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一次合作

当天晚上便一起出去喝酒聊天,虽然我和杨老二各怀鬼胎,但我们还是很快就打得火热,当然,我们两个都存有戒心,我知道他有很多东西都没告诉我,他也知道我跟他说话有许多保留。开始的两个礼拜,我跟杨老二都在互相试探,彼此并不信任,所以我俩在一起交流起来特别累,但为了赢钱,还是尽量往一起去凑。他不愿意明说,挡不住我自己观察。这两个星期里,我也没白忙乎,我发现这个杨老二天天都能拿货,后来我干脆不去出千了,也不去辛苦抓别人暗号了,跟着他偶尔押几把,也有点赢利。但是又怕他给我带到沟里去,每次都不敢跟大钱,还好这个家伙一直没有带我去沟里的意思。这个时候我看出他不是想来分我后续钱的一杯羹,但是他肯定有所图。他到底图我啥呢?有一次散局后,和他一起喝酒,我故意挤兑他说:“咱哥俩这么多天在一起混,我怎么就没看懂你呢?”他哈哈一乐,悠悠地说:“我不也一样没看懂你?”那天喝酒气氛不错,我借着酒意问他:“你咋总能赢钱呢?”

杨老二说:“我脑子好呗,猜别人心思一猜一个准。”

押宝确实是猜心思的游戏,要是公平玩的话是很有意思的,不过这种烂局根本没有公平可言,认识两个多星期还不和我说实话,我心里有点气。我没好气地说:“不说拉他妈倒,以后各玩各的。”

他也不恼,反问我:“你又是如何做到总赢钱的?”

我呛他说:“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他摇摇头,说:“我咋能知道呢?”

我有点恼了,说:“咱哥俩行就行,不行一拍两散。这样磨磨叽叽的很没有意思。”

这时他才吐口说了实话。其实他注意我很久了,一直不知道我为什么总赢钱。他也知道这是个烂局,和我的心思一样,认为能在烂局上赢钱的人肯定有几把刷子。那天我后续钱,他其实也没看得特别清楚,只是估计而已。他之所以发现我后续钱也很偶然,某天他把钱放在最后一排,下完注,后面肯定再没有人押钱了,结果庄家输钱赔钱时他本以为最后那叠钱是他的,可是看钱堆大小又不对。他发现自己的那堆钱在前面,一点没变,才对他后面出现的钱有了疑心。他行事特别谨慎,生怕和别人的钱搞混了,所以每次押钱都是把上面的钱折一下,好去区别。他说他记得非常清楚,我去拿多出来的那摞钱时就注意上了我。那次他特意把钱押在最后面,可是庄家开盒以后他发现自己后面又多了一叠钱。他敢肯定自己押的时候后面没有放钱,那天的动作其实是故意试探我一下。我呢,被惊得够呛,我还以为他懂呢,原来是这么一出。我居然没发现好几次我都是在他的钱后面续钱,我在这个细节上犯了错误,还好不是大错误,还好是杨老二。我暗自庆幸,也提醒自己下次可得注意了,赌局上每一个细节都非常非常重要。话说到这

个份上基本都是讲开了,虽然互相还有点戒心,有些话也只说一般,但是也不必兜着圈子交流了。但是我还想知道:他是如何赢钱的?自己为什么不悄悄赢,为什么非要拉着我呢?

我一直追问,可他就是不说。我又急又气,真想痛痛快快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看他说不说。比量了一下,估计打不过他。又一想,我干吗着急,他总来贴我,肯定想从我身上搞点什么,要不就是找我合伙,迟早会告诉我的,我就等他自己说。杨老二则有一搭没一搭试探我是不是专业的老千。我告诉他我是一个专业的赌博老千,当时他马上就像找到宝贝,握着我的手连连说:“可算遇到了,总算没白来一趟。”

我被他的热情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他又问我都会那些赌博方式,可不可以详细和他说说。我猛摇头,托词说:“那可是我吃饭的手艺,不能到处去显摆。”

他看我还不和他全部交底,就问我:“老三,你是不是对我有戒心?”

我也没客气,说:“你也有些东西没跟我说呢。”

他马上就明白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精美的打火机,递给我看,看来他是靠着这个打火机来辨认盒子里装的是几。我拿过打火机,这东西沉甸甸的,之前我也见过他用它点烟,当时并没有在意,没想到他是靠着这个东西。我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想不明白这个东西如何能看到盒子里的棍是几。要说是紫外线透视之类的东西。应该有发射光线的地方才对,或者那个宝盒是用紫外线材料做成的。可是不可能啊,宝盒不是塑料材质的(要是用紫外线材料透视,宝盒应该是塑料材质做成),也不是我们最早玩的那种简陋的苞米骨。再说了,杨老二好像和组织赌局的人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不是一伙人。杨老二看我摆弄半天也找不到头绪,就乐了,过来拍着我说:“这个是最新的科技产品。走,我领你去见我的两个朋友,仔仔细细和你说。”我一听,他还有两个朋友?这么多天我咋不知道呢,我把房间里来来往往的人过了一遍,不可能啊?他见我一脸迷茫,摆手比划了一个不要多问的手势,让我跟他走。我迷瞪瞪地跟着他转了半天,竟然还是回了那家酒店,来到赌局楼上的房间。他拿出房卡,利索地打开门,这是一间套房。房间里两个中年男子正在下象棋,见我们进来,停下来跟我们打招呼。

我打量了半天,这是两个完全陌生的人,从来没有出现在押宝局上。他们也在上上下下打量我,杨老二跟他们说:“人我带来了。”那两个人都过来跟我握手,然后自我介绍了一番,大家寒暄几句算是认识了。杨老二告诉我,这两个人是他的合作伙伴,他在押宝局上之所以能赢,也是三人配合的结果。说着话,杨老二把鞋脱了丢给我。我还没搞明白,杨老二说:“来,老三,你穿上。”我说:“我可不穿,别沾染了脚气。”杨

老二神秘地说:“你就穿吧,我让你体验体验什么叫高科技产品。”接着不由分说叫我换他的皮鞋穿上,穿上后他问我:“感觉如何?”我说:“没啥感觉啊,就是有点大。”忽然脚后跟“突”地跳了一下,我吓得蹦了起来。他们看我蹦高,乐得够呛。我有点明白了,鞋上有感应设备。

这次,他们携带了一种高科技产品来赶局。打火机是一个微型的CT透视器,有传输无线信号的功能。打火机其实是个微型CT光头,杨老二用打火机将局上信息发给楼上两人,这两个人在房间内负责将接收到的信息进行分析,然后把结果通过信息接收器再传达给杨老二。信息接收器就在杨老二的鞋根上。鞋根里的机关跳三下,就代表那个盒子里是3,以此类推。

微型CT透视器是很先进的产品,也有人叫它“赌场里的提款机”。它隐蔽性很强,操作既简单又方便,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微型CT器、微型CT光头。光头一般被做成普通打火机的样子,还可点火抽烟;也有把光头做成手机或者是手表的样子;也有的放置在手包的接头处。配套设施是一套信号传递的器材,很多人选择用耳机传递。不过,杨老二他们选择了一个更新的传递方式,让人根本无从琢磨。这个东西就是神奇,它几乎能透视所有的瓷杯、塑料杯、金属杯、木、竹、布料等,不管厚薄大小,只要用CT光头对准想看的东西一晃,就立刻可以在无线微型CT接收机上看清里面物体的大小、形状、方位、花色、点数。现在这个东西应用很普遍,很多玩丢色子或者押宝的地方都有人用。现在的人,为了赌真是啥东西都能发明出来,遇到这样的东西,你还敢说有公平的赌局?

我总算知道杨老二为什么能赢钱了,有这样的东西不赢是傻子。杨老二没去大赢,因为他们知道赌局是个烂局,很多人在上面捣鬼、递暗号、占空门。而且他们也想长期靠这个局慢慢捞钱,本来我还以为他们不敢去大赢,才想着找我入伙,让我去使劲赢,然后大家来分钱。可是聊了半天才发现人家根本没那意思,只是想分给我一杯羹而已。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事?

但是杨老二一点也不着急说为什么要带我一起赢钱,只是说看我可结交,想和我处个朋友。虽然我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多一个人分钱有啥好处?但对我来说,有钱不拿是傻瓜,拿了再看他都啥想法。能一起干就干,干不了咱还可以脚底抹油——溜嘛。赌桌上就这么回事,没有仗义不仗义的说法,赌徒之间、老千之间,只有共同的利益,全没有仗义一说。我虽然不知道杨老二为什么和我套近乎,但是我知道他想放饵引我上钩,回头他肯定对我有企图。但是我估摸着他不是来害我,反正我留了心眼,万一以后他来求我的事我办不到或者对我不利,我完全可以抽身走人。我知道他这么做肯定有用意,他不愿说我也不去问,该装傻我就装傻。

(本章完)

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1〉邋遢小老千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22〉移动的筹码47〉暗通款曲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3〉偷鸡不成蚀把米30〉上桌都不容易5〉切线扑克7〉贼喊捉贼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56〉目标出现57〉寻找突破口33〉无漏可捡12〉初逢杨老二33〉无漏可捡61〉发酸的花牌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8〉憨人二牛4〉遭遇群蜂25〉“声色”有讲究31〉杀入内场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17〉欺人太甚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9〉初尝扑克33〉无漏可捡28〉一拍两散4〉遭遇群蜂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54〉找德子打秋风14〉事出蹊跷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58〉迷雾重重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9〉警惕站前美人计54〉找德子打秋风45〉警察家里设赌窝58〉迷雾重重22〉移动的筹码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30〉上桌都不容易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34〉老虎身上拔毛29〉穷极“拨玉米”14〉事出蹊跷29〉穷极“拨玉米”17〉欺人太甚29〉穷极“拨玉米”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7〉寻找突破口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5〉熟悉环境53〉偷鸡不成蚀把米15〉宝盒机关多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8〉套中有套58〉迷雾重重43〉闷牌.烟盒.做记号47〉暗通款曲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45〉警察家里设赌窝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34〉老虎身上拔毛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缺德的“填大坑”35〉见好就收32〉弹指神功21〉邋遢小老千5〉切线扑克43〉闷牌.烟盒.做记号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40〉兄弟如凯子63〉调包计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39〉童子坐庄15〉宝盒机关多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2〉移动的筹码15〉宝盒机关多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38〉憨人二牛57〉寻找突破口32〉弹指神功
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1〉邋遢小老千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22〉移动的筹码47〉暗通款曲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3〉偷鸡不成蚀把米30〉上桌都不容易5〉切线扑克7〉贼喊捉贼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56〉目标出现57〉寻找突破口33〉无漏可捡12〉初逢杨老二33〉无漏可捡61〉发酸的花牌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8〉憨人二牛4〉遭遇群蜂25〉“声色”有讲究31〉杀入内场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17〉欺人太甚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9〉初尝扑克33〉无漏可捡28〉一拍两散4〉遭遇群蜂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54〉找德子打秋风14〉事出蹊跷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58〉迷雾重重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9〉警惕站前美人计54〉找德子打秋风45〉警察家里设赌窝58〉迷雾重重22〉移动的筹码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30〉上桌都不容易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34〉老虎身上拔毛29〉穷极“拨玉米”14〉事出蹊跷29〉穷极“拨玉米”17〉欺人太甚29〉穷极“拨玉米”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7〉寻找突破口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5〉熟悉环境53〉偷鸡不成蚀把米15〉宝盒机关多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8〉套中有套58〉迷雾重重43〉闷牌.烟盒.做记号47〉暗通款曲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45〉警察家里设赌窝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34〉老虎身上拔毛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缺德的“填大坑”35〉见好就收32〉弹指神功21〉邋遢小老千5〉切线扑克43〉闷牌.烟盒.做记号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40〉兄弟如凯子63〉调包计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39〉童子坐庄15〉宝盒机关多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2〉移动的筹码15〉宝盒机关多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38〉憨人二牛57〉寻找突破口32〉弹指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