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初逢杨老二

我在这个局上也不是单纯靠抓人家暗号捡漏赢钱,偶尔也出几把千。我总靠后续钱的方式来搞点事。所谓的后续钱是很多老千常用的出千方式,场上开出结果来,宣告谁是赢家的时候,趁乱把钱押上去,这就是后续钱。这个千术要求出千人眼快、手快,而且场面混乱才好出千,只有在押钱的人很多,把钱押得满满当当的情况下才好去做。要是人家一门就押了一份钱,去搞后续钱肯定不行。最重要的是要有很好的观察力,看把账的人的精神头是否够用,如果把账的精明,就少玩几把,如果把账的眼神不够,就可以多玩几次。

别以为这种千术有多么专业,其实日常生活中这样做的人很多。在火爆的局上,押钱的人多,为了区分钱都是谁押的,就一垛垛地码钱。押钱的时候一个散家的钱占一个位置,不会出现两个人的钱摞一块的情况。比如两个散家都押天门,那两个人的钱顺着排开放在天门的位置上。在火爆的局上,七八个人都押天门,一叠叠钱排开,能放七八叠,庄家赢了就一把搂回去,输了就要挨个查点,押了多少,是谁押的,一家家赔完了,才继续下一回合。很多坐庄的人也会遇到这种情况,在赌的时候想着下边没押多少钱,但是一翻牌亮开点后钱一下就多了。怎么回事?人家钱实实在在押在那里,庄家只有一个选择:赔给人家,谁叫你点没人家大呢?很多人不会千术,但是做这个却很在行,就看看账的和庄家眼神够不够用。多赔了钱也是活该,谁叫看不住账呢?即便遇上眼神够用的庄家,看出有人开了底才下注,也只能骂那人几句,把他的钱丢出去了事。

看账的眼神够用,也不能百分之百防住专门练出来的老千。后续钱也得练,练得不好,就需要跟别人打配合。比如比大小,一个散家是大点的牌,估计能赢,就给同伙暗号。同伙马上就用任何可能引开庄家注意力的方式去转移视线,庄家一旦走神,那个打暗号散家面前的钱就悄悄多了。押的人多,庄家也不可能记谁具体押了多少钱。下边就是有人看到了也不会告诉庄家的,谁愿意去管那事呢?下边的散家都希望庄家输掉——很多赌徒都迷信这样的说法:庄家赔错了钱就有可能倒运,所以下边就是有人看到了,也是不会告诉庄家的,除非他们是一伙儿的。

后续钱也很讲究技巧,很多老千在下边押钱的时候都是用手握钱。这样出千的老千都喜欢把手指头(中指)插在钱里拿着钱,因为续钱上去方便。他伸手放钱的时候,经过他认为会赢的那一门,下边那叠钱就掉下去了,但是桌上的人只是看到了他手上面的钱而已。我就专门练过后续钱的技巧,也去地下赌场搞过,不过我搞的是地下赌场的轮盘。对方没有监控设备,纯人工看场,只要他们的注意力被别的东西吸引,我可以在1/10秒

完成下注的过程,把筹码放在我想放的地方去。当然了,前提依然是要有很多人押钱,再就是那轮盘玩的不带电(不带电是行话,就是地下赌场不出千)。可是地下赌场不出千的太少了,而轮盘也是大家平时不太喜欢玩的。就算有人玩,也是寥寥几个人打发时间,很少有火爆的场面出现,所以我一直没太多的机会施展。我也曾经在澳门大赌场的轮盘边上观望过,我自信可以瞒过所有的服务人员和巡场的,但是那里完备的监控设施打消了我的念头。不过,在普通的赌局上,这个手段很好用,往往能很轻松地拿到钱。开牌后下注,不赢都难,难的是机会的把握。

这样的老千很多,他们故意在赌局上制造混乱,然后浑水摸鱼,我敢说大部分人都被人家这样搞过,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我就一直在这个押宝局上等着捡漏或者等着找机会后续钱。场面混乱了,偶尔也这样来几下。所以说乱局我基本也都喜欢,因为只有场面混乱了才好出千后续钱。而我做得也特别谨慎,遇到精明的看账人,我一般都不出手,只有看账的发蒙了,我才去搞一下。我对自己这个千术很有信心,以为自己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但是我疏忽了一个人,杨老二!

杨老二是某天下午出现的,看他的穿着打扮,像个商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戴着粗粗的手链,粗粗的项链,大大的扳指,提个手包,很有派头。最初我也把他认定为一个凯子,并没太上心。这里每天来来往往很多人,我自然不会每个都认真观察。过了一阵,我看他总赢钱,才觉得这个人不简单。我赢钱是抓暗号捡漏,细水长流慢慢搞。他呢,玩得风生水起,大起大落。要么就赢得大红大紫;要么输很多后赢一把大的,不但能抓回本钱,还能稍微赢点;也有一天下来小打小闹基本保本的;当然他偶尔也输,但是输的次数很少,就是输了也是输个几万而已。能在这种超烂的局上赢到钱的人,基本都不简单。何况他还是自己单打独斗,没有任何同伙。我开始留意他后,发现他不跟任何人打配合,就一个人在局上玩,还总能赢。我之所以对他上心,主要因为想去研究他是如何赢钱的。

我知道他肯定有猫腻,要不然就是神仙了,但是具体怎么猫腻法我还真没看出来,研究了好几天也没研究明白。弄不明白我也不想了,管他怎么赢钱的呢,和我没一毛钱关系,我来这里的重点是赢钱,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玩我自己的,他玩他的。当然,偶尔无聊了还是会琢磨琢磨。杨老二可不是这样,他应该很早就注意到我了。

那一天,我全神贯注地在一个局上搞事。那把押钱的人很多,管账的顾东顾不了西,我准备用后续钱的手法弄点钱。当时桌上已经有很多捆钱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庄家手上的宝棍上,闹哄

哄地喊着自己押的数字。开宝那人也很紧张,他把宝棍从玉米骨里拽出来,紧紧握在手里。看样子不是1就是4,因为宝棍边缘没有刻痕,押2和3的人都失望了(因为2和3的宝棍边缘上是有刻痕的),于是他们都期望出一个自己押的钱不会输的门以保本。当时我正好站在4的门前,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根棍上,就把1万元放在押4大头的位置上,这样出4我就赢双份钱,出1我也能保本。出2和3我就输了,但是已经知道结果,不能出2和3了。我紧紧盯着那个开宝人的细微的动作。他本身是押1输4,出2和3保本。既然2和3都排除了,不是1就是4,对于他来说不是赢就是输。他的大拇指还在那个棍中间来回摸索,我想如果有刻痕(有刻痕的是1,没刻痕的是4)早就大喊了。大概因为没有摸到那个刻痕,他才一直在那里摸来摸去吧。赌徒都这样,输了也不想承认自己输了,总幻想天上能开个窗,随时掉点元宝啥的下来。那人也总怀疑是自己没摸到那个刻痕,所以才来来回回地找。根据他的表情和动作,我认定那个棍是个4,便毫不犹豫把钱后续上去。万一我看错了,也不输。

我自觉神不知鬼不觉地后续了那1万元,那把4门前的钱被摆成各种样子,我又做得十分隐秘,庄家、管账的,以及下边的散家谁也没有发现我的小动作。终于,庄家亮出宝棍,果然开出来4。我如愿以偿得到了1.9万元(押宝规定散家赢钱了庄家直接抽水钱,庄家赢钱了再打水给包房里的人)。我收着钱,寻思着下边该怎么做,忽然觉得有人在捅我。侧脸一看,是那个杨老二。见我满脸都是疑问(之前我和他并不认识,也没有说过话),他偷偷比量了一个我后续钱的动作。他知道我在开了盒以后续钱!我使劲地盯着他,脑子迅速地转着,莫非他和庄家有什么关系?不会吧,如果有,我不可能看不出来。我只能盯着他看,告诉他:老子不好惹,最好乖乖的不要声张。反正我也不怕他给叫破,顶多我不承认就是了,没抓到我手腕子就不怕他嚷嚷。

但是杨老二没有去叫破的意思,相反他偷偷给我伸了个大拇指,那意思是赞赏我手段高超。然后他若无其事走过我身边,拍拍我的胳膊,意思是让我放心,表示自己不会去说破。我也顺着他的意思去拍拍他的肩膀,我们两个都笑了。既然都被人识破了,我也不能继续出千了,后面机会再好,我也只能放弃了。再说局还在,我一点也不着急。当时来看,更重要的事情是弄清楚杨老二究竟是啥意思,莫非是想分一杯羹?我该给他多少呢?我得先套套这个杨老二,跟他套套近乎,而且看样子他好像也想和我结交。

我跟他打了招呼,他递给我一根烟,我很自然接下,开始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本章完)

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4〉遭遇群蜂57〉寻找突破口14〉事出蹊跷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贴还是不贴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47〉暗通款曲28〉一拍两散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8〉迷雾重重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47〉暗通款曲31〉杀入内场30〉上桌都不容易30〉上桌都不容易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7〉贼喊捉贼51〉疯狂过后的凄惶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61〉发酸的花牌13〉第一次合作45〉警察家里设赌窝10〉超烂押宝局59〉初尝扑克57〉寻找突破口21〉邋遢小老千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5〉切线扑克7〉贼喊捉贼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17〉欺人太甚30〉上桌都不容易3〉贴还是不贴59〉初尝扑克53〉偷鸡不成蚀把米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13〉第一次合作33〉无漏可捡53〉偷鸡不成蚀把米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切线扑克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15〉宝盒机关多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4〉高科技赌具纵览63〉调包计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8〉憨人二牛28〉一拍两散28〉一拍两散64〉高科技赌具纵览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5〉切线扑克21〉邋遢小老千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2〉移动的筹码21〉邋遢小老千2〉苦觅良机21〉邋遢小老千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1〉杀入内场64〉高科技赌具纵览14〉事出蹊跷8〉套中有套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34〉老虎身上拔毛47〉暗通款曲54〉找德子打秋风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33〉无漏可捡63〉调包计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5〉切线扑克55〉熟悉环境13〉第一次合作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0〉兄弟如凯子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22〉移动的筹码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切线扑克9〉警惕站前美人计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61〉发酸的花牌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55〉熟悉环境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3〉闷牌.烟盒.做记号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
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4〉遭遇群蜂57〉寻找突破口14〉事出蹊跷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贴还是不贴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47〉暗通款曲28〉一拍两散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8〉迷雾重重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47〉暗通款曲31〉杀入内场30〉上桌都不容易30〉上桌都不容易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7〉贼喊捉贼51〉疯狂过后的凄惶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61〉发酸的花牌13〉第一次合作45〉警察家里设赌窝10〉超烂押宝局59〉初尝扑克57〉寻找突破口21〉邋遢小老千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5〉切线扑克7〉贼喊捉贼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17〉欺人太甚30〉上桌都不容易3〉贴还是不贴59〉初尝扑克53〉偷鸡不成蚀把米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13〉第一次合作33〉无漏可捡53〉偷鸡不成蚀把米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切线扑克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15〉宝盒机关多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4〉高科技赌具纵览63〉调包计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38〉憨人二牛28〉一拍两散28〉一拍两散64〉高科技赌具纵览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5〉切线扑克21〉邋遢小老千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2〉移动的筹码21〉邋遢小老千2〉苦觅良机21〉邋遢小老千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1〉杀入内场64〉高科技赌具纵览14〉事出蹊跷8〉套中有套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34〉老虎身上拔毛47〉暗通款曲54〉找德子打秋风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33〉无漏可捡63〉调包计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5〉切线扑克55〉熟悉环境13〉第一次合作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0〉兄弟如凯子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22〉移动的筹码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切线扑克9〉警惕站前美人计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61〉发酸的花牌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55〉熟悉环境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3〉闷牌.烟盒.做记号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