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结阴婚

完了,这次肯定是完了,我逃不出这魔掌了!

我绝望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气,冥冥中感觉那棺材突然动了一下!

难道……难道是那拔尖的少爷诈尸了吗?不然刚才怎么会有人问我要去哪儿,现在棺材又怎么会动呢?

“啊!”我大叫了出来,眼角余光不小心看到那棺木时——只是那一眼,我居然看见、我看见,从棺材里伸出了一只手!

一只惨白的,好像抹了白石灰的手!

随之,啪嗒的一声,棺木的边沿,又多出了另外一只同样可怕的手!

慢慢的,慢慢的,棺木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那轻微的响声,在静谧的犹如凝结一般的空气中,飘荡、飘荡。每响一下,就好像是往我身上扎了一刀一般,逼迫着我爬,使劲的爬,我必须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你,要,去,那,儿,呀?”那个声音又来了!

这一次它离我更近了,好像就在耳根后面,还有一股寒意同时的刺进了我的耳蜗里。

我不敢回头,一眼也不敢看,他就不停的问我:“你,要,去,那,儿,呀?你,要,去,哪,儿,呀……?”那不带抑扬顿挫,好像按了复读键一般的声音,在阴森恐怖的空旷房间里飘过来荡过去,仿佛是巨石惊起的骇浪,刺激的我快要崩溃。

“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我无助的哭了出来,依旧是不敢回头看他。

那个可怕的声音终于消停了下来,许久,房间里除了我“咚咚咚”狂跳的心跳声,和我因为恐惧而急促的呼吸声,便再也没有第三种声音了。

时间好像一下子回到了我刚刚醒来时的样子,好像刚才根本没有“诈尸”一样。

我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恐惧情绪,想要鼓足勇气的回头看一眼,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有个声音低低的问我:“你,不愿意嫁给我吗?”

啊!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我差点歇过了气去。

我使劲的爬,爬到了角落里,我惊恐万分的盯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那乌黑的棺木旁边,形如丧尸的站着一个人。

他穿着笔挺的西装,但是脸部却是稀巴烂的,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碾过一般,皮肉耷拉,整张脸都分辨不出五官了!

他真的就是那个英年早逝的拔尖少爷吗?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呀,为什么样子这么恐怖惊悚?

我看过一眼之后,根本不敢再看他第二眼,那样子实在是太惊悚恶心了。

“我……我不愿意!”我鼓起勇气说。

“因为我的样子?”那人问,声音倒是比起刚才柔和了一些,只是听着十分的缥缈,好像不是从这个世界里发出来的。

我使劲的点头,又拼命的摇头,哆哆嗦嗦的说:“不……不是的……不是因为你的样子!”

“那是因为什么?”他锲而不舍的问。

我想知道这个问题重要吗?我是活人,他是死人,难道这不是最好的回答吗,他为什么还要问?

“回答我!”那人逼迫道。虽然他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是他的声音分外的强势,压的我快要喘不上气来。

我战战兢兢的擦着眼泪:“我……我还没有死呀,我还活着,我不想嫁给死人。”

情急之下我也顾不上他的心情了,只能照实说。

那人喉咙里发出阴冷的笑:“你是活人吗?为什么我看不出来?”

我被他呛的无言以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老头说我阳寿已尽,阴命又难继?为什么这个人也说我不像活人?

我浑身抖如筛糠又头痛欲裂,迷迷糊糊的看见那人好像是朝我走了过来,他伸出了手,低声说:“起来。”

我屏住呼吸,蜷缩在角落里动也不敢动一下,更别提是起来了。

“我……我生病了,没……没力气……”我嘴唇发抖,好不容易说出了这番话。

那人伸出的手没有要缩回的意思,重复了一句:“起来!”这一次他加重了语气。

我不知道如果我执意不起来,他会怎么对我?我不敢去挑战他的耐心,更加的不敢碰他一下下。

他是死人呀,死了就死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真的是诈尸了吗?要不是那天做梦经历了许多诡谲莫测的事情,依照我的胆量,我想此时此刻我肯定已经是被吓死了。

我抓着冰冷的墙壁,试图自己爬起来,那人却无限嘲讽的笑了声,他转身道:“你愿意嫁给我也好,不愿意嫁给我也好,我都要带你——”

“为什么呀?”不等他说完,我已经是按耐不住的打断了他:“既然你都知道我不愿意了,你怎么不去找一个愿意的跟你去呢,你非找我干什么呀?”

我心里十分的彷徨无助,要是苏旻在就好了,他在的话一定知道该怎么对付这种诈尸的东西,也一定会救我脱离魔爪的,可是苏旻你在哪儿呢?你到底去哪儿了?

“因为这是你的命!”那人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他冰冷坚硬的手指头,恨不得要将我的脖子拧断一般。

我被他掐的快要不能呼吸,使劲的打他的手,可是他无动于衷,冷冷的说:“让我断了你那最后一口气,老老实实随我上路吧!”

“不……不……要!”我被他掐的连说话都困难了,眼睛突突的鼓起来,像是要掉下来一般,呼吸更是断断续续难以为继。

我真的难逃一死了!想到我爸爸说的话,我就充满悲伤。他还说过几天接我回去,他过几天是打算上哪里接我呀?到时候一定是连我的尸体也接不到的吧?

“放开她!”忽然,沉寂的屋子里多出了一个新鲜的声音,淡淡的,好像是小小的一个石子丢进了水里,发出了一丁点的脆响。

那人掐住我脖子的手一哆嗦,也不由的稍微松了一点。

他慢慢的回过头,朝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我喘上了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吸了几口,顺着看过去,只见那乌黑的棺木边沿上吊腿坐着一个人,那一双垂着的大长腿配着那阴森的棺木,简直是不能再醒目了。

我狠狠的咽了口气,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心想难道是我被那人掐晕了头吗,不然我怎么会看见他呢?

于是,我使劲的闭上眼睛再使劲的睁开,我发现他还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他一张俊美无俦的脸颊,没有一丝的表情,深不可测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掐住我脖子的那人。

我不明白,他不是我梦里的那个人吗,他为什么会跑进了现实里?就像我发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的总是看见他坐在我床边叹息一般,我一直解释那是幻觉,可是现在他又一次出现,我该怎么解释呢?

依旧是幻觉吗?不可能的!那么,是梦吗?我扫了一眼周围,这看起来如此真实的一切,难道是梦吗?

“你是谁?”那人问。

我充满激动与困惑,差点就情急的替他回答了“盛经纶”这三个字。

盛经纶坐在棺木的边沿一动没动,重复了一句:“放开她。”他的语气依旧是听不出情绪,很平静淡然。

“你是谁?”男人怒了。他一吼,我从侧面看见他脸上耷拉的烂肉都在跟着发抖,好像随时会掉下去一般。

我被他的惊悚模样吓到了,移开眼睛再不敢看他。

盛经纶不说话,仿佛雕塑的坐在棺材边沿,他的漫傲模样惹的男人怒火中烧,他掐在我脖子上的手,使劲一带,将我拉到了他的面前,他威胁说:“你要是再不回答我的问题,我立马拧断她的脖子!”

“像这种言而无信的女人,你拧断她的脖子也好,拧断她的四肢也好,这跟我关系不大,省的我动手。”盛经纶慢条斯理的抱起了胳膊,像是做好了随时看热闹的准备。

盛经纶的话气的我差点没破口骂出来,他这到底是要救我,还是要害死我呀?我忽然想到他在梦里跟我说的让我三天之后回去荒村报答他,难道那是真的吗?不然他怎么会说我言而无信呢?

如果那真的是真的,那也不能怪我吧,虽然我当时嘴上答应心里没有答应,但是事实我生了大病,决定权最后也没落我手里呀。

我困惑可怜的望着盛经纶,他移开目光,从棺材上跳了下来,直直稳稳的站在我们面前。

“把她放开,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盛经纶语气平静的说。

男人嗤的一笑:“我与她已经是结下阴婚,你让我放开,我就放开吗?”

“结阴婚?”盛经纶勾了勾嘴唇,“我在这里,又怎么会让你们结阴婚。再说了,结阴婚的程序复杂,不是你说结就能结的,更何况这个女人她命理特殊,你跟她结不了阴婚。”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他愤恨不已:“只待吉时到来,我与她就会共葬一穴,直到永远!”

“别做梦了。”盛经纶忽然腾到了我们的身后——

【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32】不要散【065】围堵【016】一封信【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67】腐尸【056】磨难【050】爆发【048】是人是鬼【017】信的秘密【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93】你不是林展哥【050】爆发【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5】陈玺【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40】旧梦【109】赠你一片花海【003】约定【040】旧梦【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31】狭路相逢【035】吻【036】死亡【007】救他们【101】蛇打七寸【116】来生哪儿等你【069】真相【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48】是人是鬼【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02】盛经纶【068】荷灯【123】奇怪的人【014】瓷娃娃【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77】不能提及的人【032】不要散【117】荒村之行【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124】我是人是鬼【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58】花朵【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32】不要散【063】发作【008】你不是鬼吧【035】吻【104】江边的约会【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36】死亡【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22】他就是盛经纶【058】花朵【119】他来到现实里【002】盛经纶【058】花朵【045】吴岩【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51】坟墓【032】不要散【022】他就是盛经纶【042】陈玺【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58】花朵【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23】奇怪的人【011】凶神恶煞的男人【107】密室生死存亡【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14】瓷娃娃【054】梦见过【063】发作【131】前缘【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37】他们都在【015】陈玺【052】伤口【087】忘了我,阿玖【056】磨难【050】爆发【123】奇怪的人【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55】二瞎子【006】女鬼【044】黑气【066】替身【071】老庙【002】盛经纶【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68】荷灯【022】他就是盛经纶【004】是做梦了吗【043】反复【119】他来到现实里【061】落水
【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32】不要散【065】围堵【016】一封信【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67】腐尸【056】磨难【050】爆发【048】是人是鬼【017】信的秘密【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93】你不是林展哥【050】爆发【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5】陈玺【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40】旧梦【109】赠你一片花海【003】约定【040】旧梦【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31】狭路相逢【035】吻【036】死亡【007】救他们【101】蛇打七寸【116】来生哪儿等你【069】真相【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48】是人是鬼【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02】盛经纶【068】荷灯【123】奇怪的人【014】瓷娃娃【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77】不能提及的人【032】不要散【117】荒村之行【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124】我是人是鬼【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58】花朵【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32】不要散【063】发作【008】你不是鬼吧【035】吻【104】江边的约会【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36】死亡【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22】他就是盛经纶【058】花朵【119】他来到现实里【002】盛经纶【058】花朵【045】吴岩【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51】坟墓【032】不要散【022】他就是盛经纶【042】陈玺【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58】花朵【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23】奇怪的人【011】凶神恶煞的男人【107】密室生死存亡【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14】瓷娃娃【054】梦见过【063】发作【131】前缘【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37】他们都在【015】陈玺【052】伤口【087】忘了我,阿玖【056】磨难【050】爆发【123】奇怪的人【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55】二瞎子【006】女鬼【044】黑气【066】替身【071】老庙【002】盛经纶【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68】荷灯【022】他就是盛经纶【004】是做梦了吗【043】反复【119】他来到现实里【061】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