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玄【悬】天桥顾名思义是一所屹立在天空中的大桥,用九脉玄铁打造。它横跨不列颠尼亚山脉,喜马拉雅山脉和死亡之海。公历2301年建成连接着天朝与不列颠尼亚大帝国,悬天桥长251.41公里,共用2万8千8百8十8根柱子,每根柱子上都有由高级法术大师刻画的上百个法术印记,可保千年不腐万年不倒是迄今为止世界第二大桥,但现在已经没有人再走上着座桥了,不仅仅是因为科学的进步,而是从那一天起桥上留传起一个诅咒。在这个世界科学与法术并存……神秘与未知弥漫整个世界。三界之中谁为主宰——神。神主宰世界,主宰万物,主宰人类,掌控一切生灵。

本应无人敢走的悬天桥在快接近不列颠尼亚帝国的一段桥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这段桥身正好被巨化树【古称pray古代人类用来抵御沙漠风暴】包围着四周雾气缭绕。破破烂烂的黑色大衣遮住了他的脸,两只手上还拷着断掉的手铐,粗长的铁链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不协调的是他的背上背着一只极美的剑,上印有古代铭纹,湛蓝色光芒在这烟雾弥漫的大桥之上可见数尺光明,一只青鸟不断地在他的上空盘旋。

那黑衣之人在桥上优哉从容的走着,在森林之中穿梭。突然,随着一声巨响玄天桥从中间榻了下去巨石落入山谷,黑衣之人随之跳到对面的桥上,后脚刚着地几只巨大的机械巨爪便朝他落下。白雾中巨大的身躯朝他冲了过来,桥上瞬间多了个大窟窿。

“都到这了你们尽然还不肯放过我”沙哑的声音从黑袍中传出,又见他双手闭合指向对面手心光芒向四周阔撒形成法阵又从法阵中飞出无数的法阵飞向巨大的黑影,快要击中之时巨大身躯忽然消失。随后便从废墟之中走出一白衣少年,他一身雪白镶银色莲花底纹锦衣;外貌俊美,光洁白皙的脸庞,透棱着角分明的冷俊。左手持着一把白色玉沙折扇,长发在空中飘散。

“犯人无仇,杀害自己的恩师圣灵教教主无秋明,并夜袭皇宫欲刺杀皇帝陛下,还不快快束手就擒”白衣少年面无表情的朝着对面的黑袍人说道那声音冰寒至极。

”唐鼎,你们唐门何时成了**的走狗“无仇冷哼一声便要拔起身后的宝剑。

那名被叫做唐鼎的少年见壮右手一甩折扇中射出几十根飞针,但还未近身就被剑气挡住。唐鼎抬起自己被改造过的机械左手,金光闪烁,咒文环绕,一到身影便冲向黑袍人,这道身影便是唐门的傀儡人偶,但无仇见到这人偶的第一反应便是震惊。这傀儡人偶和他的小师妹无忧长的太像了或者说这就是他的小师妹以至于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击飞。唐鼎趁机冲了过来。无仇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折扇与宝剑碰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响声,一时间斗的真是难解难分,但他似乎无心恋战。

”大哥“唐鼎对着正要逃走的无仇喊道。

无仇一愣身体似乎在颤抖,他回过头来望着对方,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

正当他思绪之时一个巨大的身躯向他袭来,“我去,竟然是机甲兽”此时此刻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不就是抓他一个人吗,又不是打仗用得着出动机甲兽吗。

正当无仇焦急之时胸口发出白光,他掏出一看这不是他师傅临死之时留给他的项链吗,为什么会……光芒渐渐将他吞噬眼前一片光明,这光芒越来越强强大到竟能够看见黑暗。无仇闭上双眼等待着这一切的结束‘’可恶可恶可恶可恶,我他妈的不会就这么死在这了吧,我还是以个处男呢!!!

“阿仇阿仇……“就在无仇焦急之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无仇真眼一看自己正身处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对面站着一位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师傅,您怎么来了”无仇一见到他便跪了下来大喊道。被称做师傅的中年那子双手立于背后缓缓的真开双眼,随后上来就是给了无仇一巴掌。

出长的速度那叫一个快,把无仇打的那叫一个一脸蒙逼呀“师傅你打我干嘛“无仇缓过神来吃痛的说道。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相子,说出去真是给为师掉人,师傅教你的难道你都忘了“中年男子厉声说道。本该早已离世的师傅又突然出现无仇又高兴又激动马上跪了下来。

”师傅弟子没忘,师傅说了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尘垢不沾,俗相不染。虚空甯宓,混然无物。物有相生。万物齐一…………”无仇再次抬起头来眼前便没了师傅的踪影,无仇一边一边喊着,在这无边无际的空间中。突然,无仇脑子一热感觉自己浑身被火烧了一样,当他快要被火烧死时他脚下一沉仿佛掉进了冰水里,就这样反复了不知多少次,无仇身体一颤……

小师妹,唐鼎,傀儡人偶。

无仇双眼红光四射能量波动在他的身躯四周滚滚涌动,仰天长啸,挥动宝剑一股巨的能量从他的身体里爆发出来,森林颤抖,万兽咆哮,百鸟腾飞。烈火将他的身体包裹,火柱冲天。

剑呼!剑呼!吾与汝,同生死!

爆炸的巨浪使整个森林都在颤抖,汹涌的烈火随之蔓延开来,不到半日整个森林便成了一片火海。生灵万物在火海中咆哮,挣扎,哭泣……

当——当——当

“我这是在哪里”

无仇醒来便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哥特式风格的房间里,四肢无力,浑身帮满绷带。正当无仇准备起身之时房门被人打开,只见进来的是一位身穿哥特式女仆装的十八九岁少女,她见到我醒了非常兴奋在我面前说了几句应该是英文。之前因为法力消耗太大的缘故我没办法自动翻译。她见我听不懂便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后退了出去。我拿起东西一看,一件衣服,一个翻译器和一些食物,心想还准备的挺周到的。

无仇走出了房间,刚刚那位女仆还在门口等着,见我出来便高兴的向我打招呼,我礼貌的会了她一句。我想问他这是哪里,她朝我笑笑并没有回答,而是让我跟着她来到了一座教堂,教堂里一群穿着紫袍的人正在做礼拜,十字架中间正站着一个人,我想他就是我要见的人。

“这里是哪里”无仇首先提出疑问。

“不列颠尼亚帝国的古特拉,少年”

“为什么要救我,你们是谁”

“我是索菲亚家族的族长索菲亚·奥斯特,救你是为了血宴婚礼”

“血宴婚礼?”

“你和索菲亚家族的欧皇也就是我的女儿的婚礼”

……

本书完结,看看其他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