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接连几场友谊赛看下来,情况都大同小异。

无论对手是名下见经传的菜鸟,或是赫赫有名的球场老手,只要遇上张彻一所率领的球队,全部都惨遭修理,被打得灰头土脸,毫无招架之力。

这么出色的队伍,老早在中部闯出名号,不少篮球迷,都会打听友谊赛举行的日期,携家带眷的前来,坐在篮球场旁呐喊助威。

至于那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学生,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们根本不在乎球赛的输赢,只顾著围在场外,盯著心仪的球员,双眼射出爱的电波。

书眉就夹在人群之中,抱著书包蹲在球场边缘,用小手撑著小脸,看著男人们满场跑。一个高瘦的青年,默默站在她身后,替她挡去四周拥挤的人潮。

她只要略瞄一眼,就能认出,那个冲撞得最野蛮的球员,就是她那人气第一的大哥。

张彻一冲刺的强大力道,大概没几个人能承受得起,那几个外校的篮球选手,总被他撞得脸色发白,哀嚎不已,肯定都被撞得内伤,说不定一等比赛结束,就得直奔中医诊所,跟中医伯伯报到。

比赛进行之中,一个穿著白衣黑裙的高一女学生,偷偷摸摸的匍匐接近,拉拉书眉的裙子,压低声音询问。

“喂,小眉,我上次订的货呢?不会又缺了吧?”女学生焦急的问。

“放心,货都补齐了,这次肯定不会让你失望。”她拍拍书包,看见张彻一抢到球,兴奋得倒抽一口气。

对方虽然紧迫盯人,但是他却灵活的左右闪躲,动作矫健得像是野兽,任何严密的防守,到了他的面前,不消三两下的功夫,立刻就土崩瓦解。

“张彻一、张彻一!”呼声震天,所有人都疯狂了,气氛热烈得有如摇滚巨星演唱会。

他紧抿著薄唇,运球前进,一再突破铜墙铁壁似的防守,眼中有著野蛮的满足。

对方的教练焦急的呼喊,在场外猛跳脚,不断下指示,却还是让张彻一觑得机会。

他把握时机,起身跳投,篮球离乎,在半空中画出一道抛物线──

得分!

全场欢声雷动,声音之大,连书眉也跟著忘形欢呼,喊得声嘶力竭,全心全意祈祷他能够再次获胜。毕竟,只要他赢的场次愈多,他的附加价值也会跟著水涨船高──

蹲在一旁的女学生,又伸手拉拉她的裙子。

“小眉,今天的聚会,我有一位同学也想参加。”

“不行啦,已经额满了。”

“拜托,请你通融一下。”她压低声音,苦苦哀求,希望好东西能跟好同学分享。“我那位同学家里有钱得很,肯定能成为你的大客户。”

“唔──”看在钱的分上,书眉决定让步。“好吧,等会儿你去带她过来,到老地方集合。”

一大一小蹲在角落,脑袋碰脑袋的靠在一块儿,不时小声交谈,像是正在进行什么见不得人的神秘交易。

球场上,张彻一再度出手,在三分线外跳投,现场又是一阵鼓噪。两队的得分相距超过二十分,对方的教练,像战败的公鸡,含泪瘫在椅子上,书眉暗暗猜测,这队的教练与球员,等会儿大概也会抱在一起痛哭。

好啦,球赛看到这里,应该就能确定,今天张彻一也是稳赢不输。她拍拍膝盖,慢条斯理的起身。

“要走了?”站在一旁,替她挡开人群的青年问道。

“嗯,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去开场了。”她点点头,又回头瞄了场内一眼。“这里就交给你了。”

“老板,放心吧!”那人戏谑的答道,在书包下头摸索,调整摄影机的镜头,以媲美专业狗仔队的手法,拍摄篮球场上的动静。

交代完毕后,书眉扛起重得惊人的书包,慢吞吞的离开篮球场。

嘿嘿,现在,该来做生意了!

操场上战况激烈,教具室里也热闹滚滚。

以往这儿总堆满了各类的教具,除了固定时间里,有学生会来打扫,其余时间里,大多是空荡荡的。

不过,在一个多月前,教具室有了新的用途,女学生们私下传说,每逢友谊赛当日,这儿就会举办销售大会,贩售某种“珍品”,众人争相抢购时的气氛之热烈,可不输篮球赛事。

如今,销售会的主办人,正坐在一个柜子上,气定神闲的主持销售事宜。那小小的身影,以及穿著的国小制服,在一群高中少女中显得格外突兀。

“来啊来啊,这是张彻一最新的家居照片组,要买要快啊!”书眉手里握著一块木板,往桌上重重一拍,在她面前则是摆满了照片,每张照片上头都是张彻一的俊帅英姿。

女学生们激动的抢购,挤在柜子前双手乱抓,几乎是人手一份,你挤我、我挤你的抢成一团,就怕手脚太慢,照片全被别人抢光了。

“有录影带吗?”

书眉点头,变魔术似的,从书包里拿出几卷录影带。

“这是他跟锦昌高中的比赛实况,一卷五百,你要吗?喔,好,谢谢惠顾!我替你包起来。”她抽出包装纸,迅速包装,姿态熟练极了。

坎坷的童年,让她小小年纪就深知钱的重要性,任何能赚钱的机会,只要被她逮著了,就绝对不会放过。

说真的,她很感谢过世的爸妈,生给她一张楚楚可怜的小脸。靠著这张脸蛋,以及慧黠得近乎狡诈的性格,就算是遇到推销员上门,她也能靠著精湛的演技,哄得推销员声泪俱下,乖乖掏钱出来。

所以,当柯秀娟开口,说要照顾她时,她简直乐得快要昏倒了,彷佛看见无数的钞票从天而降。

想想看啊,张彻一耶!镇上有无数的少女,对他垂涎欲滴,据说他的照片,喊得比电影明星还要高价。

眼看有钱可赚,书眉立刻动起歪脑筋,想要乘机大捞一笔。只是,她虽有地利之便,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张彻一,但是终究年纪太小,难成气候,玩不出什么把戏。

为了扩大“事业版图”,她决定找人合伙。

镇上摄影器材行的独子王大伟,今年刚上高一,无疑是最佳人选。两人一拍即合,立刻开始分工合作,一个摄影、一个拍照,贩售后的所有利润就二一添作五。

于是乎,每逢友谊赛当日,张彻一在前头挥汗打球,她就躲在后头,举办贩售会,大卖他的“周边商品”。这类的“非法集会”接连举办过五、六次,每次都是反应热烈,让她大赚一笔,笑得合不拢嘴。

而今天的聚会,气氛一如以往,人人争先恐后,抢破了头。比较特别的是,一个新加入的“客户”,站在角落,秀眉半挑,在半疯狂的少女中,显得异常的冷静。

书眉多看了她两眼,发现这名清秀的少女,是熟客带来的生面孔。整个人看来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是典型的好学生,连齐肩的发丝都平顺得不见一丁点儿的乱。

“你同学怎么只站在一旁看?”她问道,亏她先前还对这位“大户”颇为期待,希望她能砸下重金,大手笔的购买呢!

“她大概还在考虑吧!”对方随口答道,发现照片早已被抢光。“小眉,还有照片吗?”

“当然有!”书眉一手收钱,一手又去掏书包。“制服跟便服的一组五十,两组一起买的话算八折。另外半裸的那张有护贝过,所以一张卖要三十元。如果你还有其他特殊需求,请另行议价。”她说得钜细靡遗,服务态度一流。

大概是物以稀为贵,看多了张彻一穿制服的模样,女学生们反倒爱抢购他的家居照片。

至于半裸的那张,则是某天他运动回家时,书眉隔著窗子偷拍到的珍贵画面。

那时,他满身汗水淋漓的站在庭院中冲凉,结实的身躯脱得只剩一件内裤,古铜色的胸膛在夕阳下裸露,无数晶莹的水花,喷溅在他仰起的俊脸上。

那性感狂野的模样,令仰慕者们趋之若骛,让王大伟洗照片洗得手软,更让她数钞票数到手软。

始终站在角落的少女,缓缓走上前来,仪态优雅,一看就知道是好人家出身的女孩。

“听说,你还有卖张彻一的球衣?”她轻声细语的问。

“有。”书眉眼看“大户”开口,小脑袋狂乱的点啊点,捞出一件折叠整齐的球衣。“这件是他跟锦昌高中比赛时穿的。”也不知道这些女学生是怎么想的,专爱抢他的贴身东西来收藏,她只好动点手脚,一件一件的偷摸出来。

“有他的外套吗?”

“有。”

“便当盒?”

“有。”

“课本?”

“有。”

清秀的少女挑起柳眉,脸儿一侧,瞥见窗外那张发黑的俊脸。

“只要是张彻一的东西,你什么都能弄到手吗?”她问得有些刻意,存心火上加油。

“只要价码谈得拢,你就是要他的内裤,我也拿得出来!”书眉夸下海口,没发现站在窗外的青年,气得全身僵硬,头上都快冒出烟来了。

有人挤了过来,举手发问。

“喂,小眉,用一台翻译机,可以换到什么东西?”零用钱用罄后,她打算以物易物,准备拿爸妈送的生日礼物来交换。

“全新的吗?”书眉问。

“当然。”

“我回去就替你拍俊男出浴的裸照!”她兴奋得频频喘气,眼眸几乎要闪出星星来了。

哇,刚上市的电子辞典耶!那对中部城镇的学生来说,可是昂贵奢侈的玩意儿,她要是转手拿去贩售,肯定又可以捞上一笔。

“我也要!”

“是啊是啊,我要订五张。”

“给我三张啊!”

一听到有更“香艳刺激”的照片,众人挤上前来,纷纷抢著下订单,差点要把书眉挤得摔下柜子。

“别急别急,一个一个来,我先登记。”她在书包里东翻翻西找找,掏出笔记本来,一边替顾客们登记,一边开始计画,该怎么去偷拍张彻一的裸照。

嘿嘿,她可以趁他洗澡时,拿著照相机趴在浴室外头。要是被他发现,大不了可以说,她正在清除外墙的长春藤,凭她那深植人心的无辜形像,他肯定料想不到,她是在拍他的裸照!

“小眉,这张照片该怎么计价?”有人发问。

“来来来,你们先报学号预定。这张的难度比较高,我算好了价钱就──啊!”嫩脆的声音走了调,化为一声尖叫。

咦,怪了,她怎么腾空了?

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勾住她的领口,把她从柜子上拎了起来。

“啊,是谁?快放我下来啊!”她胡乱挣扎,像块腊肉似的左摇右晃,小手小脚一起乱挥,看来无助极了。

四周陡然静了下来,先前热闹的气氛转眼消失,气氛跌至冰点。

“同学们,抱歉,今天的集会必须提早散场了。”凌云饱含笑意的嗓音,懒洋洋的宣布。

接著,女学生们发出惊慌的尖叫,像是见到鬼似的,扔下照片、衣服跟便当盒,全都脚底抹油,争先恐后的夺门而出,压根儿忘了要预订香艳裸照。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她肩膀一颤,立刻知道大事不妙,颈后的寒毛,一根一根全都竖起来了,额上也渗出点滴的冷汗。

勾住衣领的那股力量,俐落的一翻,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还没喘过气儿,整个人已经转了大半圈。

书眉屏气凝神,心惊胆战的抬起头,赫然发现自个儿眼前,竟出现一张杀气腾腾的男性脸庞。

啊,这张脸看起来很眼熟呢!无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很像是让她赚饱了荷包的张彻一──

愈是端详,她的眼儿就瞪得愈大,表情也愈来愈惊恐。

不!不只是像啊,根本就是他本人嘛!

“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哥──”坏事曝光,她吓得“皮皮挫”,上下排牙齿喀啦喀啦的直打架,差点咬到舌头。

张彻一眯起眼睛,缓慢的低下头,逼近那张发白的小脸,一字一句的把话从牙缝里挤出来。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完蛋了!

书眉悬在半空中,冷汗沿著粉颊,一滴一滴的落到地上,在她面前,是气到头顶冒烟的张彻一。

也不知道是她作贼心虚,还是夕阳余晖的光芒,眼前的张彻一,看来格外庞大慑人,简直像是童话故事里,那种把小孩子丢进锅子里煮来吃的邪恶巨人。

在他的背后,则站著篮球队的全体队员,以及那个清秀的女学生,所有人全都拧著眉头,个个神情严肃。

“向柔,谢谢你。”张彻一开门,视线却还是盯著那个被拎在半空中的赃物拍卖大会主持人。

“小事一桩。”她简单的回答,双手交叠,表情似笑非笑。

书眉腿儿乱踢,懊恼的猛咬唇瓣,痛责自个儿一时财迷心窍,误把女间谍当成财神娘娘,竞然没发现,那个女学生态度有异,根本就是张彻一派来卧底的“抓耙子”!

事到如今,她只剩一条路可走了。

“呃,那个──大、大哥啊,你不是在比赛吗?”她故作镇定,还想装傻蒙混过去。

“结束了。”他冷冷的回答。

“喔,这么快吗?”她挤出笑容,心里却在痛骂那些外校选手,为啥这么没用,三两下就被解决了,不能帮她多拖延一些时间。

那甜美的笑容,没能软化他眼里的寒冰。

“纪书眉。”

“嗯?”她眨眨眼睛,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么可怕的口气叫唤她的名字,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从他嘴里念出来,简直冷得像冰刀,刮得她连骨头都在发冷。

“你还欠我一个解释。”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大哥,解释什么?我不懂啊!”书眉故技重施,又开始装无辜。“呜呜,请、请你先放我下来──”她眨了眨眼,立刻双眼盈泪,可怜兮兮的开始啜泣,再配上那小鹿斑比似的眼神,惹人怜爱的效力,瞬间发挥到百分之一百二十。

只可惜!这天下无敌的绝招,头一次没了作用。

以往看见她泫然欲泣,就会手忙脚乱,甘心做牛做马,任凭她差遗的篮球队员们,如今竟眼见她哭得泪汪汪,却无情的袖手旁观,全都杵在一旁,看著她悬在那儿,独自面对张彻一的熊熊怒火。

“你不懂?你、不、懂?!”他每说一个字,手腕就猛力一抖,悬在半空中的书眉也跟著抖个不停。

“真、真真真、真的不懂啊──”她还在嘴硬。

深幽的黑眸里,迸出危险的光芒。他薄唇一扭,扯出一个类似笑容的狰狞表情。

“去把那个家伙带进来。”

向刚先是瞥了书眉一眼,再走到门口,探手一抓,把在外头罚跪的王大伟扔了进来。

他连滚带爬,跌到大伙儿的面前趴好,一张脸早巳吓得发白。

“老板,那个──抱歉,事情全曝光了。”他满怀歉意的看了她一眼,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先前在操场上,篮球队员们把他团团围住时,他立刻就阵前倒戈,乖乖交出摄影机。为求保命,他详细的报告,那个九岁的小女娃儿,是提出哪些条件,而他又是怎么经过一番挣扎,却又难敌诱惑,以至于误入歧途。

她猛烈的摇头,长长的辫子乱甩,急著想要脱身。“大哥,你听我说啊,这全不关我的事,是王大伟他──”

张彻一开口了。

“他说,这全是你的主意。”他拿出一本笔记本,往地上一扔。书页翻开,上头全是她的字迹,写著分工细节,以及每次的利润分配。

罪证确凿,她抵赖不掉了!

“没义气的家伙,你敢出卖我?我要扣你的佣金!”书眉倒抽一口气,龇牙咧嘴的喊叫,激动的朝王大伟挥舞手脚,要不是还被拎在半空中,她肯定要扑上前去咬人,惩罚他的背信忘义,平时温驯乖巧的模样,老早就消失得不见踪影。

篮球队员们瞧见她此刻的模样,纷纷摇头叹息。

“难怪我爸会说,不可以相信女人。”

“唉,现在连小女孩都不能相信了。”呜呜,这小丫头居然欺骗他们的感情啊!

凌云却面带微笑,好整以暇的倚靠在墙边,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其实包藏著祸心。

至于向刚,则是走上前来,审视著满地的“周边商品”。

“还真的被你料中了,这小妮子竟然有胆量在背后搞鬼。”他啧啧称奇。“话说回来,她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商业头脑,要是能够好好栽培,以后的成就肯定不得了。”

“我看,她倒是比较有可能触犯法律,被逮进牢里。”向柔毫不留情的泼冷水,对哥哥的说法不以为然。

听到向刚的赞赏,王大伟如遇知音,忘情的站了起来。

“对啊对啊,学长,你来看看她列出来的产品清单,钜细靡遗,简直是精彩极了。我就是因为这样,才──”他兴高采烈的想说话,但是被张彻一那杀人似的眼神一瞪,立刻又缩回地上去,乖乖的趴地反省。

冰冷的视线,从那张羞惭的脸庞,挪移到满地的赃物。

女学生们为了避免被波及,逃命的时候,没人敢把这些“周边商品”带走。如今,这些衣服、课本等等杂物扔得到处都是,照片更是散落一地。

其中一张,还是两人初识那天,他勉为其难,坐在沙发上,同意她拍摄的照片。

好啊,原来,打从搬来张家的第一天起,她就在算计著,能从他身上揩下多少油水!那些害羞兴奋的表情、热情澎湃的眼神,不是因为对他的爱慕,而是正在垂涎他的“附加价值”。

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居然把他当成了摇钱树!

“把照片收一收,全给我扔去垃圾场烧了。”张彻一的口气强硬,容不下半点通融的余地。

“不行不行!把照片还给我,啊,不可以丢掉啊──”

书眉惊叫著,冲动得好想去抢救,但是被他恶狠狠的一瞪,立刻想起小命重要,只能死灰著脸,软弱的垂下双手,含泪看著那些照片被收进垃圾袋里。

“你竟然拿我来做生意?”张彻一沉声问道,高大的身躯,因为强烈的怒气而震动著。

“呃,大、大哥,我──”冷气团迎面袭来,冻得她全身发抖。“我、我、我我我我──”

与生俱来的聪明,让书眉老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她靠著这项本能,再搭配绝佳的演技,不但避开了无数次被痛揍的厄运,还能逢凶化吉,把握任何机会,捞点油水或好处。

只是,当张彻一发怒的时候,她才深切的知道,自己太过轻敌,惹恼了一个绝对不该触怒的人。他的眼神、他的表情,都在强烈的警告她,要是胆敢继续撒谎,她的下场绝对会很凄惨。

从他身上辐射而出的强大压迫感,让她首度尝到害怕的滋味。

她能够面不改色,单独面对一个毒瘾发作的少年,却没勇气迎视张彻一愤怒的表情。

“给我说清楚!”他忍无可忍的吼了出来,声量之大,媲美狮吼,所有人都吓得脖子一缩。

首当其冲的书眉吓得哭出来了。

“人家──呜呜呜,人家只是想赚点零用钱──”她可不是在假哭了,这回淌出眼眶的泪,颗颗都是货真价实的。

“爸妈有给你零用钱。”

呜呜,话虽如此,但是,钱当然是愈多愈好啊,这世界上有谁会嫌钱多的吗?

“队长,这些衣服该怎么处理?”向刚扬声问道,望著张彻一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

他原本以为,自个儿的妹妹已经够令人头痛了,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向柔不过是说话带刺,偶尔挖苦兄长,书眉却是诡计多端,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甚至还打算偷拍裸照来贩售。

“替我收好。天色晚了,我跟我最亲爱的妹妹也该回家了。”他手臂一弯,把她拎到眼前,俊脸上露出那种只有在把敌队教练弄哭时,才会有的狰狞笑容。“等回家之后,我们再好好的把这笔帐算清楚。”

这下子,书眉吓得连眼泪都停了。

什么?!回家之后还要算帐?不是在这里吼一吼、骂一骂就好了吗?

老天啊,这会儿有这么多人在一旁“观赏”,他都能吼得她几乎尿裤子,一旦没了观众,他还不知会用什么方法整治她。

各种残酷的刑罚,在她脑子里像走马灯似的乱转,她开始怀疑,盛怒中的张彻一是会把她大卸八块,还是罚她连续一个月,餐餐都吃她最难以下咽的红萝卜跟青椒──

“呜呜,不要,我不要跟你回家!”书眉哇的一声,开始放声大哭,小手乱抓,妄想抓住任何可以攀爬的东西,想挣脱他的掌握。

只是,篮球队长的腕力,当然不是她一个小女孩所能抗衡的。不论她再怎么用力,汗湿的小手还是抓不住任何东西,只能哭哭啼啼的被他拎著,一路走出教具室。

没有人伸出援手,她这个放羊的坏小孩,老早透支了大伙儿的爱心。

况且,他们就算是真的有心,也没那个胆子在发火的张彻一手里救人,从一只狮子的嘴里抢下一块肥肉,可能都比这来得容易。要知道,他的脾气,可是远近驰名的火爆,连最凶狠的不良少年,听见他的名号,都要忌惮三分呢!

“救命啊──救命啊──呜呜,哪个人来救我啊?”

在众人的沉默中,那激昂的求救声,伴随著小女孩的哭声,在暮色之中逐渐飘远。

第七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三章楔子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楔子楔子第一章第八章第六章楔子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楔子第七章第二章第一章楔子第五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楔子第二章楔子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楔子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一章楔子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楔子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二章楔子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六章
第七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三章楔子第七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楔子楔子第一章第八章第六章楔子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楔子第七章第二章第一章楔子第五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楔子第二章楔子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楔子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一章楔子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六章楔子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二章楔子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