股臭味,就跟路口垃圾桶常年发出的一样的味道。

“没救了,没救了!”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说:“你们的女儿阳寿早已耗尽,是已死之人,如何还多活了这么些年?”

“老东西!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妈妈直接就叉腰骂了起来,把那个老人家往楼下推,还是我爸和我哥合力将她给拉住了。

“好坏你听他说完。”我爸说。

我妈气的不轻,为了我也只能咬牙忍着。

“阳寿已尽,阴命又难续,所以她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们还是尽快的把她送回去吧。”那老人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闻到臭味越来越重,感觉他是来到我床边。

我难受的想吐,他却伸手在我额头上摸了摸,问我:“小姑娘,你这几天有没有见到什么特别的人呀?”

什么特别的人?我困惑,我天天烧的不能下床,我上哪里见特别的人?见到最最特别的当属他们这些人了。

那老人家好像猜得到我心里在想什么一样,他呵呵笑了两声:“比如梦里……”

梦里?我琢磨着,那最为特殊的当然就是盛经纶了呀!他岂止是梦里呀,我这几天昏迷在床上,总是能够看见他坐在我床边唉声叹气,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我张了张嘴边,想回答那位老人的问话,可是嘴巴动了动,就是发不出声音。

那老人家站直身体说:“懂了,懂了。”他转身朝我爸妈走去,我也不知道他拉着他们到客厅里去说了什么,到了晚上的时候,我爸妈突然集体的做出了古怪的动作。

【039】三日约定【119】他来到现实里【028】他看不见我【038】都死了【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61】落水【070】信任【063】发作【117】荒村之行【065】围堵【058】花朵【064】谢谢【080】有我在,放心【039】三日约定【048】是人是鬼【052】伤口【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60】谢谢你【021】立刻出来【046】怪事【009】施咒找人偿命【006】女鬼【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04】江边的约会【071】老庙【006】女鬼【130】家里的我是谁【055】二瞎子【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73】交锋【080】有我在,放心【126】全部都是死人【021】立刻出来【057】鬼经【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53】报复【071】老庙【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27】人骨铃【132】你认识阿玖吗【057】鬼经【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13】刘婆婆【016】一封信【075】黑洞成谜【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38】都死了【032】不要散【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49】无耻【074】欺骗升级【131】前缘【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73】交锋【002】盛经纶【117】荒村之行【101】蛇打七寸【126】全部都是死人【010】那就当练胆【127】人骨铃【073】交锋【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09】施咒找人偿命【009】施咒找人偿命【109】赠你一片花海【058】花朵【126】全部都是死人【029】不要再缠着我【034】吸血【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13】刘婆婆【065】围堵【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94】缠上一辈子【080】有我在,放心【059】救救他【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58】花朵【010】那就当练胆【132】你认识阿玖吗【124】我是人是鬼【058】花朵【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05】情敌【022】他就是盛经纶【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6】来生哪儿等你【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75】黑洞成谜【023】离开【063】发作【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102】不想他变成腐尸【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14】瓷娃娃【131】前缘
【039】三日约定【119】他来到现实里【028】他看不见我【038】都死了【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61】落水【070】信任【063】发作【117】荒村之行【065】围堵【058】花朵【064】谢谢【080】有我在,放心【039】三日约定【048】是人是鬼【052】伤口【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60】谢谢你【021】立刻出来【046】怪事【009】施咒找人偿命【006】女鬼【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04】江边的约会【071】老庙【006】女鬼【130】家里的我是谁【055】二瞎子【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73】交锋【080】有我在,放心【126】全部都是死人【021】立刻出来【057】鬼经【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53】报复【071】老庙【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27】人骨铃【132】你认识阿玖吗【057】鬼经【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13】刘婆婆【016】一封信【075】黑洞成谜【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38】都死了【032】不要散【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49】无耻【074】欺骗升级【131】前缘【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73】交锋【002】盛经纶【117】荒村之行【101】蛇打七寸【126】全部都是死人【010】那就当练胆【127】人骨铃【073】交锋【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09】施咒找人偿命【009】施咒找人偿命【109】赠你一片花海【058】花朵【126】全部都是死人【029】不要再缠着我【034】吸血【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13】刘婆婆【065】围堵【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94】缠上一辈子【080】有我在,放心【059】救救他【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58】花朵【010】那就当练胆【132】你认识阿玖吗【124】我是人是鬼【058】花朵【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05】情敌【022】他就是盛经纶【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6】来生哪儿等你【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75】黑洞成谜【023】离开【063】发作【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102】不想他变成腐尸【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14】瓷娃娃【131】前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