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暗通款曲

看了一会儿,我发现有地方不对。因为谷明配牌都着急先配,所以看起来大家基本乐得捡现成的,配牌以前先观察他的表情,通过他的表情来估计他的牌大还是小,然后决定自己是追头还是撵尾。但是我站的位置不一样,我站在末门坐门的身后一点的位置。这个炕是两边连着墙、两边有边沿的,所以末门的位置和天门的位置身后都是可以站人的。我就可以清楚看到天门、出门、庄家和天门后面看眼的人。国仁配牌基本是先把牌拿手里,再去观察谷明的表情,然后再根据谷明的表情去配牌。辛礼呢,好像对国仁看谷明表情配牌很有信心,遇到两配的牌就要问一下国仁应该怎样配。国仁好像和辛礼关系不错,两配的牌基本都能帮辛礼配出好点子。有的时候宁可拆对也要去追头,而且基本都能追上。有的牌明显拆得不合理,但是辛礼也没意见,国仁帮他咋配他都认可。

有一把牌很有意思,辛礼拿了两个不一样的7和一对J牌。竟然也来问国仁如何配。这样的牌可以配成8对8,头8是很大的牌了。押钱都是为了赢钱,没有奔着保本或者输钱上来玩的,换我配,我就会配成8头8尾。这样的牌根本不用去问别人的意见,除非辛礼不会玩。但是从他分长短牌来看,分得很利索,应该不是不会玩。而国仁也没有犹豫,直接给他配成4点头尾巴一对。这样配牌也没啥问题,胆子小嘛。但是庄家亮点以后是4、5、2、7的9头9尾牌,如果国仁按照8头8尾去配,那就是输了。但是配成对,是保本没有输。出现这样的配法不能不叫我多琢磨琢磨。谷明呢,似乎傻乎乎的,配完了只关心谁赢了,只关心那个小平头是不是把钱都收回来了。好像还有点不放心那小平头,怕他能偷钱一样,总去问进账多少钱,或出账多少钱,看那架势好像赢了点就准备不干似的。

那国仁真有这么厉害?我不禁有点佩服他起来,要说察言观色在赌桌上能运用好的人绝对是高手。而国仁也确实每次配牌前都要好好看看谷明的脸色,仔细地端详他。

我选的角度不错,我站在地上,国仁坐在地上的椅子上,看谷明是仰视的角度,而我在末门后面站着看他,是俯视的角度。谷明坐在炕上,我站在地上,我俩的视线是平行的。所以我基本不用转脑袋就可以很清楚看着他们的动作和表情。

我发现个问题,国仁其实并不是在看谷明,国仁每次拿了牌眼睛基本去了谷明的身后。他身后只站了一个老孔,谷明每次配牌都不避讳老孔。老孔嘴巴里叼着烟卷,大口大口地抽着,眼睛贪婪地看着桌子上的钱,很专注。每次场上输赢他都使劲伸着脖子看。

难道国仁知道谷明的牌头?难道老孔走水给国仁了?看了一会儿我基本也看出来了,确实是老孔走水了。每次谷明配完牌,他都把庄家的头牌告诉国仁。国仁坐天门,可以直接看到他。辛礼坐出门,需要探身扭头才能看到老孔,但是辛礼根本不去看,辛礼好像知道国仁知道庄家的牌头的事情,所以一切交给国仁来配,看来这还真是个好买卖。盛宇还在场上押钱坐门呢,我得看看是啥暗号,跟着捡漏。捡漏一直是我的强项,所以我得去破解破解。知道庄家的牌头再去配自己的点,不赢的是傻瓜,我也想跟着赢点。

于是我就刻意观察老孔的肢体动作和话语,与场上庄家的牌头进行对比,试图寻求二者的联系或规律。

手?老孔的手很少拿上来

,基本是弹烟灰的时候才能露出来,基本都是垂着的。很多把根本看不到他的手,但是国仁也知道庄家的牌头,看来问题没在手上。

烟?在嘴巴不同方位叼着烟头或烟的朝向?最后也被我否定了,因为他不是总抽烟,很多时候,他嘴巴里不叼烟,人家国仁也知道牌头。

嘴巴?看了他嘴的无意识动作,并没有什么能和桌子上庄家的点有关联的地方,也被我给排除了。

要说蹲在谷明身后露出的就是胸部以上的这些地方。那是哪里呢?眼睛?我跟着老孔的眼睛把他眼神能去的地方挨个溜达一圈,也没找到啥规律,和正常赌徒一样,到处乱看。

我破解别人的肢体语言是很厉害的,看了几圈牌我竟然啥东西都没看出来,我有点迷糊。难道我错了?可是国仁明明知道谷明的牌头才对,这几圈牌很多两配的牌谷明的选择都是正确的。我又仔细观察了一圈,还是没啥发现,我有点沮丧。看了好久,我最后也敢肯定:老孔没有传递暗号告诉国仁,有暗号的话我绝对可以破出来。这么多年的赌徒生涯,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不能说每个都能破出来,至少也能破个八九不离十。但是我看了半天,他们之间确实没有啥暗号。

但是国仁确实知道牌头,而能看到谷明牌的人只有老孔。难道是谷明自己走水了?怎么可能?非但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就荒唐了。我的脑子开始有点乱了,我得再理顺理顺才是。就这么会儿工夫,盛宇已经丢进去8万多了。他好像有点急,总有意无意地转头看着我,好像求助我上去玩一样。

我把手放在盛宇的肩膀上,安慰似的捏了捏他,让他别着急。

就老孔自己能看到庄家的牌,别人看不到,也不可能报出去。

于是我又观察起国仁来,看来还得从源头找起。我检讨了一下,觉得刚才我自己有点急躁了。这样的事情需要很好的观察力,我得再看看才是,再好好看看。这个局有病已经在我脑海里定义好了,关键是找出哪里病了,我好对症下药,捞点钱走。

国仁每次派牌完了并不着急拿牌,总去端详着谷明。谷明面相很和善,总在谦逊地微笑着,好像这个局对他来说有点大,他还有点紧张。我的眼神就跟着国仁重新走了走。

我又发现,国仁看庄家的路线特别有规律。他先使劲盯着看谷明,有点虎视眈眈的意思,直勾勾地端详谷明配牌的表情,这时眼光会扫一下老孔。等谷明配完牌他就笑着说谷明的笑话,去逗谷明。比如说:“看你那样子就不大,我要杀了你。”或者说:“小样,别紧张,拿了大牌是吧?等我来追你。”间或说一些赌局上大家经常开的玩笑话。眼神回收的时候总习惯性地去看钱,不是看桌子上押的钱,而是那个小平头面前的一堆钱,好像他想要把那些钱都赢来一样。然后再拿起自己的牌来研究,决定如何去配。他看过小平头面前的钱,就知道了谷明的头牌,眼睛也再没去别的地方。

我想验证一下自己的推断,于是就做了个试验。那把我也掏2000元押在盛宇门上,在国仁看完谷明的表情时,我故意伸出来手装作去拿盛宇的牌,作出着急的样子说:“盛宇,快开牌,你玩得真磨叽。”我手伸到了天门那里,因为发牌,几家间隔很小。我就是比划了一下,也不是真要去拿。我只是想看看是否会打断国仁,果然,国仁以为我手要去摸他门前的牌,伸手打我手一

下说:“去,你看盛宇的牌去,这个是我的。”我装作不好意思说:“哦,你的啊?”然后拿盛宇的牌来看。国仁笑着说:“操!皇帝不急太监急什么?你着什么急。”大家都笑了,我也跟着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盛宇好像遇到了救星一样,想让给我,我说:“我不玩,没钱,就这两千,赢了我就走。”辛礼搭话说:“你还是男人不?2000元就满足了?”大家都开起我的玩笑来。

就我打断国仁的工夫,国仁去拿牌,眼睛又在那个小平头的钱堆上瞅了一眼。因为之前他是收回目光的时候顺带看一眼,这次是从自己牌上专程看过去的。我的推断是对的,问题就出在那堆钱上。

我拿牌,大家的目光都看我,和盛宇一门押钱的人说:“你2000也想配牌?你的心怎么那么大呢?我押了1万还没配牌的机会呢。”我装傻说:“我看牌怎么了?”盛宇接过话说:“老三看就看,我同意他看的。”坐门的这样说,谁都没了意见。我拿起牌看了一眼,是一个2、一个7、一个人8、一个9。我故意配成7-9为头,2-8为杠做尾巴。因为我是拿起来配牌,后面押这门的人都跟着看,我也不避讳他们。配完了我就丢桌子上扣着,押一门的人不乐意了,说我:“你会配吗?不会配别乱配。”按理都是把人8配9撵头。我也知道,但是我装傻子嘛,后面的人都要求盛宇拉一下。所谓拉一下,就是牌九里追头的意思(当然一个地方一个叫法,不能以偏概全)。盛宇可能以为我出千了,坚持说我怎么配的就是怎么样,死活不拉了。那把庄家开出个4点头一对尾,末门保本。所以大家也都没说我啥。

我知道应该从哪里入手了,看一下小平头的钱,再看看每次庄家亮牌以后的头多大,我就很容易知道庄家的牌头了。

小平头总有意无意摆弄着桌面的钱,他是把账的人嘛,所以没人怀疑。看了好几场我也看明白了,小平头面前一叠的钱,有散的有1万一捆的,散钱在上面横放着,为了拿起来方便。暗号就在散钱上,比如上面一张向左边错一下,露出第二张钱的小边,代表庄家是一点头;全部并拢在一起,没有错开,庄家就是0点头;向右边错开小边,就是2点头;向左边错一半,是3点头;向右边错开一半是4点头。如果是5点头,小平头就把上面的钱理顺理齐,用一小叠钱去错边,向左边错一个小边是5点,右边错个小边是6点,向左错大边的是7点,向右错大边的是8点。9点以上的基本不报,直接把手盖在钱上。

这个小平头做得很好,很自然。因为他总要不停收钱、赔钱,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配牌上,是不需要他赔钱收钱的,但是他总是去做出准备要收钱的架势,哪个钱不平整了他没事都去理顺理顺。

可是他没有看到谷明的牌,怎么知道他的牌头呢?看了一会儿我也就看明白了,是老孔传递给他的,估计是用脚或者用手传递给他,具体是怎么做的我就看不到了,但是事实就是这样。辛礼呢,可能不知道暗号,所以要问国仁。他们的暗号就在他眼皮下边,还去问人,睁眼瞎?天知道。这就和我没多大关系了,也懒得去想。

看明白了我就可以跟着捡漏不是?知道庄家的头牌是几,不跟着赢钱的都是傻瓜,看来有钱捡了。当时我有点激动,跃跃欲试着要掏钱下注。但是马上直觉告诉我,不对,我还不能上去捡这个钱,这里面还有不对劲的地方。

(本章完)

55〉熟悉环境53〉偷鸡不成蚀把米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35〉见好就收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7〉寻找突破口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46〉等待“牛局”34〉老虎身上拔毛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38〉憨人二牛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25〉“声色”有讲究33〉无漏可捡45〉警察家里设赌窝51〉疯狂过后的凄惶35〉见好就收40〉兄弟如凯子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2〉初逢杨老二10〉超烂押宝局15〉宝盒机关多47〉暗通款曲40〉兄弟如凯子32〉弹指神功4〉遭遇群蜂14〉事出蹊跷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6〉等待“牛局”35〉见好就收9〉警惕站前美人计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7〉暗通款曲15〉宝盒机关多57〉寻找突破口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33〉无漏可捡1〉缺德的“填大坑”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9〉穷极“拨玉米”43〉闷牌.烟盒.做记号1〉缺德的“填大坑”51〉疯狂过后的凄惶4〉遭遇群蜂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21〉邋遢小老千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63〉调包计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7〉寻找突破口9〉警惕站前美人计21〉邋遢小老千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切线扑克10〉超烂押宝局3〉贴还是不贴2〉苦觅良机22〉移动的筹码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0〉兄弟如凯子29〉穷极“拨玉米”8〉套中有套3〉贴还是不贴2〉苦觅良机5〉切线扑克53〉偷鸡不成蚀把米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0〉超烂押宝局38〉憨人二牛59〉初尝扑克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21〉邋遢小老千38〉憨人二牛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61〉发酸的花牌40〉兄弟如凯子40〉兄弟如凯子57〉寻找突破口56〉目标出现2〉苦觅良机57〉寻找突破口45〉警察家里设赌窝30〉上桌都不容易3〉贴还是不贴33〉无漏可捡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5〉宝盒机关多9〉警惕站前美人计51〉疯狂过后的凄惶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
55〉熟悉环境53〉偷鸡不成蚀把米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35〉见好就收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7〉寻找突破口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46〉等待“牛局”34〉老虎身上拔毛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38〉憨人二牛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25〉“声色”有讲究33〉无漏可捡45〉警察家里设赌窝51〉疯狂过后的凄惶35〉见好就收40〉兄弟如凯子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2〉初逢杨老二10〉超烂押宝局15〉宝盒机关多47〉暗通款曲40〉兄弟如凯子32〉弹指神功4〉遭遇群蜂14〉事出蹊跷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6〉等待“牛局”35〉见好就收9〉警惕站前美人计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7〉暗通款曲15〉宝盒机关多57〉寻找突破口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33〉无漏可捡1〉缺德的“填大坑”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9〉穷极“拨玉米”43〉闷牌.烟盒.做记号1〉缺德的“填大坑”51〉疯狂过后的凄惶4〉遭遇群蜂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21〉邋遢小老千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63〉调包计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7〉寻找突破口9〉警惕站前美人计21〉邋遢小老千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切线扑克10〉超烂押宝局3〉贴还是不贴2〉苦觅良机22〉移动的筹码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0〉兄弟如凯子29〉穷极“拨玉米”8〉套中有套3〉贴还是不贴2〉苦觅良机5〉切线扑克53〉偷鸡不成蚀把米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0〉超烂押宝局38〉憨人二牛59〉初尝扑克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21〉邋遢小老千38〉憨人二牛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61〉发酸的花牌40〉兄弟如凯子40〉兄弟如凯子57〉寻找突破口56〉目标出现2〉苦觅良机57〉寻找突破口45〉警察家里设赌窝30〉上桌都不容易3〉贴还是不贴33〉无漏可捡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5〉宝盒机关多9〉警惕站前美人计51〉疯狂过后的凄惶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