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切线扑克

我总是故意垒正扑克,终于有人不耐烦了。那个大高个不耐烦地说我:“没事你总去动那牌干吗?没轮到你你就不能消停点儿?你给搞正了大家怎么抠底牌?”

我赔着笑说:“大哥,这不是怕有人认得牌嘛。”

那个头发上有发蜡的小年轻接茬说:“你认得啊?”

我说:“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有人认识啊。”

眼镜接了话头:“谁认识啊,谁能认识啊?那真是神仙,你告诉我,怎么认识?”说着转过身,眼睛直勾勾看着我,那意思非要我给他一个答案。我被他逼得很无奈,说道:“这都玩了好几圈了,万一谁用指甲去划牌啥的,不就认识了?”那个胖子马上说:“小兄弟说得对!来,咱们这把完了换新牌,别叫人在上面乱他妈作记号。”

大家纷纷附和,都说,要换马上换,要玩就公平玩,不可以作记号。

老板又拿出两副牌,作出公正公平的样子。其实,我已经看清楚场上的形势了,除了我和瘦子,其他人都是一伙的,只有我俩是凯子。看来我真的遇到了群蜂,我看三元朋友着急的样子,估摸着他应该也是个凯子,具体是不是,我没有求证。谁知道呢,反正我还不能完全信任他,决定暂时不说。

赌局还在进行,这工夫光底钱我也下了很多进去。我拿了大牌也能下注,但是终究不如人家认得牌爽快

,输赢随自己便,想赢就赢,想输就输。这么一折腾我又丢进去3万多。

快中午了,上午的牌局就要结束了,我还是没看出来他们认牌的诀窍,我郁闷坏了。这时候来了一个人。那人应该是石材批发市场的一个摊主,他看大家在玩,也有点兴奋,拿出钱准备上来玩。但是场上的老板不想让他上来玩,来回找理由搪塞那人,磨叽一阵,那人最终也没能上场。他站在一边看着热闹,很眼馋的样子。我就对这个人留意起来,说不定从他身上能找到一点线索。

中午吃完饭,大家还要继续玩。我连连摆手,说:“先不玩了,还得看石材。来了两天光玩了,差点把正经事耽误了,家里还等着我的石材呢,说什么也得看看,不然交代不过去,我得在市场逛逛,挨家看货比较比较。”大家都说,你干脆在这家买得了,老板也不是外人,不会坑你的。托词我早想好了,就说:“单位叫我定做狮子的,不要大理石。”

无巧不成书,哪知道最后进来的那摊主就是卖石头狮子的。他一听,好嘛,来买卖了,也不想上场玩牌了,非拉我去他店里看看。我就坡下驴,表示要跟他去看看货,他们也不好阻拦,继续开战。当时,那个瘦子已经输了6万多,他好像就在附近做买卖,输了钱那个老板借给他。虽然我跟他没啥交情,但我俩在同一张桌上被人当作凯子,一时间,我有点可怜他,也为他担心起来。可怜归可怜,我能怎么办呢,在人家的地盘上叫破局,不知道会被人打成什么样。出门的时候,我随手从大家玩过丢弃的牌上摸了一把,用手指头弹了10来张牌进袖子。那个时候的我弹牌进袖子,根本不需要什么滑道了,有地方就能弹进去。

我们跟着那摊主去看货,那摊主给我们看了好几个式样,我们都不满意。能满意吗?本来我们就不想去买,就是找机会下场,还不想叫大家怀疑。本想早点脱身,好到一个清静地方商量对策,但是这个摊主做买卖可真卖力,拉着我们耐心地推销石狮子。最后我们被他磨叽得实在受不了了,我面露难色,不好意思地跟他说:“要不先订下,手里没钱了,都输了

,本来还想进一批大理石条回去做台阶,再进一些大理石板回去做办公楼的地面。”小海也装模作样地拿笔记那些东西的报价。我呢,一边抽烟,一边看石狮子。扯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小海和那摊主怎么说起他们赌的事,我就凑了过去。小海也挺能侃,作出真诚又惋惜的样子说:“我们一定在你家进货,我们一回去,就把钱和进货单打过来。这次本来能直接买走,你看这个倒霉人。”说着他伸手指指我。

那摊主听到这里,拉拉我们的衣角,偷偷在我俩耳朵边上说:“快别去玩了,他们都有鬼。那扑克他们都认识。你们可不兴告诉别人。”我装作不知道这件事,很惊讶地问到:“这是怎么回事?”

他说:“这牌我们都会看,鬼就出在牌边的切线上,单独看看不出来,放在牌里面对比着,一下就认出来。”

“看切线?”我问那摊主。

那摊主说:“就是后期切割的工艺。”

我这时有点懂了,再问,那摊主死活再不说了,还和我俩说:“你们也惹不起那些人,就认了吧,花钱买教训了。我这是看你俩真心想在我这里买东西才告诉你们的。”我俩再三和他保证,说一定保守秘密,回到公司马上把钱打来,马上来拿货,还让他按照小海下的单准备,就是价钱还得跟领导汇报。那摊主再三保证说自己已经给最低价。又来回磨叽了半天,我和小海才脱身。我得提一下,跟那摊主看货前,我已经把三元的朋友打发回去了,因为我还是不相信他。回去的路上,我把袖子里偷来的扑克拿出来好个研究。这个东西真奇怪,如果不是那摊主说破,还真能憋死我。经他一点,我拿出来一一对比,果然很容易认出牌来。

所谓切线扑克,主要是在出厂的时候利用后期工艺做成的。打个比方说,一叠连号的新钱,边上有切割过的痕迹。新扑克也一样,一叠扑克放在一起,边上有一条连起来的线。后期切的时候,按照一定规律切割,就会切出切线扑克。这东西看起来很简单,告诉你如何看,你就会了。可是要没人点破,神仙来了也和我开始一样,凯子一个。

(本章完)

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39〉童子坐庄58〉迷雾重重39〉童子坐庄7〉贼喊捉贼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13〉第一次合作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46〉等待“牛局”15〉宝盒机关多33〉无漏可捡25〉“声色”有讲究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4〉遭遇群蜂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缺德的“填大坑”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46〉等待“牛局”32〉弹指神功17〉欺人太甚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33〉无漏可捡58〉迷雾重重46〉等待“牛局”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4〉老虎身上拔毛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9〉警惕站前美人计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58〉迷雾重重15〉宝盒机关多56〉目标出现53〉偷鸡不成蚀把米55〉熟悉环境32〉弹指神功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8〉套中有套43〉闷牌.烟盒.做记号7〉贼喊捉贼21〉邋遢小老千35〉见好就收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1〉杀入内场43〉闷牌.烟盒.做记号8〉套中有套15〉宝盒机关多38〉憨人二牛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7〉贼喊捉贼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2〉初逢杨老二22〉移动的筹码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47〉暗通款曲47〉暗通款曲43〉闷牌.烟盒.做记号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切线扑克46〉等待“牛局”35〉见好就收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30〉上桌都不容易38〉憨人二牛7〉贼喊捉贼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64〉高科技赌具纵览61〉发酸的花牌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54〉找德子打秋风30〉上桌都不容易21〉邋遢小老千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46〉等待“牛局”17〉欺人太甚21〉邋遢小老千25〉“声色”有讲究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8〉套中有套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2〉移动的筹码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
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39〉童子坐庄58〉迷雾重重39〉童子坐庄7〉贼喊捉贼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13〉第一次合作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46〉等待“牛局”15〉宝盒机关多33〉无漏可捡25〉“声色”有讲究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4〉遭遇群蜂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缺德的“填大坑”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46〉等待“牛局”32〉弹指神功17〉欺人太甚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33〉无漏可捡58〉迷雾重重46〉等待“牛局”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4〉老虎身上拔毛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9〉警惕站前美人计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58〉迷雾重重15〉宝盒机关多56〉目标出现53〉偷鸡不成蚀把米55〉熟悉环境32〉弹指神功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8〉套中有套43〉闷牌.烟盒.做记号7〉贼喊捉贼21〉邋遢小老千35〉见好就收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1〉杀入内场43〉闷牌.烟盒.做记号8〉套中有套15〉宝盒机关多38〉憨人二牛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7〉贼喊捉贼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2〉初逢杨老二22〉移动的筹码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47〉暗通款曲47〉暗通款曲43〉闷牌.烟盒.做记号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切线扑克46〉等待“牛局”35〉见好就收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30〉上桌都不容易38〉憨人二牛7〉贼喊捉贼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64〉高科技赌具纵览61〉发酸的花牌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54〉找德子打秋风30〉上桌都不容易21〉邋遢小老千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46〉等待“牛局”17〉欺人太甚21〉邋遢小老千25〉“声色”有讲究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8〉套中有套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2〉移动的筹码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