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家里的我是谁

可能是我太过激动,所以苏旻看起来反而十分的沉静。他骨节分明、瘦长的指头轻轻的敲打着方向盘,半天也没有开口。

我两眼直直的看着他,声音已经是带着哭腔:“苏旻,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告诉我好不好?”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只是今天去你家里时,有一个跟你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接待了我。”我心凉到了谷底,如无意外,我今天一天都是应该呆在荒村的,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家里并且招待苏旻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我眼睛又没有瞎,她居然假冒你,真是好笑。”苏旻翘着嘴唇嘲笑了起来,“我还没有弄清楚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头,所以你暂时不要回去了,我怕她会对你不利。”

“我不回去可以,可是苏旻,你今天去我家的时候看见我爸妈和我哥哥了吗?”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跟我长的一模一样呢?现在就连苏旻也不知道她的来头,那她住在我家里是想干什么,会不会对我的家人不利呀?

苏旻透过车窗望着江水滔滔,摇摇头道:“没有,只有那个女人一个人在家。”

“那你是怎么认出她不是我的呢?”突然我感觉脸上有些烫烫的,虽然不合时宜,可我还是想起来自己曾经喜欢过苏旻的事情。

苏旻一笑,笑的深沉诡异,随手在我头上摸了摸:“要认出你来一点也不难。”我脸上更烫了,低着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先去我住的地方吧,明天一早我再去你家看看。”苏旻征求着我的意见。

现在我家里有一个跟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事情,我身上又发生了许多怪事,我一个人根本应付不来,跟苏旻待在一起是明智之举。所以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只说:“你身上有带手机吗?”

苏旻以前不喜欢用手机,因为他说反正想要联系的人用手机也联系不上,所以手机对他来说是累赘。当时我想,苏旻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已经死了,不然他怎么会这么说。

“有。”苏旻从黑色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个老式的诺基亚手机,递给了我。

“我打一个电话。”征求到了苏旻的同意,我才拨下了妈妈的手机号码,可是想了想还是转拨了哥哥的号码,我觉得哥哥虽然软弱但是他疼我,我还是先在他那里探探口风比较好。

“喂——”听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的,清凛的女人的声音。

我一愣,哥哥是交了女朋友吗?因为听筒的声音很大,苏旻可能也听见了里面的声音,所以他飞快地抢手机从我手中抢过去,挂断了。

我被他的动作吓傻了:“怎……怎么了?”

“是她!”苏旻说。

哗哗哗,我的身上瞬间渗出了一层冷汗,苏旻说的她就是那个跟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吧?

哥哥的手机怎么会在她的手中呢?我脑海里一阵空白,唯一能够想到的事情就是他们出事了,他们都出事了?

我越想越觉得可怕,浑身不自觉得打颤,就连牙齿和嘴唇也都在发抖:“他……他们是不是……是不是死了……苏、苏旻……他们是不是、是不是死了?”

“别瞎想,不到亲眼见到的那一刻,不要轻易的下任何的结论。”苏旻见我仍旧在发抖,轻轻的在我肩膀上拍了拍,郑重的说:“接下来的事情肯定是十分的棘手,你要坚强一点。”

我咬着嘴唇泫然欲泣的点头,可是心里就像是有一双手在胡搅一般,我完全没有了主意和目标。

苏旻住的房子在碧霞路这边,这里的小区很旧,房屋也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旧房子。他这人低调,将房子置在这种地方也在意料之中。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点,我挤出一丝笑容,轻轻道:“我还以为你会住回原来的房子里去。”

苏旻一愕,笑笑说:“不是没有想过,可惜已经拆迁不存在了。”

“拆迁了?”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也对,苏旻刚开始无声无息走掉的那段日子,我总是不愿意相信,时时的回去那个地方看。可是时间流逝,慢慢的,我也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去过哪儿了。

所以说时间是愈合一切伤口的最好良药,这话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我凝视着苏旻的侧脸,依旧是那般的坚毅成熟,即使是在说笑中也时时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陌生感。

他将自己与世界之间划了一条鸿沟,这个沟我们谁也跨不过去,除非有一天他主动的放下吊桥发出邀请。

“走吧,上去了。”苏旻说着解开安全带,先下了车。

我尾随着他走进黑黢黢的楼洞里,楼梯上的声控灯大概是坏了,不管我们怎么尝试跺脚、发出声音,它就是不亮。

太黑了,以至于我的心口压抑窒闷的慌。

“苏旻,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因为有什么事呀?”我试着跟他交谈,来缓和自己的难受。

“没事就不能回来呀?”苏旻声音里透着笑意,同样也透着疏离。

我一笑,俏皮道:“当然可以呀,只是你再走的时候,记得跟我说一声,我和徐以琳也好去送送你呀。”我知道苏旻是不会听的,依照他习惯独来独往的性格,即便是有下一次别离,他依旧会走的无声无息。

我惆怅、难过、失落,幸好是有黑色的空气替我遮掩着。

“徐以琳?”苏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问我:“你最近一次见到徐以琳是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荒村待了多久,便问苏旻今天是几号,他说完之后我板着指头数了数,原来自从我和徐以琳从荒村回来,已经过去有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我都做了什么,我混乱的很,应道:“一个星期前。”

苏旻说了声到了,便开始掏钥匙开门。

他开了灯,房间格局简单:一房一厅,一厨一卫,里面的布置也简单,偌大的客厅里居然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张沙发,正对沙发有一台液晶电视。

我刚跟着苏旻进到屋里,肚子就不配合的咕咕叫了两声,苏旻无奈摇头,问我:“泡面可以吗?”

“我、我想先洗洗,这几天过的实在不是日子。”我自嘲,都不好意思直视自己的狼狈。

“刚看见你,我还以为你是从难民营跑出来的。”苏旻随手脱了外套丢在沙发上,挽起袖子朝着厨房走了去,他回头看我愣着,又是一笑:“你先去洗洗,不过我这里没有衣裳给你换。”

可是当我拉开玻璃门走到阳台上的时候,却分明看见上面挂着女人的内衣和裙子。

苏旻有女伴了?并且一起住在这间不大的房子里?可是既然是这样,他又为什么带我回家里来呢,不怕他女朋友看见了误会吗?

我望着高高挂着的衣服,情绪跟它们一样飘动了起来,心里很乱很乱。

我想趁苏旻没有注意悄悄离开,以免尴尬,可是一回头看见苏旻正好从厨房里出来,他看我愣着便问:“怎么还没去洗?”

我咬着嘴唇,鼻子酸的不行,他目光转动间一定也看见了那些衣服,我看见他的脸色唰的变了。他冲过来一脚踹开了卧室的门,对着黑黢黢的房间大吼道:“蒋依依你给我滚出来!”

卧室里有人?他的女朋友在家里?可是我看苏旻气势汹汹的,怎么看怎么觉着这不像是一个男人对自己女人说话该有的语气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我呆呆的让到一边,靠墙站着,听见苏旻大吼:“滚!滚滚!给我立即滚!你要再敢缠着我,信不信我立刻马上打的你魂飞魄散!”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苏旻发这么大的脾气,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苏旻他也是有七情六欲的,他发起火来跟常人别无二样。

房间里隐隐的传来低低的啜泣声,苏旻卯足劲将房门给关上,气呼呼的回到了厨房里。

我无所适从的立在墙角,想到了那时的自己,也是那么死心眼的看上了四海为家的阴阳先生苏旻,一心一意的想要跟他在一起。如果当时我不是多少保留着一点女孩的矜持,而一味的对他穷追猛打,我是不是也会落得跟这个蒋依依一样的境地?

我完全可以设身处地的站在蒋依依的立场,对她的遭遇感同身受心酸的同时又很庆幸,庆幸当初的自己尚有克制。

也许我应该去安慰安慰蒋依依,可是毕竟素不相识,加上我自己的处境也很尴尬,所以我不想去瞎掺和。

我往洗手间去,想先洗洗再说,眼角的余光却不经意的看到了阳台上面的衣服,它们好像动了!

什么情况?我猛地转过头去,看见刚才还好好的挂在上面的衣裳,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引着飘了下来,就那么浮在空气里。

见鬼了!我吃惊的捂住了嘴巴,想叫可是发不出一点声音,因为我看见阳台的玻璃门上分明的映着一个披头散发,裙袂翻飞的影子!

我敢确定我的身后站着一个“人”!

【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66】替身【123】奇怪的人【049】无耻【029】不要再缠着我【068】荷灯【044】黑气【065】围堵【131】前缘【026】砸碎【070】信任【050】爆发【030】挑拨【123】奇怪的人【054】梦见过【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93】你不是林展哥【043】反复【041】怪胎【023】离开【005】情敌【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66】替身【107】密室生死存亡【104】江边的约会【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19】绣花鞋【065】围堵【093】你不是林展哥【021】立刻出来【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46】怪事【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44】黑气【045】吴岩【040】旧梦【131】前缘【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39】三日约定【132】你认识阿玖吗【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02】盛经纶【080】有我在,放心【070】信任【083】你到底是什么人【120】你要去哪儿呀【049】无耻【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49】无耻【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50】爆发【028】他看不见我【123】奇怪的人【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19】他来到现实里【033】又要我背啊【048】是人是鬼【066】替身【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66】替身【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38】都死了【042】陈玺【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02】盛经纶【050】爆发【064】谢谢【104】江边的约会【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42】陈玺【124】我是人是鬼【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27】人骨铃【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01】荒村【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50】爆发【120】你要去哪儿呀【063】发作【066】替身【077】不能提及的人【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00】不会让你为难【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62】救秦峰【023】离开【057】鬼经【059】救救他【057】鬼经【043】反复【013】刘婆婆【002】盛经纶
【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66】替身【123】奇怪的人【049】无耻【029】不要再缠着我【068】荷灯【044】黑气【065】围堵【131】前缘【026】砸碎【070】信任【050】爆发【030】挑拨【123】奇怪的人【054】梦见过【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93】你不是林展哥【043】反复【041】怪胎【023】离开【005】情敌【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66】替身【107】密室生死存亡【104】江边的约会【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19】绣花鞋【065】围堵【093】你不是林展哥【021】立刻出来【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46】怪事【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44】黑气【045】吴岩【040】旧梦【131】前缘【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39】三日约定【132】你认识阿玖吗【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02】盛经纶【080】有我在,放心【070】信任【083】你到底是什么人【120】你要去哪儿呀【049】无耻【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49】无耻【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50】爆发【028】他看不见我【123】奇怪的人【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19】他来到现实里【033】又要我背啊【048】是人是鬼【066】替身【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66】替身【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38】都死了【042】陈玺【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02】盛经纶【050】爆发【064】谢谢【104】江边的约会【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42】陈玺【124】我是人是鬼【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27】人骨铃【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01】荒村【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50】爆发【120】你要去哪儿呀【063】发作【066】替身【077】不能提及的人【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00】不会让你为难【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62】救秦峰【023】离开【057】鬼经【059】救救他【057】鬼经【043】反复【013】刘婆婆【002】盛经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