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

杨老二是干着急也没有用。他越去暗示,那荷官就越紧张。我一看,总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就过去把杨老二从赌桌边拉走,不让他在那里,反正就那样了。那个荷官过不了自己的心理关,逼他也没用。就凭游戏规则和这些赌客玩,他们赢的几率也是很小的,所以我觉得不必要去担心。百家乐的水钱也是很大的,我一点也不担心赌客能赢走多少钱。

百家乐这个玩法本来就缺德,看着好像很公平的样子,其实5%的水钱就能要了赌客的命。一个人拿1万元上去玩,按照每次就押1万元计算,且不论你输赢,押庄50把,押闲50把,能被赌场打去多少水钱?就拿这个赌场来说,后来到这个赌场来玩的人很多,每天光水钱都会超过10多万。杨家哥三个很会做生意,看哪个人输多了,不定期返还那个人40%的水钱,以此作为回馈老赌客、大赌客的手段。其实这样做是很有道理的,别说返40%水钱,就是百分之百返水钱也没有问题。毕竟赌场能控制输赢,赌客拿多少钱来赌场玩,理论上都是我们的,只是为了面上好看,得演演路子。

让赌客赢一些,不但可以刺激到赢了一点的那个人,还能刺激到旁边犹豫不决的赌客。反正赌场在那里,慢慢的总会让赌客都吐出来。这需要一个过程,主要是要让赌客体会到搏杀起伏的感觉。赌场里每个环节都是在为赌客营造大起大落的搏杀感觉呢。当赌客找到这个感觉并沉迷其中后,就会不由自主来这里送钱。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输的。有人为了某一个点数而感叹,有人因为赢了一把牌而庆幸自己运气好,此刻,他们已经掉入赌场设置的迷局中,完全沉浸在大起大落的刺激的感觉中,情绪越来越高涨,或悲或喜,因而失去判断力,没有足够的冷静来思考周遭真实的世界和丑恶的骗局。

就像杨氏兄弟的赌场里,赌徒的输赢都掌握在我们的手里。感觉某人能带人来玩,就适当让他赢点,不怕他赢了钱不来。人心不足,赢了这1万还会想着那1万呢。而那些输多了急于想翻本的赌客,那是坚决不客气,下多少杀多少。基本都这样做,反正你输光了肯定会千方百计筹集赌资继续来玩。输光了他去抢、去骗、去偷也会搞点钱回来继续赌,腿断了

他都能爬着过来。

不说远地方,就在这个赌场,就有很多输红眼的赌徒,最后走上绝路。最倒霉的是一个银行的小子,赌急眼了,把自己的积蓄全部输了,亲戚朋友也借遍了,最后竟然打起自己经手的钱的主意,在银行通过涂改票据挪用了很多钱。后来看实在填不上了,就逃亡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个啥下场。还有个女的,也很凄惨。她丈夫在外地辛苦打工邮寄一些钱回来,都被她拿到赌场里输光了,后来想不开,自己服毒死了。她还有个孩子,小小的年纪,就变成了孤儿。另外一个小子,钱输没了,跑去抢劫。在楼洞里用砖头袭击一个女子,结果打在人家头上,把人打死了。

现在,每当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我就自己点一支烟抽。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地想着那些人、那些事。那些被我千过的人,形形色色,竟然很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本来以为我早已把他们忘记了,毕竟,这些年我赶过无数局,见过成千上万的凯子。有时候我硬起心肠说他们都是活该,赌徒有什么好同情的,谁让他们贪心去赌的?可是,当我在夜半时分回忆起他们的音容表情时,心情竟久久不能平静,他们本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和美满家庭啊。天津那个小荷官,她哀求和惊恐的眼神,总像鞭子一样抽我,叫我想哭。

不久前,拿到出版社寄给我的第一本书的样书,一个人开车去没人的地方,就在车里看。看到自己以前背井离乡,颠沛流离,我在车里悄悄地哭了。我真希望自己像个普通人一样平凡地过自己的小日子,但是那些场景总是不经意间出现在脑海中,一闭上眼睛,或独自待着的时候,就跳出来折磨我一次。我真不知道应该是去忏悔还是应该怎么补救。老千就是利用普通人的贪念,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梦幻般的泡影,引人上钩。而赌场就是老千们施展本领吃人的地方,不要存任何侥幸心理去赌钱,这是我对还准备去赌的人和正在赌的人的劝谏。

如果我也和杨老二的那个荷官一样,过不了心理关,就当不了老千,也许我的人生不会有这么多阴影。天赋这东西,真说不上是好还是坏。当时,我拉着杨老二去别的桌子看了看,都没出现什么状况。毕竟不是所有台面都需要荷官直接操作出千。像轮盘,就是外围的人根据桌上下注的情况在暗地里操纵,荷官只负责把珠子打出去就可以了。大小点、番摊,也是外围控制。

百家乐的这个荷官平常我教他的时候,他练得很熟练,但是叫他在台面上实际应用,他就害怕了。实战需要很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是旁人能左右得了的。杨老二再怎么逼他也没有用。所以我让他按游戏规则来。当时想换人,但是也没有马上可以用的人选。随后,我和杨老二合计了一下,当下培养肯定来不及了,只好慢慢在这些配码的小丫头里来发掘。但是这个台面控制不了,肯定是不行的。当务之急是马上上一套设备,找人去占空门,或者上几个高科技牌靴,上几个带扫描的自动洗牌机。当时我们光想怎么快点捞钱,一个台面,特别是百家乐的台面(几乎来玩的人一半是奔着这个游戏来的),输赢不能控制,我们不乐意接受这个事实。还好第二天早上关门时,盘点头一天营业额,没有输钱。杨老二把那个小伙子好个骂,人家叔侄关系,我也不好说啥,只有去准备那些高科技的牌靴和高科技的洗牌机器救急。

后来在赔码的丫头里挖掘出一个来做了百家乐的荷官,才达到了一步出千的目的。

说到这个荷官怯场,让我想起小海经历过的事情。小海最早没认识我的时候,成天到处找一些手里有点活儿的老千去抓凯子。那个时候正好有一个推倒和的麻将局,小海在上面输了点钱。正好别人给他介绍了一个麻将老千,俩人接上头以后,小海有点不放心,让那个哥们先演示演示看看。两个人找副麻将,当时就在家里演示起来。那个哥们给

小海演示了如何偷打出去的闲张,如何码牌(那个时候还没出现自动麻将桌,一切靠自己码),如何在抓牌的时候抓第二张,如何给自己码杠子,如何抓牌的时候换自己门前码好的牌。小海看得目瞪口呆,连声说好。就凭这个本事,去任何麻将局上拿钱一点问题也没有。小海急忙屁颠屁颠联系局,当时他仿佛看到了那些凯子的钱都被那个哥们给赢来了。他呢,天天好吃好玩地招待那个哥们。

小海把麻将局组织起来后就带那个哥们去了。小海先上去玩,玩了一会儿借口点背换换手气,就把那个哥们给换上了场,小海就站一边看热闹,等着那个哥们赢钱。一下午麻将打下来,那个哥们输了9000多。小海一看,心里就赞上了,心说:这个哥们还真会玩,知道先让大家吃吃甜头。当天散了的时候,小海对他可崇拜了,拉着他出去好一顿潇洒。第二天他俩又去了。那哥们打了一天,输了2万。小海合计:也是放水,不着急。那哥们啥水平他亲眼看到了,反正局还长。但是两个人手里都没有多少钱了。当天是三家赢,那个哥们一家输。临散局的时候大家都约好了第三天继续玩,可以适当提提局。那个哥们也同意了。

第三天又去玩。玩了几圈牌,那个哥们还是输,不到6圈就输出去1万多了。小海在旁边看眼实在坐不住了,故意念叨说:“该收一收了。”那个哥们也懂小海说的是啥意思,连连点头说好。可是他越想赢就越输,越输小海就越着急。小海就不停地念叨着一些话提醒他,意思说别再放水了,应该收点回来了。但是那个哥们好像没听到似的,到散局的时候输了3万多。好容易捱到人散了,小海急赤白脸问那个哥们怎么不出千赢钱?那个哥们哭丧着脸说:没敢。看那几个人像社会人,自己就害怕了。暗地里自己比量了好几次,也没敢出千。把小海气的,原地转了好几圈。最后实在不甘心,死说活说动员了好几次,那个哥们说确实不敢出千。

其实,小海也曾经和我请教过打麻将如何出千。我也告诉过他,但是实际打起来他也不敢去应用。拿他的话说:总觉得大家在盯着他看。他玩的时候我也在旁边看过,最基本的出千他都不敢。比方说:他上家抓上垛的牌,不小心把下边那张牌翻了一下,他恰好看到那是张什么牌。他明知道自己马上要抓的牌是个废张,要是我抓,我肯定去抓旁边垛上面那张,快速将下边这个废牌直接拿到上边填补位置就可以了,没人会去注意这个的。这个手法小海也会,平时他自己演练的时候也很麻利,但是在场上他就是不敢做。我后来和他说:“实在不行你就当那张牌不存在,直接抓上边的,放进自己家牌垛里,谁也说不出啥了,没注意嘛。就是别人看到了,你可以说抓错了(一般打麻将抓错了只要发现不及时,牌放进了自己牌垛里,别人基本是不大深追究的,大不了挑个废张出来说那是刚才抓回来的就是了)。”但是小海做贼心虚,不敢去抓那张牌,总觉得大家都在看着他的手。他也是过不了自己的心理那一关。其实人们在打麻将的时候眼神都是散的,很少会跟着你的手走。

很多人看了我的帖子和书,在网上留言表示对千术有了一点兴趣,有的甚至想学。我说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就算学会了,玩得再怎么滑溜,也很难过实战的心理关。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千,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要知道,环绕在你身边的都是一群输红了眼的赌徒,万一失败了,很可能会马上被人放躺在地上的。这个心理压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平常我也接触过很多小老千,在自己认识人的小局上出千出得可顺溜了,一旦把他放在一个陌生人的局上,他啥也不敢做,看来在他眼里还是熟人好欺负。

我们是在一个饭局上听小海说以前的糗事,当时我们都乐坏了,三元的一个哥们正喝着啤酒,没忍住,一口酒喷了满桌子,害得大家都没吃成。

(本章完)

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13〉第一次合作12〉初逢杨老二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7〉欺人太甚46〉等待“牛局”39〉童子坐庄46〉等待“牛局”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55〉熟悉环境61〉发酸的花牌30〉上桌都不容易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4〉遭遇群蜂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33〉无漏可捡40〉兄弟如凯子12〉初逢杨老二17〉欺人太甚29〉穷极“拨玉米”21〉邋遢小老千40〉兄弟如凯子39〉童子坐庄1〉缺德的“填大坑”46〉等待“牛局”38〉憨人二牛29〉穷极“拨玉米”59〉初尝扑克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12〉初逢杨老二25〉“声色”有讲究61〉发酸的花牌47〉暗通款曲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21〉邋遢小老千56〉目标出现25〉“声色”有讲究54〉找德子打秋风51〉疯狂过后的凄惶12〉初逢杨老二61〉发酸的花牌54〉找德子打秋风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63〉调包计53〉偷鸡不成蚀把米51〉疯狂过后的凄惶4〉遭遇群蜂54〉找德子打秋风25〉“声色”有讲究17〉欺人太甚43〉闷牌.烟盒.做记号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35〉见好就收57〉寻找突破口57〉寻找突破口15〉宝盒机关多10〉超烂押宝局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3〉偷鸡不成蚀把米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45〉警察家里设赌窝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6〉等待“牛局”43〉闷牌.烟盒.做记号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32〉弹指神功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7〉贼喊捉贼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22〉移动的筹码3〉贴还是不贴43〉闷牌.烟盒.做记号63〉调包计45〉警察家里设赌窝59〉初尝扑克15〉宝盒机关多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43〉闷牌.烟盒.做记号17〉欺人太甚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
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13〉第一次合作12〉初逢杨老二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7〉欺人太甚46〉等待“牛局”39〉童子坐庄46〉等待“牛局”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55〉熟悉环境61〉发酸的花牌30〉上桌都不容易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4〉遭遇群蜂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33〉无漏可捡40〉兄弟如凯子12〉初逢杨老二17〉欺人太甚29〉穷极“拨玉米”21〉邋遢小老千40〉兄弟如凯子39〉童子坐庄1〉缺德的“填大坑”46〉等待“牛局”38〉憨人二牛29〉穷极“拨玉米”59〉初尝扑克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12〉初逢杨老二25〉“声色”有讲究61〉发酸的花牌47〉暗通款曲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21〉邋遢小老千56〉目标出现25〉“声色”有讲究54〉找德子打秋风51〉疯狂过后的凄惶12〉初逢杨老二61〉发酸的花牌54〉找德子打秋风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63〉调包计53〉偷鸡不成蚀把米51〉疯狂过后的凄惶4〉遭遇群蜂54〉找德子打秋风25〉“声色”有讲究17〉欺人太甚43〉闷牌.烟盒.做记号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35〉见好就收57〉寻找突破口57〉寻找突破口15〉宝盒机关多10〉超烂押宝局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3〉偷鸡不成蚀把米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45〉警察家里设赌窝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6〉等待“牛局”43〉闷牌.烟盒.做记号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32〉弹指神功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7〉贼喊捉贼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22〉移动的筹码3〉贴还是不贴43〉闷牌.烟盒.做记号63〉调包计45〉警察家里设赌窝59〉初尝扑克15〉宝盒机关多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43〉闷牌.烟盒.做记号17〉欺人太甚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