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认识的人当中吴岩也算是常笑的,但是他到底是有心事的人,笑起来的时候总是带着淡淡的忧郁……

我握着玻璃杯的手颤了颤,很吃惊为什么看到杜奕儒的笑容,会让我联想到吴岩?还会接连的想起在叶菲菲房间里发生的那些事情,以至于那一场根本不存在的冰释前嫌与亲密,让此时的我心跳加速,不由的攒紧了胸口。

“你怎么了?”杜奕儒脱掉外套,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瞧着整洁修长更显迷人。

我不由的灌了口水,摇了摇头,慢慢走到了沙发上,没客气,直接坐了下去。

“你准备什么时候收拾那东西?”未免让杜奕儒洞悉自己的心事,我试着将话题引到了除鬼上面。

“再等等吧。”

等什么?杜奕儒刚说完,门外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声音,是刚才楼下的那些“凶手”来了。

我将玻璃杯搁在茶几上,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杜奕儒像是知道我要干什么,伸臂挡住了我:“你犯不着跟他们一般见识,刚才那一下根本就是他们失手。”

“失手?”我冷笑无语:“我差点死在那东西手下,你一句失手就要把我打发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杜奕儒无奈皱着额头,平心静气好言好语的说:“我跟你讲,他们这些半吊子今天晚上追着那些东西,可是累的够呛的,也算是受到了惩罚,你真犯不着跟他们动怒。”

“喂!杜奕儒……”我这边跟杜奕儒还僵持不下,房门却被人粗鲁的推开,一个圆圆脸蛋扎着两条辫子的短裙女孩,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跟着进来的还有一个戴着小圆帽,穿着盘扣布衫,俨然一副街头算命样的老者,他背着个手,眼高于顶的瞟了我和杜奕儒一眼——这老人家够傲。

“杜奕儒你在干嘛呢你,人家宋老板找我们来是抓鬼的,可不是让你泡妞的,你怎么还把人家姑娘带房里来了?”那女孩插着腰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叽叽喳喳个不停:“杜奕儒,你刚才是没有看见,我差点就把那邪祟一枪崩了,你知道吗?”

我这才留意到女孩的腰间别着一把枪,看模样就是那种普通的手枪。看到它的那一秒,我才恍然大悟的明白过来了,怪不得刚才那团朱砂力量那么猛烈,敢情她是利用手枪打出来的呀!

“喂,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这么瞪着我?”我还没有发话,那年轻女孩倒是气昂昂的将脸转向了我,冲我嚷嚷了起来。

碰到这种不分青红皂的人,我也没道理要怕撸起袖管倒想跟她理论理论,凭什么用那烂抢偷袭我?

杜奕儒一看情况不妙,赶紧挪了半步,档到我的面前:“曲小尤,阿玖是我请来的贵客,你最好对她客气点。再说了,就你那枪法,我还是奉劝你不要用为妙,否则迟早惹祸上身。”

阿玖?我告诉过杜奕儒我叫“秦玖玖”吗?没有的吧!可是他怎么会叫我阿玖呢?是我听错了,还是他说错了?

我困惑的侧抬着脸望着他,他恍惚的意识到了什么,不尽自然的勾住曲小尤的肩膀把她往房间外面引,低声说着什么我没听清楚。

“你也是宋先生请来的?”那位老者拈着嗓子轻蔑的问。

我猜今天晚上不管他们在酒店碰到什么人,可能都会以为是那个什么宋先生请来的,只不过我真不是。

面对这个傲慢的老先生,我不想多做理会,没有出声,走到沙发边端起玻璃杯放在唇边浅浅抿了一口。

“老周,咱们可是有明确分工的,这十楼以上都归我,所以你跟曲小尤还是赶紧去把自己的地盘守好吧。”也不知道杜奕儒是用什么办法把曲小尤给打发了,才在房门口吁了一口气,又对我面前这位傲慢的老者下了逐客令。

也好,我是最见不得这种仗着自己老年有资历,就目中无人,完全没有一点前辈风范的人。

“长辈问你问题不回答是很不礼貌的,你知道吗?”这位周先生居然走到门口了,还气不过的扭过头来指责:“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有家教……

“你说什么呢你?”我简直无语到家了,杜奕儒助推了老周一把,就把房门“砰”的关上了。

“你认识我?”既然沈奕儒要息事宁人当和事老,我也不好在他的地方太过放肆,只能打碎了牙咽回到了肚子里。

“认识。”也许是已经隐瞒不下去了,沈奕儒倒是很爽快的承认了。他忽然一改先前的满脸笑意,沉下脸来说道:“你在古墓里受了那么大的攻击,内伤很重,但是你自己不知道。”

古墓?面前的这个完全陌生的男人,他居然连我在古墓里发生的事情都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此刻,我心中的疑惑如排山倒海一般奔涌而来,整个人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镇定,现在直恨不得立刻抓住杜奕儒问个清楚。

尽管如此,我的双腿却在这个时候理智的留在了原地,我一忍再忍,牙齿都快要咬碎了,“杜奕儒,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做什么?”

面对我狠狠的模样,杜奕儒黑白分明的眸色里倏尔染上了一层薄雾,他黯然的耸了耸肩,慢慢的走到了窗户边。

我看见玻璃上印着他模糊的模样,等待着他给我一个回答——突然,真的就是非常突然的那么一下子,我背包里的人骨铃啷当大作起来,那声音绝对是前所未有闻所未闻!

我被人骨铃的声音吓到了,还是杜奕儒率先反应过来,他两步并做一步的冲过来,揪住了我的手——

“你听的见人骨铃的声音?”在我的印象里,除了我之外,根本没有第二个人听的见人骨铃发出的警示,想不到现在这个陌生的杜奕儒他居然听见了。

“一定是曲小尤和老周不小心动了什么东西,我们先去看看。”杜奕儒急色萦面,而我心中困惑加剧,反扣住他的脉门质问道:“杜奕儒,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就一点也看不出来吗?”杜奕儒突然失望的冲我低吼了一句。

我愕然忘了做出反应,整个人已经是被杜奕儒带离了客房,可是电梯用不了。

“曲小尤,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杜奕儒一边带着我飞奔向楼梯,一边用对讲机质问着。

“不知道啊……救命啊!啊……救命啊……”突然对讲机里的求助声呼啦啦的断了。

我与杜奕儒相视一眼,顿时都傻眼愣住了。

“能确认她在什么位置吗?”我反应过来急忙问,而杜奕儒已经用对讲机呼叫着老周,那边没有一点回响。

此时,楼梯上阴风呼呼,照明灯更是一闪一闪随时可能灭掉,许多地方还发出了呲呲的声音,恐怖之极!

一股股强烈的危险正肆无忌惮毫无阻拦的,伸向了酒店的每一个角落。身处在这种环境里,我的身体早已经是感觉到了十分的不适应,我不确定依照自己的身体状况可以在这里呆多久,总之无论如何是不能死在这里。

“一群半吊子,早劝他们不要乱来,关键时候还是掉了链子!”杜奕儒恼怒的砸掉了手中的对讲机,回身问我:“阿玖,你怎么样了?”

“杜奕儒!救命!救命啊……”不等我回答杜奕儒,曲小尤尖利的、惊恐的求助声,再次传来,并且回荡在了大楼之中。

沈奕儒头疼的按住了额头,一时也是无措。

我瞧他这个样子,虽然被曲小尤刺耳的求助生弄的心慌意乱,但是不想给他添乱,摇摇头道:“我不要紧,先想办法救人。”

“嗯,千万跟紧我。”他说完就牵起了我的手,将我护在了身后。这个陌生的男人这温情的动作,让我僵了半秒——他是谁?他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对我这么好?

其实看着沈奕儒小心翼翼的背影,我几次都想问出口,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不合时宜,于是又咽了回去。

我跟着杜奕儒循着声音,开始逐层搜寻着老周和曲小尤的身影,冥冥之中感觉这栋楼变了,变的一点也不像我刚进来时看见的那个样子。它的墙壁很破,许多地方的墙皮都已经斑驳脱落了,地板上到处都是垃圾,还散发着一股令人难受的腐臭味。

“我们这是到哪儿了?”我难受的单手捂住了自己的胃,有预感,如果再走下去,肯定会吐出来。

“我也不知道,看来是我低估了那邪祟的本事,我们都掉坑里了。”沈奕儒一边说着,一边扫视着周围的环境,他看我脸色发青,好心的问道:“阿玖,你要不要喝点水休息会?”

我是很想喝水,可是出来的匆忙,又根本没想过会遇到这种事,所以根本没有带水。

看到我的反应,沈奕儒说道:“来,我去给你找。”

“等等!”我拿开沈奕儒用力抓住的手,有气无力的问道:“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069】真相【025】女鬼【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20】烧她脚【112】只要你嫁给我【072】目的【032】不要散【036】死亡【075】黑洞成谜【053】报复【020】烧她脚【042】陈玺【045】吴岩【051】坟墓【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07】救他们【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02】盛经纶【032】不要散【104】江边的约会【101】蛇打七寸【064】谢谢【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19】绣花鞋【026】砸碎【043】反复【130】家里的我是谁【070】信任【010】那就当练胆【007】救他们【062】救秦峰【077】不能提及的人【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46】怪事【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94】缠上一辈子【077】不能提及的人【053】报复【069】真相【117】荒村之行【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31】前缘【124】我是人是鬼【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74】欺骗升级【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20】烧她脚【026】砸碎【043】反复【080】有我在,放心【009】施咒找人偿命【074】欺骗升级【034】吸血【038】都死了【129】你提防着她一点【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57】鬼经【002】盛经纶【065】围堵【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23】奇怪的人【073】交锋【075】黑洞成谜【028】他看不见我【022】他就是盛经纶【028】他看不见我【030】挑拨【071】老庙【059】救救他【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20】烧她脚【067】腐尸【021】立刻出来【071】老庙【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72】目的【130】家里的我是谁【080】有我在,放心【120】你要去哪儿呀【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71】老庙【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38】都死了【030】挑拨【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127】人骨铃【006】女鬼【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17】信的秘密【054】梦见过【001】荒村【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65】围堵【020】烧她脚【039】三日约定
【069】真相【025】女鬼【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20】烧她脚【112】只要你嫁给我【072】目的【032】不要散【036】死亡【075】黑洞成谜【053】报复【020】烧她脚【042】陈玺【045】吴岩【051】坟墓【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07】救他们【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02】盛经纶【032】不要散【104】江边的约会【101】蛇打七寸【064】谢谢【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19】绣花鞋【026】砸碎【043】反复【130】家里的我是谁【070】信任【010】那就当练胆【007】救他们【062】救秦峰【077】不能提及的人【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46】怪事【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94】缠上一辈子【077】不能提及的人【053】报复【069】真相【117】荒村之行【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31】前缘【124】我是人是鬼【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74】欺骗升级【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20】烧她脚【026】砸碎【043】反复【080】有我在,放心【009】施咒找人偿命【074】欺骗升级【034】吸血【038】都死了【129】你提防着她一点【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57】鬼经【002】盛经纶【065】围堵【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23】奇怪的人【073】交锋【075】黑洞成谜【028】他看不见我【022】他就是盛经纶【028】他看不见我【030】挑拨【071】老庙【059】救救他【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20】烧她脚【067】腐尸【021】立刻出来【071】老庙【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72】目的【130】家里的我是谁【080】有我在,放心【120】你要去哪儿呀【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71】老庙【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38】都死了【030】挑拨【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127】人骨铃【006】女鬼【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17】信的秘密【054】梦见过【001】荒村【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65】围堵【020】烧她脚【039】三日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