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超烂押宝局

我做老千那些年有一个人不能不说。他姓杨,在家排行老二,人称他杨老二。我和他在一个押宝烂局上认识,这个局跟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押宝局一样,有庄家、散家、看账的、玉米骨和四根小棍,每天都很火爆。押宝的游戏规则很简单,四根小棍,庄家在散家看不到的地方将代表1、2、3、4中的一根投入空心玉米骨做成的小盒子里,让大家猜是几。庄家会选一个自己信任的人主持下注、维持秩序、分派赌注,以及向庄家通报场上情形。押法很简单,散家猜最可能出几、最不可能出几,可以押最有可能出的那一门,也可以选择输哪一门。比如,散家认为庄家会出3,最不可能出2,就可以押3输2,结果如果开出1或4,庄家和散家都保本,赔率是1∶1。散家也可以押两门输两门,赔率也是1∶1。如果散家押一门输两门,输了就是押上的那些钱,中了可以得双倍。此外也可以押“固定”,就是押一门输三门,押中庄家赔三倍。还可以叫底,就是独占其他散家都输的那一门,押中可以连庄家的底钱和桌上散家的钱一起拿走。

这个局持续了很久,而且一直很火爆。经常有生面孔出现,天南海北的,哪里的口音都有。很多生面孔的人都是凯子,都幻想来碰运气赢点钱走。在这样的局上想凭自己运气或者脑力去赢钱的都是凯子,有凯子的地方就有开事的老千。这个局上老千数量之多,花样之多,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头疼。大家都知道,押宝是猜大小形式的赌,公平的话确实很锻炼人的判断力。我曾经遇到一个庄家,连押十九个1,最后大家都被整晕了。不过想在这个烂局上凭运

气和判断力拿钱,那他活该背运倒霉了。

赌局设在一家五星级的酒店里,所以一直都没人去查。有段时间里,我们这里的大赌徒对五星级酒店很是钟情。不说别的,警察想进去查点什么都不可能的,穿警服的甚至会被保安客气地挡在外面,而酒店方也不忌讳,公然放出话去,没有市局局长的签字,警察别想进去查。所以很多赌徒都把局设在五星级酒店里,包一个房间召集人们来赌。只要有人玩,稍微打点水钱就够支付所有的费用了。因为后台够硬,不怕被抓,所以吸引了各地的专业老千来出千。

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房间里闹哄哄的,很是热闹。各色老千都睁大眼睛抓凯子,有找机会往宝棍上下药水然后探测的(用化学药水和感应探测小仪器可以知道宝棍是几);就连一些稍微开点事的凯子也不甘寂寞,合起伙打暗号占空门赢钱。总之,押宝局里各色出千手法都能在这个局上看到。但是我喜欢这样的烂局,我靠破解其他老千的暗号捡漏。常来玩的那些,我就每次少赢一些,细水长流嘛。有一些不常出现在这个局上的,我破解了他们的手法,就瞅个机会,连底带账全部要了。那段时间,在这个烂局上一天也能划拉不少钱。反正我也不坐庄,就当个散家。玩过押宝的人都知道,散家随便啥时候都可以押,随便啥时候都可以只是在边上看眼。

其实捡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人多,流动性大,所以场面有时会很乱,往往有下10万的底还不够下边这些散家分的。很多输急眼的都去抢庄来坐,押宝局上,输赢往往就是几把的事,做好了一把就能赢很多,做不好

一把也能直接被人端走底钱。要在这样的局上去找别人隐藏很深的暗号很有难度,可能你这边刚破解出来,人家已经赢了不玩了,或者到一边去做散家了,也可能是觉得赢够了不玩了,又或者是被输红了眼的人抢了庄的。因此,只好耐心等他们下一次坐庄的机会,趁机捞点,而他们的暗号随时可能更新变化,所以也有失手看错的时候。不过我有的是耐心和时间,天天守着,总能捡点漏。

期间也有因为用药水探测被大家发现引起打架斗殴的事情。后来大家都玩精了,为了防止自己做宝的时候被人下药水,不管谁坐庄都先把棍子泡在茶水里泡着,然后再拿出来坐庄。即便如此,也有人千里迢迢地去购买药水来这个局上搞,想着遇到哪个新手凯子不去泡那棍子,瞅准机会,下药水搞一下,押中一把就够本。捡这种漏的人有好几个,也天天来守着这个押宝局。

我呢,经过长时间观察,发现那些以暗号出千的人有三伙人,他们之间彼此也知道对方跟自己一样靠打配合赢钱,他们似乎达成某种默契,互相都不拆台。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某一伙人其中一个坐庄,其他的人在下边押钱占空门(占空门就是知道要出的是几,提前把要出的那门给包了,别人押不上那一门,这样下边押钱的人不是输就是保本,没有赢的机会)。其他两伙人要么不押钱只是看热闹,要么在局面不火爆的时候拿几千元帮着提提局捧捧场。

某天突然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却不是三伙人之间的火拼,而是其中一伙人内讧,闹得挺厉害,还有一个住院了。这件事之后,这伙人便退出这个局。

(本章完)

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8〉一拍两散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55〉熟悉环境28〉一拍两散54〉找德子打秋风63〉调包计35〉见好就收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51〉疯狂过后的凄惶53〉偷鸡不成蚀把米15〉宝盒机关多34〉老虎身上拔毛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6〉目标出现46〉等待“牛局”46〉等待“牛局”56〉目标出现8〉套中有套9〉警惕站前美人计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7〉贼喊捉贼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7〉欺人太甚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31〉杀入内场4〉遭遇群蜂47〉暗通款曲59〉初尝扑克9〉警惕站前美人计14〉事出蹊跷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31〉杀入内场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14〉事出蹊跷15〉宝盒机关多7〉贼喊捉贼38〉憨人二牛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13〉第一次合作58〉迷雾重重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8〉套中有套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57〉寻找突破口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35〉见好就收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53〉偷鸡不成蚀把米56〉目标出现61〉发酸的花牌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3〉第一次合作12〉初逢杨老二1〉缺德的“填大坑”51〉疯狂过后的凄惶5〉切线扑克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28〉一拍两散39〉童子坐庄61〉发酸的花牌35〉见好就收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缺德的“填大坑”30〉上桌都不容易3〉贴还是不贴43〉闷牌.烟盒.做记号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43〉闷牌.烟盒.做记号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59〉初尝扑克29〉穷极“拨玉米”3〉贴还是不贴13〉第一次合作1〉缺德的“填大坑”28〉一拍两散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46〉等待“牛局”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22〉移动的筹码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切线扑克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遭遇群蜂47〉暗通款曲
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8〉一拍两散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55〉熟悉环境28〉一拍两散54〉找德子打秋风63〉调包计35〉见好就收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51〉疯狂过后的凄惶53〉偷鸡不成蚀把米15〉宝盒机关多34〉老虎身上拔毛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6〉目标出现46〉等待“牛局”46〉等待“牛局”56〉目标出现8〉套中有套9〉警惕站前美人计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7〉贼喊捉贼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7〉欺人太甚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31〉杀入内场4〉遭遇群蜂47〉暗通款曲59〉初尝扑克9〉警惕站前美人计14〉事出蹊跷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31〉杀入内场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14〉事出蹊跷15〉宝盒机关多7〉贼喊捉贼38〉憨人二牛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13〉第一次合作58〉迷雾重重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8〉套中有套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57〉寻找突破口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35〉见好就收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53〉偷鸡不成蚀把米56〉目标出现61〉发酸的花牌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3〉第一次合作12〉初逢杨老二1〉缺德的“填大坑”51〉疯狂过后的凄惶5〉切线扑克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28〉一拍两散39〉童子坐庄61〉发酸的花牌35〉见好就收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缺德的“填大坑”30〉上桌都不容易3〉贴还是不贴43〉闷牌.烟盒.做记号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43〉闷牌.烟盒.做记号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59〉初尝扑克29〉穷极“拨玉米”3〉贴还是不贴13〉第一次合作1〉缺德的“填大坑”28〉一拍两散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46〉等待“牛局”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22〉移动的筹码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切线扑克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遭遇群蜂47〉暗通款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