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我顶看不顺那把账的小子,更何况我自认是一个高段的老千,被人当作凯子,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有了这个想法,我就去找杨老二他们合计。我的意思是让他们给我报出的是几,我把那8万元给拿回来。他们都反对我这样做,认为8万块从别的凯子那里很容易拿到,犯不上跟这伙人过不去。但是我犯了牛脾气,执意要把钱拿回来。最后他们只好对我妥协,于是我又站到了赌桌前。

那个把账的小子看我又挤到最前面,态度很不友好,我还真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他看了我一眼,白眼仁多,黑眼仁少,倒是没说啥,因为他得报账给那个藏在被单下边的人听,顾不上。我估摸着,那个姓邵的紧贴在他背后,通过捅的方式让把账的人知道里面分别是几和几。然后把账的根据桌子上押钱的形势来决定应该出那一根。或者赢,或者适当输点,谁也不敢把把赢。我想:你不是出两门吗?那好,我两门都要,其他两门输。玩过押宝的人都知道,这样押钱(要两门输两门)的胜算虽然是一半一半,但是押宝局的水钱打得太狠了,一般只有输急了的人才会这样做。我也没想去拆穿他们,同时,我也不想把他们搞惊了,我只是想拿回我的8万元而已。

可是那看账的小子确实太惹人烦了,所以之后的事情超出我的控制,到现在我还后悔,不该去拿那8万元。在赌局上,我很少因为斗气而出千,那次,我就是为争一口气。杨老二也找好了自己的位置,第一把,通过杨老二的提示,我知道里面出的是1和3。我也没客气,1、3杠上,底账全要。由于我自己占了两门,底账上不了多少钱,连底带账一共不到3万的样子。虽然有点瘦,但是有毛的总不是秃子。我本意是拿8万就走人,多了一分钱也不想拿,合计着拿几把就够了。第二把杨老二又通过暗语告诉我盒子里装的是2和3。我又没客气,直接2、3给杠了上去,当然也赢了,但是也没拿到多少钱。第三把是1、2一起出来的,我为了不那么明显,选择了保本。这样押了几把,那个把账的小子并没有看出我已经知道了盒子里的内容。

他还是一脸不耐烦,对我说:“你总押杠子钱,还让不让大家玩了?你要是觉得不过瘾,咱俩去单把杠玩(单把杠就是两家单独玩,不允许别的玩家参与,每次散家庄家必须押两门输两门)。”别的玩家一听,马上作出反应,不满地说:“杠子钱又不是不让押,你有本事把宝做得滑一些,他杠几把不中就得发蒙,你坐庄还怕人家押你大杠啊?”那小子辩解说:“这不是想叫大家一起玩嘛,他这样总去杠,大家都插不上手了。”就在吵吵嚷嚷说话的工夫,庄家把宝盒递了出来。大家马上转换话题,猜测里面会是几。我连着押着杠钱,把其他散家的思路和庄家的思路都给搞乱了。押宝这个东西就这样,有人在杠子上要了底钱带账,庄家一般都会改变出宝的思路,专门对付押杠子钱的人。

但是这些凯子不知道里面是两根棍子一起出来的,所以他们都在为了庄家是跑了(数字与上把不同)还是蹲了(数字与上把相同)争论不休。有的凯子自己乱了头绪选择观望,看我拿着钱没有下注,就问我:“你怎么不杠了?庄家这一宝是做你的。”我说:“我还真想继续杠他,但是大家一起玩有意思,我就不杠了。”听了这个话,那个把账的小子又不乐意了,把手里的宝盒伸到我面前,挑衅似的说:“来,你不是

能杠吗?继续杠来,我还不信做不住你了。”

我知道里面是几和几,本来我想看几局再押钱,或者溜溜局。但是那个把账小子逼赌的样子,让我心里很不爽。我没搭话,大伙纷纷赞扬我总能猜到庄家出什么,一杠一个准。那个把账的小子看上去不服气,叼根烟斜着眼睛看着我,意思让我再杠一个看看,大声说:“你再给我杠一个,老子看你这把还能杠准不。”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宝盒里面是1和4,我不想把他们给整惊了,所以在2、3挂角杠了一下,想输一把给他们。毕竟我怕暴露自己知道里面是两根棍子的事情。虽然他们出千,我可不想轻易去结仇,何况他们还都是本地人呢。再说了,也给对方一个台阶下,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反正他们的存在也不妨碍我在这个局上拿钱。

盒子没开,那个小子知道我没押中。换一个会来事的,开宝说两句客套话,事情也就过去了,可恨的是那小子嘴里不饶人,冷笑着说:“我就不信了,你小子还能把把都押得中?赢了几把就得瑟上天了,你要没个卵子拽着你还能上天啊?”边说着话边要把盒子给我。我本来是准备输这一把的,但是一听这句话也恼了。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我心里想,你他妈出千还这么嚣张,当真把老子当傻子耍,不给你点颜色,你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就把手收了回来,不去接他的盒子。这一把场上就我自己押了钱,所以别人也没权去开那个盒子,我不接,他也不能递给别人,就死活要塞给我,使劲往我手上推。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就冲他这句话,我也不能去接。我把押在2、3上的钱给收了回来(在外面散家没有接盒子之前,是可以撤销押注或者改押其他门的)。我把钱拿在手里,冷冷地说:“是吗?就冲你这句话我怎么也得搬一下。”说完,我把手里的钱直接在1、4上挂角。虽然他们是本地的,但是我也不惧怕他们,我当时还想着:是不是找人揍他一顿,让他从这个局上滚蛋。不过当时我绝对不想去揭他们的老底。

我使劲把盒子给拽了过来,把账那个小子大声说:“2、3的杠子钱搬了,搬到了1、4大杠。”边唱着账边很不情愿地把盒子松了手。我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个4。我故意用力把棍子在盒子边缘拉了一下(开盒的人都这样,在盒子边缘用力拉一下再把棍子拿出来,就表示自己押中了。因为那个时候棍子在开盒子人的手里攥着,别的玩家并不知道是几。只能通过开盒子人的动作去猜测。一般押中了都这样拉一下,也有没押中也乱拉去吓唬人的)。拉完后我就把4棍放在桌子上,也没和那小子客气,直接把他面前的钱划拉到自己的手里。问他:“你们还续底钱不?续的话我继续杠你们。”这个时候把账那小子和庄家应该是有所察觉,隐隐感觉到了我破了他们的局,但是他们也只是怀疑,不是十分的肯定。所以他们也想试探我一下,或者是想找回一点面子?庄家在被单里说:“续底钱,再做一庄,我还不信做不动了。”

庄家在被单里搞了好久,才把盒子递了出来。把账那小子吆喝着:“宝来盒来。”好像在为自己打气。这个时候杨老二递给我一个在日常局上很少用的暗号。这个暗号是说里面是空的,啥东西也没有。一般押宝局,允许庄家在连续失利的情况下,出个空盒子出来探探大家是如何押钱的。盒子出来了把账的就示意我押钱。我也不能不装装样子,要是

不押的话,那就太明显了。我把钱继续放在1、4的杠上说:“这把你还没跑,我抓一下。”接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把杠不中,就坚决不押杠钱了,把大家的兴致都搞没了,有点不好意思了都。”其实说这话是给自己台阶下,也是给对方一个台阶下。虽然我不惧他们,但是我也不想把局给搞黄了,也没想要和他们起任何的冲突。事情闹大了我也没法再拿钱了。

最后这一杠我损失不了什么,对方也不损失,空盒子嘛。戏要演完,押完钱开盒子,开出个空盒子来。大家一片感慨,有的人说:“遇到押杠子,宝不好做了,大杠押得太好了,早应该出个空盒子来看看了。”也有的说:“庄家真是个伶俐的人,这样出个空盒子下一把我也得发蒙。”我也趁机说:“下一把还真不好押了,正好我把前些日子输给他的8万元抓回来了,够本了,你们玩吧,我不杠了。一会儿还要出去办点事呢。”

我理了理手里赢来的钱,准备收手撤下来。我的目的达到了,原先输给他的8万元也赢回来了,更重要的是我的面子也找回来了。那小子出空盒很明显有点知道,有点惧怕我了。我的心思已经不在局上,甚至开始合计一会儿该去哪里消磨时间。一会儿去和杨老二他们把钱分了,洗个桑拿,然后再美美地睡一觉,等这个小子不在的时候再来搞其他的凯子。

就这个工夫,庄家下一把的盒子又递了出来。大家闹哄哄地押着钱,都知道我不去单把杠了,等了半天的散家凯子们急不可耐地下着注,一时间桌上横七竖八摆满了钱。把账那个小子也卖力吆喝起来,局面又火爆起来。虽然我表示我不玩了,但是杨老二还是尽职地报给我盒子里是几。看他的肢体语言,这把盒子里面出的是一根棍子,只是个3。我使劲舔了一下嘴唇,意思是:没看清楚,让杨老二再报一下。杨老二又报了一次,确认了一下,确实是出来一根棍子,是个3。看样子庄家惊到了,知道了我看穿了他们的猫腻,没有一下装两个出来。嗯,庄家这个小子挺懂事的,也挺会玩的。我心里琢磨着。

把账的小子看我要走。顺口说了句:“大哥,赢钱了不甩点喜钱给哥们啊?看兄弟我唱账,没功劳也有苦劳啊。”人家张了一顿嘴,我还赢了钱,确实应该给他甩点红。于是我就拿出2000,做出一个押钱的动作,扔在4上输那个3。我也只是做做样子,就这样比划着虚押一下,其实只是做给这个小子看的,别的凯子是不会明白的。我想让这个小子明白,我老三啥都知道,别把我当凯子。钱押上去我故意说:“这把赢了都是你的,权当是给你押的钱。”他看我输那个3,也笑了,故意说:“希望大哥你能赢,这样就是4000的喜钱呢。”我说:“万一我输了,可再没零头给你甩红了。”他说:“大哥,真的希望你赢了这一把。”我看人家也有认栽的意思,也不好太过分,就把这2000元拿起来,直接丢给了把账的这个小子,说:“我不押了,万一我输了,我还得掏。”他接了过去,很客气地和我说:“谢谢大哥。”

他当然知道我为什么比划着去输那个3。明白人之间说话不用太透,互相就会懂了。我暗自得意着,看那小子前倨后恭的样子,心里特别受用,我让他明白我不是凯子,还不去捅破他,还把钱拿走,还叫他服我,我老三太厉害了。走出房间的时候,脚踩在地毯上,我甚至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本章完)

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缺德的“填大坑”9〉警惕站前美人计21〉邋遢小老千63〉调包计64〉高科技赌具纵览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64〉高科技赌具纵览53〉偷鸡不成蚀把米8〉套中有套7〉贼喊捉贼40〉兄弟如凯子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38〉憨人二牛35〉见好就收4〉遭遇群蜂29〉穷极“拨玉米”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2〉苦觅良机40〉兄弟如凯子13〉第一次合作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1〉邋遢小老千31〉杀入内场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8〉套中有套63〉调包计7〉贼喊捉贼51〉疯狂过后的凄惶57〉寻找突破口43〉闷牌.烟盒.做记号56〉目标出现13〉第一次合作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63〉调包计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7〉欺人太甚17〉欺人太甚54〉找德子打秋风17〉欺人太甚64〉高科技赌具纵览46〉等待“牛局”9〉警惕站前美人计28〉一拍两散59〉初尝扑克57〉寻找突破口7〉贼喊捉贼55〉熟悉环境35〉见好就收22〉移动的筹码64〉高科技赌具纵览63〉调包计43〉闷牌.烟盒.做记号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7〉欺人太甚15〉宝盒机关多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8〉套中有套15〉宝盒机关多10〉超烂押宝局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63〉调包计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4〉找德子打秋风1〉缺德的“填大坑”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33〉无漏可捡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32〉弹指神功29〉穷极“拨玉米”3〉贴还是不贴22〉移动的筹码46〉等待“牛局”4〉遭遇群蜂55〉熟悉环境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苦觅良机1〉缺德的“填大坑”55〉熟悉环境33〉无漏可捡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54〉找德子打秋风8〉套中有套10〉超烂押宝局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3〉贴还是不贴32〉弹指神功28〉一拍两散21〉邋遢小老千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缺德的“填大坑”9〉警惕站前美人计21〉邋遢小老千63〉调包计64〉高科技赌具纵览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64〉高科技赌具纵览53〉偷鸡不成蚀把米8〉套中有套7〉贼喊捉贼40〉兄弟如凯子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38〉憨人二牛35〉见好就收4〉遭遇群蜂29〉穷极“拨玉米”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2〉苦觅良机40〉兄弟如凯子13〉第一次合作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1〉邋遢小老千31〉杀入内场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8〉套中有套63〉调包计7〉贼喊捉贼51〉疯狂过后的凄惶57〉寻找突破口43〉闷牌.烟盒.做记号56〉目标出现13〉第一次合作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63〉调包计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7〉欺人太甚17〉欺人太甚54〉找德子打秋风17〉欺人太甚64〉高科技赌具纵览46〉等待“牛局”9〉警惕站前美人计28〉一拍两散59〉初尝扑克57〉寻找突破口7〉贼喊捉贼55〉熟悉环境35〉见好就收22〉移动的筹码64〉高科技赌具纵览63〉调包计43〉闷牌.烟盒.做记号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7〉欺人太甚15〉宝盒机关多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8〉套中有套15〉宝盒机关多10〉超烂押宝局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63〉调包计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4〉找德子打秋风1〉缺德的“填大坑”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33〉无漏可捡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32〉弹指神功29〉穷极“拨玉米”3〉贴还是不贴22〉移动的筹码46〉等待“牛局”4〉遭遇群蜂55〉熟悉环境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苦觅良机1〉缺德的“填大坑”55〉熟悉环境33〉无漏可捡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54〉找德子打秋风8〉套中有套10〉超烂押宝局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3〉贴还是不贴32〉弹指神功28〉一拍两散21〉邋遢小老千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