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他打了她。

这个该死的王八羔子居然敢打她!

当天晚上,张彻一断然拒绝父母的调停,说她年纪小小,就暗怀鬼胎,专搞这些欺瞒长上的恶劣把戏,要是不趁早纠正,往后说不定还会作出什么更糟糕的事来。

为了让她迷途知返,身为兄长的他,决定接下这重责大任,“稍微”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

他当著爱莫能助的父母,按住挣扎哭叫的书眉,手起掌落,毫不留情的痛扁她嫩嫩的小屁股,不论她怎么哭喊、求饶或是痛骂,他都充耳不闻,执意“行刑”,打足了二十下才停手。

惨遭修理后,整整三天三夜,她那受尽虐待的小屁股,只要稍微轻轻一碰,就火辣辣似的疼,害她痛得难以入眠,整夜都含著眼泪、揪著棉被,咬牙切齿的诅咒张彻一,希望他被天打雷劈、希望他走路时摔进水沟里。

从此之后,他们正式开战了。

既然张彻一起了戒心,她就再也没机会出手,更不能再掰出什么怪风刮走衣服的离奇借口,贩售赃物这条路子,眼看是走不下去了。

不过,山不转路转,为了服务广大的“消费者”,更为了那些花花绿绿的钞票,书眉不肯放弃这项“副业”,坚持再接再厉。

非法集会的地点曝光,教具室再度变得空荡荡的,以往万头攒动的盛况,从此不曾出现。她改变策略,在镇上打游击似的乱窜,贩售活色生香的俊男写真,利润虽然不比以往丰厚,但是积少成多下来,倒也让她填满三个小猪扑满。

至于张彻一,则是逮著一次,就拎著她痛扁一次,用那又宽又厚的掌,“热情”的关照她的小屁股,从没手软过。

长达数个月的时间里,两人无所不用其极的大斗法,左邻右舍下时会听见张彻一的咆哮怒骂、书眉响彻云霄的尖叫,以及两人一来一往的争吵,日式平房一改往常的深幽静谧,反倒显得热闹非凡。

某天晚上,激烈的争吵再度上演。

餐桌上摆满美味佳肴,两个人就隔著热腾腾的饭菜,在用餐的同时,也没忘了唇枪舌剑。

“喂,不许吃,把我做的卤肉吐出来!”书眉挥动筷子,激动的嚷著,手里的筷子差点要戳到那张俊脸上。

“你连我吃剩的东西都想拿去卖?”他冷冷的反问,当著她气呼呼的小脸,慢条斯理的把排骨啃个精光。

这句夹带讥讽的话语,刺得她脸儿一红,恼羞成怒,心头火气烧得更旺了。

“不管啦,你这虐待儿童的家伙,快把我的扑满还来!”她避开敏感话题,转而追讨被抢走的小猪扑满。

“我只是处罚你,并没有虐待你。”张彻一出言纠正,瞟了她一眼。“另外,扑满里的钱,得用来弥补我的心灵创伤,做为我的遮羞费。”

“遮羞?!你的脸皮比铜墙铁壁还厚,哪里会羞来著?”她嚷了起来,气得差点要跳上餐桌,把满盘的皮蛋豆腐砸到他头上去。

每逢天气燠热,这个家伙就骚包的把球衣一脱,裸著上半身,在球场上冲锋陷阵,勾引少女们对他猛流口水。她心里怀疑,他根本就是有心炫耀,想让多一点人看看,他的体魄有多么结实。

既然如此,她不过是顺水推舟,替他广为宣传,再稍微捞点好处。是她善良,才没跟他收广告费,他却半点都下知道感激,反倒还有脸来抢她的钱!

张彻一迳自用餐,不理不睬,看样子是铁了心,打算没收她的扑满,不准备把钱还给她了。

想到那花花绿绿的钞票,竟然离开她的怀抱,入了别人的口袋,她简直是心如刀割,哪里可能就此甘休?

“呜呜,妈,你看大哥啦,他又欺负人家──”她转过脸儿,祭出惯用手法,对著张家夫妇开始假哭,希望能藉此争取到同情票。

只是,她的情绪还在酝酿阶段,眼泪还没滚出眼眶,坐在一旁的柯秀娟却已经双手颤抖、泪如泉涌,哭得抽噎难止。

“我、我吃不下了。”柯秀娟含泪起身,掩著嘴奔回主卧室里,扑到床上痛哭失声。

张振叹了一口气,神情凝重的搁下碗筷,也跟著起身,走进去安慰妻子。

模糊的低语声,伴随著阵阵哭声,从主卧室里飘出来。餐桌上的战火暂时停熄,两个人互望了一眼,陷入沉默,气氛变得有些紧绷。

书眉低著头,瞪著碗里的青菜,心头涌上浓浓的不安。

唔,该不是她胡闹过头,把妈妈惹恼了吧?但是,这类的争吵老早成了家常便饭,妈妈不是从没阻止过吗?

哭声又飘了出来,她听得心里好难过,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简直如坐针毡,老早把扑满的事抛到脑后去了。漂亮的眼睛里,盛满了担忧,不断的看向主卧室,却没有胆量去察看。

坐在她对面的张彻一,把面前的饭菜扫得精光后,面无表情的起身,顺手一提,拎著胡思乱想的她,跨步走到主卧室门口。

“怎么回事?”他望著父母,开门见山的问。

书眉也瞪圆了眼,咬著唇瓣,焦急的探头探脑,想知道是什么天大的事情,让张家夫妇突然失控,扔下饭碗,跑进来抱头痛哭。

柯秀娟双眼红通通的,没有吭声,倒是张振抬起头,默默看了两人半晌,才语重心长的开口。

“再过一阵子,小眉可能就要离开了。”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所说的话,威力却媲美原子弹,轰得书眉头昏眼花。

还没来得及追问,张彻一倒是先开口了。

“为什么?”

“社工人员今天打电话来通知,说是小眉的舅舅派人回台湾,查出她的下落,向法官提出请求,想正式收养她。”

“舅舅?”她茫然的低语。“我哪来的舅舅?”

“你妈妈有个哥哥,二十年前就离开台湾,在海外经商。三年前,他回到台湾,试图联络亲人,却只见到你父母的坟墓,直到前不久才知道有你的存在。”张振叹了一口气,坐在床沿,抚著妻子哭到微湿的发。“他提出血缘证明,要求收养你。我们打算跟法官争取,但是社工人员也说了,你留下的机率不大。”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书眉陷入一团混乱中,聪明的脑袋,难得的失去功用,呈现一片空白状态。分离的哀伤,像一块沉重的大石头,重重压在她胸口,更让她难受得想要哭泣。

即便她再狡猾、再诡计多端,褪去那层自我保护的外衣后,终究也还只是个年仅九岁的孩子,分离对她来说,是一个太过沉重的折磨。

说真的,这短短数个月里,她过得很快乐──

领口上的力量,突然间松了,书眉回过神来,发现张彻一松手,把她搁回地板上,不再把她拎在半空中晾著。

她抬起头,呆呆望著那张俊脸,只来得及看见,他眼里有某种情绪闪过。

那不是愤怒、不是讥讽,也不是喜悦──只是,她努力想了又想,还是分辨不出,闪过他眼中的,究竟是什么情绪。她只知道,自己从不曾见过,他的脸上出现这种神情。

张彻一没有说话,只是低著头,深深看了她一眼,就转过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的日子里,战火消弭,日式平房重归和平,再度变得幽静。

知道书眉即将离开后,这对兄妹不再有任何争吵,却也不曾说过半句话,彼此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却把对方都当成隐形人。

张家夫妇看在眼里,更是觉得心疼。他们以为,兄妹平时吵吵闹闹,到了真要分离时,开始感伤,觉得依依不舍了。

吵闹并不是件坏事,如果没有感情,对彼此只会生疏淡漠,哪会吵得那么激烈,每次都像要掀翻屋顶?

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而他们之间,缘份似乎特别浅薄。

那个远在国外的舅舅,态度十分积极诚恳,虽然工作繁重,分身乏术,却特地派了秘书前来,登门拜访过数次。

纵然张家舍不得,法院那儿仍是下了判决,夫妻两人就算是再不愿意,也必须乖乖放手,含著眼泪,开始为她准备行囊,带著她东市买衣服,西市买文具,南市买土产,北市买图书,活像是在替女儿办嫁妆。比起张家夫妇的感伤,书眉倒是冷静多了。

克服最初的沮丧情绪后,她很快的振作起来,鼓足精神,开始筹备即将来到的海外生活。虽然说,她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是法官有令,她非走不可。

话说回来,既然确定要离开,在临走之前,有些事情,她也必须好好盘算,作个了结才行──

确定要离开张家、离开台湾的前一天,是个蝉声不绝的炎炎夏日。

接近傍晚时分,张彻一穿过绿篱笆,走入自家庭院里,刀凿似的五官上,有一抹阴沈的神色,就连刚刚赢得的胜利,都没能让他露出笑容。

夕阳的余晖照拂著整栋屋子,日式的拉门被推到两旁,从外头就可以瞧见光亮整洁的门廊,以及一尘不染的客厅。

书眉独自坐在餐桌旁,双手捧著一个餐盘,乌黑的长发绑成辫子,垂落在膝上,那清秀的眉目、文静的模样,在昏黄的阳光下看来,美得像一幅画。

听见脚步声,她猛然抬起头来,明亮的眼儿滴溜溜的一转,立刻看见走入屋内的张彻一。

漂亮的小脸先是尴尬的撇开,思索几秒后,她频频吸气,凝聚勇气,之后才又转过来,忐忑的直视那双深幽的黑眸。

“大、大哥,你回来了啊?”她主动开口,神情紧张,声音意外的有些儿颤抖,说的话更是无关痛痒,明显是没话找话说。

张彻一脱掉球鞋,迳自走到沙发旁,把篮球扔进书报架里,然后好整以暇的坐进沙发,一头埋进报纸里,完全没有搭理她。

“大哥,那个、那个──”她再度吸气,被他无情的反应刺伤,声音抖得更厉害。“爸妈还没回来,我想,你比赛结束后会肚子饿,所以替你捏了一些饭团。”她说道,端起餐盘往沙发走去。

报纸略微下挪几寸,一双黑眸盯著她,眸光中满是怀疑。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没有。”她辩驳著,站在沙发旁,楚楚可怜的望著他。

张彻一看了她几秒,随即又把视线转回报纸上,拒绝相信她的诚意。

他有第一手的惨痛经验,知道这个小女娃儿,可不像外表看来那么纯真无害。这几个月来,他们交手过无数次,这个小魔头虽然只有九岁,但是论起狡猾的程度,可是不输给成年人。

等不到回应,杵在一旁的书眉又说话了。

“我不会上当的。”他冷酷的打断,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小小的身躯气得发抖,红唇中逸出伤心的呜咽,痛苦得像是被他痛揍了一拳。

“你不吃就算了!”她赌气的大喊,扭头就走,咚咚咚的跑到门廊上,只剩压抑的哭声还回荡在客厅里。

细微的哭声,像针似的扎进心头,就算是最残忍的人,也不能无动于哀。张彻一搁下报纸,下颚有束肌肉隐隐抽动,神情也不像先前那么冷硬。

门廊上蹲坐著一个瘦弱的背影,那纤细的肩,不时随著啜泣而颤抖,看来好无助、好可怜,让人好不心疼──

“难道我就真的这么让你讨厌?”书眉啃著饭团,眼泪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我只是在离开之前,想要跟你和好──”

良久之后,身后终于有了动静,张彻一走到她身边,向来只会痛扁她的掌,一反常态的温柔,亲匿的揉乱她的发。

一大一小终于休战,用这温馨的举止,达成停火协议,一同坐在门廊上,看著庭院里的景致。

“行李整理好了吗?”他问。

书眉默默啃著饭团,脸儿低垂在胸前,让人看不清表情。

“安定之后,记得打电话回来说一声。”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只是沉默的把盘子捧到他面前。

一阵烦躁的情绪涌来,张彻一拧起眉头,没再拒绝她的食物,伸手把饭团往嘴里塞。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舍不得这个古灵精怪的小恶魔──

他囫囵吞枣的吃了几口,食不知味的瞪著庭园里的盆栽,某种熟悉的恶心感却悄悄的从胃部涌上来,狐疑逐渐取代了不舍。

“这这是什么?”他小心翼翼的问,浓眉紧皱,脸色也变得万分难看。

书眉抬起头来,露出无辜的微笑。

“红豆饭团。”

轰!

张彻一眼前一黑,气愤得猛然跳起来。他想要破口大骂,舌头却刺痛得难以言语,某种刺痒的感觉爬上皮肤,像是有无数的小虫在啃咬爬行──

该死,他被自己的一念之仁害死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居然又被这个小丫头拐了一次!愚昧的中了她的诡计!

书眉像只小壁虎似的,迅速后退,转眼就溜到他抓不著的地方。

“大哥,这饭团好吃吗?我实验过很多次,终于才把红豆的味道彻底沥除,一点都吃不出来。”她弯唇甜笑,一双明眸熠熠生辉,闪烁狡黠的光芒。“啊,糟糕,我现在才想起来了,你有豆类过敏症,不能吃这类的食物。”

跟张家亲近的人都知道,张彻一虽然身强力壮,却有个不大不小的毛病。豆类蛋白质中的某些胺基酸,会引发他严重的过敏症,一旦误食,立刻就会倒地不起,数日不能下床。

打从她踏进张家的门,柯秀娟就曾经把儿子的“中毒史”,当成笑话似的说给她听。所以说,对于他的过敏反应,她可是掌握得一清二楚啊!

“你──”他挣扎著开口,就算是肌肉已经开始酸软,仍然强撑著,一步步往她走过去。

“一、二──”书眉偏著头,一手拨绕著发辫,慢条斯理的读秒,压根儿没打算逃走,肯定自己性命无虞。

张彻一咬牙切齿的瞪著她,强健的身躯颤抖著。一阵黑暗袭来,他的意识愈来愈模糊,再也支撑不住了。

该死,他不能昏倒!他要杀了她!他要把这个邪恶的小女孩大卸八块,免得她危害人间!他要──他要──他要──

砰!

张彻一倒下去了。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对书眉这种“小人”来说,要报仇,等多久都不算晚。

只是,老天待她不薄,只让她等了几个月,就送来这个天大的好机会,让她既能恶整这个虐待儿童的家伙,还不用担心被报复。

嘿嘿,张彻一实在太天真了!他总共打了她十四次,在她可怜的小屁股上,痛打了两百八十下,她怎么可能善罢干休呢?

返家的张家夫妇,赫然发现儿子过敏症再度发作,只能手忙脚乱的把他送上床,埋怨他这么大的人了,吃东西也不会小心些,完全想不到,那个忙进忙出,抢著照顾病人的小女孩就是罪魁祸首。

处理完儿子后,张家夫妇拿出各类礼物,又是一阵的哭泣拥抱、依依不舍。他们握著书眉的手,耳提面命,一直说到了深夜。

直到午夜过后,夫妻进入梦乡,一颗小脑袋慢吞吞的探出房门,清澈的眼儿左看看、右看看,确定四下无人后,才偷溜进张彻一的房里。

英俊的青年躺在床铺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即使是在昏迷中,那双浓眉仍然紧拧著,没有松开。

她悄悄靠过去,走到床畔,靠近那张俊睑,直到这个时候才敢放胆端详。

说真的,他虽然可恶,但是的确很英俊──

啊,不行不行,就算他再英俊,也不能抵销他虐待儿童的重大罪行,她怎能被“美色”冲昏头,看得呆了呢?时间紧迫,她必须快点把宝贝扑满找出来才行!

书眉深吸一口气,像个小偷似的,在房里翻箱倒柜,偶尔还回过头,确认躺在那儿的俊男仍旧沉睡不醒。

“你到底把我的扑满藏到哪里去了呢?”她喃喃自语著,倒是不期待他能回答,一双小手到处乱摸,最后终于摸到床下去了。“唔,会在这里吗?嗯,这是什么?鞋子?不是这个──这是什么?啊!”她惊喜的低呼,果然从床下抓出三只小猪扑满。

大概是她惊喜的欢呼,惊动了张彻一,那双眼睛倏地睁开,凶狠的瞪著她,目光之锐利,简直像是想用眼神在她身上刺出两个洞。

“啊!”她低叫一声,连连后退,虽然模样狼狈,双手却还紧抓著扑满不放,坚持要跟宝贝扑满同生共死。

哇,吓死人了!妈妈不是说过,他吃了过敏药后,就会昏睡好多天吗?为啥他这时还醒著?

老天,接下来呢?他会下床抓住她,狠狠的打她一顿吗?

她坐在原地,想像力狂飘,冷汗直冒,半晌后才发现,他虽然清醒却仍躺在床上,除了用眼睛瞪人之外,他似乎什么也不能做。

“吓死我了,原来你不能动啊!”她拍拍胸口,如释重负的爬起来,鼓起勇气凑到床边。“嘿,你还好吗?喜欢我给你的临别礼物吗?”

薄唇动了动,勉强吐出几个字,声音虽然低微,但是态度倒是很坚决。

“我要杀了你!”

她挑起柳眉,不怕死的露出微笑,更加确定他是动弹不得。

一不做二下休,既然已经惹恼他了,那么她索性豁出去,做些更让他“印象深刻”的事!

“别这么凶嘛,我是来跟你道别的耶!你还记得吗?我喜欢摄影──啊,不只是偷拍你的照片去卖啦!当然,那个我也很喜欢。”她愉快的笑著,轻盈的走到床铺旁,直视著那双气得快喷火的黑眸。“我想拍张照片,留作纪念,你一定不会反对吧?嗯?”

张彻一没有吭声,继续用眼光谋杀她。

书眉把这种反应当成是同意,迳自溜回房间里。半晌之后,当她再度回来时,扑满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台老旧的照相机。

“你先等我一下喔!”她微笑嘱咐,跳上他的书桌,抽出厚纸板跟奇异笔准备做劳作,无意间却看到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语音翻译机!你这是要送给谁的?这么大手笔?”她诧异的追问。

他拒绝透露答案,只是无言的瞪著她。

“不说就算了。”书眉耸耸肩,拿著奇异笔划了些图案,再用剪刀喀喀喀的剪好。

接著,漂亮的眼睛扫回床上,她不怀好意的嘿嘿直笑。

“好了,咱们来拍照吧!”她拿出一支英士小楷,走到床边,慢条斯理的拔掉笔盖,然后在他既愤怒又惊愕的目光中,她小心翼翼的、坚定无比的把他的高挺的鼻子整个涂黑。

咆哮声在他喉间滚动,他全身僵硬,几乎想要吼叫出声。

“嘘,”她伸出嫩嫩的指,压在他的薄唇上,很“诚恳”的劝告。“千万别喊啊,你的面子要紧,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你被一个九岁的小孩整倒了。”一边劝说著,她手上也没闲著,继续在他脸上作画。

结实的身躯因为极度的愤怒而颤抖,他频频吸气,后悔没在见到她的第一天,就把她活活掐死。

“唔,这样就差不多了。”她挥了最后一笔,拿出厚纸板做的大耳朵,替他戴在头上,然后退后一步,欣赏自己辛苦的成果。“糟糕,你怎么看都不像米老鼠,反倒像狐狸呢!不过没关系,我还是愿意拍下来留念。”她拿起搁在一旁的照相机,开始替他拍照。

闪光灯一再亮起,每闪一次,他的脸色就更黑上一分。在他濒临失控的前一秒,她终于罢手,嘻皮笑脸的放下照相机。

“好啦,谢谢你的合作。”她把底片收好,才抽出几张面纸,趴在床边替他擦掉脸上的墨迹。“别绷著一张脸嘛,我──”门外有声音响起,她倒抽一口气,火速关灯。

完蛋了!一定是玩得太过火,发出声音来,吵醒爸妈了!

书眉急忙左顾右盼,寻找可以藏身的地点,门外传来脚步声,她无计可施,连忙深吸一口气,钻进被窝里,蜷在他胸口上,贴紧他坚实的身躯,连大气都不敢喘。

几秒钟之后,门上传来轻敲。

“阿彻?”柯秀娟在门外低喊。

张振也走出卧房。“怎么了?”

“我听到声音。”

“大概是你听错了。”他猛打呵欠,拉住妻子往卧室走。“睡吧,明天还必须早起呢!”两人的谈话声愈来愈模糊,逐渐远去,走廊的另一端传来关门的声音。

直到屋内重归于寂静,书眉才敢悄悄拉下棉被。

“呼,好险。”她偷偷喘气,揩去额上的冷汗,在他的胸膛上撑起身子。“刚刚好危险,对吧?”她露出微笑,料准他丢不起这个面子,绝对不会开口“呼救”。

全身僵硬的张彻一,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

“滚开。”

书眉皱了皱鼻子,哼了一声。

“滚就滚,谁稀罕留著?”她溜出被窝,抓起搁在地上的相机,照著先前的潜入路径,以媲美中风乌龟的速度,慢吞吞的爬出门外,小小的身影隐没在黑暗之中。

偌大的房间内,只剩下气恼不已的张彻一,无眠的躺在床上,用低微沙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咒骂著她的名字。

天边才刚露出一抹曙光,张家的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高级的进口轿车。司机穿著整齐,先替书眉把行李搬进车内,然后就站在门前,等著张家夫妇演完这场感人肺腑的十八相送。

“小眉,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柯秀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再一次紧抱住书眉。

“我知道。”她乖驯的点头,心里也觉得好难过。在相处的这段期间里,她是真的体会到了这对夫妻对她的好。

“柯老师,我们必须出发了。”年轻貌美的秘书催促著,担心会赶不上飞机。

“请放心,一到美国,我会立刻拨电话给你们报平安的。”

张振抱住啜泣的妻子,也是神色凝重。“小眉就拜托你了。”

秘书点点头,牵著书眉的手往外走,穿过满是盆栽的门廊。那些盆栽,比地来到时更茂盛了些,相思树上开了细碎的黄花,随风悄悄撒落,粉墙黑瓦上仍是爬满长春藤,只是颜色总随四季更换,有时红、有时绿。

她在上车前,回头看了一眼,告诉自己,要永远记得这个景色、这户人家。

“小姐,该上车了。”秘书又劝道。

书眉点点头,坐进豪华轿车。她盯著自个儿的皮鞋,不敢抬头,伯视线接触到张家夫妇,泪水就会克制不住的夺眶而出。

司机发动车子,正准备开车,一个黑影突然扑过来,紧贴住车门,还凶恶的猛拍车窗玻璃。

“纪、书、眉,出来!”张彻一吼道,狰狞的俊脸贴著车窗玻璃,双目赤红得像要喷出火来。他靠著毅力与怒气,撑著虚软的身子冲出门,急著想要揪出她来报仇。

“啊,阿彻,你可以下床了?!”张家夫妇站在一旁,错愕的看著儿子。

按照以往的经验,过敏症的症状,再加上药效影响,他都非得躺上两、三天不可,这回却拖著病体,还挣扎著追出来,急著要见书眉最后一面。啊,这对兄妹的感情,简直好到令人想哭啊!

“小姐,需要摇下车窗吗?”秘书问道。

“不用了。”书眉连忙阻止,一看见那气愤至极的俊脸,心头的哀伤竟然变魔术似的消失了。她隔著车窗玻璃,俏皮的对他抛了个飞吻。“好了,开车吧!”

轿车启动,缓缓开出巷子,窗外的张彻一还在咆哮拍击,俊脸却愈退愈远,终于退出了她的视线,只剩下模糊的咒骂还盘桓在耳边。

车子愈开愈远,那栋日式平房、那对温柔的夫妻、那个气恼咆哮的青年,都被远远的抛在后头了。

她深吸一口气,带著坏坏的笑容,望著眼前的道路,在心里默默的道别。

亲爱的大哥,再见喽!