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

我心慌意乱,病急乱投医,跑上前去想问花朵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却不小心让她从我脱壳而出的灵魂里穿了过去!

不好了!我居然在慌乱中犯了一个大忌!我差点忘记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又是通过什么方式进来的!现在让花朵穿过了我的灵魂,我还能活吗?

果不其然,与此同时我感到浑身发疼,整个身体仿佛是被活活的撕裂开了!

我痛苦不堪,使劲的扯中指上的红绳子,希望趁着我还有口气在,苏旻可以拉着我的灵魂回到身体里。

我扯了好一会,绳子都没有反应,我渐渐感到绝望,支撑不住即将昏厥倒地之际,突然听见一声大喊:“玖儿!”

林展!他怎么在这里?他好像在我身上安装了cps似的,每次要找我都是轻而易举。

此时我无心想那些,想要回应林展,可是张不了口。

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吗?就在我绝望的萌生了这个念头之时,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扯回到了现实里!

我猛地睁开眼睛,瞬间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扯碎了一般,痛苦“砰”的在我身体里炸开!随之一股腥甜涌上喉头,我“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摇摇欲坠像是要死去。

“玖儿!”林展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他紧紧的抱住我,心急如焚的兜住我的嘴,那些血从我的嘴里溢出来流到他的掌心,又沿着指缝滴了下去。

“玖儿,要是出事了,我要你偿命!”林展怒火烧心,朝着苏旻就是一拳,直接把他打趴下了。

我想制止,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伤势太重,林展不敢耽搁,急色匆匆的抱起我就要走。

苏旻也看见了我的伤势,他不顾自己吃的那一拳拦了上来:“你怎么样了?”

我知道苏旻更想知道的是谁杀了老乞丐,只因我伤成了这样,林展又全力护着我,他不好直问。

“林……展哥,稍等等——”我沉重的脑袋朝着林展贴了些,吃力的恳求着他。

虽然一无所获,还伤成了这样,但是我还是想跟苏旻说清楚。

“别管那些不相干的事情了好吗?”林展恼火的冲我吼了一嗓子,他眼睛都急红了:“玖儿,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难道你不清楚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还有几天好活?你难道就真想扔下我和阿婆,就这样走吗?”

我被林展吼懵了,心里的委屈更是翻江倒海的涌了上来。长这么大林展从来没有对我那么凶过,这是第一次。

“不是的……林展哥!”眼眶泪水打转,我急于解释安抚,又偏偏嘴笨什么也说不出来。

“玖儿!”林展看着我惨白的脸色,眼中难掩心疼:“对不起,玖儿!我不是想要凶你,实在是你——”

我知道林展是为了我好,我不怪他。

我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拦住了要急急抱着我离开的林展——我不要太多时间,一分钟足矣。

“对不起苏旻,我没看见凶手。”

苏旻失望的瘫在地上,朝着地面狠狠地打了一拳,他咬牙道:“是他!肯定是他!一定是那个面具人!”

我冒险用那种方式去找寻真相,为的就是找到真正的凶手替林展洗脱嫌疑,现在我一无所获还伤成了这样,可不想让苏旻继续误会。正好趁着林展在这里,我想当着他的面问清楚。

“林展哥,我有一个问题问你,你如实回答我好吗?”我掀起沉重的眼皮吃力的看着他。

“一定要现在吗?”见我点头,林展不快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苏旻,皱眉道:“你问就是。”

“老乞丐他是你杀的吗?”我咬着嘴唇,紧紧的悬着一颗心。

我悬着的这颗心不仅仅是担心会在林展的嘴里听见“是”这个字,我更加清楚的知道,这个问题之于我和林展的意义,这无异于是我对他刺去的又一根冷箭,就像风眼里我将缚魂绳套到他的手上一样。我害怕看见林展眼中对我的失望,那也同样是一支刺向我的冷箭。

但是我问了,我就要做好去承受的准备,我等着林展的回答。

“不是!”林展冷傲的瞅了苏旻一眼:“我杀那个老东西做什么?”

缓缓,他又表情复杂的问我:“玖儿,你怀疑过我吗?”

不可否认我是怀疑过得,只是我从不肯相信会是他,庆幸我没有去相信,否则我是真的无颜在面对林展。

我很有些累了,强笑笑,靠到林展身上慢慢合上了眼睛。

迷糊的听见苏旻说:“今天谢谢你了,把你害成了这样,很抱歉。”

我掀开眼睛,看见他落寞的从地上爬起来,先我们离开了地下室。望着他的背影,我胸腔里又是一阵压迫难受,再次的呕出了一口鲜血。

“玖儿,你撑住啊!”林展急的满眼通红,瞧在我眼里更是愧疚。

以前当我遇到不开心的事情,生命力出现波折时,我总在想反正这世界上也没有人关心我,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关心的吧?

如今看见林展心疼的样子,我才知道,不管世上的人对我怎么样,是真情也好是假意也好,林展他是为我的,从小到他都是为我的。

“林展哥,对不起……谢谢你!”我抱着他的脖颈,心里十分的平实,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别说了,玖儿。”林展抱着我飞快的离开了地下室。

他步子很快,跑了一段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就缓慢了下来,我才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可是眼皮很重张的有些吃力。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有人叫我:“阿玖!阿玖,你怎么样?”

那声音十分的急切,就好像我马上会死去一般。

我听出那是吴岩的声音,这该不会是我的错觉吧?

不不不,吴岩他本来就在丽晶酒店,我不会听错的。我在心里凄惶一笑,想不到死之前我还能看上他一眼,真好。

我顿时来了精神,吃力的掀开眼皮——忽然心里又是一阵的失落,现在我被林展抱着,吴岩他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我心里充满了苦涩的意味,想想,如此也好,如此也好,这一面之后就当时彻底的诀别吧。

“林展!你别走!”吴岩呵斥着快速的拦到了林展的面前,他焦急不成样子,“阿玖怎么了?你到底把阿玖怎么了?”

林展不快,怒瞪向吴岩,“玖儿的事情不需要你管,闪开!”他丝毫不给他近身的机会。

“原来你就是林展啊?”我这才注意到乔子杰、曲小尤、老宋他们都跟着吴岩来了。

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射在我和林展的身上,我注意到他们的神情都不友善,尤其是紧紧跟随着吴岩过来的花朵。

我撑着眼皮原本是想看看吴岩的,没想到看见他和花朵并肩的站在一起。

说一句心里话,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真的挺般配的,男的英俊迷人脾气也很好,女的漂亮性感还很能干。多好的一对呀,我一个怪胎为什么要跟着去掺和呢?

我合上眼睛,心里泛酸,同样也发疼。

“林展!”吴岩急不可耐的朝着我们再次逼了过来:“阿玖的情况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难道真的想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吗?”

林展对吴岩充满了不屑,他冷冷一哼,怒道:“玖儿的事我自会处理,不劳你费心。”

“你处理?”吴岩气急败坏:“你要是能够处理好,至于这么多年对她避而不见吗?”

吴岩的话让我心惊,他都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指责林展呢?

我原是心如石灰,对他们的纠缠只想置之不理,现在听到吴岩这样的指责,我不免又吃力的撑开了眼皮。

吴岩挡于林展的面前,丝毫不为他的冷酷所惧,他自有自己的立场与坚持,决然道:“要保住阿玖的性命只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你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不是吗?”

“那又如何?”林展冷笑,依旧保持着那副冷峻桀骜的模样,“吴岩,只要你再敢招惹我家玖儿,芸薹村和风眼的封印绝对不算是结束!”

“林展哥!”我一时急了,他答应过我只要我不见吴岩,他是不会再为难他,现在为什么又要拿这事来威胁吴岩?

吴岩看看林展,又将目光转向了我,他双眼泛红满是心疼,想对我说什么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我想要给吴岩一点讯号,希望他不要再跟林展对峙争论,因为我比他清楚林展,只要有办法能够保住我的性命,他一定会去做的,根本就不需要吴岩从中刺激他。

可是吴岩他已经是收回了目光,直直的盯住了林展:“阿玖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与你死磕到底!”

“好!啊!”林展咬牙切齿,我离他近都听见了他牙缝间的恨意。

“吴岩!你跟他罗里吧嗦干什么呢?咱们把那女人抢过来就是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了他不成!”乔子杰撸袖子不知天高地厚的替吴岩张罗了起来。

曲小尤比他有眼力见多了,忙一把将他扯了回去。

林展冰冷无情的目光一一的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最后停在了吴岩的脸上。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让被他抱住的我也是狠狠地打了战栗,芸薹村和风眼的诡谲莫测,我是亲身领教过的。我不想高深莫测的林展在此时发怒,牵连了那些原本不相干的人。

我双手无力,却强撑着一点一点的抱住了林展的脖颈,轻声说:“林展哥,我们走吧,我不想看见他们,他们好吵。”

“阿玖!”吴岩焦心的冲了过来,一幅比他自己受伤了还痛的表情,注视着我惨白难看的脸,痛苦的说:“你要去哪里?你已经伤成了这样,很容易出事的——”

此时的我无法直视这样的一个他,在我们这一段感情里,付出的不止是他,我同样也是用心爱过的。长这么大,我第一次愿意承认甚至去接受一个男人,那个人就是他——吴岩。如今,我们走到了这一步,谁也不能怪,只能怪这无情的命运。

我仰了仰头,将温热了眼眶的泪水逼回到了心里去,冷漠的瞟了一眼他身侧的花朵,淡淡道:“吴岩,你们很配,真的,我会祝福你们。”

“你……你在说什么胡话?”吴岩难以置信的撇了一样花朵,而花朵早不经意的浮出了笑意。

我这违心的话一出口,喉头里就泛起了一股腥甜的味道,我忙咬紧嘴唇,无视吴岩满脸的痛对林展说道:“走……走吧。”那股腥味已经到了嘴里,我真怕我会当着吴岩的面呕出这口血。

“闪开!”林展不客气的推开了吴岩。

吴岩浑身僵硬在那儿,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有一身的颓废与狼狈,让人心疼。

“你以为这里是哪里,想来就来想走就——”乔子杰推开曲小尤的手,撸着袖子挺身而出。

吴岩有这样一个朋友挺好的,只是我真担心他日后会给吴岩带去麻烦。

乔子杰虽然是气势汹汹,但是他那副样子突然的就定格了,好像是被点了穴道一般——抬着一只腿,张着嘴,十分的滑稽。

“这是给你的小小警告,记住了!”原来是林展对他动了手脚,这一招是怎么发生的,我想在场的人恐怕是都没有注意到,因为如果林展不开口,我们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所以,林展是高深莫测的,我是真心不希望吴岩跟他为敌。

林展无视一切的撇下那些震惊的人,抱着我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一靠近车座位,我就忍不住的呕了出来,一口鲜红的血直接吐在了干干净净的座位上。

“对……对不起……”我无力的道歉。

林展却是急疯了,他按住我的身体,不停的说道:“撑住玖儿!撑住!我马上带你去医院,去最好的医院!”

林展开着车在马路上横冲直撞,很快的就将我送到了一所外表不像是医院的医院,那里面的医生也都瞧着十分的怪异。

以前我对医生的印象是白大褂,可是林展带着我去的这间医院,我看见的所有的医生护士,他们穿的都是黑色的衣裳,瞧着都好像是幽灵一样,令人畏惧。

很多医生护士围着我打转,我的意识渐渐的糊涂起来,后来只知道是去了重症病房。然后有医生跟林展说了些什么,他们喂着我吃了些味道很古怪的东西之后,林展就带着我离开了按个怪异的医院。

这期间我断断续续的恢复过一些意识,但持续的都不久,再后来我看见林展开着车进了一栋十分漂亮豪华的别墅,之后我便又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这一次我伤的真的很重,我自己心里也有数,我以为自己肯定难逃一死,可是也不知道林展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将我救活了过来。

住进那间漂亮的别墅之后,我的神志总是断断续续的,有时候醒过来一小会,又昏迷很久。昏迷的时候总是做梦,梦到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还有麦田,我总是看见吴岩颓废的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问他话,他也不出声,只是戚戚然的看着我。

每一回这样,我总是心里反酸,眼里发热,好些次我想要跑过去他身边,可是林展总会不期而然的出现在我的身后,用力的拉住我的手,问我:“玖儿,你答应我的事情,忘记了吗?”

我拼命的摇头,用力的摇头……我答应过他的,我怎么会忘记的。每每这时候,我就会收回关注吴岩的目光,跟着林展离开那里。

接着我会醒过来,醒来之后脑子里、心里都是一片的空白。我迷茫的望着天花板,总感觉自己好像是遗失了什么,可是紧着思维想的头疼欲裂也想不起来。

如此便又睡过去,梦里的场景像是生命的轮回一样,再次的发生。如此周周转转也不知道是有多少次,多少天,当我再次眼中含泪的醒过来的时候,我望向天花板的目光,才终于不是那么的茫然,我知道我把什么弄丢——我把吴岩弄丢了,想到心口就疼。

“林展哥,你不累吗?每回醒来你都在。”是的,每一次我从梦中醒来,我都能感觉得到床边有一双关切的眸子正盯着我看,可是我佯装糊涂,总是只顾着想自己的问题,想不明白就接着睡,完全的忽视他的存在。

如今我的问题,我想明白了,我的身体也渐渐的恢复了许多力气,我不想再伪装下去。

我偏过头,看向床边一脸憔悴疲惫的人,正好窗户外面有皎皎的月光落了进来,凉凉的,很是舒服。

林展笑:“真是巧了,每回我睡醒来看你,你就醒了。玖儿这样说,是不是不想看见我啊?”

林展虽然还是盛经纶的模样,但是笑容里多是宽厚温润,半点也不像他对待吴岩他们时,那般的冷酷绝傲。

“不是不是!”我急忙摆手解释起来。

林展顺势握住我的手,笑容更盛:“那就好,我当你一直在心里责怪着我。”

怪的,我心里是怪的。我怪他每一回都要阻止我奔向吴岩的脚步,在当时的梦境里,我是真的怪他,可是看到他眼中布满了血丝,他一定是衣不解带的陪在我床前,我怎么怪的下去呢?

我反握了握他的手,轻轻摇头:“林展哥都是为了我好,我怎么会怪你呢。”

我移开目光,看向外面皎皎的月光,淡淡道:“林展哥,我们出去走走吧,睡了这么多天,真想出去看看月亮听听风。”

林展温笑:“先吃点东西,我们再出去好不好?”

我温顺的点头,他便十分开心的去了厨房,没一会他就给我端了一碗廋肉粥过来,那粥应是熬了很久,入口即化味道也好,我虽不知饿也吃了有大半碗。

见我吃了些东西,林展心里也快乐,给我穿好衣裳之后执意要抱着我出去。

我噗嗤一笑:“林展哥,你以为我还是七八岁的小姑娘,你随便就能抱起来?我现在长大了再难的路都可以与你并肩膀一起走。”

林展像是想到什么,欣慰的笑了笑,又不由得叹了口气:“你呀你,你就是太逞强了。”

逞强吗?我记得假小子也这样说过我,大概这些年习惯了一个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去承受,所以逞强便也成了我生命里的一部分。

“这里真美呀,林展哥这房子是你的吗?”离开房子到了外面,夜风徐徐正好。我挽着林展的胳膊,与他缓步在林荫小道上。

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四周种植的花朵都在渐次开放,一路走都能闻到芬芳之气。

“嗯,你要喜欢,以后这房子便过户到你名下,它就是你的了。”林展拍拍我的手,低头来说“玖儿,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是啊,以后的日子很长很长,总像是望不到头一般。如今好像不是了,它很短很短,好像随时都会结束。

我不想扫了林展的兴,轻声应道:“好啊。”

我与他默默走着,欣赏着夜色里的别样风景,也许是太过沉默的缘故。我心里总有话想一吐为快,可是几番纠结下来,只好仍旧是搁置在了心里。

其实我很想问问林展,这些年他一个人是怎么过的,为什么都不回家见我和阿婆?我永远记得那一年,林展是因为阿婆打我,所以跟阿婆在房间里狠狠地吵了一架,之后他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一想这个问题,对于他,对于我们,都是一个沉重的问题,我便问不出口。

我在这座房子里睡了有几日,虽然意识总不清晰,但也留意到有一个中年妇女在这里进进出出,我猜测那女人是帮佣,跟林展扯不上太大的关系。

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多年了,林展难道就没有成家吗?

依照目前我看到的,林展有豪车别墅,人长得也是英俊非凡,去当偶像明星都不过分。他这么好的条件,难道就没有女人喜欢他?或者是这些年在外面,他都没有碰到令他心动的女性?

“玖儿,你是不是有话想问我?”林展柔和的声音,不由得让胡思乱想的我嗯了一下。

我怀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傻笑了声:“你怎么知道啊?”

林展在我额头上轻轻一点:“你这脑袋瓜里的问题,我还是能猜到一二。”

“真的吗?”我偏了偏头,调皮的吐了吐舌:“那林展哥你说说,我想问你什么?”

林展紧着我的手摇头:“我不说,那问题十分没趣。”

“怎么就没趣呢?”我嘟囔着嘴,仰起脑袋看他。

他轻轻一笑,摸摸我的头发说:“这世上与我相亲的人只有你和阿婆,旁的人都是外人,我们才是一家人。所以我才说你的问题无趣呀。”

我偏头想了想,不免感动——我们才是一家人,旁的都是外人,很暖,却也让我感到伤感。

我低了低头,目光游移在鹅卵石上,忍不住叹息道:“可是我们终究会离去的,你总不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呀——”

“那玖儿答应林展哥,不要轻易离开,不要让我一个人好不好?”不等我说完,林展已经是急急的打断了我,他忽然收拢臂弯将我搂在了怀里。

也许是这些日子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的事情,所以我的心境、情绪也受到了不小的感染,面对这世界也是充满了伤感。

我依偎在林展怀里,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不免仍是消极:“我可以答应你,但是生老病死,谁说的定呢?”

虽然一直不后悔自己做的所有事情,但是身体垮到了这种地步,也全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如今年纪轻轻的病成这个样子,非我所愿但也是理所当然。

“你不会死的,相信我。”林展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伤感感染到了,我听见他的声音都有些哽咽。

这样的氛围实在不好,我笑笑:“嗯,我相信林展哥,我们一家人一定会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我和阿婆也都会永远的陪在林展哥身边。”

“对呀,这才是我的玖儿应该说出的话。”林展欣慰的摸着我的头发,拥着我到河边的长椅做了下来:“夜里风凉,把外套披上。”

出门时林展特意给我披了有绒毛的披肩,这会坐下他又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抱在了我身上,却是温暖不少,我便没有推辞。

没一会,林展对我说:“玖儿,我还给你准备了小礼物,这几天你一直在歇息,一直没能送给你,现在趁着这美丽的夜色,我将它送给你,你一定会喜欢。”

“是什么呀?”我好奇的问,林展却神神秘秘的不告诉我,只是拢紧我身上的外套,就兴致勃勃的跑开了。

【054】梦见过【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49】无耻【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26】全部都是死人【080】有我在,放心【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46】怪事【017】信的秘密【058】花朵【053】报复【116】来生哪儿等你【120】你要去哪儿呀【028】他看不见我【037】他们都在【033】又要我背啊【112】只要你嫁给我【073】交锋【021】立刻出来【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01】蛇打七寸【028】他看不见我【026】砸碎【050】爆发【074】欺骗升级【101】蛇打七寸【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17】信的秘密【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86】他正在归来【055】二瞎子【042】陈玺【027】你背我【057】鬼经【027】你背我【010】那就当练胆【017】信的秘密【048】是人是鬼【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23】离开【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19】绣花鞋【035】吻【111】偷来的美好时光【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75】黑洞成谜【132】你认识阿玖吗【006】女鬼【022】他就是盛经纶【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00】不会让你为难【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44】黑气【032】不要散【075】黑洞成谜【111】偷来的美好时光【121】结阴婚【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41】怪胎【039】三日约定【049】无耻【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09】施咒找人偿命【029】不要再缠着我【050】爆发【055】二瞎子【058】花朵【057】鬼经【065】围堵【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33】又要我背啊【055】二瞎子【024】居心叵测【100】不会让你为难【040】旧梦【065】围堵【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0】盛太太非你莫属【123】奇怪的人【100】不会让你为难【042】陈玺【054】梦见过【068】荷灯【031】狭路相逢【013】刘婆婆【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42】陈玺【055】二瞎子【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09】赠你一片花海【132】你认识阿玖吗【037】他们都在【006】女鬼【087】忘了我,阿玖【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69】真相【010】那就当练胆
【054】梦见过【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49】无耻【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126】全部都是死人【080】有我在,放心【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46】怪事【017】信的秘密【058】花朵【053】报复【116】来生哪儿等你【120】你要去哪儿呀【028】他看不见我【037】他们都在【033】又要我背啊【112】只要你嫁给我【073】交锋【021】立刻出来【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01】蛇打七寸【028】他看不见我【026】砸碎【050】爆发【074】欺骗升级【101】蛇打七寸【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17】信的秘密【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86】他正在归来【055】二瞎子【042】陈玺【027】你背我【057】鬼经【027】你背我【010】那就当练胆【017】信的秘密【048】是人是鬼【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23】离开【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19】绣花鞋【035】吻【111】偷来的美好时光【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75】黑洞成谜【132】你认识阿玖吗【006】女鬼【022】他就是盛经纶【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00】不会让你为难【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44】黑气【032】不要散【075】黑洞成谜【111】偷来的美好时光【121】结阴婚【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41】怪胎【039】三日约定【049】无耻【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09】施咒找人偿命【029】不要再缠着我【050】爆发【055】二瞎子【058】花朵【057】鬼经【065】围堵【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33】又要我背啊【055】二瞎子【024】居心叵测【100】不会让你为难【040】旧梦【065】围堵【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0】盛太太非你莫属【123】奇怪的人【100】不会让你为难【042】陈玺【054】梦见过【068】荷灯【031】狭路相逢【013】刘婆婆【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42】陈玺【055】二瞎子【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09】赠你一片花海【132】你认识阿玖吗【037】他们都在【006】女鬼【087】忘了我,阿玖【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69】真相【010】那就当练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