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

那伙人本来是四个人组成的,在这个局待了很久,他们之间的暗号非常复杂,而且每天都在变化,破解起来非常困难,往往刚破出点头绪,他们已经不坐庄了。他们在这个局上先后拿走不少钱,在我眼里他们是很好的一伙搭档,只要保持下去,他们每天的盈利都不错。可是这样的搭档好像因为分赃的问题出现了裂痕。

先介绍一下这四个人。勾勾毛,40多岁,因为天生头发自来卷而得的外号,他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具体是市政还是环卫的我不记得了,好像是搞园林建设的。大天,30多岁,因为他喜欢玩牌九,别人便都叫他大天了。还有两个是哥俩,叫大刁、小刁。他们四个人配合也很有规律,一般总是小刁去抢庄坐,小刁出宝,大刁看账唱账,大天和勾勾毛在下边装作和他们不是很熟识的样子押钱、占空门。偶尔大天和勾勾毛也抢庄坐,不过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自己顶账,其他三个人在下面打配合。根据我的观察,他们互相之间配合很默契,很少有人能察觉到他们之间的猫腻。他们在赌桌上就好像不相干的人一样,戏演得绝对到位。

那天,小刁抢到了庄,到另外一个房间里去做宝,做完了再面无表情把盒子递给大刁,大刁负责看账。我知道他们之间有某种暗号,一直试着破解。小刁出8万做底,是限合1万的牛局。1万一合,散家一次最多押1万,庄家最多赔1万。不过外面的散家可以互相抬杠,差价也是1万。如果互相抬杠的话,抬来抬去,能把局搞得很大。比如,我输3押4押1万,另外的散家也可以出2万抬高赌注,其他人如果选输4押1,就得用3万去接,互相接来接去的局就变大了。庄家赢不赢不重要,关键是下面的同伙打配合,把场上凯子的钱划拉走了。小刁装好宝盒递给大刁,大刁送暗号给勾勾毛和大天,其中一个占空门(肯定会押中嘛),另一个抬局,两人配合得相当不错,把局面搞得异常火爆。小刁的8万一会儿工夫就输没了,基本都进了大天和勾勾毛手里去了。我替他们算了一下,他们一共赢了16万多的样子,除了小刁的本钱8万,赢余应该是8万多。

这个时候,小刁作出一副沮丧的样子,边叹气边把坐庄的位置让开,表示自己输光了不能玩了。这还不算,他一个劲骂自己做得臭,点儿背,居然把把被人猜到。很多人替他惋惜,同情他一下就输了8万,纷纷过来安慰他。我看那些凯子的彪样都想笑,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不知道人家才是真正的赢家。所以说,在赌场上过于相信自己的眼睛是要吃亏的,因为你看到的很多东西都是假

象。

除了我这个有心人以外,还有人在仔细计算大天和勾勾毛的赢余,那人就是大刁。毕竟是他们合股的买卖,我算是无聊看热闹,大刁算是自己想有个数:到底赢了多少。可能他觉得账有点问题,怕回去更捣扯不清,就想当场核对一下。他叹口气自言自语地说:“真他妈背,8万一个回头钱也没看到。”然后盯着大天,阴阳怪气地说:“你小子真厉害,三把连底带账赢了9万吧?”

大天估计大刁在对账,也不能捅破,认真地回答道:“哪有那么多啊,也就6万的样子吧,”说着指指勾勾毛,“这小子赢得多,今天估计把前天坐庄输的钱打回来不少了吧?来,你小子赢了,给大家出一合吧。”

勾勾毛赶紧说:“我他妈的就赢了7万,前天老子输了10万多,到现在还没抓回来本钱,我得再捞点才能保本。”

场上的凯子也开始议论自己刚才输了多少,哪一把押得比较臭,哪一把看准了没有押钱,或者嘟嘟囔囔说哪一把自己要是胆子大点全部要了就好了。小刁絮絮叨叨跟人抱怨自己输了8万,有意无意地套大家,想看看别人都输了多少钱。

问了一圈,大约心里有了底,小刁问到:“就你俩赢钱,场上我和大家一共输了十六七万,你俩合一起才赢了13万?妈的,莫非出鬼了,钱都被谁赢去了?”

大刁看着大天和勾勾毛,意味深长地说:“赢多少就是多少,怎么还怕人跟你要咋地?”

大天有点不高兴了,说:“我赢的钱都在手里捧着呢,多下的都叫勾勾毛赢了。”勾勾毛反驳说:“我赢多少就是多少,当我勾勾毛没见过钱啊?”

看热闹的劝解说:“吵吵啥?人家赢了还能给你啊,查来查去的。”

表面上看这些讨论很正常,每一个赌局结束后都会出现这样的场面,赌的人都喜欢互相讨论你输了多少我赢了多少。但是这四个人之间可不是那么简单,主要是互相对一下账。他们四个人都在说账为什么对不上,在互相找原因,想知道究竟是谁贪污了。别人听不明白,但瞒不过我这个有心人。

本来我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因为他们随后几天还是同盟,还继续在局上合伙拿钱。也许他们回去解释清楚了?钱也对上了?具体情况我不了解,也不想了解,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嘛。

过了几天还是小刁坐庄,我手里抓着钱在那里看着,期望能抓住他们的暗号是什么。我一旦破解了他们的暗号,就马上连底带账全部要走。他们的暗号天天变化,所以很难破。不像另两伙

人的暗号好破,那样我就养着,跟着捡漏。他们这伙没必要去养,拿一把是一把。

局面上看还是大天和勾勾毛在下边打配合,但不知从哪里杀出一个程咬金,一个不起眼的人好像能看穿盒子一样,连着三把都连底带账全要,而且全部都要中了。这三把,那人十分坚决,底账全部都带,而且是赢了三把就马上收手,拿着钱就走了。这三把一下赢了16万多,那人一走,桌子前的人都看出里面有问题,大家纷纷指责小刁放水给那个人,有的人说那人是帮小刁占空门的,有的人说那人把小刁的本钱给保护起来。但都只是猜测,谁也拿不出证据。大家把心思都放在拿走钱的那个人身上,都怀疑小刁跟他是同伙。但是我知道,事情绝不是这样,当时我见大刁和小刁的脸色都变了。他们盯着大天,仿佛是在征询:那人是你小子带来的吗?这么一闹,小刁不能再坐庄了。

第二天,大天进了医院。大天被大刁连捅七刀,差点连小命都丢了。原本亲密合作的同伴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原来,因为他们四个人每次都对不上总账,大刁和小刁怀疑是大天私下扣钱了。大天并没有私下扣钱,其实是勾勾毛做的。奈何怎么解释他们也不听,账总也对不上,大天被他们三个人数落不讲究,说准备过几天散伙,不带他玩了。大天心里气不平,想报复又惹不起那三个人。他们甩了他,他也没奈何。越想越气不忿的大天,想出了一个坏招。

他在这个局上另外找了一个人,把他们之间的暗号都告诉了他,让那个人看到暗号后直接把要出的那一门全要了,赢了钱后他俩分。大天的心思是反正也是要散伙了,不搞白不搞,你们哥仨(勾勾毛跟大刁、小刁有点亲戚关系)对我这样,别怪我不客气。况且两个人分账总比四个人分账来钱快。但是事情做得太明显,惊了大刁、小刁,还没等他们改变打法,人家已经不见踪影。团伙里出了内鬼,他们怎能善罢甘休?于是他们又聚在一起分析,大天自然是死活不承认,双方便争执起来,最后吵架升级为动了手脚,大天被大刁连捅七刀,送进了医院,还好没捅到要害部位。大天没去报案,而是把他们几个人合伙占空门的事告诉了天天来赌钱的人。消息传出,一下就炸了庙。很多人不管是不是在小刁庄上输了钱,都借着这个由头,纷纷去找他们要钱。这哥俩一看大事不妙,跑得无影无踪。

很多赌局上常会出现老千团伙因分赃不均而引起斗殴的事情,大家见怪不怪。第二天,押宝局依然火爆,除了赌博间隙有人偶尔提到大刁兄弟,他们很快就被人遗忘了。

(本章完)

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10〉超烂押宝局25〉“声色”有讲究57〉寻找突破口54〉找德子打秋风59〉初尝扑克57〉寻找突破口7〉贼喊捉贼40〉兄弟如凯子2〉苦觅良机46〉等待“牛局”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53〉偷鸡不成蚀把米10〉超烂押宝局21〉邋遢小老千39〉童子坐庄46〉等待“牛局”1〉缺德的“填大坑”58〉迷雾重重58〉迷雾重重45〉警察家里设赌窝4〉遭遇群蜂33〉无漏可捡45〉警察家里设赌窝63〉调包计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3〉闷牌.烟盒.做记号34〉老虎身上拔毛10〉超烂押宝局64〉高科技赌具纵览54〉找德子打秋风28〉一拍两散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61〉发酸的花牌29〉穷极“拨玉米”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45〉警察家里设赌窝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4〉遭遇群蜂56〉目标出现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28〉一拍两散43〉闷牌.烟盒.做记号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58〉迷雾重重35〉见好就收5〉切线扑克34〉老虎身上拔毛61〉发酸的花牌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3〉第一次合作12〉初逢杨老二39〉童子坐庄47〉暗通款曲40〉兄弟如凯子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47〉暗通款曲3〉贴还是不贴56〉目标出现40〉兄弟如凯子35〉见好就收15〉宝盒机关多29〉穷极“拨玉米”5〉切线扑克8〉套中有套15〉宝盒机关多4〉遭遇群蜂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4〉找德子打秋风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切线扑克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56〉目标出现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17〉欺人太甚47〉暗通款曲13〉第一次合作31〉杀入内场53〉偷鸡不成蚀把米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5〉熟悉环境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4〉高科技赌具纵览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3〉贴还是不贴
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10〉超烂押宝局25〉“声色”有讲究57〉寻找突破口54〉找德子打秋风59〉初尝扑克57〉寻找突破口7〉贼喊捉贼40〉兄弟如凯子2〉苦觅良机46〉等待“牛局”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53〉偷鸡不成蚀把米10〉超烂押宝局21〉邋遢小老千39〉童子坐庄46〉等待“牛局”1〉缺德的“填大坑”58〉迷雾重重58〉迷雾重重45〉警察家里设赌窝4〉遭遇群蜂33〉无漏可捡45〉警察家里设赌窝63〉调包计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3〉闷牌.烟盒.做记号34〉老虎身上拔毛10〉超烂押宝局64〉高科技赌具纵览54〉找德子打秋风28〉一拍两散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61〉发酸的花牌29〉穷极“拨玉米”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45〉警察家里设赌窝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4〉遭遇群蜂56〉目标出现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28〉一拍两散43〉闷牌.烟盒.做记号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58〉迷雾重重35〉见好就收5〉切线扑克34〉老虎身上拔毛61〉发酸的花牌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3〉第一次合作12〉初逢杨老二39〉童子坐庄47〉暗通款曲40〉兄弟如凯子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47〉暗通款曲3〉贴还是不贴56〉目标出现40〉兄弟如凯子35〉见好就收15〉宝盒机关多29〉穷极“拨玉米”5〉切线扑克8〉套中有套15〉宝盒机关多4〉遭遇群蜂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4〉找德子打秋风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切线扑克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56〉目标出现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17〉欺人太甚47〉暗通款曲13〉第一次合作31〉杀入内场53〉偷鸡不成蚀把米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5〉熟悉环境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4〉高科技赌具纵览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3〉贴还是不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