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

几天后,盛宇来找我,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那天我们在楼外面说完话,我和小海进去,盛宇就挂电话找人在外面等着。谷明和老孔还有那个小平头出来,就被他们抓到车上给拉走了,找了个僻静地方,好个打,把他们赢的钱和本钱全部抢走了,然后送到了高速公路上让他们自己走路。后来他们也没敢去报案,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至于他们几个的关系,盛宇也问明白了。那个谷明是老孔输急了找来的老千,第一次见面时,谷明给老孔演习了多发一张牌的效果,把老孔乐坏了,于是就给他带到了这个局上来。他们在这里已经观察了好几天了,一直没有机会上去玩。晚上人太多了,外来的人很少有机会坐门或者坐庄。所以他们就想组织人下午来玩,而下午基本没多少人玩,很不好组织局。于是老孔就想了个办法,他去找经常来赌钱的凯子凑局。

于是老孔就找到了自己的一个远房亲戚,国仁,他们好像是什么表亲,国仁经常来玩,手里钱也多。老孔游说国仁说:“自己新近认识一个朋友,就是这个谷明,有钱,人还傻不啦叽的,就知道彪赌,啥东西都不懂。”国仁对老孔很是信任,老孔跟国仁说两人合伙骗这个谷明一下。他们商量了一下,老孔说谷明信任自己,配牌不怕自己看,商量好暗号,老孔把谷明的牌头走水告诉国仁,知道牌头,正常情况不赢是傻子。一般遇到这样的好事,谁都会干。国仁心想牌九局上知道人家的牌头配牌,赢钱就好比直接上手拿一样简单,何况老孔还是自己的表姐夫,怎么可能坑了自己?考虑到下午人不多,老孔怕组织不上局,就让国仁再找个人去坐门。于是国仁就拉着自己的好哥们辛礼一起入伙,有钱大家拿,反正挺讲究的。其实国仁不知道这个是陷阱,那谷明演局特别逼真,装傻子故意先着急配牌。国仁还以为遇到了好事呢,辛礼一听,也立刻答应入伙。于是他们约定三三分成,就是谷明输的钱他们三方来分。辛礼和国仁一人一份,老孔和小平头一份。小平头是老孔的弟弟。为了让局看起来更好,国仁他们俩还联系了几个人来捧门,也就是外围跟着丢石头的人。但是那些丢石头的人不知道,还以为正常局呢。这样国仁以为遇到了凯子,其实自己才是凯子,被人出卖了。

老孔把人组织好了,回头找谷明商量,决定每次谷明故意先配牌让老孔告诉他们多大的头,然后老孔又找国仁商量好暗号的事。当然了,5张牌配牌,别说报暗号了,就是直接亮开了配,也不好追。

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这样。如果你是国仁,一个熟人亲戚来找你,你会不会去呢?

对这个赌窝,我也想交待几句。因为后来盛宇没把事情处理好,我就没继续在那里待,很快就回去了,这个局直接放弃了。几个月后这个赌窝被鞍山警察局给端了窝。

目前这样的局也很多,先故意给你甜头引你入局,其实那是毒药外面裹着糖。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精明人,那这些老千就会像我上面说的老孔一样,故意约你一起去千别人。可能是这样那样的出千方式,不仅仅在牌九局上存在,也不一定都是多派牌的出千手段,不过道理还是一样:你被老千引到陷阱里了,你还是个凯子。局做得好,让你输了还找不到头绪。

你如果比上面这个国仁精明,你朋友说遇到傻子了,可以去捣鬼骗他一下,就是出千,然后和你研究一种出千方式,让你觉得去拿钱出千都万无一失,那就对不起了,人家会安排人抓你出千。开始人家装傻子,就等你出千,然后抓到你的手脖子,人赃并获,你出千被人抓了,还能说啥?愿打愿罚,手里钱被人没收了,还要敲诈你。你能去报案?要你赔偿你还能不赔偿?抓到你出千了嘛,认了就是了,基本都这个套路。

现在设

局骗人的多了去了,就连电视上或网络视频中的节目都有可能是现场的人一起做的局呢。比如那个台湾什么赌王郭安迪的电视表演,其中一项内容就是好几个人配合的结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这个地址打开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XWjnkCw3x0/)。这个表演的人用一副扑克,让观众随便洗牌,然后自己拿回来,说:“我想要从牌里拿两张红色的3和一个老K。”给观众看自己的手和袖口,表示自己的手并没有藏牌。然后洗几下,一下就在扑克里抽出来两个红色的3和一个老K,引来全场一片尖叫。其实这个把戏很简单,整副扑克都被他加工过了,那被他抽出来的两张红色的3和老K比其他的牌都要宽的。随便找个人,知道里面的诀窍都能抽出来,观众洗牌是不会去注意他的牌的宽度是否一样的,当扑克被码整齐的时候,任何人都能把这3张扑克给抽出来。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那个老郑,反正也得罪他了,不怕多这一下。记得有个视频里老郑打开一副新扑克,让观众胡乱洗完了,然后自己把扑克理整齐了,从扑克里一下拽出一套黑桃的扑克出来,说是一条龙,博了个满堂彩。说穿了其实一分钱不值,和郭安迪的表演异曲同工。说出来给大家听,大家谁都会玩。就是把一副扑克打开,把所有的黑桃拿出来,然后把剩余的扑克码整齐,是用砂纸打磨也好,是切割也好,让他们变得比那13张黑桃窄就可以了。然后把扑克按照原先的顺序排列好,封起来。到表演的时候拿出来,就说是从外面随便买的,然后叫别人打开去洗牌。正常人洗牌都是把着上下两头去洗牌,而他不论打磨还是切割,只会让扑克的侧面稍微有点变化,所以不会有人去注意这个细节的。玄虚做完了,就可以表演了。先在手里乱洗一通,把扑克两边边缘对齐,用手指肚把着牌的两个侧边,一抽拉就可以了。原理很简单,那13张黑桃比其他牌都宽,所以一下就可以抽出一条龙来了。这也就是唬人玩,在赌局上没有任何实战的价值。建议下次谁去做他节目嘉宾的时候,在他表演这个节目的时候,立刻上场把他的扑克要过来,你当场也可以给大家表演一下。只要掌握窍门就可以了,也很简单,就是在抽黑桃之前,要把扑克的侧面一边给理齐了,就可以轻松地把宽边13张黑桃抽出来了。

还说郭安迪。后面郭安迪用这3张牌表演了街头三张牌的玩法。把老K折上角(大家注意观察,他同时折了两张扑克,也就是说同时折了K和下边的一张3的角),然后把扑克亮开给大家看。K是折角的,其他两张3没有折角(注意他折角的动作,两张扑克一起折,然后把下边3的角拉平,把扑克亮开,大家只看到K的折角,3被他拉平了,但是那个折的位置还在),让大家验看。确定是K折角了,在桌子上边展示一下老K的位置。然后把牌拿起来准备抛(注意观察他的右手的小手指,他拿的时候其实把两张折角的牌叠在一起拿,小手指头在手掌的掩护下把K的折角也拉平了,把原先和K一起折角的那个3的折角的地方重折一下。因为是之前和K一起折过角,所以小指头很容易把那张3的折角做出来),然后他丢牌,其实丢出来的是下边的3,而K则被他留在手里。大家只是去看折角的牌在哪里,所以都不去注意他丢牌的方法。丢出来后他故意来回倒换几下,也是障眼法,转移大家视线,然后让大家猜K在那里。第一场三张牌的表演就是这样的。

这个表演完了,他又拿出另外3张扑克,在手里摆弄。他手里3张扑克展开,是红桃A、草花2、草花3。他把牌在手里洗几下,再次展示给大家看,用很慢的速度扣过去。让大家猜2的位置。大家都猜到了,他说是故意让大家猜到的。然

后把牌收起来(注意收牌的时候扑克换了方向)。然后又把牌展开,再一次给大家看,还是这三张牌。洗几下再打开让大家看A、2、3分别在哪里。然后把扑克扣在桌子上让大家猜3在哪里。因为是亮开翻过去的,所以大家都知道那个3在哪里。于是都押那个3,他把3翻开,变成了A(注意他大拇指捏的位置),大家又都惊叫起来:刚才明明看到是个3,怎么会变成A呢?

他又把扑克收起来,继续表演。说找两个黑色的,避免混淆,这把叫大家找红色的A在哪里。他先把红色的A扣过去,接着剩下的两张黑色扑克也分别扣过去。慢慢移动交换牌的位置,然后让大家猜A在哪里。大家都清楚地看到了那个A移动的路线,都去押,一翻开又错了,那是个黑3。再来一次,把3张扑克展开,然后在手里扣着(注意扣过去后在手里调换了一张扑克的方向),问大家手里3张牌是几,大家都说是A、2、3,他说错了。翻开一看,变成了A、A、2!然后又翻过去让你再猜(再次调整手里扑克的方向),大家有的说是A、2、3,有的说是A、A、2,翻开一看是3、3、2!然后又倒半天,让大家再猜这三张是几,大家都开始乱猜,打开看,手里什么也没有。

这个过程看着很有意思,其实是和主持人、现场嘉宾一起哄你玩的。说一下几个细节:拿出三张牌。注意:不是在牌堆里拿的,是提前准备好的,在自己手里摆弄的。这个时候他身后三个嘉宾,是可以看到他手里摆弄的内容的,也就是说可以看到他手里三张牌的全部内容。中间有一个场景也是这样的,就是他收牌以后在手里搞的时候,他身后有很多嘉宾,他们可以看到他扑克花色的。其实这个谁都会玩,和赌没有关系,我只能说这是个魔术,拿这个去赌会被人打死的。玩法一点也不难。买两副扑克,找出两个红A、一个花2、两个花3,草花2不用处理,把其中一个红A裁剪下一个小角,粘贴到草花3的一边牌点上,这样这张扑克就变成了两头扑克:一边是花3,一边是红A,简称大头3小头A。把花3的一个边裁剪下来,贴在红A上,这样也变成了两头扑克,简称大头A小头3。粘贴完了就可以表演了。

他刚开始拿起扑克在手里进行遮盖小头的过程,他身后的嘉宾都可以看到,但是他们还是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在表演的时候给予配合,惊讶、尖叫,我想是为了做节目需要吧,是可以理解的。表演的时候这样做:展示大头给大家看,合起来洗,调换牌的方向,展示小头给大家看。还是这3个牌的点数。因为洗牌混淆视线的缘故,大家基本不会去注意牌的顺序,但是记得一定要2在最下边,因为要亮开展示的时候,2要在前面打掩护。大家都押3时,这个3是大头的A小头的3,揭开的时候用大拇指捏住小头3的点数,呈现在大家面前的就是个A了。大家都押红色A时,那张是大头3小头A,揭开的时候用大拇指压住小头的A展示就可以了。

然后展示给大家看确实是A、2、3,收牌做合拢动作时,把其中大头3调换方向,打开,就变成了A、A、3了。换个方向展示,就变成了3、3、2了。最后手里都没有就更简单了,他收牌的时候,用手的前部去扫牌,顺着推着走。看着好像是拿在手里,其实是推到桌子的边缘,让扑克掉落在自己的腿上。试问,在赌桌上谁敢这样去做呢?所以我说这个是小儿科的唬你玩的东西,和赌没有任何关系,就叫逗你玩。

还有很多朋友给我看了他的很多节目,他在节目当中都说了是如何做到的,我就不一一啰嗦了。就这个他没说如何做的,我就不地道一次,帮他告诉大家是怎么做的。看过他的几场表演,感觉他藏牌的手法很好,假洗手法也很好,是一个扑克好手了。

(本章完)

46〉等待“牛局”3〉贴还是不贴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47〉暗通款曲30〉上桌都不容易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1〉杀入内场55〉熟悉环境4〉遭遇群蜂57〉寻找突破口56〉目标出现1〉缺德的“填大坑”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苦觅良机32〉弹指神功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贴还是不贴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53〉偷鸡不成蚀把米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15〉宝盒机关多54〉找德子打秋风47〉暗通款曲43〉闷牌.烟盒.做记号12〉初逢杨老二39〉童子坐庄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9〉初尝扑克51〉疯狂过后的凄惶30〉上桌都不容易38〉憨人二牛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4〉高科技赌具纵览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10〉超烂押宝局56〉目标出现1〉缺德的“填大坑”51〉疯狂过后的凄惶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15〉宝盒机关多22〉移动的筹码63〉调包计21〉邋遢小老千58〉迷雾重重33〉无漏可捡2〉苦觅良机14〉事出蹊跷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8〉套中有套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30〉上桌都不容易63〉调包计15〉宝盒机关多31〉杀入内场51〉疯狂过后的凄惶9〉警惕站前美人计55〉熟悉环境64〉高科技赌具纵览63〉调包计13〉第一次合作40〉兄弟如凯子9〉警惕站前美人计58〉迷雾重重14〉事出蹊跷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17〉欺人太甚56〉目标出现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5〉切线扑克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15〉宝盒机关多63〉调包计14〉事出蹊跷55〉熟悉环境13〉第一次合作51〉疯狂过后的凄惶30〉上桌都不容易64〉高科技赌具纵览35〉见好就收46〉等待“牛局”56〉目标出现25〉“声色”有讲究63〉调包计22〉移动的筹码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9〉警惕站前美人计47〉暗通款曲55〉熟悉环境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0〉超烂押宝局
46〉等待“牛局”3〉贴还是不贴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47〉暗通款曲30〉上桌都不容易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1〉杀入内场55〉熟悉环境4〉遭遇群蜂57〉寻找突破口56〉目标出现1〉缺德的“填大坑”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苦觅良机32〉弹指神功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贴还是不贴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53〉偷鸡不成蚀把米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15〉宝盒机关多54〉找德子打秋风47〉暗通款曲43〉闷牌.烟盒.做记号12〉初逢杨老二39〉童子坐庄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9〉初尝扑克51〉疯狂过后的凄惶30〉上桌都不容易38〉憨人二牛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4〉高科技赌具纵览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10〉超烂押宝局56〉目标出现1〉缺德的“填大坑”51〉疯狂过后的凄惶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15〉宝盒机关多22〉移动的筹码63〉调包计21〉邋遢小老千58〉迷雾重重33〉无漏可捡2〉苦觅良机14〉事出蹊跷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8〉套中有套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30〉上桌都不容易63〉调包计15〉宝盒机关多31〉杀入内场51〉疯狂过后的凄惶9〉警惕站前美人计55〉熟悉环境64〉高科技赌具纵览63〉调包计13〉第一次合作40〉兄弟如凯子9〉警惕站前美人计58〉迷雾重重14〉事出蹊跷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17〉欺人太甚56〉目标出现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5〉切线扑克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15〉宝盒机关多63〉调包计14〉事出蹊跷55〉熟悉环境13〉第一次合作51〉疯狂过后的凄惶30〉上桌都不容易64〉高科技赌具纵览35〉见好就收46〉等待“牛局”56〉目标出现25〉“声色”有讲究63〉调包计22〉移动的筹码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9〉警惕站前美人计47〉暗通款曲55〉熟悉环境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0〉超烂押宝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