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不能提及的人

我认识林展的时候只有七岁,在我的印象里林展是一个漂浮不定四海为家的人。

有时候,他会风尘仆仆的,从很远的地方给我带回来一些好玩的东西,跟我讲一些在外面的好玩的事情。他比我大了许多岁,听阿婆的口气,他也是阿婆收养的孤儿。

说来有些凑巧,阿婆收养的孩子似乎都成了四海为家的人,林展是,我也是。

算算,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林展了。十五岁那年他与阿婆顶嘴,被阿婆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之后,他连夜离开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我永远记得那天晚上下很大很大的雪,他隔着窗户对我说:“玖儿,我走了啊,你在家里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听话。等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可不许再病病殃殃的,知道吗?”

我忍着被阿婆抽打的伤口发出的痛感,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连鞋也没来得及穿就冲出房门,追着他离开的背影,冲他喊道:“林展哥,林展哥……”

他站在鹅毛大雪里,没有回头,我追上他哭着对他说:“林展哥,你带我一起走,我们一起出去我可以挣钱养活自己的……”

那个时候我最想的就是离开那个小村庄,离开阿婆的打骂,哪怕是去外面乞讨我也甘心,而林展就是我的全部希望。

“瞎说,你要走了,谁来照顾阿婆?”林展依旧是背对着我,纷纷大雪落在他黑色浓密的头发上,落在他黑色的外套上。

我咬着嘴唇,踩着他走过的脚印走到他的身边,想要伸手拉住他再求求他,他却说:“玖儿,不要恨阿婆知道吗?她今天打你只是因为她心里太苦,等过段时间她心里好受了些,就好啦,知道吗?”

其实林展说的话我并不懂,因为就在那天阿婆用鞭子抽打我,打的我在雪地里乱滚,身上的棉衣都抽破了。我哭着求她不要打了,林展也求情,可她就不停手,就好像是要打死我一样。

现在林展对我这样说,我毫不犹豫的点头:“林展哥,我听你的,一定会好好服侍阿婆的。”

“就知道玖儿乖巧。”林展摸摸我落了许多雪花的头,忽然看我没有穿鞋就跑出来了,他有些恼的将我从雪地里提了起来:“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慌张呢,鞋子也不穿一双,看把你冻瘫了怎么办?”

林展将我抱回家里塞进了被窝里,从他的行李包里拿了个用青布包住的东西给我,“这个送给你,它可以保护你。”那个东西就是人骨铃。

我爱不释手的紧紧将人骨铃抱在怀里,多么希望林展可以改变主意带我离开这里,可是他哄着我睡着了就走了,是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

我醒过来到处找他,外面白雪茫茫,就连一个脚印也看不见了。

那晚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林展,虽然他不曾回来,可是他经常从不知名的远方给我和阿婆寄来东西,我知道他安然无恙,总是忍不住想要去找他。

阿婆一直认为林展是跟她赌气,所以才不回来这个家的,自从林展离开之后她再也没有在我的面前提过林展,甚至不允许我提。如果她发现我背地里打听林展的事情,她就会打骂我。渐渐的我也不提了,只是自己离开家在外面游走时,会悄悄的调查林展的下落。

我总是渴望着有一天,能够忽然在某一个转角不经意的遇到林展,却总是一次次的失望。上次花朵的事情我以为就要见到他,可是没想到事情发生了那样的转折。

不过我始终记得在墓室里抱住我的人,但是我不确定他是不是林展。

我站在房门口经受着冷风的吹拂,脑子里不止一次的想起已经逐渐模糊的林展的样子,如果真的是他,他为什么不肯出来见见我呢?

“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忽然一阵寒意袭上我的后背,我感知到有东西在我的身后,可是为什么人骨铃没有响呢?

“帮你什么?”我没有回头,稳住自己内心的恐慌,及尽平静的问。

“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就好像是复读一般,还是那个声音,还是那个语气。

我忍受不住煎熬,慢慢的转过身来,赫然的看见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白色棉麻裙,披头散发,但是没有面皮的女人。

她凄厉的站在离我只有几公分的位置,怔怔然的盯着我,那一双黑色的眼睛里浓烈的怨气,比她那张血淋淋的脸还要醒目。

我被她的样子吓的往后跌了半步,强咽了口气心平气和的说:“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不能够帮你做什么,如果你真的有什么冤屈可以去找那些可以帮助到你的人。”

我本来以为她会继续重复刚才的话,没想到她忽然凄然的摇了摇头:“来不及了,最近风头好紧啊,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你能够看见我,你能行行好帮帮我吗?”

我并不是阴阳师,不能超度解救亡魂,我怎么帮助她?

“我怎么帮你?我阴气很重,向来都是自身难保,根本没有能力帮你。”

“不!你可以的!”女鬼用力的打断了我,她忽然抽泣起来:“我是被人害死的,看见我的脸了吗?就是因为这张脸,所以我死的不明不白。这几天我一直坐在那儿看着你睡觉,看着你被噩梦折磨,看着你在梦中哭泣,看见你心底的伤处与叹息……我知道你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善良女孩,也知道你有一番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所以求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我好想我的家人啊,想念哥哥,想念爸爸,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这个无脸女鬼她既然能够看到我的种种处境,又能够跟我交谈,而我看见她的魂体也是完整的,那么她应该是有能力回家的,怎么会对我说出这么沮丧的话呢?难道仅仅是为了博得我的同情吗?

“你撒谎——”

“我没有撒谎!”女鬼抓狂的打断了我,“我真的没有撒谎,我一个星期前跟男朋友一起来芸薹村旅游,想要一睹他们不同寻常的油菜花圃,却被人害死在了这里,就连我的脸也不见了。我找不到韩东,不能回家求助,也找不到毒害我的人……我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你,你也是我见到的第一活人,求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

那女鬼激动的抓着膝盖,蹲到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泪水从血淋淋的脸庞上滚落下来,滴滴都成了血泪。

看着她这幅柔弱无助的模样,我纠结的不得了,不知道到底是力所能及的帮帮她,还是斩钉截铁的回绝她?

“你需要我做什么?”我到底不是个心硬如铁的人,退了退,冷冷的问。

“那个人说只要找到杀害我的人,将我的脸皮拿回来,我就可以回家见我的哥哥爸爸、见到韩东,还可以轮回投胎……”

“那个人是谁?”按照这个女鬼说的,应该是化解了她身上的怨气,她的魂体就可以得到解脱。只是她之前既然遇到过高人,刚才又为什么骗我说我是她遇到的第一个活人,而她又为什么不去求助那个给她指点迷津的人呢?

女鬼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直摇头,脸上的血水随着她的摇晃都飞到了我身上。

我皱了皱眉,不快的让到了一边,心想你既然都不想跟我说实话,又为什么要低声下气的来恳请我,既然决心求我帮忙了,难道不该对我说实话吗?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我慢慢的退到了自己放着背包的地方,里面好像还有几张张大师的符,那符对待群鬼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对付这一个女鬼还是绰绰有余,她要是非缠着我,万不得已我也只能用这种办法送她出去了。

“你不能这么对我!”女鬼盯着我的背包,“你以为我求你只是让你单纯的帮助我吗,你帮助我也等同是在帮助你自己,你知道吗?”

“这话,也是那个高人告诉你的?”这句话原本只是我情急之下的探视,没有想到女鬼的反应告诉我,竟然被我蒙对了。

面对女鬼低头的沉默,我冷笑了一声:“你既然找上我,想必对我的事情有些了解,我这些年行走在外面,奇葩的鬼怪也遇到过一些,所以自然有自己的一招办法。我不想动手,你自己走吧。”

“我做人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善茬,做鬼了倒是一直本本分分不敢惹是生非,你要是这样逼我,我也只能去害人了。”我万万没有想到女鬼博同情的戏码没有生效,竟然开始威胁我。

“他叫盛经纶,他说你可以帮助我。”面对我的漠然不动,女鬼也没有办法,只能坦白。

只是她的坦白着实是惊讶道了我,我万万没有想到她说的人居然是“盛经纶”,那个屡屡出现在我的梦里,逼着方羽订下三日约定的男人,他竟然离我那样那样的近,还知道有我的存在。

“看吧,我说不告诉你的,一告诉你吧,你竟然是这个反应。”女鬼无奈的坐到方桌边,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我咀嚼着盛经纶的名字怎么也缓过神来。

“我叫叶菲菲,你叫什么名字啊?”女鬼坐在椅子上气势昂昂,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柔弱。

“盛经纶现在在哪里?”如果我能够看见盛经纶,是不是就能够解开梦境的事情?几番周折下来,那个梦让我肯定又让我否定,现在就连重头人物盛经纶就出来了,再否定就不合适了吧。

“我也不知道。”我看了一眼叶菲菲,想确定她有没有说谎,实在是难以直视她那张血淋淋的脸,只好退缩的将目光收了回来。

“告诉我盛经纶在什么地方,我可以考虑帮助你。”我说明自己的立场,如果叶菲菲连这点也不答应我,那我真是没有必要跟她继续废话下去。

“他说只要你帮助我,自然就可以见到他的。”

“什么?”这个盛经纶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一步步算计的那么好,把我的心思吃的死死的?

叶菲菲点点头:“是真的,盛经纶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其实昨天晚上他来过的,那些话都是他在这间房里对我说的,难道你真的就一点点也不知道吗?”

“你说什么?”我快要站不住了,叶菲菲竟然跟我说盛经纶昨天晚上来过这个房间里,而我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发现。

不不不,叶菲菲她是故意的在故弄玄虚吓唬我的吧,怎么可能有人来过我房间里,我会一点点也不知道呢?尽管我再累,也不可能会糊涂到这种地步呀。

“我没有撒谎。”叶菲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你可以帮助我,所以我根本没有必要对你撒谎的。”

她的话说的十分的诚恳,我听不出又说话的嫌疑,可是如果叶菲菲说的是真的,那么盛经纶就是真的来过这间屋子……想想我都毛骨悚然!一个活生生的人进来这间房,还逗留过,而我完全没有发现。幸好他不是来要我性命的,不然我早就死了吧?

这个盛经纶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为什么神神秘秘的跟上我?想到今晚在饭馆看见的那个熟悉的背影,我不自觉得掏出了手机,叶菲菲以为我要掏符,紧张的退到阳台上:“你……我都坦白了,你还想干什么?”

我茫然的盯着手机已经是快四点了,忽然手机在我手里响了起来——这个手机号码我只给过那个服务员,现在有陌生的号码打过来,只可能是她了,难道这个点她们饭馆还没有打烊,而那个男人又回来吃东西了吗?

“喂!”我难掩激动的接通了电话,里面却传来了一个醉醺醺的男人的声音:“美女,在哪儿呢?我来找你好不好,好想你呀……”

居然是那个杀马特!也不知道是失望而生气,还是杀马特的话惹怒了我,我心底的火气蹭蹭的冒了起来,吓的叶菲菲蜷缩在厕所门口,哆哆嗦嗦的说:“你……你干什么啊,眼睛都红了……”

杀马特还在电话那头说一些烂七八糟的话,我咬着牙齿没有让自己爆发出来,直接挂了电话丢到了床上。

我大灌了几口水,才让自己冷静下来,见叶菲菲不敢近身,我直接说道:“盛经纶他还跟你说过什么?”

“没啦,他就告诉我让我找你帮忙。”叶菲菲稍微站直了点,“喂,你现在到底是答应不答应啊?”

答应或者不答应,这个决定权看似是在我的手中,可是真的在我的手里吗?

盛经纶啊盛经纶,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突然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不知道这件事情跟吴岩吴骗子有没有关系,因为我记得吴岩跟我说过,害他的人就是盛经纶。

现在忽然的想起吴岩,不免又让我想起了在芸薹村发生的那些事情,那些记忆滚滚而来瞬间就霸占了我的思绪。

那天在医院花朵说是我破除了锁定吴岩的封印,当时太过愤怒没有深究,现在想来那个封印吴岩的人又是谁呢?

想到这些复杂的事情,我的脑子有些打结,叶菲菲还在催促我要一个答案,我抓着头发,用力的说道:“答应你!”

“呵呵,你总算是答应了。”叶菲菲吁了一口气,她忽然拿了一张卡丢给我说:“这是我在丽晶酒店的房卡,房间号是424我的很多东西还在那间房里,你帮我收起来。之后可以去一家32号的酒吧找一个叫做疯子的男人,我死之前就是在他的酒吧里跟他一起喝酒,只要你知道最后是谁把我带走的,那个人肯定就是杀害我的凶手。”

“你这案子事发了吗?”我将房卡拿在手中看了看。

按照叶菲菲这样说,她这是凶杀案,凶杀不止是杀人还剥人脸皮,这就是变态了。按照犯罪心理学的逻辑来说,一般这种变态作案根本不会只做一起,我估计被变态害死的肯定不止叶菲菲一个。

叶菲菲摇了摇头:“没有听到消息。”

“行吧,今天先这样了,你要走就走吧,我也要睡了。”想起这些天昏天暗地的睡觉,被叶菲菲盯了几天也不知道,盛经纶来过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真是越混越退化了。

“你睡吧,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叶菲菲说完就无影无踪不见了。

我扯过满是霉味的被子往头上蒙,受不大了那气味就推到了一边。

睁着两眼看着天花板是怎么睡着的我都不知道,迷迷糊糊中看见漫天白雪,棉花似的雪花纷纷扬扬的往我身上掉。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在雪地里踽踽独行,我追着他使劲的喊:“林展哥,林展哥……”喊了一路,追不上他,他也不曾回过头来,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我不肯放弃,继续用力的奔跑,终于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欣喜若狂的追上去,使劲的扯住了他的胳膊:“林展哥,我总算是见到你了,你好吗?”

因为一路狂奔,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玖儿……”林展慢慢的转过头来,我欣喜激动的充满了期待,却忽然看到一张血淋淋的、仿若被剥掉了脸皮的脸,他冲我咧嘴一笑!

【023】离开【013】刘婆婆【035】吻【020】烧她脚【012】动不得【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05】情敌【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43】反复【073】交锋【128】我们曾经见过【075】黑洞成谜【061】落水【066】替身【015】陈玺【035】吻【013】刘婆婆【004】是做梦了吗【075】黑洞成谜【011】凶神恶煞的男人【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09】赠你一片花海【043】反复【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0】那就当练胆【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31】狭路相逢【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34】吸血【032】不要散【124】我是人是鬼【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27】你背我【121】结阴婚【043】反复【034】吸血【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69】真相【003】约定【128】我们曾经见过【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28】他看不见我【031】狭路相逢【035】吻【093】你不是林展哥【032】不要散【126】全部都是死人【077】不能提及的人【077】不能提及的人【022】他就是盛经纶【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64】谢谢【036】死亡【070】信任【094】缠上一辈子【028】他看不见我【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28】他看不见我【086】他正在归来【012】动不得【070】信任【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42】陈玺【031】狭路相逢【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124】我是人是鬼【043】反复【013】刘婆婆【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120】你要去哪儿呀【080】有我在,放心【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49】无耻【027】你背我【017】信的秘密【050】爆发【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42】陈玺【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69】真相【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11】凶神恶煞的男人【120】你要去哪儿呀【102】不想他变成腐尸【101】蛇打七寸【128】我们曾经见过【058】花朵【124】我是人是鬼【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31】狭路相逢【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32】你认识阿玖吗
【023】离开【013】刘婆婆【035】吻【020】烧她脚【012】动不得【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05】情敌【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43】反复【073】交锋【128】我们曾经见过【075】黑洞成谜【061】落水【066】替身【015】陈玺【035】吻【013】刘婆婆【004】是做梦了吗【075】黑洞成谜【011】凶神恶煞的男人【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09】赠你一片花海【043】反复【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0】那就当练胆【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31】狭路相逢【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34】吸血【032】不要散【124】我是人是鬼【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27】你背我【121】结阴婚【043】反复【034】吸血【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69】真相【003】约定【128】我们曾经见过【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28】他看不见我【031】狭路相逢【035】吻【093】你不是林展哥【032】不要散【126】全部都是死人【077】不能提及的人【077】不能提及的人【022】他就是盛经纶【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64】谢谢【036】死亡【070】信任【094】缠上一辈子【028】他看不见我【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28】他看不见我【086】他正在归来【012】动不得【070】信任【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42】陈玺【031】狭路相逢【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124】我是人是鬼【043】反复【013】刘婆婆【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120】你要去哪儿呀【080】有我在,放心【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49】无耻【027】你背我【017】信的秘密【050】爆发【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42】陈玺【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69】真相【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11】凶神恶煞的男人【120】你要去哪儿呀【102】不想他变成腐尸【101】蛇打七寸【128】我们曾经见过【058】花朵【124】我是人是鬼【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31】狭路相逢【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32】你认识阿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